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武军神-谢长风, 李素心-都市情感小说

龙武军神-谢长风, 李素心-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忘恩负义,无耻周家

江南省。

宁城第一高楼龙腾大厦楼顶,一架军用直升机徐徐降落。

在停机坪边上,等候着两个神态威严的中年男子。

一个是江南省首富金成。

另一个的身份更加了不得,是两江总督云扬。

在他们身后,还站着几队荷枪实弹身穿特种作战服的军士,个个庄严肃穆。

等到直升机降落在停机坪,云扬和金成两人都忙快步迎了上去。

直升机里下来两个年轻男子。

走在前面的男子身穿士兵便服,看起去就像个普通的军人。

唯有一双眼睛,眼神颇是锐利,不时精光闪过,有如鹰眼一般。

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男子却是穿着中将军服,浑身充满杀伐之气。

云扬和金成快步来到鹰眼男子跟前。

一个朝他敬礼,一个向他鞠躬,恭声说道:“见过风帅。”

两人都忍不住有些紧张。

眼前这人虽然年轻,却是大龙帝国龙主座下七大巨头之一。

八十万禁卫军统帅谢长风。

这几年,他以无敌之姿,为大龙国横扫八方,征服四夷。

帮助原本强敌环伺、风雨飘摇的大龙国一步步扭转局势,再立世界强国之列。

谢长风却微微皱眉:“你们怎么来了?”

云扬和金成额头微汗,忙说道:

“是龙主亲自下令让我们来接您的。

龙主吩咐,让我们全力配合您的复仇行动。”

谢长风脸色稍缓,点头道:“有什么事,秦明会跟你们联系。”

秦明正是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中将,亦是他禁卫军旗下十大虎将之一。

云扬和金成忙回了声是,又指了指边上那些军士:

“他们是宁城军部特战队的,就让他们跟着风帅吧,方便您行事。”

……

而后谢长风坐上一辆军用吉普,由秦明亲自开车,驶离了龙腾大厦。

准备前往谢家老宅。

五年前,谢长风二十岁。

在他成婚那天,谢家却遭遇惊天变故。

父亲谢宇被其义子周真义联合王陈孙吴四家设局构陷,被迫跳楼自杀。

同一天,母亲方玲遭遇周真义刻意安排的车祸,身受重伤成了植物人。

谢家千亿资产则被周真义和王陈孙吴四家给瓜分。

谢长风为自保,不得不出走宁城,隐姓埋名加入军队。

母亲方玲则由谢长风托妻子李素心照顾。

这五年时间,谢长风为国四处征战。

挽天倾,补天裂,立下战功无数,终成如今地位。

到如今大龙帝国终于国事安定,四海升平。

谢长风才能够暂时放下军国大事,回到宁城。

而他第一个要见的,自然是他最难放心的母亲方玲了。

只是就当车子快要到谢家老宅时,谢长风突然脸色一变:“停车。”

车子停下,谢长风看着窗外,神色很是复杂。

甚至于身体都轻轻颤抖起来。

马路对面,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花白又凌乱的女子在漫无目的地晃悠着。

她眼神涣散,嘴里自言自语,看去精神状态明显不大正常。

谢长风眼里渐渐泛起泪光。

因为这女子正是他的母亲方玲。

不过谢长风正要推开车门走出去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有个男子还跟在方玲后面。

这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方玲的眼里分明有不善之色。

方玲晃晃悠悠走到一家面包店前后,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橱窗上的面包。

眼中多了一丝渴望之色,还咽了咽口水。

店内的老板娘见状走了出来,递给方玲一个面包:“老人家,这个给你吃。”

方玲哆嗦着看了看老板娘后,将面包接了过去:“谢谢,谢谢你……”

看着老板娘回店里,她拿起面包往嘴里放。

可这时,跟在她身后那个男子突然疾步上前,伸手打掉了她嘴边的面包。

接着,在面包上用力地踩了一脚。

然后却又将那变形的面包捡起递给方玲:“来,吃吧。”

脸上满是戏谑之色。

说完,还往面包上吐了口口水。

方玲呆呆地看了看男子后,面露犹豫之色:“脏、脏了……”

男子却是冷哼一声,恶狠狠道:

“好你个老乞婆,还敢嫌东西脏,信不信我打你?!”

说着,扬了扬手,作势要打方玲。

方玲不由面露惧色:“我吃,我吃,别打我!”

说着,接过面包,往自己嘴里塞去。

男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按住了方玲的手:“不要吃。”

正是谢长风。

方玲却一脸惧色,摇了摇头:“不、不行的,他会打我……”

那男子则一脸不悦地看着谢长风:“你是哪根葱,敢来管老子闲事?”

谢长风转头看向他,眼神冰冷至极:“周真礼?”

这周真礼是那周真义的堂弟。

周真礼愣了一愣,随后不由十分的惊诧和意外:“你……谢长风?!”

谢长风紧盯着周真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真礼回过神来后,却是嗤笑了一声:

“本少今天挺无聊的,凑巧遇到了你妈,所以找点乐子不行吗?”

谢长风眼神更冷,强压心中怒火:

“周真礼,你忘了当年我家是怎么帮你们的?”

