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穿越重生小说

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穿越重生小说

1
第1章 藏了男人

严绯瑶眼皮酸沉,如压了千斤的石头在身上,无法动弹。

为了研究新药,她已经在实验室里连续熬了七十二个小时。

却在实验结果出来前一刻——轰隆一声巨响!

实验室意外爆炸,她被炸飞出去!

那一刻,她只觉得身体如同被抛进了狭长的甬道里,强烈的挤压感让她浑身剧痛。

同时还有许多并不属于她的记忆,像病毒一般疯狂的钻进她脑海里!

严绯瑶开始害怕、拼命抗拒,然而——砰的一声,她的身体似乎是砸在了冰冷的地板上,疼痛从每个骨头缝里冒出来。

她吃力的睁开眼……却赫然吓了一跳!

她没有死!

在她面前,有一张男人的俊脸,近在咫尺,彼此间呼吸可闻……他俊朗的有些不真实……

严绯瑶忍不住伸手戳了戳,温热的、柔软的……所以,这是个活人?!

她惊疑不定的打量着眼前这鼻梁英挺,剑眉如墨的男人,猛然发现,男人竟是被反绑着双手,衣衫不整的和她并肩而卧,亲昵的贴在一起!

“小姐!小姐!”外头有人拍门,语调急切,“姑爷来了!您快出来迎一迎呀?”

姑爷……来了?那床上的男人又是谁?

严绯瑶被眼前的情形弄懵了,脑中的记忆,却自动鲜活起来……

这个丰神俊逸的男人,并非旁人送到她床上的,而是她自己从外头绑!回!来!的!

目的,就是叫丫鬟口中的“姑爷”,嫉妒吃醋,继而更爱她而已!

严绯瑶没有时间接受消化她穿越成为古代另一个女孩子的事实,就要接手原主留给她的烂摊子!

“作死!”严绯瑶低声咒骂了一句,咬牙忍住身上剧痛,翻身起来。

“小姐快呀,姑爷已经往这院儿来了!”丫鬟急声催促。

严绯瑶既惊且痛,脑门儿冒汗。这作死的原主,不但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更是要把命都搭上啊!

她四下环顾,寻找能藏的下一个大男人的地方。

古色古香陈设华美的屋子里……能藏人的,无非只有床底下而已。

严绯瑶忙扳过男人的身体,使出全身的力气,把他从床上拽下来,掀开床单,往床底塞去。

她耳中却突然传来“滴滴”的警报声。

她立即低头,手腕上实验用的电子感应装置,竟然和她一起被传送到了这里!

此时它正闪烁着红光,提醒着她靠近了有毒物质。

有毒物质?

她抬眼看了看男人,双手猛的用力,把他推入床底最深处。果然警报停下,红灯也不再闪烁。

那个眉目如画的男人……莫非是毒药罐子里泡大的吗?单是触摸他,就会让感应器发出警报?

严绯瑶脑仁猛然一疼,脑中的记忆告诉她——原主不过是看这被绑来的男人太过美艳,忍不住色心大起,偷偷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竟然就被毒死了,给了自己这“外来户”鸠占鹊巢的机会。

院子里骤然传来男人暴戾的怒喝,“严三娘,你出来!”

严绯瑶心头一跳,迅速放下床单,转身疾步出门。

院中怒气冲冲的男人,身高腿长,浓眉圆眼,一身宝蓝色的长袍直缀,倒是有几分玉树临风之姿。

严绯瑶心头冒出些温热之感,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想往人家身上扑……

这是原主留下的感情,并不属于她。

好在大脑如今是被她掌控,她在离男人还有三五步距离时,就停下脚,微微福身,“表哥好。”

一脸怒气的男人,仿佛见了鬼似的,被她的客气疏离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望了望严绯瑶身后的门,“怎么,不请表哥到你屋里坐坐吗?”

严绯瑶看他一眼,“虽亲事已经定下,但三娘毕竟还未过门……这里是女子闺房,贸然请表哥进门,怕是不妥呢。”

男人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了,上上下下打量她,忽而脸上显出了然的神色,“表妹该不是在屋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先前,你可是几次邀约我来,也没说过不妥呀?”

