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如陷-聂秋欢, 榕昀-总裁豪门小说

蜜婚如陷-聂秋欢, 榕昀-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快点,叫!

狭小的走道里,玩了一天的聂秋欢疲惫地打开房门,刚准备把钥匙放进随身包包,她鼻尖突然一动,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怪味。

下意识的,她耸动精致的鼻尖,向怪味儿飘来的方向看去。

突然,一个满身寒气的男人冲了过来,迅速揽着她的纤腰,闯进了漆黑的房间。

“躲一躲!”他声音清冽,带着威严,不容置喙。

没等聂秋欢答应,男子就像有透视眼般,快速扫视了一眼简陋的屋子,眉头紧皱了一会,随后就拉着她一同滚进了柔软的大床。

“你——”聂秋欢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男人已经压住了她。

速度很快。

男人浑身带着煞气,血腥味经久不散。

他脱掉自己带血的上衣,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它扔进了漆黑的床底。

随后在聂秋欢惊吓的目光下,大手一撕,直接扯掉了她的上衫,露出她雪白的肌肤。

“叫!”他命令道,声音嘶哑。

聂秋欢愣了愣,不明白男人是什么意思。

叫?

叫什么叫?

门外却在此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呵斥声。

可是,贴在腰上的一个坚硬的物体阻止了她继续思考下去。

男人开口道,“叫,叫得大声些,否则——”

男人没再说下去,聂秋欢却浑身血液凝固,脸色煞白。

那是枪!

她清楚地感受到了他话里的狠戾无情。

门外突然传来细锁转动的“嘎吱”声,有人来了。

“叫!”男人声音急促,他模仿着床上的表演,“再不叫,我来真的……”

他双臂壮实有力,声音狠戾。更何况,他的枪抵在她的腰上。

聂秋欢终于懂了。

男人这是要她配合,演……床上戏。

脸色发红,她却当即立断,轻轻哼了起来。

像女人被欢爱那样……

不管是真枪还是假枪,她都赌不起。

与死神做过搏斗的人格外知道生命的珍贵。

两人所在卧室的门被粗鲁地扯开了,聂秋欢就像被门外惊了似的,停了下来。

刺眼的灯光一下子被打开,聂秋欢雪白的胸膛半露,肌肤凝雪白皙,满头青稠般的发,铺陈在雪白的床褥上。

她尖叫一声,搂住了她身上的男人。

进来的是聂秋欢所居住的旅馆的女老板。

旅馆的房间很小,单单是一张床就占据了几乎整个房间的面积,是以,女老板一进来,就瞥见了床上香艳的一幕。

女老板就很不好意思地红了一张脸,她还以为这位客人睡了呢,没想到……

聂秋欢见到是她,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紧紧盯着她,不悦地开口问道,“老板,你什么意思?”

深更半夜来开她的门?

别有企图还是什么?

女老板尴尬地朝着她笑笑,被掩藏的心思在聂秋欢那澄澈莹然的目光下似乎无处遁行。

她嗫嚅地开口解释道,“外边来了一堆人来检查,我以为你睡着了,就、就假装进来看看……”说着她低下了头,再不敢去看床上的两人。

“出去!”趴在聂秋欢身上的男子沙哑着声音开口。

他的声音像极了做那种事却硬生生地被阻止,满含情yu的味道。

第2章 危险男人

女老板被他的声音惊到,慌忙应了一声,随后就急促地带上房门,脚步错乱地跑了出去。

聂秋欢一动不动地躺在男子身下,她听到了门外几道陌生男子的声音,以及女老板殷勤奉承的声音。

“客人在休息呢,里面很正常。”

然后,脚步声就远了。

昏黄的灯光下,男子爬起来穿衣,“多谢。”

聂秋欢也坐起,轻轻拿起被褥盖住自己半裸的身体,不言一语。

屋内,静默无声。

气氛沉闷得可怕,即使聂秋欢故意坐很远,却还是感受到了来自男子身上那不容小觑的气势。

半晌,她还是抬起长如翎羽的睫毛,目光投向面前的男子。

呼吸不由得一滞,聂秋欢感到自己的心似乎漏跳了一拍,她看到了一张引人犯罪的面容……

柔软的碎发细碎地散落在他的额前,一双清幽的眸子里闪烁着冷冷的寒芒。

精致的面孔上有几道脏乱的痕迹,却依然遮不住他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

同样也危险至极!

