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风水师-李风舞, 池秀婷-都市异能小说

镇国风水师-李风舞, 池秀婷-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国士无双

云海市,监狱。

李风舞咬着烟,靠在椅背上,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身穿军服,肩膀上一颗星,外加一根稻穗。

少将!

这个少将在李风舞面前,却显得极为恭敬:“三年前,我军在海上陷入苦战,天法道人带你施法,竟召来雷电交加,狂风暴雨,使得敌方十五艘军舰被掀翻,我军大获全胜,扬我华夏之威!”

“那战之后,天法道人国士无双,你身为他的弟子,却没有与他一同接受嘉奖,而是人间蒸发。”

“我们查了三年,才查出你结婚了,却又在外算命坑蒙拐骗,最后锒铛入狱!”

“我不明白,你有如此大的神通,为何会走上这条道路?”

李风舞咬着烟,嘿嘿笑了:“我的本领都学自师傅,可他不够真实,更不够狠!有人偷我钱财,我废了他的手。有人对我行骗,我割了他的舌!师傅总要我心怀慈悲,多次怒斥我。我索性不拜他这祖师爷,潇洒自由去。”

“谁料师傅怕我在外害人,三年前求我救你们一次。我虽然坏,但也有心护国。可在我施法后,他竟拼上半条性命收了我的神通。可惜他失算了,我的本领早已出神入化,故意躲进监狱潜修三年,今日我期满出狱,等过了凌晨十二点,神通也可恢复!”

“人敬我一寸,我还之一尺。人犯我一尺,我还之一丈!那老东西教我一身本领,我念在他的恩情,这个仇我不会报,我俩的恩怨一笔勾销!可从今以后,这华夏土地上,谁也不是我对手!谁也奈何不了我!”

陈峰少将皱眉。

好邪。

这人身上,没有其他道人的善良气质。

若不是为了首长的命令,他才不会来见这种人!

陈峰客气道:“今日过来,是想请先生救人一命!首长的老友张大山是云海市首富,他母亲近日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还请先生救人一命,必有重金酬劳!”

李风舞却摇头:“我不求财!”

“那先生想要什么?”

李风舞冷声说:“我入狱后,云海市林家三番五次欺负我老婆,我要林家破产!”

陈峰倒吸一口凉气:“先生,真要这么狠?”

“办不到就滚!一个少将,也敢在老子面前谈条件,哪怕是华夏军神在此,也要忌惮我三分!”

陈峰吓得一抖,连忙道:“好,我会让人照先生的吩咐去做!今晚之后,云海市再无林家,用来庆贺先生出狱!”

……

云海市,帝豪大酒店包厢。

池秀婷忍着难受喝下一瓶啤酒,她憋得满脸通红:“林总,我已经喝了,是不是可以签合同了?”

今天是她老公出狱的日子,家族却派她过来签合同,因为林豹指名要她来。

林豹满脸好色地看着池秀婷,哈哈大笑:“别急嘛,你这才喝了一瓶,等喝光一箱再说。”

池秀婷摇头:“不能喝了,我还有事情要办。”

“是去接你家那废物男人出狱吗……”林豹嗤笑道,“秀婷啊秀婷,你这么美丽的一个姑娘,日子怎么就这么苦?刚结婚不久,你老公就进去了,你这几年独守闺房,是不是很寂寞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朝着池秀婷伸去:“让我来帮你消消火!”

池秀婷避开了林豹,她满脸厌恶:“林总,请你自重!我老公今天就出狱了!”

“那又怎么样!出狱了也是一个废物,难不成他还敢打我吗!”

林豹一拍桌子,包厢顿时进来了几个人。

他们将池秀婷团团围住,按住了她,不让她动弹。

池秀婷吓坏了:“住手!你们想做什么!”

林豹嘿嘿直笑:“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婊子!我追了你这么多年,你都不同意跟我上床。今天要是不给你来点狠的,你还真没把我放眼里了!”

池秀婷急得大叫:“你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

“那就堵住她的嘴!”

林豹一声令下,池秀婷的嘴顿时被毛巾堵住。

满脸好色恶心的林豹步步逼近,还说着污言秽语:“别怪我,都是你的大胸引诱我这么做的!”

池秀婷闭上眼睛,屈辱地流下了眼泪。

“轰!”

突然,包厢的门被踹开了!

李风舞咬着烟,身旁站着换上便装的陈峰。

林豹吓了一跳,随后嘲笑出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废物坏我好事。怎么,从监狱出来了,就想去医院躺着了?”

李风舞缓缓吐出一口烟:“林豹,碰我老婆是吧?”

