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锁妃-林清歌, 安景辰-穿越重生小说

东宫锁妃-林清歌, 安景辰-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废后重归

林清歌安静的坐在梳妆台前,盯着不甚清楚的铜镜里那张熟悉的脸,已经坐了一个时辰。

睁开眼睛,一切恍然如梦,她竟然回到了八年前。

回到了,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

偌大的尚书府一派喜气洋洋,庭院外来来往往的脚步声,鼎沸的人声,都被一道门隔离在外。

林清歌终于有了反应,抬手摸着自己的脸,露出一抹似哭似笑的表情来,最终双手捂住了眼睛,大笑出声,只是眼角的泪珠怎么都控制不住掉落。

我回来了!老天给面子让我重活一次,林锦熙,安逸,我们走着瞧!

想起安逸因为她的话而恼羞成怒,不顾已是除夕硬是把她在宫门口监斩,林清歌一口怒气就哽在胸口,差点没把她再憋死过去。

她为了安逸谋划了这么久,一步一步踩着那么多人的尸骨把他送到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下一秒,他就能废了她,把她关进了冷宫。

甚至为了维护自己一派明君的名头,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她的头上,还真是果断啊。

“嘭——”

房门被人猛地踹开,林清歌坐直了身子,缓缓擦干了眼泪,脸上挂上一抹笑意转过头来,迎面一巴掌就把她脸上刚挂起的笑打没了。

林清歌眼里满是阴翳,眯着眼睛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男人,上一世把她推入火坑的爹爹!

林尚书被林清歌的眼神看的不知为何瑟缩了一下,随即察觉到自己情绪反常的男人更加怒不可遏。

“混账!你的婚事是皇上赐下的,你若是老老实实嫁给太子也就罢了。虽然太子身子骨不大好,但是那毕竟是太子,你已经是高攀了!你居然还把念头打到了大皇子的身上!你做梦!”

林清歌低阖了眼帘,面无表情的回应:“爹爹,您是不是搞错了,清歌并没有觊觎大皇子。清歌从未见过大皇子,何来的爱慕?清歌自知自己不过一个庶女,嫁给太子本就是高攀了,自然不敢违抗爹爹的命令。”

林尚书眼底闪过一抹狐疑,刚想要说些什么,门外就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林锦熙一路疾走,一脸焦急的扑上去拉住了男人的袖口,低声喘着气。

“爹爹……您,您别怪姐姐,这事跟姐姐没关系,是我自己的主意!我知道姐姐喜欢的其实是大皇子,而且太子就是个病秧子,姐姐嫁过去就是个冲喜的。换夫君的主意是我自己提出的,您莫在责备姐姐了。”

林清歌依旧低着脑袋像是在忏悔,遮掩住的眼底却满是嘲讽。

没想到重来一朝,这些戏码依旧,她竟然有些怀念了呢。

从小到大这种戏码都不知上演了多少次,每次林锦熙都能这般不动声色的把脏水不要钱似的往她身上泼,再加上林夫人的枕边风,林尚书就是这么一点一点越来越不待见自己这个庶女的。

说什么她心悦大皇子?可笑,这个时候的她明明从未见过大皇子安逸的面。

上一世就是因为林锦熙的挑拨离间,让林清歌被打了一场,多日卧床不起。

再加上林夫人添油加醋的吹了枕边风,林尚书心气不顺之下,关了林清歌生母生前居住的香荷园,不许府上的人再踏入一步。

林清歌愤怒之下,使计跟与她同一天成婚的林锦熙换了夫君。她们既然不让她好过,她自然也不会让林锦熙如愿!


第2章 待嫁

别以为她不知晓林锦熙早在大皇子到府上的时候悄悄偷窥过,早已对大皇子芳心暗许!

林清歌原本对林尚书也还是有期望的,期盼着林尚书有一天能发现,曾经泼在她身上的那些脏水,正是他眼中那个温婉良淑的嫡女下的黑手。

还因为赌气,林清歌清楚林尚书有多疼爱林锦熙,自然对林尚书居然把林锦熙许配给了大皇子心有疑惑,索性便动了心思。

林清歌虽是庶女,但是要嫁的是太子,而林锦熙又是嫡女。林尚书为了表示自己一碗水端平不曾厚此薄彼,两个人所有的安排全是一致,力求不落了外人口舌。

林清歌本也不晓得这里面的弯弯绕,不过是在去给林夫人请安的时候,偶然听到了林夫人嘱咐手下的丫鬟,要给林锦熙的嫁衣暗纹绣线,用上金线银线。

虽说林尚书交代两个人的分例相同,务必要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仁心仁善,不曾厚此薄彼,林夫人却不这么想。

林锦熙是她唯一的闺女,又是嫡女,自然不能落了下风。

林清歌亲自去管家那里领的嫁衣,偷偷把嫁衣换掉了。大婚事忙,除了安排两个人上轿的喜娘,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暗纹的问题。

就这样,她,成了大皇子妃,而林锦熙,则是嫁给了那个病秧子太子。

待第二日发现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林尚书虽然恼怒,但是也无法,只能默认了这种关系。

只不过没有想到,最后林锦熙跟安逸还是搅合在了一起。

林清歌的这个赌,终究是赌错了,最终还害的自己一无所有,连命都赔上了。

林清歌眯起了眼睛,重来一遭,才知晓当初的自己有多么的可悲。

林清歌咬紧后槽牙,这一世,那些曾经欺辱过她,害她致死的人,安逸,林锦熙,林尚书,林夫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林尚书原本因为林清歌的态度有些软化的情绪因为林锦熙的一番话再次引燃:“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人欺负到了这个地步!明日就是你大婚的日子了,还不回房间好好休息去!你且等着明日好好嫁给大皇子就是!”

