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宝宝神助攻-宁柠夕-总裁豪门小说

腹黑宝宝神助攻-宁柠夕-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搓衣板了解一下

“咣当!”

……

宁柠夕生无可恋地看着面前这块,大老板亲自递来的——搓衣板。

又看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腿,干笑道:“大老板,我能不能套条睡裤再跪,硌得慌。”

沙发上的男人端起茶杯,淡漠的应了一声,上挑的尾音让人瑟瑟发抖。

算了,她跪!

众多规矩中,她仅有的能记得的12点之前回家,今儿个也栽了,明明是11点59进门的,可民不与官斗,她选择在金钱面前折腰!

宁柠夕跪坐在搓衣板上,瞟向墙角吐着舌头笑成花的小家伙,小家伙穿着一身小奶猫的睡衣,可他一点都不奶!

那就一熊孩子,上房揭瓦河里逮鱼就不说了,才四岁就见天儿的招引小姑娘,今儿个收情书,明儿个拿零食,说什么都顶嘴,尤其爱招惹她这个小姐姐。

“你今天为什么不回家?”小奶猫走过来了,背着手问话。

豆丁点儿大的小屁孩儿,还没她跪着高,说话一股他爸的范儿,趾高气昂的。

“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她推了推他的胳膊,给他使眼色。

【快替我跟你爹求情!】

小奶猫笑了,朝她努努嘴:【你怎么不自己求?】

【那是我老板啊喂!我要不要钱了啊喂!】

小奶猫露出两排瓷白的小米牙,朝她伸手。

懂懂懂!宁柠夕掏出张皱巴巴的红票子,抚平,奉上!

“爸爸,她收买我。”小奶猫高举着百元大钞,转眼就上交给老父亲。

去!沉熠白!

你丫这头喂不熟的小白狼!

小白狼他爸,也就是她的大老板,沉衍,终于把视线放在她身上。灯光打在他立体的五官上,狭长深邃的眼睛,一眼望不到尽头,黑眸温沉不带感情,唇微抿着,显得越发的薄。

作为C。A国际的总裁,他行事作风冷静成熟,果敢狠辣。从23岁接手公司到现在,几乎垄断了全国的科技产品,旗下主公司已是国内市价第一的公司。

作为家族企业,沉衍这几年算无遗策,并将C。A发展到国外,占据国外市场,如今已是全世界上市公司价值榜前三,是目前潜力最大的公司。

这样的大老板,在她这样的小透明面前,是神好吗?!

不到五秒,她都快缩到地上了好吗?!

暗想那一百块钱,会不会算成一千块扣在她工资里。

“吃饭了吗?”沉衍问。

柠夕愣了下,没反应过来,正要说吃过了,就看到大老板的眼神,敢说一句吃过了,保准儿砍了她。

“没吃!”

“熠白一直等你吃饭,在厨房,去热。”

“哦好。”

柠夕忙不迭时地往里跑,生怕被抓着再跪搓衣板。

十五分钟后,一大一小在餐桌上吃饭,柠夕问:“大老板,你吃了吗?”

“嗯。”

她看了眼时间,都快12点半了。

“大老板,你别这么纵着小白,小孩子要按时吃饭,这么晚吃饭对身体不好,难消化,别这么小就坏了胃。”

沉衍扫了她一眼,眸光微深,“既然知道,就别诓他,等了你一晚上。”

哎呀!她这才想起来,今天和小家伙约好一起吃晚饭的,顿时一阵愧疚!

“对不起啊小白!事情太多我给忙忘了,绝对没有下一次了!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成不?”

小白嘟了嘟嘴,不回应,大口吃饭。

“我刚才已经受到晚回家和不遵守约定的惩罚了!小白白白,你能原谅我吗?”

“那你保证。”

“我保证!”

“你保证,007要是再忘了小白,就越来越丑,和老巫婆一样丑。”

“嘿嘿,行!007要是忘了小白,就越来越丑,比老巫婆还丑!”

