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余情不可待-苏洛晴, 叶寒-总裁豪门小说

从此余情不可待-苏洛晴, 叶寒-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一个人的婚礼

新郎人不见了!

雪白的婚纱包裹着曼妙的身姿,苏洛晴安安静静的站在台上,眉目幽幽,仿佛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多么难堪的事情。

“叶寒临时有事,婚礼来不了了。”

说话的人是她的公公,叶氏集团的董事长叶政勤。

苏洛晴微抬眼眸,看了一眼叶政勤唇边的笑,心里发凉,戴着精致水溶丝手套的手握紧了捧花,乖顺答道:“我知道了。”

叶政勤不禁打量起这个小姑娘来,年纪很轻,大概二十来岁,站在台上过分恬静,看样子并不是个惹事的主。

又叮嘱了几句,苏洛晴尽数应着,翻江倒海的情绪险些被婚礼进行曲和誓词给攻破。

一个人的婚礼,多么讽刺滑稽!

在万众瞩目中,价值连城的婚纱裙摆摇动,苏洛晴戴上戒指从台上下来,突然听到有人惊呼一声:“叶少来了!”

叶寒漂亮堪称完美的五官在阳光下显得尤为瞩目,一双漆黑的眸子紧锁着新娘,待他走近了,周身的戾气尽数朝苏洛晴张牙舞爪的撕咬过来。

“你来了。”

苏洛晴新娘打扮,原本就是全场的焦点,这一笑,五官霎时生动明媚起来,也还算配得起叶少那张过分漂亮的脸。

冷眸冰刀似的剜了她一眼,叶寒掀唇,齿缝间的讥诮利箭一般嗖嗖齐发,“婚礼结束了?”

她眼眸一紧,即便很难在他强大凌冽的气势下跟他对视,但仍旧极力平静自己。

这场婚礼,全城轰动。

不论是表露叶家雄厚的财力和高贵的地位,还是通过婚礼来营销叶家的品牌名声,抑或是让叶苏两家联姻成为津津乐道的美谈,叶家都用足了心思。

环城游的时候,苏洛晴独自一人领着上百辆婚车转了一圈,那时候叶寒就没有露面,随行的人声称叶家为了摆放她身上那件曳地婚纱特意安排她独坐一辆加长版林肯保姆车。

可她也不傻,叶寒不想娶她。

现在更是算好了婚礼仪式举行完了,来羞辱她这个攀高枝不知好歹的女人罢了。

“嗯,结束了,你来得刚好。”

苏洛晴答着,却看到叶寒脸色愈发阴沉冷酷。

他听得出女人话语里的怨气,“你在怨我?”

她凝视着他的脸,不卑不亢,眸中隐隐有笑意浮动,“没有。”

下一秒,叶寒的手,却狠狠地捏住了苏洛晴的脸。

“我警告你,别想在我面前耍花招,我叶少不是会怜香惜玉的男人,而且,你已经惹着我了!”

的确是……不会怜香惜玉,苏洛晴在心底讽刺的自嘲着,谁不知道矜贵名流叶少是个不近人情的家伙?

“如果你是指结婚的事情,我记得,婚事提出来的最后,是叶少点了头的。”苏洛晴轻声说道,怕叶寒不明白似的,又补充道:“苏家现在的状况叶少应该有所耳闻,没有叶少的首肯,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敢把心思动到您的头上。”

她处处捧高着叶寒,实际上却字字带刺告诉叶寒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是整件事情的主宰,她不过是个看起来相对重要的客串角色而已。

叶寒半眯起来的眸子里仿佛潜藏着即将苏醒的猛兽,就要一口,将苏洛晴给活生生吞灭了,他松开手,越是火大声音却是寒冷彻骨,“苏家教养出来的好女儿,一个个的,果然都好得很!”

明知他意有所指,苏洛晴仍旧装傻充楞,“谢谢叶少夸奖。”

叶寒刚从机场回来,原想给苏洛晴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婚礼倒是举行了下来,这样算来,最吃亏的,还是叶家。

他自然是生气的,怒气冲天,苏洛晴这个女人又像是个软硬不吃的,外界看来,倒显得他叶家欺负苏洛晴。

可这本就是自然界弱肉强食的法则不是么?

她苏洛晴能够算计他至此,他必然要加倍的讨还!

