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少的契约娇妻-顾黎-总裁豪门小说

叶少的契约娇妻-顾黎-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带回来了一个“惊喜“

深夜,空荡的别墅里寂静无声,突然,卧室的门被重重推开。

“啪!”

突然而来的强烈灯光让顾黎从睡梦中惊醒,几乎是一瞬间,条件反射般的迅速睁开眼,却有因为强光的刺激不得不伸手去遮挡。

一丝苦橙花和娇兰混合的淡淡香气钻入鼻孔,这种特调的古龙香水她在熟悉不过。

“叶祈安,你做什么!”

叶祈安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她,面无表情也没有开口说话。

顾黎感受到他冰冷的视线,倔强的放下了遮挡灯光的手,在强光的刺激下也努力睁开眼睛和他对视,视线来回交错,始终没有人开口说话,却又都固执的不肯退让。

叶祈安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娇娇弱弱的女人,在他面前却从来不曾退让半分,倔强的像一只生气了的猫咪,仿佛只要他在前进一点,她便会冲上来咬他。

他冷笑了一声,放下钥匙钱包,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浴室,用力甩上的门发出了一声巨响。

顾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深更半夜莫名其妙被吵醒的不爽现在又加深了一层,更加气愤烦闷,她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顾黎整理整理睡袍,挣扎着下了床,这时他才发现,叶祈安不仅人回来了,还给她带回来了一个“惊喜。”

浴室里传来凌乱不断的水声,很明显叶祈安在里面冲澡。而浴室的门口竟然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穿了一件无比贴身的旗袍,身材火辣,一头金发散着披在肩上,但是和旗袍却一点都不违和,加上正宗的红唇妆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性感。

顾黎在心里吹了个口哨,暗暗想到,叶祈安现在的审美还可以啊。但是抬头看到她脸上嚣张的表情,她又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再怎么性感也同样是蠢女人。

顾黎努力压住面前女人散发的浓烈香水味给自己带来的不爽,

“请问你哪位啊?”

开口之后顾黎忍不住给自己鼓了鼓掌,自己简直就是新时代女性的标杆,老公都把小三请进家里了,自己居然还能如此淡定的用敬语和她讲话。

纪曼曼毫无顾忌的将顾黎从头到尾打量了个遍,眼神里竟然充满了不屑。

“我是谁?我是叶先生今晚的相好。”

顾黎冷笑了一声,

“真的是时代变了,小三来到正宫家里居然也能如此嚣张,是该夸你勇敢呢还是应该骂你蠢呢?”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向你陈述一个事实,让你做好心理准备。”

纪曼曼对顾黎毫不畏惧,既然叶祈安能带她回家里,就证明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子,也不过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原配而已。

顾黎表情丝毫未变,心里却早已将叶祈安凌迟了千万遍。

“哦是吗,你这么冷静淡定,我还以为你是因为经验丰富呢,说吧去过多少个男人的家里了?”

这句话惹怒了纪曼曼了,她从来都是蛮横无理的主,而且毕竟是个影后,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有何曾收过这种言语侮辱。

“你什么意思?”

说着抬手就要打顾黎,而顾黎早就看清了她的意向,伸手拦住她扬起的手臂用力一挥,这一下顾黎用了全部力气,纪曼曼被甩到了地上,连高跟鞋都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叶祈安推开浴室的门走了出来,身上穿着浴袍松松垮垮,头发上滴落下的水珠顺着胸肌淌下去,十分性感,一旁的纪曼曼看的出神,而顾黎却在心里暗骂这个妖精。

叶祈安冰冷的眼神在两个人身上扫了一遍,

“大半夜的你们发什么疯?”

顾黎心头一股火拱上来,也没管有外人在场,没好气的怼他,

“叶祈安,你在外面怎么鬼混我都不管,拜托不要带到家里来好吗,你可以接受但是我犯恶心啊。”

纪曼曼听了这句话又要爆发,转念一想,在叶祈安面前不如就留下个优雅的形象吧,这才堪堪咽下这口气。

叶祈安冷笑了一声,对着顾黎的眼神毫无感情,十分冰冷,

“顾黎小姐,你搞清楚,连房子都是我的,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顾黎没想到叶祈安会说这么重的话伤害她,心中忍不住一阵酸涩,

“好,既然这样的话就换我走吧。”

她倔强的没有流露出一丝悲伤,表情都没有改变分毫,决绝地转身就要走。

叶祈安心里一凛,目光骤然变得凶狠,他长臂一伸轻易地把顾黎揽回怀里,挣扎中顾黎的睡袍变得松松垮垮,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叶祈安面前,他忍不住暗骂一声这个小妖精。

叶祈安心里心猿意马,脸上表情丝毫未变,反而变得更加凶狠,看的顾黎心里直发毛。,但她也倔强的不肯服软,

“你滚开,满身的酒气,离我远点。”

叶祈安冷笑一声,伸手捏住顾黎的下巴,逼着她面对自己,呼吸悉数都喷在她的脸上,这让顾黎更加慌张,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好啊,既然你不让我走,那你带着那只野/鸡滚啊!”

