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谋爱-唐媛, 邱霖严-婚恋生活小说

伤情谋爱-唐媛, 邱霖严-婚恋生活小说

1
第1章 放松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约炮的一天,毕竟从前的我很是保守,跟老公谈了两年,一直到结婚那晚才那个的。

而约炮的对象还是我老公从小到大如亲兄弟般的朋友——邱霖严。

看着眼前帅气地一塌糊涂的男人,我心底升起爽快的报复感。

既然他在外面勾搭别的女人,那我就这里睡他兄弟,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邱霖严明显喝醉了,压根没认出我,以为我是臣服在他迷人外表下的小迷妹,秉承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一把将我扯进了酒店的房里。

我被他压在门后,贴着他温热得有些许滚烫的身体,鼻间都是他湿热的气息,香气萦绕。

邱霖严是那种典型的外表纨绔,实则内里藏着一颗霸道总裁的心。

“一个人?”他声音低低沉沉的,沙哑得迷离。

“现在不是两个了吗?”我抬头,刚好对上他低垂下来的眼眸。

一双笑弯了的杏花眼,睫毛很长,浓密得像一把扇子。

忽然感觉,这个炮约得不亏。

他低声的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指轻划我的脸,然后是鼻子、嘴唇,最后游离到锁骨上。

酥酥麻麻的,不痒,反而很舒服,无愧他风流小一哥的称号。

“错了,是一个半。”

“还有半个呢?”

“还有半个……”他俯下身,宽厚的手掌在我双腿上一托,瞬间把我打横抱起来,这才痞痞地笑起来,“很快到你身上去了。”

“什么?”我愣了一下,等我醒悟过来,就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这时候我已经被放到床上,他高大的身躯倾轧着我,紧密相贴,轻而易举感受到他胸腔的振动。

我感觉自己的脸很烫很烫,肯定红的和猴屁股一样。

心跳也快,不知道是被耍了的羞愧,还是被撩的羞耻。

他没有急着趴我身上乱啃,反而俯下身,用脸磨蹭我,薄薄的嘴唇似有若无的触碰着我的耳垂,我有点敏感,一下缩紧了脖子。

明显听到他黯哑的笑声:“不舒服?”

边问,他修长的指节顺着我的脖子一路下滑,停落在胸口。指头在我衬衫的纽扣上轻轻一勾,尽数落进他的眼里。

他动作明显一滞,气息好像粗了不少,厚实的胸膛起伏得有些明显。

我看到了他迷离双眼中的暗火,勾唇问:“我说不舒服你会放开?”

“不会。”

此时他已经把自己上衣的纽扣悉数解掉,结实的胸膛袒露无疑。

没想到他精瘦的身躯下,竟然这么有料。

健硕的胸肌下,八块腹肌一览无余。

虽然皮肤很白,可很有莱坞猛男的感觉,我呼吸忽然开始急促起来,说话的声音都有几分不稳:“既然不会那你还问什么?”

“因为我尊重你的感受,”他一边说一边朝我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啊!”就在我沉陷在他惑人的笑容里时,他狠狠一撞。

我痛得攀住他的背脊。

他似乎挺满意的,半眯着眼,脸上还是那副暖得几乎要化开的表情:“然后我会听着你的舒不舒服,继续我的攻城略地。”

身上还在动,我痛得不行,指甲好像在他背后划了一道,他倒是没做声,停下来问:“紧张?”

“没有。”

他勾起我的下巴,含住,轻咬一口:“那放松。”

“我已经很松了。”

“哦,那是我太……了。”他邪魅一挑眉。

我无语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却猛地往前,忽然的疼痛让我失声叫了出来。

我感觉要裂开了,痛得眼泪滚滚。

他却受了什么刺激般,速度忽然加快。

“你先停,还没戴那个……”我抵着他的胸膛,试着推开他。

“停不了……”他低头咬了我一口,动作更加猛烈起来。

2
第2章 还想有下次?

