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魔妃太妖娆-萧玉凝-幻想时空小说

帝尊魔妃太妖娆-萧玉凝-幻想时空小说

第1章 娘亲,有人打劫!

东陵大陆,青玄国京都附近的一座小城,名叫解阳城,城内最大的药材交易市场中心,一辆疾风兽所驶的简便兽车悠悠行驶。

车内,一男一女两个大约四五岁、粉雕玉琢般的小娃娃转着两双明亮的大眼睛,一脸无聊地望着坐在正中间的一名白衣女子。

“娘亲,为什么咱们的疾风兽跑得这样慢?”萧小丫嘟着小嘴巴,一脸不满地嚷着,肉肉的小手轻轻支着下巴。

萧玉凝蹙眉,低道:“不知道,大概是跑累了吧!”

“才不是!”萧小宝歪着脑袋,一脸不满地反驳自家娘亲第N次扯谎,扭头看向妹妹,一脸老成地道,“娘亲方才跟卖兽的那大叔讲话时我都听见了,这疾风兽是个懒家伙,所以价格比别的便宜一半,娘亲是因为贪小便宜,才造成这种后果的。”

萧小丫长长地“哦”了一声,一脸明了之色。

萧玉凝无奈地叹息:谁说养个聪明儿子是福?老娘这儿子实在是聪明过头了,总不把自家娘亲放在眼里!

“喂!里头的人听着,今日是我家老大例行收保护费的日子,识相的赶紧乖乖凑出三十白晶石!”车子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闹哄哄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人对着各个摆摊的小贩们出声警告,若有人胆敢不从的,自然是避免不了摊子被砸的噩运。

“咦?怎么有辆兽车停在这儿?”车外,突然响起一个愣头青一般的声音。

“什么兽车?”有另一个人接了过去。

随后,俩人似乎在小声商量着什么,紧接着,那愣头青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喂,车里面的人听着,我们家老大要收车位费,你们赶紧凑齐一百白晶石,否则的话,咱们可是要砸车了!”

听着这声音,萧玉凝的脸上神色淡雅,丝毫没有半分惊诧之色,倒是俩孩子神色各有不同。

萧小丫略有些害怕地瞪大眼睛,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而萧小宝则露出兴奋之色,小小的脑袋探出窗外,扫了一眼外面,脆声道:“叔叔们好,请问一下,这儿哪里写了停车要收费的标志了?”

说话的青年愣了愣,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样接下去了。

他身旁的一名肤色黝黑的粗壮汉子,一巴掌将他的脑袋给拍向一旁,随即皱着眉头,伸手捋了捋嘴边的八字胡,斜着眼睛朝那口齿伶俐的小娃娃瞅去。

这一眼瞅过去,不由咽了口口水:这谁家的小娃娃,长得这样漂亮,如果能把他给抢了,肯定会卖个好价钱!

萧玉凝伸手一把将自家儿子给拎了回来,也不开窗子,直接甩手便给疾风兽一鞭,疾风兽一声痛鸣,撒开蹄子便在街道上跑了起来。

那汉子一皱眉头,心中大怒,当下便飞速追了上去,一把将那疾风兽的脑袋给扭断,车子立即嘎然而止。

随后,那汉子抬了抬眼角,示意小弟们上前将马车上的人给“请”下来!

第2章 好美的女人!

不待那些人走近马车,萧玉凝便携着一双儿女,缓缓地下了马车,眸光看似浅淡轻和,实则暗藏杀机。

那汉子一见萧玉凝的身姿,当场便呈石化状,呆呆地盯着她看了良久,直到她缓缓走近他身前,方才回神。

搓了搓手,清清嗓子,粗声道:“原来是个大美人儿啊!要是你们真没钱也好说,乖乖跟着本大爷回去当个小妾也好!”

萧玉凝微微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那明媚的朝阳,盈盈光辉映得她如雪的肌肤更加白润嫩滑,诱人的脖颈间挂着一枚月白色的项琏,月形吊坠正好落在精巧诱人的锁骨间,越发显得风情万种。

身形纤细柔弱,虽穿着一身最为简单朴素的白衣,却依旧挡不住眉眼间的涟滟芳华,仅仅一个抬眸的动作,便足以令人心猿意马。

那汉子吞了吞口水,伸手就要朝她的脸上摸去……

萧小宝的眼中露出一抹狡黠之色,拉着妹妹稍稍退开几步,好给自家娘亲腾出足够的空间。

“嗖!”

