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俏王妃-曲琉璃, 宇文城-穿越重生小说

纨绔俏王妃-曲琉璃, 宇文城-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催眠穿越

“小姐您醒了!”沉香一脸惊喜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

“这是哪儿啊?”曲琉璃手抚着额头,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尚书府啊小姐。”沉香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小姐自从落水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尚书府?”曲琉璃一下清醒过来。

“对啊,小姐,您可算是醒了。老爷都快着急死了。从您落水后老爷一直在您身边照顾着,实在熬不住了,这才刚回房里休息。现在小姐醒了,沉香马上去告诉老爷这个好消息。”说着沉香就要转身去禀告。

“哎,别去别去。”说完曲琉璃就觉得好像失口了。因为沉香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我的意思是,父,父亲他才刚回房休息,我们就不要现在去打扰他老人家了,呵呵呵呵。”曲琉璃一脸尴尬的笑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沉香低着头默默走回床前。

“能给我倒杯水吗?”曲琉璃先打破了这个尴尬到不能在尴尬的氛围。小声的问道。

“哎呀,你看我这笨脑子。”沉香用手敲着自己的脑袋。

“我都忘了小姐大病初愈,都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喝过水了。”沉香手脚利索的倒了一杯水端给坐在床上的曲琉璃。

曲琉璃接过水杯,一口饮尽。又重新扫视起整个屋子。古色古香,摆件也是个个精品。难不成穿越了?都怪我,一定是我穿越小说看多了,一定是在做梦,对,一定是我在做梦。

曲琉璃立马重新躺下,紧闭双眼。一,二,三。一睁眼还是这个地方。恩?这到底怎么回事儿?难道真的穿越了?我靠!太棒了!以前天天做梦穿越,现在竟然真的穿越了。

“哈哈哈……”曲琉璃不禁笑出了声。

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会儿表情严肃一会儿又笑出声的?难不成真的傻了?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这是?可不要吓奴婢啊。以后奴婢可怎么办啊!”沉香突然跪在床边抽泣起来。

沉香的哭声成功引起了曲琉璃的注意。

“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呀,快起来。”曲琉璃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双手扶起跪在床边的沉香。

“小姐没事就好了。”沉香哽咽着擦掉眼泪。

“沉香,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朝代?”曲琉璃决定还是得先搞清楚状况,不能让别人看出破绽。

沉香伸手在曲琉璃的额前摸了摸“小姐,您真的没事吗?”

“哎呀,我真的没事。你快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朝代。”曲琉璃推开沉香的手,看着沉香。

虽然沉香还是有些疑惑,但是,还是不得不认真回答曲琉璃的问题。

“这里是九州国,现今的的皇帝是林帝,现在是建林十一年。”

我去,这朝代历史上也没有啊!难道是平行时空?架空的国家?妈呀,什么都让我曲琉璃赶上了。

“那我是谁?”曲琉璃接着问。

“您是尚书府的嫡出大小姐曲琉璃啊,小姐你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沉香说着又要哭。

“哎,打住打住啊,你先别哭,听我说,我,我可能是落水后失忆了。”曲琉璃只能随便扯个谎来糊弄这个单纯的小丫头,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事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小姐,您怎,怎么失忆了。呜呜呜呜。”说着沉香的眼泪又止不住了。

“沉香你先别哭,你得先告诉我,说不定我就全想起来了。”曲琉璃,现在只想赶紧知道自己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面对以后的局势如何来保护自己。

沉香,胡乱的抹干净脸上的泪痕。

“对对对,我得把所有我知道的都告诉小姐,帮助小姐早点找回记忆。小姐是曲家的嫡出大小姐,小姐的母亲在小姐十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如今后院,当家的是二小姐的母亲崔氏,那个崔氏最是恶毒,以前经常和二小姐在老爷不在的时候来琉璃阁欺负小姐,还总是虐待小姐,都是大夫检查不出来的伤。”