不就是结婚么?

好啊,他结!

户口本上多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你们在干什么?该入席了。”

叶政勤板着脸过来提醒道,看向儿媳妇的眼神已经变了味道,暗含警告。

苏洛晴顿时心里一惊,低下头去。

她刚才……

太生气了!

万众瞩目的婚礼,他留她一个人成为众矢之的的笑柄,尊严尽扫,颜面全无,更坐实了苏家高攀的传闻,还演变出叶家被逼婚的味道……

越是细想,苏洛晴越觉得手脚冰凉,她太大意,让情绪左右了自己,招惹了叶寒,苏家别想有好日子过,一时的口舌之快,倒把苏家置于不利的境地。

有叶政勤在,宾客融融,大家对于叶苏两家到底怎么结的亲仿佛毫不关心,婚礼的真正作用,反倒变成了商业交流。

不过——

这也是苏家崭露头角的机会!

苏洛晴换完敬酒服出来,只看到叶家两父子在众宾客中尤为醒目,同样刚毅的轮廓,沉稳矜贵又霸道天成的气度,当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叶政勤年逾五十,目光仍旧精明锐利,但到底有了年纪,稍显温和。

旁边的男人……却过分冷酷了些,一抬眉,一俯眼,都带着审视探究的味道,轻易就能俘获住潜藏在人心底的那点子算计。

但他好像又很不屑,戴着名贵腕表的手轻晃着酒杯,漫不经心的不时插上一两句话,不盯着谁看,也不遗漏谁的目光,总之,颇有些傲视群雄的味道。

他的目光扫过来,苏洛晴呼吸一紧,举起酒杯示意,慢步走了过去。

叶政勤见她过来,交待道:”去敬酒吧。”

“是。”

苏洛晴没敢挽叶寒的手,只注意到公公方才不悦的语气。

跟上前去,一桌不落的敬完酒,苏洛晴已经晕到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还有一桌。”

一直不愿跟她说话的叶寒忽然提醒她,苏洛晴强打精神,“好的。”

“苏洛晴,你不会是我的对手的。”叶寒笑了笑,漂亮的五官在夜里勾魂夺魄。

她怔了怔神,随即被公公叶政勤呵斥的声音惊醒,“你在做什么?”

第2章 骗婚阴谋

原本是要给叶政勤敬的酒,泼在了叶政勤崭新的西服上!

苏洛晴一个劲的说着:“爸,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在叶家,她或许不了解叶寒,但是对叶政勤是很尊敬的。

后者一派威严的站了起来,沉着嗓子,黑着脸道:“洛晴喝醉了,叶寒,找人扶她下去。“

这就要赶她下去了?

“还不死心?”他侧着身子,低声在她耳边又道,“苏洛晴,你的目的达到了,可除了叶太太的头衔,其余的,你休想得到!”

苏洛晴捏着衣角,看着叶寒阴测测的面容,无能为力。

父亲跟叶政勤同一桌又如何?

作为娘家人的苏家在这场婚姻中根本没有话语权。

“爸,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嘴里喃喃的说道,床上的女人抓紧了被子,眉头狠狠的蹙在一起,猛地睁开眼,入目是天花板的一片白。

脑袋如同被人撕裂过一般疼痛。

苏洛晴从床上坐起来,才惊觉已经第二天早上了,昨晚被送回叶家后她就不省人事,醉得一塌糊涂。

身上还穿着昨晚的敬酒服,红色,醒目,喜庆,讽刺。

她从楼梯上探出头去,一楼大厅里,叶政勤和叶寒坐在矮几旁正喝着茶,说话的声音不大。

一旁的管家先抬起头来,看到一身红色的苏洛晴,先是皱了皱眉,微微躬身,“少奶奶醒了。”

随后便吩咐其它的佣人去给苏洛晴准备早点。

“爸,早。”

叶政勤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掀开茶盖,轻轻吹开茶汤上的细嫩茶叶,用绘有云纹图案的青色茶盖拨开,颇为讲究的喝了一口茶。

却没有理会苏洛晴。

“呵。”

叶寒冷笑一声。

苏洛晴脸色一白,坐到单人圆沙发上,手法娴熟的倒了一杯茶,倏地跪到了叶政勤面前,“爸,喝茶。”

叶家现在,叶寒是独子,可威望最高的,还是叶政勤,她得罪不起。

昨天的婚礼,因为她乱了套,她百口莫辩。

良久。

“洛晴,叶苏两家联姻,本着双方受益的目的,让你进了叶家的门。从你穿上叶家的婚纱那一刻起,你的名字面前就冠以叶字的姓氏,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叶家整个家族。”

听着叶政勤一字一句说着,苏洛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力求平静的道:“爸,我知道了。”

“你知道?”叶寒冷冷补了一句。

“我叶家风风光光迎你进门,你却结结实实给了叶家一个耳光,这账,你说,是跟你算,还是跟苏家算?”

