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顾少求复婚-江言笙-总裁豪门小说

腹黑顾少求复婚-江言笙-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还有谁敢娶她?

初秋,每一丝风都裹挟着阴冷。

顾家的别墅被鲜花和气球装点的浪漫又高贵。

江言笙扶了下长发,对着镜子补了妆,才端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优雅的走了进去。

她穿着露背的浅色长裙,露出弧度动人的后背,看起来清纯极了,但是还是有不少嘴碎的人在她背后小声议论。

“这不是这不是刚和顾大少离了婚的江小姐吗?顾小姐的生日宴她竟然还敢来?”

“这不是来了嘛?”

“都离过一次婚了,还是跟顾大少,以后还有谁敢娶……”

“哎,这可未必……”

议论的人一半是说她爆如雷霆般的婚姻,另一半却还带着三分审视和垂涎的看着她的脸。

江言笙心里膈应的不行,微微挑眉,琥珀色的眼眸里闪着凌厉的冷光,环顾一圈。

刚才还敢捂着嘴说话的人顿时安静如同鹌鹑。

被侍从恭敬的带到了大厅里,江言笙漫不经心的拿起了一杯酒来回摇晃不过一会儿,这次生日宴的主角就迫不及待的提着她的裙子过来了。

“言笙姐你怎么来了……?”顾依依穿了一身白裙,刚拨开人群过来的时候还真挺像一个白莲小公主,身材凹凸有致,肤若凝脂。

美中不足的是,这小公主的眼睛看不见东西。

更准确的说,顾依依的眼睛看不见,不过她的脑子倒是活络的很。

顾依依脸上带着害羞的微红,仰头说话的时候声音轻轻的,吐气如兰这个词也不是吹的,但是江言笙是半点欣赏的心情也没有,她稍稍碰了下顾依依的手臂,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半步。

上一回和这位瓷娃娃靠的太近了,结果人家摔一跤,周围人立马觉得是她不通情达理,还真是百口莫辩。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顾大少的原因,这位顾小姐似乎每次总喜欢给她找点儿麻烦。

就算她三天前已经单方面和顾大少离婚了,顾依依还是跟块狗皮膏药一样甩不开。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爸爸让我给你带点礼物。”她说着砰的把手上的礼盒放在桌上,脸上带着得体温柔的笑容,像是衷心来祝福顾依依生日的,唯有眼底满是寒意,“既然礼物带到了,我就该走了。”

江言笙把一双纤细优雅的手从黑色手套里拿出来,指尖轻轻点了下桌子,语重心长的提醒道:“还有,虽然我三天前已经和顾燃离婚了,但是现在手续还没有完全下来,我还是你的大嫂,不要这样姐姐妹妹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你哥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呢……”

江言笙说话的时候,周围敬酒的人群有一瞬间的寂静,所以就算她声音不大,说的每个字也清清楚楚的进了这些人的耳朵里。

顾家在景城身份高贵,来的自然是顶层名流精英,在听到了她说的话时候还能够面不改色的接着各说各的,只是余光都不约而同的汇聚在这里,人人都竖起了耳朵。

“嗤!”

她突兀的听见顾依依身后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声,顺着抬眸看过去,只见一个五官深邃,身形宽阔,眼瞳漆黑的优雅男人正慵懒的斜靠在长桌边上,合身剪裁的西装一丝褶皱都没有。

隔得距离不是太远,江言笙嗅到空气中传来一丝烟草混合的清新香味。

男人的唇缝紧紧的抿着,要不是刚才她明确的看到是这人笑了,估计也要质疑一下自己的眼睛。

两人视线对上的一瞬间,江言笙觉得这人莫名的有些眼熟,但是男人刀尖一般令人发麻的眼睛实在让人不敢多看,下一秒她就移开了视线。

“言……嫂子这是说什么呢?”被江言笙逼着改口,顾依依的面色难看,她就算看不见别人的反应,也能感觉到无数双眼睛聚焦过来的灼热。

顾依依嘴唇都要咬出血了,却磨不出一个字来。

江言笙这个女人,竟然还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跌面子!

果然当初就不应该看着那门婚礼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成了!

一只手下意识的把身侧的白裙搅得团在一起,顾依依微微抬了下下巴,没有神色的灰色眼瞳怪异的盯着二楼尽头的一个房间,半晌才把虚无的实现挪回来江言笙身上。

“我说什么了?”江言笙有些无奈的摊摊手,“顾燃是顾家的养子,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这也不代表他不是你哥啊!”

