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冷酷总裁-简惜, 靳司琛-总裁豪门小说

误惹冷酷总裁-简惜, 靳司琛-总裁豪门

第1章 婚礼取消!

“浩言,轻、轻点……”

漆黑的房间里,简惜如菟丝花一般攀附在男人健硕的身躯上,随着他不断沉浮。

今晚的他格外的热情,仿佛永远不会累似的,托着她的腰肢一遍又一遍地要着她。

撕裂的疼痛伴随着迷醉的快gan一点点袭来,简惜彻底放弃了矜持,和心爱的男人共赴一场愉悦的盛宴……

“简小姐,简小姐!”

简惜猛地惊醒,对上化妆师复杂的眼神,她小脸一红,问:“是该我上场了吗?”

“是的,新娘入场了。”

“好的。”简惜起身,提起婚纱裙摆朝婚礼大厅迈步,满心的向往。

一个月前的那晚,是未婚夫靳浩言的生日。

晚宴上她喝醉酒,阴差阳错地和他滚了一晚的床单,那晚的记忆太深刻,以至于连做梦还总会梦到。

现在,她终于得偿所愿地嫁给他。

看着红毯另一端西装革履的男人,简惜的唇角扬起幸福的微笑,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今天,她还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他。

那一晚,她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如今宝宝已经在她肚子里扎根……

“浩言……”简惜加快步伐靠近那头一脸肃穆的男人。

然而不等她开口,“啪”一声,迎面而来一记响亮的耳光。

“贱女人,你竟然敢背叛我!”

简惜被打得跌到在地,脸颊一瞬红肿起来,她捂住脸,仰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浩言,你为什么打我?”

“你告诉我,那是什么!”靳浩言脸色铁青地指着大屏幕质问。

伴随着宾客鄙夷的指指点点,简惜看向大屏幕,这才发现上面放出了好几张大尺度的艳照!

艳照的女主角正是她,而和她滚在床上的男人却不是新郎靳浩言!

简惜一瞬怔住,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些相片?

“浩言,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误会?你敢说相片上的女人不是你?”靳浩言颜面尽失,怒不可遏的低吼。

简惜无措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月前的那晚,明明是她的第一次,她根本没有和别的男人上过床……

靳浩言大力捏起她的下巴:“你敢发誓你没和别的男人上床?”

“我……”简惜的话没说完,闺蜜陆欣晴突然开口:“小惜,上个月浩言生日你一夜未归,那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

简惜立即道:“那晚我和浩言在酒店过夜!”

然而靳浩言冷笑一声:“那晚我喝醉了很早就回了家,怎么可能和你在酒店过夜?”

简惜浑身一震,仿佛遭遇晴天霹雳,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

那一晚的男人不是浩言,那是谁?

靳浩言看到她的反应,似乎认定了什么:“好,很好!简惜你好样的!我现在宣布,婚礼取消!”

“不!”简惜蓦然回过神,“浩言,我没有背叛你,有人害我,你相信我,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靳浩言已经怒得失去理智:“简惜,你不要再装了,你真让我恶心!”

他狠狠踢开她,倏然俯身,蛮横地去扒她的婚纱,全程粗暴,再无往日半分温柔。

“浩言!你要干什么?”简惜浑身颤抖。

“给我脱下来,你有什么资格穿这个?!”

“不要!”简惜反抗着,却没有用,就那样被他当众脱下了那件为她量身定做的婚纱!

没了婚纱只剩一点布料遮羞,她纤细的身子就这样曝光在众人眼中,屈辱不已。

靳浩言无情的瞥了她一眼,丢掉婚纱,转身将婚戒递到陆欣晴面前:“欣晴,你愿意嫁给我吗?”

陆欣晴掩不住的喜悦:“我愿意!”

简惜不敢置信的看着好姐妹当着她的面带上了本属于自己的婚戒!

“不!陆欣晴,你怎么能……他是我老公!”简惜双目猩红的盯着好姐妹。

陆欣晴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简惜,你搞清楚点,浩言现在是我老公。”

陆欣晴微笑着凑到她耳边,用只有她们听到的声音说:“简惜,满意我送你的新婚礼物吗?”

简惜惊愕不已,一瞬明白过来,那些相片是她的‘杰作’!

怒意蹿上脑门,恨不得扑过去扒下她虚伪的笑脸:“陆欣晴!是你,是你害我!”

简惜的控诉还未说完,陆欣晴倏然一挥手,命令保安:“把这个贱女人给我赶出去!”已然一副靳太太的架势。

“放开我!放开!”简惜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她被保安架着拖走。

怒火填满她的胸口,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最好的姐妹陷害设计!

而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她的男人却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简惜被丢在酒店门口,来不及伤痛,医院倏然打来电话:“简小姐,你父亲病发去世了。”

“什么?!”她手一抖,手机掉落地上,心被什么狠狠刺了一下。

她挣扎着要起来去医院,可突然感到肚子一阵疼,有血正从她腿根流出来……

她大惊,痛苦又无助的捂住肚子:“宝宝,我的宝宝……”

第2章 她儿子的放大版

五年后,北城机场。

广播通告着降临的航班,不多时,一批乘客从安检口走出来。

其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格外惹眼。

只见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女人,肤色白皙,五官精致,即使素颜朝天,依旧挡不住她的美貌。

她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小男孩。

小男孩约莫四五岁的模样,穿着酷酷的背带裤,细软的黑发一丝不苟的梳在头顶。

粉雕玉琢,不难看出,再过几年,他一定会是斩获无数少女心的小帅哥。

“妈咪,好热啊,我想吃冰淇淋。”一道稚气的童音响起,简星辰拉着妈妈的手眨巴着水润的黑眸说。

简惜无可奈何的瞥一眼儿子,看到他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明知道他是装的,却硬不了心。

“只能买一支。”她掏出钱包抽出一张钱给他,不忘叮嘱:“买到就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遵命!母上大人!”简星辰给妈咪一个飞吻,攥紧手中里钞票一溜烟跑了。

“慢点,不要摔倒了!”简惜看着迈着小短腿跑得欢的儿子,不由得宠溺地摇摇头。

站在机场大厅里,简惜望着周围熟悉的景物,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不经意的,她瞥到前方高挂的大屏幕上播放的新闻——靳少爷和靳太太将在二十六号举办结婚五周年庆祝晚宴。

靳太太?

