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医废婿-萧辰, 吴雅清-都市异能小说

仙医废婿-萧辰, 吴雅清-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误诊

“萧辰去给病人抓药!”

中医馆内,一个身穿白大褂,面容俏丽的美女医生正在给人看病。

她叫吴雅清,是萧辰的妻子,在她旁边还站着一个小护士,正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

听见妻子的吩咐,萧辰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抓药,不敢有一点怨言,只因他是上门女婿。

结婚三年了,他在家里没有一点地位。

因为一点小事,就会被妻子骂的狗血淋头,地位甚至连医馆扫地的阿姨都不如。

和吴雅清结婚三年,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每天睡觉,他就睡在杂物间,卷个铺盖直接睡在地上。

为什么不同房?

因为吴雅清打心底瞧不起他!

在家把他当保姆,在中医馆把他当抓药的下人,还是打白工的那种。

有一天,吴雅清叫他抓药,他当时正在打扫卫生,就因为没有及时抓药,她直接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平时呼来喝去的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自己耳光!

可是萧辰敢怒不敢言,只能不停的道歉。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萧辰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

谁让自己当了上门女婿呢?

最让萧辰痛苦的是,三年的朝夕相处,他居然不争气的喜欢上了吴雅清。

尽管她瞧不起他,还总骂他是废物。

“倩姐,你老公被你管教的不错啊。”实习生王苗苗说道。

吴雅清听了不仅没有高兴,脸色反而更差了。

到现在她都没搞懂,爷爷为什么要逼她嫁给这个乡巴佬,别人不是嫁入豪门就是书香门第,她倒好,嫁给这么一个废物。

看见他那副穷酸样,她都恶心。

“老婆,药我抓好了。”萧辰手里拿着一包药走了过来。

吴雅清冷着脸说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医馆叫我吴医生。”

萧辰苦笑一声,说道:“是是是,我错了吴医生!”

话音落下,外面却是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急促的声音。

“医生,救救我孩子,快救救我孩子。”

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妇人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一脸焦急地跑了进来。

“快,把孩子抱过来。”吴雅清神情瞬间凝重。

妇人焦急的把小男孩平放在床上,小孩脸色发黑但嘴唇却是青紫色,而且眉间也紧紧拧在一起,很显然,他现在很痛苦。

吴雅清初步诊断,小男孩是中毒了,她连忙问道:“你是不是给孩子吃了什么?”

妇人哭哭啼啼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我一进门,孩子就倒在地上了。”

此时小男孩已经昏厥过去,手脚都已经开始变凉了。

这是毒入五脏的表现,没救了。

不过吴雅清怎么忍心看这么小生命在自己面前流逝,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不会放弃。

“快,催吐汤!”

王苗苗急忙端来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吴雅清掰开小男孩的嘴,要将汤药灌下去。

“吴医生,灌不下去,孩子不喝!”王苗苗急的一跺脚,药汁在孩子嘴里死活不下去。

“快,把孩子翻过来,脸朝下。”

把小男孩翻过来后,吴雅清连忙用家传推云手,帮小男孩推背,刺激催吐。

一连推了四五分钟,一点效果也没有。

反观小男孩,稚嫩的脸上竟然带着丝丝死气。

一旁的萧辰看了个真切,这哪里是中毒啊,这分明是气管卡了异物导致的窒息!

还用推云手推背,这不是想让孩子死的更快一点吗?

眼看孩子气虚越发微弱,萧辰顾不得那么多了,说道:“吴医生,他不是中毒,是窒息!”

什么?

窒息?

吴雅清瞪了他一眼,难道窒息和中毒她还分辨不出来吗?

王苗苗冲萧辰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

这时,旁边的病人也看不下去了。

“你添什么乱啊?”

“不懂在这里胡说什么?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万一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赔得起吗?”

“快滚开,别耽误医生救人。”

吴雅清冷眼看着萧辰,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什么忙都帮不上,净给自己添乱。

添乱?

萧辰暗暗自嘲。

他本是仙医门的少门主!

