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至尊战神-叶凌云-都市情感小说

第一至尊战神-叶凌云-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传奇退隐

“至尊,您可是我大夏国传奇战神,君主难道怕您功高震主,就要没收您的兵权,让您退隐?这岂不是让我军中将士寒心,没了您,北境无人能够镇守啊!”

云天市机场的停机坪上,一个魁梧男子激动的说道。

而在他身边站着的是一个身形削瘦,面容俊逸,眸若星辰的青年男子。

他正是大夏国唯一一位五星镇国上将叶凌云。

历经百战,功勋显赫曾被大夏国君主亲赐封号‘至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与国齐平!

至于退隐的原因,这还要从几日前说起!

那时,塞外强敌虎狼国突然发起了对北境边关的战事,时间仓促,战况胶着,而这个时候,大夏君主竟然诏令叶凌云回朝议事!

但叶凌云身为北境统帅,大敌当前之际抽身回朝,直接会导致这场战争败北,于是他果断拒绝了君主回朝议事的诏令!

虽然最后这仗是打赢了,但他也因此彻底冒犯到了君主的威严,于朝堂之上,被勒令退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叶凌云岂能不知道,君主这纯粹是在刁难自己,随着他这些年的战功越发显赫,于军界的权势跟威望越发强盛,君主已经开始在提防着他,这次的事不过是个契机!

年年征战,叶凌云早已经身心俱疲,于国他已经无愧,但于家,他的愧疚永远都难以弥补,于是趁着这个机会,他答应了退隐之事,随了君主的意愿!

而君主也不想做的太难看,遭人诟病,于是在叶凌云回乡前,将叶凌云家乡云天市一市总长的职务给了他!

此时叶凌云身穿一件老旧的迷彩服,望着云天市这方故土,沉默不语!

仔细想想,他已经六年没有回家了,从小将自己从孤儿院收养,抚养成才的义父,还有他日日夜夜思念的妻子 ,现在也不知过的怎样。

六年前,他本是云天市本土的杰出企业家,一手创办闻名整个省份的凌云科技,让整个叶氏家族因为他而显赫。

原本他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本应有着卓越的人生,但在六年前跟妻子夏语冰的订婚之夜,一切都沉入了深渊。

那晚,他被心怀不轨的叶家成员灌醉,待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只看到大嫂乔姿哭哭啼啼的蹲在床头,而他衣裳不整的被叶家人从床上抓起来。

而叶家也开始展露其真实目的,为了从自己手中将凌云科技夺走,占为己有,竟然诬陷他意图不轨,想强暴乔姿!

就这样,他怀着强奸未遂跟伦理的骂名,被判了六年。

自此,他家庭破碎,妻离子散,一手创办的企业也拱手为叶家做了嫁衣!

而且六年前入狱的那晚,他就已经被叶家托关系秘密送往北境战乱之地,加入边境大军,想让他死在战场上。

这六年来,他奋勇杀敌,终成一方统帅,威震天下!

然而心中最牵挂的永远是被他伤碎了心的妻子,还有一手抚养他长大成人的义父。

好在现在,他终于从战事繁重的北境脱身,回来了!

退隐不退隐的对他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弥补六年前欠下的亏欠,顺便向叶家讨还六年前的那笔债!

“修罗,君主不是我们能够妄论的,这些年我也累了,能退隐回到故土,执掌这云天市的大权,于我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叶凌云皱眉向身边的魁梧男子敲打一句道。

对方曾是他的老部下,如今担任滨海行省驻守大军军团长,现在得知自己赶到云天市的消息,特地来接机。

修罗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转移话题道:“至尊,三天后就是您上任云天市总长的上任盛典,现在要不要提前见见下方的那些牛鬼蛇神!”

“不急!我现在要去见我妻子!”

叶凌云又道:“你就不用跟着了,先帮我调查一下叶家跟我义父叶百雄的近况,然后汇报给我!”

这六年来,他亏欠妻子的永远也弥补不完,现在他只想第一时间见到自己妻子!

“是!至尊!”