不知道多久,我整个人好像都要散架了,但是身上的男人仿佛永远不会累,驰骋不断。

我不知道是什么停下来的,在那之前我已经累的昏睡过去,浑身大汗淋漓,一根指头都不想动。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他就躺在我身边,脸埋进我发丝里,手臂搁我身上,将我整个圈进怀里,睡得香甜。

我轻轻的挪开他的手想下床穿衣服,本不想弄醒他,可他还是醒了,手臂用力,将我拉回去,牢牢的锁在怀里。

我转头盯着他,他这次睁开惺忪的睡眼瞟着我,酥软唤了一声:“嫂子。”

没有疑惑,没有惊恐,很平静的语气。

反而是我有点窘迫,有股做贼心虚般的紧张:“我……”

犹豫了一下,我勾住他的脖子,送上唇去亲吻了一下,笑着跟他说:“真巧,昨晚忽然来兴致了,没想到居然约到你。”

我假装镇定,实则紧张得要死。

我费尽心思的假装约炮高手,就是为了减轻他的负罪感,可他倒好,舔了舔舌头,笑得挺开怀的。

嗯,怎么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我该走了。”拉开他的手,我准备下床,这次真的走了。

“我送你?”他也坐起来,从另一边下床,背对着我,背上有一道特长的红印子,好像是我的杰作。

“你可是第一个敢拿指甲抠我的人。”他扭头看我,嘴角上扬。

“我那是正当防卫,你弄疼我了。”

他笑得开怀。

“看来肖乐林对你刺激不小啊,我的小姐姐。”他一句话,把我所做的一切归咎到他兄弟出轨上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肖乐林出轨了。

果然打虎不离亲兄弟啊,有个花天酒地的好兄弟,难道还希望他会是个守身如玉的好男人?我倒是痴了。

可我还是有些恼,质问他:“你为什么不说?”

他倒不以为意,扣完白衬衫最后一颗纽扣:“说什么?说肖乐林跟我学妹勾搭上了?还是直接带你去捉奸?”

我语塞。

“走吧。”他见我没说话,伸手来拉我。

“不用你送。”我拍开他,转身出门。

倒不是生气,只是觉得没必要,我就约一炮报复而已,不想有过多纠缠。

他也没跟上来。

我赶紧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匆忙吃下后,才稍稍安了心。

回到家,肖乐林已经呼呼大睡。

整晚不见我,他倒是放心得下。

我自嘲地笑了笑。

恐怕他一晚上都忙着和秘书小情妇翻云覆雨,压根顾不上自己吧。

我拉上窗帘准备睡,手机却响了,拿起来看一眼,是邱霖严:“拉窗帘干什么,我又不会偷窥你,反正该看的都看了。”

我惊了一下,拉开窗帘,楼下果然停着一辆车子。

邱霖严?他一直跟着我?

“下次别吃药了,我戴。”

手机再次响了一声,我嘴角抽搐,下次?他还想要有下次?

楼下车子发动的声音,他离开了。

手指在屏幕上停滞了一会,我还是什么都没回复,同时把聊天记录删了。

点到为止,刚刚好。

直到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肖乐林才问我:“昨晚去哪了?”

我一紧张,做贼心虚的差点把勺子摔回碗里,还以为他有所觉察。

可等我抬眼偷偷瞟他的时候,他还慢悠悠的翻着餐桌上的报纸,显得漫不经心。

我忽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

炮友都还怕我夜里一个人危险,一路尾随直到我安全回家,我的老公竟然可以不闻不问。

我苦涩一笑,随口敷衍他:“跟闺蜜一起做美容去了。”

他也不知道是蠢,还是不上心,丝毫没有怀疑,随口回了我一句“噢”,然后就没下文了。

结婚两年,我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对无言的场面,收拾好碗筷准备离开。

可才起身,肩膀忽然被什么压了一下,被迫坐了回去。

等我抬头,一抹白色的身影已经坐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

“嫂子,我来蹭顿饭吃,不介意吧?”

