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定婚途-苗莉琳, 郭禹廷-总裁豪门小说

契定婚途-苗莉琳, 郭禹廷-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契约

“我们这里不需要你,你还是走吧。”随着巨大的铁闸往下落的声音,便利店门口呆呆的站着一个无助的身影。

“老板,不是的。你听我说,我真的很需要这一份工作。我今天真的是因为钱包被偷了才迟到的……”苗莉琳撕扯着嗓子,用力拍打着铁闸门,无力的祈求着老板听她的解释。

“舅舅,你看我们终于甩掉她了。还省了一个月的工资,我们又可以瞒着舅妈去买彩票了。”面对苗莉琳的苦苦哀求,铁闸门的另一边则是贪婪的舅甥俩因达到预谋已久目的而欢喜窃窃私语。

“我明明很努力了,为什么结果还是这样?”苗莉琳因悲伤过度瘫软的坐在便利店门外,无视来往的车辆,失声大哭。

此时的舅甥俩早已从后门偷偷溜走……留下苗莉琳一人坐在便利店大门口。

七月的雨夜说冷不是冷,但是寂静的感觉的确像苗莉琳此时一样,孤独无助。风轻轻吹过还有点瘆人。

叮铃铃……一段手机铃声划破了宁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清晰。

“喂,爸。”手机的震动提醒了苗莉琳现在已经是深夜12点了,苗晋安担心苗莉琳的安危给她打电话提醒苗莉琳回家注意安全。

“琳琳啊,你的声音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啊?”苗晋安焦急的语气着实让苗莉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自幼失去母亲的苗莉琳从小就学会了自立,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扛着。不愿意让苗晋安担心多一分。

“爸~我没事呢。前面我喝水被呛到了,所以现在说话怪怪的,咳咳咳。我把水咳干净就没事了呢。”苗莉琳一边说着话一边往马路上走,眼看绿灯快过了。“爸爸爸,我先不说啦啊。店里信号不好。爱你哟。”苗莉琳匆匆忙忙的挂断电话后,急急忙忙的往马路对面赶。

此时的苗莉琳并没有意识在危险潜伏在身边,只见车灯刺眼的照射在脸上,眼睛完全无法睁开。

呲……嘭的一声,苗莉琳被违规的车辆撞到在地上,苗莉琳的胸口一闷顿时昏厥了过去。此时的寂静的马路上只有一辆玛莎拉蒂和苗莉琳瘦小的身躯躺在地上。车上下来了一个身高1米85满脸不屑的冷酷男子,用他的大长腿嫌弃的踹了踹眼前这个昏迷过去的女子。

“呵,又来一个碰瓷的,这次装得还挺像。躺这么久,挺敬业啊,还挑了这个红绿灯坏了的路口,厉害厉害。”郭禹延不禁的为眼前这个女子的演技拍手叫好。

夜里的雨越下越大,昏厥在路中间的苗莉琳被逐渐变大的雨滴拍打到脸上至醒,和他对视的是高级定制的皮鞋。苗莉琳努力的用瘦小的手掌撑着地面借着力起身,看着眼前这双皮鞋的主人。

苗莉琳忍着腰部的疼痛艰难的站了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却长着一张绝世冷酷俊俏的脸,干净利落的眉毛配上细长有神却带有杀气的眼睛。高高的鼻子配上薄薄的双唇,棱角分明的脸庞在车灯的照耀下和这个雨夜的冷完全融为了一体,好像这个男人是为这个雨夜而生的。

“演够没,别妨碍老子的时间。”郭禹延冷冷的一句话打断的苗莉琳的发呆。

“啊?演?”苗莉琳似乎听不懂眼前这个男子的话语,正在努力回想前面发生的事。

“经常混着一片区域的吧,厉害啊,知道每到晚上12点后,这里的红绿灯会坏掉,顿很久了吧。”郭禹延边说着边从车里的钱包里掏出1000元,正想砸在苗莉琳的脸上。这时一张洁白的合同却从郭禹延的车里掉落在地上,引起了郭禹延的注意。

郭禹延捡起合同,再看了一眼愣在路中间的苗莉琳,顿时心生一计,邪魅的笑了一下。迅速的走到苗莉琳面前,抓起苗莉琳的手用力的往准备好的印泥上一戳然后再往合同上狠狠按下去。

