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结爱逢欢-莫雅, 倪孝生-总裁豪门小说

从此结爱逢欢-莫雅, 倪孝生-总裁豪门小说


楔子

凌晨五点,美国克罗亚的天空清澈得不可思议,洁白的薄云层就像是在天边绽开的一层层浅浅涟漪。美得惊人。

可没人欣赏此刻美景。此时间,莫亚和其他几位唐人街排得上号的总裁CEO们,正站在倪家门口,一片死样的沉默。平日里水火不容的人,此时出奇得安静。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十分难看的颓唐色。

莫亚身上的西装熨帖齐整,即便站了一夜,也没有起皱。他的目光透过铁门栏杆看向倪家大院,半晌,终是疲倦地闭了闭眼。

很快,就有一位脸带笑意的中年大叔从倪家走了出来,开了倪家铁门。却一路走到莫亚面前,低笑道:“莫少,阿孝叫您进去。”

莫亚脸上挂出讥诮的颜色:“叫我进去,是为了杀我吗?”

大叔笑得更深:“阿孝说了,您是他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奖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杀你。”

莫亚不想理会这大叔话里话外的阴阳怪气,只抿着嘴,大步得走进了倪家大门。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掩在袖子下的手,都在不可遏制地颤抖。

整个莫家的荣誉全都压在他的身上,如果他死了,莫家上下十三口人,再也没有出路。

三天前的枪战,他帮倪彦司来对付倪孝生,栽赃他走私军火,犯了倪家大忌。本以为计划滴水不漏,可谁知,最后倒台的竟是倪彦司,而不是倪孝生。

最终竟是倪孝生,成了倪家下一代继承人。

从昨天晚上开始,莫亚和其他追随倪彦司的其他小家族总裁,全都被倪孝生叫到了倪家大门前,一个都没有落下。阿孝,是打算动手了。

眼看一个晚上过去,倪孝生终于按捺不住,派人来叫他了。

对,他是站错了队,支/持错了人。自古成王败寇,他现在的下场,确实只有一个死。

莫亚脸上浮现一个讥诮的笑意,十分凛然得上了倪家大院的三楼,入了倪孝生的书房。

入目是暗红色的厚重地毯,上面绣着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贵气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莫亚对着书桌后的人深深鞠躬,哑声道:“阿孝。”

“呵。”

书桌后的人发出一阵愉悦地低笑声,声音沙哑,却带着迷人的性感。

倪孝生从书桌后站起身来,走到莫亚身边,突然便伸出手,抬起了莫亚的下巴。

然后,重重握紧。

倪孝生的目光变得阴狠,俊美如神祗的面容此时带上了无法名状的戾气。握着他下巴的手越来越紧,反笑道,“你说,我该叫你莫亚,还是莫雅呢?”

莫亚浑身一颤,看着倪孝生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层骇意!——他,他知道了……

倪孝生猛地扯过了莫亚的身体,胡乱撕扒了莫亚身上的西装和衬衫,于是瞬间,就见莫亚露出了洁白莹润的肩膀,以及她胸前那缠了一圈又一圈的胸带!

倪孝生嗜血大笑:“好,好一个莫雅!”伸手愈加粗暴地扯掉莫雅身上的胸带,浑身都散发出灼热又危险的光,“莫家独苗,竟然是个女人,莫雅,你实在胆大。”

不等莫亚说话,倪孝生已将莫雅紧紧困在胸前,炙热的气体全都喷洒在她的脖颈处,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又听他黯哑动情道,“我早该猜到的,早就该猜到的……否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妩媚的男人……”

一边说着,一边粗鲁又克制地狠狠吮吸上她的锁骨和胸脯,让莫雅吓得浑身都发起了抖!

埋在她胸前的脑袋是多么粗鲁不堪,莫雅浑身打着颤,带着哭腔颤抖道:“阿孝,阿孝……别这样,别这样……”

可她说出口的声音是多么娇媚鲜嫩,就像是春日里刚刚绽开的百合花,惹人采狭。

再也控制不住暴涨的欲望,倪孝生双眸绯红,带着欲望和煞气,弯腰把莫雅重重抱起,转身就仍在了身后书桌上。然后强行撕了她的裤子,便毫无前戏得占有了她的身体。

痛彻心扉。

她莫雅活了二十四年,被家族当做继承人培养,可如今,她却被这个男人当做玩物,压在身体下面亵渎!

