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爱沉沦-祁晓瑜-婚恋生活小说

欲爱沉沦-祁晓瑜-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雨夜里的男人

深夜,下起雨。

因为有了这场雨,扫荡空了街头上的夜猫子们,天海市的街头显得很空寂,空气中弥漫起潮湿的雨水味道,昏黄的路灯光线穿过降落的密密麻麻雨滴,整个天地间朦朦胧胧。

祁晓瑜拿着最后剩下的半瓶啤酒,歪歪扭扭的一个人走在街头,那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看上去有些狼狈。

她的脑海里,又回荡出江枫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话。

“晓瑜,对不起,爱情不能当饭吃,我是逼不得已才和雨轩结婚,你等着我,等我成为祁氏企业的高层就和她离婚,我爱的人还是你。”

“呵呵,你还想骗我多久,江枫,你他玛真当我是傻子吗,你怎么不去死!”

祁晓瑜把手里剩下的半瓶啤酒一口气全部灌进喉咙,狠狠把酒瓶丢了出去,发出刺耳的玻璃碎裂声,她迈着踉跄的脚步,跌跌撞撞向马路对面走去。

脚下突然一软,可能是那半瓶啤酒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阵天旋地转,脚下一滑,她跌倒在十字路口的马路中央。

仰面躺在那里,可能是真的醉了,这时候的路灯在她的眼里,像是它自己在走,打着转,看的人眼花。

雨,还在下!

她一动也不想动,任由雨水打在脸上,渐渐的,陷入昏迷……

“穆先生,找到了。”

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路边,车窗落下,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男人的身影,他坐的笔挺,将脸隐藏在黑暗里:“带她上来。”

声音低沉冰冷,邪魅性感。

“是!”

祁晓瑜头脑一片混沌,她能感觉到被人驾起拖上车,但是连眼皮都睁不开。

浑身湿漉漉的的衣服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车里又开启了空调,暖洋洋的,让祁晓瑜最后的警惕意识又消散在脑海,真舒服,就像小时候在妈妈的怀抱里。

突然,身下一阵撕裂的剧痛,让她猛然惊醒,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一只大手突然捂住她的嘴,把她整个人都按在后座沙发上。

“别动,等下就不痛了?”男人的声音粗重沙哑。

酒精的作用,她听不清男人在说什么,那种疼痛慢慢降低下来,接着她感觉整个人都在天上飘,那是一种她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渐渐的,又陷入了昏睡……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天边出现黎明,停在偏僻路边的劳斯莱斯终于停止了晃动。

半响,车门打开,走下一位身姿挺拔的男人,一身笔挺的修身黑色西装,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

他低头点了一根香烟,优雅的吐出一口烟圈后抬起头,露出一张让任何女人都窒息的脸。

他的黑眸如曜石般澄亮,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看似平静的眼波下,却暗藏着锐利如膺的眼神,男人此刻看了眼车内已经穿戴整齐的女人,淡淡出声:“阿武,该回去了。”

“是,穆先生,晓瑜小姐……?”

“丢下车。”

男人掐灭手中的香烟,轻轻弹指,香烟打着转跌入路边的草丛,他的双手优雅的插入裤兜,站立笔直。

这样的男人,似不管出现在哪里,都能给人一种优雅、矜贵的感觉。

阿武不敢违抗穆少煌的命令,把祁晓瑜轻轻放在路边的安全地带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现在是回总部,还是……”

“去祁家!”

第2章 祁经年逼婚

祁晓瑜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离学校不远的路边草地上,头疼的像是要炸开,浑身酸痛的就像要散了架一样。

她揉着太阳穴,努力回想,记得昨晚因江枫的背叛,她喝了酒。

酒后发生了什么她记不清了,只记得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男人在一片黑暗中把她那个……

祁晓瑜脸色红了红,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

拖着疲惫的身子,祁晓瑜终于艰难的回到了学校。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她顺手按下了接听。

“你好,我是祁晓瑜。”

“晓瑜啊,我是爸爸,我就在学校外等你,有些事……想和你谈谈。”

电话里沉默了一下,又传出一道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声音,祁晓瑜一瞬间心里五味杂陈。