一声异啸划破空气,发出极为诡异且微弱的声响。

萧玉凝看似纤弱无害的五指缓缓捏上那汉子的手腕,指甲正好紧紧扣住他的命门,稍稍用力,那汉子便是一声哀号。

“姑奶奶饶命啊!姑奶奶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哎哟!轻点儿……轻……”

那汉子此刻头脑瞬间便清醒过来,看着萧玉凝手腕上那若隐若现的五颗白色星星,心知自己今天是踢到了铁板,实在未料到,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居然是个五星剑师!

心中惊惧,当下便连连求饶。

原本就不具美感的五官此刻更是显得极为丑陋,一双眼睛无比惊惧地盯着那个巧笑嫣然,看似柔弱可欺的美人儿,险些要悔青了肠子!

萧玉凝微微抬眸,虽然笑着,但眸光却透着丝丝寒意,淡声道:“这位大爷,不是说要收保护费的么?请问,该收多少合适呢?”

那汉子名叫刘黑,是解阳城城西一带黑道上混饭吃的小混混头领之一,虽然名声不大,但靠着收取整个药材交易市场的保护费,收获倒也颇丰。

未料,最后竟败在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女人手里,这让他堂堂黑头帮的这一帮小混混们以后在业内还如何抬得起头来!

一众小混混们皆是无比哀怨,却又连大气也不敢多出半口地望着自家老大,心中暗叹:好汉不吃眼前亏,破财消灾吧!谁让人家拳头硬呢!

在萧玉凝清冷的目光中,刘黑的一众手下纷纷将刚刚收来的保护费全部交到了俩孩子手中,而萧玉凝则是脆声道:“小宝小丫,把这些钱都还给大家。”

随后,微微勾唇,冲着刘黑道:“我的驭车兽被你给扭断了脖子,那么……接下来,该谁来替我驾车呢?”

说话间,她的眸光却忽地透出一抹精芒,眼中浮起一抹警惕之色:什么人!

第3章 乖儿子,交出钱来!

月色清明,映在本就人迹罕至的城郊小道上,越发显得幽静空旷,由于驾车的疾风兽被刘黑一把拧断了脖子,是以,此刻驾车的就变成了他本人。

一张黝黑的脸上布满汗水,刘黑一脸憋屈地当了一回拉车牛,耳边还不时地传来里面人的抱怨声。

“唉呀!这也太慢了吧!”萧小宝清脆中透着几分顽劣的声音浅浅传来。

萧小丫听罢,眨了眨眼睛,唯哥哥命是从地附和道:“就是,比娘亲买的懒疾风兽还慢,真不划算。”

听着俩孩子如此说着,刘黑仰天长叹一声,不由加快脚步。

他可不想再惹恼了那车上坐着的姑奶奶,万一人家一个心情不爽,直接了结了自己这条小命就不好了!

想着,他扭头看了一眼傻跟着不知道上前帮忙的自家兄弟,没好气地吼道:“都傻站着干什么?没听见姑奶奶嫌慢吗?还不快来帮忙!”

于是乎,众混混齐齐来帮忙,人多果然力量大,不一会儿,在众人的努力下,这辆车子总算疾驶了起来。

萧玉凝无比潇洒地坐在上面,眸光却时不时地隔着帘子起伏时露出的小缝,朝着右后方望去。

该死!那人居然一直跟着自己!

眉心微紧,指间缓缓出现一柄细薄如柳叶般的飞刀,蓄势待发。

萧小宝转了转眼珠子,随着她的眼光望去,小脸上尽是狡黠之色,脆声道:“娘亲,你要不想让那位神秘的叔叔追上的话,不如我把小紫放出来,咱们直接骑上小紫跑吧?”

萧玉凝白了他一眼,沉道:“又想骗你娘的钱么?”

“当然不是!”萧小宝十分坚决地摇头,接着道,“只是,小紫消耗了体力,总得做些补充是吧?要补充,当然要花钱的嘛!”

