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重生异能妻-苏瑾染-总裁豪门小说

盛宠重生异能妻-苏瑾染-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山洞中的女人

正月,朝阳渐出,照亮了半边天。

坎坷曲折的山路上,女人赤着脚向前奔跑,她原本就不怎么白嫩的脚,已经被细细碎碎的石沙割破,那狰狞的血迹在她脚下一直蔓延,格外刺眼。

“她在那儿!快追过去!”

“臭表子,生了孩子都不老实。这次把你抓回去,看我不打死你!”

身后的脚步声越拉越近,逃了一夜的苏瑾染早已筋疲力竭,一个不慎,脚一崴,倒在地上,却又立刻挣扎着,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拐一瘸地往前走。

前面还是一座大山,翻过那座山,就是繁华的城市。

十五年,她被卖到这里已经十五年了啊!

在这段时间里,一直被拴在山洞里,像畜生一样被这山里的野汉子折磨。不管是下地累了,还是和家里的婆娘吵架了,只要是路过山洞的人,都会来这里发泄一番。

甚至苏瑾染身上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听那些看不起她的婆子们说了——要衣服有甚用,还不是会被扒光。

十五年啊,生下了七个孩子。其中两个是女孩,而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山村里,苏瑾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脐带还未剪的婴儿,被活生生的摔死!

“汪汪汪”,前面的山头突然传来狗吠声,苏瑾染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一种无力感从心底涌上来。

后面是面目狰狞的村民,前面是气势汹汹的猎犬。

原本就伤痕累累的她,加上这整夜的奔跑,现在怎么能逃得过这群人的追捕呢?

若是被抓回去,想必下场会更惨吧!

心一横,苏瑾染咬咬牙,毅然决然地冲上了前面的断坡。

追来的人见状,顿时慌了。这臭表子可是他们村花大价钱买来的,这才三十多岁,还能多生几个男娃,若是现在就死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二花,你想干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苏瑾染勾唇一笑,脸上带着决绝,冷声道:“我这次跑出来,就没想活着回去!”

其中一个黢黑的男人咬着牙恐吓,“你个臭表子,赶紧给我回来,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苏瑾染充耳不闻,连死都不怕了,还怕这个吗?

低下的人大叫着,怒喝着,辱骂着,却始终不能让苏瑾染改变主意。她垂眸,用空洞的眼神看着这群可恶的村民,一点一点,发誓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后面便是百米高的悬崖,苏瑾染闭上眼睛,正要转身往下跳,却听见下面一阵哭喊声。

“妈妈,妈妈……”那男娃娃看起来才三四岁,被他那所谓的奶奶抱着,冲着苏瑾染哭泣撕心裂肺,“妈妈,你不要走!”

苏瑾染僵硬地转过头,看着这张与她七八分像的脸,压下心中的酸涩,轻声道:“对不起,孩子。”

说罢,决绝转头,纵身一跳。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寒冬季节,却有一丝诡异的温暖。

太阳跳出山头,露出它全部的身体。朝阳本代表着希望,可如今却见证了死亡。

闭上眼睛,苏瑾染突然想起,自己还未被拐卖到这里的时候。

那年,她才十八年华,刚拿到帝都大学的通知书,对未来有着无限期许。那时她唯一担忧的就是,重男轻女的父母会不会允许她上学。

或许被苏瑾染说动了,或许是终于看到了她的努力,父母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在家买了酒菜为她庆祝。

一直不被允许上桌的苏瑾染,那天也吃了几口菜,喝了一杯果汁。

而就是那杯母亲亲自递来的果汁,开启了她十五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悲惨人生。

当那盆粪水将中了迷药的她泼醒时,当她得知自己被高价卖给整个村时,她无数次的想问问父母,为什么?

就因为她是女孩吗?

十五年啊,苏瑾染见到多少刚出生的女婴被活生生的摔死淹死甚至活埋,一直生活的那个山洞后几乎堆满了白骨。

那时候她还是想问,为什么?

就因为她们是女孩子吗?

无数的疑问在她心中盘旋,苏瑾染知道,自己这是不甘心。

虽解脱了,但心中的恨刻骨铭心!

“砰”地一声,苏瑾染坠.落在巨大的石头上,石尖穿透了太阳穴,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意。

眼前是一片雾蒙蒙的灰色,在失去意识之前,生前的种种在苏瑾染的脑海中走马观花地闪过。

“呸,怎么是女孩,一个赔钱货!”

不甘心啊!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做出点成绩,让那些瞧不起女孩的人好好看看,女人也能做出一番事业!

