狂剑守护-江凡, 苏溪-都市情感小说

狂剑守护-江凡, 苏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大国之剑

西南边界,第一哨所前。

绵绵细雨洒落下来,遮蔽了天空。

两道高大魁梧,但是气质却有各不相同的身影,静静屹立在这雨幕中。

身着黑色过膝风衣,如同山岳般渊渟岳峙的江凡,刚毅的眸子中隐有不舍浮现。

在他胸前,别着一枚特殊的勋章。

血红的底色之上,竖着一柄似要破天而去的利剑。

周围的哨兵们,眼神灼热的盯着这枚勋章,充满尊敬和狂热。

那是大国之剑!

唯有在国家危难时,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的绝世军人,才有资格佩戴。

全军中,这种勋章不超过五枚!

江凡静静看着面前,同样身形挺拔,但却像一柄神枪一般锋锐的楚秦,眼神中闪烁着复杂。

他轻轻吐了一口气,“五年前我不告而别,从她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来到军队。”

“五年的时间,我杀敌无数,南征北战。但是她,我已经亏欠了整整五年。”

“我要离开了,这个大家我已经付出了足够多,现在我要去守护我的小家。”

江凡的声音很平静,他面前的楚秦微微皱着眉头。

“你是大国之剑,二十七岁的大国之剑,绝世风华。现在要回到那个地方,给别人当上门女婿,甘心吗?”

“那一家人对你呼来喝去,非打即骂,对你百般羞辱,根本不正眼瞧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楚秦心中隐隐有怒气升腾,这一刻爆发出来的杀机和冰冷,让杨遭的温度,都是猛地下降了好多。

江凡如磐石般的脸庞上,微微有一抹笑意浮现。

他转过身来,一边走一边说。

“六年前我入赘苏家,她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被家族强行安排了婚姻。”

“这六年时间,她承受的羞辱和压力比我更多。所以我要回去,我要用我的一切来守护她。”

“这天下我已经扫平了一半,现在我的家,需要我来照顾。”

江凡的声音逐渐消失,雨幕中他的背影充满无法言明的坚定。

敬礼!

突然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响起一道嘹亮的号令声。

江凡顿了一下转过身来,却见上千人整齐列队出现在不远处。

啪!

上千人齐刷刷冲着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所有人都得眼神中都充满着火热。

“一号哨所所属,恭送大国之剑!”

上千道呐喊声,将天空中的云层都震散了,一旁的树木都是簌簌发抖。

这是军魂!

江凡嘴角一掀,啪的一声还了一个军礼。

站在他身后的楚秦深深叹了一口气,心中翻涌不息。

兄弟,你真的以为一个二十七岁便获得大国之剑的绝世军人,真的能就这么安度一生吗……

七个小时后江凡回到了岩城,江凡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

“我回来了。”

对面传来一道恭敬地声音,“公子,我马上去接您。”

不到二十分钟,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开进了机场跑道,引起了一阵阵的喧哗。

紧接着一个中年人下车来,恭敬地走到江凡面前。

周围的人看到这中年人之后,脸色猛地一变。

“天呐,那是千秋集团的总裁,风世明!”

“是他是他,我没花眼吧,那可是岩城顶级的富豪,就算市里的领导都要给他几分面子啊。”

“千秋集团,那可是岩城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产值几十个亿啊!”

一阵阵惊呼不断响起,所有人都是震撼。

这样高高在上,主宰半个岩城的大人物亲自到这里来,到底要干什么?

身穿名贵西装,戴着眼镜一看便知道城府极深的风世明,此时站在江凡面前,深深鞠躬。

“公子您终于回来了。”

周围的人震撼的惊呼,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这可是风世明啊,多少人想求见他一面都是极其艰难的事情,现在竟然对这个年轻人鞠躬。

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啊?

江凡站在他面前,淡淡点头,风世明恭敬地打开车门,送江凡坐进车内。

很快劳斯莱斯悄无声息的向前滑去,开出了机场。

江凡微微闭着眼,淡漠的声音响起。

“我让你一直关注苏溪的消息,她现在怎么样了?”