三年前,人称医仙的仙医门门主,萧清远莫名失踪。

收到消息的萧辰马不停蹄的从国外赶了回来,本想稳定仙医门局势,却受到了众人的排挤。

有人说,他常年在外,不在老门主膝下伺奉,这是不孝。等老门主失踪了,又急忙回来继承家业,这是不忠。

仙医门怎么可以让此等不忠不孝之辈担任少门主?

经仙医门一致同意,将萧辰逐出门第。

不仅如此,还废了他的丹田,连他的父母也被逐出去,从此不得踏进仙医门半步。

万念俱灰的萧辰跟着父母去到乡下,突然有一天,失踪数月之久的爷爷给他寄来的一封信。

信内容很简单,让他前往东海市一家名为回春堂的中医馆找一个吴建业的人。

在信的背面还写着两个人的生辰八字。

爷爷说,到了回春堂把这封信给吴建业看,他就明白了。

萧辰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听从爷爷的话来到了回春堂。

谁想这一来就成了吴家的上门女婿。

他的真实身份,除了吴老爷子,其他人都不清楚,连吴雅清也不知道。

可婚礼后不久,吴老爷子也因病过世,自此再无人庇护萧辰。

而他,也坐实了无用废婿的身份。

面对众人的指责辱骂,萧辰根本不在乎,唯一让他难过的就是吴雅清对他的态度。三年了,就是一颗石头也该被他给焐热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人命关天,还是先救孩子。

他深吸一口气,做了三年来最大胆的事情。

“让我来!”

他轻轻推开吴雅清,把小男孩从床上抱起来,两手臂从身后绕过伸到肚脐与肋骨中间的地方,一手握成拳,另一手包住拳头,然后快速有力的像内上方冲击。

一下,两下,三下...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儿子!”

妇人见状,连忙冲过来撕扯萧辰,锋利的指甲刮得他手臂满是血痕,可萧辰任就一声不吭。

“你这个天杀的,快放开我儿子!”妇人一边拉扯一边说道:“要是我儿子有个好歹,我一定要把你们这个医馆给封了,我要你们全部坐牢!”

吴雅清俏脸霎时间一片苍白。

他怎么敢这样?这可是鲜活的小生命,他怎么敢这么做?

一旁的病人也是睚眦欲裂,纷纷冲着萧辰吼道:“快放下孩子!”

“再不放开,我要报警啦!”

“畜生,快放开孩子!”

就在众人纷纷叫骂之时,小男孩突然张开了嘴,‘哇’的吐出了一大口黏糊糊的东西。

众人瞬间止住了骂声,朝着地下看去。

那...黏糊糊的东西,不...不是口香糖吗?

哗!

当看清楚小男孩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时,众人一片哗然!

第2章 病脉

萧辰深吸口气,然后轻轻地在小男孩的背上拍打。

“咳咳咳!”

小男孩剧烈咳嗽几声之后,‘哇’的大哭起来。

“呼,好了!”

之前还一副快要死去模样的小孩,中气十足的大哭起来,这哭声落入众人人中,简直是天籁之音。

“这...”

王苗苗一脸震惊,这个废物居然把小男孩救活了。

吴雅清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后怕,她居然误诊了,险些葬送了孩子的性命。

要是孩子在医馆出事,回春堂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口碑,也完了。

足足过了好几秒钟,那妇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对萧辰鞠躬道谢:“谢谢恩人,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

“不用客气,救死扶伤是医生的本职。”萧辰笑了笑,把孩子还给妇人。

只不过在妇人抱过孩子的瞬间,一丝黑气从孩子身体钻进了萧辰的手掌。

这一幕很隐蔽,没有人看见。

妇人再次感谢,从包里掏出一沓钱:“这是诊断费,希望医生收下,我出门太急了只有这么多,如果不够,我在回去给你拿...”

话没说完,萧辰把钱推了回去,从厚厚一叠钱里抽出一张:“一张足矣!”

“这,这怎么行?”