“而且这婚礼办的快,走得也快,我可是自始至终连新郎都没看见过一次,要不是为了我妈的遗言,你以为我稀罕你们顾家?”江言笙微微前倾,优美的脖颈像是一只高贵的天鹅。

顾依依攥紧手,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手心里,出了血都不知道,她猛的上前几步,手指刚碰到江言笙的衣服就被轻轻甩开。

“这么多人,顾小姐想做什么……?”

虽然知道顾依依看不见,但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足了,江言笙只轻轻皱了下眉头,很快就不见不耐烦,只周身气息瞬的冷淡了下来。

顾家的脏事儿不少,顾依依却从不曾放在台面上讲。

但这也足够让江言笙心里犯呕。

嫁到顾家的那几天别说顾燃从头到尾都见不到人,这个小姑子更是每天在她跟前泪流满面,旁敲侧击的说心酸爱情故事,要不是她知道这两人是兄妹,她还差点要当真了!

“嫂子既然来了……”

顾依依的眼瞳里映出女人的窈窕身影,她又“看”了眼二楼紧闭的房门,感受到那里的悄无声息,她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顾依依咬了下嘴唇,从旁边的桌上捞起两杯早就在那里的酒,递了一杯到江言笙面前,轻巧的笑着,有些挑衅的抬起下巴。

“也别说我招待不周,喝杯酒再走吧。”

江言笙低下头,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

顾依依给的东西能喝?这小白莲吃相可真难看。

她今天来,早就打定主意要撕破脸了。

“开车来的,不方便喝酒,不过既然是顾小姐的意思……”

江言笙微笑接过酒杯,对上顾依依看不见东西的眼睛,当着众人的面一歪,酒水尽数洒在地上。

“多谢款待。”

满场抽气声此起彼伏,是没想到江言笙竟然真这么大胆子敢甩脸。

“你……!”顾依依虽然看不见,但她听得见。气的手一松,自己那杯霎时摔在地上,啪地一声四分五裂。

耳边清脆的高跟鞋声走远。

江言笙竟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依依气的胸口不断起伏,没想到江言笙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而那个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在她跌了面子的时候又迟迟不出现!

要不是江言笙!要不是江言笙,她怎么会现在被人摆在明面上嘲讽?

她的脸上表情一瞬间扭曲,冷笑一声招来了几个恭敬的黑西装男人。

来来往往的宾客见江言笙已经走了,也纷纷把头扭过来,唯有刚才近距离看戏的男人优雅的擦了擦手,没一会儿就消失了踪影。

到了地下车库,江言笙还没来得及掏出钥匙。

寂静无人车库里除了她这边的声音,突然传来了零星的脚步声!

心头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重,江言笙车门还没打开就被人缠上了。

穿西装的男人脸上面无表情,“江小姐,不好意思了。”

下一秒她的身体腾空,手腕被人毫不留情的攥住,力道大的她倒抽一口冷气,她反抗一下就被更强的力道按回去。

“顾依依让你们来的?”江言笙一边冷静的问道,一边不动声色的去够掉在一边的包,她随身带了防狼电棒,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西装男脸跟门一样板,“无可奉告。”

他一脚把顾依依的包踢到了更远的地方,手上不知何时拿了个小巧玲珑的东西。

“江小姐请不要做无用的挣扎。”

江言笙心里一凉,她低低抽泣了下,“我真是命苦,明明之前还是一家人,怎么转眼小姑子就派人来对我下毒手?她是顾家小姐,我老公还是顾氏总裁呢!你们要是现在敢对我动手,小心他收拾你们!”

西装男面不改色,也不把江言笙的威胁放在心上。

等他走近了,江言笙才看清他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竟然是一根针管!

顾依依到底想干什么?就算给她下毒想要杀了她也不该选在这种地方吧!难不成是想要强迫她吸毒?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那东西根本沾不得!

“妈的,顾依依这个贱人……”

她嘴里吐出一口狠狠的气,疯狂的挣扎起来,但是男人抓的她手臂青紫,一动不动的压在车门上。

江言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针管里的东西尽数进了身体里。

不过片刻,她就觉得眼前不清明起来。

耳边的脚步声杂乱而让人心惊,江言笙手腕上的桎梏怎么都甩不开,视野里模糊一片,她把嘴唇都咬破了才恢复一丝神智。

要真是那东西,她怕是要被顾依依害死!