从离开祁家已经三年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还能听到这个声音,祁经年是她的父亲,虽然对她无情,但是这一瞬间还是很不是滋味。

“你是一个人来的么?”祁晓瑜问道,她可不想见后妈张婉惠和她的女儿祁雨轩。

如今被祁雨轩抢走了江枫,她们母女应该很高兴吧,若是见面,少不了又得一番冷嘲热讽。

“爸爸是一个人来的,爸爸很想你,你这孩子一走就是三年,你……”

“我知道了,有什么话当面说。”祁晓瑜挂了电话,走出宿舍来到学校大门外。

“有什么事,说吧。”她没有靠近祁经年就停下了脚步。

以前的祁经年,可是连正眼都没看过她,走了三年,他一定也知道她就在天海市吧,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过问过她的事情。

他会是真的很想她?

鬼才相信。

看到祁晓瑜,祁经年有些激动:“晓瑜,这次爸爸来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穆家二少爷穆棱渊要和祁氏联姻,点名要你,这可是你一步登天的机会,爸爸也算对的起你死去的妈妈了!”

“这次,你收了多少好处?”

她就知道这个爸爸来找她准没有好事,却不曾想居然是卖女儿来了!

祁经年脸色僵了僵,挤出和蔼的微笑,轻声细语道:“晓瑜,爸爸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也知道你妈妈和妹妹的德性,可是爸爸是一家之主,总不能看着这个家散了吧。”

呵呵!把她赶出家门家里就安稳了?他们都满意了?那么现在还来找她干什么?

“祁经年,我说过多少次了,张婉惠不是我妈,我只有一个妈妈,她在我七岁的时候就死了,我已经被你的小老婆两母女赶出了家,你还想拿我换取利益,我不会答应你。”

祁晓瑜终于爆发:“你想要卖女儿就卖祁雨轩去吧,对了,你一定舍不得!”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等等,祁晓瑜,你给我站住。”祁经年一下挡在祁晓瑜的去路,声音有些大,早先的慈祥立刻换上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小时候,祁经年没少打她,她对他还是有些畏惧的,但是还是鼓足勇气:“这么多年,我在祁家连个下人都不如,你有关心过我吗,是外婆接济我才能活到这么大,现在你又要我为了你牺牲一辈子,我不会答应你,你让开。”

“我生了你,就当还给我当年的生育之恩,今天你不能走,你走了祁氏企业就完了,全家都得陪葬,你别逼我。”

第3章 你可真能睡

陪葬?

为什么会全家都得陪葬?

看着祁经年狠毒的眼神,祁晓瑜高高的扬起头:“你想打死我吗,我不会反抗的,就当还给你一条命。”

她心里憋屈极了,要是她的妈妈还活着,绝不会是这个样子吧!

就在这时候,学校的保安大叔走了过来:“这位同学,有事吗?”

“你走开,她是我的女儿,这是我的家事和别人没有关系。”祁经年狠狠瞪了保安大叔一眼,一把抓住祁晓瑜的手臂,抓的她生疼。

“你可想好了,岳母这些年供养你这个大学生很不容易吧,我已经把她接回东阳市了,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厌恶的丢开她的手臂,拿出手机在她眼前晃了晃,他的手机屏幕上是外婆坐在车里的照片。

祁晓瑜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你想怎么样,你不能伤害外婆,祁经年,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

“赡养父母是做子女的义务,我是她的女婿,赡养她老人家谁也不能说什么,对了,老人家身体一向不太好,不知道能不能过了今年。”

祁经年转身向不远的一亮银色轿车走去,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车门却没有关,像是他知道祁晓瑜一定会上车。

“同学,需不需要帮助。”保安大叔看向祁经年的眼神有些冷。

“谢谢大叔,不用了。”

祁经年把一切都已经算计好了,她根本就没有退路,此刻脸色有些惨白,麻木的上了车。

坐在车里,她不想和祁经年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祁晓瑜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房间很大,窗帘紧紧拉住,屋里没有一丝光线,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密闭的空间,安静的可怕!

她壮起胆子起身想起身想要去开灯,刚下床没走几步,突然一道冰冷低沉的陌生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可真能睡。”声音在这安静漆黑的房间里,像是来自地狱的鬼王,很吓人!

