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以爱谋婚-江澜灯-总裁豪门小说

许你以爱谋婚-江澜灯-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玩火自焚

电梯急速上升,一只纤细白嫩的手快速的按了几个数字。

其中几个是为了用来迷惑那些人的,而其中一个才是她真正要去的。

“叮~”电梯门应声而开,江澜灯不假思索的快步出来,出来时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紧急通道。

确认了没有人跟过来之后她便快步走着,试图找着能够躲藏的地方。

“噔噔噔”。

没多久,一阵脚步声急促的在夜凰酒店七楼响起。

江澜灯走在酒店名贵的波斯地毯上,走廊很安静,但也正是因为安静才格外让人心惊。

她的嗓子眼都快跳出来了,来不及思考,脚步声越来越近,江澜灯的目光在一个个房间号上掠过。

一串串数字在脑海里而过,脑子没作任何思考,她的手已经动了起来。

终于,她看到了没关的一扇门,扬了扬嘴角,动作轻盈的推开门进去。

与此同时,房间里的浴室门被推开,一道狭长的身影走出来,却在看见江澜灯后蓦然停下了脚步。

男人皱了皱眉,黑色深邃的眸子里是满满的不悦,以及一抹锋芒,“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讪讪的干笑了两声,“门没锁,我就进来了。”

这话说得理所应当,理直气壮!

可话音刚落,她就愣住了,她的视线汇集到了眼前让人流鼻血的一幕。

入目的是显然一副出浴的美人图!

健壮性感的胸膛,饱满的胸肌,以及那八块分明的腹肌,平坦紧实的腹部,散发着浓烈的男人气息。

头发因为刚淋浴过凌乱的挂在古铜色的肌肌肤上,沿着腹部的纹理滑落,瞬间没入那围着浴巾的精瘦腰身。

再往下,不禁引人遐想……

白色的浴巾只够到男人的膝盖,目测身高有一米九,更令人嫉妒的是,这男人除了脖子,以下全是腿!

活脱脱的是一位模特界的明日之星,不进击模特界真是可惜了,啧啧。

江澜灯瞪大了眼睛往下看,两条性感的长腿从浴巾下伸出来,脚上套着的是酒店普通的拖鞋,可穿在他的脚上,却莫名慵懒勾人。

她的目光似是不受控制的一点点往下,打量着这一副近乎完美的身材,最后不知怎么的就落在了他身前的两点红豆上。

那大小形状颜色,格外勾人。

“咕噜”。

吞口水的声音突兀的在房间里响起,宛若静静的河面上被一块小石头砸下而引起的波澜。

江澜灯刷的脸红了,莫名的就看了眼男人的表情。

黑乎乎的,实在不怎么好看!

感觉到江澜灯近乎热烈的注视,男人脸上的嘲讽加重。

“送上门的女人我从来都不缺,你打算要什么?钱还是名分?”楚驿北靠在浴室的墙壁上慵懒的看着她。

虽然姿态优雅迷人,可江澜灯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不屑及轻蔑。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误会了,能在夜凰酒店七楼VIP住的男人,非富即贵,绝非她这种小人物能惹得起的!

胸腔里一团火正起着,她吸了吸气,刚要解释,门口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老大,没有看到人,不会是跑了吧?”一道声音不大不小的恰好在房间对面落下。

“笨蛋!一个女人你还能跟丢了,真是饭桶!”随后一声清脆的“啪”的一声,似乎有人被打了。

江澜灯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只能压抑着,心里紧张也难受,手心里也出了汗。

“找你的?”男人的嗓音喑哑低沉,本是十分的悦耳,却带有极为浓重的寒意,冷得她直打了一个哆嗦。

她没说话,相当于默认了。

那股子冰冻三尺生人勿近的凛冽里,还带有薄凉的嘲讽。

江澜灯怔了怔,她听得出男人对她的嘲弄,恼怒的扫了他一眼。

下一秒,她再次因男人的长相而呆呆愣住。

剑眉高高的挑起,直挺的鼻梁还挂着一颗小小的水珠,并不显得突兀,反倒是相得益彰。

可那眸子里是寒寒的冷意,凛冽的像要把人冻结一般。

“给你三秒,滚出去!”他挑高了声音,外面的人也被这一声吸引住了。

江澜灯反应过来,立刻几步上前用小巴掌捂住了他的嘴巴,末了还狠狠的瞪了他几眼。

楚驿北觉得有些好笑,她的反应弧是特别的长吗?说都说完了,还捂嘴干什么?