修罗恭敬领命。

离开机场,叶凌云搭着一辆出租,低调的来到了六年前妻子夏语冰居住的家。

这六年,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再见到自己的爱妻,只因北境战事繁忙,根本抽不开身,他只能把国事放在首位,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思念。

只是现在站在妻子的家门口,他一时竟迈不动脚,自己又该如何面对亏欠六年之久的妻子。

“你们这帮坏人,快放开我,瑶瑶不要跟妈妈分开,呜呜…!”

突然,院内传来一阵小女孩的哭声,惊起了叶凌云的注意。

他不再迟疑,走进院内。

只见院内,有两个大汉正抓住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女孩。

小女孩扎着两个丸子头,脸蛋粉嘟粉嘟的,温婉又可爱。

她使劲想挣脱两个大汉的束缚,却根本无法做到,反而小胳膊被两个大汉拽的生疼,张口大哭起来。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女孩被施暴发出的哭声,叶凌云心中隐隐作痛,心神也变得慌乱起来。

“住手!”

见小女孩哭的厉害,叶凌云怒喝一声。

这也惊起了那两个大汉的注意。

“粑粑!你是我粑粑!”

“瑶瑶偷偷看过麻麻的结婚证,你是我粑粑,粑粑快救瑶瑶,瑶瑶好疼啊!”

小女孩也注意到了叶凌云的存在,谁知立马止住哭声,惊喜的称呼叶凌云为粑粑。

叶凌云直接被这一声粑粑给叫愣了,下意识道:“孩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呜呜…!粑粑不要我了,这些大坏蛋还要抢走我,瑶瑶是个没人要的小孩!”

听到叶凌云的话,小女孩又哭出了声,声音带着委屈,这让叶凌云的心越发作痛起来。

“小子,你是谁,谁让你滚进来的,劝你少管闲事,当心惹祸上身!”

一个大汉冷厉的瞥了叶凌云一眼,呵斥道。

“瑶瑶!你们这些王八蛋,赶紧放了我女儿!”

这时,从里面的房间内,突然冲出一个长相惊艳,气质清冷的女人,脸上还带着泪痕,一边呼唤,一边冲向小女孩。

只是还未等她接近小女孩,就被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死死拉住。

“语冰!”

看到这女人,叶凌云愣在了原地,眼圈有些发红,只因对方赫然是自己思念六年之久的妻子。

看着自己妻子比六年前要消瘦,苍白的面容,叶凌云知道,这六年来妻子肯定没少受苦,这让他越发愧疚起来。

夏语冰也注意到了叶凌云,整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脸上满是浓浓的不可置信。

但很快,她眼中的目光变得冰冷至极,就连牙齿也紧咬了起来。

“你怎么没死在外面,还有脸回来!”夏语冰嘶吼道,恨不得用目光撕裂叶凌云。

她已经恨死了这个六年来,让她蒙羞,遭受耻辱的男人!

六年前,她是云天市公认的第一女神,云天市三流家族夏家的天之骄女,而叶凌云则是云天市最为杰出的青年企业家,他们的结合,本是郎情妾意,天作之合,一时间惹多少人艳羡!

但六年前的订婚之夜,叶凌云却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被人当场撞破,自此,他们之间的婚姻成为了整个云天市的笑料!

这六年来,她顶着一个强奸犯妻子的名头,一直受到外界的冷眼跟嘲讽,说她连自己的老公都看不住,也配称之为第一女神,说是第一丑女还差不多!

家族的人更是因此看不起她,说她给家族蒙羞,就连父母也因为叶凌云的关系,对她颇有言辞,甚至从来没将她的女儿瑶瑶当做亲孙女看待过!

六年的时间,她独自将女儿抚养长大,这其中的艰辛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若不是因为叶凌云,她们母女俩何苦受到外界这么多不公平的对待,现在更不会发展到被家族逼嫁,女儿要被送走的境地!

“语冰,六年前我是被陷害的!”

叶凌云苦涩道,这句话六年前他被人灌醉陷害,头脑昏昏沉沉醒来被抓,来不及说出口,但现在解释出来,却显得那样的苍白!

“他…他是叶凌云!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出狱了!”

