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奶爸-林布衣, 楚心月-都市情感小说

护国奶爸-林布衣, 楚心月-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若非我要回家……

西南边疆,漫天飘散着赤色雪花。

血凝成冰,遍野尸骸。

腥风赤雪之中,他一身布衣,屹立在山峦之巅,鸟瞰世间一切,睥睨万物。

此前一战,已半月有余。

他站在此地,便是顶天立地的华国之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在他周身,仍围着残余九人,而这九人所率领的万人部队,如今已成白骨,铺满数十里疆场。

“华国至尊,当真足以睥睨天下。”

“只是,你势单力薄,后无援军,注定死在我九人之手,又为何固执,不肯退让半寸?”

“你若向我等低头,主动退避,我九人答应,只废去你一身功夫,留你一命!”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好自为之,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这九人,乃是西部列强中的巅峰存在。

西部列强,为分割华国,此次大举进攻,势必要突破华国西南边疆,却不曾料到,竟在此受阻,遭遇重创。

寒风中,林布衣淡淡一笑。

“势单?力薄?”

“留我……一命?”

“堂堂华国,人才辈出,我林布衣镇守此地数载,诛灭强敌无数。

“若非我要回家,又何须亲自出手震慑尔等?

“若非我要回家,又何必如此鏖战不休?

“若非我要回家,尔等宵小,连让我出手的资格,都不配有!”

“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惜尔等,只有做鬼杰的机会了。”

话毕,双臂一震,一身气势骤然澎湃。

半月之久,纵然他战神之躯,也已然力竭,可在倒下之前,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的,却是女儿恬静的睡脸。

女儿三岁,他没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

女儿三岁,需要他的骨髓基因续命。

这,是他回归故乡前的最后一战。

大国小家,他肩负亿万人性命,若想安家,便要先定国!

“尔等九人记着,今日我林布衣,斩杀尔等于此,休怪我手下无情,要怪,便只能怪尔等太弱,弱到……万人来袭,却无法撼动我龙国疆土半寸!

“要怪,就怪你们是我归乡的阻碍。

“我林布衣,今日一战,既定国,也安家。”

……

两年时间,如白驹过隙。

两年之前,华国西南边疆那一场旷世的“诸神之战”已渐渐被国人淡忘。

那睥睨天下的“布衣至尊”,也已然成为了曾经的神话。

清河市,顺城小区,公园里。

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荡着秋千,一边摇晃,一边露着恬静的笑脸。

在她身旁不远处,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只是一双眸子,始终落在她身上,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她。

“爸爸,你看小小厉害吗?”

……

“爸爸,上午幼儿园开家长会,别人家爸爸妈妈都去了,我说我爸爸是国家的大英雄,执行任务受伤了,老师还夸我呢。”

……

“爸爸,隔壁那个男人好讨厌,又骚扰妈妈,不过你放心,妈妈很爱你的,我亲耳听见妈妈说让他滚。”

……

“爸爸,我听他们还说,今天妈妈要嫁人了,妈妈嫁给别人了,是不是就不要我们了?”

……

她本说得开心,可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弱,秋千也不再动了。

她游荡着双腿,从秋千上跳下来,凑过来,静静地蹲在轮椅前,看着那双呆滞无光的双眸。

眸中空洞,深邃,打从她大病初愈,睁开眼睛之后,父亲就成了这样。

她五岁了,却还从来没听过父亲的声音。

她只知道,两年前若不是父亲救她,她也活不到现在。

父母给了她第一次生命,爸爸则给了她第二条命。

“爸爸……”

小小趴在男人膝盖上抽噎着。

“爸爸,小小求你了,你快醒过来吧,好不好?”

……

“别人家的小朋友都、都有爸爸举高高,有爸爸帮着荡秋千,有爸爸领着出去吃好吃的。”

……

“爸爸,我也想听爸爸给我讲白雪公主的故事,我也想爸爸哄我睡觉,我、我犯错的时候,也想爸爸骂我,爸爸打我啊!”

……

“爸爸……”

泪水,啪嗒啪嗒落下来。

滚烫的泪珠落在男人双膝之上,可男人却丝毫没有知觉。

他有意识,却动弹不了,也不能说话。

他,正是林布衣。

两年前,西南边疆,无敌战神,布衣至尊。

一夫当关,斩杀敌军万人,护国安邦,而后终能安心回家,为女儿做骨髓移植手术。

奈何,那一战,他也遭受重创。

女儿所需骨髓量极大,纵然医生再三警告,他却仍然冒着身死的危机,也要强行为女儿续命。

庆幸的是,他们都活下来了。

悲哀的是,他却成了植物人。

每当女儿与他说话,他多想开口回应,多想给女儿应有的关怀。

可他……做不到!