2
第2章 他,是谁?

“表哥这是说的什么话?”严绯瑶偷偷狠掐自己一把,逼出些眼泪来,委屈的看了男人一眼,“我是你未过门的妻,你竟要败坏我的名声吗?”

“将房门敞开,有丫鬟作陪,算不得私下见面!”男人别开脸去,眼中却泛着一丝狠厉,“你说得了颜先生的墨宝,要叫我看看,莫不是骗我?”

“大丫,速去请我爹娘来,有长辈在旁,才不算私下见面,”严绯瑶回头冲丫鬟道。

丫鬟刚走,廊下却猛地冲出一女子来。

“阿姐,我听人说你从昌平坊掳了个男……男宠回来,若是人就藏在你房中,还是赶紧打发走吧!别再与表哥怄气了!表哥心里是有你的!”

严雪薇跑上前来,横插在两人中间,用力的握着严绯瑶的手。

严绯瑶看着她,眯了眯眼睛,脑中的记忆告诉她,正是眼前这妹妹教她的法子,叫她寻个好看的男人来,以激起表哥争强好胜的心……日后必会将她放在心尖儿,对她紧张关切。

严绯瑶不由冷笑,原主也是个傻子,不但对这话深信不疑,甚至如今这副身体还带着对妹妹的亲昵,本能的握住妹妹的手,要寻求帮助似得。

“妹妹年纪小不懂事,但话可不能乱说!谁与你说的这话?叫他来和我对质!”严绯瑶不动声色的把手收了回来。

“如果没有,你敢推开门叫我看看吗?”傅文贤脸面紧绷,青筋暴起。

严绯瑶甩开妹妹,挡在门前,冷眼厉色道,“我不知表哥信了谁的混账话,但你今日要硬闯我闺房,就是失礼!你整日嫌弃我粗鲁不懂礼数,你傅家的礼教,也不过如此!”

傅文贤被说的面红耳赤,两人争执纠缠之时……严雪薇脸上却闪过狠厉,她瞅准机会,侧身绕过僵持的两人,一头撞开了房门!

咣当一声巨响!

严绯瑶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儿……千万!千万不要被发现!希望那绳子绑的结实,希望那人还没醒……

“啊——”

严雪薇刺耳的尖叫,打破了她的那一丝侥幸、那一点点的希望。

“阿姐,你还说没有!你如何解释屋里这个男人!?”严雪薇颤巍巍的指着屋子里。

与其说她是震惊,倒不如说她是压抑不住兴奋的狂颤。

严绯瑶僵硬的转过头来,抬眼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屋里是有个男人不假,却又和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那个眉目如画的男人,并没有被绑着手脚,狼狈的从床底滚出来。

而是衣着整齐,如清风朗月一般,端坐在对着门口的椅子上。

“他,是谁?”傅文贤咬牙切齿,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他如今,倒真有几分嫉妒了。

严绯瑶眼角抽搐……她还想知道那人是谁呢!

只知道严三娘是从昌平坊的勾栏院里,花了十两银子买来的,买的时候人就昏迷不醒,她怕人醒了乱跑,这才绑了手脚。

也不知他在床底下,是如何脱困的?严绯瑶不由深深看了那人一眼。

恰那人也向她看过来,一双眸子冷幽幽的,望不见底,带着叫人心惊的寒意。

“多谢姑娘仗义相救,还请带我去见你家长辈,定当重谢。”

他安静坐着就已经叫人觉得矜贵倨傲,这么一开口,浑厚的气势更是不容小觑。

而且他说……相救?重谢?

严雪薇与傅文贤的表情,顿时如吞了苍蝇一般……

3
第3章 偷人?偷不起的人!

傅文贤脸面涨红,“你,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见严家亲长!”