莫雅脸色惨白,可偏偏随着身上男人的一波波动作,身体竟然不知羞耻得起了反应。

莫雅缓缓闭上眼,眼上是一片濡湿。

可她不能就这么颓废下去,她不能。莫雅咬牙睁开眼来,逼自己看向此时在自己身体上耕耘的阿孝,断断续续地颤声哀求:“阿孝,放了莫家,我求你,我求你……”

倪孝生的呼吸依旧粗重,精致的五官此时满是邪气溢出,在她耳边温柔低声道:“若要我答应你,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莫雅眸色一片空洞。

哈,哈哈!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可笑她苦攻学术十几年,可终究,还是要甩不开女人身份,要用身体去取悦阿孝,换取全家荣光!

眼前的一切都得氤氲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仿若要跌下云端……

第2章 初见

美国克罗亚唐人街。倪家。下午三点。

美国商界所有排的上名字的华国总裁CEO,全都聚集在了倪家大堂。

莫亚坐在沙发上,惊惶得睁开眼,额头上冒出了一片冷汗。倪老今天召集了手下的所有人开会,可他们在大堂里等了很久,却都不见倪老出现。反倒是莫亚坐在沙发上,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还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她竟然梦到倪孝生成了倪家下一任当家人,甚至还……莫亚脸色有些难看,这个梦太过逼真,让她感觉很不好。

倪家是美国华商的命脉,所有在美国创业的大小CEO们都要看倪家脸色行事,甚至连每年的利润都要给倪家分一杯羹。只因为倪家背景强到不可思议,还和政事有染,商业万事都背靠倪家好乘凉,不管是货品流通还是各种政府给的福利权限,只有投靠倪家才能做到。

此时倪老病重,倪家下一代接班人,会从大儿子倪彦司,和次子倪孝生之中,选择一个。

只是倪彦司从来都是被倪老所器重,甚至已经把倪家的大半商圈都已经交给了他来管理。而倪孝生,从莫亚投靠倪家开始,所接触到的倪孝生就是一个整天和网红、女星,胡乱发展两性关系的纨绔子弟。

所以这个梦……莫亚真的有些不懂了,难道真的会如梦中那样,最终是倪孝生成了倪家当家人吗。

可她从一开始就是站的倪彦司这边,还帮倪彦司暗中做了好几次倪孝生的丑闻报告,污蔑他和好莱坞影星缇娜之间有不洁关系。

越想莫亚浑身的冷汗就越多,她帮倪彦司做事,也只是为了保全莫家,让莫家在美国能稳定脚跟,可如果她真的站错了对……

想及此,莫亚手脚冰凉一片,侧头看向了窗外。却见窗外乌云密布,似是快变天了。

此时突有一道脚步声从门口而入,只见来人穿着棒球服,一头板寸短发,露着一张俊俏风流的脸。可虽然面如冠玉,可那双眼睛却十分幽暗冰凉,也不知藏了什么玄机。

这么吊儿郎当还能走进倪家大门的人,正是倪孝生。

此时大堂内所有人都看向倪孝生,倪孝生却仿若没看到,倒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小可爱。

这小可爱虽然剪了一头碎乱的短发,可那张小脸却白里透红,带着一丝蛊惑的妩媚,嫩得就像是三月枝头的粉嫩桃花。

倪孝生脸上浮现起一丝阴柔的笑意,直截了当地走到小可爱的身边,也坐在沙发里。

小可爱眼中竟露出一抹防备和害怕,可是她到底在害怕什么?倪孝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低声道:“你怕我?”

莫亚抿着嘴,看上去十分倔强:“不,我没有。”

倪孝生靠近她一寸,眼角余光却看到小可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脖颈处,微微露出了一小段洁白如玉的肌肤。

比雪还白。反透着半透明的光。

倪孝生眸色一暗,只觉得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诱惑的性感。

也许是察觉到了倪孝生与自己的距离太近,莫亚愈加警惕得看着他,仿佛在打量一个仇人。

倪孝生冷笑,压低声音对她说:“大哥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是不是把我塑造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账?”低笑两声,语气却冰寒无比,“还是说……你就这么讨厌我?”