“景江海宴,小姐说了,送到1143房的王总那里去。”

第2章 小白眼儿狼

西装男说话声音虽然轻,江言笙却听的一清二楚,心头的恐惧随着身体里腾空而起的灼热满满的消减了小半。

她庆幸,看来顾依依脑子也没那么好使。

但是也太记仇了!不就是给的酒没喝,竟然就强迫注药!

什么张总王总的,她哪儿都不想去!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江言笙也顾不上今天穿了有些暴露的裙子,高跟鞋尖狠狠的踩着面前男人的脚面,男人痛呼一声,骂了句贱人一巴掌就要甩过来,周围几个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江言笙一个翻身在地上打了个滚好不容易摸到了车钥匙,把锋利的一面背对手心握好,身形灵巧的踹开又扑上来的两个男人。

“这都什么事儿……”

江言笙把高跟鞋脱了从引擎盖上翻过去,在钥匙上胡乱地按了下,却怎么都找不到解锁的钮,她的心里很清醒,这些人全都在对面,她从副驾驶座进去再摸到驾驶座上……

只是顾依依的这药未免药效太快了些!

她心里就一个念头。

顾依依真是和她八字相冲命里犯煞,碰上了,从来都没有好事儿!

面前又笼罩下一片黑影,江言笙的身体不合时宜的突然软了一下,心里暗骂一句,意料之中的桎梏却迟迟没有传来,反倒是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几个男人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之后全都如同死虾一般蜷缩在地上捂住腹部,来回翻转的叫嚷着疼。

鼻尖传来一股熟悉烟草清冽味道,江言笙睁开湿润迷茫的眼睛。

她隐约看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倚靠在她面前的一辆车上。

离她很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里的药,她还想要和这人离的更近一些……

把钥匙尖反过来对着自己的手心,狠狠的用了下力,刮的出了血江言笙才松了口气,因为手心里的阵阵刺痛她才得以清醒一点。

单不说这人她不认识,仅仅是凭借能够在顾家生日宴出现的身份,这个人都不该是她该招惹的。

她今天来明明只是想要给顾依依找点儿麻烦解解气的,没想到弄了一身腥味儿。

“你……”

江言笙故作冷静的开口,男人却先一步迈开修长的两条腿到了她边上来,手腕被温热的掌心触碰,她想要挣扎却没了力气。

“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男人淡淡的视线像是解毒剂,江言笙动了动手腕,却被人握的更紧,她的脸腾的红了大半。

她猛的甩开男人的手,往后退了几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位先生,我是很谢你刚才的出手相助,但是现在我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以后若是有事,江家必定相助。”

江言笙说这话已经是委婉的许诺给这人江家的一个人情,按照常理来说是不会有人拒绝的。

“哦?”

但是这男人似乎是个旁门别类的,没一会儿又靠过来了,高挺的鼻梁几乎贴着江言笙的脸颊。

“还请先生自重。”江言笙眯了下眼睛,脸上虽然潮红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她现在是看清楚了,现在来的这位就是刚才站在顾依依身后的那位。

“自重?”

男人玩味的勾起唇角,像是听了什么有意思的笑话,他挑了江言笙耳边的一缕碎发,“江小姐怎么不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只是一点小小的迷药而已,等会儿回去之后自然就没事了。”

“你确定你这样还能开车?”

男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遥远,江言笙叫了声糟糕,心底传来一阵酥麻,她听这人流水一般好听的声音只觉得说不出的勾人。

她隐约听见男人问了句,“这么快就离婚,当初为什么要和顾家少爷结婚?”

江言笙咬牙切齿的捏紧了拳头,被人逼到了角落里,要不是为了妈的遗言,而且和顾大少结婚我可以把我妈的股份拿到手里来,你以为我愿意……

虽然心里把那个未曾谋面的顾大少翻来覆去的骂,但是她并不想在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弱势。

于是只明媚抬眼,“人帅多金,谁不想嫁?再说了,这种天之骄子还不是被我想甩就甩!”

男人轻笑了声,下一秒江言笙就感觉耳垂被人捏了下,强有力的身体紧紧靠着她。

“小白眼儿狼……”

江言笙知道自己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她的手胡乱的摸到了男人硬邦邦的腹肌,这人身材还说得过去,也不算亏。

她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身体突然悬空,被人打横抱起塞进了一辆车里而后风驰电掣的离开了。

模模糊糊之间被人放到了床上,一只手顺着她的腰侧掠过,江言笙倒抽了口气,连呼吸也变得灼热起来。

她倔强的握住男人短硬的黑发,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你……是谁?”