这时,叶凌云的岳父岳母还有小姨子等人都走到了院子,看向叶凌云的眼神都带着震惊跟痛恨。

自从六年前叶凌云因为那档子事入狱后,对方就俨然成为了他们家的耻辱,让他们一家连在亲戚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他们早就已经恨死了对方!

这六年来,叶凌云音讯全无,他们只当对方死在了监狱里面,结果对方现在又出现在他们一家面前,这肯定是刚从牢里被放出来,一穷二白,无处落脚,又想赖上他们家,这种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发生的!

“对!我回来了!”

叶凌云苦涩的说道一声。

六年前他背负那样的罪名入狱,妻子一家痛恨他也是正常的。

他不求妻子能彻底原谅他,只求能给自己一个弥补的机会!

第2章 被逼改嫁

“叶凌云,你这小畜生现在回来又有什么用,现在夏语冰马上就要跟城建局副局长之子吴良订婚,识相点你就永远消失在我夏家面前!”

夏语冰的大伯夏建,死死拉住夏语冰的同时,对叶凌云唾骂一声。

他们夏家还要倚仗吴良拿到新任总长上任盛典的邀请函,让他夏家能在盛典上结交很多大人物,获取惊人收益,这关系到他夏家的兴衰!

而叶凌云现在回来除了吃软饭还能干什么,在六年前对方还算是个人物,但在订婚之夜兽性大发,想对嫂子施暴被人撞破被抓后,现在不过是个连他都能踩上两脚的废物,他可不会让这废物这个时候拖累到他夏家!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将手头的小野种送到乡下去,有这小野种拖累,吴少还怎么跟夏语冰订婚!”

夏建又对那两个大汉吼道。

今天可是夏语冰跟吴少签订婚约的好日子,决不能被叶凌云这强奸犯破坏!

“粑粑救我!”

被两个大汉拉着往外拽的小女孩,满脸泪痕又向叶凌云发出求救。

“叶凌云,你既然回来了,还不快阻止你跟姐姐的女儿瑶瑶被带走,你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不成!”

这时,叶凌云的小姨子夏莹,神色焦急的对叶凌云说道。

她虽然也痛恨叶凌云,但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姐姐的女儿被送走,更何况,她调查过吴良的底细,对方就是一个纨绔公子哥,借着自己父亲的身份,不知搞大了多少女孩子的肚子,这种人比叶凌云更配不上她姐姐!

“她真的是我跟语冰的孩子!”

叶凌云无法置信的看向瑶瑶,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掐住,喘不过气来。

难怪这小女孩眉宇间跟自己这般相像,原来真的是自己的骨肉。

想想自己戎马六年,镇守边关,守万家灯火!

可身后自己的妻子却遭受欺压,女儿甚至还要被拐送走,这让他心中的杀机不可避免沸腾了起来。

“你们!想死就再碰我女儿一下试试!”

叶凌云如同一只展露獠牙的凶兽,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两个抓住瑶瑶的大汉,眼中杀机必露!

“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

这时,从后面的屋子里又走出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夏家逼迫夏语冰改嫁的对象,城建局副局长之子吴良。

他一直垂涎夏语冰的美貌,这次就是借着帮夏家获得新任总长上任盛典的邀请函,使得夏家将夏语冰改嫁给他!

至于另外一个,是夏建的女婿,云天市驻守军队中的一个副统领,名叫尤杰,今天就是来给夏建做帮手的。

“吴少,是叶凌云那小畜生刚从牢里被放出来,你放心,我马上就让人将他赶出去,今天无论如何也得让夏语冰跟你把婚约签了!”

夏建讨好的笑道。

“原来是那个强奸犯啊!他怎么没死在里面,还有脸回来!”

吴良眼含妒火的看着叶凌云,他嫉妒叶凌云曾占有过夏语冰这种绝色,还让夏语冰为对方生了一个孩子!

就这种人人喊打的强奸犯也配?对方继续在监狱里给别人捡肥皂不好吗?非要放出来破坏他的好事!

“夏叔叔,赶紧将这败类清理出去吧!我能看上夏语冰这种生过孩子的女人,是你们夏家的福气!”