萧小宝说得一脸理所应当,却惹得萧小丫一串脆笑,小手托着小下巴,咯咯笑道:“哥哥又想变着法儿的跟娘亲要钱,明明离开前司马叔叔就已经给了你那么多钱,足够小紫吃上一辈子的零食了呢!”

萧小丫此话一出,萧小宝立时便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她闭嘴。

然而,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面对自家娘亲一声婉转至极,却又透着浓浓威胁的一声轻嗯,他只有无奈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鼓胀胀的袋子,无比心疼地提着它们,乖乖将之交到萧玉凝的手中。

萧玉凝一脸满意之色地接过钱袋,仔细数了数,不由啧道:“司马凌宵这小子对你未免也太好了些,给我的也就只比你多一半,你说你这么一小孩子,装着这么多晶石多不方便,还是让娘亲来替你保管吧!”

说着,也不管萧小宝同意与否,直接将钱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中,一脸娴静地冲萧小丫笑道:“小丫,你司马叔叔既然给了哥哥钱,那肯定少不了你的那份儿,你的呢?”

萧小丫微努了努嘴,扫向萧小宝,嫩声道:“在哥哥那儿。”

萧小宝无辜至极地眨了眨眼,大眼睛明亮清澈,十分通透,委屈地道:“您别看我,我都已经上缴了!”

第4章 提亲?让他自己来!

“不知道,大概是看上你娘亲的美貌了吧!”萧玉凝一脸随意地说着,缓缓挑开帘子,冲着外头那来不及躲开的一抹白影勾唇笑了笑。

刹那间光芒万丈,气质出尘,本就精致的容颜上此刻似覆着一层薄雾,令人看不出她她内心此刻真正的想法。

正暗自追踪着前面那辆车子的白暮飞在看到前面车子里的窗口处突然探出颗人头来时,下意识地便想往一旁躲。

可惜,一向以速度快着称的他,居然还是被那个女人给瞧见了,而且,人家方才还冲他勾唇一笑。

那一抹笑,如同魔咒一般地,不时在他眼前晃荡。

明明看来温浅清雅的笑,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看了之后脊背有些发凉,似是被某种东西紧紧盯上一般的感觉,让他感到极不舒服。

既然已经被发现,他干脆不再隐匿行踪,直接飞身一掠,挡在了刘黑等人的前面。

刘黑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影闪过,紧接着,自己的脖颈上便搭上来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垂眸望去,不由吓得双腿发软,一脸惊慌之色地冲车内的萧玉凝求救:“姑奶奶,求您救救小的吧?小的愿做牛做马伺候您!”

萧玉凝早在那白衣男子从车子上空掠过时就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是以,缓缓挑开帘子,美目横扫那执剑的男子,清声道:“想干嘛?劫财?还是……劫色?”

白暮飞一袭白衣,手中长剑之上光影凛冽,脸上神情冷若寒冰,腰间挂着一枚古怪的墨玉令牌,其上刻着大大的令字,应当是某个组织代表身份的东西。

萧玉凝见他不回答,只执意拿剑指着刘黑,不由微微蹙眉,开门见山地道:“你从城西一路追到郊外,究竟是要干什么?”

说话间,眸光瞬间变得冷厉,周身散发出一股凛然之气,衬着此刻的浓浓夜色,使她看起来,犹如暗夜幽灵一般慑人,与方才的浅雅淡笑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白暮飞微微蹙眉,缓缓收了掌中剑,伴随着长剑回鞘的声音,他突然扑通一声,单膝跪地,冲着萧玉凝道:“夫人,请随属下一同面见尊主大人。”

他这突然一跪,使得萧玉凝微微蹙眉,眼中闪过一道异彩,眸光却是越发地冰寒起来,淡淡扫了他一眼,浅道:“我想你一定是认错人了,虽然我是生了孩子,可孩子的爹早就另娶了他人,跟你口中所谓的夫人绝非一人。”

话落,直接转身,背对着刘黑,吩咐道:“继续走。”

刘黑拭了拭额头的冷汗,连忙点头,招呼着一众兄弟们便要拉着车子继续走。

然而,白暮飞则是低吟道:“既然夫人不随属下回去,那么,属下也只好暂且得罪夫人了!”