不等倪孝生再说什么,此时倪老终于被管家推着轮椅出现。莫亚松了口气,赶忙站起身来,跟着所有人的步伐就朝着二楼会议室走去。再也不想和身后的倪孝生身多说一句话。

第3章 身份曝光

倪家有倪彦司和倪孝生兄弟二人,随着倪老当家病重,长子倪彦司和次子倪孝生之间的斗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

只是大儿子倪彦司从来都是被倪老所器重,甚至已经把倪家的大半商圈都已经交给了他来管理。

而倪孝生,从莫亚投靠倪家开始,所接触到的倪孝生就是一个整天和网红、女星,胡乱发展两性关系的纨绔子弟。

三天后,莫亚抱着昏沉的脑袋来到倪氏集团,打算和倪家一起处理手上的案子。

地下停车场,莫亚走到自己的奔驰跑车边,正要打开车门上车,可突然背后就伸出一只手来,紧紧捂住了莫亚的嘴巴,甚至她能感受到背后这具温热的身体正紧紧得贴上来,一道沙哑的声音紧跟着在耳边响起:“小可爱,如果你想在唐人街生存下去,就乖乖听我的话,嗯?”

这声音……莫亚浑身一颤,如遭雷击!——是倪孝生!

猛得转过头去,莫亚果然就看到在这昏暗的角落里,倪孝生穿着一套暗色的棒球服,带着鸭舌帽,俊美的脸上满是邪肆的光!

莫亚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倪孝生却将整个人的身体重量全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低笑一声,邪肆如撒旦:“拜我那好哥哥所赐,我中了枪,救我。”

他的手紧紧圈住她的腰际,只觉得身下人的身子细皮嫩肉,比女人还要软……

*

中西大厦第三十八层,非富即贵的奢华公寓。倪孝生中了枪,不能再回倪孝生的别墅,那边眼线太多。所以莫亚暂时把倪孝生送到这处公寓,又帮他叫了倪孝生专属的私人医生。

倪孝生被打中了胳膊外侧,所幸子弹没有擦破血管,倒是伤得不厉害。可中西大厦设置的非常私密,想要走出这套公寓,也需要解密码锁。倪孝生还在昏迷,莫亚无可奈何,只好也留下来照顾他。

一直等到第二天的下午,倪孝生终于醒了,脸色也好看了不少。陪着他洗漱,又吃了些面包后,莫亚站才在红木大床前,语气疏离地看着他:“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估计恢复了精神,倪孝生挑唇,凤眸看着她,带着极强的侵略性。“我让你走了?”

莫亚脸色难看起来:“我是你哥哥的人,莫氏也是你哥哥旗下的公司。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等她说完,倪孝生已经从床上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她,目光深情又阴沉,“你一定不知道,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

莫亚脸色猛得惨白:“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倪孝生已经走到她面前,距离极近地看着她,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十分好闻的青草香味。他突然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嘴唇距离她越来越近:“莫氏公司十年前来到M国,公司一年比一年亏损,直到三年前,莫氏才交到了你手里打理。对不对?”

莫亚咬牙道:“你调查我?”

倪孝生捏着莫亚下巴的手越来越用力,目光也越来越热烈,带着强烈的占有欲。莫亚害怕得想要后退,可倪孝生握着她的胳膊轻轻一拽,就轻而易举把她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大掌不由分说就撕开了莫亚身上的白色衬衫,于是瞬间,就露出了莫亚白色的胸带!

梦境和现实相互重叠,莫亚脸色惨白地失声尖叫,伸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胸前!倪孝生却捏着她莹润的肩膀,冷笑道:“你真以为你一个女人,真的可以扮成男人?莫亚,啊,不,是莫雅。你说是你太天真,可是你当我们太天真?”

莫亚浑身颤抖地蹲在地上,露出一片雪白的脊背和肩膀,倪孝生眯着眼睛走到她身边,捏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摔在床上去,然后自己欺身而上,居高临下看着她,寒笑:“你知不知道,你这副样子真是让我想要狠狠蹂/躏你?”

就算莫亚一头短发,可却掩盖不了那精致妩媚的五官。他的左手缓缓揉上她平坦的小腹,低笑:“你一定不知道,你到底有多迷人……不过莫雅,你是觉得我哥是个白痴,看不出你是个女人,还是说,”他的目光猛地变寒,“其实你早就已经爬上了我大哥的床,以此来求我大哥保护你的莫氏公司?”

莫亚被一道道羞辱打得狼狈不堪,她终于忍不住地哑声大喊:“倪孝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倪孝生愈加阴笑地撕掉她胸前的胸带:“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更知道我在做什么!”