风世明心中一动,“公子,她的情况并不好。”

“苏溪的公司被苏家强行霸占了,现在借了很多钱还不上,很多富二代都在打她的主意。”

“之前没有您的命令我没有妄动,现在您回来了,我会让那些苍蝇消失。”

江凡依旧闭着眼,淡淡嗯一声。

“苏溪的事情我来处理。”

风世明恭敬地点点头,“明白。”

“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家。”

江凡淡淡说道,风世明没有多说,开车径直向前疾驰。

再见到江凡,他心中充满激动。

三年前他公司破产流落街头,正在狼狈如狗的时候,江凡给了他三百万,让他重新成立一个公司。

千秋集团能有今天,全都是江凡的功劳!

这些年他也隐约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知道了江凡士兵中王者,大国之剑的事情。

这种盖世强者,在华夏全国也是站在顶峰的人物!

现在公子已经回来了,他能在这种人物手下做事,也极为激动。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个普通小区之外,江凡下车之后直接走进一栋楼内。

他站在一座公寓门前,手都在颤抖。

一别五年,不知道她还好吗。

苏溪,我回来了!

江凡颤抖着右手,轻轻摁下了门铃。

叮咚!

很快门就打开,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

这是苏溪的母亲,陈芸!

陈芸看到他之后很显然呆了一下,紧接着脸色立刻阴沉下去,神色隐隐有些惶恐和暴怒。

“竟然是你个废物,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滚!你这种窝囊废还有脸回来,滚出去!”

陈芸大声叫嚷着,脸上满都是愤怒和狰狞。

江凡还没等说什么的时候,房间里就传来一道傲慢的声音。

“伯母,谁啊?”

是男人的声音!

江凡微微皱眉,脸色一沉就要往里闯。

陈芸急忙拦在门口,死死盯着他。

“你干什么?谁让你进门,滚!”

“你这种没钱没势的垃圾,凭什么进我苏家的门。”

“狗东西,别因为你个窝囊废拖累我们!”

看着陈芸狰狞一样的神色,江凡眼神中有些冷厉。

让开!

顷刻间,他身上爆发出了可怕的杀机,那种冰冷的气息,让陈芸如坠冰窖。

陈芸心中咯噔一声,恐惧充满了心间。

这道声音中充满着不可抗衡的命令,让她不由自主的让开了路……

第2章 战神一怒

江凡直接走进客厅,此时一男一女对立坐在沙发上。

那身穿白色连衣裙,肌肤莹白,脸庞精致漂亮,身材极度性感的女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苏溪。

这个男人是谁?

江凡的表情逐渐变得冰冷,他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那身穿黑西装,脸上带着倨傲和戏谑的男人打量了他一下。

“哟,我没看花眼的话,这是消失五年的苏家上门女婿吧?”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出门被车撞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啊!”

他说完之后苏溪猛地站起身来,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

“杨浩,你出去!”

坐在沙发上的杨浩冷笑一声,翘着二郎腿冷冷看着她。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苏溪,你的公司被苏家强行霸占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你想再开一个公司需要一百万,这钱我能给你,只要你跟我睡,一千万我都给你!”

杨浩眼神中充满火热的神色,贪婪地看着苏溪。

后者脸色一变,难堪至极,气的浑身都在哆嗦。

杨浩嘿嘿一笑,得意地看着江凡。

“至于你,一个废物,在我眼里就是一坨狗屎。”

“给你个机会从这里滚出去,否则我让你死!”

听到这些之后,江凡脸色一冷,什么都没说抓着杨浩领子,右手猛地用力。

轰!

他像耍风车一样,把杨浩在半空中抡了半圈,狠狠摔在地上。

这一摔,直接把地板都是咔嚓砸碎了。

杨浩凄厉的惨叫声猛地扬起,江凡面色冷厉。

“我的女人也是你能动的?”

“你这种东西也配让我死?滚!”

他说完右脚砰的一声狠狠踢在杨浩身上,顿时之前还在嚣张的杨浩,擦着地板远远飞出了外面,声嘶力竭的惨叫。

杨浩摔在地上,嘴角带着鲜血,肋骨都被踢断了三根。

啊!