周真礼一家原本出自贫困山村,生活十分穷苦。

他们兄弟几个连书都读不起,早早辍学来宁城乞讨为生。

机缘巧合,周真礼二哥周真义遇到了谢长风父亲谢宇。

谢宇见周真义机灵聪明,颇是喜欢,便资助他上学,还收他为义子。

后又让他进入谢氏集团,一步步提拔为谢氏集团的副总裁

而除了周真义,周真礼他们也都受过谢家帮助,才在宁城扎根立业。

结果,周真义却是狼子野心。

不但设局逼死谢宇,还伙同王陈孙吴四家瓜分了谢家千亿产业。

周家也借此一跃成为和王陈孙吴四家并列的宁城商界顶尖家族。

听了谢长风的话,周真礼却不但不以为意,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可是我们周家的家训。

再说当年都是你爸非要帮我们的,我们也没求他啊!”

谢长风不怒反笑,点点头道:

“好一个杀人放火金腰带,看来你们周家都是忘恩负义之辈。”

周真礼哼哼了一声:

“我们忘恩负义又怎么了?你不服啊,有本事来咬我啊?”

说着,他嘿嘿笑了几声,撸起了自己袖子。

“本来还以为你个废物早死在外面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敢跑回来!

我们几家都下了悬赏,能抓到你的,不论死活,都给一百万。

看来今天本少是要发一笔横财了,你个废物就乖乖跟我走吧!免得……”

说着,伸手抓向谢长风。

只是这时,一队全副武装的军士突然冲了上来,举枪指着他的脑袋。

“不准动!”

第2章 沾沾自得;大难临头

周真礼看着眼前那一个个黑幽幽的枪口,吓得浑身直哆嗦。

“好好,我不动!你们不要开枪!”

他感受到了这些军士身上散发的强大杀气,好不容易才忍住尿意。

稍稍缓过神后,他忍不住问道:

“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你们哪支部队的,我是周家的人……”

话说着,他却突然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从一旁走到他面前的秦明。

他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你、你是秦明将军?”

秦明微微有些意外:“你认得我?”

“当然当然,我当然认得秦将军!”周真礼连连点头,一脸谄媚道:

“听说秦将军新任我们宁城驻军第一长官。

明天我们周家还要和宁城商界同仁为您举办欢迎会呢。”

秦明点了点头,似笑非笑道:“你们消息还挺灵通的么。”

周真礼嘿嘿笑了几声:“不瞒秦将军,我们周家在宁城军部也是有人的。”

说着他指了指周围拿枪指着他的那些军士:

“这个,秦将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没犯什么事吧?”

秦明却是冷笑一声:

“没犯事吗?你刚才试图挟持伤害我们风帅,还说自己没犯事?”

“风帅,哪个风帅?”周真礼茫然道。

秦明冷哼一声:“帝国就一个风帅,你说是哪个风帅?”

周真礼浑身一震,猛然转头看向谢长风,一脸难以置信:

“你你你,怎么可能……”

“把他拿下了。”秦明说道。

立刻有特战队员上前,一枪托砸在周真礼肚子上。

周真礼顿时惨叫出声,摔倒在地,整个身子都缩了成大虾一般。

鼻涕眼泪横流,裤裆也湿了一大片。

两个特战队员又将他拽了起来,朝谢长风敬了个军礼:

“风帅,怎么处置这人,请指示!”

“先关押起来,待三月后我父亲祭日那天,进行公开处决。”

谢长风一脸漠然地说道。

“是!”那两个特战队员立刻将周真礼拖了下去。

周真礼像死狗一般,没有任何挣扎,只是浑身急颤不止,满脸绝望之色: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知道自己要完了,周家也要完了。

谢长风也不再管周真礼,转头看向方玲:

“妈,你什么时候醒的啊,怎么会在这里?”

方玲抬头看了谢长风一眼,却是一脸茫然:“你、你是谁啊?”

谢长风心头一颤,有些苦涩:“妈,我是你儿子长风啊。”

方玲却摇了摇头:“不是,你不是我儿子,我儿子已经死了。”

谢长风不由有些吃惊:“妈,是谁跟你说我死了?”

“素心说的,她说长风已经死了……”方玲说道,小声啜泣着,一脸悲伤。

“素心她为什么这么说……”谢长风有些疑惑。

虽然这些年他一直忙于战事,但和李素心一直保持着联系。

而且李素心并没跟谢长风说过,方玲已经苏醒。

不过方玲却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低着头,小声哭泣着,一副失神模样。

谢长风看得心痛,问道:“妈,你怎么不呆家里,跑外面来了?”

方玲却愣了下,又摇了摇头:

“我儿子死了,宅子被长风他大伯家占了,没地方去了……”

谢长风心头一震:“大伯他们为什么占我家房子?”

只是方玲却没回应,只是在那里小声喃喃自语。

谢长风忍不住又问道:“素心呢,她怎么不管你?”

看方玲现在的样子,简直跟乞丐没什么区别。

方玲却迟疑了一下,回道:

“素心她……她跟人喝酒去了……”

“跟人喝酒?”谢长风有些难以置信,心中也不由生起一丝不快:

“她把你丢外面不管,自己却有心思去喝酒?”