“我碰你老婆了又怎么样……”林豹得意洋洋,“废物东西,老子就是要当着你的面玩你老婆!你能拿我咋的!给我弄他!”

他一下令,那些手下们顿时冲了过来!

李风舞弹了下烟灰,平静道:“动手。”

说罢,他仿佛没看见这些人,径直走向了池秀婷。

那陈峰,已经如同闪电,接连击倒了几人。

李风舞来到了池秀婷身边,他取出毛巾,温柔地说:“我回来了。”

“呜呜……”

池秀婷扑进了李风舞的怀中,泪如雨下!

三年了。

他终于出来了!

陈峰身为少将,身手自然极强!

转眼间,那些手下已经被他尽数击倒。

林豹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物,他急忙想跳窗而逃,却被陈峰一把扯回来。

冰凉的军刺,顶在了他的腹部!

“别动!”

陈峰冷声道:“我军56型三菱军刺,只需刺入八厘米,就能让人即刻毙命!”

林豹吓得浑身哆嗦,竟是漏出了几滴尿。

他急忙说:“李风舞,你让你的朋友住手!你别忘了,我可是林家的人!”

“林家?你们的好日子倒头了。”

李风舞搂住了池秀婷的腰,温柔道:“他刚才要你喝多少?”

池秀婷耻辱道:“一箱。”

李风舞点点头,平静地对陈峰吩咐道:“哦,那就喂他喝一箱。”

“是!”

陈峰抽起一个啤酒瓶,一把扯住林豹的头发,让他仰起头来,随后将那装满酒水的啤酒瓶,狠狠砸在了他的嘴上!

“砰!”

酒水玻璃混合着血液四溅,林豹疼得惨叫出声。

陈峰却迅速又抽出一瓶啤酒,狠狠砸了下去!

“说一箱,是一箱,一瓶也不能少!”

第2章 林家必定破产

一箱啤酒砸完。

林豹大部分牙齿都已掉光。

他倒在血泊之中,出气多进气少,不知死活。

李风舞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对地上的人们冷声道:“送你们老板去医院吧。”

那些手下见到这种杀神,哪里还敢久留!

他们连忙扛起林豹就跑,头也不敢回!

李风舞抱着池秀婷的腰,温柔道:“老婆,我回来了。”

池秀婷担忧道:“你刚回来就惹了大祸!我们哪里惹得起林家,他们一定会要我们好看!”

“没事,我们先回家,你看你眼睛都哭红了。”

“嗯……”

池秀婷领着李风舞,回到了家中。

一进门,岳父池威见到他,顿时气得两眼睁大:“混账!你还有脸回来!”

面对老丈人的怒斥,李风舞还是笑脸相迎:“爸,几年不见了,抽根烟。”

他递去一根烟,却被池威拍手打掉:“你也配给我递烟?”

李风舞尴尬地收回手,此时岳母蒋依依听见骂声走出来,她瞧见了李风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挨千刀的废物,我女儿就是因为你,被人耻笑,我们这几年更是被池家针对!”

“既然你不能给我女儿幸福,为什么不跟她离婚?以前追她的那几个人,全都比你有出息!”

蒋依依喋喋不休地骂着李风舞,而李风舞只能说软话:“妈,我以前做错了事,以后我肯定会让秀婷幸福的。”

“幸福?你拿什么给她幸福?我们一家人被你害苦了,现在都是租房子住!”

李风舞一本正经地说:“我保证给你们买套大房子,至少要两百平……不,五百平!”

蒋依依嘲讽道:“五百平的豪宅?你知道那要多少钱吗?就凭你这个刚出狱的废物,你也买得起?”

池秀婷叹气道:“爸,妈,你们就别说风舞了。他今天才出狱,对他好点不行吗?”

池威到底是心疼女儿,他不耐烦地说:“那进来吧,人都回来了,我们赶也赶不走。还有……这是哪位?”

他问的是陈峰,而陈峰连忙道:“我是陈峰,海军少将!”

“你要是少将,我还是元帅呢……”池威不耐烦道,“入狱前搞诈骗,出狱后非但不改,还合伙搞诈骗!李风舞,你这朋友骗人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张口就说自己是少将,比你以前骗人算命低能多了!”

陈峰:“……”

李风舞跟着池秀婷进了房间,这一进来,他就看见他和池秀婷的婚纱照还挂在床头。

婚纱照一尘不染,可见经常擦拭。

李风舞心中又是一番感动,他抱住了池秀婷,想说些情话,却被池秀婷挣脱开。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不正经……”池秀婷叹气道,“我现在满心是愁啊!”

李风舞淡然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哟……这么快就来了。”

“什么?”

