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不要闹-凤月, 秦楚-穿越重生

系统不要闹-凤月, 秦楚-穿越重生

第1章 重生

寒彻骨的凉意铺天盖地而来,耳边全都是吵吵嚷嚷的声音——

“二小姐这落水,怕是活不长久了。”

“大夫,大夫怎么还没有来呀!”

“三小姐方才被石头的棱角划伤了,大夫都去三小姐那了!”

……

“吵死了!”

气若游丝的声音从萧月口中发出来的时候,整个空间都安静下来。

忽地,萧月猛然睁开眼睛,下意识地用手捂着心脏的位置,眉头紧皱。

天亮了么?

头顶是一片晴空,朵朵白云好看的不要不要。

而她……

“古晨!我杀了你!”

几乎是脱口而出,她翻身而起,整个人湿答答的。

心脏位上的疼痛已经消失不见,只是……

萧月忍不住抬起还挂着水滴子的衣袖,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

一个个怎么都有一种看好戏的模样!

怎么回事?

她刚刚……不是被古晨击杀了吗?

“小姐,你怎么样了,呜呜……”丫鬟呜咽着跪倒在萧月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奴婢还以为小姐活不过来了!呜呜……”

萧月的思绪还没有转得过来,她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脑子里面却是挥之不去的红绸!

她不是刚刚大婚,就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那一杯毒酒加上古晨的致命一击,她就该香消玉殒了么?

“古晨呢?”萧月一把抓住丫鬟的胳膊,眼底尽是狠戾。

丫鬟吓傻了,赶紧用手捂着萧月的嘴巴:“小姐,帝君的名讳不可乱言。”

帝君?

在萧月尚未回过神来的时候,丫鬟赶紧将她从湿答答的地上给拽起来,然后强行将她往僻静的小院子里面拖。

小姐别是傻了吧,刚刚溺水大难不死,一睁眼就直呼帝君的名讳,若是被人给三小姐那边打了小报告,又有苦头吃了.

雪花纷纷,惊得萧月站定了脚步:“今是何年何月?”

萧月的内心生出不安来,她隐隐觉得有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了!

丫鬟抹了一把泪:“大德二十七年,腊月。”

“大德?”

“云帝建国第二十七个年头了。”

“云帝?”

“小姐,你莫要吓我,你可别是摔傻了吧!”

“混账!姑奶奶我怎么可能摔傻!”萧月气定神闲地说道,然后顺势走进稍显简陋的屋子,一屁股坐在梳妆台前,瞄了一眼铜镜,然后道:“姑奶奶我……我……”

咦?

铜镜里面的人,是谁?

萧月猛地转过脑袋,一脸不可思议地将铜镜给抓起来,定定地看着铜镜里面的人。

“哐当——”

铜镜落地,萧月茫然地抬起头来:“我想,我可能是脑袋进水了,你刚刚说今是何年何月?”

“大德二十七年,腊月。”

“我是谁?”

“墉啸城,凤府二小姐凤月。”丫鬟就差没有嚎啕大哭了,“小姐,你别吓我呀!小姐,我立刻去找大夫!”

萧月颓然地坐下,她不可思议地摸着这张不属于自己的皮囊,内心的狂躁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她萧月,堂堂昆仑圣女,天生幽灵圣体,年仅十六岁武力已经练至巅峰,修炼到了六品天极!

本以为一世顺风顺水,可就在她即将成为九州大陆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时候,却死在新婚之夜。

她和古晨指腹为婚,总角之后一起修炼,虽然年纪稍长后天各一方,但一个美貌绝伦,一个英姿飒爽,堪称金童玉女,萧月是怎么都想不到,古晨会亲手杀了她!

萧月死前都憋着那一口气,就算死,也得让古晨不得安宁,结果……

她居然重生了!

以凤月之名,重生?


第2章 武镜晶体

丫鬟的速度很快,来来回回地奔跑,可没有一个大夫肯跟她回来,着急的她在破落的院子里面呜呜哭泣。

凤月最听不得人哭了,她裹了裹身上冰凉的衣裳,走出去。

外面已然是寒冬腊月,雪花纷纷落下,丫鬟一动不动地站在院子里面呜咽。

“嘿,你再在院子里面待下去,就成雪人了。”凤月好心地提醒着。

丫鬟一愣,快步蹦跶过来,拉起凤月冰凉的手:“小姐,你想起我是谁了吗?”

凤月讪讪一笑,对于这具身体的原主,她可一点儿记忆都没有。

丫鬟又哭了起来:“奴婢乐菊呀,看来小姐当真是被三小姐给害惨了!三小姐不仅仅抢了小姐的未婚夫,还把小姐折磨成了傻子了!”