“搞定!”郭禹延开心的看着眼前的合同,得意的笑了起来。苗莉琳看着手里的红印,再看看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凶,但是笑起来又很可爱的男生一脸茫然。

“那个,我没事了。你不用赔钱。我先走了。”苗莉琳被突如其来的风吓了个激灵,才想起来自己要赶着回家。立马拍打了身上的脏水,捡起地上的手机正想迈开步子离开现场。

郭禹延看着眼前的这个“骗子”,无奈的笑了,伸出一只手挡住了苗莉琳的去路。

“哟……这个戏,还真的演足了。”郭禹延铁了心认为苗莉琳是碰瓷的,“你都签了合同了,你想违约?”郭禹延的这句话着实让苗莉琳吓了一跳,苗莉琳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什么?合同?”苗莉琳被吓到的样子,郭禹延却觉得有几分可爱,没想到这个骗子还是挺漂亮的。

“你,现在开始是我郭禹延的妻子。虽然不懂你在这条路上碰瓷过多少回了。今天还弄脏我的车,但是我不计小人过。今天就给了你一个丰衣足食的机会,做我的合约妻子。”郭禹延轻轻的弯下腰和眼前这个长相普通,但是被吓到的时候还算可爱的女子对视着。

“什么,碰瓷?你把我当碰瓷的?你有病吧?”苗莉琳知道自己被冤枉后,生气的卷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谁不知,苗莉琳刚走近眼前这个高傲自大又愚蠢的男人时,直接被男人三下五除二的塞进豪车,前后不到几秒钟。当苗莉琳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系好安全带,跟着启动的车子远离市区。

“喂!你绑架啊!!!放我下去,你撞伤我不说,还把我当碰瓷,现在还绑架我。我告诉你,我现在马上报警抓你。”苗莉琳看着车子开向自己不熟悉的方向,警觉的往身上找手机企图报警。但是她把身上摸遍了才发现,手机在车祸的时候已经被撞飞在路边了。

完蛋了。苗莉琳看着驾驶座上不为所动冷酷的脸,企图尝试着让车子停下来。看着来往的车辆,苗莉琳抢夺方向盘想撞向将要迎面而来的车辆想制造一场车祸,引起他人的注意。好让警察赶来救回自己,摆脱这个想要绑架他的男人。

“你疯啦!!!想要钱还不满足还想要我的命!!”郭禹延看着眼前发疯似的苗莉琳开始后悔自己把她带回家,但是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再去重新寻找一个新的人来完成这场恶心的假婚礼了。

郭禹延一边想着一边用力踩着油门加快速度往家里赶,苗莉琳看着车速越来越快,自己离家的方向越来越远。此时的苗莉琳觉得胸口一闷,应该是被车子撞伤了的缘故加上淋了点雨,苗莉琳在车子里晕了过去。

雨渐渐地小了,玛莎拉蒂也慢慢的消失的在市区的马路上,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就行驶到了郊区的一座豪华得像城堡的别墅里。穿过宽阔的草地,别墅楼下有一位上了年纪却又不失优雅的管家与四位魁梧又帅气的神秘男子在等候。

车子慢慢的驶进,四位男子走了过来,帮忙打开车门,其中一个男子并把苗莉琳公主抱了起来跟着郭禹延往别墅里走去。

穿过大厅,走上了旋转楼梯来到了郭禹延的房间,向东轻轻的把苗莉琳放在床上,并让郭禹延的贴身女仆帮苗莉琳换装梳洗。郭禹延看着床上熟睡的苗莉琳,脱下湿透的西装,扯开领带。轻声的在向东的耳边说了几句,向东频频点头后向房间外走去。

郭禹延简单了换了一套家具服之后,打开卧室的另一扇门来到了书房。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婚姻契约合同,打开一支XO缓缓的倒入酒杯中,加入一块冰,轻轻的摇晃着品尝起来。

贴身女仆娇娇帮苗莉琳梳洗完成后,似乎缓解了苗莉琳身上的疲惫感,苗莉琳也逐渐的苏醒过来。

诺大的房间,浓郁的爱马仕大地香水,闻起来冷静又不失性感的中性香水。他的主人一定是个有生活情调的人。眼前这个亲切却穿着高级女仆服的姐姐是谁?她一直在帮我梳理头发。

“少奶奶,您醒啦。您正发烧呢,您想吃点什么吗?”娇娇贴心的把苗莉琳扶了起来,温柔的抚摸的苗莉琳的额头询问到。

“啊?少奶奶?我……这是在哪里啊?”苗莉琳的苏醒的动静引起了身在书房的郭禹延的注意,当苗莉琳看到喝着酒悠闲的向自己走来的郭禹延,苗莉琳似乎懂得了什么。指着郭禹延正要破口大骂。