“你也从来没有怪过他们或者跟老爷告过状。小姐这次落水就是二小姐做的,老爷已经用家法惩治了二小姐,还说小姐您不醒就要她去陪葬,现在二小姐还在祠堂跪着呢。夫人求了老爷好久老爷都没松口呢。”

“还有,这二小姐最是嫉妒小姐的容貌,总是想着各种办法让小姐毁容。而小姐总是默默的承受这些。”

“您越是不说,二小姐和她的母亲就越是猖狂,他们以前还害怕您跟老爷告状,后来知道你不会告诉老爷,就越来越放肆,这次更是过分,差点害了小姐的性命。”

沉香越说越替小姐感到不值,殊不知曲琉璃比她更气愤。

我靠,以前的曲琉璃怎么怎么这么逆来顺受啊,这也能忍?我可真是佩服她。老虎不发威,当我是hellokitty啊。果真跟我看的小说一样,后院后宫都是一样的,肮脏阴险。

“沉香给我更衣。”

“小姐,您的病还没好呢?您这是要去哪儿?”

“我要去会会这两个人。”说着曲琉璃就要下床。

却不想这时候曲父来了

“我的女儿啊,你终于醒了。快让为父看看。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曲父,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走到床前。

“没,没事,我都好了。”曲琉璃一脸讪笑不着痕迹的推开曲父。

“怎么怎么会没事儿呢?你都快吓死爹爹了。快去,快去请太医来。”

“是。”沉香转身跑出去。

“哎呀,父亲,我真的没事儿了。你看,我好着呢。”曲琉璃都想下床来几个后空翻给他看了。

太医放下把脉的手,一脸疑惑,昨日还生命垂危,今天,怎么,怎么突然就好了?

“回曲大人。着实神奇,昨日大小姐还生命垂危,如今大小姐的病已无大碍,只需卧床休息几日即可,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待老臣开几副安神的汤药给大小姐服下,不日便可痊愈。”李太医只能暂时压下心底的疑惑。

“李太医,此话当真。我儿果真无碍了。”曲父还是有些担忧。

“是。”

“那就好,那就好啊。”曲父憔悴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

“沉香去送送太医。”

“是。”

“老臣告退。”李太医行礼后告退。”

“我儿没事为父就放心了,我儿早些休息,晚些为父再来看你。”曲父是真的很累了,如今得知曲琉璃病情已无大碍,他便放心了。

“父亲慢走。”曲琉璃伸着脖子送走了曲父。

“果真是真心疼爱曲琉璃啊,看来沉香说的都是真的。”曲琉璃正一点一点的消化沉香刚才的话,殊不知,不速之客已经到门口了。

“呦,琉璃,你的身子好些了吗?”真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啊。听着声音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一阵恶心。

看来这就是沉香说的曲琉璃的后妈啊,果真是膈应。

“托夫人的福,琉璃暂时还死不了。”曲琉璃看着这个有些发福的崔氏白眼儿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呵呵呵,那就好那就好,你这几天一直昏迷着,可把你爹爹担心坏了。”崔氏仿佛听不出曲琉璃的讽刺与挖苦。一个劲儿的谄媚的笑着。

“不知夫人有何贵干?”曲琉璃最不愿与这种人周旋,恨不得离得远远的。

“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是来看看你的身子恢复的怎么样了,呵呵。”崔氏还是一脸的谄媚。

“哦,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琉璃就不送夫人了,夫人慢走!”曲琉璃说着就要重新躺下。

“哎别别别,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一事相求,琉璃,你能不能跟你爹爹求求情,胭脂已经知道错了,就别让她在祠堂里继续跪着了,你看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再跪下去胭脂的身子骨会受不了的。”崔氏一脸心疼的说出了她来此的目的。

“弱女子?哈哈哈,推我下水的时候可没感觉她是个弱女子啊,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差点害死我的人跟父亲求情?你真是大看我的心胸了。”曲琉璃冷哼一声一口否决崔氏的要求。

这个曲琉璃怎么落水之后性情大变,以前只要我一来吹吹风,她指定就会帮胭脂求情,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嚣张跋扈了不少,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虽然崔氏心里早已翻江倒海的各种分析,但脸上还是摆着尊敬的表情。好像是曲琉璃欺负了他一般。