话一出口顾黎就有些后悔了,她不得不承认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叶祈安给的,叶祈安虽然卑鄙却也不曾苛待过她,就连自己父亲公司出事的时候也都是他出手相助的。

听到她这句话,叶祈安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顾黎,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句话,你不过就是我叶家养的一条狗,哪来的勇气让我滚出这个家。”

这句话着实刺激到了顾黎,她忍不住冲着他大喊,

“是,你说的都对,我不管怎样都是你养的一条狗,我没有资格呵斥你,现在我滚去客房,这间房子就留给你们两个好好享受吧。”

第2章 你到底有没有心

顾黎扭头看见纪曼曼脸上的表情,心中更是无比凄冷,此时的纪曼曼仿佛打了胜仗一般骄傲,脸上写满了不屑与讽刺,就差笑出声来了。

很好,叶祈安真的是冷酷至极啊,不管平时怎么样,就在有一个陌生女人在场的情况下,他也依旧丝毫没有给自己留余地,他仿佛想昭告天下,她顾黎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夫人,还天天被他侮辱。

顾黎越想越恨,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心也是一寸一寸的冷下去,她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与这两个人呆在一起。她抽走自己的枕头转身就要出门。

叶祈安却比她早一步行动,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用力把她甩在床上,随后便欺身压上去。

“顾黎,没有我的允许,你想走都不可以。”

言语中满是冷酷,没有丝毫感情。

叶祈安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一双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她努力的不让泪水流下来,倔强的和自己对视,眼神里没有一点畏惧。

他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就吻了上去,趁着顾黎呆愣的状态,轻而易举的就撬开她的牙关,舌头滑进去与她纠缠。还仿佛不满足一般密集热烈的吻带着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从额头到嘴唇,顾黎的每一寸肌肤都被叶祈安宠幸了,丝毫不肯放过。

站在一旁的纪曼曼直接惊呆了,她没想到叶祈安竟然在自己面前做这样的事,真个人僵硬在一旁说不出话。

顾黎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禽兽在做什么,她开始挣扎着脱离他的压制,手脚并用的不断踢打,但她与叶祈安的力量差距实在太大,这点力气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顾黎没办法,一下咬住在自己嘴里乱窜的某人的舌头,用尽了大办力气,血腥的气息一下子充满了嘴里。

叶祈安没想到她这么狠,这才抬起头来,把顾黎的两只手压在她自己的头顶,目光十分凶狠,

“你给我老实点!”

这句恶狠狠的话有点吓到了顾黎,她胳膊一软,放弃了挣扎。缓冲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叶祈安这个禽兽居然正在脱她的内衣!

现在一旁的纪曼曼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浑身冰冷,她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祈安,你在做什么?”

纪曼曼想不明白他这么做是在欺负顾黎还是在侮辱自己。

这边顾黎彻底愤怒了,她拽过叶祈安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上去,这次她真是用尽了全力,心中充满了委屈,这一咬恨不得要从他身上咬掉一块肉来。

感受到疼痛叶祈安这才停下了作恶的手,他了解顾黎,她永远不会屈服于自己,就算是毫无优势,她也会想尽办法同样让自己吃点苦头。

纪曼曼看见叶祈安复杂的表情,以为顾黎这么做彻底惹怒了叶祈安,她忍不住开口,

“顾黎小姐敢这样对叶祈安拳打脚踢我看你是不怕死吧?”

叶祈安转头狠狠的剜了纪曼曼一眼,这个蠢货到底多没有头脑啊。

顾黎也十分不屑,纪曼曼这种女人能有任何成就都是靠出卖自己身体得来的,胸大无脑的典型案例啊,心里想着,表情也开始变得不屑。

叶祈安看到顾黎脸上的表情变化,忍不住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床上,让顾黎全身震动了一下。他眯起眼睛盯着顾黎,

“顾黎,你到底有没有心?”

