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妹妹算计,抢走家族荣誉还不算,连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也被抢走!

被亲妹妹算计,抢走家族荣誉还不算,连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也被抢走!
第1章 虐死那对狗男女

Z市。

人声鼎沸的酒吧,肆意放纵的男男女女在酒精和音乐的刺激下,越发的颓废和欢乐。

吧台上,夏小汐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不绝于耳的聒噪盖住了她的大嗓门。

“喝!去他的青梅竹马!去他的未婚妻!渣男贱女都去死!”夏小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旁边的宫宇宸一只胳膊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没事儿!小汐,咱俩结婚了,以后哥们儿罩着你,哦,不对,以后老公罩着你!帮你虐死那对狗男女!”

夏小汐放声大笑起来,忽然她“啪啪啪”地宫宇宸的脸,“南风啊南风,你八岁就说要娶我的!你知不知道谎话说多了会遭雷劈的?!”

宫宇宸拿起夏小汐的手一甩,“你喝多了吧?我不是你家南风,我是宫宇宸!我现在是你老公了!咱俩刚登记了,你忘啦?”

夏小汐揉了揉眼睛,“哈?原来是我家小宫宫呀。”

“以后别叫我小宫,要叫老公,知道吗?明天!明天我就带着你去那对狗男女面前,把结婚证甩在他们脸上!”

“好!”夏小汐猛地一拍桌子。

宫宇宸还想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舅舅大魔王。

“你等一下,我接个电话,”宫宇宸哆哆嗦嗦地拿着手机,戳了好几次才戳到了接听,“喂,舅舅,舅舅啊舅舅,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结婚了!”

“宫宇宸,你喝酒了?”电话那端是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我现在没时间管你,你是不是拿了我的证件,赶紧给我还回来!”

“什么证件啊?”宫宇宸迷迷糊糊地回答着。

“喝这么多!现在在哪儿?”

“在哪儿?”宫宇宸大脑放空,吧台小哥儿见这两个人喝的太多了,担心他们在这里闹事,急忙回应:“先生,这里是玖月酒吧。”

宫宇宸傻笑两声,“听见了吗,玖月酒吧!”

电话挂断了,宫宇宸把手机丢在了吧台上,继续和夏小汐喝酒。

二十分钟之后,几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商务车停在了玖月酒吧的门口,门口的侍应生急忙过来开门,一道欣长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

墨夜霆,圣斯集团现任总裁,更是未来圣斯集团的继承人,在中国,圣斯集团一手遮天,墨夜霆个人更是横扫各大财富榜,是全世界最有钱的男人!

在很多人的眼里,这个男人,无所不能。

一袭灰色的风衣将他的身材称的修长,英俊的面孔没有一丝瑕疵,让人忍不住想要驻足欣赏,那双深邃的眼眸,仿佛能摄人魂魄一般,看一眼便忘不掉。

自带帝王气魄的墨夜霆,一进入酒吧里,就立即成为了焦点。多少女人见他立即荷尔蒙飙升,却生生地被他那股冷漠的气息不得不退避三舍。

一名保镖首先发现了吧台上的宫宇宸,“少爷,小少爷在那里。”

墨夜霆朝着吧台走过去,发现宫宇宸已经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了,而他旁边还有一个女孩子背对着他喝着酒。他的眉头蹙了蹙,给保镖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保镖立即上前把宫宇宸架了起来,喝的一塌糊涂的宫宇宸迷迷糊糊地被保镖带走了。

夏小汐发现宫宇宸不见了,立即环顾四周寻找,当她转过身去的时候,就看见了一身风衣的墨夜霆。

微眯的眼睛瞬间放大,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的男人!

