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总裁别靠近-季半夏, 陆时寒-总裁豪门小说

冷情总裁别靠近-季半夏, 陆时寒-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女人,你是在暗示我吗?

医院内。

季半夏戴着医用口罩,身穿白大褂,低头一目十行地看着手边的化验报告和体检报告。

对于今天这个病人,她是一点都不想见,不仅是个抛妻弃子的混蛋,还跟小三小四小五勾搭染上X病后又转头去找前妻求复合要钱。

若不是出于医者的责任,这样的渣男她都想一巴掌呼死在墙上。

忍着厌恶在诊断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季半夏抬眼看向男人。

男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高鼻薄唇,修眉朗目,生人勿近的气场铺天盖地地充斥着整个房间。

亏得生了一副好皮囊,却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季半夏冷漠地扶了扶眼镜,公事公办地对男人道:“陆先生,有些话我们不妨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

“您的化验单和体检报告我仔细看过,您需要尽快地进行治疗,虽然现在情况不算特别严重,但——”

“你说什么?”男人脸上透出几分怒色,利刃般的目光倏然扫向她。

季半夏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些患X病的病人,她把化验单和检查报告放在男人身前的桌子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指着上面的化验诊断结果,“经过检查,您目前已经出现硬下疳的症状。”

忽然,她的视线不经意地注意到体检报告上某个私密部位的尺寸。

额,尴尬……

这看着挺大一包啊,难道,只是个外强中干的?

季半夏忍不住心里嘀咕。

同样看到体检报告的陆时寒,刀锋般的目光几乎要从这个愚蠢的女人身上刮下一层肉。

他站起身,一米九二的身高居高临下地望着季半夏,讽刺地扬起唇角:“女人,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接管陆氏十年,站在权利顶峰的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蓄意接近,但用这么愚蠢且讽刺手段的却是第一个。

他看着素面朝天,扎着马尾,一脸清纯的季半夏,嗤笑原来也是个表里不一的东西。

他忽地向前迈出一步,将季半夏困在狭窄的办公桌缝隙中:“你在暗示我什么?是想要亲自检查一下我有没有病?我就在这儿,女人,只要你有胆子这么做。”

“……”

感受着男人贴在自己小腹上的那一大包,季半夏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陆先生,我想你误会了,虽然我能理解你男人的自尊不能接受,但病情不能拖延。”

“而且,请你从我身边离开,这病的传染途径其中一项便是过于亲密的拥抱。”

“谁跟你说我有这种病的?”

陆时寒看着冷静得不能再冷静,眉目间甚至带着厌恶的女人,冷冷地道。

他穿着奢华低调,从蓝宝石的袖扣到腕表,再到敞开的西服外套中露出的领夹,怎么看都不像是渣天渣地的渣男。

这让季半夏不禁为那些被这个渣男骗的女人心生同情,到底是要多傻,才能给一个男人买这么多的奢侈品?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能够感受到彼此的体温,季半夏左手手撑着办公桌,拿着笔的右手将笔尖死死抵住男人的胸膛,扬了扬下巴让陆时寒看桌子上的体检报告和化验单。

“这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为了您的身体,陆先生的私生活还是应该克制一下。”

作为一个稀少的男科女医生,季半夏摸过的男人身体成百上千,并不觉得讨论这方面的知识有什么羞耻的。

不过,看起来这么强大伟岸的男人竟然是个外强中干,这有点出乎意料。

季半夏拖开椅子挡住陆时寒,坐到办公桌前为他制定治疗方案。

她不知道她这副样子落在陆时寒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可疑,目光越来越阴翳,脸色越来越沉。

浑然不觉的季半夏写完治疗方案,突然想起或许这个男人需要做做手术,抬起头咨询他,“陆先生,有件事我想问问您的意见。”

“说。”

陆时寒想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花招,坐回沙发上闲适地交叠着双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左手拇指上的扳指。

季半夏深吸一口气道:“我觉得,像您这样的情况可以考虑做手术看看。”

“我们医院最新引进的技术,只需要在植入假体,不管您要什么尺寸都可以满足。”

“不过一味追求大对身体也有坏处,在中国,9厘米已经超过平均线。”

刹那间,一股阴寒从男人身边“轰”地蔓延至整个屋子,仿佛提前进入了冬天。

陆时寒墨玉般深蕴的眼眸望着那个一脸我很认真工作,没什么其他想法的女人,冷笑着问:“看你对这些知识挺熟悉,有男朋友吗?”