顾黎听到这句话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脸上讽刺的表情更加明显,

“叶祈安,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到底有没有心?”

话说着,顾黎伸手在他心脏的位置点了点。眼睛也一直与他对视,没有一丝退让。

叶祈安听了这句话,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翻身下床,终于放开了顾黎。

顾黎揉了揉被他握的生疼的手臂,心中暗骂这个禽兽太没有轻重了。

一旁的纪曼曼不知道两个人发生过什么事,她也看懂两个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她咬了咬唇,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她好不容易才勾搭上叶祈安,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现在已经成功一半了,她不想轻易放弃。

她放下尊严,手伏上了叶祈安的手臂,

“叶先生,这个房子里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你说是不是?”

顾黎心如死水,没有丝毫波动,她巴不得两个人赶紧开始做些什么,这样叶祈安才能放过自己。

叶祈安看都没看纪曼曼一眼,

“滚出去。”

纪曼曼心中一喜,以为自己的话语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让顾黎滚出去。

“听到了吗顾小姐,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

顾黎已经不知道自己今晚是第几次爆粗口了,叶祈安居然要在主卧办事,她心想这张床自己再也不会躺了。

顾黎看到纪曼曼脸上的表情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可笑,这个蠢女人也不过是叶祈安今晚发泄的工具,日后她一定会后悔的。

猝不及防,叶祈安开口否定了她,

“纪曼曼,听清楚,我说滚出去,是让你滚出去。”

纪曼曼的表情骤然变得呆滞,她愣住了,没想到叶祈安居然这么不给她面子,她脸色十分难看,刚才心里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沮丧,叶祈安这个男人真的如外界所描述的这般冷酷残忍,不管是对顾黎还是对自己,从未留什么情面。

顾黎揉了揉耳朵来证明自己有没有听错,当她看到纪曼曼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没听错。

这个女人叫纪曼曼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听过,是那个最近得了影后的明星吗?好像也是名声挺差的那一个吧?

第3章 堕胎

纪曼曼离开了别墅,房间的门被关的死死的,叶祈安就这样站在了顾黎面前,高大的身体挡住了一大半灯光,这给了顾黎无比的压迫感,再加上他周身冷酷的气流,更让顾黎无所适从,仿佛被抽走了空气一般,心里闷闷的。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静止,也没有人开口说话,顾黎想了想自己今天肯定惹怒了叶祈安,他生气了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就想着自己缓和一下气氛吧。

顾黎摸了摸鼻头,轻声咳了一下,

“那个…刚才被赶出去的女人是特别出名的影后纪曼曼吗?”

顾黎想不通叶祈安到底有怎样的魅力啊,让一个影后不顾尊严都追到家里来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

叶祈安随意的靠在床头,语气冷嘲热讽的,到现在也没给顾黎一个好脸色。

“还是说你在介意?”

听到这句话顾黎忍不住撇了撇嘴,心想我介意?你们两个在我面前来一发我都会看的津津有味,介意的可能是大半夜吵醒了我的美梦吧。

叶祈安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盘算的那些小心思,表情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就差没写在脸上了。

看到她这么满不在乎的神情,叶祈安突然开始有些不爽,本来不想过多追问的事情如今却不想放过了。

“半个月前,你去了仁和医院。”

顾黎听到这句话心跳大动,手一下收紧攥住了睡袍的衣角,她看不真切叶祈安的表情,但他的确震慑住了自己。

顾黎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奇怪和迫切,

“叶祈安,你居然跟踪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叶祈安眯起眼睛,事到如今这个女人居然还能理直气壮的质问自己为什么跟踪她,如果不是偶然发现,自己是不是要被蒙在鼓里一辈子她也不准备承认啊?

叶祈安再次欺身上前,伸手捏住顾黎的下巴,微微有些颤抖,想到了那天的事,指尖不由自主的用力。

“我那天只是去例行检查,而你呢,顾黎,你做了什么,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吧。”

顾黎攥着衣角的手愈发收紧,她很紧张,被叶祈安冰冷的表情吓到了。

“那天我也只是去每月都有的身体检查,你在医院见到我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吗?”

顾黎不能承认,她努力让自己先冷静,不甘示弱的瞪着叶祈安。

叶祈安冷笑了一声,

“你只是去检查身体吗?”