剑眉星目,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好像一不小心就要跌进他的漩涡里一样。五官仿佛是艺术大师的精雕细琢一般,毫无瑕疵。

“哎!你!给姑奶奶站住!”夏小汐跌跌撞撞从吧台上滑下来,手里端着一个高脚杯。

墨夜霆看向夏小汐,原本没有聚焦的眼眸瞬间将焦点聚集在这个摇摇晃晃朝着自己走来的女孩子身上。

那张脸落入他的瞳孔。

暗黑的眼眸,隐隐约约有些波动。

他岿然不动,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走过来。

夏小汐因为站不住脚,一下子靠在了他的身上。

“长得这么帅,陪姑奶奶睡一晚怎么样?”夏小汐一边说着,一只手拍着墨夜霆的脸。

第2章 替他结了个婚

身旁的保镖一个个唏嘘不已,背着手垂着头,谁敢拍墨夜霆的脸啊!

那不是找死吗?!

看来一场狂风暴雨就要来临了!

胆子大的保镖想要上前去拉夏小汐,墨夜霆一个凌厉的眼神,保镖立即退了下去。

“怎么?不乐意啊?我告诉你,宫宇宸今天晚上想跟我洞房,我都没同意!”夏小汐傻笑了一下,“宫宇宸你认识吗?大明星呢,多少女人喊着要睡他!可他现在……是我老公了。”

“你说宫宇宸是你老公?”墨夜霆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低沉的嗓音如同地狱传来的一样。

“对呀!刚刚领的证!”夏小汐抬起头来,微微眯着眼睛,红润的脸蛋,非常可爱,“你嫌我结婚了啊?没关系,我明天就和他离婚,他是我的男闺蜜……而已。”

见墨夜霆不说话,夏小汐接着说:“你不信啊?我拿结婚证给你看啊!”

说着,夏小汐一只手开始在自己的口袋里来回摸索,找了好半天,才从屁股兜里掏出一个小红本,“那,证!”

墨夜霆把结婚证接了过来,这一翻开不要紧!

结婚证上写着什么?!

墨夜霆!夏小汐!

上面没有宫宇宸的名字,是他墨夜霆的名字!

转瞬墨夜霆勾唇一笑,他那没心没肺的外甥替他结了个婚,把自己的“闺蜜”变成了自己的舅妈。

“信了吧?”夏小汐憨憨地笑了笑,抿了一口红酒,忽然踮起脚尖吻上了墨夜霆的嘴唇,火热的小舌钻入他的嘴里,夹杂着红酒的清冽。

酥,麻,甜,醉。

墨夜霆一手揽在夏小汐的腰间,让她逼近自己的身体,他好把这个吻加深加长。

夏小汐却瞬间离开了墨夜霆的嘴唇,朝着他灿烂一笑,她伸出一根手指勾了一下他的下巴,“怎么样?从不从姑奶奶?”

邪魅的笑容荡漾在墨夜霆这张冷漠的面孔上,“那么想让我睡你?”

夏小汐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不是你睡我,是姑奶奶睡你!”

嚯……好大的口气!

这小妞儿,有点儿意思。

墨夜霆直接将夏小汐打横抱起,在众目睽睽之夏将夏小汐抱到了劳斯莱斯的商务车上。

“开车,回水晶帝宫。”墨夜霆发号施令。

司机立即稳稳地启动引擎。

夏小汐倚靠在墨夜霆的肩膀上,喝的迷迷糊糊的她一把揪住了墨夜霆的衣领,“啊?这么快就到酒店啦?那你还等什么?开始吧。”

说着,夏小汐便去解墨夜霆的扣子。

酒精的气息逼近,墨夜霆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抓住了夏小汐的手,“这里还不行。”

“不行?你不行?哈?你有障碍啊?”

墨夜霆只觉得浑身一紧,这女人到底喝醉没喝醉。

他立即拿开了她的手,“行不行,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想现在知道!”

这小妖精!