妇人见萧辰只收一百,十分诧异。

“没事的,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吧,他需要安静的休息。”

萧辰再次说道。

妇人深深看了萧辰,似乎要将他的样子印在脑子里。

紧接着,她抱着孩子再次鞠了一躬,便带着孩子离开了医馆。

等到妇人离开后,萧辰转过身便看到了沉着脸的吴雅清,当下心里一惊,正欲开口解释,吴雅清便开口道:“你跟我过来。”

说着朝后堂走去。

萧辰苦笑一声,跟了上去。

来到后堂,吴雅清咬咬嘴唇,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那孩子不是中毒而是窒息的?”

“从呼吸看出来的。”

吴雅清一怔,一时没有转过弯。

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是了,难怪刚才诊断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听到孩子的呼吸声,当时她还以为是中毒太深的缘故。

还有王苗苗灌催吐汤,几次灌不下去,这都是窒息的表现。

看着一旁局促不已的萧辰,吴雅清脸色缓和不少,说道:“今天你虽然鲁莽了一点,但好在人救过来了,我也不说你什么了。不过你记住了,以后没我准许,绝对不能上手,明白吗?”

“明白了!”萧辰点头。

“嗯,没什么事你出去抓药吧。”说着,她又叫住萧辰:“今天下班坐我车回家。”

结婚三年,萧辰从来都是自己坐公交车回家,今天吴雅清居然要载他回家。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出去吧。”

说着,吴雅清径直走了出去。

......

傍晚六点,回春堂准时闭馆。

坐在吴雅清的高尔夫里,萧辰心情很好。

吴雅清家在东海市一处中档小区,小区绿化很好,环境也很幽静。

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能做吴雅清车回来。

“下车!”

吴雅清见萧辰在车上发呆,冷冷的呵斥了一声。

萧辰急忙下车,跟着她往楼上走。

屋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年妇女烫着卷发,穿着旗袍,身材丰腴。中年男子则有些消瘦,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

这两人正是吴雅清的父母,吴长青与赵素兰。

吴长青没有学医的天赋,早些年被老爷子弄进了机关单位,现在是个副处级干部。

赵素兰则是在家安心的做着家庭主妇。

看到女儿和萧辰推门进来,赵素兰忍不住冲萧辰翻了白眼。

想起两年前老爷子逼着女儿跟他结婚,她心里就十分懊悔,早知道当初态度就该坚决点,现在好了,把女儿推进了火坑。

“爸,妈。”萧辰跟两人打了声招呼,不过两人看都没看他。

“雅清,今天医馆生意怎么样?是不是很忙?”赵素兰上前替女儿把包挂了起来,然后转头看向萧辰,没好气道:“你赶快去做饭,然后把家里卫生搞一下。”

萧辰点点头,马不停蹄的去厨房开始做饭。

赵素兰看见萧辰这个逆来顺受的样子就生气:“废物就是废物,结婚都三年了,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要你有什么用?”

本来赵素兰都认命了,但是这都三年了,自己女儿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赵素兰不禁怀疑,萧辰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想到这里,她拉住女儿的手,说道:“雅清,他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要不你带他去医院做个检查,如果真的生不出来,趁早离婚了。这女人啊,不生孩子就不是完整的女人!”

赵素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萧辰却听得一清二楚。

嘶。

正在切菜的萧辰差点没把手指头给切了。

虽然萧辰是废物了一些,但好在人老实,自己女儿跟他结婚是委屈了点,但现在木已成舟,她只希望他们家早日开枝散叶,她也好早点抱孙子。

萧辰心里那个憋屈啊,结婚三年了,自己天天睡在杂物间,连吴雅清的手都没摸过,怎么生孩子?

