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羽战神-林羽, 陈思-都市情感小说

凌羽战神-林羽, 陈思-都市情感小说

1
第1章 龙神羽帅

深冬寒夜,北国边境逐渐暮色苍茫,一场大雪让整个边境万里雪飘。

此时风雪中,数十万名军人正在整军备战。

“羽帅!弟兄们已经集结完毕,就等您一句话包围阳州城!”

“都滚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敢擅自用兵,斩!”

“是!”

二十六岁的林羽身披五星军装站在风雪中威风凛凛,一声怒斥叱退十万兵马。

....

两月后春回大地,林羽乘坐专机回到了自己的故乡阳州市,手里还死死攥着一份婚礼邀请函,这是两月前自己的妻子寄过来的。

林羽的妻子马上要另嫁给阳州本地大家族李家,即将举办婚礼的时候才通知他,大有先斩后奏的意图。

李家侵犯军嫂,这可是军人的大忌,边境士兵闻之震怒,人人要起兵诛之,在他们心目中‘龙神羽帅’是不容任何人侵犯侮辱的。

飞机在阳州西关机场刚一落地,等待接机的士兵迅速站成两纵列队。

“恭迎羽帅!”

“羽帅威武!”

林羽刚从飞机里走出来,瞬间听到了震耳的呼喊声。

为首迎接林羽的一人身材高大魁梧,穿着褐色军装,踏着正步走到林羽面前,毕恭毕敬的敬了一个军礼,语气敬畏一道:“报告!属下苍虎现任阳州总督,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暂时不用。”,林羽摆了摆手,淡漠一声对着苍虎说道。

“遵命!另外属下已经调查清楚了,六年前陷害羽帅家族的,正是李氏家族的李家兄弟。”

“您现在下个令,从此阳州再无李家!”

“不必,有些事情还是我亲自出面的好。”,林羽冷冷一声话语透含着无穷的杀意,他的心中早已规划好了一切,决心给李家送一份大大的贺礼。

苍虎不敢再多言,他明白大名鼎鼎的羽帅向来是说一不二,任何人不能违背他的命令。

林羽回想起六年前,父母因为生意破产被债主逼的跳江,自己也被债主追的亡命天涯,不得已抛弃新婚不久的妻子去边境入伍。

林羽这一去就是六年,而且音信全无,可在边境却建立起了不世之功,使之也成为了华夏最年轻杰出的将帅。

当初陷害林家企业的是李家,如今要娶自己妻子的还是李家,杀亲之仇和夺妻之恨让林羽顿时浑身杀气纵横,这次回归势必要血洗半边天!

....

阳州豪泰酒店,林羽来到了李家邀请的婚礼举办地。

林羽拿着邀请函一路畅行无阻来到了酒店顶楼,李家把最豪华的顶楼一层包了,要连续宴请一周亲朋好友,一周后才开始举办婚礼。

林羽来到顶楼,忽而看到一个满头白发正在拖地的老伯,只感觉这人无比熟悉,赶忙走上前试探性喊了一声问道:“是三伯吗?”

正在弯着老腰拖地的鹿三回头望了林羽一眼,楞了半天神顿时满脸老泪纵横,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羽惊叹道:“大...大少爷吗?!”

林羽看着鹿三浑身穿的破旧不堪,握着拖把的手已经磨出了血,林羽眼神顿时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意,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李家故意安排的。

鹿三是对林家衷心耿耿的管家,从小看着林羽长大,林家失势后几乎所有人都一时间倒戈向了李家,只剩鹿三忠心耿耿,所以鹿三也被李家折腾的最狠,用来警示那些忠于林家人的下场后果。

“老东西,不好好干活在外边嚷嚷啥呢!”,忽然包间的门开了,几名男子骂骂咧咧的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为首的正是李家二少爷李子阳,一出来和林羽撞了个脸对脸,李子阳用着诧异的眼神看了看林羽,虽然李家了解不到边境里的情况,但是据说进了边境参军没有能活着出来的。

“哟!收到我让老婆给你发的请帖了?部队不会是你家开的吧,说回来就回来的?是为了参加我的婚礼特意当了逃兵吧?”,李子阳很快转惊为喜,他心里还窃喜林羽来了,不然自己搞这么大排场羞辱谁啊。

“大少爷快走,现在李家的势力不是你能应对的...”,鹿三见李子阳来者不善,赶忙用手推了推林羽,让林羽赶紧走。

鹿三随后转头向李子阳卑微客气一笑:“不好意思惊动李少了,都怪我怪我,有什么事情找我就好...”