红扑扑的脸蛋,醉眼朦胧,让这张秀气的小脸增添了几分性感。

“给我开快点儿!”墨夜霆朝着前面吼了一声。

司机猛一加油门,夏小汐一个不稳直接跌进了墨夜霆的怀里。

水晶帝宫。

车子还没有完全挺稳,墨夜霆便将夏小汐抱了出来,疾步如飞地奔向了他的卧室。

所有的佣人都垂下头,水晶帝宫可从来没有女人出现过,墨夜霆竟然抱了一个女人回来,而且还是一个醉酒的女人。

真是稀奇!

奢华的欧式圆床,墨夜霆将夏小汐放平在床上,刚准备喘口气,夏小汐就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带。

“别走啊,不是说好洞房的吗?”

墨夜霆捏着夏小汐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

那是一张再清秀不过的脸,巴掌大的小脸,有那么一丢丢的婴儿肥,煞是可爱,长长的睫毛在灯光的映衬下留下了阴影。

“你想要和谁洞房?”低沉的声音充满了磁性。

夏小汐微微睁开了眼睛,“傻瓜!当然是和你了,我们两个结婚了哎,怎么?不给姑奶奶睡?!小心姑奶奶告你!”

墨夜霆抬起夏小汐的下巴,靠近夏小汐的脸,“你确定要洞房?”

第3章 给姑奶奶脱

夏小汐眼前完全是朦胧一片,她傻傻地笑了笑,“给姑奶奶脱!姑奶奶保留了二十二年的第一晚就便宜……便宜你小子了!”

说着,夏小汐抓着墨夜霆的手竟然慢慢抬起了身子,一把揪住了墨夜霆的衣领,“脱!”

“松手!”

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揪住衣领,墨夜霆感觉到了耻辱,谁敢揪他的衣领,找死!

“我不松手,我帮你脱。”说着,夏小汐还真的摸索着去解墨夜霆的扣子,可她怎么也解不开,索性从下面去撩墨夜霆的衬衫,“哎,你有腹肌吗?”

她顺手一摸,就摸到了墨夜霆的腰部。

墨夜霆只觉得浑身一紧,急忙抓住了夏小汐的手腕,“你再不停止,我真的不客气了。”

“哈?客气?别客气!咱俩谁跟谁啊?”

“夏小汐!这可是你说的!”

墨夜霆翻身而上,直接把夏小汐压在了身下。

——

当一张放大的帅脸出现在夏小汐眼前的时候,一声尖叫刺破了清晨的安静!

“你是谁?!”夏小汐抱着被子躲到了床脚。

墨夜霆缓缓地坐了起来,嘴角轻轻上扬,看着眼前这只受惊的“小鹿”,不禁想起昨晚的她。

昨夜,她在他的身下颤抖不已,她的低吟声至今仍旧回荡在他的耳边。

“昨天晚上口口声声抱着我要洞房的时候,怎么不见你问我是谁?”

墨夜霆掀开被子下了床,他只穿了一条短裤,修长笔直的双腿,以及蜜色的肌肉展露在夏小汐眼前。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的身材真的棒极了,没有一丝赘肉,人鱼线的轮廓也是完美至极。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男人如此赤果的身体。

夏小汐一只手捂住眼睛,“你到底是谁呀?”

墨夜霆不慌不忙地穿着衣服,穿好衣服,拿起床头柜上的两本结婚证拍在了夏小汐的脸上。

夏小汐翻开一看,眼睛瞪的圆滚滚的,照片上的男人是宫宇宸没错,可名字却是墨夜霆!