至于那方面,天天洗裤子的他就不说了。

“妈,晚点再说吧,现在医馆刚走上正轨,我也没那个精力。”吴雅清冷声说道。

“好了,女儿累了一天了,你就少念叨两句。”吴长青说道。

赵素兰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实在不喜欢他,那就早点离婚算了,你今年已经26了,在过两年都是高龄产妇了。”

话音落下,萧辰穿着围裙端着两盘菜出来了:“爸,妈,老婆,吃饭了。”

把菜摆好,拿出三个碗,分别给他们盛好饭。

然后,拿着抹布拖把开始打扫卫生。

等到打扫完卫生,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草草扒拉两口饭菜之后,把碗洗了,萧辰迫不及待钻进了杂货间。

今天治疗小男孩的时候,他从小男孩身上吸取了一丝病气,就是这一丝病气,让萧辰筋脉内的病气暴动了。

三年前,他和吴雅清大婚当日,他又一次收到了爷爷寄来的东西。

这一次寄来了一封信,和一本无名古书。

信中交代了这本古书的作用,即便没有丹田,也可以修炼。

想要练成无名古书上的秘籍,必须每日不间断的吸收病气。

而萧辰每天在回春堂打杂,碰到最多的就是病人,这也是他为什么心甘情愿待在回春堂的缘故。

按照无名古书上的记载,秘籍第一卷修炼至大成后,会在任督二脉之间形成第三脉,病脉。

而现在,他筋脉内的病气已经彻底沸腾了,而且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病气的流窜。

它们就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汇聚在已经被毁掉丹田处,逐渐汇聚成一条看不见摸不到,却又真实存在的脉。

第3章 杀人?救人!

病脉成,百毒不侵。

在病脉凝成的瞬间,一股剧痛从腹部蔓延至全身。

他感觉浑身的每一条筋脉都在抽搐,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血管中行走啃噬。

只有撑过去,他才能够重回巅峰。

不过,实在是太痛了,这种痛就像是有人拿着钢刀刮肉,痛彻心扉。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萧辰快要崩溃的时候,一股清凉扩散至全身,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实在太舒服了,他忍不住闭眼呻吟了起来。

这种感觉大概持续了三分钟,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愣住了。

他几乎成了一个血人,衣服上满是血渍,这些都是淤积在体内的杂质。

狭小的杂物间弥漫着一股腥臭味,他连忙推开窗户,从箱子里拿了套衣服,匆匆到浴室冲了个澡。

洗了好几遍,浑身搓的通红,这才洗干净。

从浴室出来后,通体舒畅,身轻如燕,之前在国外留下的暗伤也全都恢复了。

看着镜子里如钢铁浇筑的肌肉,他捏了捏拳头,他能够感受到隐藏在肌肉里强大的力量。

那股力量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而且比三年前强大数倍!

他躺在床上,心潮翻涌,久久不能平静。

“爷爷,三年了,我的病脉终于成了,现在我终于不用藏头露脸,唯唯诺诺的活着了。”

......

翌日清晨,萧辰早早备好了早餐。

这时,吴雅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今天穿一套黑色的包臀裙,胸前硕大十分巍峨,前凸后翘,性感无比。

一头黑发披在脑后,画着淡妆,面容精致。

这看起来哪像医生,分明就是职场丽人。

“老婆,快来吃早餐!”

萧辰招呼道。

“嗯!”

吴雅清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吃完早餐,她擦了擦嘴,看了一眼萧辰,说道:“今天是奶奶生日,你记得给奶奶买好点的礼物,别再给我丢脸了。”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三千块,放在桌子上:“今天你不用去医馆了。”

冷冷丢下一句话,便出门上班。

萧辰无奈一笑,拎上菜篮子,骑着电动车去菜市场。

买好菜,萧辰前往亿盛珠宝店总店。

他摸了摸兜里那张卡黑,旋即又把手抽了出来,算了,还是不动它。

这三年里,他存了一些私房钱,再加上吴雅清给的三千块,应该可以买个像样的礼物。

刚把电动车停稳,就听到有人发出痛苦的喊叫声。

他循声望去,背后几十个人聚集在珠宝店门口,围的水泄不通。

一个穿着考究西服的中年男子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旁人在旁边指指点点的,没无一人敢上前。

“快打120叫救护车!”