这一刻,却是陈芸尖叫一声。

她猛地转过身来,怨毒狰狞的盯着江凡。

“畜生,废物,你竟敢对杨公子下手,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得罪的可是我的财神爷!”

“废物你完了,你废了!他不会放过你的,狗杂种。”

陈芸上窜下跳,哭爹喊娘,这时候像死了亲爹一样急忙跑出去。

她急忙把杨浩扶起来,脸上带着慌张。

“杨公子,这都是那个狗杂种自己干的啊,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啊。”

“你放心,你想弄死那个窝囊废,我一点意见都没有,但是你千万别迁怒于我啊。”

“对了,你之前说给我买的那个高档公寓,还算数吗?”

陈芸小心翼翼的看着杨浩,她不担心江凡,那垃圾死不死对她来说毫无关系。

她担心的是自己自己,杨浩之前许诺给她的高档公寓,就这么打了水漂可怎么办啊!

杨浩疼得浑身颤抖,啐了一口痰,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你完了,你们苏家完了,还有那狗东西,你们给我等着!”

“我一定带人弄死你们!”

“杂碎,你不是很嚣张吗?等老子打断你的腿,在你面前玩你的女人的时候,我看你还囂不嚣张。”

杨浩心中充满怨毒和狰狞,这时站起身来,猛地甩开陈芸,跌跌撞撞的跑了。

“杨公子,杨公子你别走啊。”

“天呐,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江凡你个废物为什么不死在外面啊!”

陈芸哭爹喊娘,对江凡破口大骂,坐在地上撒泼打滚。

此时客厅中,江凡小心翼翼地看着苏溪。

就算他面对数十倍的敌人时都没这么忐忑,但是面对自己爱的女人,他很胆颤。

苏溪紧紧咬着嘴唇,身体颤抖地看着他。

“你个混蛋,我等了你五年,整整五年时间。”

“我,我用了所有办法去寻找你,却没有任何一点音讯。”

“你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又突然消失,当我是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苏溪哽咽着,叫嚷着,泪流满面。

江凡心里充满了愧疚,他紧紧攥着拳头。

五年前他不告而别,苏溪一定为他承受了太多太多。

这一次回来,他要把这些全都补偿回来。

即便被无数人唾骂,殴打,羞辱,他也愿意承担!

苏溪浑身都在颤抖,难以自已。

五年的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这混蛋是死是活。

这五年中,她受尽了冷眼嘲讽。

克夫,寡妇,荡妇等等这些不堪入耳的词汇,已经是她听到很温和的谩骂了。

这五年的时间,她过得很痛苦。

她曾经幻想江凡已经死了,那样倒好了,一了百了!

可是现在,这个混蛋却又回来了!

愤怒和委屈一瞬间冲到了心头,怨毒的盯着江凡,身体都在发抖。

“你,你滚出去,我……”

她还没说完,江凡一把搂着她的腰,紧紧抱着她。

当江凡结实滚烫的胸膛,紧紧将她包裹的时候,苏溪整个人狠狠一颤,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五年无根的漂泊,终于在今天,迎来了曙光。

“苏溪,我再也不离开了,我要用一生来守护你。”

“我会用生命,用我的一切来给你幸福,我要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江凡紧紧抱着苏溪,这些话像是从肺腑间挤出来的。

苏溪浑身一颤,漂泊了五年,苦苦支撑了五年,这一刻终于有了依靠。

即她对江凡根本没有感情,但是这一刹那,这个男人像一座大山,替她挡下了所有的狂风暴雨。

苏溪突然觉得,也许生命里有这样一个男人,并没有那么糟糕……

陈芸怒气冲冲的回家,打算狠狠教训江凡这个狗东西的时候,就迎面撞见这一幕。

顿时她心中暴怒不已,走过去一把将他们拉开,咬牙切齿的盯着江凡。

“给我放开,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抱苏溪,反了你了!”

“谁让你回来的,我的高档公寓被你这个王八蛋活生生搅和了,你该死!”