她看了看结婚证,又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这男人和宫宇宸长得还真的有些相像,只是年龄上大了一点儿。

墨夜霆从夏小汐的手里把两本结婚证夺了过来。

“我今天要去英国,一周以后回来,这段时间你先待在这里,我相信你想知道的一切,宫宇宸会告诉你的。”

说完,墨夜霆勾唇一笑,拿着两本结婚证走出了卧室。

留下夏小汐一个人,痴痴呆呆地两眼无神,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墨夜霆刚一开门,就看见宫宇宸在门口徘徊。

“舅……舅舅……”

第4章 我现在是你舅妈

“宫宇宸,偷拿证件,试图登记结婚,酒吧鬼混,喝的烂醉,你这些罪名,我记下了。”

“我……”

墨夜霆斜了宫宇宸一眼,这一眼自带杀气,宫宇宸立即把嘴里的话咽下去了。

“她还没起床,一会儿再进去。”说完,墨夜霆迈开笔直的长腿径直走去,秘书已经等他良久,恭恭敬敬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夏小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群身穿同样制服的人手里捧着衣服、鞋子等排成一排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黑发挽在脑后,笑容和蔼可亲,“夏小姐,您的衣服送过来了,需要为您更衣吗?”

“不用!我自己穿!”夏小汐被这大阵仗吓到了,“把东西放下就出去吧!”

“好,有什么吩咐尽管喊我,我是负责贴身服侍您的女管家,叫我梅丽就好。”

夏小汐点了下头。

梅丽便带着佣人们离开了。

夏小汐长出一口气,把佣人们拿进来的东西拿了起来。

我去!

内衣、内裤、袜子一应俱全,而且就连这个袜子都是大牌货!

要不要这么壕?!

刚刚穿好衣服,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小汐,你好了没?我进去了啊!”

宫宇宸的声音。

“进来吧!”正好,她还要找他算账呢!

宫宇宸刚一开门,一个枕头就打在了他的身上,吓了他一跳。

“宫宇宸!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消消火,消消火,听我解释。”

“解释个头啊解释!昨天不是说好你和我去领证的吗?然后,帮我虐死那对渣男贱女!怎么我现在成了别人的老婆?!”

夏小汐的脑袋里有无数的问号!

宫宇宸挠了挠头,“那个,我昨天拿错证件了,确切地说是偷错证件了。”

“偷证件?”夏小汐拍了拍脑袋,“我现在脑子不太清醒,你的证件干嘛还要偷?”

宫宇宸一屁股坐在了大床上,“说来话长,墨夜霆……他是我舅舅,我上次偷偷跑去意大利玩儿,被他发现了,把我证件扣下了,那天喝多了嘛,迷迷糊糊地没看清,就偷错了。”

“墨夜霆是你舅舅?”夏小汐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就是你那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魔王舅舅?!”

宫宇宸点了点头。

“我去!那我现在是你舅妈?!”

这是宫宇宸极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夏小汐黑葡萄一般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

“不过,你放心吧,我舅舅现在是没时间理会你,等他回来一定会和你离婚的,收拾那对渣男贱女的事情,过段时间哥们儿绝对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宫宇宸伸出三个手指对着天,如同发誓一般。

说完,他悄悄地碰了一下夏小汐的胳膊,“我舅舅是个GAY,你放心,他昨晚肯定没碰你。”

夏小汐瞪大眼睛看着宫宇宸,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你说,你说他,他,他是……”

第5章 新的打算

“他是个GAY啊,不过你可不许乱说,之前有新闻曾经报道过,报道新闻的那批记者全部下岗,报刊杂志全部倒闭,所以,你知道后果的。”

夏小汐生生地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他昨天晚上分明就把她给……

“你也不用害怕,他应该也不会拿你怎么样,这件事是我的失误,顶多让他揍我一顿。”

宫宇宸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他还会打人啊?”

文明社会,还能打人?更何况,宫宇宸都二十一了,还会挨家长的揍?

“这又涉及到我们家的另一个秘密了,我舅舅有暴力倾向,回头谈离婚的时候,你可一定要小心翼翼,惹怒了他,可就完蛋了。”

夏小汐嘴巴张的,马上就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她这是嫁给了一个什么人啊?!