沉衍坐在沙发上,唇角微勾出一抹笑意,很快隐了下去。

终于哄睡了臭小子,柠夕揉着腰,转了转僵硬的脖子,臭小子一个故事听十遍才肯睡,也不知道谁给惯的毛病。

进了卫生间,两米长的台子上摆满了化妆品护肤品,大大小小的瓶罐琳琅满目。

好在沉衍不嫌这些东西碍事。

洗好澡,吹头发时特意加了有助睡眠的香精,味道不甜腻,很舒服。

忽然,她后背靠上一个温热宽广的胸膛,腰身也被轻易揽住,接着便闻到了男性特有的清爽气息。

“很香。”身后的人摸着她的发丝。

柠夕关了吹风机,从镜子里看着沉衍,“是我新配的精油。”

“不错。”

沉衍转过她的身子,细腻湿糯的吻辗转在她颈处,掀起阵阵热浪,随后轻咬着她削薄精致的锁骨,听到她如猫叫的嘤咛,便重重攫取她的唇,唇齿纠缠,不肯罢休,舌尖带着醉人的香甜。

“……腰硌得慌,嗯……硌的疼。”柠夕回吻着他,含糊不清地说着,身后是洗脸池。

沉衍手臂一抬抱起她,她双腿盘上他的腰,两人到了蓬头下,顷刻间都湿透了。

“我洗过澡了。”柠夕微喘,软糯地迎合着他的唇。

沉衍看着她红润透亮的唇,啃咬着,用舌尖描绘她的轮廓,汲取她的芳香,“想要吗?”

第2章 男欢女爱而已

“嗯?”柠夕双臂搂着他的脖子,细长的大眼睛被水打的半眯着,红唇饱满水润,锁骨平直精致,模样很是勾人心魄。

沉衍抱住她,便感觉到她身体微凉,两件浴袍脱落在地,头顶是温热的水,背后是冰凉的瓷砖,这人的胸膛也像着了火似的。

“……属禽兽的吗?”

柠夕扬起纤细的脖颈,侧头恰好从镜中看到自己的样子,在心里不耻的笑了,更觉得有些荒凉,思绪渐渐迷离,眼前一片迷蒙。

沉衍和那个人的身材很像,宽阔的后背,完美的身材线条,紧实却不突出的肌肉,窄瘦的腰,笔直有力的双腿,看背影的话……真的很像。

“还有心思走神?”沉衍压低声音在她耳旁说话,添了性感。

柠夕嗤嗤地笑,细长的眼眸眯着,刻意将他的脸模糊,语调慵懒如猫,“哪敢……”

到半夜才结束了夜间活动,沉衍已经回了房间,他们从不一起过夜。

只做情事,不谈感情。

柠夕草草洗了澡,看着脖子上的吻痕,无所谓地笑了。

她凑近镜子,看着出血的下唇,舌尖将血珠子勾走,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在嘴里化开,就像……就像当年妈妈死的时候,那股浓郁的化不开的气味。

突然觉得身体一阵无力,她撑着洗脸池,晃了晃昏沉的脑袋回了房间上床躺着。

大大的窗帘把窗户遮的不漏一丝光线,黑暗中,柠夕直勾勾盯着床头柜的抽屉,仿佛要把里面的那份结婚请柬灼烧的灰都不剩。

“叮——”手机进来一条信息,打断她乱七八糟的思绪,柠夕将手机点开。

小夕你回家住吧,你妹妹在争取影后,而且快结婚了,最近会有媒体采访我们一家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爸爸等你回复。

一家人?

扯淡!滚!她已经没有家人了!

柠夕用力把手机砸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墙被砸出一个小坑。

她喘着粗气,抹掉额头的冷汗,压下那阵反胃,总觉得那股血腥味消散不去,睡着了也不舒服。

模糊中,她觉得很冷,身体在发抖,因为恐惧?

她费劲地睁开眼皮,却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妈妈一直在吐血,身前一片血红,“医生!救人啊!!”

她握住妈妈的手,恐惧感油然而生,那手凉的彻骨,引得她阵阵颤栗,脸色发白,“妈妈……求你们救救我妈妈!吐血了,她在吐血!大夫求你了!我求你了!”

她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鼻息间全是血腥味,脑袋震得嗡嗡作响,满脸的泪水,神情绝望脸色苍白,“钱?有钱!我马上拿钱!求你们不要停药,不要停药!”