苏洛晴端茶的手狠狠一抖。

她能够感觉到叶家父子身上那股迫人的威严,视她如蝼蚁的蔑视和不满。

“爸,酒后失态的事……”

苏洛晴想要辩解,叶寒的手忽然伸到她面前,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不耐烦的扔到她怀里,咄咄逼人,“如果仅仅是酒后失态,那也太小瞧你的能力了,苏洛晴,好好看看这报纸上都写了些什么!”  

她眼皮一跳,扫到报纸上醒目的几个大字——双姝争夫,苏家套牢叶少!

叶家失足,被苏家姐妹玩弄于鼓掌之中!

机场寻爱,叶少婚礼失踪谜底揭露背后商业机密!

……

一条条的,都在昭告天下苏家对叶家图谋不轨,甚至把苏洛晴的身世都给起底了。

小三的女儿,能够单纯到哪儿去?

“爸,叶寒,记者媒体惯于捕风捉影,这些事不能当真。”

苏洛晴的辩解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之前显得苍白无力。

叶家是名门世家,名声比金子还要贵,即便事情不是真的,这些负面报道,也让叶家蒙羞。

婚礼上,她被抛下独自一人。

而她的丈夫,却跑到机场去找她的姐姐苏然。

受害人难道不应该是她么?

怎么他们却说出她是阴谋家的言论?

好无力。

“抢走亲生姐姐的婚礼,逼走苏然,想要利用叶家的力量让苏氏企业死灰复燃,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样不是你苏洛晴的手笔?”叶寒半蹲着身子,手指挑起来苏洛晴的下巴。

“我没有。”苏洛晴咬定。

越是这种时候,她越是什么都不能说,她没有任何筹码,她孤军奋战。

“那好。”

叶寒松开她,往沙发上靠去,沉俊的脸上溢出一抹冷笑,“酒店那一晚,你真的跟我发生关系了么?”

轰——

苏洛晴脑袋里一空。

抬眸看着叶寒,他应该是她的姐夫才对,可他偏偏也是坐拥万贯财富能够拯救苏氏于水火之中的人!

前面是苏氏付之一炬的倾覆危机,后面是虎视眈眈的苏然亲生母亲,无论哪一边,都足以将苏洛晴逼上绝路。

“叶寒,你现在是打算不认账了么?”

“呵,直到现在你还跟我演戏,真以为我喝醉了酒被你们下了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叶寒暴怒之下,摔了茶杯。

一旁的叶政勤也嗅到了什么不对劲的问题,连忙问道:“下药?”

苏洛晴身子晃了晃,宿醉后的头仍旧疼痛,此刻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政勤也火了。

婚礼搞砸也就算了,现在告诉他这个空降的儿媳妇,原来是一场阴谋!

苏洛晴缓缓低下了头,现在她已经结了婚,总不能第二天叶家就退婚,她不能退缩,如果她放弃,那父母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苏氏就完了!

“爸。”她重重叫了一声,“不管之前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原因嫁到了叶家,现在我苏洛晴生是叶家的人,死是叶家的鬼,以后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叶家的事!”

“那这笔账,我该算到谁的头上?”叶寒咬牙切齿,他从未有过这般想要把一个人生吞活剥的怒意。

从头到尾被一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这是一种耻辱!

苏洛晴沉默良久,垂下眼帘,思考道:“现在最该做的,是平息舆论。”

她话音刚落,脖子就被叶寒狠狠掐住,他一双眸子燃着吃人的光。

“你的意思,要叶家咽下这口气?苏洛晴,你怎么那么贱,连自己姐姐的男朋友的床都要爬!”