“离婚,必须马上离婚!苏溪要嫁给的是杨公子,你这种废物连杨公子一个脚趾头都不如。”

她心里充满怨毒,五年的时间,本来苏溪对江凡的执着,或者说对婚姻承诺的执着,应该已经慢慢消散了。

本来这时候她再循循善诱,就可以突破苏溪的防线,让其慢慢接受杨公子。

那可是身价千万的富二代,跟了杨公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可是就在这时候,这个狗东西突然回来了,这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不行,必须让这个废物女婿滚得远远的……

第3章 我对公厕没兴趣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嫌弃苏溪是二婚的人,还是这么有钱的人,陈芸绝对不会放弃!

杨公子已经答应了,只要苏溪嫁给他,就立刻给他们老两口买一栋一百多平的高档公寓!

陈芸咬牙切齿的盯着江凡,“没听见吗?我让你滚啊!死得越远越好!”

后者微微皱着眉头,刚想动怒,但是想起了苏溪这些年的委屈,一时间心软了。

这时候苏溪也是擦了擦泪,狠狠把江凡推开,死死瞪着他。

“别以为这样就能弥补,我恨你,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完!”

苏溪一边说着一边捂着嘴跑进了卧室,砰的一声锁上了门。

她蜷缩在墙角,浑身都在颤抖,心里像一锅乱粥。

站在门口的江凡张了张嘴,身子僵在那里,这时候深深苦笑一声。

他并不怨恨,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陈芸似乎也是骂累了,气呼呼回到自己房间,狠狠把门甩上。

江凡抿抿嘴没有说话,只是在这时候珍而重之的,把胸前的那枚勋章摘下来,放进了行李箱……

苏溪也不知道自己胡思乱想了多久,只是缓过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她疲惫的站起身来,想给自己倒杯水喝。

走到客厅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在那里,她吓了一跳急忙打开灯。

这时却看见一道身影笔直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磐石。

那是江凡!

苏溪脸色冷漠,本来她对江凡没有情感,这桩婚姻完全是爷爷强塞给她的,她内心极其抗拒。

但是终究,江凡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这五年她偶尔会想起这个失踪的男人,就算是条狗,也有了些感情。

苏溪走到江凡面前,冷冷说道:“你难道就想用这种方式弥补我?不觉得可笑吗。”

她说完后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件事……

苏溪微微揉着太阳穴,心中很是烦躁。

如果在岩城提起苏家,无人不知,那可是鼎鼎有名的豪门!

但是苏溪一家三口,和苏家的关系并不好。

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她是个女人!

在她出生的那一天,苏家老太太就用极其鄙夷和不屑的语气告诉她的父母,生了个赔钱货,这辈子都别想得到苏家的认可!

从那天起他们就所有苏家的人嘲笑,讥讽,每当家族聚会的时候,他们都会成为逗乐子的笑柄。

而当爷爷强行把这桩婚姻塞进来之后,那些人更加变本加厉。

每一次家族聚会,江凡这个失踪的废物女婿,总会被提起来,当作笑料。

她是苏家的耻辱,苏溪从小就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拼命努力。

二十五岁的她,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

但是一周前,苏家以她是苏家人,她的资产应该归苏家管理为由,强行把公司从她手里抢了过去。

这种蛮横不讲理,高高在上,根本不考虑她感受的做法,是她二十多年来已经习惯的。

苏家,从来没有把她真正当过自己人,就因为她是个女人,不能传承香火。

一旦她有利可图,那些人就会用各种可笑的理由,把她所有的功劳全部抢占。

苏溪心力交瘁,脸色苍白的蜷缩在沙发上,让江凡看了很心疼。

他急忙站起身来走过去,“你怎么样,很难受吗?”

苏溪冷冷看着他,“用不着你管!”

江凡抿抿嘴,温柔地看着她。

“你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你解决。”

苏溪冷哼一声,“请你记住,你只是我苏溪名义上的丈夫,我们两个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所以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她说完之后转身走进房间,再没有了声音。

江凡紧紧皱着眉头,一定是苏家那些王八蛋搞的事!