聂秋欢在打量男人的同时,男人也在打量她。

长长的秀发柔顺地贴在她的胸前,她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似黑曜石般熠熠生辉,带着警惕,也有一丝委屈,却独独没有害怕。

男人觉得很诧异,换做平常的女子,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怕早就崩溃了吧。

她却不哭不问,倒是,有点不寻常……

唇畔扬起一抹浅笑,他伸手捏住了她的纤柔下颌,巴掌大的一张脸,落在他宽大粗粝的掌心。

“叫什么名字?”语气冷冽。

听到男子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聂秋欢眨了眨漆黑分明的瞳孔,微淡灯光中,她的眼波清湛,泛出潋滟的光,格外妩媚。

“向安。”她随意编造了一个谎。

她不会蠢到把名字告诉一个差点杀了自己的人。

她比任何人都懂得,生命的可贵……

更何况,她不是一个人活着的……

手心传来柔软的触感,男子那粗粝的拇指又捻了捻,声音中带着一丝强势,“好,向安,你今天救了我的命,我会给你一笔报酬。”

没有问及住址,单单只问了她的姓名。

随后,他便在聂秋欢那淡然的目光下,从窗户一跃而下。

聂秋欢的眼睛微眨,整个人如释重负地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她不用为他担心,这里是二楼。

直接跳下去,不会要了他的命……

她不知男人是谁,对方看上去不过二十四五岁,浑身带着戾气。

她是个很怕死的人,她不想与男人有再多的纠葛。

她看得出来,那男子的身份不简单,凭借他的手段,肯定能找到她。

可是,向安,向往平安的意思……

所以,希望那个男人能懂……

翌日,聂秋欢收拾行李准备回去时,蓦然想起昨晚那陌生男子往床底扔了一件带血的衣服。

漂亮的眼里迅速闪过一丝不悦,想到若是不处理恐怕会后患无穷,她只好认命地半跪在地上,努力地伸长手去够床底那被扔得远远的衣服。

衣服上满是脏乱不堪的血迹,可手感却是极好,想来价格不菲。

聂秋欢撇撇嘴,半可惜半嫌弃地将衣服扔进垃圾袋里,随后连同行李箱,一同带出了这间狭小的旅馆……

第3章 被迫应酬

三天的休假很快结束,聂秋欢平凡的生活也渐渐步入了正轨。

似乎,那个惊艳的男人,只是她平淡如水的时光里臆想出来的一个人物罢了……

办公区里,聂秋欢身着一套得体的白色职业服,正一丝不苟地坐在电脑前输入着客户资料。

她的职业是助理。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她转头,是她的上司——李老板。

李老板对他这个助理很满意,工作能力强不说,单单是每次把她带出去应酬,他也倍有面子!

聂秋欢礼貌性地一笑,问道,“老板,有事吗?”

李老板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她那饱满的前胸,想起晚上要办的事,他不甘愿地迅速收回了目光。

他笑眯眯道,“小聂啊,今晚有个大客户,你准备准备,晚上和我一起去。”

说这话的同时,他肥胖的脸上笑褶又深了几分,停留在聂秋欢肩上的手也不安分地摸来摸去。

好看的眉厌恶地皱起,聂秋欢径直站了起来,猛地甩掉了李老板一双肥胖的手。

“老板,晚上是属于我的私人时间。”她的语气很强硬,却偏偏让人找不出一点错。

李老板愣了愣,脸上的笑也顿住了。

没想到这个聂秋欢这么不给他面子!

不过,贪婪的目光在她那曼妙的身躯上瞥了几眼,他还是笑眯眯道,“小聂啊,你刚上班,可能还不习惯,这个应酬啊,不像白日里上班那么累的,而且,晚上的这个客户可是个大人物,我们这个小公司可得罪不起。”

好言相劝,可聂秋欢根本不领他的情!