很显然,他并没有相信顾黎的说法。

叶祈安的手不断收紧,捏的顾黎疼痛难忍,终于挥手打掉了桎梏自己的叶祈安的手。

“叶祈安,那些芝麻蒜皮的小事至于你和我发这么大的火吗?”

顾黎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她开口说的话有多么颤抖,手心里也满满都是冷汗。

“芝麻蒜皮的小事?”

叶祈安重复了一遍她刚说的话,言语里沾染了些许惊讶,

“顾黎,你真的没有心,什么事在你眼里都是小事对吗?”

顾黎知道叶祈安生气了,是真的愤怒了,就算刚刚自己咬他打他,他都没有露出过这么愤怒的表情。但是顾黎知道,她绝对不能后退,事已至此,自己必须强硬一点。

“叶祈安,你对我哪里不满意就直说,我不善于像别的女人的猜测你的心思。”

叶祈安手紧握成拳,身体气的微微有些颤抖,他想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真的没有感情是吗?不管做什么她都不会感动是吗?

叶祈安深吸了几口气,握成拳头的手放在嘴边,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一点,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下一秒就要上前将顾黎拆裹入腹。

因为愤怒眼圈都变得猩红,脖子上的青筋也都暴起了。顾黎看到叶祈安这副表情心中突然涌上一丝心疼和酸涩,鼻头一红,泪水也差点夺眶而出,她猛的掐住自己的手臂,逼迫自己忍住眼泪,她不能哭,她绝对不能在叶祈安面前掉眼泪,他本来就瞧不起她,更不能让他觉得自己软弱。

“顾黎,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为你做了什么,而你呢,你回报我了什么?”

说完他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和钱包,转身走出了卧室,不一会玄关出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把门甩的震天响。

顾黎赌气的把自己埋进柔软的被子里,想让自己赶紧冷静下来进入梦乡。可是出了这么一通事,谁还睡得着啊。

顾黎烦躁的扯了扯头发,坐在床边,把刚才发生的事在头脑里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

“叶祈安到底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以前叶祈安连个表情都懒得给自己,更别说发这么大的火了,他一直不冷不热的对她,唯一一次热烈的是…那次酒后乱性,其他时候都一直算是和平相处啊,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么爱发脾气了呐?

顾黎想到从医院回来的那天叶祈安就很生气,当时就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摔门走出去之后有半个月没有回家过夜。

顾黎清晰的记得叶祈安说她没有心时的表情,愤怒中还掺杂了一些无奈和失望。

心绪百转千回,顾黎突然生出一种寂寞,自己什么事情都要往肚子里吞,没有人可以倾诉,没有人可以商量。

微风吹过,顾黎裹紧睡袍下床关窗户,抬眼往下看,整个别墅区只有这一家安安静静,没有生气,仿佛从来没有传出过笑声。而别家夜夜灯火通明,有歌声,有笑声,还有夜半小孩子的哭泣声,这一切都传入了顾黎的耳朵里。

她鼻头一酸,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这么大的房子,只有顾黎一个人,她有时会想,就算自己死在家里也应该没有人会发现吧。

她抬手抹掉了眼泪,关了窗户,重新把自己摔进被子里。闭上眼睛努力不让自己想那些事。

现在她只能暗暗祈祷,叶祈安应该没有发现她堕胎吧……

第4章 我找叶祈安

清晨的阳光一寸一寸地爬上了顾黎的床,像伸开的手来搔她的痒,轻轻柔柔的拂过她的脸庞。顾黎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会温暖的阳光,懒洋洋的伸了伸胳膊。

与昨晚无边的黑暗截然相反,现在满室暖阳,顾黎周身都暖洋洋的,温暖又舒服,她眯着眼睛,并没有着急起身,贪婪的想多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好阳光与好心情。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顾黎就头痛,经过的昨晚的事情之后,她和叶祈安的关系肯定又重新落入冰点,说不定他又要多少天不回家,虽然顾黎觉得自己落得清净,但又好像总是少了点什么。

她使劲的摇了摇脑袋,算了,不去想这些让人头昏脑胀的问题,顺其自然吧。

优雅的钢琴曲突然响起,顾黎伸手拿起了床头的手机,划到了接听键,

“喂――”

“顾黎同学,我好心来提醒你,今天已经腊月二十八了,你这个儿媳妇是不是应该回叶家看看老人了,别到时候被数落了又来像我诉苦,你做媳妇就要有做媳妇的样子……”

没等顾黎开口说话,电话的那头就开始噼里啪啦的不停,顾黎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出声阻止她。

“停停停,徐艾大小姐,你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啊?”