要不是沉香提前告诉曲琉璃这崔氏的恶行,恐怕曲琉璃都要相信了吧,果真是老狐狸。

“琉璃啊,再怎么说胭脂和你也是姐妹,你不能这么绝情啊。”崔氏还是不死心的试探着。

“沉香,我有些累了,送夫人出去吧。”曲琉璃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就躺下了,根本不看崔氏快要气炸的脸。

“夫人,请吧。”沉香最是见不惯崔氏这幅嘴脸,立马伸手赶人。

“哼!”崔氏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哈哈哈哈哈,老妖婆,治不了个你,等我身体好些了,以后有你们娘两受的。哈哈哈哈,咳咳咳咳,沉香,快给我倒杯水过来,咳咳咳咳。”曲琉璃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第2章 身体痊愈

“小姐,你刚才真厉害!”沉香立马倒水端给曲琉璃,然后帮着曲琉璃拍背顺气。

“那是。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曲琉璃一脸得意。不管以前的曲琉璃有多么的窝囊,但现在的曲琉璃是不会让自己受一丁点儿委屈的,一定会有仇必报。

沉香看着曲琉璃的改变,高兴的同时还隐隐有些担忧,小姐突然性情大变,不会是什么后遗症吧。

“沉香,你给我仔细说说以前这两个人是怎么欺负曲琉璃的。”曲琉璃发誓一定要替以前的曲琉璃讨回一个公道。

“小姐,你不就是曲琉璃吗?你在说什么呀。”沉香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主子,主子不会真的傻了吧?也不像啊!刚才还给了夫人难堪呢。

“你想什么呢?还不赶快说。”曲琉璃看着走神的沉香,一抬手就给了沉香一个响亮的脑瓜崩。这才唤醒走神的沉香。

沉香只能用劲儿的摸摸被打疼的脑袋,“是,事情是这样的……”

“母亲,母亲,你快去求求父亲,我的腿都快断了,我不想跪着了。”曲胭脂假装抽泣,一把扑在崔氏的的身上。

“我的胭脂啊,我苦命的胭脂,你要忍,为娘一定会帮你出了这口恶气的,等着瞧吧!”

崔氏在自己的女儿面前终究是露出了她的本性,一脸狠毒。真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连身后的丫鬟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母亲,您一定要帮我啊!只有我才能配得上三皇子,我一定要嫁给三皇子!母亲。”曲胭脂似乎是翻版的崔氏,从神情到表情再到眼神都和刚才的崔氏一模一样。

“只有我儿这般才能配得上三皇子,放心,娘一定帮你,一定帮你嫁给三皇子。”崔氏用力的抱紧身边的曲胭脂,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咬牙切齿。

三日后。

“沉香,快给我穿衣服,这破衣服到底应该怎么穿啊?怎么这么多件?”

曲琉璃这两天都快被这古人的衣服给绕晕了,怎么穿也穿不好,本来不想让别人帮她穿衣服,现在只能让沉香帮忙穿了。

“哎,小姐,马上来。”沉香喜气洋洋的拿起衣服一件一件的帮曲琉璃穿。

沉香这几天早已经习惯什么都记不起,什么都不会的曲琉璃了,尽心尽力的帮曲琉璃穿好每一件衣服。

“你说你们古人的衣服为什么着么复杂呢?都学了好几天了,还是不会穿。”曲琉璃自诩并不笨,但是一遇到穿衣服的问题,真真是不知该怎么办。

“小姐,您以前也是一样这么穿衣服的,没事儿,您想不起来,沉香帮你一件一件都记起来。”

沉香已经习惯这几天曲琉璃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已经接受曲琉璃什么都想不起来这个事实了。

“小姐,奴婢帮你梳妆吧。”