池秀婷有些发懵,不明白李风舞说什么,而就在这时,门铃声忽然响起。

池威去开了门,却见他大哥池世杰站在门口,满脸阴沉。

“大哥,你怎么来了?”

“别叫我大哥!”

池世杰冷笑出声:“池威!你可真是找了个好女婿啊!”

“那林豹和池秀婷谈生意,竟然被李风舞打进了医院!”

“我池家本来就仰仗林家的鼻息存活,现在他们特意打电话过来,说要对我们兴师问罪!”

“你说!你们是不是要害死池家所有人!”

池威听得目瞪口呆,他顿时满脸怒色,回身大吼:“李风舞!你这个畜生!你干脆死在牢里算了!”

池秀婷连忙走出屋:“爸!风舞是为了保护我,那林豹对我图谋不轨,要不是风舞在,我清白早就没了!”

“你有个屁的清白!你老公就是个罪犯!”池世杰破口大骂,“你也是个害人的扫把星,你就说现在该怎么办!”

李风舞缓缓走出房间,他淡然道:“大伯,你直说你想怎么样。”

池世杰冷声说:“今晚你负荆请罪,三跪九叩去跟林家道歉!到时候林家哪怕打断你两条腿,你也不能吭声!”

李风舞微笑道:“我如果不呢?”

“你必须这么做!我们好不容易跟林家讨好关系,准备和他们签个大单子,让林家带我们发财,现在都被你毁了!”

李风舞说:“我可不建议跟林家签大单,说不定他马上就倒了,到时候你们付了钱,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老子就是要跟林家签约,轮得到你这劳改犯说话吗?别废话!今晚你就道歉,别阻碍我签合同,否则我亲自出手,收拾你们一家!”

“我拒绝,我是为了救我老婆,而且我也帮到了池家!池家若是签这单子,一定会破产!”

“好小子,你是真不听我的话了?信不信我把你们逐出池家!”

“我们来打个赌。”

“赌什么?”

李风舞高傲地说:“如果我错了,你们就尽管把我们逐出池家!可如果我是对的,那就代表我帮池家挽回了损失,你要给我老婆升职,至少连升三级!”

池世杰冷笑道:“好!正愁没有理由让你们这一家废物滚蛋,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蒋依依顿时捶胸顿足,哭天喊地:“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招来这么个废物女婿,他迟早要害死我们一家啊!”

然而李风舞却是瞥了陈峰一眼,淡然道:“开始吧。”

“是!”

陈峰拿出手机,打通后平静道:“是张家么?大师今晚就到,你们可以让林家破产了。”

池世杰见到这一幕,顿时捧腹大笑:“你们是在我面前演猴戏吗?李风舞,你可真是搞诈骗的能手啊!带着个傻逼,演得那么逼真!”

陈峰没理会池世杰,而是恭敬道:“张家已履行诺言,请大师速速随我去张家!”

李风舞点头道:“知道了,走吧。”

他根本看都不看池世杰一眼,扭头便走。

池世杰还以为李风舞要逃跑,他嘲讽道:“还大师呢!还张家呢!你晓得张家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吗,哪怕是我们池家,也不敢让张家多看一眼,更何况你这废物!”

池威也是急得大吼:“李风舞!你是不是闯了祸要跑,你赶紧给我回来!”

就在这时,池世杰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恭敬道:“爸,我正在……什么!林家股票被大量抛售!?”

第3章 你还没到那境界

不止是池世杰,整个云海市权贵都惊了。

张家突然大量低价抛售林家的股票,而且在张家的施压下,每个林家的合作伙伴都中止了合作!

就在昨天,林家还是临海市内了不得的大家族。

可是现在……他们彻底破产了!

为了应对这件事,池家齐聚一堂开会。

在池世杰诉说了情况后,池家上下都是满面震惊。

池家老爷子池天虎感慨说:“想不到李风舞竟然救了我池家一命,要是合同签了,我们也要跟着破产!”

人们都是点头称是。

而就在这时,一道讥笑声忽然响起:“爸,我看那李风舞不是救我们,他是害我们!”

说话之人,是池家老二池世豪。

虽然他排老二,但因为是市里的税务主任,在池家的地位很高。

池天虎连忙问:“你怎么看?”

“那李风舞就是个招摇撞骗的半吊子,他这次出狱,不知为何有缘分认识了张家。现在靠着他那张嘴,糊弄到了张家。”

“他说林家要倒闭,估计就是打了林豹以后心里害怕,求张家帮忙!听说张家主母最近病了,正病急乱投医,所以上了李风舞的当!”

“现在李风舞去了张家,他那三脚猫的功夫肯定会被戳破!到时候张家恼羞成怒,要了他的命以后,只怕我们池家也要受牵连!”