凤月算是整明白了,这具身子……原来是个废物。

凤月按着突突疼痛的太阳穴,想她堂堂天之娇女,昆仑圣女,居然沦为了废物!

“我记得,你刚刚提到过古晨?”凤月试探地问。

古晨毒她,杀她,这笔帐,可不能就这么了了!

乐菊惊恐地看着凤月:“小姐!可不能这么提及帝君的名字!”

“帝君?”

“云帝国已经建国整整二十七年了。”

“古晨……唔唔唔……”

凤月的话尚在嘴边却被乐菊给死死地捂了回去,乐菊一脸惊恐,凤月都快被憋得喘不过气了,她将乐菊的手给掰开,然后大口地喘着粗气:“你这丫头,姑奶奶我说些话也不自在!古……帝君今年贵庚?”

生怕乐菊又要捂着她的口鼻,将她硬生生地憋死,凤月还是比较识趣的。

乐菊算了算:“帝君今年刚好半百。”

三十年!居然过去了整整三十年!

凤月凌乱了,这仇怎么报?

“虽帝君年过半百,可有无上武力,据说帝君容貌未改,就像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乐菊向往地说道,“小姐若是早两年,说不定入宫的那就是小姐了。”

凤月危险地眯起眼睛来,进宫……她若是能够进宫接近古晨,那她发誓一定是古晨噩梦的开始!

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凤月黯然地叹了口气:“你先出去,容我自己缓缓。”

要消化这个问题,凤月觉得堪比啃一块鸡骨头,真难!

凤月摸着这张脸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了,三十年……昆仑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那个古晨……

“咦?”凤月摸到脖子的时候,忽然一片凉意从指尖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将脖子上挂着的东西从脖子上取下来的时候,却是忍不住皱起眉来。

这是一块白色的晶体,是父君的东西,怎么会在这儿?

凤月有好多事都想不明白,可现在也容不得她想了,她的脑袋很重,重到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人直挺挺地就轰然倒地。

“圣女……圣女……”

幽幽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一样,虚无缥缈,带着捉摸不透的诡异。

凤月猛地睁开眼睛,却见自己竟深处一片黑暗之中!

凤月很疑惑,这里是哪儿?

难道她又回到了昆仑?

刚刚跌落水中那不过是一场梦吗?她没有重生,她……

不过是镜花水月梦一场!

【圣女苏醒!圣女苏醒!】

【叮叮叮……精血满,气池满,没有武灵,圣女还需继续修行。】

“什么鬼东西在说话!”凤月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这里到底是哪儿!

【任务提示:圣女需在五年内修得大成,重夺幽灵圣体,返回昆仑乾坤洞,否则将会被抹杀!】

凤月的左眼都很不祥地跳了跳:“抹杀?难道要回到三十年前?”

【抹杀之后,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萧月和凤月了。】

“什么系统?”凤月的声音显得空荡荡的。

【尊上以万年修为而定,只要圣女完成本系统派发的任务,便有机会得到超级丹药。】

尊上……便是昆仑之尊,她的父君!

“我父君在哪儿?”她现在哪儿有什么心情去管这劳什子系统,她再次苏醒便物是人非,当年古晨为何要杀她到现在她都没有想得通,一别三十年,也不知道父君如何了。

【圣女修为不足,系统无权告知。】

“那我得怎么样做,你才能够告知我父君的下落?”

【圣女重夺幽灵圣体之后,系统自会告知。】

凤月:“!”

想要成为武者最重要的根基就是武灵,若是连武灵都没法子开启,这个人就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武者。

开启武灵有两个法子,一个靠天神庇佑,一个便是绝处逢生。

而武灵因为强弱而分为六品,若是武灵达到六品,便可进阶成为武者。

上一世身为昆仑圣女的她,靠的是天神庇佑,不到一岁就开启了六品武灵,直接成为武者,而这一世……十六岁了!还是个废物!

凤月很想撞个墙再次重生一下,看看能不能改下命运。


第3章 考验

凤月再醒过来的时候,她的身边已经坐了个美妇人了。

翻了个白眼,她睨着额上的一方白帕,美妇人赶紧道:“阿月还有哪儿不舒服,娘为你请大夫。”

“大夫没有来么?”凤月只觉得嗓子都快冒烟儿了,人也头重脚轻的。

看来是溺水的后遗症。

这副身子真的太弱了,就落了个水、呛了几口水就要死要活的,如果是她萧月……

算了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可是刚刚一切,那个什么系统,是她在做梦吗?

她下意识地去摸自己脖子上的那块武镜晶体,晶体微微发热,不,这一定不是做梦!

