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个地都能获得神奇的机遇,医术传承还有神秘的玉佩。

种个地都能获得神奇的机遇,医术传承还有神秘的玉佩。
第1章 奇怪的玉佩

八月的太阳高悬,火热的太阳将大地都烤干,一般人这个时候都会选择在家中你避暑,但是此时在大兴村的田间,有一人正在劳作,这人脸庞略显稚嫩,却不失坚毅,一滴滴汗水从脸颊上流过,滴落在土地上立刻消失不见。

“呼,锄完这片地的草,就回家做饭了”杨涛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自语道。

一锄头下去,“咣噹”一声。

“咦?有石头么”杨涛好奇,将土扒开一个看,看到一个墨绿色的东西,甚是好奇,拿了起来,在身上擦了擦,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玉佩一样的东西。

“奇怪,咱家田里面怎么有这个东西”这块田杨涛已经锄过不止一次了,怎么还会有个玉佩,这玉佩掂在手里,分量不轻。

“这玉佩质量怪好的,刚刚那一锄头下去,就是石头也恐怕会碎,可是这个玉佩连痕迹都没有”杨涛看了看自语道。

将锄头放在一边,然后翻看这块玉佩,玉佩整体成墨绿色,上面印着的不知道是什么图案,看起来很奇怪像是动物,却不是自己见过的任何一种动物。

杨涛拿着他对着太阳,在太阳的照射下,玉佩越发显得透亮,突然间,玉佩发出一股强大的光,照在杨枫的双眼上。

“啊,我的眼睛”杨涛痛苦的捂着双眼,只觉得眼睛有无数细针刺了过来一般,双脚也站立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然后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涛才慢慢清醒过来,就听到耳边有人喊道:“醒醒,你怎么样了,快醒醒”,这个声音是一个女的,听起来声音很好听。

回过神来,不过眼前的情况倒是让杨涛颇为惊讶,自己明明能感觉到还闭着眼睛,但是却能看到眼前的事物,一个非常漂亮的脸蛋慢慢的像自己靠近,小巧红润的嘴唇盖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面。

“我擦,这什么情况,我明明闭着眼睛,怎么还能看得到人,难道我还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亲自己,既然是做梦,那肯定要沾点便宜了”想到这里,杨涛伸舌头在这纤薄的嘴唇上添了一下。

“啊”一声尖叫声,眼前这个女孩突然像是触了电一样,把头缩了回去,然后拿手抹了嘴唇,这叫声也把杨涛惊醒了,睁开眼睛,果然有一个女孩坐在地上,脸上很愤怒的看着自己,杨涛自然也知道了这不是做梦,有些尴尬于是抢先说道:“我说美女,你为什么偷偷亲我,看我晕倒了想占我便宜啊”

对方听到杨涛说话,怒睁双眼,说道:“你,你乱说什么,我是看你晕倒了,想给你做人工呼吸,好心当成驴肝肺”

杨涛站起来,眼前这个女孩穿着干干净净,身材高挑,长得非常漂亮,听了她的话才知道自己刚刚确实是晕倒了,原来这个女孩是想给自己做人工呼吸,难怪刚刚有感觉往自己嘴里吹气,只是她明显不太会,那样做人工呼吸和偷亲自己有什么区别。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追究责任了,你也是好意”杨枫笑着说道。

第2章 透视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亏我还想着救你,让你在这里被太阳晒死算了,居然还…还伸舌头”女孩有些恼怒的说道。

“呵呵,开玩笑,刚刚我就是无意识的行为,我跟你道歉,还有感谢你救我,不然我恐怕真的被晒死了”杨枫笑着说道。

“没事就好,我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你晕倒在田里,这么热的天,室外作业的工作都应该停下,不能只顾着干活不要命了呀”女孩开始数落杨涛,而杨涛却一点不生气,他知道女孩都是好意,看她的穿着,应该家里条件不错,自己因为干活身上都是脏的,女孩却能为了把自己唤醒,给自己人工呼吸。