白嫩的手掌压在他的唇上,独属于女人的馨香被传进了他的鼻翼,洗发水淡淡的香味以及体香萦绕在鼻子边。

江澜灯没有化妆,素面朝天,白嫩的肌肤尽显年轻有光泽。

她竖起耳朵来听,脚步声虽小,但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知道那些人在靠近。

咬了咬唇,娇媚的笑了笑,“亲爱的,那个男人的床上功夫哪有你好?别生气了,我们来继续……”

余光察觉到门被推开了一些,她猛的将男人推至墙上,唇瓣压了上去。

江澜灯用力的闭着眼睛,楚驿北的眼睛是睁开的,他眼里划过一抹玩味,同时也暗自惊诧,似乎……这个女人的味道也并没有太差!

他破天荒的没有推开江澜灯。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面的人退了几步,并且其中一个男人还贼贼的笑了笑,“老大,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不如今晚……”

“闭嘴,再多说半句,你的脑袋也别要了!人肯定还在这栋楼里,继续给我搜!”

脚步声逐渐远去。

江澜灯用力推开男人,还用力的擦拭嘴唇,娇艳欲滴的红唇更加鲜艳,脸被憋成了猪肝红。

呸呸呸,要不是为了躲避那群人,她才不会亲这个冰山男!

转身欲走,一只大手伸过去,门被合上,江澜灯瞪大了眼睛。

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只听见冷冷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女人,你有没有听过不要玩火自焚?”

接下来……

她的身子被侧夹在了他的腋窝下,还没来得及反抗,人被重重的扔在了床上,一具男性躯体也压了下去。

江澜灯用力推,男人纹丝不动。

眼珠子转了转,她不反抗了,闭上眼睛,犹如要献身一般。

呵,欲擒故纵吗?

既然已经被她勾起了兴趣,那他何必要委屈自己?

江澜灯耳边划过轻嗤,强忍着要扇一巴掌这男人的冲动安静的躺在他的身下。

呼吸越来越近,她心中一凛,就是此刻。

集中力气用力朝着男人的下/体袭去,果不其然,男人捂着下/体闷哼了一声。

江澜灯将人推到一边,哼了哼,“想让姑奶奶陪你睡觉?做梦!”

说完没有半分停留大摇大摆走到门背,拉开门走了出去。

第2章 再遇

盯着江澜灯远去的身影,幽深的眸子里寒气凛冽。

第一次有女人敢强吻他,踹他的老二。

女人,我记住你了!

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少爷,乔小姐来了。”入耳的是楚家的老管家林伯,声音沉稳有力,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亲人。

楚驿北收敛了身上的寒意,只“嗯”了一声便挂断了。

不到十分钟,一辆黑色林肯缓缓驶入郊区一幢独立的别墅前。

“少爷。”一群立在别墅前的保镖整整齐齐的弯了腰,嘴里打着招呼。

听到声音的乔胥连忙站了起来,转身,目光正好撞进男人那一双幽邃的眼睛。

她垂下头,似乎是害羞了。

“我听林婶说你出差回来了,就顺路过来看你。”乔胥娇羞,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自然的,也就错过了楚驿北眼里那一闪而逝的不悦。

林婶,也就是林伯的妻子,年逾半百,只是,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人已经被收买了,呵。

佣人知道他的习惯,很快就斟了半杯红酒,恭敬的递到楚驿北手里。

楚驿北优雅得体的靠在真皮沙发上,缓缓摇晃着高脚杯,红色的液体随之晃动,白色的衬衫最上面两个扣子打开,古铜色的胸膛半袒露着。

“少爷,一个小时后有一个宴会,女伴的人选已经挑选好了吗?”沙发边站着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精神奕奕,面容慈祥,双手恭敬的负在身后。

闻言,乔胥希冀的看了一眼他。

“把那套礼服拿给乔胥。”楚驿北缓缓啜了一口红酒,不紧不慢道。

而乔胥脸上自然是掩不住的喜悦之色。

楚驿北,楚氏集团的总裁,拥有着垄断整个A市乃至全国的资源,坐拥着最高的地位,是多少富家千金想要得到的男人。

而她乔胥自然也不例外。

晚上六点。

一抹娇小的身影外面裹了一件黑色的长款外套,将她的身姿很好的隐藏了起来,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因为着急而染上了几分红晕。

差点就要迟到了,还好。

她递上了请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开始正色起来,那一瞬间,哪里还有那个娇美可人的小女人,活脱脱一位职场白领。

工作人员在接过请柬时疑惑的扫了她两眼,他这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参加宴会还穿着外套的……还是长款外套。

江澜灯进去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而她要找的人正在一张沙发上坐着,手里还捧着一本杂志。

她亦步亦趋过去。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围了过去,很快又分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支训练有素的保镖依次拦住人群。

人群中一对男女走出来,女的乖巧的搭着男人的臂弯,在灯光闪烁的时候还适时的低下了头,外人一眼看过去只让人觉得宛若金童玉女。

江澜灯没有看见人,她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李壮看见她来了之后随意把杂志扔到一边,不悦的拧眉,显然是不满她的迟到行为。