“爸爸,小小……”

“哟,瞧瞧,这个小野种又在这哭丧呢。这个野男人也不是你爸爸,是你们家随便找来顶包的。”

小小正说着,一个小胖子吵吵闹闹地就过来了。

他们一行三人,看着都与小小年纪相仿,但却个个都要比小小高出一个头。

“张小虎你闭嘴,没有我爸爸保护,你们现在还能安心在这里上学?我爸爸是英雄,爸爸马上就会醒过来!”

小小努着嘴,大声喊道。

“英雄?保护国家?哈哈哈哈,童话故事都编不出来,你也敢拿出来骗人?”

“幼儿园里谁不知道啊,林小小就是个野种,她爹都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呢,还成天抱着个植物人叫爹。”

“植物人,也叫人吗?不是植物吗?”

“她妈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听说啊,不知跟多少野男人乱搞,才有了林小小,所以找了个植物人来顶包。”

张小虎几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林小小脸色发白。

“闭嘴,你们闭嘴!张小虎,你要是再敢说,我就打你!”

林小小紧攥着小拳头,气得浑身发颤。

“打我?来啊,你打我,打我啊!”

张小虎上前一步,双手猛地一推。

林小小本就瘦小,被这么一推,连退了几步,“咣当”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后脑勺撞在石头上,血顺势流出来。

“林小小,就凭你这个没人管的野种,还能打得过我?别在这装可怜了,野种,你瞪我干什么?再瞪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下来?”

张小虎说着,身旁几个小朋友也围过来,朝着林小小吐口水。

林小小哭了。

她奋力撑起身子,猛地冲向张小虎。

“不许说我爸爸妈妈,他们是这世界上最疼小小的人,他们是最爱小小的人!”

啊!

张小虎一声尖叫,被林小小的头撞到胸口,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个小野种,打死她,打死她!”

张小虎从地上爬起来,三个男孩冲着林小小拳打脚踢。

林小小疯了一般,只是抓着张小虎,拼了命也要打他。

她疼,可她不会哭。

她被欺负,她也不会哭。

她最不喜欢的,是别人羞辱爸爸和妈妈。

她的泪水,只为父母而流!

林小小那本就瘦弱的身体,此刻已然没力气了,她死死咬住了张小虎的手,那鲜红的也不知道是谁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你敢骂我爸爸妈妈,我就要打你!

第2章 少一次,我杀你们全家!

渐渐地,林小小被打得感觉不到疼了。

隐约间,她好像听见有人叫了一声。

一丝希望在她心中燃起,是爸爸吗?

是爸爸醒了,要保护她了吗?

就像是其他家长一样,站在她身前,为她遮风挡雨了吗?

张小虎几人停手了,林小小也松开了嘴,她充满了希望,仰头看去……

啪!

她粉嫩的小脸,被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嘴角也在这一巴掌之下渗出了血丝。

“小畜生,我看你是想死?你这杂种身上可别有什么传染病!”

一个胖女人走过来,说话间,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林小小忍着痛,呆呆地仰头看着胖女人。

她不是被打蒙了,而是心灰意冷,无比失望。

她转头看向轮椅,轮椅上的爸爸依旧双眼无神,一动不动。

或许唯一能令她感觉到欣慰的是,爸爸的那双眼睛,从始至终都落在她身上,未曾移开过。

但是……

爸爸不会动手,不会帮她,不会像其他家长保护自家孩子那样,保护她。

爸爸……

林小小的泪水涌上来。

在面对成年人之时,她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你个杂种,如果不是看你长得还像是个人,我都有点怀疑,你身体里是不是还有狗的基因!”

胖女人说着,又是一巴掌。

林小小的脸肿起来,被打得已经发麻了。

身体上的疼痛,远不及她心中的万分之一。

“妈,她是狗,她就是狗娘养的,你看她给我咬的。”张小虎恨不得捡起砖头去砸林小小。

“乖,她是狗,你不是,人不能跟畜生一般见识,妈让这个小畜生给你道歉。”

胖女人一边安慰着张小虎,一边看向林小小。

林小小不由得后退了半步,低下头,身体颤抖着。

她强忍着啜泣,紧紧地咬着牙:“对、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胖女人一眯眼,抓着林小小的脑袋,猛地往下一压。

林小小哪还有力气支撑?