胸带散落满床,露出粉红胸前景致。倪孝生伸手就重重探上她的胸前,目光黯哑:“莫雅,你一定不知道我观察了你多久。如果不是趁着这次倪彦司回了内地,才终于让我可以接近你,相信我,我绝不会浪费这次机会。”

危险的气息在空气蔓延,莫亚瞥向他的伤,语气软了下来,泣声乞求:“阿孝,你身上还带着伤,你……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等你伤好了,我们再……”

倪孝生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声音竟然带上了些淡淡的慵懒:“是吗。可我现在放了你,你会不会马上逃走,再也不让我抓到你?”

他的脑袋埋在她胸前,低声说:“莫雅,你逃不开的。我已经叫人调取了莫氏公司的所有资料。如果你想救回莫氏公司,”他抬起头,看着莫雅邪肆一笑,缓缓说,“你就必须依靠我。别无选择。”

莫雅颤声说:“你这个疯子……疯子……”

倪孝生温柔地揉着她的脸颊:“对,我是疯子。我要永远地占有你。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莫雅泪眼婆娑:“阿孝,放我走吧……公司还有事要我处理,等我把事处理好了,我、我就去你家……”

倪孝生俯身又重重吻上她的嘴唇,唇齿交融,难舍难分。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放开了她,慢声说:“你当然会来找我。而且,你也只有找我。”

他的目光带着窒息的危险和深不可测的爱意,很久之后才慢慢放开她:“密码是你生日,你走吧。”

第4章 手段

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套奢华公寓,莫雅身心疲惫。直到很久,才终于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先是找了间酒店梳洗打扮,让助理送了一套新的西装过来,这才回了莫氏公司开始处理手中的案子。

今天的公事和往常一般无二,就是各个部门汇报各自案子的盈收情况,以及新产品方面的讨论指教。

公事结束,莫亚不敢再多呆,直接就去了机场,开始长达五天的印度出差。

直到五天后在印度忙完了所有事,莫亚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莫家。

莫亚父亲已经病重多年,当初爷爷带着莫父在美国站稳脚跟后,就把所有莫家事物全都交给了莫父打理。可谁曾想,八年前莫爸却查出得了肾衰竭,这么多年来莫爸的身体一直都在医院苟延残喘,而为了让莫家能继续在唐人街生存下去,莫爸只好将长女莫亚当做男继承人来培养。

美国唐人街的商圈十分残酷,都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博弈。

当时只有十二岁的莫亚思考了很久,终于决定剪掉自己的长发,藏起了衣橱里的娃娃裙,换上了衬衫和长裤,就连脸上甜甜的笑意,也终究变成了冷漠和疏远。

家族逼她成长,责任逼她蜕变。

而她也从莫雅,变成了莫亚。

眼下莫亚才刚回到莫家小别墅,却就见自己的妹妹莫禾哭哭哒哒得跑了出来,一头栽在莫亚的怀中。

十八岁的莫禾模样已经隐约可见妩媚,可脾气却被家里人宠坏了。她看着莫亚哭得梨花带雨:“哥哥,今天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是爸爸的病,转成尿毒症了……”

莫亚脸色一变,本来就疲惫不堪的心理再次被现实折磨得喘不过气来。她感觉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强自镇定地说:“带我去看看。”

上了二楼,入了父亲房间,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扑面而来。床上的老父亲脸色已经蜡黄,一双眼睛都快要睁不开。

母亲就坐在旁边,握着父亲的手,一边偷偷抹眼泪。

莫亚感觉喉咙有些发涩,哑声道:“父亲。”

莫禾已经在旁边放声大哭,声音很响,让莫亚的脑袋更加沉坠,头痛得厉害。

莫亚有些厉声道:“别哭了!”

莫禾这才眨着水灵灵的泪眼,恹恹然地停下了哭泣。

母亲的声音也带着哭腔:“小亚,老何说,说如果一个星期内找不到适配的肾源,父亲他就活不过半个月了……”

莫亚的身体晃了晃,她紧紧攀住墙边,才不至于让自己太狼狈:“之前不说已经有合适的肾源了吗?!怎么突然又变成这样?!”

母亲哭着说:“可那户人家突然又不愿意捐献了……甚至连人都找不着了,我想求,都没地求去!”

莫亚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不知怎么的,耳边又想起倪孝生的话,——‘你当然会来找我。而且,你也只有找我。’

一定,一定是他干的……一定是他!