话题突然之间牵扯到自己的身上,让季半夏莫名其妙,她捏着笔的手顿了顿:“有。”

“你的男朋友没能满足你?还是你欲求不满?”

男人用他那一米九二的身高压迫力十足地站在季半夏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扎起马尾后额头处的碎发,霍地弯腰,语带讥讽地在她耳边道:“空虚寂寞冷太久,想要在我这里寻找下刺激?”

湿热的呼吸犹如毒蛇,从白皙精致的耳朵爬到脖颈,后背,季半夏脖子一向敏感,洗头发自己不小心摸到都会有感觉。

她浑身一哆嗦,厌恶地偏头避开这个玩弄女人感情的渣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看病治病是我的职责,我只是做出对患者最好的建议。”

“如果您对我有什么不满,或者对我的治疗方案有异议,那等您想好之后再谈。”

将那份写好的治疗方案用夹子夹好放进抽屉,季半夏看了下手机上已经显示12点整的时间,脱下白大褂穿上外套准备离开。

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她的肩膀,她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娇小的身体就扎扎实实地落入了男人强势的怀抱。

“在我面前,是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

男人俊美到近乎妖孽的脸庞低垂,满意地看着白生生的脖颈和锁骨粉红一片,修长宽大的手从宽松的针织衫下摆钻入。

第2章 你可以考虑下我的建议

“陆先生,请你自重!”

突如其来的侵犯让季半夏恶心,她一把抓住陆时寒越来越往上的手,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踹过去。

但脚还没碰到陆时寒,便被他抓住。

季半夏挣扎了几下,不仅没效果,还差点摔倒在地。

她双手撑着办公桌平衡身体,努力平息着胸中的怒火:“医院里到处都是监控,你要是敢乱来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把你的手放开。”

“呵,你尽管试试,看看能不能把我告上法庭。”

陆时寒看见她这副故作姿态的模样漠然地笑着。

季半夏没受过这么大的侮辱,心里又是惊诧又是难以忍受,挣扎着想要撑起身。

然而挤在她双/腿/间的陆时寒压根不给她逃跑的机会,坚实有力的身体豁然压低,肌肉明显的胸膛贴在她纤细有料的身体。

他衣服中的手迅速地上移,死死钳制住季半夏的手。

“滚!”

“放开我!”

动都动不了地被男人压在身体下面,季半夏牙关咬得死紧。

这个男人怎么回事?!不过是正常看病而已,需要这么生气暴躁吗?她可是一个正经的大夫,本着治病救人的服务宗旨,不过是阐述病情而已,需要被这个男人如此对待吗?!

他掐着季半夏的腰,不让季半夏有逃走的可能,眼神中满是怒意,将季半夏的手往自己腰腿间扯去。

“你个混蛋!你再这样,我叫人了!”

“医生,我不过是配合你检查而已啊。”

忽然,门被敲响:“陆总,可以走了。”

暧昧到近乎危险的气氛被这声音打破,陆时寒幽暗深邃的眼眸望着躺在办公桌上衣衫不整的女人,退到一旁慢条斯理地整理衣服,冷漠地拉开房门走出去。

季半夏胸口剧烈起伏,抓起桌上的文件夹“砰”地砸过去。

“神经病!”

莫名其妙被男人侵犯,自认为心态好的季半夏脑袋里闪过n种把他碎尸万段的想法。

她低头望着自己胸口上的红痕,拉好衣服冲进洗手间挤了一大堆洗手液,开着水龙头一直冲洗,但不管她冲洗多少遍,男人炽热的触感还是犹如附骨之蛆一般死死地占据着,挥之不去。

“shit!!!”

十指都搓得泛红,季半夏眉头皱得死紧。

突然,洗手间走进来一个小护士,看见她焦急地道:“季医生,那位姓陈的病人一直在医院里闹,说为什么明明指定的是你看病你却一直没去,正到处找你算账呢!”

“他还有脸说我没去!?”季半夏被男人的无耻震惊到。

忽然,她注意到小护士口中说的是陈先生,眉头皱起:“等等,你刚才说陈先生?他不是姓陆吗?”

“!”

小护士脸色刷地惨白,“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我们医院肯定逃不过。”

小护士一脸的绝望,额头上的冷汗像关不紧的水龙头一般。

季半夏不明所以,“那个姓陆的是个惯犯?以前来我们医院也这么胆大妄为过?”