“奴婢无能,一个大夫都请不过来。”乐菊站在一旁哭的稀里哗啦的,“夫人,奴婢再去找找,兴许还能够找到大夫。”

原来这个美妇人就是凤月的娘亲,谢倩。

“不用了,我们在凤府人微言轻的,大夫都在三小姐那候着呢。”谢倩道,“我去吧。”

“夫人的伤……”

谢倩瞪了一眼乐菊,乐菊便不再说话了,谢倩又嘱咐了凤月两句,才去请大夫。

可凤月,一双狐狸眼里却透着精明。

凤月现在脑袋都不清楚,更是不想理会这凤府的家长里短,她用冒着烟儿的公鸭嗓道:“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乐菊“诶”了一声便退了下去了。凤月见房间终于安静了,她才勉强撑着乏力的身躯坐了起来。

这具身体……真真是个废物啊!

不过好在,遇上了她。

她生而带九幽圣体,能通九幽之灵,伤风感冒什么的,稍微运行一下武力就好。

凤月盘膝而坐,气沉丹田……

没动静……

气旋四海……

没动静……

气定山河……

还是没动静!

这下还玩什么?武灵都没有开,就算她脑子里面有从前在昆仑习得无上功法也无济于事,都无法修炼!

“嘭!”

凤月猛地睁开眼睛,冷眸一抬,盘膝而坐地看着被人极其无礼踹开的大门。居然敢这样踹门而入,这个人,是不是找死!

“哈哈哈……你们看呀,废物居然想要运行武力!”

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房间里面唯一的安静。

凤月定定地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个少女。

少女穿着粉色的长裙,一头秀发被梳成了好看的发髻,金步摇、明月珰衬托得她贵气十足。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好事之徒,都在叽叽喳喳地讽刺着凤月。

“四小姐!”乐菊慌张的声音传过来,急切地拦在对方的面前,“二小姐身子尚未复原,求你别,别动手。”

被称之为“四小姐”的人是凤月同父异母的妹妹,亦是墉啸城天才三小姐凤轻城的双生妹妹,凤轻禾。

凤轻禾猛地将乐菊给推开:“贱婢让开!”

她趾高气昂,目空一切,丝毫不将人命当回事。

凤轻禾行至凤月面前:“贱人,你竟敢勾搭三姐的未婚夫杰哥哥!”

“啪!”

“三姐为了救你,被石子划伤了手,你居然在这儿悠闲的很!”

耳刮子的声音脆生生的,打的凤月都还没有摸清楚什么情况!

凤月捂着火辣辣的脸,上一世可没有人敢这样对她。

她眼底露出狠戾来,就像一直沉睡的狮子即将苏醒。

凤轻禾被凤月盯得心里发怵,但转念一想,她这是来为自己的姐姐出气的,有什么可怕!

她忍不住又抬起手来,那一巴掌就要落下去。

“四小姐,不要!”

“滚!”凤轻禾将扑上来的乐菊甩出去,她手上凝聚起了武力,“贱婢再来拦我,我杀你了!”

凤月定定地看着凤轻禾,不过才十四五岁,居然狠戾到这个地步,一双父母得多溺爱才能让她如此娇纵!

乐菊颤巍巍地爬起来:“四小姐,再怎么说,二小姐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呀。”

“姐姐?”凤轻禾嗤之以鼻,“我怎么会有这样废物的姐姐?今年都十六岁了,可都没有开武灵,这样的废物留在我们凤府也是浪费粮食!”

她目光阴沉地瞪着凤月,嘴角浮现最嚣张的笑意:“如果我是你,祭祖大典就该去,断了你娘的念头!”

凤月才进入这具身体,都还没有摸清楚周围的情况,更不知道凤轻禾在说什么。

一下子又是什么杰哥哥的,一下子又是什么祭祖大典的,她都一无所知。

凤月的一脸懵懂让凤轻禾怒极,她最见不得凤月一副无辜的模样,她心里就像被火烧了一样,再一次扬起了手掌:“你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眼见着这一巴掌又要落到凤月那张因为常年营养不良而苍白的如一张纸的脸上时,事情却有了大反转!

谁都没有看清楚凤月是怎么动手的,只是眼前一晃,就看到这位尚未开武灵的废物二小姐将四小姐凤轻禾的手给抓住,并以“神速”从这位高贵的四小姐头上将金步摇给抢了下来。

这一刻,那金步摇最尖锐的一端正对准了她漂亮的脸蛋!

冰冷的触感让凤轻禾头皮发麻:“你,你,你别乱来。”

如果说之前她在凤月眼里看到的狠戾是幻觉,那么现在就真的是实打实的。

这个废物,怎么不一样了!


系统不要闹-凤月, 秦楚-穿越重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