她双膝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一边磕头一边道歉,你这个小畜生,如果不想我把你……啊!你真是狗啊你!”

胖女人本是用手压着,林小小反口一咬,不顾疼痛,迅速从地上爬起来。

她冲到轮椅旁,推着轮椅就要跑。

可她一用力,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动。

一只脚直接落在林布衣的腿上,抵着轮椅,林小小越是用力,林布衣被踩得就越重。

“有人生没人养的种,我真替你觉得可悲,今天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该怎么做人!”

眼前这胖男人,与张小虎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眼就看得出,他是张小虎的父亲。

“你、你把脚,从、从我爸爸身上挪开!”

林小小上前去想要挪开对方的脚,可对方却猛地一动。

咔嚓!

这一声,极响。

甚至于,好像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轮椅上,林布衣那两年未动的身子,颤了一颤。

他头皮发麻,那压制了两年的情绪,如洪荒猛兽一般,疯狂地冲击着枷锁,欲要挣脱。

两年了,他无数次看到类似的场景。

两年了,女儿从三岁到五岁。

从年幼无知,到通晓事理!

一个五岁的孩子,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两年了,他这个亲生父亲,还要在轮椅上瘫痪到什么时候?!

轰!

冥冥之中,一股气势,突然冲天而起!

…………

“你、你……不许……踩着我爸爸!”

林小小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这一次,她没力气了,纵然紧咬着牙,想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却依旧失败。

鲜血,从她口中溢出来。

她浑身剧痛,喘气都变得艰难。

爸爸不能动,那么她,就要保护好爸爸!

两年前,爸爸为了保护她,才变成这样。

那么在爸爸还没有痊愈之前,她也不能让爸爸被人欺负!

林小小咬着牙,再次尝试,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可刚刚离地一点儿,一只大脚就落在她头上,正好踩在她后脑勺流血的地方。

血流如注。

疼,她想忍,却忍不住。

啊!

她叫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真没出息,竟然当着爸爸的面这么软弱,让爸爸担心。

她觉得……

诶?

恍惚之间,林小小愣住了。

她吃力地微微侧头看去,不知是视线太模糊,看不清,还是她已经出现了幻觉?

那个人……

不就是爸爸吗?

爸爸站在她身前,如同一座高山。

为她遮风挡雨,就算是天塌下来,都能为她抗住!

他五指成钳,扼住张小虎父亲的喉咙,缓缓提起来。

“你可知道,你欺负的,是谁的女儿?”

他手腕一转,将人砰的往地上砸去。

砰!

一只脚,重重地踩在对方脸上。

“你可知道,就连我,都舍不得让她伤心分毫?”

“我让你们活,是要让你们用一生,来救赎!”

张小虎的爸爸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满脸是血!

原本,小小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她用脏兮兮的小手去擦干眼泪,想要看个清楚,可还没等抬起手,就感觉身子一轻,被抱了起来,而后,安放在轮椅之上。

这种温柔,她这辈子都没有感受过。

她的泪水,被擦干了。

她呆呆地盯着那半蹲在自己身前的男人,看着对方和蔼的笑脸。

这一刻,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觉得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就不会有任何人欺负自己。

他,醒了。

这一次,爸爸真的醒了。

曾经梦中无数次的场景,终于实现了!

“小小,爸爸……对不起你。”

小小微微张着小嘴儿,还没等回应,便看到爸爸起身朝着张小虎的父亲走去。

动作太快,快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小虎的父亲、母亲,还有张小虎,三个人全都跪在地上,冲着她磕头。

“道一句歉,磕一次头,打一次耳光,一个人,一百次。”

“少一次,我杀你们全家。”

林布衣的声音很平和,只是这平和之中,却杀意凛然,令天地颤动。

张小虎的父亲是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可就在半分钟之前,被林布衣一只手提起来,又重摔在地,反复多次,满脸是血,浑身是伤。

“爸……爸爸……”

小小颤抖的声音中带着惊疑,她又揉了揉眼睛,用力咬了咬自己的手指。

这一切……真的,是真的!

“小小。”

林布衣转身之时,那足以惊鬼泣神的威严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与浓浓的愧疚。

“爸……爸爸……呜呜,爸爸是坏蛋,呜呜……我恨爸爸,妈妈恨爸爸,呜……我们都恨爸爸!”