一听到这个称呼,我顿时寒毛倒竖。

是邱霖严!

3
第3章 蹭饭吃

肖乐林是独生子,只有邱霖严这一个如同亲兄弟的好朋友,他一直唤我嫂子。

我心底窘迫,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却已经夺过了我手里的碗筷利落的盛好粥,三两口把把粥喝完了。

速度快的我根本来不及提醒他说这是我的碗。

肖乐林瞟了他一眼,赖洋洋地说一句:“那是你嫂子的碗。”

“哦?是吗?那嫂子,我还给你吧。”他说着就给我递过来。

我没去接,肖乐林表情有点不自然:“行了,你吃吧,下次注意,别人看了得说闲话。”

语气酸溜溜的。

邱霖严倒是笑得欢,顺着杆子上爬:“大哥说得对,我以后会注意的,嫂子你也要注意了,要是大哥以后吃别的女人的东西,那就表示他要出轨了。”

邱霖严说着,还调皮得冲我眨眨眼,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肖乐林一愣,翻报纸的手还僵在半空,表情好看得很。

我在心里暗爽,继续不做声。

他干咳一声掩饰,转移话题问邱霖严:“最近都不见人影,又去哪里风流快活了?”

“嗨,别提了,一个老朋友的男朋友出轨,我陪她捉奸去了。”邱霖严很随意的一句。

然后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魅的笑:“一群女的差点把那对狗男女扒光了游街,场面可火爆了,你真该去看看。”

“咳咳。”肖乐林干咳两声,借机说嗓子有点痒,转身倒水喝。

邱霖严并不打算放过他,继续道:“嫂子,你下次捉奸的时候,记得要带上记者,他最怕记者了。”

“哐当”一声,邱霖严话音刚落,肖乐林就失手打翻了水杯,连背影都看得出慌乱。

“我、我去换件衣服,你、你们先聊着。”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邱霖严双手交叉枕着后脑,笑得可嘚瑟了。

这酸爽,我很满意。

向他投去一个感谢的表情,他只是淡笑,然后很自然的伸手环住我的腰,一把将我拉到他怀里,我没站稳,直接坐他腿上了。

在碰到他腿的瞬间,我的心一紧,用手抵着他:“别乱来,他就在里面。”

他倒也没硬来,很快松开我,就是趁我不注意,用力的在我脸上啄了一下:“还有力气反抗,看来是我昨晚不够卖力。”

我感觉我的脸颊又开始发烫了,被他撩得有些意乱。

等肖乐林换好衣服出来,邱霖严已经重新坐好,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好了?那走吧。”

肖乐林没急着走,而是站在我的面前,脖子微微往后仰,示意我给他打领带。

我已经忘了有多久没给他带过领带了,他说我打得不好,真不知道他这是做给谁看。

打好领带,他还破天荒的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忒腻歪的叫我老婆:“等我,晚上回来陪你吃饭。”

我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句,余光不受控制的偷瞟了旁边的邱霖严一眼。

他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可一转身就往垃圾桶里扔了一坨东西。

4
第4章 他不在家

走出门口不远,我听到肖乐林说话:“哎,我的机票呢,明明带了的。”

“可能丢了吧,一会我让人再给你买一张。”邱霖严的声音,看不到脸,却还是能听出幸灾乐祸。

我从垃圾桶里捡起那坨纸,打开一看,果然是肖乐林的机票。

我笑了,给邱霖严发了条微信:真幼稚。

他没回我,我也开始忙自己的,互不联系。

我记得肖乐林说今晚回来吃饭,于是早早去市场买了他爱吃的菜,回家习惯性的看了手机,微信没有消息提醒。

心里有些烦躁。

我这是在等邱霖严的微信?这个认知让我有点恼火,干脆把手机甩到沙发上去。

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客厅电话响了,不知怎么的,心跳忽然加速。

我匆匆跑出去拿起手机,看到是肖乐林的电话,一股莫名的失望涌起。

“喂!”