“小汐,其实昨天晚上……”

宫宇宸还准备说什么,门外就传来了水晶帝宫管家俞礼的声音,“小少爷,少爷说要您尽快赶往S市拍戏,不得延误,您的经纪人陆威已经在客厅里等您了。”

夏小汐看了看门口五十来岁的男人,又看了看宫宇宸那张苦瓜脸。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好吧,那我走了,有事给我发微信!”宫宇宸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走出门的宫宇宸,眼神立即黯淡下来,他用眼角的余光朝着卧室瞄了一眼,眼神里满是失望和失落。

夏小汐坐在床头,晃悠着两条腿,若有所思的样子。

宫宇宸把心一横,快步离开。

床头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夏小汐走过去,拿起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儿。

可她还是接了电话,“喂!”

“小汐,你在哪里?全家人找你都要找疯了!”

“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我还没死。”

“小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小汐,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唉……但是,你千万不要怪依依,她也是受害者,是我那天晚上喝多了……”

“停!给我打住!她是受害者?那我是什么?南风,你告诉我,我是什么?”

她和他从出生开始就认识了,打小就定了娃娃亲,从上幼儿园开始,南风就到处告诉别人,夏小汐是我的未婚妻,是我未来的老婆。

电话那端传来了一阵沉默,“小汐……我……”

夏小汐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电话那端传来的哭声,这哭声,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连她隔着电话都恨不得从电话里钻过去哄哄人家!

“风哥哥,是不是姐姐还是不肯原谅我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让姐姐回来吧,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依依,你就不要在自责了,这件事是我不对。”

夏小汐只觉得一万只草泥马在自己的胸口奔腾而过,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爸爸都已经答应他们的婚事,还演这出戏给谁看?!

夏小汐紧紧地握着手机,一个计划在她的脑海中盘旋着。

第6章 嫁了一个大魔王

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还是南风打来的,她想都没想,直接拒接。

夏小汐准备收拾一下被子,刚准备把被子叠起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床单上那一朵盛开的梅花。

昨晚是她的第一夜,南风一直期待的她的第一夜。

虽然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可夏小汐和南风的亲密举止就只有到接吻上,南风委婉地提过几次。其实夏小汐也不是矫情,只是她就是总喜欢和别人唱反调,南风越是想,她就越是要吊他的胃口。

结果呢?

南风和夏依依上了床,夏小汐叹了口气,如果自己早点儿把身子交给他,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造化弄人,她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大魔王,还是自己男闺蜜的舅舅!

不对!她把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都给了那男人了,就这样草率离婚,岂不是太吃亏了!

吃亏的买卖,夏小汐可从不会做的。

“叩叩叩——”

“谁?”夏小汐警惕性地问了一句。

“夏小姐,是我,梅丽,您需要吃点儿东西吗?”

这么一说,夏小汐还真的有点儿饿了,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她现在肚子都是瘪的,怪不得她觉得哪里都不舒服呢,原来问题出在肚子身上!

“吃,吃,吃,我饿了!”夏小汐立即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梅丽微微一笑,“那您随我过来吧。”

直到走出卧室,夏小汐才意识到自己住的这是一个什么地方!

宽阔的走廊里铺着厚厚的地毯,上面的花纹古朴自然,踩上去十分松软,墙壁上挂着许多油画,大部分都是西方的风格。

夏小汐看不懂这些,但是从画框来看,这些东西应该都不便宜。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六楼,这一层是墨先生的卧室,五楼是琴房、书房以及小会客厅,四楼是健身房和影院,三楼是客房,二楼有佣人们居住的地方,一楼是客厅和厨房。”

梅丽一边走着一边介绍着。

“这么齐全,那岂不是待在家里,可以哪儿都不去了?”

“外面还有私人游泳池,私人高尔夫球场,私人花园,墨先生建造的花园可以算得上全国最漂亮的花园了,一会儿吃过饭,夏小姐可以去看一看。”

夏小汐撇撇嘴,这么奢侈!有钱人真是壕!