他微微眯着眼,之前风世明已经把所有事都告诉他了,他自然知道苏家那些混蛋,抢了苏溪的公司。

看来苏溪就是因为这件事情难过。

敢欺负我老婆,我要你们用命来偿还!

抢了我老婆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你们吃的这么舒服!

江凡冷哼一声,眼见天色已晚,便和衣睡在了客厅。

第二天一早,江凡来到了一座高档写字楼前。

千秋集团!

江寻走进大楼里,正在打量公司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骄横跋扈的声音。

“干什么呢,让开,别耽误我上班。”

“我一天工资好几千块,耽误了我赔的起吗你?”

江凡淡淡转过脸来,只见一个蹬着名归高跟鞋,粉色包臀裙,性感妩媚的女人走了进来。

蛮横的声音从这女人口中吐出来,皱着眉头不屑地看着面前的江凡。

“你不是我们公司的人,千秋集团可不是你这种穷屌丝该来的地方。”

江凡面色平静,“我找风世明。”

这女人瞪起眼睛,扑哧一声笑了。

“笑话,你这种穷屌丝也配见我们风总?赶紧滚,别碍了老娘的眼!”

江凡淡淡看着他,“你是谁?”

“我是财务部主管,秦欢!”

女人傲气的说着,千秋集团的主管,年薪百万,在这岩城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看到江凡只是淡淡地点点头,秦欢脸色一沉。

“乡巴佬,想必你也没听过我的名字,哼!赶紧滚,这里不是你这种废物能来的地方。”

江凡没有搭理她,“让风世明出来见我,五分钟。”

江凡淡淡的说完这句话之后,面前的秦欢愣了一下,旋即捧腹大笑。

“你给我们总裁限时让他来见你?你没搞错吧?”

“这可是千秋集团,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

秦欢笑的肚子疼,见过傻逼没见过这么装的傻逼。

江凡面色平静,没有说话。

秦欢这时候突然紧紧盯着江凡的脸,心中一荡。

好帅气的男人,要是能共度春宵的话……

即便只是个穷屌丝,能有一夜艳福也好啊。

“这样吧,你当我的狗,要是伺候的我满意了,说不定我能带你见见风总,怎么样?”

女人狐媚的笑着,江凡轻吐一口气。

“很抱歉,我对公厕没什么兴趣。”

“看来这些年,他没能把手下管教好啊,要是他不行的话,就换一个人来做总经理吧。”

第4章 惹不起的破落户

江凡说话的声音很平静,这时候女人愣了一下,脸上骤然有狰狞的神色涌起。

“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穿地摊货的臭屌丝,也敢大放厥词。”

“给我跪下道歉,否则你会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有多惨!”

秦欢咬牙切齿的说着,眼神中满都是怨毒。

这个废物竟然敢如此羞辱她,绝对不能原谅!

江凡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打了个电话。

“看来我只能给他打电话,让他亲自出来见我了。”

女人冷笑一声,“装,接着装。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狗东西,也赶来这里撒野,我倒想看看你今天能怎么样!”

她咬牙切齿的说着,眼神中满都是愤怒。

她凭借出色的长相和身材,那个男人见了他不是想尽办法讨好她,她早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把男人当做玩物的姿态。

今天碰到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废物,竟然敢这样顶撞她,这让她心里的虚荣心一下被打落到尘埃里。

这种废物一样的男人,有什么资格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找死!

江凡的电话很快被接通了,“三分钟下来见我。”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挂断电话静静静站在那里。

秦欢只是冷眼看着他,脸上带着讥讽和嘲笑。

不久之后,这女人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骇然的看着急匆匆跑出来的一道身影。

那是风世明,千秋集团的总经理!

她猛地张大嘴巴,看着江凡,心中不断打鼓。

不会吧,不会真的是被这小子一个电话叫出来的吧?

肯定不会,看这废物穿着的都是地摊货,怎么可能请的动风总!