“这次为了帮你夏家弄到三天后我们云天市总长上任盛典的邀请函,我可是废了很多心思,甚至还要让我父亲去求人,不就是为了让你夏家能在盛典上结交更多的大人物,获取家族崛起的机会!这个时候,你可不要因为一个废物,淡了我的心思!”

吴良趾高气昂道。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先给我把叶凌云丢出去,然后再把小野种送走!”

见吴良动气,夏建着急的对自己请来的那两个大汉吼道。

“小子!都说了让你识相点滚,你非要惹祸上身,看我兄弟俩不拆了你!”

两个大汉满脸戾色的冲向叶凌云,伸手想要收拾叶凌云。

叶凌云心里早就压抑着怒火,无处发泄,见两个不怕死的冲过来,一脚如同怒龙般探出,分别踹在两个大汉胸膛上。

只听到一声肋骨断裂的清晰脆响传开,两个大汉就像纸片般脆弱,被叶凌云一脚踹飞数米,倒在地上一口血就吐了出来,想爬都爬不起来。

叶凌云上前,来到瑶瑶身边,颤抖的张开双手,声音哽咽道:“瑶瑶,爸爸让你受苦了,能让爸爸抱抱吗?”

六年铁血征伐而归,竟然已经有了个这么大的女儿,让他直感老天对他不薄,可又怕女儿不认他!

然而女儿的举动,却打消了他的顾虑。

瑶瑶乳燕投林般扑进叶凌云怀里,搂住叶凌云的脖子,小鼻子一抽一抽,带着委屈道:“瑶瑶不苦!瑶瑶就知道粑粑一定会回来,瑶瑶想粑粑了!”

叶凌云紧紧抱住自己的骨肉,一颗心仿佛都要化了,果然父亲跟女儿永远是最亲的,此刻的他感觉拥有了全世界。

“瑶瑶!快回来,他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六年前就已经死了!”

夏语冰斥道。

当年她有多爱叶凌云,现在就有多恨对方。

她跟叶凌云大学时期就开始相恋,经历了轰轰烈烈,海誓山盟般的爱情,甚至在六年前的订婚之夜,对方意欲强暴乔姿被叶家撞破被抓的时候,她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她宁愿相信叶凌云是被陷害的!

而她也不介意叶凌云顶着一个强奸犯的头衔,因为她感觉无论经历什么,只要两个人一起承担面对,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可叶凌云呢?被抓走的时候,一句话都没留,就把她一个人留下,现在又跑回来想挽回自己,把她夏语冰当什么人呢!

她对叶凌云的失望,远比恨意更浓烈!

“妈妈,我看到你经常抱着粑粑的相片在阳台哭,我还听到你半夜说梦话念叨着粑粑的名字,他就是我粑粑。麻麻你也很想粑粑的对不对,现在粑粑回来了,你不要赶他走了好不好,粑粑跟我们是一家人!”

瑶瑶倔强的说道,这一点随她母亲。

“你还敢顶嘴!快回来!”夏语冰美眸一瞪。

“呜呜…!”瑶瑶又委屈的哭了起来,别人家的小孩都有粑粑,就她没有,现在粑粑好不容易回来了,她不想再跟粑粑分开。

“语冰!当年我是被陷害的,现在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你们母女俩吗?”

叶凌云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夏语冰。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痴心妄想!六年前你不辞而别,现在还有脸跟我提女儿,我告诉你,你若是想从我身边带走瑶瑶,别怪我跟你拼了!”

夏语冰根本不听叶凌云的解释,上前蛮横的从叶凌云怀里抢过瑶瑶。

积攒了六年的恨意,岂是叶凌云一两句话就能够化解的!

“叶凌云,你小子可真长能耐了,还敢动手伤人,信不信我现在报警把你抓了,还不快滚!”

夏建破口大骂道,虽然震惊叶凌云能打趴下他两个手下,但他可没有害怕对方的道理!

“叶凌云,你还回来干什么?继续给我们家蒙羞吗?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劳改犯,难道还能给我女儿幸福不成,赶紧走吧!语冰迟早要嫁给吴少,只有吴少才能给语冰想要的生活!”