“老婆,我晚上要开会,你不用等我吃饭了,吃完早点睡,乖。”肖乐林说完自行挂了,匆忙到不让我有任何追问的机会。

我不禁有些好笑,开会?一对一的和秘书开,手把手的教?这么贴心的老板,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不过很奇怪,我这次一点都不觉得恼火,反而不受控制的又查看了一遍微信,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不禁开始反省,我早上的表现有没有什么过火的地方,我惹他生气了?还是我那条微信发得不好,会让他产生什么误会跟猜忌?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跟他解释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还疑惑,肖乐林不是说要给他的小情妇开成人教学大会吗,怎么忽然就回来了?

等我打开门,外面的人斜着依靠在门框上,落日余晖洒在身上,整张脸都被照成半透明,奇长的睫毛上镀了一层金黄,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

可惜……马忘带了,还带了一群勤劳的小蜜蜂。

他看了我一眼,目光顺着我的眼睛落在自己衣领那个大红色唇印上,蹙蹙眉:“抱歉,你的味道会上瘾,没舍得换。”

所以,那是我的唇印?我真是老脸一红。

他侧身想进门,被我伸手拦住了:“他不在家。”言外之意就是,你赶紧走吧。

他装傻:“没关系,我等他。”

“那你在外面等。”我伸手推他,他却趁机扣住我的手腕,身体一瞬间贴上来。

我感觉鼻尖一凉,已经跟他的脸贴上了,吓得赶紧后退一步,将门让了出去。

他立马闪进来,脚往后一勾,直接带上。

随着门“咔嚓”一声合上,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本能的要去拉。

他也不拦我,反而侧身给我让了一条路。

我还想着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商量了呢,下一秒他就直接把我压到门板上了。

他贴的很紧,我能够感受到他那遒劲的肌理线条,还有他身上的温度。

我不适地动了动,忽然听到一声隐忍的闷哼,身后被什么戳到了。

我一僵,没敢再动。

1
第1章 放松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约炮的一天,毕竟从前的我很是保守,跟老公谈了两年,一直到结婚那晚才那个的。

而约炮的对象还是我老公从小到大如亲兄弟般的朋友——邱霖严。

看着眼前帅气地一塌糊涂的男人,我心底升起爽快的报复感。

既然他在外面勾搭别的女人,那我就这里睡他兄弟,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邱霖严明显喝醉了,压根没认出我,以为我是臣服在他迷人外表下的小迷妹,秉承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一把将我扯进了酒店的房里。

我被他压在门后,贴着他温热得有些许滚烫的身体,鼻间都是他湿热的气息,香气萦绕。

邱霖严是那种典型的外表纨绔,实则内里藏着一颗霸道总裁的心。

“一个人?”他声音低低沉沉的,沙哑得迷离。

“现在不是两个了吗?”我抬头,刚好对上他低垂下来的眼眸。

一双笑弯了的杏花眼,睫毛很长,浓密得像一把扇子。

忽然感觉,这个炮约得不亏。

他低声的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指轻划我的脸,然后是鼻子、嘴唇,最后游离到锁骨上。

酥酥麻麻的,不痒,反而很舒服,无愧他风流小一哥的称号。

“错了,是一个半。”

“还有半个呢?”

“还有半个……”他俯下身,宽厚的手掌在我双腿上一托,瞬间把我打横抱起来,这才痞痞地笑起来,“很快到你身上去了。”

“什么?”我愣了一下,等我醒悟过来,就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这时候我已经被放到床上,他高大的身躯倾轧着我,紧密相贴,轻而易举感受到他胸腔的振动。

我感觉自己的脸很烫很烫,肯定红的和猴屁股一样。

心跳也快,不知道是被耍了的羞愧,还是被撩的羞耻。

他没有急着趴我身上乱啃,反而俯下身,用脸磨蹭我,薄薄的嘴唇似有若无的触碰着我的耳垂,我有点敏感,一下缩紧了脖子。

明显听到他黯哑的笑声:“不舒服?”