男人似乎在她耳畔说了什么,但是她什么都听不清楚,耳边传来巨大的喧嚣声,她像是被海浪卷席着一层又一层的被冲向深处,唯有后颈像是被野兽标记的猎物一样不断的被人摩擦。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江言笙感觉像是被车碾过一样,浑身无力。

她喉咙沙哑,如同被塞了满满的棉花,声音都破碎不成句子。

“几点……”

床边的闹铃是陌生的铃声,但是一直吵吵嚷嚷的让人没了睡觉的兴致,她伸出手想要去摸索,却刚好碰上一只结实的手臂,昨晚上的疯狂顿时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

“还早,再睡会儿。”

男人按了铃,在她的眼角还算温柔的抚摸了一下,而后起身随手拿了件衣服。

身后是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音,江言笙却清醒的不能再清醒,她后脊背发凉,一直挺着等到男人进了浴室才敢睁开眼睛。

耳边是哗哗的水声,江言笙掀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挺的做起来,她看着腿侧的青紫顿时一个机灵,她往浴室望去,磨砂的玻璃上勾勒出一个赤身裸体也身材让人眼红的男人。

江言笙轻轻拍了下微红的面颊,从昨晚上被撕碎的礼服裙子和凌乱的男士西装边上走过去。

弯身有些慌乱的夺了几件衣服穿上,但是衣服都大了不止一圈,她穿在身上不伦不类的。

江言笙本来是拿了包准备悄无声息开门溜走的,谁知浴室水声忽然停了。

门“刷”的打开,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扣死了她的手腕。

“要去哪儿?”

不是才刚进去吗?动作这么快!

江言笙干笑两声回头,男人身材修长,弯腰看她的时候如猎豹一般劲瘦有力。

“我看看这门锁没锁上……”

男人身上还沾着水气,看着江言笙几乎包不住臀的衣服,露出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肤,上面还有深深浅浅的暧昧痕迹。

皱了下眉,他扔了块毛巾给江言笙,自顾自的坐回床上去。

“看你精力还挺旺盛,过来帮我擦头发。”男人微眯眼睛,拍了拍床边。

江言笙瞪大眼睛看他,刚才一瞬的畏惧一扫而空。

明明被占便宜的是她,这人怎么还跟个大爷一样?

“你叫我过来,我就过来,当我是条狗?”

男人皱眉,“你不认识我?”

江言笙反呛,“我该认识你?”

她把毛巾一丢,腿一抬直接坐在了男人身上,手一点一点攀上他的胸膛,“这么说,你是顾依依的人?英雄救美的戏码也是她安排的?”

男人扣住她的手腕,“别把每个人都想的那么聪明。”

“你嘴上说说我就信了?”江言笙挑眉。

话虽这么说,但男人与生俱来的冷峻气场绝对不是顾依依那个白莲花能驾驭的住的。

但这人又确确实实的出现在顾依依的宴会上,如果不是顾依依的相识,那说不定就是哪家的富贵公子哥。

还以为救人一把,以身相许的戏码是真的?可笑。

“你想怎么样?”男人冷着脸看她。

“我想……”

江言笙把长发拨开,嘴唇在男人耳边轻轻呵出一口气。

男人嗅到鼻尖清新的发香,有一瞬间的恍神,回过神来才发现江言笙不知哪儿抓来条领带,轻巧一绕就把他的手绑上了。

还打了个死结。

江言笙笑着轻抚了下男人深邃的眉,像是如胶似漆多年的情人,“我想你还是不要给我带来麻烦的好。”

男人面色更沉,几乎能结冰。

江言笙却心情甚好,她摸着自己的手机,就着两人交缠的身体拍了几张照片,炫耀似的在男人眼前晃了晃。

“不管你是不是顾依依的人,记住了,你现在有把柄在我手里,别想着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儿。别人能给你的钱,我能给你双倍。”

见男人也不反抗,江言笙不急不忙的翻身下床,把狼狈的一身整理好,对着镜子抹了口红,气色才好上许多,却没见到男人在她身后愈渐深沉的眸子。

离开时,江言笙从包里摸出一张便签纸,潇洒的写了行电话,附带一个似火的唇印。

两指夹着放在男人胸膛上,她说:“我打小阅男无数,你这款还挺不错的,有空联系。”

第3章 回忆是条疯狗

江言笙出门才发现这里是别墅区,她穿着拖鞋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打到车,几乎是慌不择路的逃跑了。