第3章 新婚丈夫要出差

苏洛晴猛烈的咳嗽起来。

胸腔里如同塞了棉花,难受得厉害,脖子上的手越发用力,她竟然生出了解脱的念头,握住叶寒的手慢慢垂了下来!

许是察觉到了她这个念头,叶寒嫌弃的收回手,阴冷的眸子里满是恨意,“想就这么解脱?”

“咳咳咳。”

苏洛晴没有哭,只是咳出了泪花。

“就这么解脱太便宜你了。”

叶寒还想再说什么,就被一旁的叶政勤打断,“够了。”

“当务之急先平息舆论。”越是这么说,叶政勤也对这个儿媳妇没有什么好感,就连舆论都算计好了,心机之深哪里像个单纯的女人。“叶寒你跟我去公司。”

“至于你……”叶政勤稍稍停顿,锐利的眸子眯成一条缝,“你最好说到做到,既然已经是叶家的人,那就跟苏家没有关系了,听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比起叶寒的怒气腾腾,叶政勤当真是老姜一块,用苏洛晴的原话,就不动声色的撇开她跟苏家的关系。

苏洛晴银牙紧咬,重重点了点头。

父子俩离开的背影在她苍白虚弱的眼眸里渐渐远去,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浑身如同刚刚上过战场,现在只有肌肉酸痛无处可以发泄的苦楚。

偌大的别墅里,连佣人也不曾给她好脸色。

电话响起的时候,苏洛晴还在神游当中,看到是妈妈的名字,强扯出一抹笑来,“妈,什么事?”

“洛晴,昨天看到你喝酒……妈妈和爸爸也没能帮上你什么忙,你现在好受点没?喝点蜂蜜水解解酒。”

“我知道了妈妈。”

苏洛晴不欲多说,但母女之间,总能察觉出微妙的不对劲。苏母很快又问:“叶寒有没有为难你?你公公对你还满意吧?”

“挺好的。”

“……”

苏母不讲话,苏洛晴又怕她担心,继续道:“妈,你就放心好了,你女儿长得那么漂亮乖巧,叶寒和公公都挺喜欢我的。”

“那我就放心了。”

挂断电话,浓浓的无力感席卷上来,苏洛晴回到房间,失声痛哭了起来。

从答应母亲接近叶寒谋划婚姻,她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为达目的,她甚至连自己都出卖了。

对苏然的歉疚,对叶家的害怕,对新生活毫无希望的恐惧,在她新婚的第二天,险些将她击溃。

房间的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露出叶寒修长挺拔的大长腿。

苏洛晴连忙擦着眼泪,不敢看他的眼睛,力求若无其事的说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我和我爸都挺喜欢你么?”

叶寒问道。

苏洛晴尴尬的脸红了,她撒谎了,可当面被叶寒戳穿的滋味,好像她是一个恬不知耻的人。

不!

在他的眼里,她就是那样不知羞耻的人!

“想不到你撒谎的技术这么炉火纯青了。”

叶寒直接越过她跟前,打开衣柜,拍了拍手,几个佣人从外头进来,只听叶寒吩咐道:“挑几套出差用的衣服,帮我搬到车上。”

新婚第二天,他要出差?

听起来总觉得有些讽刺,可两人之间本就毫无感情,苏洛晴不知道该如何挽回局面。

只是,苏氏能够撑到他出差回来么?

万一……

“叶寒。”

思考之下,苏洛晴站了起来。

叶寒冷眼瞥她。

鼓起勇气,苏洛晴问道:”归宁宴,你能来吗?“

她眼眶微微红着,语气也算不上恳求,叶寒厌恶的蹙了蹙眉,“不能。”

他周身散发着不可接近的冷酷,苏洛晴想要哀求的话,生生噎住了。

叶寒走的第二天就是归宁宴了。

三朝回门,苏家很是看重,特地在大酒店设了宴,即便没有叶家那般雄厚的财力,至少也不磕碜。

为了能跟叶家绑在一块儿,苏家甚至还请来了不少记者。

之前舆论风波的事情,苏家几乎无能为力,现在,只要能够在归宁宴上表现出新人和睦恩爱的样子,谣言自然不攻而破。

叶政勤也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离宴会开始只有两个小时了。

苏洛晴穿戴整齐从楼上下来,客厅里只有叶政勤翻阅报纸的声音。

“爸,归宁宴我们……”