楔子

凌晨五点,美国克罗亚的天空清澈得不可思议,洁白的薄云层就像是在天边绽开的一层层浅浅涟漪。美得惊人。

可没人欣赏此刻美景。此时间,莫亚和其他几位唐人街排得上号的总裁CEO们,正站在倪家门口,一片死样的沉默。平日里水火不容的人,此时出奇得安静。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十分难看的颓唐色。

莫亚身上的西装熨帖齐整,即便站了一夜,也没有起皱。他的目光透过铁门栏杆看向倪家大院,半晌,终是疲倦地闭了闭眼。

很快,就有一位脸带笑意的中年大叔从倪家走了出来,开了倪家铁门。却一路走到莫亚面前,低笑道:“莫少,阿孝叫您进去。”

莫亚脸上挂出讥诮的颜色:“叫我进去,是为了杀我吗?”

大叔笑得更深:“阿孝说了,您是他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奖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杀你。”

莫亚不想理会这大叔话里话外的阴阳怪气,只抿着嘴,大步得走进了倪家大门。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掩在袖子下的手,都在不可遏制地颤抖。

整个莫家的荣誉全都压在他的身上,如果他死了,莫家上下十三口人,再也没有出路。

三天前的枪战,他帮倪彦司来对付倪孝生,栽赃他走私军火,犯了倪家大忌。本以为计划滴水不漏,可谁知,最后倒台的竟是倪彦司,而不是倪孝生。

最终竟是倪孝生,成了倪家下一代继承人。

从昨天晚上开始,莫亚和其他追随倪彦司的其他小家族总裁,全都被倪孝生叫到了倪家大门前,一个都没有落下。阿孝,是打算动手了。

眼看一个晚上过去,倪孝生终于按捺不住,派人来叫他了。

对,他是站错了队,支/持错了人。自古成王败寇,他现在的下场,确实只有一个死。

莫亚脸上浮现一个讥诮的笑意,十分凛然得上了倪家大院的三楼,入了倪孝生的书房。

入目是暗红色的厚重地毯,上面绣着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贵气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莫亚对着书桌后的人深深鞠躬,哑声道:“阿孝。”

“呵。”

书桌后的人发出一阵愉悦地低笑声,声音沙哑,却带着迷人的性感。

倪孝生从书桌后站起身来,走到莫亚身边,突然便伸出手,抬起了莫亚的下巴。

然后,重重握紧。

倪孝生的目光变得阴狠,俊美如神祗的面容此时带上了无法名状的戾气。握着他下巴的手越来越紧,反笑道,“你说,我该叫你莫亚,还是莫雅呢?”

莫亚浑身一颤,看着倪孝生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层骇意!——他,他知道了……

倪孝生猛地扯过了莫亚的身体,胡乱撕扒了莫亚身上的西装和衬衫,于是瞬间,就见莫亚露出了洁白莹润的肩膀,以及她胸前那缠了一圈又一圈的胸带!

倪孝生嗜血大笑:“好,好一个莫雅!”伸手愈加粗暴地扯掉莫雅身上的胸带,浑身都散发出灼热又危险的光,“莫家独苗,竟然是个女人,莫雅,你实在胆大。”

不等莫亚说话,倪孝生已将莫雅紧紧困在胸前,炙热的气体全都喷洒在她的脖颈处,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又听他黯哑动情道,“我早该猜到的,早就该猜到的……否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妩媚的男人……”

一边说着,一边粗鲁又克制地狠狠吮吸上她的锁骨和胸脯,让莫雅吓得浑身都发起了抖!

埋在她胸前的脑袋是多么粗鲁不堪,莫雅浑身打着颤,带着哭腔颤抖道:“阿孝,阿孝……别这样,别这样……”

可她说出口的声音是多么娇媚鲜嫩,就像是春日里刚刚绽开的百合花,惹人采狭。

再也控制不住暴涨的欲望,倪孝生双眸绯红,带着欲望和煞气,弯腰把莫雅重重抱起,转身就仍在了身后书桌上。然后强行撕了她的裤子,便毫无前戏得占有了她的身体。

痛彻心扉。

她莫雅活了二十四年,被家族当做继承人培养,可如今,她却被这个男人当做玩物,压在身体下面亵渎!