虽然刚才这一系列事情做下来在她看来足够的有魄力,但是真正看着那片别墅越来越远,江言笙狂跳的心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她的手指都在发抖。

要不是绑了男人的手,她是没胆子做这些事情的。

撩了下头发,鼻尖缭绕着男人衣服上陌生的香味。

江言笙看着窗上映着自己的脸,自嘲的笑笑。

真是狼狈不堪。

……

江言笙前脚刚走,床上的男人两手一用劲,领带应声而裂,发梢上没干的水珠滑过他劲瘦的腰身。

他把胸口的便签纸拿了起来,男人周身刚才还冷峻的气氛稍微散了一点,不由得勾起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阅男无数?

明明动作青涩无比还偏要装作久经沙场。

这小狐狸,自己吃了亏,竟然还心思缜密的算计到他的头上来了?

……

回了自己的公寓,江言笙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身上带着香味的衣服脱下来,要不然她总觉着自己还被那个男人抱着。

穿戴整齐之后,江言笙有些嫌弃的用一根手指头拎起这件昂贵的衬衫,不屑的撇撇嘴。

“真是骚包,没穿过的新衣服都要喷香水。什么毛病?”

刚收拾好自己,二舅的电话就像是掐准了时间打过来,铃声尖锐的乱叫。

江言笙皱眉接听。

“什么……”

“言笙啊!早上的董事会不来就算了,但是现在二舅告诉你啊,你昨晚上和男人出去鬼混的事情都传到外面去了,你自己不要这个脸,咱们江家还是要的,早上董事会的人一个个都压着气呢!”

一瞬间的慌乱转瞬即逝,江言笙在想清楚自己今早上从别墅区出来的时候应该是什么人也没碰上的,顿时嗤笑一声。

“二舅,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电话那头的二舅声音猛的一窒,他道:“还能是从哪儿来的,我就是从顾家宴会回来,听见有人说你和男人在停车场搂搂抱抱,今儿个就有人说你在景江海宴见男人的……”

江言笙揉了下发痛的额心。

“有些话可不是光靠讹造就能叫人当真的,二舅你好歹也是我家里人,怎么外面人说风就是雨呢?”

“景江海宴咱们家也不是没有关系,你自己去找人调调监控,要是真能找得着我这个人,我也就认栽了,但是我可确确实实是背了个黑锅啊!”

她有些冷漠的笑了笑,现在看来昨晚上和她在一块的那个男人应该不是顾依依的人,要不然就是那个男人本来是顾依依带来的,但是他现在改了主意。

所以顾依依在抓不到她把柄的时候,竟然狗急跳墙的想起诬赖这一招。

盘算了她股份好久的二舅自然是给个台阶就上,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过来数落她。

只是,这个算盘,他们是注定要成空了!

江言笙拿着手机的指尖忍不住微微颤抖,眼底闪过猩红的暴戾,“而且我见什么人,跟什么人睡觉应该都和二舅没有关系吧?我现在已经离婚了,我想和谁交往就和谁交往,这一点,总是背着舅妈出去喝酒的二舅不是应该更清楚吗?现在拿了点儿鸡毛蒜皮的事情就想来威胁我?”

“言笙啊……”

电话那头二舅的声音顿时变得畏畏缩缩起来,隐约还听见女人尖酸的辱骂声还有砸东西的尖叫声,二舅连回她话的时间也没有,闷哼几声也不敢大声嚷嚷,生怕电话这头的她听见。

江言笙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她就知道,无事献殷勤,声音还说的这么响亮,只怕刚才二舅打电话的时候开的是免提,现在夫妻二人正忙着吵架呢!

“江言笙,最近公司有个比较棘手客户要谈,这事儿本来是二舅手上的活,你可别说是二舅欺负你,只是最近公司里不服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个都拿你当作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这个单子你要是谈得下来,才能服众!”

“这个单子你去谈是再好不过了!”

最后二舅恼羞成怒,丢下一句话,就匆匆挂断了。

等到这客户的资料到了江言笙手里,她才知道这个客户到底是有多“比较棘手”。

她才知道为什么二舅说这单子的时候还带了点儿嘲讽和怜悯。

穆连臣。

江言笙的指甲带着点恨意的把合同单顶上的那个名字刮了一遍又一遍,恨不得掏出个洞来才好。

刻骨铭心的初恋。

这个男人,她以为自己会记住一辈子,但是谁知道这才短短过去一年,这份恨就稍微变了些,这回她的恨还带上了自己。

要不是穆连臣拿她做幌子,虚情假意的和她谈了三年的恋爱,让她承受了周围人的明枪暗箭,最后安雅婧和他订婚的时候怎么会那么的风平浪静,怎么会那么的高枕无忧!