池家的人们一听,都连连称是。

池世豪继续说:“爸!为了我池家,请你立即下令,把池秀婷一家彻底逐出家族,开除一切职位!”

“可是世杰才和李风舞打过赌,要让池秀婷连升三级……”池天虎担忧道,“那李风舞回来以后,若是骂我们说话不算话可怎么办?”

池世豪哈哈大笑:“他就是一个马上就要被张家识破的废物,我们还需要跟这种废物信守承诺?爸,难道你真想让池家受他牵连?”

池天虎沉思片刻,最后道:“开除池秀婷一家三口所有职位,逐出池家!”

众人异口同声:“家主明鉴!”

……

张家别墅。

云海市首富张大山带着一名道士,早已在这儿等候着了。

当李风舞到来,张大山急忙恭敬道:“张某见过大师!”

却见李风舞没搭理张大山,也不急着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看着别墅发呆。

那道士有些不耐烦了:“赵总在和你说话,你发什么呆!”

李风舞回过神来,客气道:“这位道友是?”

“贫道铁算子。”

张大山连忙介绍道:“铁算子是我们临云市内鼎鼎有名的道人,今日也过来帮忙看看。”

李风舞点点头,对张大山问道:“令堂是不是体虚寒冷,寝食难安,夜里被噩梦纠缠?”

张大山连忙道:“是是是!大师真是神了!还没见过我母亲,就说出了她的情况!”

铁算子冷笑道:“谁知道是算出来的,还是早已偷偷打听好了,在这儿装神弄鬼!”

张大山不敢说铁算子无礼,因为这也是他请来的大师。

虽然他听说老首长请了一名了不得的人物过来,但他从未听过李风舞的名头。

这也难怪。

当年李风舞护国之后,却与师傅背道而驰。

他的名声自然没有传出来,只有国内最权贵的一小撮人才知道,当年天法道人身边还有个不输给他的弟子。

却见铁算子冷笑一声,径直进了屋,李风舞跟在身后,瞧见了屋内的老太太。

那老太太面色如霜,瘦得皮包骨头,躺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铁算子说:“我觉得老太太是中邪了,她体内有邪气,要用纯阳之法逼出来才行。”

李风舞皱眉不语。

铁算子忽然拿出一包银针,严肃道:“待我使用太乙神针,把老太太的邪气彻底逼散!”

他握住银针,正要下针,李风舞却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摇头道:“不成,你这不是太乙神针,还没达到那境界。”

“小逼崽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铁算子气得大骂,“鸡儿毛都不是的东西,还敢质疑老子!老子这要不是太乙神针,就把针都吞下去!”

李风舞皱眉道:“道友说话好生粗鄙,是不是没受过什么教育?”

铁算子一把推开了他,没好气道:“赵总,我要为你母亲治病,这家伙却在这儿叽叽歪歪,还让不让治了!”

张大山担忧道:“道长真能治好?”

“当然,只需三针,老太太便精神焕发!”

铁算子满脸自信,李风舞却叹气道:“老太太之所以难受,是邪气在体内徘徊,又不入骨,又不入内脏。你若是扎针,只怕要被反噬,况且你太乙神针功夫不到家。”

“别劲吹牛逼了!你那么牛逼,你怎么不治?!”

李风舞看了看时间说:“现在是晚上十点,再过两小时,我就能治她。”

“你怕不是要笑掉贫道的鸡儿毛!”

铁算子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张总,这家伙根本就是没本事,非要在这儿装大爷,也不知道哪个傻逼把他找来了。”

陈峰立即严肃道:“住口!再敢说我老首长不是,一枪崩了你!”

见陈峰这么凶,铁算子不敢放肆了,但还是说:“我可跟他不一样,我不需要等两小时,直接就能医!”

张大山连忙道:“那还请铁道长帮忙医治!”

李风舞瞥了老太太一眼,他淡然道:“医吧。”

“呵,看你能装淡定到什么时候!”

铁算子嘲讽一句,随后拿起了银针,直接一针刺下,刺在了老太太的天灵穴,沉声道:“第一针,万邪退散!”

他又刺下第二针,刺进了老太太的神庭穴:“第二针,万物归元!”

最后,他将针刺进了老太太的人中穴:“第三针,死而复生!”

却见老太太被刺了三针,果真舒服了许多,面色都变得红润起来,精神焕发。

赵天飞激动道:“神了!我母亲困扰许久的病症,竟是三针就结束了!”

铁算子讥讽道:“也不知是谁,说我这太乙神针功夫不到家!”

李风舞非常真诚地说:“老太太虽然没事,但你已经被邪气反噬,天亮之前你就要邪气攻心,一命呜呼。”

镇国风水师-李风舞, 池秀婷-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