“季医生,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把咱们医院害了。”

小护士情绪都快崩溃,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体检报告被我送错了……那个渣男的体检报告还在我那儿,送去你那儿的是院长吩咐自己亲自检查的陆先生的报告。”

“送错?”

“嗯……陆先生你知道吗?就是那个陆氏集团的总裁,陆时寒,咱们医院最大的投资商。”

“前段时间网上不还大肆报道过有个女明星在宴会上故意找机会碰瓷他,被他封杀十年吗……季医生,你有没有说什么做什么惹怒他的事啊?”

从陆时寒这个名字从护士嘴中说出的时候,季半夏就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榔头砸在头上。

陆时寒。

陆氏集团总裁。

自己竟然把他当成感染上X病的渣男……

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刚才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季半夏有一种自己连生气都很奢侈的憋屈感。

那可是医院的大BOSS,别说侵犯她这个小医生,就是跟医院里所有女人来一炮,估计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说不定,很多女的还巴不得这样。

挥手让小护士下去,季半夏望着镜子中自己还带着不满的脸色,努力在心里自我安慰。

“没什么,被狗咬了一口而已。”

“还是一只有权有势的狗,惹不起惹不起。”

一个人在洗手间里足足呆了半小时,季半夏才拎着包包离开。

忽然,她想起妹妹今天说学校放假,家里买的菜已经吃完了,赶紧跑到超市买了一堆东西赶回去。

刷卡打开门,正想喊妹妹来拿她喜欢吃的水果的时候,奇怪的声音从卧室传出。

“赶紧啊,别磨蹭了。”

“趁她还没回来。”

紧接着熟悉的声音响起,“你可真大胆,在这个地方,要是你姐姐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会不会恨不得把你杀了?”

“管她的,她这个蠢货,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医院干嘛呢。”

卧室的门半掩着,季半夏站在客厅不用走过去都能清晰地看到床上交缠在一起的两人。

那个她一直保护着,纯洁的妹妹季冬冬正舔着嫣红的唇躺在昨天还说非自己不爱的男朋友周野身下,一边媚笑着一边对男人说:“我姐姐真是太蠢了,放着你这么个好男人不要,天天上班,还想要和你一起竞争医院主任的位置干什么,我觉得姐夫比她适合千百倍……啊!”

“哈哈哈,你可比你姐姐识趣多了,女人嘛,像你这样的男人才喜欢。”

卧室内一片火、热,季半夏想到昨天季冬冬特地打电话来问自己今天要不要上班,她还以为妹妹是心疼她工作辛苦,所以今天哪怕心情再不好都赶回来。

现在看来,自己实在是太傻。

第3章 摸到了吗?

季半夏把买来的水果扔进垃圾桶,翻出几个垃圾袋,将鞋架上的几双鞋子,阳台上挂着的衣服,还有沙发上的一只布偶小熊塞进去。

毫不遮掩的脚步声和收拾东西的声音,让热火朝天的两人身体瞬间僵住。

季冬冬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听,迅速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推着身上的周野:“姐夫,我姐姐好像回来了,你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别被她发现。”

白皙的皮肤上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暧昧红痕,季冬冬迅速抓过衣服套在身上,抱着没被发现的侥幸心理推开门走了出去。

“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季冬冬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软绵,清纯得不能再清纯。

季半夏讽刺地笑笑,抬头看着她:“来得不早也不晚,就听到你在喊,还有让我认识到自己这么蠢。”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更刺激了,你们两个床上干还有我这个第三者给你们呐喊助威?”连掩饰都懒得掩饰,季半夏的目光从她瞬间变化的脸上移到卧室门上,“叫他出来吧,一个大男人缩在里面有什么意思,干活的时候挺卖力,怎么舍得让你这个小女生出来抛头露面了。”

季半夏平静的表情仿佛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好不好,莫名地让季冬冬胸腔里憋闷着一股气。

被发现的心虚慢慢转化成无所谓,她靠在卧室门框上:“姐姐,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偷偷看别人上/床的癖好,你是不是很羡慕啊,毕竟你和姐夫还没有上过床呢,被我捷足先登了。”

“呵呵。”季半夏快被她这无耻的样子打败。

她站起身放开手里的垃圾袋,从上到下打量着陌生至极的妹妹,“季冬冬,我自认为我对你不错吧?你妈带着你这个拖油瓶嫁进我家,十几年来我把能给的东西都给你,你上学的学费生活费,穿的衣服,用的化妆品手机,哪一样不是我掏的钱?”