“不怪不怪,我怎么会怪你呢,我兄弟回来了高兴都来不及,快跟我进来。”,李子阳伪善一笑,假模假样的上去扶着鹿三。

“三伯既然他这么热情,我们就跟他进去好了。”,林羽冷笑了一声,他已经看透了李子阳的心思,无非就是想把自己骗进包间狠狠羞辱一番。

顶楼大厅包间很大,里面摆满了几十张圆桌,坐的都是李家的亲朋好友,还有一些想巴结李家的宾客,连续白吃一个月自然不会有人缺席。

李子阳把鹿三和林羽安排了一个最前排的位置坐下,而且是全场最瞩目的位置,方便所有人都能看到。

李子阳走上台拿起话筒,一脸阴笑的向台下介绍道:“大家注意了,我跟你们介绍一号大人物,林家败家子林羽回来了!在部队养了几年猪荣誉归来!”

“哈哈哈!李少这是要把我们笑死啊!”

“林家那个废物怎么还有脸回来啊?当初林家父母跳江,我是他早就跟着一起跳了!”

“这种窝囊废还苟且偷生?怎么有脸活着的!”

李子阳的话说完,台下顿时哄笑声一片。

台上的李子阳看着林羽犹如看着一个乞丐一般得意,这种羞辱对手的方式,可比直接上手弄死别人要舒服多了。

然而林羽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台上的李子阳宛如一个小丑一般表演。

“都说完了吧?那该我说了。”,林羽不露声色的走上了台,用一股苍鹰锋利般的眼神俯视的向台下众人望去。

“一个周内李家会从阳州消失,我给各位一个月的时间,一周内还有和李家保持关系的,你们也会跟着消失。”

2
第2章 阳州会变天的

“sb!你tm以为玩消消看呢?你让谁消失谁就消失?!”

“哈哈哈...不行了,我笑的喘不过气了,是不是在部队当兵被人打坏脑子了?”

“李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我想请问您是不是会排山倒海,说让人家消失就消失的?”

林羽的话引的台下又是一阵哄笑声,这帮人目前还不知道,在边境只要被林羽点名让消失的人,那直接可以让家里准备后事了。

“一个月后恐怕不是我们李家消失,而你是老婆要消失了,哼哼。”,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向林羽,满脸洋溢着春风得意的笑。

中年男子是李子天,李子阳的哥哥,现李家掌权人,当初陷害林家就是他和李子阳一手操办的。

从林羽刚才一进来李子天就开始观察林羽,林羽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模样,身上还散发着一股不寻常的气势,这倒真让李子天好奇。

李子天想莫非林羽在边境真的混出模样了?不过李子天转念想了想,就是林羽真的在边境混个一官半职,他如今也不怕。

毕竟现在罩李家的可是阳州总督身边的红人,总督何等人物?那可是边境出来的大人物,阳州最大的掌权人,还会怕一个小小林羽?

何况看林羽如今这回归排场,孤身一人,无人护送,真要是个边境当官的还能连个专车都没有?李子天看着林羽这寒酸样定心一笑,自己还是太高看他了,不过是故作镇定而已。

“你嘛,这次回来的目的我也清楚,就是看我们李家娶了你的媳妇,想借此捞一笔,只要你和她办离婚,价格都好说。”,李子天虽满脸玩味的笑看着林羽,但心里十分不爽林羽这副冷傲的模样。

“不要钱不要钱,我们啥也不要,打扰您了李大少爷,我这就带他走。”,鹿三上前拉着林羽的手,慌慌张张的想带走林羽。

“你以为老子这里是哪里啊?你家的菜地啊?想来来想走走?”,李子阳冷哼一声招了招手,身后立马站满了手持甩棍的安保。

“想走也可以,是人都有慈悲心嘛,但是你要跪着像狗一样爬出去,而且是边爬边学狗叫哦。”,李子天就不爽林羽这股清高劲,他要让林羽像宠物狗一样乖乖听话。

“少爷你的路还很长,就让老头我来替你,你快走....”,鹿三挡在了林羽身前,说着就打算弯下了腰趴在地上。

“叫两声听听啊!乖狗狗!”

“叫啊!叫一声给我们听听啊!哈哈!”

“这老头不要脸啊?还真学!艾玛笑死我了...”