如果有来生……

……

再次醒来时,是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

苏瑾染只觉得头疼欲裂,撑着身子坐起来,环顾四周。

周围墙壁潮湿斑驳,杂物乱堆,似乎还有老鼠四处窜着。头上昏暗的灯光摇曳,厚厚的蜘蛛网遮住了大部分光线,身下的床似乎是用石头垫起来的,又硬又咯人。

看到这一切,不禁楞了一下,接着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里分明是还未被拐卖前住的房间啊!

低头看看身体,洗的发白的宽大校服,瘦弱的身体,还有那双因为长时间劳动而粗糙难看的手。

苏瑾染小心翼翼的从床头翻出那个破了一个角的镜子,镜子映照着模糊的人影,营养不足,身材矮小,这是十五年前的模样!

想起深山中老神婆絮絮叨叨说的那些话,一种不可置信的想法渐渐在苏瑾染脑海中形成。

她咬着嘴唇伸出手,难道……狠狠地掐自己大腿一把,从身体上面传来的痛感让她明白,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像是苍天赐予的巨大惊喜,苏瑾染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额头上血肉模糊的伤口也提醒着自己,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真的重生了!

从小到大,苏瑾染的人生都是苦的,挣扎了这么多年,还是惨死。而惨死过后,老天有眼,终于眷顾她了一次!

正在激动不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那声音尖锐刺耳,熟悉的不行。苏瑾染握紧拳头,压制住心中翻滚的恨意,细细听着。


第2章 女孩上什么学

“老苏啊,咱儿子想买一双球鞋。”这是她母亲,刘春花的声音。

听到这儿,苏瑾染才知道,自己原来重生到了高三下学期开学的时候,也就是九月初。那时候苏家父母不知道听了谁的话,不仅拦着她不让她上学,还将她辛辛苦苦捡垃圾赚的学费抢走,给弟弟苏振龙买了游戏机。

“买呗。”苏建国吸了一口烟,大大方方地说,“咱家虽然穷,可不能缺着儿子什么,别人有的他都得有。”

闻言,苏瑾染不禁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所以前世苏振龙侮辱了一个女孩子,家里没钱赔偿,就把她卖了吗?

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屋里休息,一点也不害怕把她吵醒。

“对了,那死丫头还倔吗?”苏建国想起昨晚那赔钱货寻死觅活非要上学的场景,心中烦躁不堪。

“倔,怎么不倔。”刘春花狠声道,“一个赔钱货上什么学,以后还不是要嫁出去?人家隔壁小丫就乖乖出家给家里补贴了,就她不听话,早知道当初就把她掐……”

“砰”地一声,刘春花的抱怨还没说完,就见破旧房间的木门被踹开。苏瑾染站在门口,双眼诡异地盯着他们,额头那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略微狰狞,让刘春花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贱蹄子,你要死啊!”想到自己刚才竟然被她吓到了,刘春花心中暗自懊恼,弯腰捡起地上的垃圾就往苏瑾染头上扔。

苏瑾染侧身躲过,抬眼冷冷道:“你也是女人,难道我外婆也叫你贱蹄子?”

“你!”刘春花脸色一变,抬手正要给她一耳光,却在她如同恶魔注视的眼神下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只能“呸”地一声,默默地退了回去,又不甘心地补充一句,“你弟弟快回来了,赶紧滚过去做饭!”

此刻正是下午,苏瑾染一天没有吃饭,加上又被苏家父母打的满身伤口,肚子也是饿了。听到刘春花的话,她也没有反驳,抬脚去了灶台处,开始烧火。

身后,刘春花得意洋洋地摇头晃脑,“这贱丫头,我看就是欠教训!”

不一会儿,苏瑾染就端着一碗清粥走了出来。刘春花赶紧到厨房看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当下气势冲冲地揪住苏瑾染的头发,“贱丫头,饭呢?”

苏瑾染掐住她的手,刘春花吃痛放开,她这才道:“想吃自己做。”

正在这时,苏振龙放学回来了,招呼也不打,就把书包扔在苏瑾染身上,毫不客气道:“给我写作业,还有,我饿了。”

苏瑾染冷然,还是那句话,“想吃自己做。”

“臭娘们,你说什么?”苏振龙直接将毫无准备的苏瑾染推倒在地。

这一次,刘春花和苏建国都笑开了,连声夸赞道:“乖儿子,真棒!”