林尚书一挥手,林锦熙就被她的贴身丫鬟拖走了,边走还边嚎着让林尚书不要为难林清歌。

林清歌压下眼底的嘲讽,抬头一脸冷淡的看着林尚书。

“我并没有想要抢大皇子的意思,比起大皇子我更属意太子,爹爹大可放心。再者,太子就算病弱,也是太子,比起大皇子,身份岂不更高贵一些?”

林清歌突如其来的表明态度让林尚书一肚子训斥的话都憋了回去,沉默了半晌,林尚书看着那张酷似记忆中的面庞,语气低沉的出声。

“你能这么想自然是极好的,你跟着太子已经是我们林家高攀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林家自然不会亏待你。”

林尚书说完之后就甩袖离去,林清歌看着林尚书离去的身影,眸色深沉。

“小姐,你的脸!老爷怎么能这样,明日就是小姐大喜的日子了,脸肿成这样,小姐明日要怎么办啊!”

林清歌看着门外走进来的小丫鬟,漆黑的眼底满是恶劣。

“碧桃啊……”


第3章 凑合过日子

林清歌想起这个从小跟在自己身边,自己掏心掏肺当成是亲妹妹相处的丫鬟,在她最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另谋他主,林清歌眼底压抑的黑暗随时都要溢出来。

碧桃被林清歌的眼神吓到了,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后背汗毛竖立,战战兢兢的看着林清歌,恍然觉得小姐貌似有哪里不一样了。

“小姐……你,你怎么这么看着奴婢?”

林清歌收起了眼底的冷意,笑盈盈的看着碧桃,有些人,就是要慢慢收拾才好。

“没什么,你方才做什么去了?”

碧桃心虚了一下,手指捏了捏衣袖里几个精致的金瓜子,总觉得小姐好像看破了什么。

“没什么,方才夫人唤奴婢过去,给奴婢交代了一些事情,说是太子府里的规矩多,省得奴婢到时候不甚冲撞了太子。”

林清歌点点头,装作没有察觉碧桃闪烁的眼神,没有继续追问。

“也是,那毕竟是太子府,规矩多着呢,母亲也是有心了。”

林清歌的语气里满是感激,碧桃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似的,猛然瞪大了眼睛。

林清歌在心里嗤笑碧桃的反应,正了神色。

“去,跟厨房的人说一声,今天晚上我就不去和爹爹他们一起吃饭了,把晚饭给我送到香荷园去,我在那里用膳。”

碧桃犹豫了一下,还是装着胆子阻拦:“小姐,这不合规矩。”

林清歌转首看着碧桃,一字一顿的重复:“我说,去和厨房的人说,晚饭给我送到香荷园去,你听明白了吗?”

碧桃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腿一软差点跪下,连忙应是,脚步慌张的退出了放房间。

林清歌看着碧桃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恶劣的弧度。

碧桃啊,你可要坚强一些,若是这么轻易就被吓到了,以后可就不好玩了。

碧桃不知道林清歌这是怎么了,她不过是出去了一趟,回来林清歌就变成了这副有些阴森森的模样。

碧桃心虚的不行,在心里暗衬,莫不是夫人让她监视林清歌的事情已经被她知晓了?

天色渐晚,厨房的人把饭菜都送到了香荷园,那个曾经林清歌的亲生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住的园子。

林清歌坐在池塘上的亭子中,四面透风,冷的刺骨。

同样是在一个亭子里,五官俊美的男子面色泛着一丝不正常的灰白,他坐在一个轮椅上,怀里抱着一个暖炉,正端着一杯清酒细抿。

一道黑影飘然而至,动作极快的到达男子身边,下跪行礼,递上一个信封。

“主子,这个是林家庶小姐的信息,林家庶小姐一直在府中待着不常出府,所以属下只能查到这么多。”

白皙修长的手指夹住那个信封,另一只手挥了挥,黑影了然,再次行礼后如来时一般飘然离去,很快隐匿了身形。

男子打开信封,信封上只有寥寥数语,男子看完之后就打开灯罩,引燃信纸,把烧的灰全都扫到了池塘里,毁尸灭迹。

男子方才做完这一切,一个公公领着两个宫女急匆匆的赶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男子面前。

“太子殿下,您身子骨弱,怎的还在这里吹风呢!明儿就是您大喜的日子了,您应该早些歇息才是。”

坐在亭子里的人,正是太子殿下安景辰,此时看到一脸焦急的乔公公,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乔公公一见太子殿下这么好说话,立刻抹了把额头的冷汗,上前去推动安景辰的轮椅,快速离开了四面透风的亭子。

安景辰打小体弱,吹了冷风都有可能大病一场,也因此,安景辰的脾气一向不好,宫中多数的人都不敢招惹。

乔公公推着安景辰把人送回了东宫,搀扶着上了床榻。

安景辰坐在床上,沉默的看着屋子里的装扮,因着明儿个就是大婚之日,整个东宫都被装扮的入目一片艳红,可惜安景辰并不喜欢这么张扬的色彩。

“把被褥,给本宫换了。这颜色,看了心烦。”

乔公公吓了一跳,慌忙阻止:“太子殿下,万万不可啊,这可是明日您要成亲用的被褥。换了,这不合规矩啊!”

安景辰看着红色被褥上宫中手艺最好的绣娘绣出来的交颈鸳鸯,嗤笑一声。

“不过就是个没见过的人罢了,嫁给本宫也就是个凑合过日子的,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不要也罢,给本宫全部撤了。”


东宫锁妃-林清歌, 安景辰-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