大厅里的人看见鹿三还真弯腰趴在了地上,一个个笑的前胸贴后背。

尊严对于鹿三来说早就不存在了,他知道自己的心和魂早就跟随林父林母一同沉入江海,现在的他不过是有一副空驱壳,他这辈子为林家操劳半生,现如今再为林羽挡风遮雨又如何?鹿三早已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和议论了。

“死老头子滚开!要的是林羽学!来人,给他丢出去!死在这里我都嫌脏!既然林羽这个废物不学,那你们就教他学!”,李子阳冷哼一声,招呼着身后的保安。

一瞬间,数十命安保把林羽和鹿三团团围住,一名带头的安保想迫切邀功,第一个冲上来一脚想把挡在林羽跟前的鹿三踹开。

“大少爷快跑!”,鹿三双手护着头挡住林羽,双眼紧闭大喊,他知道自己今天凶多吉少了。

过了片刻,鹿三只听见一声一阵惨叫,起初他还以为是林羽的叫声,可听声音又不像,只感觉有一双强有力的大手将自己搀扶了起来,这才敢微微的张开眼看了看。

“三伯,你放心,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让您弯腰。”,林羽伸手将鹿三扶了起来,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甚至连一丝丝波动都没有,短短一句话钪锵有力,好像一切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鹿三满脸老泪纵横,哽咽着看着林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安保们一个接着一个,像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数十米远,个个发出一声惨叫就倒地不起。

众人还沉浸在懵逼之中,数十名安保已经被林羽一脚一个解决了,等安保们被彻底解决,众人才醒悟过来遇见怪物了,单人毫不费力数十秒解决了十多名大汉,这是什么样的怪物?

“哥..你冷静,其实我跟李家没关系,我就是个蹭饭的而已..”

“别打我们啊,我们和林家曾经还有不少生意合作呢...”

一些宾客这才意识到林羽说的消失是什么意思,这个怪物是打算杀人啊,常言到胆大的怕不要命的,遇见不要命的谁不怕啊。

林羽就直勾勾的站在原地,身上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股杀气,这种威严使人不寒而颤,一些宾客直接被吓到四散而逃,坐在林羽身旁的人吓的连连求饶。

“我要跟你打个赌,一个月后这里办的不是李家的婚礼,而是一个丧礼。”,林羽宛如一个死神一般,冰冷的眼神盯着李子天和李子阳两兄弟。

李子天和李子阳都被这股眼神盯的一阵发毛,李子阳被吓的已经说不出话了,他也想不到林羽当兵几年回来变的如此厉害。

“呵呵...很好,我佩服你的胆识,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把我们李家喜事变白事。”,李子天毕竟是李家未来的接班人,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敢站出来接话就会失掉人心。

“你们李家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间。”

林羽说完转身带着鹿三离开,全场人目送着他们离去,无不胆战心惊害怕他突然回头,一直到林羽的背影消失不见他们松了一口气。

“哥,咋办?这小子好像在部队真的学了点功夫。”,李子阳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李子天。

“慌什么!他再厉害充其量是个莽夫而已,我要让他知道这个社会只靠一身蛮劲是没有用的,看我怎么玩死他。”,李子天十分不屑一股,他心里还是不把林羽当回事,李子天觉得当兵的有点功夫是正常,但是当今社会可不是靠武力来说话的。

....

“三伯,这卡里有五十万,你先拿着用,我会定期向卡里打钱的,密码是我的生日。”,阳泰酒店楼下,林羽把一张银行卡塞到了鹿三的手里。

“大少爷,李家这几年在阳州势力发展的非常大,你就算有一身功夫也没用啊,他们如今黑白通吃,你还是拿着这钱赶紧走吧,走的越远越好...”,鹿三湿润着眼眶把银行卡塞还给了林羽,他心里还是十分担心。

“三伯你放心,这钱你安心拿着用,阳州会变天的。”,林羽把卡还到了鹿三手里,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鹿三眼神里充满了忧愁,他也能感觉到林羽这次回来跟之前不一样了,可是仅凭他一个人,真的能和强大的李家抗衡吗..

林羽来到了阳泰酒店底下停车场,一辆黑色宝马X6已经等候多时,开车的是一个黑色短发,长相俊美的素颜美女,美女代号叫白狐,是林羽多年的警卫员秘书。

“羽帅,有必要这么麻烦吗?”,白狐通过后视镜看了看上车坐在后座上的林羽,她一直在暗中默默保护林羽。

“你不懂,这就跟吃雪糕一样,不能一口吞了,要一点一点用嘴巴品尝其中的过程滋味。”

“您这是要慢慢玩死他们?”