“呵呵,我知道了,对了我见你眼生,你不是我们村里的人吧”杨涛说道。

“嗯,我是华海市的,是华海艺术大学的学生,我叫夏雨诗,学绘画的,暑假没事来这里采采风,还好在这里碰到了你,不然的话你可能就要被晒中暑了”夏雨诗说道。

杨枫看着夏雨诗的穿的衣服应该就不便宜,而且皮肤白皙,一看就是很少干活的城里人,而且气质不俗,难道学艺术的气质都那么好?这些城里人就是有钱没事干,这么热的天跑农村来采什么风。

联想到自己,杨涛有些感概,自己原本也有机会上大学的,自己家里很穷,还有一个妹妹,比自己小三岁,今年刚好考上高中,而他也刚刚经历了高考。

按照杨涛平日里的成绩的话,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家里太穷了,这些年自己和妹妹两个人读书已经把家底掏空了。

杨涛比杨姗姗大三岁,杨涛上学的时候成绩就非常好,按照以往的成绩的话,考上重点大学都是没问题的,但是杨涛知道这样家里的情况,面对两个人的学费就如同大山一样,所以高考时候故意没有考好,以至于落榜了,杨涛这辈子估计也就跟大学无缘了。

“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我叫杨涛”杨涛也是很客气,这个夏雨诗人很不错,这次晕倒并不是因为被热中暑的,不过对方既然是好意,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你是来采风的,怎么就你一个人,一般不都是很多人一起的么”杨涛问道。

“我是跟同学一起来的,我们住在县城酒店里,因为今天太热了,所以他们都不愿意出来,我待着无聊,便出来转转”夏雨诗说道。

“这样啊,我家就在前面,要不你到我家坐坐吧,我感谢一下你”杨涛说道。

“不用了,你休息会儿,赶紧回去吧,我也回去找我同学了”夏雨诗说道。

夏雨诗见杨涛没事,便离开这里,杨涛收拾东西,抬头向夏雨诗离开的方向望去,一道阳光刺向杨涛的眼睛,随后奇怪的事情出现了,正在远去的夏雨诗,身上的衣服消失不见了,光洁的身体,扭着翘臀,赤、裸裸的离开。

杨涛很是惊讶,赶紧揉了揉眼睛,再看去,夏雨诗已经走了很远看不清了。

第3章 玉佩的秘密

“我擦,刚刚什么情况,一定我眼花了吧”杨涛揉着眼睛说道,自言自语说道,可能是看这个夏雨诗长得太漂亮了,所以才心中生了一些想法,才会这样眼花了。

甩甩脑袋让自己不要多想,视线转到另一边,只见田埂尽头有一个人走来,杨涛心神一动,视线忽然被拉近,杨涛清楚的看到,从田埂尽头走来的人,正是他的妹妹杨姗姗。

看的清清楚楚,杨涛这才笃定,刚刚不是眼花,按说这样的距离早就超过了人眼睛能看到的距离,但是杨涛不但看到,而且还看的清清楚楚。

果然,杨姗姗走了过来,看到杨涛之后,说道:“哥,妈见你还没有回去,就让我来找你,回家吃饭了”

“哦好的”杨涛摇了摇头,扛着锄头,跟着杨姗姗回去,回到家,杨枫家是砖瓦房,在大兴村应该都算是低配了,不过一家人住在一起,还是挺不错的。

“大杨怎么才回来啊,饭菜早就烧好了”杨母说道。

“妈我锄完地我休息了一会儿,所以回来吃了,今天中午吃什么啊,我都饿了”杨涛说道。

“还能吃什么,赶快去洗洗手,把锅里面的菜端出来准备吃饭了”杨母说道。

杨枫望向锅灶,锅盖立刻消失,看到里面的菜,说道:“妈,今天怎么这么舍得,蒸了一盆蛋”

“这孩子真是狗鼻子,这都能闻到”杨母说道,还以为杨涛是因为闻到了味道,哪知道他是看到的,而杨涛此时也笃定,自己真的能透视了,当然这种事只有自己知道,不会跟家里人说,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好理解,他也不想家里人担心。