“嗯。”曲琉璃自然的把手递给沉香。

沉香慢慢从床上扶起已经穿好衣服的曲琉璃,来到梳妆台钱坐定。

“小姐,还是像前几天一样把头发都挽起吗?”沉香四个心细的丫头。

“嗯。”曲琉璃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的丫头了,总是能很快的知道她需要什么。

沉香给曲琉璃梳头的时候,曲琉璃总是喜欢隔着窗子看看外面,现在正值初春,万物复苏。

这几天,曲琉璃看着外面的绿越来越多,越是按耐不住想要出去转转的心思,奈何身子一直没好,曲父一直不让外出。

今天身子终于好利索了,借着给父亲请安的名头终于能出去看看了,这几天在这个小屋子里都快把曲琉璃给憋死了。想到这儿,曲琉璃不禁偷笑出声。

沉香早已习惯这个小姐时不时发呆出神,还老是自言自语,总觉得小姐有些不同了,但却不知到底是哪里不同,且当是小姐想明白了吧。

“小姐,您看这样行吗?”沉香最后把一只通透碧绿的簪子轻轻地插在挽起的秀发中。

曲琉璃收回看向外头的目光,认真打量着铜镜里的曲琉璃,真真是倾国倾城啊,比现代的曲琉璃好看很多,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弱美,真正的大家闺秀的样子。

右手轻轻抚上脸颊,就算不施一丝粉黛,还是一样遮不住这美丽的面容。

“嗯,就这样吧。我们走吧。”曲琉璃认真看了看说着就要站起来走。

“哎哎哎,小姐,我还没有给您上妆啊,您这样怎么去见老爷啊。老爷会责怪我没有照顾好小姐的。”沉香按下正要站起来的曲琉璃。

“哎呀,父亲那里有我在呢,不会为难你的,快点吧,别耽误了给父亲请安。”

曲琉璃需要的是低调,虽然她已经从沉香那里得知了大概事情的来龙去脉,但这时候曲琉璃还是需要谨慎行事,不能被别人看出破绽,任何人都不行。

说着就把沉香拉着出了房门。

哇,果真是没有一丝污染的空气啊,真是清新,舒服,哈哈哈哈,比现代不知道舒服多少呢,曲琉璃打量着四周的一切,雕梁画栋,假山林立,真是气派。

哈哈哈,穿越到一个有钱人家,老爹还疼爱,真是运气太好了,没有穿越到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庶女身上真是幸运。

想到这儿,曲琉璃本就轻快地步伐又轻快了三分。要不是碍于这曲琉璃以前是个淑女,恐怕现在的曲琉璃早已经开心的跳起来了。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前厅。

“琉璃给父亲请安,父亲万福。”曲琉璃规矩的按照沉香教的动作行礼。尽量不让任何人挑出任何毛病。

“好好好,我儿能痊愈,为父甚感欣慰啊!哈哈哈!”曲父大笑着摸着自己的胡子,示意曲琉璃起来坐。

曲琉璃小心的起身慢慢的坐到一边便不再说话。

“老爷,这琉璃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您看,是不是能饶过胭脂了?胭脂以后不会再犯了。”崔氏小心的试探着,脸上的表情卑微到了极点,仿佛是有多尊敬老爷一般。

曲琉璃看着这毒妇就觉得恶心,表里不一,呸。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这毒妇崔氏可能已经死透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能装的人。

“虽然琉璃已无大碍,但是胭脂犯下大错,残害长姐的罪名已经坐实,你叫我怎能轻易饶过她,你叫我以后怎么去见琉璃天上的母亲。哼!”

曲父的好心情都被这崔氏突然地求情给破坏了,冷哼一声,把头撇在一边。

“老爷,胭脂真的已经知错了,都是妾身没有管教好胭脂,以后妾身一定好好管教胭脂,让她和琉璃好好相处。”崔氏有些心急,但还是耐着性子轻声哀求曲向江。

“好好管教?你真当老夫傻吗?你果真以为我不知琉璃落水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只是看在你多年为家操持,老夫才不再追究,还不知足吗?非要老夫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你才能消停吗?”