画面猛地一转,她躺在了冰冷的手术室里,眼睛对着阴冷的灯光,还有那些令人恐惧的器材,让她身体不由得紧绷。

医生带着白手套和口罩,只露出一双黑漆漆没有感情的眼睛,拿着针管问她:“准备好了吗?”

“啊……好疼啊……”柠夕身子忍不住想扭动,紧咬着下唇,五官都皱在一起。

“取卵 子怎么可能不疼?”

第3章 救了她

“前几天不是说不卖卵 子吗,又想通了?”医生问。

柠夕下唇咬出血,更衬得脸色苍白,额头的冷汗顺着脸往下滑,疼得声音都在抖,“真的能……立刻给钱吧……”

“放心,这次的老板很阔绰,很幸运你各方面条件都非常符合。”

柠夕咬牙忍着疼,只要拿到钱,拿到钱就可以救妈妈了,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妈妈没事!别说卵 子,这条命她都能卖!

但当她拿着钱重新回到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被白布蒙着的身体,她没了靠近的力气,浑身发冷靠着墙驻足不前,死死盯着病床。

那是谁?是谁啊?!是谁躺在妈妈的病床上!她离开之前还好好的……

柠夕双膝一软重重跪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嘶声裂肺地叫喊着:“我妈去哪了?!我妈呢!她去哪了!你们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请你节哀,肝癌晚期本来就是很难治的病,你妈妈已经撑很久了,强行留着她,只会更痛苦,准备后事吧。”

病房很冷,凉气从膝盖一直到上半身,冻得她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有牙齿打颤和急促的喘息声,她就那样跪在地上,缓慢地靠近,一步一步往前挪着,直到握住那双渐渐僵硬却给过她无数温暖的手。

“妈,妈你怎么能就这样不管我了,妈你醒醒,我求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妈……”她沙哑地哭着,鼻音浓重,“醒醒啊……我拿到钱了,是我晚了,我太晚了……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可我为什么联系不到爸,他为什么,不救你……”

她对着那个蒙上白布的尸体放声大哭,绝望无助,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答应卖卵 子,她该死!该死是她!

那天之后,她就一直陷在一种情绪里出不来。

她不停拿头去撞墙,用刀子狠命地划着身体……眼前都是灰色的,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

身体的疼,远抵不过心里的疼,无法喘息,只能不停地刺伤身体,只能更疼!

真的,好想死。

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妈妈,是她没有早点去筹钱。

就在那片灰蒙蒙的雾中,她隐约看到一个温润如玉,干净爽朗的人,明明是一个陌生人,却让她想去靠近。

是谁?

那个人在靠近她,身上带着炙热的温度,让她觉得好暖和,温暖安心。

“想要吗?”他说。

声音冷漠淡然,只在情欲中压抑着一丝性感,温暖逝去,随之而来的无尽的冰冷。

柠夕弱化了他的模样,抱着他的身体,入目的只有这个熟悉的背影,像极了那个温暖的人,她好似找到了寄托。终于露出一抹笑容,妖艳动人,内里却死灰一片。

“想。”

滴滴滴——

柠夕被闹钟惊醒猛地睁眼,一瞬间连呼吸都忘了,眼里带着还未散去的恐惧,枕巾一片湿凉,心里一片荒凉孤独。

原来是梦……

幸好是梦。

她喘息着抬起胳膊搭在眼睛上,这一晚混乱的梦境,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了,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妈妈了,还有……

“柠夕,我要结婚了。”