这时,一个穿着黑色长裙,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我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病人癫痫发作了,你们快退后,让空气保持流动。”

听到刘春兰的话,周围的人纷纷往后退去,很快就空出了一大块地。

刘春兰连忙将男子调整为侧躺姿势,防止口中的唾沫呛入气管,然后脱掉男子身上的西服,解开了男子脖子上的领带。

做完这些,她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给男子擦拭唾沫。

可惜没用,男子抽搐的越来越厉害,擦拭唾沫的速度赶不上吐唾沫的速度。

而且男子浑身筋肉紧缩,男子呼吸逐渐困难,脸色也逐渐成了酱紫色。

这时,珠宝店里匆忙跑出一个十分有气质的女人,跪在地上,紧紧的抱住西装男子,泪如雨下:“医生,浩天哥他怎么样了?”

刘春兰摇摇头,叹息说道:“抽搐的太厉害了,呼吸肌已经彻底罢工了,可能挺不过十分钟了。”

现在是上班早高峰,正是最堵车的时候,救护车过来最少也要二十分钟。

等车到了,人都没了!

围观的众人纷纷摇头叹气,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

气质女哭的更伤心了,不断的朝着旁人呼救,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支以援手,连市医院医生都救不了,他们又怎么救的了呢?

眼看男子脸色变黑,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一个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我能救他。”

话音落下,众人的目光齐齐汇聚在他身上。

挺身而出的不是别人,正是萧辰。

“他这不是癫痫,是食物中毒了!你看他唾沫颜色是不是泛青,而且癫痫发作时,眼球会乱动,你看他双目紧闭,眉头紧皱,一看就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刘春兰杏眼一瞪,斥道:“我是市人民医院主任,难道食物中毒和癫痫我都分不清楚吗?你最好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萧辰道:“我虽然不是医生,但跟人学过几天中医,刚好接触过此类患者。”

刘春兰一听,顿时怒了:“我警告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人命关天的事,也是你一个毛脚中医可以信口雌黄的?”

现如今,西医普遍看不起中医,认为中医讲述的阴阳五行太玄乎,已经超出了医学的范畴。

萧辰没有发火,而是用十分平静的语气说道:“在耽误三分钟,他可就真的没命了。”

话音落下,气质女猛地抬头,红肿的双眼里闪烁着希翼光芒:“你真的能救醒他吗?”

萧辰点头道:“能!”

话刚说出口,众人一片哗然。

绝大部分人都不看好萧辰,甚至还有人在一旁轻声劝阻,让萧辰别趟浑水。

万一男人死了,他这辈子也就完了。

萧辰只是笑笑不说话。

听到旁人的话,气质女咬牙道:“这位小哥,只要你能救醒浩天哥,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你怎么能...”

刘春兰还想劝阻,却被气质女呵斥:“你给我住嘴,市人民医院的主任就了不起了吗?还不是救不醒浩天哥。你无能不代表别人跟你一样无能,我告诉你,耽误了小哥救治浩天哥,我饶不了你。”

“行了,别说了。”

萧辰冲着气质女说道:“你赶紧松开他,抱这么紧,好人也被你勒死了。”

那气质女一听,顿时吓坏了,哭声连连:“浩天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萧辰没去管她,将男子翻身,脸部朝下。

紧接着用推云手快速的在男子背部推动,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一丝丝病气被萧辰吸入体内。

紧接着,他重重的在男子背后拍打两下。

“哇!”

男子突然张大嘴巴,腥臭的液体从男子口中喷出。

啪!

萧辰巴掌再次拍下。

呕!

黏糊糊的液体再次喷出。

一连拍了四下,萧辰停手,第四次男子居然惊骇的吐血了。

“治好了!”

萧辰拍拍手,站了起来。

什么?

这就好了?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刘春兰见男子吐血,肺都气炸了,指着萧辰鼻子骂道:“人都被你打吐血了,你这哪里是救人,分明是杀人,我一定要报警,把你抓起来!”

仙医废婿-萧辰, 吴雅清-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2783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