曲向江的火气越来越大,胸口不住的起伏。

“妾身知错,妾身知错了。”崔氏像小媳妇一般乖乖坐在一旁,真的不再说话,但崔氏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却被曲琉璃看在眼里。

好歹在现代曲琉璃可是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啊,这点微表情是逃不过曲琉璃的眼睛的。

曲琉璃静静的看着所发生的一切,什么都没说,但心里的算盘可是打的噼里啪啦的响啊。这崔氏果真是个狠角色啊,看来得好好想想怎么对付这娘两儿了。

曲琉璃低着头打着自己的算盘,任谁都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第3章 嫁人风云

更想不到的其实是崔氏,还以为这曲琉璃刚才一定会为胭脂求情,今天居然什么都没有说,看来得想想其他的办法了。

崔氏并没有注意到曲琉璃今日与以往的不同,注意力全都在怎么能让老爷饶了胭脂。如果崔氏能细心一些,就如同她以往的细心一般的话,她一定会注意到曲琉璃的不同,可她没有。

人生就是这样,错过一步,就会错过今后的每一步,而有些事情,老天早已注定。

我一直相信,善良的人最后得到的都是好的结果,而坏的人终会有天收。无一例外。

“老爷,三皇子来了。”管家急匆匆赶过来禀报。

“还不快请?”曲向江呵斥管家一声,连忙起身迎接。

所有人都利索起身准备跪拜即将来到的三皇子宇文鑫。曲琉璃也跟随他们起身在一旁站定。

“拜见三皇子。”

“尚书请起。”宇文鑫虚扶一把算是免礼。

“不知三皇子前来,有失远迎,还望三皇子恕罪。三皇子请上座。”曲向江低着头规矩的出声。

“无妨。”三皇子宇文鑫说完便径直走向左边的座位坐定,曲向江在右边的座位缓缓坐下。

“给三皇子上茶。”

“不知三皇子前来,所为何事?”曲向江依旧小心恭敬的发声。

“前几日听闻曲小姐失足落水,今日本王特来看望。不知曲小姐可否无碍?”宇文鑫轻轻拂去茶叶小饮一口,举手投足间尽显皇家风范。

“多谢三皇子惦念,托三皇子的福,小女已无大碍。”

曲向江并不惊讶宇文鑫的到来,此前,三皇子不止一次对他透露过想娶曲琉璃的心思,所以事态很明显了,这三皇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琉璃,还不快来谢过三皇子。”曲向江连忙召唤恭候在一旁的曲琉璃。

“琉璃多谢三皇子。”曲琉璃规矩的低头行礼。举手投足间尽是大家闺秀应有的姿态。让人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免礼。”宇文鑫亲自上前扶起曲琉璃。这更让曲向江坚定了内心的想法,果真不出他所料。