说罢,苏建国转头道:“别装死,快起来伺候振龙。”看着苏瑾染费力起来,他才满意转身,嘴中絮絮叨叨,“臭表子,生来就是伺候男人的,上什么学。”

这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传入苏瑾染的耳中,让她想起那犹如地狱的十五年。胸腔中的热血仿佛化成了利剑,一寸一寸地切割她的心脏。

苏瑾染恨,恨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那可怜的养育之恩,早就在她那十五年的折磨中被一点点磨平,变成了骇人的恨意。她多想举起一把刀,把他们全都杀了。

可是她不能。

苏瑾染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虽然只是在一个小小的农村,可她若真的杀了人,说不定下一刻就被扔进河里淹死。更何况,她现在身体虚弱,根本无法反抗他们。

虽然体力上无法对抗,可她有的是办法先要一点利息。

想到这儿,苏瑾染勾了勾嘴角,眼中闪过一丝亮光,神色怪异地看了一眼刘春花两人,转身为他们准备饭菜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苏振龙皱了皱眉头,不满道:“妈,那臭娘们怎么回事?今天竟然敢反驳了。”

“谁知道呢,妈帮你教训她。”刘春花无所谓的说着,又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苏振龙的头,轻声道,“儿子呀,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还行吧。”苏振龙不耐烦地挥开她的手,又道,“对了,我的鞋子呢?买了吗?”

刘春花面上浮现一丝难色,“儿子,妈过几天再给你……”

“不行!”苏振龙推开刘春花,厌恶道,“你真没用,我们班大虎都有三双名牌鞋子了!”说完,他眼睛一转,“大虎说了,他那光棍叔叔觉得苏瑾染好看,要不妈,你把那女人卖给那光棍,给我买双鞋。”

闻言,刘春花眼睛一亮,连声道:“好好,不愧是苏家的儿子,这么有经济头脑!”

苏振龙咧嘴一笑,那个臭娘们竟然敢反抗自己,看他不给她点教训!

苏瑾染不知道,在她做饭的时候,自己的未来已经被这对恶毒无知的母子决定了。

当天晚上,苏家其他三人都拉肚子,整夜整夜地往茅房跑。苏瑾染听着门外叫苦连天的声音,平淡地翻了个身。

菠菜和韭菜,够你们拉上两天的了!

只是苏瑾染心头仍压着一块大石头,那就是上学。以前她的学费都是自己捡垃圾卖钱,或者好心的老师资助,才能够进入学堂。记得上一世她又哭又求,班主任跑破了鞋子,才勉强让父母改变主意的。

如今重生,她断然不能在下跪乞求了,可怎样才能顺利上学呢?

苏瑾染叹了口气,正要睡觉,却看见那摇摇欲坠的窗户突然被打开,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探进来。

“谁!”苏瑾染呵道。

未等她反应过来,那身影便快速移动到她的脚下,接着化为一张阴暗色的网,张牙舞爪地向她袭来。苏瑾染咬着牙,一个翻身躲开攻击,右手向那网口抓取,却扑了个空。在她惊讶之际,那身影再次攻击,这一次直接擒住她的脖子,不断缩紧。

一种眩晕感袭来,苏瑾染似乎闻到腐肉的臭味,她的意识一点点抽空,身体似乎正在被侵占,以致她整个人轻飘飘的,似乎灵魂就要升起。

又要死了吗?

迷迷糊糊间,苏瑾染似乎回到了那阴风飕飕的山洞里,彻骨的恨意让她血液翻滚。

她不甘心!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嘴中喃喃着,苏瑾染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然不停地挣扎着,似乎要挣脱控制一般。那东西又变换一个形状,想要将她控制的更紧。


第3章 控影术

“别挣扎了,你没有力气的。”那时尖细的声音,带着些许诱惑,“生活那么痛苦,父母不宠朋友不爱,活着有什么意义?”它凑近苏瑾染的耳边,声音轻柔,“把这幅身体给我吧,我替你活着,不好吗?”

“你做梦!”苏瑾染冷声道。

她才刚刚重生,她会重新进入学堂,不会再大意被拐卖。她会结婚生子,有她向往的人生。她不能死,不能死!

意识模糊,苏瑾染死死地咬住嘴唇,那铁锈的血腥味更加刺激了她的神经,“我不能死,放开我,放开我——”

她尖声叫着,周围突然凝聚了阴灰色的雾气,像是在地狱中爬出来的小鬼,阴冷刺骨,充满死气。

“砰”地一声,苏瑾染跌倒在地上,她贪婪的呼吸着氧气,片刻才好受些。低头看着那怪物。此刻地上像是落下黑色的纸片,不一会儿那些碎片凝聚成一个实体,似乎是很疲惫的贴在地上。

看清这一切,苏瑾染毛骨悚然。她在深山中听了不少怪异的事情,如今重生,她也对神鬼之事有了几分肃然,难道真的遇到鬼了?

就在她思想转瞬的片刻,那东西渐渐出现它的原型。苏瑾染这才看清,差点尖叫出声——那东西竟然是自己的影子!