叶凌云的岳母王兰,也满是厌恶的说道。

六年前掌控凌云科技的那个叶凌云,是她家的乘龙快婿,那可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但现在,她就算看一头狗都比看叶凌云要顺眼!

吴良家有钱有势,这才是她女儿现在该嫁的人,她们家绝对不能再让叶凌云这个劳改犯给连累呢!

“我只看到语冰被逼迫的一幕!你身为语冰的亲妈,就忍心看着别人将我们的女儿从语冰的身边抢走?”

叶凌云痛心疾首的看着王兰,怎么也没想到,六年时间过去,自己岳母转变会这么大!

“哎!凌云,家族想把语冰嫁给吴少,只有吴少能助我夏家更上一层楼,我们阻止只能被逐出家族,你赶紧走吧!你现在就是我夏家的耻辱,再待在这里,只会自取其辱!”

岳父夏海叹气道,他也不想看到女儿受苦,但面对家族的强势,他无能为力。

更何况,当年叶凌云害的他女儿这么苦,让他们家也跟着蒙羞,他跟王兰早就对叶凌云恨之入骨,顺带连叶凌云的血脉瑶瑶也恨上了,这些年根本没把瑶瑶当做自己的孙女!

“我跟语冰是扯过证的合法夫妻,想逼语冰改嫁,那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

叶凌云目光森冷道。

“你小子还蹬鼻子上脸,赶紧跟夏语冰去把婚离了,不然我抽你信不信?”

夏建撸起袖子,瞪着叶凌云。

对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劳改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还想坏他夏家的好事,简直是找死!

他已经打定主意,这次叶凌云从监狱出来了,他会想办法将对方再次送进去!

第3章 我是至尊

“夏叔叔,你还没看出来吗?这小子现在之所以跑来缠着语冰,其实就是因为刚出大牢,一穷二白,没个落脚地而已!”

吴良笑着阻止夏建,走到叶凌云近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叶凌云道:“这样吧!看你可怜,我倒是可以动用我父亲的关系,给你在城建局安排一个清洁工的工作,日常只有负责清理一下厕所就可以!”

“只要你努力点,一个月三千还是混得到的,当然前提是你得乖乖跟语冰离婚,我才会给你介绍工作!”

“叶凌云,你还不快谢谢吴少,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更何况你刚出狱又有前科,与社会脱节严重,有个工作你就先干着,月薪三千对你这种人已经不少了!”

岳母王兰一脸嫌弃道。

叶凌云岂能不知这吴良纯粹就是在羞辱自己,冷笑道:“不用了,我已经有工作!”

吴良不屑一笑:“你用不着在我面前打肿脸充胖子,你一个刚出狱的劳改犯,这年头哪个工地会要你去搬砖?”

初见家人,叶凌云也不想隐藏实情,于是道:“云天市马上就要上任的总长就是我,三天后就是我的上任盛典,只要我点头,你们到时都可以前往盛典观礼!”

……

现场短暂寂静了数秒。

紧接着爆发一阵哄堂大笑,近乎所有人都用一种看智障的目光看着叶凌云。

“哎哟!我不行了,这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就他一个劳改犯,还想坐我云天市的一把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

“你要是总长,我还说我是那位大夏五星镇国上将呢!”

吴良笑的前扑后仰道。

“吴少,你搭理这种傻子做什么,一看他就是坐了六年牢,将脑子给坐傻了,不然怎么说出这种胡话!”

夏建笑道。

“不行了!我腹肌都笑出来了!这家伙我好心给他介绍工作,他还跟我吹牛,真是不识好歹,现在扫厕所都轮不到他了!”吴良夸张的笑道。

此刻就连夏语冰也皱眉看着叶凌云,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牢里呆久了,脑子变得不正常了,不然怎么敢冒充一市总长。

她终究有些不忍的叹气道:“叶凌云,我知道你这六年的牢狱生涯过的不容易,好歹夫妻一场,哪怕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我也还是希望你出来后能够脚踏实地,重新做人,不要过于求成!”

“我不希望在女儿的心目中,她曾经的父亲是个只会说大话的废物!”