晚上躺在床上,杨涛摸出田间发现的玉佩,左右翻看,也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可以肯定自己现在所拥有的能力就是这个玉佩所赐,那这个东西肯定不是凡物,为何会出现在自己家的田中。

“对了,我现在会透视,那能不能用透视来看看这里面有什么,总感觉这个玉佩比一般的玉佩都要沉一点”杨涛突发奇想。

想到就做到,杨涛运转目力,想透视这块玉佩,就在此时,突然玉佩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一下子将杨涛给吸了进去。

“我擦,什么情况”还不等杨涛搞清楚什么原因,就发现自己置身于无限的黑暗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这是在哪”此时的杨涛还是处于佷懵的状态。

“你在玉佩里面”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悠悠荡荡。

“谁,你是谁”杨涛吓了一跳,这个现象也太奇怪了吧:“我怎么可能在玉佩里,玉佩里面不可能待人”。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悠悠荡荡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里到底是哪里,还有你到底是谁,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事怎么回事”杨涛问出一大堆问题。

“说来你也是幸运,这块玉佩当初是我师父偶然所得,后来给我了,说是能温养灵魂,不过我到死都没有发现其中的奥秘,直到我临死之前,灵魂被玉佩吸了进来,所以我的灵魂才能历经千年不灭”

第4章 医术传承

“历经千年啊,那你岂不是古代人了”杨涛有些惊讶的说道。

“算是吧,不过当着别人的面承认自己是古代人,有点奇怪,虽然在玉佩里面历经千年,但是我的灵魂也慢慢的磨灭,我现在也只保留了一丝的灵魂,希望能将我的医术传承下去”

“医术,你是医生?不对,古代人应该称大夫吧”杨涛问道。

“我的医术乃是我倾研一生,乃是天下医术之大成,虽可不人肉白骨起死回生,但是妙手回春也是不夸张的,小子便宜你了,这医术就传与你吧”

“传给我?可是怎么传”杨涛有些惊讶不已。

“你准备好了,过程可能有点痛苦”声音悠然,突然杨枫觉得脑袋无比的疼痛,无数的心里如同洪流一样涌入自己的脑袋,如同针刺一般,仿佛久仰炸裂,许久之后,才慢慢恢复。

“感觉如何”这声音明显比之前虚弱很多。

“感觉”杨枫闭上眼,感受到了脑中出现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信息,咧嘴笑了笑说道:“感觉很不错”

“哈哈,这下我也能安心的去了,希望你能将我的医术发扬光大,还有,你能叫我一声师父么”

杨涛直接跪倒在地,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好徒儿”声音戛然而止,四周恢复了平静。

“师父,师父”杨涛叫了两声,没有回应,于是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师父我一定将医术发扬光大”

睁开眼睛,太阳已经高悬,杨涛赶紧回忆,果然玉佩空间内外的记忆都是想通的,那些医术知识还在,此时杨涛更加自信。

吃过早饭,杨涛扛着锄头准备下地干活,走到村头,突然看到一个人,向自己走过来,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以杨涛现在的能力,还是很轻松的看到来人就是自己高中同桌苏恒。

待苏恒走近,看到杨涛,很高兴的挥了挥手,喊道:“杨涛”。

“苏恒,你怎么来了”杨涛问道,苏恒并不是大兴村的人,但是两个人关系很好,苏恒家里也不是很有钱,父母都是工薪阶层,相比之下还是比杨涛好多了。

“我是来找你的,你这是扛着锄头干啥去呀”苏恒问道。

“扛着锄头还能干啥,当然是下地干活了”杨涛笑着说道。

“哎,你说你在学校的时候成绩那么好,每次都是全年级前三的,怎么失误那么大,我都替你可惜了”苏恒叹了口气说道。

“这都是命吧,怎么样,听说你考上一个大专了”杨涛并不在意。

“本来分数线够上本科线,可是是一个三本,学费太贵了,我跟爸妈商量了一下,决定上大专”

苏恒说道:“对了,我来是来通知你一下,明天咱们班在阳城的飞龙大酒店举办毕业聚会,我知道你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所以本来不准备通知你的,但是宋星这家伙说一定要邀请你,我看他就是想看你笑话,不管怎么样我话带到了,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