梅丽带着夏小汐坐电梯下了楼,直接来到了餐厅里,身穿黑色制服的厨师已经准备好了菜肴排成一排站在了一边。

夏小汐吓得唏嘘不已,这么多厨师只为她一个人服务?这太夸张了吧?

“夏小姐,您坐。”梅丽将一把椅子抽出来。

夏小汐刚一坐下,梅丽就准备给她戴上餐巾,“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梅丽微微点了下头,没有强求。

夏小汐拿起了筷子,十几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她刚要夹菜,随即又放下了,“姐姐,可以让这些人都去忙吗?我不习惯这么多人看着我吃饭。”

“好。”梅丽转向这些厨师们,“大家可以去忙了。”

厨师们一齐鞠躬随后就去了厨房里。

夏小汐这才出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吃顿饭了。

在水晶帝宫浑浑噩噩住了五天。

夏小汐终于对这里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水晶帝宫是真的大啊,好几次,她都迷路了,不得不打电话求助梅丽来解救她,她原本就是个路痴。

水晶帝宫的规矩是真多啊,佣人们几点换班、几点吃饭、几点休息一分一秒都不带差的,而且一个个身穿整齐划一的制服,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于是,夏小汐感觉大魔王是有多变态啊,明明就只有他一个人住,他却要这么多人伺候着。

夏小汐躺在游泳池的躺椅上,戴着大大的墨镜,喝一口冰镇果汁,那叫一个爽!

梅丽匆匆忙忙走了过来,“夏小姐!夏小姐!”

“怎么了?”夏小汐直起身子,摘掉了墨镜,还不忘再喝一口冰镇果汁。

“墨先生要回来了!”

第7章 大魔王归来

夏小汐一口就被呛到了,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他不是出去一周吗?这还没有一周啊?”

“是啊,以前先生出门,一直都是十分准确的,说几天就是几天,一个时辰都不会差,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要提前回来,您快点儿准备一下吧。”

“我有什么好准备的?”

“额……这个……”梅丽也不知道需要夏小汐准备什么。

“我又不是他的佣人。”

“那夏小姐,我先去忙了,您随意。”梅丽说完,立即匆忙而去。

夏小汐叼着吸管喝着果汁,眼珠滴溜溜地转着,既然她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都便宜了这个大魔王,那她是不是也得捞回点儿什么呢?

一会儿就好好谈判好了。

可是,夏小汐见到墨夜霆的时候,已经是晚餐的时候了。

据说墨夜霆下午三点钟就回来了,然而夏小汐左等右等都不见他的人影,可见这男人没把她放在眼里。

餐厅里,水晶灯将银制的刀叉筷子都照的闪闪发亮,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摆放在工艺品一样的盘子里显得尊贵无比。

圆形的桌子很大,墨夜霆坐在一侧,夏小汐坐在另一侧。

墨夜霆仿佛自带结界一般,优雅尊贵的气质让任何人都不敢亵渎,佣人们站在一侧,微微垂着头,随时准备着主人的吩咐。

夏小汐如坐针毡,时不时瞟向墨夜霆,这男人的脸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看,五官精致就如同雕琢一般,剑眉星目,鼻子高挺,薄唇性感。

眉眼间倒是和宫宇宸有那么点儿相像,但是他的气质如同帝王一般,而宫宇宸属于阳光小鲜肉的类型。

“不合胃口吗?”墨夜霆一边嚼着牛肉,头也没抬发出了声音。

夏小汐四处看了看,如果不是周遭只有佣人,她还真的不知道墨夜霆这是在和自己讲话。

“额……那个,你让他们别站在这儿了,一堵人墙,怪难受的。”她想要说点儿什么也说不出来。

墨夜霆朝着身边的管家点了下头,管家立即命佣人们全部散去,餐厅里就只剩下墨夜霆和夏小汐两个人。

夏小汐长出一口气。

“在这里还习惯吗?”墨夜霆再一次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额……还,还好。”夏小汐还真的不怎么习惯和这么冷的人接触,“那个,大魔……”