话落,他的身影快如疾风一般地掠向车内,手指聚握成爪,直接冲破帘子,朝着车内的人抓去。

萧玉凝冷哼一声,带着一双儿女,直接冲破车顶,掠至半空,借着一旁树杆的反弹之力,轻盈地落在地面上。

双手一左一右提着的两个可爱粉嫩的小娃娃正一脸好奇地打量着他。

“哥哥,这位叔叔看起来好凶啊!”萧小丫悄悄在萧小宝的耳畔说道。

萧小宝伸手拂了拂妹妹的后背,脆声安慰道:“别怕,比起娘亲生气时的表情,他这算得上是温和了。”

第5章 上山当老大!

听着俩小鬼如此评价自己,萧玉凝一脸无语,冷冷地朝着白暮飞的方向瞥了一眼,凝声道:“这辆车子花了我三百白晶石,你要记得赔偿,另外,我和我的一双儿女因此受了惊吓,你要补偿我们精神损失费,我也不多要,三枚紫晶石就够了,怎么样?”

被她如此敲诈,白暮飞脸上一贯冷若冰霜的神情,瞬间便有种被击碎的迹象,嘴角抽了抽,缓缓伸出掌心,三枚紫晶石立即便出现在其中。

他沉声道:“夫人若随属下回去,再多十倍的紫晶石,属下也定为夫人搜罗到。”

萧玉凝眸光微闪,盯着那三枚紫晶石看了看,随即抬了抬眼角,示意萧小宝速度把紫晶石拿回来。

真是笨蛋!如此轻松就赚到三枚紫晶石,为嘛娘亲遇上的男人都是一个比一个笨呢?!

萧小宝一边拿着紫晶石往回走,一边在心中默叹。

“十倍的紫晶石我就不要了,回去告诉你们尊主,想提亲就亲自去青玄国丞相府提去,后会无期,不送!”萧玉凝一把将儿子手里的紫晶石给抓了回来,一道幽光闪过,三枚紫晶石便被她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看也不看神色呆滞、一脸怒容的白暮飞,直接带着自家儿女和一众混混潇洒离去,留下白暮飞额前黑线窜升,无比郁闷地自语:“什么情况?我居然被敲诈了?”

尊主,您这是给我派的什么差事!

白暮飞对于自家尊主所派的差事极度不满,当下便飞速离去,准备好好跟自家尊主理论一番。

可问题是,他家尊主向来都不是个会体谅下属的主儿,如何肯听他诉苦?

曲折崎岖的山路上,一大两小三道身影缓缓地走着,空中烈日似火一般地烤着大地,萧小宝一脸不满抬眼瞄了瞄自家娘亲的脸,心中甚是委屈。

在他的怀里,一只紫色小兽缓缓从他的衣领处钻了出来,圆溜溜的小眼睛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十分不满地哼唧着,还不忘露出愤然之色,狠狠地拿着一双兽眼狂扫萧玉凝。

仿佛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

萧玉凝对此丝毫不觉过份,眸中却透着一抹狡黠之色:小东西,总算肯出来啦!小宝总想着拿你赚钱,老娘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还能忍到几时!

小紫向来极其维护萧小宝,舍不得让萧小宝受半点委屈,是以,她才想出这么个省钱省时又省力的法子来。

假如小紫看见小宝在自己走路,一定会忍不住跳出来载小宝一程,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也跟着沾了光?还不用花钱,何乐而不为!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萧玉凝无意间回头,眼角瞄到远远地跟着她的刘黑众人,眉心微蹙,停下脚步。

待到刘黑和他的一帮小弟走近,她方才缓缓转过身去,冲刘黑道:“怎么?想好了?”

刘黑冲着手底下的兄弟看了看,随即重重点头:“嗯,萧老大,以后咱们弟兄都跟着你混了,还请老大带领弟兄们干一番大事业来!”

“干一番大事业!”

“干一番大事业!”

刘黑的话音未落,一众小弟便立即高举右手,随着他的最后几个字落地,齐齐高呼,一阵高过一阵。

微微勾唇,萧玉凝笑道:“好,既然你们愿意追随本夫人,那么,日后,我的话就是圣旨,做我的人,首先要学会无条件服从和誓死效忠,可能以后的路会很难走,但在这里,我向你们保证,有我萧玉凝在的一天,就绝不让你们受人欺凌!”

帝尊魔妃太妖娆-萧玉凝-幻想时空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