此时身穿一身名贵西装的男人,快速向这里跑过来。

当他出现在江凡面前一瞬间,便是猛地弯腰九十度,极度恭敬地向江凡行礼。

“江公子,让您久等了。”

当那两个人看到他这样的动作时,所有人脑子都是嗡的一声。

这可是风世明啊,整个岩城的风云人物。

他的手段之凌厉狠辣,就算很多叱咤商界多年的富豪,也是感到头皮发麻。

这样一个站在岩城顶峰的人物,竟然会在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废物面前,弯下腰来这样卑躬屈膝。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到底是谁!

此时江凡眼神中满都是冷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面前的风世明。

风世明背后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浮现出来了,心中充满慌乱,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颤抖。

这是恐惧!

“你管理手下的手段很差,我不想亲自教你,如果你不行我可以换人。”

江凡说完之后风世明身子狠狠一抖,头都不敢抬,声音中充满惶恐。

“我一定好好管教手下,这千秋集团永远是公子的集团。我只是公子的下属,公子想把我扔到哪里我都毫无怨言。”

良久之后,风世明感觉自己腰都要废掉的时候,江凡的声音才缓缓传来。

“起来吧。”

风世明松了一口气,狠狠咽了咽口水,艰难抬起头来。

这种可怕的压力,让他难以抗衡。

江凡看着面前已经目瞪口呆的秦欢,脸上无悲无喜。

“如果你手底下都是这样的人,千秋集团明天就会破产。”

风世明微微皱眉,毫不犹豫的看着秦欢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去领工资吧。”

当即秦欢心中咯噔一声,脸色苍白,腿都软了。

“风总,风总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以后一定好好工作!”

那是风世明脸色冷漠的看着她,“你得罪的不是我,给江公子跪下道歉!”

秦欢愣了一下,这时候死死咬着牙。

这一个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的废物,社会最底层的渣子,一看就是穷酸破落,车都买不起的穷屌丝。

她可是公司高管,年薪百万的社会精英。

在她眼里,这种屌丝就应该住在臭水沟,一辈子仰望自己的光芒。

给这种东西下跪,怎么可能!

当即秦欢咬牙切齿,怨毒的盯着江凡。

“风总,为了一个废物东西开除我,凭什么!”

直到现在她也不承认江凡的厉害,她认为这小子肯定是个穷屌丝,和风世明串通好了来羞辱她。

一定是这样!

这个垃圾废物,竟然让她丢了工作,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垃圾。

像这样的女人不可能承认自己的错误,都是因为这个狗屎一样的垃圾,让她丢了工作!

江凡头也没有回,径直向前走去。

风世明冷冷看着面前的秦欢,“还愣着干什么,滚!”

他说完之后也是急忙跟了进去,心中充满紧张和忐忑。

很快,总经理办公室。

那原本是风世明应该坐的位置,现在江凡静静坐在那里,风世明恭敬地站在一旁。

“苏溪的天明公司主营楼盘设计和整体装潢,你手下的公司主营房地产业。”

“我要你把千秋集团所有的后期完善工程,全都交给苏溪的公司去做。”

“但是有个条件,天明公司负责这个项目的人只能是苏溪,别的人一概不允合作。”

江凡的声音很平静,带着自上而下的命令。

而被他命令的人,是能在整个岩城掀起滔天风浪的千秋集团总裁,风世明!

风世明没有任何一点质疑,立刻点点头。

“好,没问题!”

“这件事情要做的不留痕迹。”

“我明白……”

江凡顿了一下淡淡看着风世明,“你应该了解我,我最在意的就是苏溪。”

“所以从今天开始,秋水集团与苏溪的合作,你必须亲自盯着,不能出半点差错。”

风世明恭敬地点点头,“没问题,我一定全程参与。”

江凡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岩城地下势力现在也该动一动了,我回来了,自然是要做些事情的。”

“千秋集团承接了市里城北新区的开发,这一定动了很多人的蛋糕,有些人可不会光明正大的跟你竞争。”

“晚上十点来接我,去玉霄城。”

他说完之后风世明微微皱着眉头,“公子,玉霄城可是岩城地下势力一方霸主,楚关的底盘,我们与他们并无交集。”

“这样贸贸然去了的话,会不会太冒险了?”

狂剑守护-江凡, 苏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