这个人温暖的声音,只要想起就觉得胸膛发暖,会安心,会平静,会轻松,可这句话对她来说,如同魔咒,一遍一遍的纠缠着她。

她蜷缩起身体,紧抱成一团埋在被子里,只想活在自己的茧里。

第4章 不愿意笑就别笑

柠夕起来的时候,沉衍和小家伙还没醒,客厅很安静,只有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

她用冰袋敷了会儿眼睛,但还是肿胀的有点难受。

墙上挂了很多小家伙的照片,笑得灿烂,像个小太阳。

两个月前她在网上找兼职时,看到了这份看起来轻松薪水又高的工作,想着自己厨艺不错来试试,没想到还真应聘成功了。

当初,还是小家伙亲自挑的她,拿着一份资料面试她,问她是不是能做很好吃的饭……这么可爱的孩子,谁又能拒绝的了。

柠夕看着照片,无意识地弯起嘴角。

只是没预想到会和沉衍成为床伴关系,从第一次到现在,像陷入了某个怪圈,明知应该出去,却越陷越深,上床也变得顺理成章,谁都没有拒绝。

柠夕垂眸,手指按在吻痕的位置上,神情迷茫。

沉衍是个好人,她的做法或许是有些过分的……不过也是各取所需吧。

早饭快好的时候,沉衍才出来,脸色不是很好,有轻微的黑眼圈,根据柠夕的经验来看,大老板心情不好。

她看着沉衍走到自己身后,那阴沉的气场几乎要把她吞噬,“怎么了?粥已经端出……”

接着,她闭了嘴,身体被沉衍扭过去,下巴被捏的生疼,入目最明显的就是那双黑沉沉的眼睛,眉骨偏高,显得眼睛特别深邃,被看着的时候,总觉得冷飕飕的。

“大老板,怎么了吗?”

沉衍看着她略微红肿的眼睛,眉头微皱,沉默片刻才开口:“宁柠夕,我有没有说过,不能在晚上发出半点声音……”

“噗!”柠夕努力憋笑,“对不起啊我这名字……被你这么正经地叫出来,太搞笑了,不好意思……”

“我昨晚不小心把手机扔墙上了,以后不会了。”

一晚上的阴郁压抑,被这声宁柠夕消散了一些。

沉衍看着她眼角的泪花,晨光熹微,厨房飘着饭香,窗外清脆的鸟叫配合着她的笑声,浅淡的阳光,竟觉出一丝温馨,竟然觉得像个,家。

他忽的低头堵上这张不讨巧的嘴,惩罚似得舔咬着。

“想跪搓衣板了?”

“我错了,不笑了咳……大早上的咱能和谐共处不?”柠夕笑道,轻勾的嘴角,细长的眉眼。

沉衍捏着她的腰,不喜欢她的笑,她的笑总是很浅,有时会露出藏在深处的落寞。

她习惯了对任何人笑,可她并不想笑。

他不愿看她这副对着任何人都能施展的笑容,很假,也很远。

“007,我的太阳蛋好了没?今天你送我去幼儿园吗?哇偶太阳蛋是糖心的,今天要你送我,你开心吧?一周只有五次机会,我都满足你呢!”

“你话唠儿子醒了,出去吧。”柠夕推他没推动,看着那深邃不变的眼神,便踮脚在他耳边轻笑,“有什么需求晚上再说,禽兽爸爸。”

沉衍松手,看着柠夕出去,那句温软的禽兽爸爸,热气还飘在耳边,眼眸逐渐深沉,什么都看不出,只是更冷了。

她对自己,还是没有一丝真切。

……

四天后,宁柠夕又收到了短信。

【小夕,你妹妹今天结婚,你几点过来?你再不愿意见爸爸,今天也必须出现,咱们可是一家人。11点你要还没到,我亲自去接你。】

柠夕把手机扔到一边,按着胸口觉得堵得厉害,太会恶心人了,前几天就因为这句一家人让她做了一晚噩梦,又来。

她把整个身体陷到沙发里,头疼地闭上眼睛,真是看不得她有一刻好过。

婚礼她会去,但不是因为纪家。

她看着请柬,上面烫金的字体写着婚礼人的名字。

【楚枫、纪离】

整个请柬唯美又华丽,雕刻镂空的花纹,甜蜜的颜色,带着淡然的香气,还附送了一盒糖。

……谁要吃他们的喜糖!

他的婚礼,就在今天。

柠夕打开衣柜,按说参加的是纪离的婚礼,她应当穿一条纯黑色的连衣裙,表达自己的祝福,但这同样也是楚枫的婚礼。

于心底说,她更想漂亮点,让他注意到自己。

“呵……傻不傻。”柠夕轻嘲一笑,拿出一身白色阔腿裤套装,最后还是想漂亮点啊。

楚枫喜欢穿白色。

“真是疯了。”柠夕低声说着,默默换了衣服,把长发烫成大卷,松散地披在脑后,搭配起来慵懒帅气。

打扮的这么漂亮,又何必呢?

腹黑宝宝神助攻-宁柠夕-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