再一看,却又惊艳了。

江澜灯把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的一袭长裙,胸前水珠状的镂空,白色的鱼尾裙摆愈发显得美人的婀娜多姿,看得李壮的心里染上了几分火。

再看下去肯定会丢人,李壮把眼神移开,正好看见前方一个男人的身影,喜上眉梢,迎面走了过去。

“楚总。”他爽朗的打了声招呼。

楚驿北回过头,半百的老头子挺着他的啤酒肚走过来,手上还端了一杯红酒,态度有些谄媚。

楚驿北仰了仰头示意招呼。

他的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跟过来的小女人身上。

楚驿北细细打量起她来,女人的身材纤长,腰细,眉宇间的清纯和裙子的低调搭配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

他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个吻,那么生涩……

“楚总,真是幸会啊,想你小小年纪就已经有这样的成就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李壮毫不掩饰的赞美。

他的目光又落在楚驿北身边娇羞的女人身上,大笑两声,“楚总,这是您的女友吗?真漂亮啊。”

楚驿北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女人自然是喜欢被赞美的,乔胥下意识的看向楚驿北,这才发现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在李壮身后的女人身上。

一抹厉色划过,随即又很快收起,她笑容满面的朝江澜灯笑了笑。

“谬赞了。那这位是李总的?长得很好看啊。”乔胥笑笑。

没等李壮开口,乔胥身边的男人破天荒的扬了扬嘴角,“确实不错。”

乔胥有些恼怒,恶狠狠的在暗中瞪了她一眼。

江澜灯看过去,没有发现有人注视她,觉得自己是看错了。

“哈哈,江小姐并不是我的女友,而是我的红颜知己。”李壮大笑,把这个话题打哈哈了过去。

乔胥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原来是李壮的情人,她的姿态也在无形中高了许多。

“哦,是吗?”楚驿北闻言,脸上的笑容更深。

江澜灯私下撇撇嘴,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这个男人,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总裁,有几位政界的龙头想见您。”林伯走了过来,打断他们,恭敬的向楚驿北报告道。

“走。”

楚驿北看了江澜灯一眼,留下一个字,便跟林伯他们一起离开,将乔胥一个人晾在原地。

本以为她会有尴尬,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乔胥亲密的挽了她的手。

江澜灯皱了皱眉头,忍着心中的不悦没有把她的手抽出来,她低调的站在那里,宛若一尊佛像。

乔胥见人并不买单,笑呵呵的对她说,“江小姐,李老板对你可真好,不像驿北,他每次都让我出席宴会,可累了。”

这番话话中有话,江澜灯并不傻,一听就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她无非是想要炫耀,并且贬低她这个“情人”的身份而已。

“澜灯,过来。”李壮摆手让她过去,那里有一群也是将近半百的董事长。

他让她过去的目的自然也很明确。

江澜灯歉意笑笑,“我就先过去了。”

说罢,转身离去。

乔胥嘴里蹦出几个字,“江小姐,等等我。”话音刚落,蹬着一双银灰色高跟鞋的脚跟便不漏痕迹的踩了上去。

江澜灯没有听,刚一走就听见“刺啦”一声,下裙摆裂了一个大口子。

乔胥捂着嘴巴道歉。

她状似无意扫过乔胥,那眼睛里分明就是得意之色。

江澜灯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淡定自若的对着那个大口子再次撕裂,尾音消去,她顺手将那块鱼尾裙摆扔进了垃圾桶。

不远处的楚驿北听见声音看了过来,正好看见她撕裙子的一幕。

第3章 强吻

楚驿北黑色的眸子动了动,隐隐约约一道锋芒扫过乔胥的脸上。

乔胥感受到了他的注视,得意之色快速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愧疚和懊恼。

她没有想到这江澜灯竟然完全不受影响,看来,她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她若是安安分分的做别人的情人就算了,若是江澜灯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她是绝对不会心软的!

乔胥眯起眼睛想道。

宴会已经接近尾声,觥筹交错的影子比比皆是。

宴会的地点是A市最豪华最出名的酒店,这里是属于七层楼,也是vip房,整个房间接近五百平方米,光是包下包厢的费用,都足够一个普通人二三十年的工资了。

所以今晚这个宴会汇集了本市上流社会人士,富豪,千金,以及各类的钻石王老五。

江澜灯从宴会开始见过楚驿北,以后再没有遇见,这也让她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晚上十点整。

宴会结束,名流人士纷纷扬扬的离开,酒店门口熙熙攘攘的豪车。

楚驿北出现在乔胥的面前,面无表情让她上车。

她的双颊微红,贝齿轻咬,作不经意的倒在楚驿北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驿北,我有些醉了,我这就起来。”她脸红心跳加速,靠在他的胸膛静静聆听他的心跳声。