小小口中骂着,泪水流着,却张开双臂,想要去抱住林布衣。

她怕,怕自己现在不抱,就再也抱不到。

她害怕,害怕失去这一切!

林布衣将女儿拥入怀中,一股温暖的力量自指尖缓缓流入女儿身体,女儿的伤势也在瞬间痊愈。

咳咳。

做完这一切,他不由干咳了几声,嗓中更是有着血腥的味道传出。

他并未痊愈,若非刚才情绪爆发,强行冲关,他仍无法动弹。

如今,纵然刚才醒了,也只能算是强弩之末。 

“爸爸……”

“爸爸!”

小小哭着:“爸爸,如果妈妈知道你醒了,她也会哭的,她一直盼着你能快点醒来,呜……”

是啊,六年前,楚心月“下嫁”给他。

那一夜翻云覆雨,她怀了小小。

那时候,楚心月才刚刚20岁,如今已然过去六个年头。

这六年里,她受了多少苦,忍了多少痛?

“走,小小,咱们回家找妈妈。”林布衣抱起小小。

“爸爸,妈妈她,不在家……”

“那妈妈在哪儿?”

“爸爸,外婆说……说妈妈今天下午要去跟别人结婚,去一个什么大酒店。”小小抽抽噎噎地说道。

轰!

结婚?!

难怪刚才,他听到小小说,妈妈要嫁人了。

他本以为是意识模糊,没听真切。

可现在,竟是真的?

他这个丈夫还在这,女儿还在这,而自己的妻子,却要去跟别人结婚?!

第3章 封号——南天王!

“小小,告诉爸爸,妈妈在哪儿结婚?”

“什么河大酒店。”

林小小肉嘟嘟的小手点在唇间,思考着。

“好,小小回家等爸爸,爸爸去酒店一趟,你乖乖地在家等着,好不好?爸爸保证,办完事情就回去。”

林布衣抱着小小走出公园之后,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柔声问道。

“好吧……那小小先回去了,爸爸,你、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呀。”

林小小眼泪汪汪地看着林布衣,生怕刚刚得到的,会再度失去。

林布衣抚了抚女儿的小脑袋瓜,这笑容之温柔,怕是任何一个了解林布衣的人,都不敢相信,这个杀得西南战场十里血红、灭尽一国气运、让敌国贼寇闻风丧胆的男人,竟然也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林小小张开双手,像一只正在学习飞行的小鸟,欢快地朝着家跑去。

而与此同时,林布衣已然感受到,周围的街道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发生了极大变化。

几分钟之内,周围所有的街道,全都被封起来,每一条街道上,都停着不计其数的豪车,清一色的都是黑色路虎。

周围被清离的人,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是当他们看见一个穿着破烂的男人,依旧仿若未觉地站在路口之时,只觉得这男人太过可悲,可悲到连这种场面都看不出来,反而依旧站在那里碍事。

只是……

谁又猜得到,这短短几分钟时间之内就赶来此地的人,竟然单纯是为了来迎接那一身破烂布衣的男人?

“至尊,您休息好了?”

一酒红色短发的女子身形极快,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林布衣面前,单膝跪地。

当她单膝跪地的那一瞬间,几条街道,数百人,皆尽匍匐,齐刷刷跪倒在地,右手握拳,贴在心口。

正当他们开口,欲要道出那一句沉寂了两年的口号之时,却见林布衣一抬手,他们立刻止了声。

林布衣皱眉,在城市之中,如此行径,太过招摇。

他,不喜。

酒红色短发女子神情一凛,微微低头,当即解释:“至尊,还有几千人正在途中,半小时之内定能赶来,至于大军……”

“红菱。”

林布衣开口,那女子当即禁声,恭敬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双眸之中闪烁着异彩。

他,说话了!

已经两年了,没有亲耳听闻至尊的声音,如今至尊开口,她是第一个听到的,于她而言,这便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人,都撤了,这里是内陆城市,休要胡闹。”

林布衣淡淡道。

红菱一愣,当即躬身领命,手指捏在领口,冲着上面的纽扣对讲机吩咐道:“所有人,撤离,打扰至尊清修,是重罪!”