影子怎么会脱离她的身体,自己移动?

“主人。”影子在她脚下摇摇晃晃,发出尖细的声音,带着些因恐惧而产生的颤抖,“主人求求你不要杀我。”

“主人?”不知怎地,苏瑾染沉静下来,“你是我的影子?怎么会……”

“每个影子都有它的意识,阴气越重的人,影子的意识越强,久而久之就脱离本身的控制了。”

闻言,苏瑾染眯了眯眼,“所以,你刚刚想杀死我,从而取而代之?”

“是。”感受到她身上的戾气,影子抖了抖,低声解释道,“可是主人,您身上竟然有那么重的死气。我若是早知道,才不会如此冒险呢。”

“阴气?死气?”苏瑾染皱眉。

在影子的解释下,她才知道那所谓的阴气死气的来源。

或许是上一世被拴在山洞的原因,那些死去的女婴身上的阴气和死气都进入她的身体。加上她本就含恨重生,死气更甚。

怪不得方才她的周围凝聚阴色的雾气,准确的说,那是死气。

了解了这一切,苏瑾染看着脚边瑟瑟发抖的影子,正要秋后算账,却见那影子谄媚地抚摸着她的脚踝,道:“主人,求求你不要毁掉我,我会很多东西,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哦?”苏瑾染来了兴趣,似笑非笑道,“你会什么?”

“只要有光,就有影子,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它的声音中扬起了一丝骄傲,“我可以帮你获取情报,可以帮你教训坏人,还能去你去不了的地方!”说完,它蹭了蹭苏瑾染的小腿,轻声道,“主人,能留下我吗?”

不得不说,它的话让苏瑾染有一丝心动。只是方才的危险仍历历在目,这个影子比她想的还要精明,若留在身边,以后说不定还会费尽心思,占有这幅身体。

想到这儿,苏瑾染周身气场一冷,空气渐渐凝固变色,她嗤笑道:“你以为,我会留一个随时能伤害我的东西在身边吗?”

话音刚落,影子像是被掐住喉咙一般,缩成一团,拼命地挣扎着。却在强大的死气前显得格外弱小,渐渐地,它的实体开始撕裂,虚化……

感觉到这种痛苦,影子身体颤抖,撕心裂肺地大喊:“不要,不要,我可以和你签订契约!”

“契约?”苏瑾染挑眉。

“对!只要签订了主仆契约,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了。”感受到死气的放松,影子喘着气道,“主仆契约,主生仆生,主死仆亡!”

这东西,果然还有没告诉她的。

苏瑾染冷笑一声,收回身上的死气,居高临下道:“那签订契约吧。”

“是,主人。”影子颤颤巍巍地开口,紧接着变幻成一个六角形,移动到苏瑾染的脚下,极速旋转着。大概五秒后,少女周围升起透明灰的保护罩,亮光突现,那灰色的气体源源不断的涌入她的太阳穴。

苏瑾染只觉得体内一股热气不停旋转,身体毛孔张开,通畅舒坦。不一会儿,她似乎闻到一股恶臭,身上油腻腻的,十分沉重。

片刻,那光芒才消失,苏瑾染低头,这才发现皮肤上占满了黑漆漆的泥垢。

“这是您身上的毒。”影子解释道。

苏瑾染点了点头,难忍这种臭味,翻过窗户就往村中的一条小河走去,半路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那么大的动静,那几个人怎么没听见?”

闻言,影子不屑道,“就他们?我略施小术就让他们晕倒了,你现在上去给几个拳头,他们也醒不来!”

苏瑾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道:“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影子没有性别。”片刻它又解释道,“不过您是女生,那我化形女性就比较容易了。”

“那好,你去旁边守着吧,我要洗澡了。”

听到这话,影子不满地撇撇嘴,嘟囔道:“都快十八了,没胸没屁股,谁愿意看你。”说罢,感受到身后阴森森的眼神,它谄媚一笑,转身一溜小跑,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见状,苏瑾染这才放心的褪下衣服,跳进河中。

月光皎洁,照在微微泛起波澜河面,反射出闪烁的光芒。明明是九月份的初秋季节,可苏瑾染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冷。那因契约而出现的热气仍然在丹田之处滚动,热源洒向四肢,格外舒坦。

苏瑾染泡在河中,这才有时间平复心中的激动。

奇遇。

对于自杀到重生,再到遇见影子,这一切只能用“奇遇”两个字来形容。

这一世,她势必要闯出一番成绩来!

“咔嚓”,河旁的树林中突然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苏瑾染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谁?!”


盛宠重生异能妻-苏瑾染-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