“不,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羽帅,苍虎刚才电话通知我,他已经收购了本市最大的产业金耀集团,现在就等着您去接手。”

“你先替我接手了吧,我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林羽漠不关心看了看窗外,此刻的他没有心思想别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庞。

“去香山别苑吧。”,这是陈思家的所在地,林羽想去看看自己六年未见的妻子。

3
第3章 林羽的女儿

白狐也没有多问,其实她心里很了解林羽,清楚林羽有自己的宏图规划。

约莫二十分钟左右,白狐把车开进香山别苑,在林羽的指示下停在了一栋别墅门前。

林羽让白狐一个人开车先离开,独自一个人去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门开了,走出了一个年龄在五十岁上下的男子,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可一看到林羽脸色猛的一变,立马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开门的正是陈思的父亲,林羽吃到了个闭门羹不由的苦笑,他也不怪陈父,毕竟自己一走就是六年,而且音信全无,突然回来对方这种反应很正常。

“爸,我回来了,麻烦您开下门吧。”,林羽语气很客气,拿出了一个晚辈应该有的态度。

“滚出去!我们家跟你没关系,我不认识你!”,屋子里的陈父就差骂出声了。

“门外是谁啊?”,很快陈母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

“那个败家子回来了,我现在就把他打滚。”,陈父一边说着,一边还低头找着能用的家伙。

此时陈母却一下打开门,出来猛的一下拽住了林羽的胳膊,大喊道:“可算被我逮住了!这次你无论如何说什么也要和思思把离婚办了再走!”

“对!你现在马上跟思思去办离婚,不然我立马打死你!”,陈父手里握着个高尔夫球杆也走了出来,他听了陈母的话突然醒悟,指着林羽威胁了起来。

“爸,妈,你们听我说,我这次回来不打算走了,我一定会好好弥补思思的。”,林羽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他这次回来确实想好好弥补陈思。

陈母双手叉腰朝林羽呸了一口,恶狠狠的盯着林羽辱骂道:少放屁了!我看你个窝囊废就是来捣乱的!偏偏等我家思思要结婚了你回来了,你是巴不得我们家思思好过是吧?!

“能先让我们见一面吗?”,林羽对于陈母的辱骂内心没有太大波动,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他,面对生死都平淡如常,更别说被骂几句了。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把闺女喊下来给他见!”,陈母冷笑着看着林羽,似乎心里早已打好了算盘。

陈父冷哼了一声,也不多说什么就走进了屋子里。

片刻之后,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约莫二十左右的女子跟随陈父走了出来,女子长相足矣碾压任何一线女星,柳娇花媚,蛾眉皓齿,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自然的披落在双肩。

走出来的这个美轮美奂的女子就是陈思,陈思刚一走出来就和林羽双目对视,六年未见两人瞬间都感觉陌生了许多。

“你走吧,明天我们去办离婚,我不想和你多废话。”,陈思的眼神冰冷异常,仿佛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林羽。

“思思你听我解释...”,陈思的话犹如千万根利刺扎在了林羽的心头,他顿时只感到心头一紧,心间的疼痛感顿时传遍了全身上下每一处神经。

“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也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我们已经结束了,希望你尊重我的选择,跟我办离婚,不要耽误我嫁人。”,陈思的一番话无比决绝,语气冰冷的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样。

林羽这些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哪怕是在边境经历了几次生死时刻,也没有现在陈思的一句话让他更绝望。

林羽本以为陈思答应结婚,是李家威逼利诱之下,没想到这一切竟是陈思自愿的,难道这六年的时光消磨,陈思真的对自己已经毫无感情了?

“听到了吧?死心吧你!想想现在的你配不配的上我女儿,当初要不是看在你林家有一定实力,我能把女儿嫁给你?现在你林家被你败了,你就更加配不上我女儿了,趁早办离婚滚蛋吧!”,陈母讥讽的笑着看着林羽,在陈母眼中林羽目前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窝囊废而已。

“我明白了,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明天就和你办离婚。”,林羽面如死灰的看着陈思,他这下彻底死心了。

“谢谢。”,陈思听到林羽答应了,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悲伤,但很快消失不见,冷冷感谢一声就转身进了屋子。

林羽目送着陈思的离开背影,心生无限的悲凉,无可奈何的只能看着她的背影从自己眼睛里一点一点消失,自己也默默转身打算离去。

“爸爸别走,妈妈不想找别的叔叔!”,这时一个五岁左右的小萝莉突然从陈家别墅里哭喊着跑了出来,冲上前紧紧的搂抱住了林羽的腿。

凌羽战神-林羽, 陈思-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