莫雅脸色惨白,可偏偏随着身上男人的一波波动作,身体竟然不知羞耻得起了反应。

莫雅缓缓闭上眼,眼上是一片濡湿。

可她不能就这么颓废下去,她不能。莫雅咬牙睁开眼来,逼自己看向此时在自己身体上耕耘的阿孝,断断续续地颤声哀求:“阿孝,放了莫家,我求你,我求你……”

倪孝生的呼吸依旧粗重,精致的五官此时满是邪气溢出,在她耳边温柔低声道:“若要我答应你,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莫雅眸色一片空洞。

哈,哈哈!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可笑她苦攻学术十几年,可终究,还是要甩不开女人身份,要用身体去取悦阿孝,换取全家荣光!

眼前的一切都得氤氲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仿若要跌下云端……

第2章 初见

美国克罗亚唐人街。倪家。下午三点。

美国商界所有排的上名字的华国总裁CEO,全都聚集在了倪家大堂。

莫亚坐在沙发上,惊惶得睁开眼,额头上冒出了一片冷汗。倪老今天召集了手下的所有人开会,可他们在大堂里等了很久,却都不见倪老出现。反倒是莫亚坐在沙发上,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还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她竟然梦到倪孝生成了倪家下一任当家人,甚至还……莫亚脸色有些难看,这个梦太过逼真,让她感觉很不好。

倪家是美国华商的命脉,所有在美国创业的大小CEO们都要看倪家脸色行事,甚至连每年的利润都要给倪家分一杯羹。只因为倪家背景强到不可思议,还和政事有染,商业万事都背靠倪家好乘凉,不管是货品流通还是各种政府给的福利权限,只有投靠倪家才能做到。

此时倪老病重,倪家下一代接班人,会从大儿子倪彦司,和次子倪孝生之中,选择一个。

只是倪彦司从来都是被倪老所器重,甚至已经把倪家的大半商圈都已经交给了他来管理。而倪孝生,从莫亚投靠倪家开始,所接触到的倪孝生就是一个整天和网红、女星,胡乱发展两性关系的纨绔子弟。

所以这个梦……莫亚真的有些不懂了,难道真的会如梦中那样,最终是倪孝生成了倪家当家人吗。

可她从一开始就是站的倪彦司这边,还帮倪彦司暗中做了好几次倪孝生的丑闻报告,污蔑他和好莱坞影星缇娜之间有不洁关系。

越想莫亚浑身的冷汗就越多,她帮倪彦司做事,也只是为了保全莫家,让莫家在美国能稳定脚跟,可如果她真的站错了对……

想及此,莫亚手脚冰凉一片,侧头看向了窗外。却见窗外乌云密布,似是快变天了。

此时突有一道脚步声从门口而入,只见来人穿着棒球服,一头板寸短发,露着一张俊俏风流的脸。可虽然面如冠玉,可那双眼睛却十分幽暗冰凉,也不知藏了什么玄机。

这么吊儿郎当还能走进倪家大门的人,正是倪孝生。

此时大堂内所有人都看向倪孝生,倪孝生却仿若没看到,倒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小可爱。

这小可爱虽然剪了一头碎乱的短发,可那张小脸却白里透红,带着一丝蛊惑的妩媚,嫩得就像是三月枝头的粉嫩桃花。

倪孝生脸上浮现起一丝阴柔的笑意,直截了当地走到小可爱的身边,也坐在沙发里。

小可爱眼中竟露出一抹防备和害怕,可是她到底在害怕什么?倪孝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低声道:“你怕我?”

莫亚抿着嘴,看上去十分倔强:“不,我没有。”

倪孝生靠近她一寸,眼角余光却看到小可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脖颈处,微微露出了一小段洁白如玉的肌肤。

比雪还白。反透着半透明的光。

倪孝生眸色一暗,只觉得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诱惑的性感。

也许是察觉到了倪孝生与自己的距离太近,莫亚愈加警惕得看着他,仿佛在打量一个仇人。

倪孝生冷笑,压低声音对她说:“大哥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是不是把我塑造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账?”低笑两声,语气却冰寒无比,“还是说……你就这么讨厌我?”