第5章 车祸

阳城是华海市下面的一个县城,在这附近的算是比较繁华的了。

苏恒口中的宋星,是杨涛他们班的班长,家里有钱,典型的富二代,却跟杨涛很不对付,很简单,宋星成绩好,家里有钱,这种的人应该是班里面很受欢迎的,但是在学校却处处被杨涛压了一头,这样宋星很不爽,正好这次杨涛考砸了,宋星非常得意,而邀请杨涛的目的,自然也不是单纯的聚聚那么简单了。

"去,当然要去了,为什么不去,我还没有在那么好的酒店吃过饭呢,反正不要自己花钱"杨涛笑着说道:“他要是天天请客,我天天都去,看我不吃穷了他”

“哈哈,说得好,我还是喜欢看你这么自信的样子,”苏恒说道“消息带到了,我任务完成了,明天见吧,我先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然后赶到阳城,虽然只是县城,但是却紧靠苏海市,这里的经济发展非常的好,飞龙大酒店是这里一个非常著名的酒店,是县城里最好的酒店,而这次的聚会安排在这里,也是宋星想要显摆一下。

因为来的比较早,所以杨涛闲着没事,来到一家中药房,买了一盒针灸用的细针,虽然是最便宜的,但是对于现在的杨涛还是一笔不小的钱,不过想到以后怎么都会用到,而且正好这次到县城来可以买到,不然在大兴村还真买不到这个东西,于是咬牙买了下来。

把针盒收好之后,杨涛往飞龙大酒店走去,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此时一个方向的直行红灯已经亮了,车辆开始转弯,就在这时候一亮面包车直行闯红灯,撞到了最前面一辆宝马车的侧面,宝马车直接被撞侧翻过来,在路上滑行撞在了路边的护栏上。

杨涛见了赶紧上前,这个事故吸引了不少人来围观,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杨涛挤到前面,看到车里面开车的是一个女孩,看着脸长得还蛮漂亮的,不过此时脸上却毫无血色。

赶紧上前,试图将女孩给拉出来,但是因为车辆变形,虽然用力但是却没有办法将人给拉出来。

“救……救我”这时候女孩苏醒过来,不过非常的虚弱,杨涛见了不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女孩只有左半边脸是完整的,右半边脸上全是玻璃碎渣,血淋淋的,这一定是车内饰导致的,因为车玻璃都是特殊处理过,不过产生这样尖锐的玻璃碎渣。

“放心我会救你的,你一定要坚持住,马上救护车就来了”杨涛说道。

“我,我怕”女孩声音非常的虚弱,可以感受到她确实有些害怕。

“没关系,有我在,你还是害怕就抓着我的手”杨涛说道,然后伸手抓住女孩的手,她的手非常的柔弱,抓起来感觉很不错。

不过这个时候杨涛也没有想太多,另一只手搭在手腕上给女孩把脉,杨涛有些皱眉,女孩的脉象越来越微弱,气血不足,是流血过多导致的。

第6章 医术初显

杨枫运用起透视能力,才发现女孩的腹部和大腿都被划破,特别是大腿上的口子非常的恐怖,血不停的往外流。

“如果不止血的话,恐怕撑不到救护车来,就会有生命危险”杨枫心想,自己刚刚买了针灸的针,现在就起到用处了。

不过现在施展起来,并不是很方便,自己的一只手还被女孩紧紧的握着,而且旁边就只有杨涛一个人,没有其他人帮忙。

其他人不帮忙就算了,还在一旁风言风语。

“开宝马车了不起,被撞了还不是跟废铁一样”有人说道。

“是啊,就讨厌的就是这些豪车,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在路上横冲直撞的,现在出事了吧”另有人说道。

“这车可不便宜啊,据说开这种宝马车的女人,要么就是睡她的男人有钱,要么就是谁她妈的男人有钱”

“就是啊,我看这个女人蛮漂亮的,肯定是睡她的人有钱,估计就是一个小三”