“你”苗莉琳伸出的手指,瞬间被郭禹延拍掉。郭禹延抢在了苗莉琳发飙前开口。

“正如你所见的,你现在在我家,然后你在凌晨1点左右已经按下手印成为我契约上的新娘了,就是说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你要帮我郭禹延生下我郭家的孩子,我们的契约才能解除。婚礼在三天后,你自己仔细看一下合同要求还有我们郭家的家规,有什么不懂的自己问一下娇娇,她会教你。”

郭禹延留下契约和家规之后,便消失在房间里,继续躲在书房里琢磨接下来的婚礼的相关事宜。

苗莉琳看到契约后,脑子一顿懵,像被人锤了一下。双手都发抖了,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契约的内容,还不忘用手掐着自己的脸……

苗莉琳在看的过程中,她已经陷入一个巨大的家族阴谋中了……

第2章 傀儡

“大哥,你真的确定这么做吗?”刑平越玩弄着手里的笔吊儿郎当的问着一脸严肃的郭禹延,旁边还坐着认真整理公司最新材料的唐峰。

这三人是启延集团三个大股东家的公子,郭禹延是大股东郭旭的儿子,唐峰是二股东唐国安的儿子,刑平越则是三股东刑永强的儿子。

三人自幼一起长大,自然拜了把子认了兄弟,感情并不比亲兄弟的感情差。他们三个还有四个贴身保镖,分别是向家四兄弟:东南西北。

“弟弟,我并不觉得这样不妥,这个苗莉琳我已经让向东去调查清楚了。单亲家庭,自幼跟着父亲生活,家里有个破烂的面包店。我已经派人去给她爸爸苗晋安发了请柬了,还给她家里送了100万的彩礼,这样还不够吗?够她一辈子不用碰瓷了。”郭禹延看着笔记本里苗家的资料的不屑的笑了笑,随即把笔记本盖上。

刑平越和唐峰听了郭禹延的说辞,两人相似一笑表示无奈。

就在三天前,郭禹延和郭旭大吵一架才给唐禹延来了个下马威,要求唐禹延三天之内结婚,并要求给郭家延续香火。才对郭禹延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气不过的郭禹延就接受了父亲的要求,并打算抵抗到底。

此时的苗莉琳,正在郭家向前来的爸爸苗晋安解释契约结婚的事宜。

“什么?结婚?还一年内产子?琳琳你是不是得罪了郭家少爷,爸爸替你赔不是。”苗晋安难以接受自己的女儿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启延集团大股东家的未来媳妇。

“爸爸,你听我说。这个真的是一个意外。我也是今天醒来才知道的。”当苗莉琳细读了契约上的内容之后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情下同意了这场荒唐的婚姻,而且上面还注明,如果在产子前毁约将要赔偿郭家200万,这个哪是普通家庭能承受的。

苗晋安听了苗莉琳的解释后十分的生气,也觉得自己愧对了女儿。觉得自己没能力救自己的女儿离开火海。

正在这时,郭旭大老爷子在管家二叔的陪伴下缓缓的来到客厅。来到父女俩的身后,并认真的打量了苗莉琳一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就是琳琳吧,很不错的女孩子。禹延的眼光不错嘛。郭家欢迎你啊~琳琳。”郭老爷子的礼貌让父女俩有点不好意思,突然对这个郭家产生了好感。

“郭董事长,你看,我们家琳琳不是故意得罪你们的,有什么不对的。我这个作为父亲的可以帮她承担。”苗晋安连忙的解释并90度的鞠躬道歉,郭旭连忙帮他扶起来。

“您家闺女没做错,挺好的一个女孩子我挺喜欢的。放心了啊~”郭旭说完,随即要求苗晋安到自己书房去喝茶细谈婚礼的细节。

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也没办法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苗莉琳简直要爆炸了。她在想着自己从钱包被偷到被解雇再到现在的狗血婚礼,一直都是状况不断。