不等倪孝生再说什么,此时倪老终于被管家推着轮椅出现。莫亚松了口气,赶忙站起身来,跟着所有人的步伐就朝着二楼会议室走去。再也不想和身后的倪孝生身多说一句话。

第3章 身份曝光

倪家有倪彦司和倪孝生兄弟二人,随着倪老当家病重,长子倪彦司和次子倪孝生之间的斗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

只是大儿子倪彦司从来都是被倪老所器重,甚至已经把倪家的大半商圈都已经交给了他来管理。

而倪孝生,从莫亚投靠倪家开始,所接触到的倪孝生就是一个整天和网红、女星,胡乱发展两性关系的纨绔子弟。

三天后,莫亚抱着昏沉的脑袋来到倪氏集团,打算和倪家一起处理手上的案子。

地下停车场,莫亚走到自己的奔驰跑车边,正要打开车门上车,可突然背后就伸出一只手来,紧紧捂住了莫亚的嘴巴,甚至她能感受到背后这具温热的身体正紧紧得贴上来,一道沙哑的声音紧跟着在耳边响起:“小可爱,如果你想在唐人街生存下去,就乖乖听我的话,嗯?”

这声音……莫亚浑身一颤,如遭雷击!——是倪孝生!

猛得转过头去,莫亚果然就看到在这昏暗的角落里,倪孝生穿着一套暗色的棒球服,带着鸭舌帽,俊美的脸上满是邪肆的光!

莫亚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倪孝生却将整个人的身体重量全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低笑一声,邪肆如撒旦:“拜我那好哥哥所赐,我中了枪,救我。”

他的手紧紧圈住她的腰际,只觉得身下人的身子细皮嫩肉,比女人还要软……

*

中西大厦第三十八层,非富即贵的奢华公寓。倪孝生中了枪,不能再回倪孝生的别墅,那边眼线太多。所以莫亚暂时把倪孝生送到这处公寓,又帮他叫了倪孝生专属的私人医生。

倪孝生被打中了胳膊外侧,所幸子弹没有擦破血管,倒是伤得不厉害。可中西大厦设置的非常私密,想要走出这套公寓,也需要解密码锁。倪孝生还在昏迷,莫亚无可奈何,只好也留下来照顾他。

一直等到第二天的下午,倪孝生终于醒了,脸色也好看了不少。陪着他洗漱,又吃了些面包后,莫亚站才在红木大床前,语气疏离地看着他:“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估计恢复了精神,倪孝生挑唇,凤眸看着她,带着极强的侵略性。“我让你走了?”

莫亚脸色难看起来:“我是你哥哥的人,莫氏也是你哥哥旗下的公司。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等她说完,倪孝生已经从床上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她,目光深情又阴沉,“你一定不知道,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

莫亚脸色猛得惨白:“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倪孝生已经走到她面前,距离极近地看着她,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十分好闻的青草香味。他突然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嘴唇距离她越来越近:“莫氏公司十年前来到M国,公司一年比一年亏损,直到三年前,莫氏才交到了你手里打理。对不对?”

莫亚咬牙道:“你调查我?”

倪孝生捏着莫亚下巴的手越来越用力,目光也越来越热烈,带着强烈的占有欲。莫亚害怕得想要后退,可倪孝生握着她的胳膊轻轻一拽,就轻而易举把她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大掌不由分说就撕开了莫亚身上的白色衬衫,于是瞬间,就露出了莫亚白色的胸带!

梦境和现实相互重叠,莫亚脸色惨白地失声尖叫,伸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胸前!倪孝生却捏着她莹润的肩膀,冷笑道:“你真以为你一个女人,真的可以扮成男人?莫亚,啊,不,是莫雅。你说是你太天真,可是你当我们太天真?”

莫亚浑身颤抖地蹲在地上,露出一片雪白的脊背和肩膀,倪孝生眯着眼睛走到她身边,捏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摔在床上去,然后自己欺身而上,居高临下看着她,寒笑:“你知不知道,你这副样子真是让我想要狠狠蹂/躏你?”

就算莫亚一头短发,可却掩盖不了那精致妩媚的五官。他的左手缓缓揉上她平坦的小腹,低笑:“你一定不知道,你到底有多迷人……不过莫雅,你是觉得我哥是个白痴,看不出你是个女人,还是说,”他的目光猛地变寒,“其实你早就已经爬上了我大哥的床,以此来求我大哥保护你的莫氏公司?”

莫亚被一道道羞辱打得狼狈不堪,她终于忍不住地哑声大喊:“倪孝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倪孝生愈加阴笑地撕掉她胸前的胸带:“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更知道我在做什么!”