靳浩言他真的娶了陆欣晴!

简惜感觉心脏猛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暗暗收紧。

一晃眼,五年过去了,当年的羞辱她不会忘记!

她记得清楚,当年靳浩言生日那晚,是陆欣晴灌醉的她,然后把她送去酒店房间,说浩言在里面等她。

可转眼,她的好闺蜜就出卖了她,不仅抢走了她的婚礼,还放出那些大尺度的艳照,让她成为人人喊打的荡-妇,不得不带着孩子出国……

如今她回来了,定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哎呀,叔叔对不起!”不远处一道糯糯的惊呼响起。

简惜蓦然回神,转眸看去,不禁吓了一跳。

是她的儿子!

小家伙手里拿着刚买的冰淇淋,大概是太高兴,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人。

她急忙走过去,把儿子拉回来,看到对方裤子上沾着一大片冰淇淋,心里满是过意不去。

“抱歉,抱歉,小孩子跑太急了,我帮你擦擦吧。”她说着拿出纸巾就帮对方擦。

她的手才帮对方擦了一下,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牢牢攥住。

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从头顶落下:“你想干什么?”

简惜被这一声给震住。

下意识抬头,蓦然对上一双阴鸷的黑眸,忍不住浑身一抖。

他的眼神好冷……

“这位先生,对不起,我帮你……额!”当简惜看清楚男人长相的时候,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止住了后面的话语。

眼前的男人西装革履,气度非凡。

刚毅的脸上轮廓分明,五官深邃,此时他正抓着她的手,不满地看着她。

让简惜惊讶的不是男人的帅气,而是这张冷峻不凡的脸,怎么好像……她儿子的放大版?!

第3章 记忆中的香味

简惜一时间看呆了,心里只有震惊。

“看够了?”男人甩开她的手,语气冰冷。

简惜回过神,心中还很惊讶,这个人不会是她儿子的爸爸吧?

只是这个念头一出,简惜就否定了。

世上哪会有那么巧的事?那么容易让她碰上孩子的爸爸。

况且,当初艳照上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儿子只是某些地方和他神似而已,简惜心里这样想着,脸上扯出歉意的笑容:“实在不好意思,不然我赔你钱,你重新买一条裤子?”

她这才发现冰淇淋沾的地方正好是裤子拉链旁边,难怪她擦了一下就被他制止,那样敏感的地方,她刚才怎么下得去手?

简惜不由得窘了一下……

靳司琛俊容沉冷:“不必了,为人父母应该时刻看好自己的孩子。”

“就是,我们靳总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制,你赔得起吗?”站在后面的助理易繁低斥了句。

他瞪着简惜,一脸不善。

现在的女人为了接近靳总,还真是不折手段啊!

“不就是一条裤子嘛,我赔得起!”被妈咪拉着的简星辰忍不住出声,他闯的祸,不能让妈咪挨骂。

靳司琛幽深目光落到小男孩身上,他眉宇轻蹙,怎么觉得这小孩有点面熟?

靳司琛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你要怎么赔?”

简星辰从自己的小黄鸭背包里掏出小猪存钱罐,把里面的零花钱都倒出来:“呐,这些够了吧?”

靳司琛看到他的零花钱,不知想到什么,冰冷的面容上浮过一丝微笑。

他的语气也没有刚才那么冷:“这点零花钱你好好留着,以后走路小心点。”

“叔叔,你看不起我吗?”简星辰皱着小眉头望着高大的男人。

简惜不想再和对方纠缠,既然人家不计较,他们识趣赶紧走就是了。

她连忙把儿子拉回来,再次道歉:“给二位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她连声道歉后,抓紧儿子的手马上离开,与靳司琛擦肩而过。

靳司琛抬步准备离开,只是那个女人从他旁边经过的时候,一缕记忆中的幽香飘过鼻尖。

他猛然停下脚步,瞳孔骤然一缩。

回头看去,她已经带着孩子走远了。

母子俩的身影很快淹没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他却还站在原地。

易繁不解的看着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靳总,是不是要他们赔钱?”

靳司琛淡眯着鹰眸,那个女人身上怎么会有那种香气?

他想起五年前那一晚。

他刚从国外回来准备接管靳家,接风宴上他喝了被下药的酒,之后有个女人做了他的解药。

然而隔天醒来,那女人不见了踪影,他在床单上发现一抹血迹,还有女人的一枚耳钉。

他没看清女人的样子,但他记得她身上的香气。

五年了,他在很多女人身上闻到不同的香气,唯独没有他要找的这一抹香。

但是,刚刚那个女人身上的香味,和记忆中的很像……

“去查那个女人。”他冷静的下达命令。

易繁一愣,但还是点点头:“是,靳总。”

误惹冷酷总裁-简惜, 靳司琛-总裁豪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