边问,他修长的指节顺着我的脖子一路下滑,停落在胸口。指头在我衬衫的纽扣上轻轻一勾,尽数落进他的眼里。

他动作明显一滞,气息好像粗了不少,厚实的胸膛起伏得有些明显。

我看到了他迷离双眼中的暗火,勾唇问:“我说不舒服你会放开?”

“不会。”

此时他已经把自己上衣的纽扣悉数解掉,结实的胸膛袒露无疑。

没想到他精瘦的身躯下,竟然这么有料。

健硕的胸肌下,八块腹肌一览无余。

虽然皮肤很白,可很有莱坞猛男的感觉,我呼吸忽然开始急促起来,说话的声音都有几分不稳:“既然不会那你还问什么?”

“因为我尊重你的感受,”他一边说一边朝我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啊!”就在我沉陷在他惑人的笑容里时,他狠狠一撞。

我痛得攀住他的背脊。

他似乎挺满意的,半眯着眼,脸上还是那副暖得几乎要化开的表情:“然后我会听着你的舒不舒服,继续我的攻城略地。”

身上还在动,我痛得不行,指甲好像在他背后划了一道,他倒是没做声,停下来问:“紧张?”

“没有。”

他勾起我的下巴,含住,轻咬一口:“那放松。”

“我已经很松了。”

“哦,那是我太……了。”他邪魅一挑眉。

我无语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却猛地往前,忽然的疼痛让我失声叫了出来。

我感觉要裂开了,痛得眼泪滚滚。

他却受了什么刺激般,速度忽然加快。

“你先停,还没戴那个……”我抵着他的胸膛,试着推开他。

“停不了……”他低头咬了我一口,动作更加猛烈起来。

2
第2章 还想有下次?

不知道多久,我整个人好像都要散架了,但是身上的男人仿佛永远不会累,驰骋不断。

我不知道是什么停下来的,在那之前我已经累的昏睡过去,浑身大汗淋漓,一根指头都不想动。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他就躺在我身边,脸埋进我发丝里,手臂搁我身上,将我整个圈进怀里,睡得香甜。

我轻轻的挪开他的手想下床穿衣服,本不想弄醒他,可他还是醒了,手臂用力,将我拉回去,牢牢的锁在怀里。

我转头盯着他,他这次睁开惺忪的睡眼瞟着我,酥软唤了一声:“嫂子。”

没有疑惑,没有惊恐,很平静的语气。

反而是我有点窘迫,有股做贼心虚般的紧张:“我……”

犹豫了一下,我勾住他的脖子,送上唇去亲吻了一下,笑着跟他说:“真巧,昨晚忽然来兴致了,没想到居然约到你。”

我假装镇定,实则紧张得要死。

我费尽心思的假装约炮高手,就是为了减轻他的负罪感,可他倒好,舔了舔舌头,笑得挺开怀的。

嗯,怎么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我该走了。”拉开他的手,我准备下床,这次真的走了。

“我送你?”他也坐起来,从另一边下床,背对着我,背上有一道特长的红印子,好像是我的杰作。

“你可是第一个敢拿指甲抠我的人。”他扭头看我,嘴角上扬。

“我那是正当防卫,你弄疼我了。”

他笑得开怀。

“看来肖乐林对你刺激不小啊,我的小姐姐。”他一句话,把我所做的一切归咎到他兄弟出轨上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肖乐林出轨了。

果然打虎不离亲兄弟啊,有个花天酒地的好兄弟,难道还希望他会是个守身如玉的好男人?我倒是痴了。

可我还是有些恼,质问他:“你为什么不说?”

他倒不以为意,扣完白衬衫最后一颗纽扣:“说什么?说肖乐林跟我学妹勾搭上了?还是直接带你去捉奸?”