夏小汐立即住了嘴,总是听宫宇宸提起他的舅舅,大魔王,大魔王的,她这都叫顺嘴了。

“那个,墨夜霆……”

“叫我夜霆,或者,”墨夜霆抬起头来,一双黑眸看向夏小汐,“你可以喊我老公。”

噗——

第8章 真是个怪胎

夏小汐愣愣地看着墨夜霆,这哪里是要离婚的节奏啊!这是分分钟要步入夫妻关系的节奏啊!

宫宇宸的分析不对啊!

“额……”夏小汐还不习惯这样的称呼,“那我叫你夜霆好了。”

“可以。”

“那个……”夏小汐刚要说谈判的事情,就看见墨夜霆站了起来,“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啊?”夏小汐看向墨夜霆的盘子已经吃光了,而她自己一直走神儿,基本上都没怎么吃呢。

“我去书房看会儿书,你随意。”

说完,墨夜霆迈开长腿便离开了餐厅。

夏小汐直接趴在了餐桌上,“真是个怪胎!”

书房里

盘旋而上的书架充满了现代感,一本本厚厚的书籍彰显着这里是知识的殿堂,弧形的桌子上摆放着三个电脑屏幕。

墨夜霆的面前没有一本书,电脑屏幕也是暗的。

他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

在英国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夏小汐那张脸,就连晚上做梦都会梦见夏小汐,他的每一次工作时间几乎要精确要秒,这还是第一次,他确定了一周的行程,提前两天回来。

门外忽然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夏小姐,墨先生在书房的时候是不希望任何人打扰的。”这个声音是墨夜霆的贴身管家俞礼的。

“哦,我只是想给他送点儿餐后甜点。”夏小汐甜美的声音传过来。

“夏小汐,墨先生不喜欢甜点,也从来不会吃甜点的。”

正说着,书房的门忽然打开了,这里的门全部都是遥控设置的,也就是说墨夜霆按了开门的按钮。

俞礼终于明白墨夜霆的意思,“夏小姐,请吧。”

“噢。”夏小汐从门口探进头来。

墨夜霆的前面忽然多了一本厚重的书,他抬起头来,“有事么?”

“啊,没,没什么,你要不要吃甜点啊,我觉得还不错,就给你拿过来了。”夏小汐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小碟子。

“拿过来吧。”墨夜霆继续垂头看书。

夏小汐端着甜点走到了桌子前,这才发现这房间里竟然只有一个椅子,而且在墨夜霆的屁股底下。

她把碟子放在了桌子上,把另一个叉子递给墨夜霆,“给。”

墨夜霆没有伸手来接,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桌子上的书,“喂我。”

“喂,喂,喂……”

他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要喂!

宫宇宸说过,他有暴力倾向的,不能激怒他!

夏小汐叉了一小块,没好气地就送到了墨夜霆的嘴边,墨夜霆没有立即去吃,而是又翻了一页书。

谁知道这甜点坚持的时间太短了,就在墨夜霆马上张嘴去吃的时候。

“啪!”掉了!

夏小汐顺着这一小块甜点去看,不偏不倚正好掉在了墨夜霆的裤子上!

墨夜霆瞳孔微缩,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夏小汐一看他这副表情立即意识到不对,“对不起,对不起!”她立即伸手去擦。

夏小汐用手急忙去擦墨夜霆的裤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这样有什么不妥。

她的小手一下一下擦过男人的大腿……

然后,夏小汐就忽然看到这男人有些不太对劲儿了!

她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动作有些暧昧,大惊失色的夏小汐准备把手缩回来,某人的大手直接捉住了她的手腕。

“夏小汐,原来你这么急不可耐!”

 
被亲妹妹算计,抢走家族荣誉还不算,连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也被抢走!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369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