她这话一出,那正跪在地上的几百人齐齐一愣,紧接着便迅速上车,撤离此地。

此时此刻,本不是下班高峰期,城市中却发生了拥堵的情况。

交通阻塞的最主要原因,是大量的人流与车辆都朝着某个公园的方向涌去,就好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

当红菱朝着对讲机中下了命令之后,她的手机立刻响了。

接了几通电话之后,红菱再度看向林布衣,微微颔首。

“至尊,市里、省里两位大人,听说您出现在这里,想要拜会,另外还有战区的几名……”

“可以,地点,就定在清河大酒店。”

林布衣双眼微微一眯。

这些人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自己的妻子此刻正在某个大酒店,跟别的男人会面。

“是!”

红菱急忙躬身领命。

“还有一事!”

红菱忽然呼吸急促,双目近乎狂热地,看向了眼前这个男人。

“说。”

依旧是淡淡的一个字。

红菱整理心神,难抑激动道:“至尊,两年前您边疆一战,震烁千古,上头已经下令,您醒来之后,将会择日为您举行封王仪式!封号——南天王!”

南天王!

轰!

三个字落下,仿佛连天地,都受到了震颤!

周围风起。

秋天落叶伴随着红花,洋洋洒洒,漫天飞舞。

整个城市仿佛在瞬间,被一股莫名气势笼罩。

这是王气。

说明有王,降临清河市!

南天王三个字,看似简单。

但熟悉的人都明白。

这是龙国立国近百年,唯一一位新封之王!

这个王。

是从军六年,经历大小战役数十场,却未尝一败换来的!

是手刃敌人数万,踏平超级帝国、断其国运换来的!

是年仅二十六岁,便策马扬鞭于西南,威慑周边大小数国俯首称臣换来的!

南天王三个字,看似简单。

但它的分量,当世有几人能及?!

“知道了。”

简单地掸了掸衣袖,林布衣目光平静地看着前方,轻轻吐出三个字。

就这么,平淡地接下了这份荣耀。

此生历经大小数十战,眼看生死无数。

再如何震撼的名号,于他而言,只不过是寻常。

红菱目光微微一滞。

若是其他战区的军主,获得这等称号,必定要兴奋半天。

但是至尊,却表现得如此轻描淡写。

这份从容不迫,这般宠辱不惊,天底下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片刻之后,林布衣吩咐完毕,红菱安排工作。

林布衣则是开着红菱的车,朝清河大酒店而去。

……

清河大酒店,一楼宴会厅。

在这个车水马龙的城市中,能够于清河大酒店一楼宴会厅办宴会,是一件面子不小的事情,尤其是将整个宴会厅包下来一天,就更不容易。

除了钱,还要有一些身份地位。

宴会开始之后,高台上,一老者手中举杯,冲着众人微笑道:“诸位,欢迎今日来参加我们家心月与吴恒的订婚宴。”

“哈哈,楚小姐可是我们清河市的名媛啊,商界第一美女,能够跟吴恒订婚,可是我们众人所看好的。”

“郎才女貌,郎才女貌啊。”

“恭喜楚老了,吴恒这乘龙快婿,的确是不可多得。”

虽说众人明面上恭维着,可却有些人背地里泛起了计较。

楚心月,不是已经结过婚,老公成了个植物人,甚至还有了一个五岁的女儿?

不过虽说如此,今年才26岁的楚心月清纯的模样,就如同是20出头一样,再加上她水嫩的肌肤,完美的身材,即便是捡了个二手的,也算是天大的幸运。

“多谢诸位的祝福,大家吃好喝好。”楚老,楚氏集团现任掌门人——楚虎坤。

楚虎坤说完,众人便也都散开,各自联络各自的商务。

能够来参加这一次宴会的,基本上都是清河市中第二圈子的人。

他们这些人,够不上第一圈子的身份,瞧不起第三圈子的地位。

“楚家也是厉害,这个楚心月啊,的确是个美人儿,不仅人美,商务能力也强,可惜了,当年不知道跟了哪个男人,生了个野种,找个植物人来当替罪羊。”

“呵呵,豪门自然有豪门的恩怨,不过楚心月跟吴恒这次在一起,我倒是觉得不错,毕竟楚心月这么美的女人,天天面对个植物人,有需求了都没法解决啊。”

“你们这些人啊,说的都是些没营养的事情,听没听说,刚才很多街道都封路了,而且市领导,省领导,取消了当晚的会议,说是都朝着咱们清河市赶来,好像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大人物?!

众人错愕,什么大人物?

护国奶爸-林布衣, 楚心月-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3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