我语塞。

“走吧。”他见我没说话,伸手来拉我。

“不用你送。”我拍开他,转身出门。

倒不是生气,只是觉得没必要,我就约一炮报复而已,不想有过多纠缠。

他也没跟上来。

我赶紧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匆忙吃下后,才稍稍安了心。

回到家,肖乐林已经呼呼大睡。

整晚不见我,他倒是放心得下。

我自嘲地笑了笑。

恐怕他一晚上都忙着和秘书小情妇翻云覆雨,压根顾不上自己吧。

我拉上窗帘准备睡,手机却响了,拿起来看一眼,是邱霖严:“拉窗帘干什么,我又不会偷窥你,反正该看的都看了。”

我惊了一下,拉开窗帘,楼下果然停着一辆车子。

邱霖严?他一直跟着我?

“下次别吃药了,我戴。”

手机再次响了一声,我嘴角抽搐,下次?他还想要有下次?

楼下车子发动的声音,他离开了。

手指在屏幕上停滞了一会,我还是什么都没回复,同时把聊天记录删了。

点到为止,刚刚好。

直到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肖乐林才问我:“昨晚去哪了?”

我一紧张,做贼心虚的差点把勺子摔回碗里,还以为他有所觉察。

可等我抬眼偷偷瞟他的时候,他还慢悠悠的翻着餐桌上的报纸,显得漫不经心。

我忽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

炮友都还怕我夜里一个人危险,一路尾随直到我安全回家,我的老公竟然可以不闻不问。

我苦涩一笑,随口敷衍他:“跟闺蜜一起做美容去了。”

他也不知道是蠢,还是不上心,丝毫没有怀疑,随口回了我一句“噢”,然后就没下文了。

结婚两年,我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对无言的场面,收拾好碗筷准备离开。

可才起身,肩膀忽然被什么压了一下,被迫坐了回去。

等我抬头,一抹白色的身影已经坐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

“嫂子,我来蹭顿饭吃,不介意吧?”

一听到这个称呼,我顿时寒毛倒竖。

是邱霖严!

3
第3章 蹭饭吃

肖乐林是独生子,只有邱霖严这一个如同亲兄弟的好朋友,他一直唤我嫂子。

我心底窘迫,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却已经夺过了我手里的碗筷利落的盛好粥,三两口把把粥喝完了。

速度快的我根本来不及提醒他说这是我的碗。

肖乐林瞟了他一眼,赖洋洋地说一句:“那是你嫂子的碗。”

“哦?是吗?那嫂子,我还给你吧。”他说着就给我递过来。

我没去接,肖乐林表情有点不自然:“行了,你吃吧,下次注意,别人看了得说闲话。”

语气酸溜溜的。

邱霖严倒是笑得欢,顺着杆子上爬:“大哥说得对,我以后会注意的,嫂子你也要注意了,要是大哥以后吃别的女人的东西,那就表示他要出轨了。”

邱霖严说着,还调皮得冲我眨眨眼,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肖乐林一愣,翻报纸的手还僵在半空,表情好看得很。

我在心里暗爽,继续不做声。

他干咳一声掩饰,转移话题问邱霖严:“最近都不见人影,又去哪里风流快活了?”

“嗨,别提了,一个老朋友的男朋友出轨,我陪她捉奸去了。”邱霖严很随意的一句。

然后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魅的笑:“一群女的差点把那对狗男女扒光了游街,场面可火爆了,你真该去看看。”

“咳咳。”肖乐林干咳两声,借机说嗓子有点痒,转身倒水喝。

邱霖严并不打算放过他,继续道:“嫂子,你下次捉奸的时候,记得要带上记者,他最怕记者了。”

“哐当”一声,邱霖严话音刚落,肖乐林就失手打翻了水杯,连背影都看得出慌乱。

“我、我去换件衣服,你、你们先聊着。”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邱霖严双手交叉枕着后脑,笑得可嘚瑟了。