方玲喃喃道:“她、她很忙的……”

谢长风心头更冷,面露冰霜:“她去哪里喝酒了?”

方玲皱眉想了许久才回道:“好像、好像是帝盛酒店……”

谢长风立刻带着方玲上了吉普车,前往帝盛酒店。

一路上,他神色虽然平静,心情却是有些沉重。

甚至还有些忐忑。

……

帝盛酒店六楼某个包厢里。

坐着李素心和她的朋友杨婷,以及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

男子是宁城天海集团的总经理胡国林。

胡国林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李素心,眼神热切:

“李总,我天海集团可以借你钱,而且不用担保,也不收利息。”

李素心不由面露喜色:“那太感谢胡总了。”

最近由她负责管理的李家下属鸿城建筑公司遇到了资金困难。

她已经求了不少人,却没借到一分钱。

没想到杨婷介绍的这个胡国林居然如此痛快,都让她有些意外。

她身边的杨婷则也笑了起来,拉了拉她的手,有些得意:

“怎么样素心,还是胡总爽快吧?

先前我跟你说胡总愿意借钱,你还不信!”

这时胡国林却嘿嘿笑了几声:“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李素心忙回道:“胡总您说。”

胡国林却是啧啧了几声,又上上下下肆无忌惮地看了李素心一番:

“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你让我玩一次。”

李素心不由一脸错愕:“胡总,你……”

胡国林却嘿嘿笑了几声,目光炽热地看着李素心:

“李总人称我宁城第一美女,胡某人可是早就想一亲芳泽了。”

李素心强忍心中怒气,转头看向杨婷。

杨婷却一脸淡然,劝说道:

“素心啊,如果胡总再不帮你,你的公司可真要垮了。

你要想开一些,陪胡总玩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杨婷你……”李素心实难相信自己这从小到大的好友居然会说这样的话来。

一时都气得无语。

胡国林则是朝李素心靠了过来,伸手来抓李素心:

“嘿嘿,李大美女,玩玩而已,我绝不会让你吃亏的。”

李素心立刻站了起来,躲开了胡国林的手,一脸冷色: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我走了。”

不过她刚抬脚,杨婷却一把拉住了她,干笑了两声:

“呵呵呵,素心啊,我们跟你开玩笑呢,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说着,她偷偷朝胡国林使了个眼色。

胡国林忙也干笑了几声,点头道:“对对,开个玩笑,李总别介意。”

李素心站住,狐疑地看着两人。

杨婷则拽着她坐了下来,又拿起桌上一杯茶递给李素心:

“素心啊,我知道这个玩笑过火了,你喝口茶,消消气。”

胡国林也端起自己的酒杯:

“嘿嘿,我敬李总一个,咱们一边吃一边谈借钱的事。”

李素心想到自己公司的困境,还是强忍去意,接过杨婷递来的茶喝了一口。

胡国林跟杨婷对视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李总,我也不兜圈子了,天海集团可以借你两千万,年利二分。

你也知道,现在很多公司都缺钱,这个利息不算高……”

李素心听着听着,意识却渐渐模糊起来,不一会,竟是忍不住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胡国林看了看昏睡的李素心,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杨婷则站了起来,一脸得意道:

“胡总,那我先出去了,你就抓紧吧,等会海少就要过来了。”

“明白明白,你放心。”胡国林连连点头。

等杨婷出去,他便迫不及待地走向李素心。

一边扶住李素心肩膀,一边脱起李素心外套来。

“嘿嘿嘿,不愧是大美女,这脸,这身材,就算折寿几年也不亏……”

“如果不只是折寿几年,而是会要你命呢?”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却见谢长风推门走了进来。

胡国林脸色一变,转头看了看谢长风后,不由十分惊讶:

“你是、你是谢长风?你怎么会在这里?”

谢长风却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冷地看着胡国林:

“你想怎么死?”

刚才他在外面听到了李素心三人的对话,也知事情基本因果。

这胡国林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了他妻子头上,让他心生杀意。

胡国林愣了愣,上下打量了谢长风一番后,却是一脸讥诮:

“哟呵,这是哪来的大佬,好大的口气?

噢,原来谢家大少,宁城前首富谢宇的儿子啊!真是失敬失敬!”

说着,他却又冷哼一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跃跃欲试:

“可惜如今你不过是条丧家犬罢了,也敢来吓唬老子?

既然你自投罗网,那我正好抓了你,好去领取百万赏金。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当着你的面玩你老婆,让你……”

只是他话音未落,谢长风突然身形一闪,瞬移般来到他面前。

浑身气势也瞬间变得凌厉无比,仿若利剑出鞘。

胡国林感到巨大危机,不由瞳孔紧缩,全身汗毛炸起:“你……”

不等他动作,谢长风的手像钳子一样抓住了胡国林的右臂。

咔嚓!

手一使劲,直接拧断了他的右臂。

“再问一遍,你想怎么死?”

声音冰冷无比,仿佛来自地狱深处。

龙武军神-谢长风, 李素心-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