胸带散落满床,露出粉红胸前景致。倪孝生伸手就重重探上她的胸前,目光黯哑:“莫雅,你一定不知道我观察了你多久。如果不是趁着这次倪彦司回了内地,才终于让我可以接近你,相信我,我绝不会浪费这次机会。”

危险的气息在空气蔓延,莫亚瞥向他的伤,语气软了下来,泣声乞求:“阿孝,你身上还带着伤,你……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等你伤好了,我们再……”

倪孝生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声音竟然带上了些淡淡的慵懒:“是吗。可我现在放了你,你会不会马上逃走,再也不让我抓到你?”

他的脑袋埋在她胸前,低声说:“莫雅,你逃不开的。我已经叫人调取了莫氏公司的所有资料。如果你想救回莫氏公司,”他抬起头,看着莫雅邪肆一笑,缓缓说,“你就必须依靠我。别无选择。”

莫雅颤声说:“你这个疯子……疯子……”

倪孝生温柔地揉着她的脸颊:“对,我是疯子。我要永远地占有你。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莫雅泪眼婆娑:“阿孝,放我走吧……公司还有事要我处理,等我把事处理好了,我、我就去你家……”

倪孝生俯身又重重吻上她的嘴唇,唇齿交融,难舍难分。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放开了她,慢声说:“你当然会来找我。而且,你也只有找我。”

他的目光带着窒息的危险和深不可测的爱意,很久之后才慢慢放开她:“密码是你生日,你走吧。”

第4章 手段

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套奢华公寓,莫雅身心疲惫。直到很久,才终于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先是找了间酒店梳洗打扮,让助理送了一套新的西装过来,这才回了莫氏公司开始处理手中的案子。

今天的公事和往常一般无二,就是各个部门汇报各自案子的盈收情况,以及新产品方面的讨论指教。

公事结束,莫亚不敢再多呆,直接就去了机场,开始长达五天的印度出差。

直到五天后在印度忙完了所有事,莫亚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莫家。

莫亚父亲已经病重多年,当初爷爷带着莫父在美国站稳脚跟后,就把所有莫家事物全都交给了莫父打理。可谁曾想,八年前莫爸却查出得了肾衰竭,这么多年来莫爸的身体一直都在医院苟延残喘,而为了让莫家能继续在唐人街生存下去,莫爸只好将长女莫亚当做男继承人来培养。

美国唐人街的商圈十分残酷,都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博弈。

当时只有十二岁的莫亚思考了很久,终于决定剪掉自己的长发,藏起了衣橱里的娃娃裙,换上了衬衫和长裤,就连脸上甜甜的笑意,也终究变成了冷漠和疏远。

家族逼她成长,责任逼她蜕变。

而她也从莫雅,变成了莫亚。

眼下莫亚才刚回到莫家小别墅,却就见自己的妹妹莫禾哭哭哒哒得跑了出来,一头栽在莫亚的怀中。

十八岁的莫禾模样已经隐约可见妩媚,可脾气却被家里人宠坏了。她看着莫亚哭得梨花带雨:“哥哥,今天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是爸爸的病,转成尿毒症了……”

莫亚脸色一变,本来就疲惫不堪的心理再次被现实折磨得喘不过气来。她感觉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强自镇定地说:“带我去看看。”

上了二楼,入了父亲房间,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扑面而来。床上的老父亲脸色已经蜡黄,一双眼睛都快要睁不开。

母亲就坐在旁边,握着父亲的手,一边偷偷抹眼泪。

莫亚感觉喉咙有些发涩,哑声道:“父亲。”

莫禾已经在旁边放声大哭,声音很响,让莫亚的脑袋更加沉坠,头痛得厉害。

莫亚有些厉声道:“别哭了!”

莫禾这才眨着水灵灵的泪眼,恹恹然地停下了哭泣。

母亲的声音也带着哭腔:“小亚,老何说,说如果一个星期内找不到适配的肾源,父亲他就活不过半个月了……”

莫亚的身体晃了晃,她紧紧攀住墙边,才不至于让自己太狼狈:“之前不说已经有合适的肾源了吗?!怎么突然又变成这样?!”

母亲哭着说:“可那户人家突然又不愿意捐献了……甚至连人都找不着了,我想求,都没地求去!”

莫亚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不知怎么的,耳边又想起倪孝生的话,——‘你当然会来找我。而且,你也只有找我。’

一定,一定是他干的……一定是他!

从此结爱逢欢-莫雅, 倪孝生-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670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