“你难道就不觉得自己脸皮厚得,都快能挡子弹了吗?”

六岁时妈妈突然失踪,仅仅一个月后爸爸带着一对母女踏进家门。

对于继母,季半夏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从小到大被她针对过无数次,连爸爸也在她的教唆下对自己越来越疏远,以至于父女之间的矛盾早已调节不开,见面不是吵架就是动手。

如果要是这样季半夏还对继母抱着所谓的孝心,连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但是,季冬冬这个被自己从小带大的妹妹,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地说出这些话。

难道,真的是心机婊的种,无论再怎么好对她好都改不了心机婊的基因?

冷漠地望着季冬冬,季半夏从她身边走过推开卧室的门,干脆利落地把沾染着两人气味的被子床单枕头全都扯到地上。

季冬冬被季半夏这副碰脏东西的表情刺激到,小跑过去扯她手里的被子:“你干什么,这是我的被子,你有什么权利动我都东西。”

“权利?”

季半夏用看智障的眼神望着她:“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说这两字,房子是我租的,水电费是我缴的,连你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是我工资给你买的,你拿什么来跟我谈权利二字?”

“还有,你是不是忘记了,这被子是我前几天才买来自己用的,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东西?”

她扑过来的动作让披在身上的外衣滑下肩膀,也让季半夏看到她光裸的身材和还带着水迹的下半身。

季半夏只觉得胃部翻涌,忍着呕吐一把推开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季冬冬,忽然,藏在衣柜里的周野跑出来,搂过差点摔倒的季冬冬。

季冬冬扑在他强壮的怀抱里,仿佛找到靠山一般收敛掉自己所有的爪牙,娇娇怯怯地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姐夫,你帮我劝劝她吧,我不想这件事传到医院里,让别人笑话她虐待自己的妹妹。”

季半夏目瞪口呆,简直快被她神奇的脑回路震惊到。

明明是她在自己的家里和自己的男朋友搞在一起,被自己发现后不仅不觉得羞愧,还说什么自己虐待她?

真是好大一朵盛世白莲。

加快收拾东西的速度,季半夏把几个垃圾桶打包得严严实实,拎着往外走。

季冬冬眼里闪过欣喜:“姐姐,我不是真心想逼你离家出走的,你冷静冷静吧。”

“姐夫,你快去劝劝我姐姐,别这么冲动啊。”

“你是从哪里看到我要离家出走的?”扬手将几个装得满满当当的垃圾袋扔到楼道上,季半夏拽着没骨头似的季冬冬推到门外,连带着周野也一脚踹出去:“这些全都是你碰过的东西,我嫌脏,送给你了!”

“姐姐!姐姐!”

“季半夏你要干什么?!”

差点摔倒在地的季冬冬一点都不敢相信季半夏敢这么对她,她“砰砰砰”拍着紧闭的大门,恨恨地用脚踹了几下,过大的声响引得从电梯里出来的人吧目光投向她。

“哎呦,这不是小夏家的妹妹吗,怎么光溜溜地站在外面啊?”

“你们看,旁边那个男人不是小夏的男朋友吗,之前咱们去医院找小夏检查的时候还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起。”

“呸,活这么大的岁数老娘第一次见这么恶心的人,吃小夏的用小夏的,还和自己姐姐的男朋友来家里乱搞,真是丢脸死哦!”

季半夏在小区里出了名地人缘好,大家有个小病小患的她都会细心地到家里看病开药,平时做了什么新鲜的吃食也不论亲疏远近一家一份,看见季冬冬和周野这副被赶出家门的模样就为她打抱不平,冷嘲热讽加指指点点。

季冬冬狠狠地瞪这些多管闲事的老女人一眼,拉着周野扭着腰离开。

吵闹的声音终于消失,疲惫不堪的季半夏倒在沙发上,脑袋里晕晕乎乎的。

她估摸着周野和季冬冬搅和在一起就是为了让自己难堪,两人谈恋爱半年多,因为都在一个医院上班的缘故感情还不错。

但自从院长放出消息说要在他们两人中间选一个人晋升医院主任的职位后,周野就几次三番明里暗里暗示她,让她自己跟院长说退出。

毕竟院长私自找她谈过话,悄悄暗示过她很适合这个职位。

而且,季冬冬……

想到刚才发生的戏剧性的一切,季半夏就头疼。

她把脸狠狠地埋进沙发软垫中,强迫自己忘掉。

……

冷情总裁别靠近-季半夏, 陆时寒-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2862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