电话的那端叫做徐艾,是顾黎的大学同学兼闺蜜,本来上学的时候两个人关系一般,可是后来顾黎家里出事之后,这个虽然娇纵但是心里柔软善良的姑娘给了她不少安慰,也一直在帮助开导她,后来她下嫁给叶祈安,有什么烦恼和苦闷也会向她诉说,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边说着,顾黎从床上爬了起来,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就开始换衣服。

那边半天没了声音,顾黎笑着调侃她,

“怎么了大小姐,生气了?”

徐艾换了个阴阳怪气的腔调回复她,

“我可不敢生气,我好心提醒你去叶家的事,你要是不领情就算了哦。”

顾黎又轻声笑了笑,

“是,谢谢你的好心。”

她心里想了想,这事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

“回叶家的事我还真得问问叶祈安,你不知道,我俩昨晚又吵架了,我估计我要是不找他,他又是十天半个月不理我了,真是头疼。”

“我的天,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好了,你去联系他吧,我忙去了,挂了啊拜拜。”

说着没给顾黎一点准备就把电话挂了,顾黎撇了撇嘴,这姑娘还真是一直没变,一直没心没肺。

放下手机,顾黎转身去洗涑,折折腾腾了半个小时。

出来的时候她才发现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点开一看,居然是叶祈安发给她的,

“今天腊月二十八。”

嗯,只有七个字,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顾黎翻了个白眼,这什么意思啊?是提醒她回叶家还是让她不要去叶家?

顾黎抓狂的敲了敲脑袋,叶祈安总是给她这种阅读理解题,真让人头疼。

顾黎放弃了再去猜测,抓起手机拨通了叶祈安的电话,响了半分钟才被接通。

“喂。”

顾黎听到声音眉头猛的一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甜腻的要死,

“顾小姐吗,我是纪曼曼。”

顾黎从耳朵上拿下手机看了一眼,是叶祈安的电话啊。呵,男人果然都是善变的,昨晚一个眼神都懒得赏给纪曼曼,不过一夜,今早就腻在一起了。

纪曼曼看着那边半天没声音,心里更是开心,看到顾黎吃瘪她兴奋的不行,轻声咳了咳,又开始刺激她。

“叶夫人,收到短信吓了一跳吧,也是,叶祈安可能十天半个月也不会联系你一次,突然发了短信立马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很迫不及待啊。”

顾黎狠狠的攥住衣角,她怕自己忍不住爆粗口骂这个贱人。

这种下三滥的伎俩,纪曼曼的心思就差没写在脸上了,这才刚刚开始吧,她以后说不定还要使出什么手段。

这么看来刚才的短信应该也是她发的,真是处心积虑啊,为了让自己给叶祈安打电话,然后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纪曼曼这个蠢女人这次居然套路了顾黎。

顾黎深吸了一口气,放开握紧的拳头,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那么愤怒,如果自己真的乱了阵脚,岂不是随了纪曼曼的意。

顾黎冷了声音,

“这位小姐,请把手机还给我的先生好吗?”

顾黎的冷静出乎了纪曼曼的预料,她早就听闻顾黎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今日一看,果然,能嫁入叶家,还安安稳稳的这么长时间,她一定有她的聪明。

“顾小姐,你的先生一大清早与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你没什么想说的吗,这种感觉怎么样,你是不是还没有体验过在他怀里醒来的感觉啊,用不用我给你描述一下?”

纪曼曼毫不吝啬自己的恶言相向,她就是要刺激顾黎,让她伤心难过,让她早日与叶祈安矛盾激化,这样自己才可能有一丝机会。

顾黎冷笑一声,

“纪曼曼,那又怎么样,你依然是一个全世界人都唾弃的小三,你永远不可能登堂入室,叶祈安不管怎么在外面鬼混,最后他都要回家的,你只能是用完就被抛弃的物件,你有什么可骄傲的?”

纪曼曼刚要爆发,顾黎拦住了她的话头,

“我最后再说一遍,把电话给叶祈安。”

顾黎虽然声音还算冷静,但是身体因为极度愤怒而开始微微颤抖,她一个原配如今被小三欺负成这样,叶祈安这个禽兽从来不干好事。

突然电话那头远远传来一句话,

“谁来的电话?”

这毫无波澜的语气不是叶祈安还是谁。顾黎闭上了眼睛,很好,叶祈安,算你狠。

叶少的契约娇妻-顾黎-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