她恨自己当初大学单纯不懂事,竟然会走眼看上这种人,她怎么不知道穆连臣这种披着温和面孔假象的男人是一个笑面虎呢!

穆连臣连带着他出现的那几年就像是她人生中的一个黑点,妈妈为了她操碎心最后含恨离世,而她的名声也因为穆连臣糟蹋的一塌糊涂。

她为了这个男人守身如玉却平白落得出入声色场所,是景江海宴的“大小姐”名号。

现在看来,江言笙倒还庆幸自己当年的守身如玉,至少昨天晚上的第一个男人还是挺不错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穆连臣这两年混的风生水起竟然还要过来和他们江氏做生意,但是这笔单子她不得不做,也不得不谈下来!

……

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江言笙已经带齐东西站在川流不息的街头,她看着街对面五光十色的会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没想到这回穆连臣还把见面的地方约到了景江海宴。

这人是不是百分百的确定来谈的是她?

江言笙搓了搓手呼出一口白气,她现在身上还难受的厉害,为了不让人看出来身上的痕迹,她不得不穿了条黑色长裙,披下头发。

刚才在家里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她后颈的地方竟然给那个男人狠狠的咬出了不少牙印,也不知道是不是属狗的!这牙是真的利!

她在便利超市里买了热牛奶暖胃,等会儿进去免不了喝酒,如果穆连臣亲自来的话,估计得猛灌她。

以前穆家公司还没这么大的时候,穆连臣出去谈生意,跟在边上喝酒的都是她,而在桌上游刃有余,杀的别人片甲不留的却是穆连臣。

她那时候还笑着对穆连臣说,男主内女主外,我们俩是绝配了吧?

可能是她喝的太醉了,才会在穆连臣那双刻薄的眼睛里看见一点情爱。

她现在还年轻,可不想为了几杯酒把命都搭上。

江言笙站在街边面无表情的盯着景江海宴的门口,面前惊雷一般的甩过一辆黑色的限量版宾利,路边的泥泞都溅起来半米高。

她皱眉往后退了退,护好自己的裙子,一抬头那辆车就没了踪影。她莫名觉得眼熟,晃了晃脑袋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外面看是安安静静的会所,一推开门却是满满的纸醉金迷,屋里本来嘈杂喧嚣的人在看见进来的是江言笙之后,顿时安静了下来。

江言笙稳了稳莫名发慌的心,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进去。

她本来以为包间里人会很少,没想到穆连臣像是开party一样叫来了这么多人,她粗略的看了过去,发现还有几个是昨天顾家宴会上眼熟的。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靠在那头沙发上晃着酒杯的穆连臣,栗色的碎发温和的洒在额前,给人一种这个男人很温柔的错觉,但是他浑身的气质却叫人靠进不得半分。

就算包间里很吵,穆连臣身边还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和这喧嚣的地方格格不入。

她一进来,穆连臣如同锥子般的视线就紧紧的锁在她身上。

江言笙径直朝着穆连臣过去,把包搁在桌上,她柔柔一笑,“穆总,抱歉来晚了。”

“不晚。”

穆连臣轻启薄唇,像是赏她似的说了两个字。

江言笙还没来得及坐下,身后的门又被打开。

一个轻灵出尘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怎么这么安静?是不是玩的不够尽兴?”

江言笙没有回头,但是随着哒哒的高跟鞋走近,她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下。

她看了眼坐在咫尺的穆连臣,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点意思。

自始至终眼神都搁在她身上。

脸上的笑意没有丝毫的改变,江言笙转过来就对上一张巴掌大妆容精致的小脸。

安雅婧有些惊讶的捂着小嘴,往后故作姿态的退了几步,“言笙?你怎么会在这儿?虽然今天是连臣请客,但是也没有不请自来的道理啊!”

江言笙捏住安雅婧柔若无骨的手往边上一甩,看见女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和嚣张。

她就知道。

回忆是条狗,还他妈的是条疯狗,像是她小时候在幽深黑暗巷子尽头看到的那种。

见人就咬,血肉淋漓。

第4章 你真漂亮

江言笙展颜一笑,她把耳边的碎发撩起来,垂下眼眸,晃了晃手上的合同。

“怎么会是不请自来呢?”