说是如此,可依旧没有起来,她以为楚驿北会因为怜惜亲自抱她上车。

预想之中的事情没有发生。

楚驿北默不作声把她的手拿起来,开了车门,直接钻了进去,让她一个人尴尬的留在原地。

乔胥只能咬牙上车。

林肯行驶在路上,这一路两人默默无言,期间乔胥也有开口说话,可楚驿北就像没有听见一样,除了嗯一声,其他再不作回应。

她不甘心,想到今晚他的那句话,鼓起胆子漫不经心的问。

“驿北,李总对江小姐可真好,我刚才看见李总给她介绍了几个大人物,说不定是想给她多介绍一些客户认识,江小姐可真有福气能遇上这样的男人。”

乔胥满脸羡慕,但眼底深处隐藏了试探,她暗暗的看了男人两眼。

见他不回答,讪讪的笑了笑。

“下车。”已经到了乔胥家楼下。

楚驿北把她放下之后,车子扬长而去。

心里隐隐有些烦躁,空无一人的路上一辆黑色林肯疾驰着,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开了很久,他的心才平复了下来。

车子也终于慢了下来,正常的行驶着。

突然,一道身影朝这边冲了过来,目测距离只有两米,他用力的踩住刹车,豪车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正好在女人的两公分处停下。

闪耀的车灯很刺眼,江澜灯忍不住用手去挡,说实话,刚才发生了什么她还有点发懵。

她慢慢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差点要死在这条马路上,不由哆嗦了一下。

渐渐适应了灯光,江澜灯透过手指缝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是你?”

江澜灯长出了一口气,还没等她放松下来,身后重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寂静的路上/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老大,那个女人在那儿。”

车上的男人正是她刚见了不到四个小时的楚驿北。

他不紧不慢的打量了一眼车前狼狈的女人,觉得很好笑。

两人两次见面,竟然都是这个女人在被人追的情况下。

见那群人快要跑过来了,江澜灯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拍打着车窗让他开门。

那群人跑到车子前,怒骂,“臭婊子,你还想跑到哪里去?我让你跑,待会抓到你非要把你的腿给打断了。”

江澜灯的脸色有些白。

她的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变了一张脸,怒斥着众人。

“你们知道车里的是谁吗?他可是我的男朋友,楚氏集团的总裁,你们最好想清楚一些,得罪他的下场了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他一只手都可以把你们所有人碾死。”

楚驿北抽了抽嘴角,她竟然拿自己当借口。

可为什么他非但没有生气还觉得这感觉也不错。

其中一个男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车里的男人,有些踟蹰,但还是上前了一步大骂,“臭婊子,你说他是总裁就是总裁吗?我还是他爹呢!”

此话一出,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车内,楚驿北黑色的眸子在月光下越发静谧,颇有一番暴风雨前的宁静。

“别废话了,兄弟们,把江澜灯抓起来,就算她没有钱,但她好歹也是个女人啊!”为首的男人阴测测道。

小弟上前就要拽走江澜灯,突然,车门开了,男人在小弟手指头距离江澜灯三厘米处停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扭断。

静谧的大街响起一阵惨叫声,那群人愣住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男人一把将女人拉进车里,迅速开车,等那些人回神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扬长而去。

车上,江澜灯怔楞了片刻,扭头看看抓着方向盘的男人,第一次觉得有人可以这么帅。

一道余光扫过去,江澜灯迅速低下头,车里的氛围突然尴尬了起来。

“那些人是我的债主。”

她顿了顿,又说,“可笑吧?我是个没有钱的情人。”

正在开车的楚驿北听到这句话心里有些异样,余光扫过去,正好看见她的侧脸,她的侧脸藏匿在月光之下,肌肤光滑,神情黯然。

“前面那个路口把我放下吧!”

“太晚,不安全。”

只有两个字,江澜灯很久才消化了他的意思,吞了吞口水,嘟着嘴不满道,“难道跟你在一起会很安全?”

“哎,停下,前面路口到了……”她指着窗外,让他停车。

“好吵!”楚驿北冷冷道。

车子停了下来,江澜灯立刻侧头去拉车门,可无论她用多大的力气都拉不开,于是她又扭过头去。

江澜灯还没弄清楚车门为什么不开,手腕一紧,身子被一股强劲有力的大手扯去。

嘭!

男人的手扣住她的脑袋,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颚,用力的吻了下去,说是吻不如说是啃。

极其具有侵略性,没有半分拖泥带水,楚驿北灵巧的撬开她的牙关,与她的舌头共舞。

车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带着掠夺的攻击性。

而江澜灯是直接蒙了。

许你以爱谋婚-江澜灯-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