这酸爽,我很满意。

向他投去一个感谢的表情,他只是淡笑,然后很自然的伸手环住我的腰,一把将我拉到他怀里,我没站稳,直接坐他腿上了。

在碰到他腿的瞬间,我的心一紧,用手抵着他:“别乱来,他就在里面。”

他倒也没硬来,很快松开我,就是趁我不注意,用力的在我脸上啄了一下:“还有力气反抗,看来是我昨晚不够卖力。”

我感觉我的脸颊又开始发烫了,被他撩得有些意乱。

等肖乐林换好衣服出来,邱霖严已经重新坐好,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好了?那走吧。”

肖乐林没急着走,而是站在我的面前,脖子微微往后仰,示意我给他打领带。

我已经忘了有多久没给他带过领带了,他说我打得不好,真不知道他这是做给谁看。

打好领带,他还破天荒的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忒腻歪的叫我老婆:“等我,晚上回来陪你吃饭。”

我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句,余光不受控制的偷瞟了旁边的邱霖严一眼。

他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可一转身就往垃圾桶里扔了一坨东西。

4
第4章 他不在家

走出门口不远,我听到肖乐林说话:“哎,我的机票呢,明明带了的。”

“可能丢了吧,一会我让人再给你买一张。”邱霖严的声音,看不到脸,却还是能听出幸灾乐祸。

我从垃圾桶里捡起那坨纸,打开一看,果然是肖乐林的机票。

我笑了,给邱霖严发了条微信:真幼稚。

他没回我,我也开始忙自己的,互不联系。

我记得肖乐林说今晚回来吃饭,于是早早去市场买了他爱吃的菜,回家习惯性的看了手机,微信没有消息提醒。

心里有些烦躁。

我这是在等邱霖严的微信?这个认知让我有点恼火,干脆把手机甩到沙发上去。

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客厅电话响了,不知怎么的,心跳忽然加速。

我匆匆跑出去拿起手机,看到是肖乐林的电话,一股莫名的失望涌起。

“喂!”

“老婆,我晚上要开会,你不用等我吃饭了,吃完早点睡,乖。”肖乐林说完自行挂了,匆忙到不让我有任何追问的机会。

我不禁有些好笑,开会?一对一的和秘书开,手把手的教?这么贴心的老板,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不过很奇怪,我这次一点都不觉得恼火,反而不受控制的又查看了一遍微信,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不禁开始反省,我早上的表现有没有什么过火的地方,我惹他生气了?还是我那条微信发得不好,会让他产生什么误会跟猜忌?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跟他解释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还疑惑,肖乐林不是说要给他的小情妇开成人教学大会吗,怎么忽然就回来了?

等我打开门,外面的人斜着依靠在门框上,落日余晖洒在身上,整张脸都被照成半透明,奇长的睫毛上镀了一层金黄,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

可惜……马忘带了,还带了一群勤劳的小蜜蜂。

他看了我一眼,目光顺着我的眼睛落在自己衣领那个大红色唇印上,蹙蹙眉:“抱歉,你的味道会上瘾,没舍得换。”

所以,那是我的唇印?我真是老脸一红。

他侧身想进门,被我伸手拦住了:“他不在家。”言外之意就是,你赶紧走吧。

他装傻:“没关系,我等他。”

“那你在外面等。”我伸手推他,他却趁机扣住我的手腕,身体一瞬间贴上来。

我感觉鼻尖一凉,已经跟他的脸贴上了,吓得赶紧后退一步,将门让了出去。

他立马闪进来,脚往后一勾,直接带上。

随着门“咔嚓”一声合上,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本能的要去拉。

他也不拦我,反而侧身给我让了一条路。

我还想着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商量了呢,下一秒他就直接把我压到门板上了。

他贴的很紧,我能够感受到他那遒劲的肌理线条,还有他身上的温度。

我不适地动了动,忽然听到一声隐忍的闷哼,身后被什么戳到了。

我一僵,没敢再动。

伤情谋爱-唐媛, 邱霖严-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94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