“我和穆总是来谈公事的,安小姐既然想要玩就到那群人里去,我想就算你们二人已经订婚了,穆总的公事安小姐应该不需要事事都过目吧?”

“啊,我是忘了!”安雅婧被江言笙几句话气的脸上的妆都歪了,“言笙是景江海宴的‘大小姐啊’,听说跟谁玩都吃得开,是我唐突了。”

“不知道今天来的几位有多少是和这位‘大小姐’玩过的?”

她有些骄纵的朝着后面围聚着喝酒的人问道,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安雅婧嗤笑一声,“昨晚上江小姐的风流事可是整个景城都知道了!也不知道是和哪个男人混了,现在外面娱记都等着一手消息呢!”

她装作不小心的高跟鞋上来几步,踩了江言笙一脚,身子再飞快的一扭,人险险的快要摔倒。

要不是有个桌子挡着,估计她这小小计谋还不能得逞。

脚背上给踩的一阵一阵疼,江言笙倒吸了口凉气,终于体会到昨晚上给她踩了好几脚就疼的吱哇乱叫的人心情了。

还真别说,小细高跟踩人就跟针扎的一样。

江言笙几乎要给这个女人的小伎俩气笑了,这是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别人演一遍怎么“被”推倒的吗?

她觉得好笑,怎么自己像天生就带了吸小白莲的气场,一个个在身边盛开的争先恐后。

以前给害过几次,现在可绝对是长了教训的。

“安小姐可千万要站好了。”江言笙伸出一只手牢牢的扶住了安雅婧纤细的胳膊,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下暗劲儿拧了一把。

“没想到景江海宴的地也不平,我看安小姐以后出门还是别穿高跟鞋了,这么点儿大的地方都差点摔一跤,我真是看了都替你操心!”

“江言笙你这个贱人—— ”

安雅婧给掐的声音都变了调,一只温热的手指抵在她鲜红色的唇口,带着不容置喙的霸道把她的话堵了回去。

“哎,安小姐。我扶你一把,你反而骂我,这不太地道吧?”

江言笙眼睛的笑意没有到底,寒意却到了底。

她松开握住的手,轻声安慰道:“我倒是忘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大小姐的绰号,安小姐却知道的一清二楚,想来是经常来景江海宴这种地方。来这儿玩的人肯定平时嘴里不干不净,没脸没皮的。”

“安小姐可千万不要跟着学坏了。”

她说着这话的同时,眼神冰冷无比的扫视了一圈屋子里坐着的人,刚才还有大胆妄为黏在她身上的视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言笙手一松,安雅婧一个踉跄差点坐在地上,刚才这个女人说的话就像是一盆迎头冷水浇在她的身上。

安雅婧下意识的看向坐在不远处的穆连臣,发现穆连臣不仅没有想要上来帮忙的意思,看着她的眸色还格外的冰冷凉薄。

她心里一个哆嗦,身体娇弱颤抖的飞奔进了穆连臣的怀里。

察觉到穆连臣动都没动,虽然没有配合的意思,但是也没有抗拒她,安雅婧才稍稍放下了点心。

她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只手攀上了穆连臣的胳膊,大声的朝着江言笙叫嚷。

“言笙,你真的过分了!我好心好意和你说话,你却处处针对我,连臣啊,你看看她,咱们好歹都是同学一场,怎么在外人面前叫我落了面子呢?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变成这幅尖酸刻薄的样子!”

江言笙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安小姐,你是活在梦里吗?人都是会变的。”

而且,变的最快的难道不是安雅婧自己吗?

难怪安雅婧要过来和她当闺蜜,难怪安雅婧总是这么关心她当时的男朋友,难怪当初自己明明头一天还和安雅婧玩的很好,第二天就看见自己的闺蜜和男朋友睡觉了!

原来都是为了安雅婧这点令人发指的善心!

这种假惺惺的作态她江言笙一丁点儿都不需要!

见惯了电视剧里的套路无数,没想到这些东西有朝一日竟然会原原本本的撞在她的头上,她这辈子是何其有幸才碰上了这一对男女!

江言笙几步走到她面前,微微前倾,睨了一眼,“安小姐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不是吵架打架样样都会吗?怎么现在这么脆弱,路都站不稳还要跑到未婚夫的怀里呆着?是不是……”

她的眼神打了个转放在了安雅婧的小腹上。

“怀了?”