“啧啧,没事做什么小三,看现在报应来了吧,这脸以后还有哪个男人要”

杨涛听了这些人的话,不由心里有些恼火,现在的人都有仇富心理,明明是面包车违规闯红灯,在他们看来就是宝马车横冲直撞,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开不起宝马,所以才会这样说,也是因为自己开不起,才会觉得别人都应该开不起,开的起的人都是有问题的,比如小三。

叹了口气,不管其他人怎么谈论,自己把针盒拿出来,然后对着肩上的穴位刺了下去,刺了好几针之后,因为其他穴位被衣服挡住了,所以杨涛伸手准备将女孩的衣服掀开。

“你,你要干什么”女孩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

“我在给你止血,放心吧,你现在这样我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的,相信你我吧”杨涛说道。

女孩点点头,杨涛将衣服掀起来,然后又在肚子上扎了十几针,再看伤口,血已经被止住了,把了一下脉搏也趋于稳定。

杨涛才放下心来,只要止住了血,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以后的治疗了,很快的,救护车,消防车还有交警都已经来了,杨枫趁机将针全部拔了出来收好。

在消防队员的努力下,将女孩救了出来,救护人员赶紧给女孩做紧急处理。

“哎老王,你看神奇了吧,这伤口这么深,怎么都没有流太多的血”一个救护人员说道。

“是啊,这么深的伤口,要是一般情况,恐怕就已经流血过多难以抢救了,看来是老天不想让人死”另一个人救护人员说道。

杨枫微微一笑,心想:“不是老天不让人死,是我不让人死”

这么深的伤口,在医学上想要止血都有点麻烦,但是在杨涛这里却一点问题都没有,人体的穴位是非常神奇的,自己几道针下去,便将血给止住了,也救了这女孩一命。

因为在现场,所以交警简单的问了杨涛几个问题,确定他不是肇事司机,在得知杨涛是路过帮忙的,夸了他几句。

现场由交警接管,杨涛没什么事,便离开这里。

第7章 闲言碎语

因为在现场,所以交警简单的问了杨涛几个问题,确定他不是肇事司机,在得知杨涛是路过帮忙的,夸了他几句。

现场由交警接管,杨涛没什么事,便离开这里,就在杨涛离开的之后,现场旁边茶楼二楼的一个包厢里。

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头上的头发掺白,但是神情凌冽,身上也是一股不凡的气质,老人看着杨涛离去的声影,对着旁边人说道:“你去跟着刚刚救人的那个小伙子,然后带他来见我”

“是”旁边人点点头,然后很快离开。

“我们也走吧,回去了”老人又说道。

找到飞龙大酒店,这个酒店确实气派,以前杨涛也路过这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进这里面。

“杨涛这边”进了酒店杨涛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果然是自己的好兄弟苏恒还有班里其他人似乎宋星不在应该是在等待宋星毕竟这次的聚会是宋星组织的。

“杨涛也来了,真是不可思议”

“他怎么敢来吃饭的,听说他都没有考上大学”

“以前看成绩不是挺好的么,原来是一个花架子”

“他不是说从来不参加聚会的么,怎么今天来了”

“他家里穷,参加了聚会以后肯定要回请,现在是毕业聚会,以后也没有人让他回请,当然就来了”

“是啊,我要是杨涛我就不会来了,自找没趣”

杨涛的出现,让班里的男男女女小声的嘀咕,虽然是窃窃私语,但是杨涛还是听到了,现在的他不但有透视能力,而且听力感觉也比以前好很多。

“虽然你昨天说来,但我还是怕你不来,不然我都没有人说话了,走我们过去吧”苏恒走了过来说道,他并没有听到同学们的议论。

“我说来肯定要来啊,不然不是放你鸽子么”杨涛说道。

“哈哈是啊,你要是不来我都准备走了”苏恒问道。

“对了,你们怎么都待在这里啊”杨涛问道。

“嗨,当然是等宋星那个家伙了,还不来,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他”苏恒说道。

就在杨涛和苏恒说着话,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人走了过来,对着杨涛说道:“不好意思先生,能借一部跟你说点事么”