“我待会儿有个重要的客户,不能爽约。”

叶政勤不温不火的话,犹如一盆凉水,浇在了苏洛晴的脸上。

苏家想要利用叶家的名声替自己撑场子,联姻的关系这样做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偏偏苏洛晴刚进门就不得宠,甚至让叶家父子极为嫌弃,苏家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地方。

“爸。”苏洛晴脚步没有挪动半步,她跟叶寒的婚姻形同虚设,叶寒不去,旁人会说她这个新婚妻子不受宠爱,叶政勤不去,那舆论可就要刮跑苏家现在强撑起来的那点脸面了。

叶政勤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狐狸,只淡淡说道:“昨天你说了什么忘记了么?“

“生是叶家的人,死是叶家的鬼。”

“你现在是叶家人,不是苏家人。”叶政勤再次强调。

苏洛晴一哂,忍不住道:“爸,归宁宴不单单是苏家的事,我们要是不去,那丢人的也有叶家啊。”

叶政勤冷冷瞥了一眼苏洛晴,”去了才是丢叶家的人。“

以苏家为耻。

“爸,叶寒不在,您要是不去,这归宁宴还有意思吗?据我所知叶家一向很少被绯闻缠身,如果我们不去,明天叶家免不得要上头版头条。”

她一字一句,都从叶家的角度出发,叶政勤偏头看她一眼。

见叶政勤没有说话,苏洛晴继续道:“我相信没有任何合作商愿意看到合作的企业整日在无聊的八卦中沉浮。”

半晌,叶政勤站了起来,“你是在威胁我?”

“爸。”苏洛晴内息忐忑无比,垂下眸子,“我是在为叶家考虑。”

叶政勤思虑再三,合上了报纸,吩咐管家道:”备车。“

“爸,那叶寒他……”

“八点准时到场。”

苏洛晴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跟上叶政勤,一路上忐忑无比,达到酒店门口,已经有一堆记者围在那里了。

她刚下车,就有记者围了上来,对着她跟叶政勤拍个不停。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快看,是叶少的车!”

记者们跑过去一半,苏洛晴看到叶寒的身影,长长呼了一口气,明知他说出差只是借口不想给她机会接近,现在却因为他的出席,她仍然心怀感激。

第4章 他身边的女人

就在苏洛晴想要走过去的时候,叶寒转身优雅绅士地拉开车门,从车里牵出来一个漂亮的女人。

那女人五官出挑,一身奢侈品牌,站在叶寒旁边简直自带光环。

尤其是,叶寒和她牵在一起的手!

苏洛晴有些愤怒。

”苏洛晴,你没有资格生气,你算是叶家的什么人,连买来的佣人都不算,你不过只是利用下三滥的手段爬上叶寒的床逼迫他娶了你的人,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苏洛晴,你想想清楚,如果叶寒现在有了新欢,那你想要利用叶寒的背景和财力来帮助苏家的计划就泡汤了,你现在应该站到叶寒身边去!去吧!”

心底有两个声音在挣扎拉扯,苏洛晴捏紧了手包,往叶政勤旁边靠近了一点,仿佛这样的动作就能显得她跟叶家还有一些瓜葛。

但是——

“伯父,你怎么也来了?”

那个女人看到了叶政勤,亲切的过来挽住了叶政勤的手。

苏洛晴就那么被挤开。

她却没能逃脱那些记者的围攻,站在记者的包围圈里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公公对别的女人好,那感觉,她第一次尝到,有点奇怪,好像自己的东西被抢走,可心底又清楚的知道那本来就不属于自己,所以一直处在进退维艰的尴尬境地。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宋恬丫头,怎么了,怎么跟你叶寒哥凑一块儿了?“

叶政勤朝宋恬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都带着笑意。

宋恬瞥了苏洛晴一眼,“伯父,您是不是不喜欢我跟叶寒哥在一起啊?我这才刚跟您见面,您就质问我拐带您儿子。”

“叶寒,你看这丫头,嘴巴还是那么伶牙俐齿。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有跟宋叔叔他们聚聚了,改天抽个时间,去你宋叔叔家玩玩。”