傅文贤声音很大,但对上屋里那男人,就显得气势不足,色厉而内荏。

男子并未理会傅少爷的挑衅,他径直朝门外走去。

严绯瑶连忙后退,躲去一边,因为她手腕上的感应器已经开始振动提醒。

但她这动作落在旁人眼中,却有了别的意味……

那孤傲的男子,淡淡看了她一眼,目光幽凉。

严雪薇轻嗤一声,小声道:“关起房门共处一室的事儿都干了,现在倒装起了清高……”

被这话挑唆的,傅文贤的目光像刀子一眼,朝严绯瑶射来。

严绯瑶索性谁也不理,她先去了前院花厅,还未来及向里头的三位长辈行礼,便听到严雪薇已经追上来。

清亮的声音更是紧随而至,“大伯不好了!姐姐闺房里藏了个男人!”

严父惊得腾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双目圆瞪,要吃人一 般。

花厅里的空气仿佛都僵住了,却恰在此时,那男子不紧不慢的从外头进来。

他浑身清冷倨傲的气质,叫屋里众人,都震了一震……花厅顿时更为寂静,鸦雀无声。

众人震惊的功夫,那男子却已经行至上座,不等人请,便兀自在尊位上落座。

这般傲慢至极……叫屋子里的人大眼瞪小眼,颇有些无措。

还是严父反应快,见人气质不俗,回头问严绯瑶,“这位是?”

严绯瑶低头不说话,心里却忍不住哀叹……干什么都来问她?她还想问呢!

“他就是藏在姐姐房里的男人!”严雪薇急声说道。

严父脸色大变,抬手便握住了腰间佩刀,下一瞬就要拔刀砍人!

严绯瑶大惊,好在她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严父的刀柄——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且他身上还带着剧毒,爹爹这一刀砍下去,怕是要坏了大事儿!

傅文贤见状,立即上前一步,“严姑娘的闺房中,却有这陌生男子,不管这男子究竟是被救回来,还是另有来路——都对严姑娘名声不好。”

严父脸色一变,“你这话何意?”

“我傅家都是读书人,注重名节,只怕小生与严姑娘的婚约还得再议。”傅文贤抬起下巴,面色鄙夷。

严父脸上一阵青红,急恼怒,又说不出话来。

那男子把一屋子人的反应都尽收眼底,他不急不慢道,“可有纸笔,吾写封信,送去侯府,一切自明。”

听闻“侯府”二字,严父的手从刀上挪开,“敢问是哪个侯府?”

男子垂眸一笑,宛若桃花千里,“广安侯府。 ”

嗬……一屋子人,齐声倒抽冷气。

京都侯爵不少,可地位能比及广安侯的却是没有。广安侯年轻时随太祖皇帝御马亲征,打下大夏半壁江山,是大夏的开国元勋,虽已年老,其地位却无人能撼动。

“广安侯府……”严父嘀咕一声,不敢怠慢,连忙叫人准备。

严绯瑶把所有的信息在心里打个转,忽而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女儿冤枉,求爹爹为女儿做主!女儿并不知这位公子的身份,只是见他在街头落难……于心不忍救了他。但因公子身份不明,又惟恐给爹爹惹祸,这才偷偷将人藏在我自己房中,想着悄悄请了大夫来,看过了再悄悄送出去就是……”严绯瑶低头抽泣,说话间呜呜咽咽,好生委屈。

“可有人却硬要污蔑女儿,诋毁女儿清名,还要硬闯女儿闺房……说、说……说女儿藏了男宠在屋里……”

“哪个敢诬陷我闺女!看我不削了他的脑袋!”严父一身匪气,暴露无遗。

严雪薇吓得脸色苍白,噗通一声,腿软的跌进椅子里。

严绯瑶抬起满是泪痕的脸,“不愿爹爹伤他,只愿爹爹解除了我们的婚约吧……”

霎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傅文贤的身上。

“我……小生并不知道……”傅文贤顿时慌了手脚。

他没想到这男人竟与广安侯府有关,乃是惹不起的人物!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不过刚说了“婚事再议”,严三娘却主动提出“解除婚约”?

她是疯了?还是真与那广安侯府的男人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8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