同时,这样的举动也被曲琉璃疑惑,多说多错,多做多错,还是先走为妙。

“父亲,我突然感觉有些头痛,想来是病还没有痊愈,琉璃就先退下了。”曲琉璃说的话滴水不漏,手扶着额头,仿佛真的一般。

“那我儿回房好好休息,一会儿再请太医过去看看。”曲向江立马示意沉香上前扶着曲琉璃。

曲向江脸上担忧的神情做不得假,果真是放在心尖尖儿上疼的女儿,这让宇文鑫更加坚定想要娶曲琉璃的想法,今天,他必须得到曲向江的同意,才能将曲向江这一势力收为己用。

现在朝中的局势对我极为不利,必须得早作打算。

“是啊,曲小姐,还是身子重要。”宇文鑫附和道。

“琉璃告退。”曲琉璃慢慢行礼由沉香扶着转身离开。

所有的事情都没逃过的就是崔氏的眼睛,眼珠一转,顿时心生一计。

“前几日,胭脂还跟妾身说已经好几日没有见到三皇子了,三皇子今日就来了,真是巧的很,巧的很啊,呵呵呵。”崔氏用手帕擦了擦额头,以掩饰内心的心虚。

“哦,多日未见胭脂,胭脂可还安好?”宇文鑫好不走心的问道,又拿起桌上的茶杯饮了一口。

“还不快去请二小姐过来。”崔氏眼疾手快,打断刚要出声的曲向江,她的目的就是利用三皇子把她的女儿救出来。

“胭脂可是日日盼着三皇子来府上看她呢。”崔氏自动忽略曲向江眼神中的责怪,恬不知耻的冲宇文鑫继续说着。

“鑫哥哥,你终于来看胭脂了,胭脂的脖子都快望断了。”曲胭脂一来连行礼都顾不上了,眼中只有宇文鑫。

“胭脂,不得无礼,还不拜见三皇子。”曲向江一声怒喝,总算叫住了快要扑倒宇文鑫怀里的曲胭脂。

“拜见三皇子。”曲胭脂这才不情愿的对宇文鑫轻轻行礼。

“无妨,无妨。”仍旧是虚扶一把,看不出一丝不同。

明显感觉到崔氏的眉头轻轻一皱,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瞬间崔氏的表情已经恢复与先前并无二般。果真是狠角色。

“胭脂,快过来坐下,三皇子和你父亲还有要要谈。”

崔氏终于还是摆出了当家主母的姿态,毕竟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胭脂要是再胡闹,保不准老爷又要惩罚胭脂。

“是。”曲胭脂撅着嘴最后看了一眼宇文鑫,终究还是乖乖在崔氏身旁坐下。

“曲尚书,本王今日来,确实是有事要和您相商。”宇文鑫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哦,三皇子请讲。”曲向江低头作揖,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尊敬,任是谁都挑不出曲向江的毛病。

毕竟也是在官场打拼多年的老江湖,虽然曲向江并未站队说要支持哪位皇子,但是却是忠心耿耿的效忠皇帝的。

“本王此次前来便是要与尚书商量婚事的。”宇文鑫面不改色的说出目的,尽量不让曲尚书看出他心中的一丝慌乱与真实目的。

听到这句话的曲胭脂内心狂喜,鑫哥哥是来跟父亲提亲的?那一定是来娶我的,太好了,我终于能如愿以偿了。我终于要做三皇妃了,我就要嫁给鑫哥哥了。

“下官愚钝,还请三皇子明示。”曲向江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听到宇文鑫的话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果真是有目的,却也没想到宇文鑫竟然这么直接就说出了此次前来的目的,但曲向江还是不愿意听明白,只能装傻。

“曲尚书,我知道你能听明白。”宇文鑫手端茶杯,毫不在意的吹走茶水上飘着的浮尘。因为他知道,曲向江不会拒绝,也不敢拒绝。

“下官惶恐,只是三皇子为何不提前与我商量一番,下官也好有所准备。”曲向江一脸正色,连忙起身请罪。

“曲尚书,本皇子早已到了婚配的年龄,如今自己来物色我未来的三皇子妃,还需要提前跟你报备吗?还是本皇子现在连这点主也做不了了?嗯?”宇文鑫故意把事情说得可大可小,就看曲向江怎么解决了,他却是把这个烫手山芋推回了曲向江的手中。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只是不知三皇子看上的是琉璃还是胭脂,还请三皇子明示。”

曲向江还是保持刚才请罪的姿势,一直没有直起身子,外头才初春的天,曲向江脸上却已经布满了汗珠,豆大的汗珠从曲向江的额头滑落,但他还是一动不动,这位主,不能得罪啊!

前几日下朝后确实是听到他们说皇帝本来想给三皇子赐婚,没想到这三皇子居然驳回了皇帝的赐婚,说是要自己找个自己喜欢的女子,本没当回事,结果却找上自己,大意了,大意了。

一旁的曲胭脂内心早已欢呼雀跃,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白色的手帕被她绞的皱巴巴的,差点就要站起来了。

还是在她旁边坐的崔氏沉得住气,用眼神示意曲胭脂矜持一点儿,用手拍了拍曲胭脂的手,让她安心。

“曲琉璃。”宇文鑫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简单的三个字,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还是像方才一样的正常,他必须为自己之后的路好好谋划做准备。

而这一步他必须走,他必须娶到曲琉璃,因为曲尚书只有一个嫡亲的女儿,娶了曲琉璃才能得到曲向江的支持,他才能离皇位更进一步,所以今日他必须得到曲尚书的同意。


第4章 黄雀在后

虽然宇文鑫面无表情,但是却让在座的三个人大吃一惊,为何会大吃一惊?