……

众目睽睽之下,那边的三人和被排挤开的苏洛晴形成鲜明的对比。

叶寒看到苏家一脸难堪,像是终于扬眉吐气,眼角眉梢都带着轻快,瞥向苏洛晴是仍旧是不寒而栗的冷。

后者脸色平静,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上却仍旧挺直了腰板跟叶寒对视,小委屈里头有着些不愿屈服的倔强。

苏家的人看到这一幕,谁也没有动。

在自己女儿吃亏的时候,在叶家不断朝苏家施压的时候,苏家毫无能力拒绝和反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别人羞辱,看着自己苏家的名声被叶家踩在脚底下。

场面因为苏洛晴的沉默变得有些尴尬,仿佛那些活在镁光灯下的主角的戏太过浮夸没有得到观众的响应,她把自己那些糟糕委屈的情绪全数藏在了指甲下发白的手掌心里。

除了让自己身体痛一点提醒自己清醒之外,苏洛晴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镇定。

叶家可以羞辱她,但是当着全城的人的面羞辱苏家,她看到因为愧疚和难堪的父亲低下头时,心里到底是愤怒的。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苏洛晴走上了前去,看起来像是不甚在意的挽住了叶寒的手臂,轻声道:“叶寒,谢谢你出差了还没有忘回来参加我们的归宁宴。”

像是觉得一个谢谢还不够,苏洛晴又停顿了下来,抬头看着叶寒,自动忽略掉他往外扩散的冷气,温温笑起来,替他理了理原本不乱的领带,“谢谢。”

此刻叶政勤旁边的宋恬笑了笑,叶寒要她帮忙的时候,她以为是多大的事,才特意来见见那个能让叶寒这枚贵公子向她开口的女人。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苏洛晴,除了长得好一点,其它的也太过平凡了。

宋恬很想看看,叶寒在苏洛晴面前,是什么样的。

原来那个冷酷不近人情的叶寒,似乎也多了一些情绪,愤怒,厌恶,甚至算计。

这样的男人,比起那个没有感情的王者一般的叶寒,更为生动可爱了呵。宋恬唇角慢慢溢出来笑意,“叶寒哥,我还以为这报纸上写的苏小姐是苏然呢?原来是她妹妹。”

气氛一瞬更加冰冷了。

苏洛晴如履薄冰。

原来传闻中苏家双姝争夫是真的。

记者的拍摄还未停止。

叶寒没有想到会被宋恬反咬一口,冷冷瞪了她一眼,迈开长腿往里走。

苏家的人上前招呼,苏父站在前头,额头有些细汗,在这个时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女婿面前,苏父感受到了比叶政勤带来的压力还要强烈的威慑。

这让他这个年龄的人有点难堪。

可叶家这么一招,不就是为了让人难堪的么?

如同跳梁小丑一般演戏给有钱人看。

苏洛晴原本挽住叶寒的手一空,脸色也狠狠沉了下去。

“还没有开席么?”

叶寒突然回头问道。

苏父一愣,“这就开席。”

没有称谓的,叫人有些脸红的尴尬对话。

宋恬不依不饶,“叶寒哥,难道你就不想问问苏家,要个交代么?是李代桃僵,还是圈套,你都不管了么?”

叶政勤轻轻咳了一声,走到叶寒旁边坐下。

苏父在叶政勤旁边坐下,全程赔笑,对于宋恬的问题,也只是皱皱眉头,“宋小姐也过来坐吧,很感/谢你能来祝福洛晴。”

“谁说我要……”祝福她了,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宋恬就看到苏洛晴越过自己走了过去。

苏洛晴举起桌上的酒杯,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后终于下定决心,杯中的红色液体贴着透明的玻璃缓缓滑下来,诱人沉醉,她仰头轻抿一口,像是在壮胆。

“爸,叶寒,很抱歉,之前没有向大家说明姐姐的问题,导致大家一直在误会我跟姐姐还有叶寒之间是三角恋的关系。其实……”

她略微停顿,看见叶寒眼里的警告,敛下眸中的怯弱,深呼一口气,“姐姐之前跟叶寒,的确是男女朋友关系。”

“什么?”

“原来真的是三角恋!”

“那谁是小三?”

……

就在叶寒要发怒的时候,苏洛晴又接着道:“可是谁又能保证在一起谈恋爱的男女朋友到最后就一定会结婚?结婚的人就一定不会相爱么?”

从此余情不可待-苏洛晴, 叶寒-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