“跟我?”杨涛指着自己好奇的问道。

“是的先生”来人很客气的说道。

“好吧”杨涛点头,跟着走到一旁。

“是这样的,我们老爷想请你去聊一聊,还请你跟我走一趟”对方见杨枫不肯借一步说话,于是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

“你们老爷,我又不是认识为什么要跟我什么?”杨枫好奇的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老爷就是酒店的主人,见面就在酒店的总统套房,你请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再说你也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算计的”对方微笑着说道,态度非常客气。

“这,那好吧”杨涛点头答应,一来他也有些好奇,对方找自己干什么,二来自己有透视,就算有危险也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我跟我朋友打个招呼”

对方点头,杨枫走回去跟苏恒说道:“我有点事先离开一下,等下就回来”

“嗯,好,也不知道宋星什么时候来,你先去吧,我在这里等你”苏恒说道。

第8章 你的腿我能治

杨涛跟着往酒店内走去,对方见他似乎有点紧张,说道:“我是这个酒店的负责人,我叫张昭,你不用紧张,我们老爷人还是很不错的”

来到酒店楼上,张昭带着杨涛到一个套房门口,敲了敲门,杨枫透视屋内的情况,这个总统套房确实很气派,房间很大,一间房就能比得上杨涛家里的瓦房大小,里面有四个人,三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笔挺,一看就是练家子,还有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

很快门开了,张昭带着杨涛进了屋,走到老人面前,说道:“九爷,人给带来了”

“嗯,你下去吧”被叫九爷的老人挥了挥手,张昭弯腰退了出去。

“九……爷,是您找我么”杨涛问道。

“哈哈,我害怕我的人找不到你,没想到你就到我的酒店来了,坐吧,坐着聊”九爷说道。

有人给自己推来一个椅子,杨涛坐在椅子上。

“你叫什么名字?”九爷问道。

“我……叫杨涛”杨涛好奇,看样子这老人并不认识自己啊,找他来干什么。

“呵呵,你肯定好奇我为什么找你来吧”九爷说道。

杨涛点点头。

“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了你救人了,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你用的是针灸给那个小姑娘止血的吧,你会医术?”九爷问道。

杨涛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今天救人的时候,还被人观察了,不过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以后肯定是要用这个赚钱的,迟早要公开,于是说道:“没错,我会医术,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九爷有些苦笑着说道:“我也不想知道,只是久病成医,挨的针多了,自然就能看出一点门道来,我能看出来你的施针手法很熟练,完全不比那些所谓的国医差”

“九爷你找我来是想让我给你看病的吧”杨枫也明白九爷的意图。

“哈哈,是啊,只要你能治好我的腿,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九爷说道。

“我先给您把个脉看一下病情吧。”杨涛并没有着急的答应下来。

“嗯好。”九爷点头答应。

杨涛开始给九爷把脉,同时眼睛不停的在九爷腿上打量着,很快杨涛说道:“九爷你以前应该是在河边工作过,湿气严重,而且年轻时候被冻伤过腿,年轻时候留下的病根,所以很难治愈”

“对对,我年轻的时候在河边当搬运工,整天腿都泡在水中,有一年冬天冻伤了腿,一直都没有好过,后来越来越严重了,导致现在连走路都成问题”

九爷有些激动的说道,他可以肯定这些情况杨枫之前是不知道的,因为知道这些事的就只有一些身边关系比较近的人才知道,而杨枫通过把脉就能知道这些事,可见杨涛确实是有真本事的,起码比自己看的那些个国医要好得多,而这也是九爷有些激动的原因,因为他知道,这次自己或许有机会甩掉这个轮椅,重新站起来走路。

“杨涛,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怎么样,我的腿还能治好么”九爷问道。

杨枫想了想说道:“九爷,你这双腿我能治好”

“真的”九爷眼前一亮说道:“你真的能治好?”

“没错,我能让九爷你丢掉轮椅,重新走路”杨涛说道。

 
种个地都能获得神奇的机遇,医术传承还有神秘的玉佩。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