祁晓瑜浑身的寒毛顿时炸了起来,急忙转身,却撞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上,收势不住一下就摔在地上。

“是谁……谁在我的房间里……”她顾不上疼,使劲的瞪大眼睛,模糊的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正站在她的身边。

“祁晓瑜,这么快就把我忘了?还真是个无情的女人。”男人弯下腰蹲在她身边,俯视着她惊慌失措的脸。

黑夜里,她看不清男人的相貌,只见到一双澄亮的眸子闪着锐利的光芒,就像即将觅食的野兽。

“我……我不认识你……”声音小的可怜。

她终于确定了眼前不是鬼,而是一个人,一个危险的男人。

男人突然趴了下来,两只手撑在地板上,将她禁锢在中间,高大的身子将她娇小的身子整个覆盖在身下。

“你不但无情,还很健忘。”两张脸贴的很近,他嘴里清新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她的心跳的更快了。

“我就告诉你,我就是穆棱渊,是你现在的老公,也是穆少煌的弟弟,更是你未来的噩梦。”男人声音突然有些暴躁,黑暗里的目光也更明亮吓人。

穆棱渊?

穆少煌又是谁?

第4章 让你死的瞑目

祁晓瑜看着身上可怕的男人,一阵心惊肉跳。

她突然想起穆棱渊是谁,不正是祁经年口中要她嫁的人吗?

“穆先生,初次见面,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四学生,没有想过要攀上穆家,是祁经年逼我的,您要是放过我,我会感激您一辈子。”

这个男人这么冷酷凶恶,一定很可怕,还说他是她未来的噩梦,心理一定也很不正常,她可不想以后跟着他过一辈子。

“感激我?”男人声音一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嗤笑一声:“呵!你倒是说说该怎么感激我,你能给我什么?”

“我……等我毕业后,可以为你工作……”她说的很没有底气。

“我的员工很多,不差你一个。”男人身子又向下压了压,祁晓瑜顿时感觉到身体上的重量,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你放开,你压的我很难受……我还没有答应……”她双手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可是双手根本就没有力气推动他一下,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他炙热的体温。

“答应?穆太太,我不需要你答应。”男人还是轻轻抬起一点身子,刚好抵住她,说的很玩味。

祁晓瑜长长出了口气,双手没有抽离,生怕他再压下来:“你……”

“明天结婚证就会送到你手上,所以穆太太,你跑不掉,从今以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粗重:“你能让我开心,我就能让你死的慢一点,懂得怎么让我开心吗?”

祁晓瑜感觉到身下有根火热顶着,像是在逼问,她突然想起昨晚做的那个梦,那种感觉,和这个男人何其相似。

“我不懂得怎么让你开心,穆先生,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盯着我不放?”

她的心跳个不停,心脏就快受不了了,有恐惧也有憋屈,还有羞耻和一点别的什么。

这种感觉很难受,可又逃脱不了。

“没有得罪过我?对,你是没有的罪过我,但是你却害死了一个最爱你的人,他叫穆少煌,还记得他吗,一个可怜又可悲的男人,都是因为你。”

男人声音变得暴戾,她的下巴上突然多了几根冰冷的手指,力气很大,捏的她生疼。

“你就是个疯子,放开我……呜……你滚开……”突然的疼痛让祁晓瑜陡然清醒。

面对这样的男人,她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在他手中就像是一只蚂蚁,随时可以轻轻一捏,就能结束了她卑微的全部。

男人并没有放手,听到她的叫声手上的力气更大了。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穆少煌是谁,你这样的女人,谎言是你的拿手戏,当年……”

男人声音突然一颤,没有再说下去。

“我真不知道谁是穆少煌,你一定认错人了,你就算杀了我也不知道。”祁晓瑜心里很无助,但是她倔强的性格让她从来都不会求饶。

“还真是死性不改,看来,你比我想的还要贱,祁晓瑜,我就提醒你穆少煌是谁,也让你死的瞑目。”

男人一字一顿,字字冰寒侧骨,回荡在黑漆漆的房间的时候,像是阴风阵阵。

欲爱沉沦-祁晓瑜-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