因为曲琉璃早在娘胎里就已经被皇帝与现今唯一被封王的七王爷定了亲,如今,三皇子也要娶曲琉璃,这可急坏了曲向江,如热锅的蚂蚁一般,不知该如何是好。

“三皇子,莫要为难老臣啊,琉璃早已和七王爷定下了婚事,如何再,哎呀。”曲向江是真的不知该如何说才能不得罪三皇子啊。

“是啊,是啊,琉璃早已定下婚事,如何能再嫁给三皇子啊。”崔氏按下一旁眼泪都快出来的曲胭脂,附和道。如今这三皇子可是皇位最有利的竞争者,她必须要让胭脂嫁给三皇子。

“曲尚书,你可要想清楚是要得罪本皇子,还是那个成天无所事事空有封号的广阳王。”宇文鑫只能下最后通牒,他必须要娶曲琉璃。

“本王何时无所事事了?三皇兄倒是说来听听。”身穿素色云锦的广阳王宇文城悠闲的走进来。

“拜见广阳王。”曲向江,崔氏,曲胭脂三人立马起身,丝毫不敢怠慢,人说宁愿得罪任何人,也不得罪广阳王,你要问我为何,在这九州国的人都知道,别看这广阳王在哪都是一副无害的笑脸模样,其实最是难缠。

“免礼吧。”宇文城自然的坐在刚才曲向江的右位,宇文鑫见了他可是不用行礼的,虽然自己的身份更加尊贵些,但是他也不能让宇文鑫起身啊,不能驳了宇文鑫的面子。

再者说,宇文城也从来不在意这些虚的,且随他去吧!但是这尊卑还是要遵守的,所以坐在了右边。

宇文城的到来倒是让曲向江松了口气,总算是能先好好想想对策了。行礼过后三人便各自入座了。

因为宇文城的到来,谁都不愿先开口,一时间前厅的气氛竟像凝固一般,压抑的人难受,曲向江倒是想说话,但是两位正主都没开口。他也不敢开口啊。

“七皇弟的消息真是灵通啊,来的可真快啊。”宇文鑫没有想到宇文城居然会来的这么快,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最终还是宇文鑫妥协了,看着宇文城这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宇文鑫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先开口。

“三皇兄怕是误会了,我是听说我未来的王妃前几日不慎落水,特地前来看望。并不知三皇兄也在此地。”

宇文城这几句话说的很有水平,三两句话就宣誓了自己的主权,把曲琉璃归为他的人。

当然宇文城怎么会告诉他真实原因,宇文鑫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控之中,他怎么会不知道宇文鑫打的什么主意呢,他又怎么会让他宇文鑫称心如意。

如今抢人都抢到他头上了,他怎么还能什么都不做,真当他是软柿子好捏吗。

“七皇弟怕是在说笑吧,你未来的王妃?你可有提亲?曲尚书可有答应你?”宇文鑫最怕这时候宇文城过来横插一脚,坏了他的好事。

“三皇兄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本王了,修齐。”宇文城一个眼神示意修齐,然后他背靠在椅背上,折扇一开,好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是。”修齐领命作揖,然后双手一拍,果真是聘礼,数十个暗红色的木箱被抬进来,不一会儿便塞满了整个大厅。

“七皇弟果真是有所准备啊,动作可真快。”宇文鑫咬牙切齿的说道,手中的茶杯都快被她给你捏碎了。

“自然是比不上三皇兄的,来尚书府提亲一点诚意都没有,三皇兄果真是小气啊。”宇文城压根就看不上这个仗势欺人的三皇兄,自然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宇文城的一句话噎得宇文鑫说不出话来,今日前来确实是没有任何准备,谁会知道宇文城会来横插一脚。

“三皇子,广阳王,请先息怒,请听下官一言。”曲向江双手作揖,恭敬的发声。

“尚书不必多礼,坐下说吧。”宇文城折扇轻点,算是让曲向江免礼。

“是,琉璃她娘临走时让我答应她,琉璃的婚事由她自己做主,我不能失信于她娘啊。二位皇子您看?”