叶凌云皱眉道:“语冰,我没有骗你们,而且我这六年其实一直在前线当兵打仗,今天才退伍回家,执掌云天市的总长之职,其实就是为了让我们家过上好日子!”

旁边夏建的女婿尤杰,是军中的副统领,听到叶凌云当兵打过仗,不由来了一丝兴趣,道:“你说你当过六年兵,那我倒想问问,你现在是什么军衔?”

叶凌云正色道:“至尊战神!”

他虽为大夏唯一一位五星镇国上将,但封号至尊,自然担得起至尊战神这个称呼。

夏建跟吴良都被惊的止住了笑声,面面相觑。

叶凌云这军衔一看就不简单,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编造出来的,难道他们真看走眼了?

如果对方现在在军队真的混出了名堂,那他们刚才那样诋毁叶凌云,岂不是要被对方报复惨了!

想到这里,夏建跟吴良身体都有些害怕的发抖。

“哈哈…!”

谁知旁边的尤杰捧腹大笑起来。

“叶凌云,我说你吹牛逼能不能打打草稿,我只听说过军中有位五星镇国上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从哪里冒出一个至尊战神,你怎么不干脆说你就是那位镇国战神!”

叶凌云皱眉道:“那只能说你孤陋寡闻,连镇国战神的封号都没听说过!”

“装,你继续装!我说叶凌云你能不能要点脸!就你一身破烂,还敢冒充军中战神,就连城东头的乞丐也比你穿的要体面点!”

感觉被欺骗的夏建,破口大骂道。

“对!差点我就信了他的鬼话,就这种货色还当兵,我看他就是被送到战场做炮灰,也不够格!”

吴良也讥笑道。

“叶凌云,你不要再做白日梦了,赶紧走吧!真嫌不够丢人?”王兰鄙夷道。

坐了六年牢的家伙,一会说自己是云天市总长,一会又成了军中战神,这谁会相信!

就连夏语冰眼神也越发失望,她想不到六年的牢狱之灾对叶凌云打击如此之大,简直跟六年前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这样也好,也能让自己对对方彻底死心,一切终究回不到从前!

“我没说谎,至尊战神就是那位世人眼中的五星镇国上将!”

叶凌云无奈道。

“叶凌云,你一会说你是我们云天市的总长,一会你又成了军中的镇国战神,你怎么不说你要上天呢?”

吴良讥笑道。

“叶凌云,我求你别丢人了,改天我们把婚离了吧!”

夏语冰失望透顶道,实在是对方吹的没边了。

“对!赶紧滚!不然我叫人把你腿打折,你信不信?”

夏建威胁道。

叶凌云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自己说真话反倒没有人信。

看了一眼夏语冰怀中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瑶瑶,好不容易跟自己妻女相见,这个时候他怎愿离开!

“至尊!属下已经查清叶家跟您义父叶百雄的近况,特地来向你汇报!”

正当叶凌云进退为难之时,一身戎装的修罗走进院落,单膝跪在地上,向叶凌云复命。

不知为何,听到叶凌云义父的字眼时,妻子夏语冰看向叶凌云的表情有些不忍,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在外面等我!”叶凌云点头道。

修罗领命,向着外面走去。

此时院子内莫名寂静了起来,夏建,吴良等人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叶凌云。

叶凌云竟然还有部下,难道对方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是军中战神?

想到这里,他们心里又淡定不起来了。

“小伙子,你真是叶凌云的部下,叶凌云现在在军队到底是个什么职位!”

也意识到不妙,脸色大变的王兰,连忙拦住要出去的修罗问道。

修罗脸上满是崇拜之色道:“至尊可是我们军中战士们心中的信仰,大夏最强的战神,知道不久前发生在北境,我大夏跟虎狼国的战争吗?”

“那时我北境军队以十万之数,击退虎狼国百万大军,这场战争就是至尊指挥打下的,当称得上一句举世无双!”

“什么!凌云他这么厉害!”王兰被惊的一愣一愣的。

自己女婿这么能耐,她哪里还敢将对方赶出去,非得当祖宗供起来才行!

第一至尊战神-叶凌云-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3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