安雅婧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她眼眶充血,一个哆嗦坐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头都快要戳上江言笙的脸,“你胡说八道!我才刚刚和连臣订婚,怎么可能……”

江言笙意味深长的笑笑,“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因为安小姐怀了孩子穆总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定下来,原来是情比金坚啊!毕竟穆总女人缘这么好,光是大学时候好着的都有十七八个呢,我当时给你赶走了那么多,穆太太是不是该谢谢我?哦不对,只是订婚,你先还不是穆太太。”

“我谢你他妈……”

安雅婧身体都给气的微微发抖。

订婚这么长时间却一直没有婚礼,穆连臣在外面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这些都是她这些日子每天心惊胆战的想着的。

她唯一能够得意的,就是当初自己和穆连臣联手打压过的江言笙。

但是现在江言笙似乎也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明明……

明明以前这个女人只会梗着脖子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她诬陷了也不会辩解,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伶牙俐齿!

江言笙浅笑着一挑眉毛,安雅婧到了嘴边的脏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她只瞪着一双让人心惊的大眼睛,控诉般的看着江言笙。

“雅婧。”

一直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一动不动的穆连臣突然冷冷的开口,他斯文优雅的从桌上拿了杯酒放在安雅婧的手心里。

“你醉了,去那边坐着吧。”

“我没……”

“我和江小姐有事要谈,等会儿走的时候带你回去。”

他说着还带着点微笑的往安雅婧身上披了件衣服,不紧不慢的拍了安雅婧一下。

安雅婧本来还蠢蠢欲动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穆连臣开口,她不得不委委屈屈的紧了紧衣服往不远处玩的嗨的人群里走去。

江言笙皱了皱眉头,目光阴冷。

她是不知道穆连臣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刚才她把安雅婧堵的话都说不出来这人都不出来帮忙,现在安雅婧没台阶下了,才堪堪出来做个好人。

这是给她踩着狐狸尾巴,跳脚了?

就算心里把穆连臣按着骂了千百遍,名字都快捅烂了,江言笙面上还是十足的优雅。

“真是难为穆总还记得我们的公事。”

穆连臣薄唇轻抿,浅笑着往江言笙面前推了一杯酒,和刚才给安雅婧的那杯不一样,这杯光是看颜色就知道烈的不止一点半点。

敲了敲桌上的合同,他的下巴轻抬一下。

“喝完谈。”

江言笙闭着眼睛猛灌下去。

……

半个小时之后,她胳膊颤抖的撑着洗漱池吐的撕心裂肺,嘴里一片苦涩,她擦擦嘴。

别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果然穆连臣这个人,只要想整一个人,就算一句话都不说也能做到。

半个小时之内,她嘴都喝麻了,穆连臣那边的酒就像无穷无尽一样。

拿酒杯时候一不小心碰到穆连臣的那只手。

她洗了两遍。

除了精神上的厌恶,还有生理上的翻江倒海。

江言笙捂着胃蹲下来才好受一点儿,视线内却突然出现一张纸巾,有些耳熟的磁性男声刺激的她脑内一片震颤。

“喝多了?”

一双纯手工定制的皮鞋和笔直的西装裤入眼。

脸上的苍白虚弱一瞬间收拾妥当,江言笙咬着牙根恨恨的站起来。

把脸边上的纸巾推开,笑意盈盈的转头,看见男人熟悉的脸,她竟然恍惚有一种意料之中的错觉。

竟然是这个男人?

用过就丢的一夜对象现在反而阴魂不散起来。

“来景江海宴谁不喝酒?”

“不过我酒量好,从来没喝多过,就不劳先生费心了。”

男人站定,靠在门边。

和之前坦诚相见的场景不同,这回他深邃的五官带了点疏离和冷漠,这点冷意在他勾唇轻笑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脸色这么难看,上厕所没带纸?”

“……”

江言笙嘴角抽了抽,看着男人好看眉眼之中真切的关怀,她敲了敲门板,“你也知道这里是女厕所,信不信我喊人抓流氓?”

男人笑笑,“不信。”

“之前还说喜欢我这款,现在是打算不认账了?”

她一把扯过男人服帖的领带,舔了下唇,“谁说不认账?你倒是挺有种,一直跟着我到这里来,叫什么名字?”

男人漆黑的眼睛离她很近,看的人背后一凉。

“你要是喜欢,就叫我阿然。”

他的手指像是带了火星子,在江言笙的掌心划了个字出来。

偏偏这个然字没有火字旁。

听起来不像什么少爷公子,倒像是个小弟。

腹黑顾少求复婚-江言笙-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