曲向江因老而浑浊眼睛顿时便溢满了眼泪。慢慢的在红木椅坐定,一时间仿佛苍老了数十岁。

“无妨,死者为大,本王必不会为难与你,既然是这样,还请尚书先把曲小姐请过来才是。”宇文城怎会看不出曲尚书眼中的神情,满是认真,怎么会撒谎呢。

“管家,还不赶紧去请小姐。”崔氏看着陷入回忆的曲向江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多年了,这老东西还是忘不了当年那个狐狸精。

算了,如今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且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如今只能先把曲琉璃叫过来了。

管家领命后转身而去,而大厅里的所有人都闭口不言,等着这位正主的出现。

而这些风云变化,曲琉璃却是不知道自己走了以后发生这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更棘手的事情马上就要来了。

曲琉璃一路回到如意阁以后,就一直坐在桌旁手摸着下巴在思考消化,沉香当时说的曲琉璃生母死的时候的事情。

一直想不通的是,她总觉得事有蹊跷,怎么会无缘无故中毒而亡呢?

照沉香说的,大夫人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死亡呢?有机会一定的好好的查一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姐,老爷请您去大厅。”管家急匆匆的跑来禀报。

“何事?”曲琉璃这才刚回来多久啊,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呢。

“小姐,您去了就知道了。”管家真的是有口难言啊。

曲琉璃这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连忙起身随管家前去。

“七皇弟果真是仁慈啊,皇兄怕是都要被你感动了。”宇文鑫在他两说话的时候插不上话,只能现在酸一酸宇文城,不能让他占了上风啊。

宇文城才不屑搭理宇文鑫这些,只当他是跳梁小丑在一旁作妖。

“老爷,小姐来了。”管家禀报后便退在一旁。

全部人的眼光都因着管家一句话而看向门口,管家说完,便走进来一个身穿银纹绣百蝶度花裙,披着翠纹织锦羽缎披风的女子,脸上未曾施一点粉黛,却依旧美得像天上的仙子一般。

因外头还是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冷,把一张小脸儿冻得红扑扑的,又有些可爱,加着病还未痊愈,所以披着披风,以免受了凉,随意挽起的三千墨发上仅插着一根碧玉簪。

就算是刚才已经见过曲琉璃的宇文鑫也是看呆了。真真是天仙下凡。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眼前的女子,这更加坚定了他要娶曲琉璃的决心。

本来惬意的摇着折扇的宇文城看到曲琉璃手也是停顿了下来,如此美貌果真是惊为天人啊,饶是自诩见过不少美貌女子的宇文城也不禁有瞬间的失神,但他还是很快就恢复原先的神情。

“父亲,叫我来是有何事?”

曲琉璃把脱下来的披风交到沉香手中,在脱披风的时候曲琉璃环视了一下满地的红色木箱,脑袋里很快的转圈。

我靠,不是吧!我才穿越过来没几天,不是就要把我嫁出去了吧!这么倒霉?我还没玩够呢!搞什么呀?

曲琉璃当然也感受到了主位上两个男人打量的目光,但她毫不退却的迎上两人的目光,最后还是被宇文城周身的气质所吸引,两个人四目相对,眼神中似探究,似疑惑。

为何会被吸引?因为她刚才已经见过三皇子了呀。

看这人他身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折扇,必定也是个不好惹的主,不过长得还是很帅的。

如果说宇文鑫给人的感觉是高高在上的帅,那另一位给人的感觉就是儒雅,高贵,有些王者风范的帅。但却有些让人看不透。

而且他还和三皇子同坐一排,所以曲琉璃断定这男子一定是另一位皇子,今天这尚书府还真是热闹啊。


纨绔俏王妃-曲琉璃, 宇文城-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3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