她直接开口拒绝道,“抱歉老板,今晚我有事,公司不是新来了一位助理的吗,你可以让他陪同,他的工作能力也是很强的。”

听到她这么不给面子的话,李老板脸上的笑一点点冷却了下去,他冷硬地开口道,“小聂,准备准备,晚上一起去。”

见聂秋欢沉默不语,他心中顿时恼怒不堪。

随后,他不留情面地在人来人往的办公区里大声训斥道,“聂秋欢,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老板我让你去你就去,那是给你面子……”

话很难听,似乎是故意在整个公司里给聂秋欢难堪。

聂秋欢作为一个新人,平日里却很得李老板的宠,但同时也招来了公司前辈的不满。

没想到她今日却被李老板当众训斥,众人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她活该!

聂秋欢一直像个没事人似的听着李老板的训斥,一张面若海棠的脸上丝毫不见被羞辱的难堪。

李老板见她不为所动,话说得越发难听。

然后,聂秋欢终于眨了一下波澜不惊的双眸,语气平稳道,“李老板,今晚我有空了。”

李老板愣了一愣,随后眼里满是惊喜,只是却放不下面子,依旧板着一张脸,冷哼了一声径直离开了。

面对众人嘲笑的目光,聂秋欢一脸淡定地坐下,一双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阵响,她今日的事务还没做完。

她往日陪同李老板参加过一些应酬,只是喝喝酒,然后谈下合作的事。

最后签字就完事了。

第4章 做好你该做的事

虽然今晚的这场应酬她是被迫去的,但她还是秉着一颗兢兢业业的心去向李老板询问是哪位大人物。

她有义务为老板准备客户的资料。

只是,李老板却笑眯眯地回了她一句,“小聂啊,你不用忙活这些了,客户资料都在我手里了,今晚你打扮得漂亮点就行。”

他顿了顿,似乎觉得这话不妥,又添了句,“你可是代表着我们公司的形象,千万不要让别人看不起我们公司。”

聂秋欢淡淡应了一声。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突然觉得李老板的一番话别有一番深意。

她随即摇摇头,甩掉了这些不安分的思绪。

可能,是她多虑了吧……

还没到下班时间,聂秋欢就被李老板催促着回去打扮。

想起寒碜的衣柜里甚至没几件像样的衣服,今晚这场应酬李老板又那么重视,聂秋欢咬咬牙,拿出自己近一个月的薪水买了一条价格不菲的白色小礼服。

回到公寓,她精心化了妆,长长的乌发被她柔顺地垂下,有几绺稍短的直直落在她那精致美丽的锁骨上。

精致小巧的五官,看上去妩媚又撩人。

聂秋欢看了一眼手机,与李老板约定的时间到了。

她赶紧拿起包包,“咚咚咚”的高跟鞋在空旷的公寓里更寂寥了几分。

天色微黑,马路上已是亮起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

李老板早就在约定的地方等候她,不悦的目光却在瞥到聂秋欢那精致的装扮后,色色地收了回去。

聂秋欢被安排在后座,与李老板一起。

感觉到身旁的胖男人一点点地向她靠近,聂秋欢皱了皱眉,随即装作拿手机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将包包放在了两人中间。

李老板懊恼地瞪了她一眼,终于安分了下来。

过了许久,车停了。

车窗外是热闹的喧哗声。

聂秋欢下了车,目光有些诧异地望向面前的一栋大厦。

这是她不曾触及的高档会所。

榕城第一会所——天雅苑。

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从她身旁走过,带着一丝丝纸醉金迷的味道。

李老板肥硕的身躯立在聂秋欢身后,看着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细小的眼缝里不经意间泄露出点点精光。

聂秋欢转身,疑惑地开口问道,“老板,你确定客户约定的地点是这里吗?”

不是她不敢相信,实在是因为这里的花销不是她,甚至是她所在的那个小公司所能担负的起的。

除了钱,还要权!

她看不出来面前的胖男人在这偌大的榕城有什么过人的权势!

面对来自下属的质疑,甚至还夹杂着淡淡的轻视,李老板肥硕的脸上顿时升起一抹难堪的懊恼。

没好气道,“问那么多做什么,做好你该做的事就行。”

话毕,李老板才觉得语气欠妥,又状似安抚地添了一句,“小聂啊,今晚你可要好好表现,这位大客户可千万不能得罪。”

聂秋欢垂着头,长长的乌发从她耳侧落下,遮住了她美丽的脸孔,也遮住了她眼里不羁的情绪。

她最终还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还算是乖巧听话的表现,李老板松了一口气。

蜜婚如陷-聂秋欢, 榕昀-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