苗莉琳一边想着一边往房间走,却不知不觉走到了衣柜边,突然想起自己穿来的衣服,那是她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想找回来便打开了衣柜。

却发现里面什么多余的衣服都没有,只有一条做工精细的白色纱裙。这条纱裙着实把苗莉琳看着迷了,苗莉琳忍不住的伸手去触摸,就在这时候女仆娇娇突然走了进来慌忙的阻止了苗莉琳。

“少奶奶,这个裙子您碰不得。少爷吩咐过的,任何人都不能碰,您要是想买衣服我可以陪您去。”苗莉琳被娇娇的紧张状吓了一跳,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得体的行为给娇娇带来困扰,连忙和娇娇道歉。

但是,苗莉琳心里想着,一个大男人家里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裙子在衣柜里呢?还是这么大的衣柜里只有一条裙子。难不成,郭禹延是……变/态?我去,苗莉琳越想越害怕,真的是奇怪的一家子。

苗莉琳不敢继续往下想,赶紧去花园散散步,让自己放轻松。

离开公司的刑平越和唐峰在启延集团大楼楼下告别之后,刑平越便一人驾车去了一个能让刑平越放松的地方——N市的传媒大学。那是储藏着刑平越最美好的回忆的梦的开始的地方,刑平越自幼多病,从小就被父亲邢永强被迫着学习武术,直到刑平越考上了传媒大学刑平越才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一切都那么美好。

正在这时,一个飞驰而过的身影引起了刑平越的注意。

“抓小偷!!”只见一个女孩子的喊叫引起了周边人的注意,一个小偷抱着一个单反照相机疯狂的飞驰在校园外的人行道。

说时迟那时快,刑平越的自然反应已经追上了小偷,直接反手给小偷一个措不及防把小偷撂倒在地上,并把相机拿回手里了。

刑平越看着傻傻的躺在地上的小偷,便沾沾自喜的拿着相机在摆弄。并没有注意到小偷这是正慢慢的起身,狠狠的在刑平越背后推了一把,刑平越光护着相机便直接栽倒在人行道的花坛里,此时的小偷已经仓惶而逃了。

刑平越被花坛的花枝扎的疼痛,正要慢慢起身时。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好像被人推举了起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难道是——过肩摔!!!

“啊!!!”刑平越刚摔到地上,还没来得及看是谁对他痛下狠手,双手就被反扣在背后了。身上只感觉被人重重的压着疼痛。耳边却传来声音。

“同学,你的相机。你拿好了哦。”宋晓晓使命的把嫌疑人压在身下,并细心的嘱咐学生好好保管自己的物品,还不忘狠狠的再踹一脚身下这个“小偷”。

刑平越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被误以为是小偷,试图挣扎,却被狠狠的踹了一脚。

“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好人!”刑平越一直在疯狂的解释,但是宋晓晓不为所动。

“很多坏人都说自己是好人,你跟我去警察局好好和警察说吧!”宋晓晓狠狠的把刑平越抓了起来,却在对视看到了刑平越的美貌,心里突然想,哇~现在的小偷都这么好看了吗?

此时的刑平越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发呆的看着自己,满脸鄙夷。宋晓晓看到刑平越的鄙夷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马上露出恶狠狠的样子正想吓唬一下刑平越。

眼看这两人快要互掐起来时,向南抓住了真正的小偷及时的赶到,这才化解了误会,刑平越像看到救星一样的,给向南传送着星星眼。

“原来你也是抓贼的啊,早说嘛!害我和你浪费时间。”宋晓晓,深知自己误会人了。还是顶着尴尬,死命嘴硬的不认错。拍打着身上的灰,假装镇定的强词夺理。

刑平越看到眼前的人冤枉了自己还死不赖账,正想生气。突然想到,父亲邢永强警告过他不能在外生事之后,立马把火气往肚子里咽,假装自己很大度的样子。

“哎~本少爷懒得和你计较。大家都是热心肠的人,以后或许能做好兄弟呢~”刑平越整理着衣服,一边轻佻的说道。

刑平越脾气还是挺好的,想了想出于礼貌还是自我介绍吧,或许能把眼前这个“男人”变成新的保镖。

“你好,我叫刑平越,我是启……”刑平越主动的伸出手,示意握手言和,却被宋晓晓无情的忽视了。

其实是宋晓晓觉得尴尬,想赶紧逃离。便假装很酷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突然离开的宋晓晓,刑平越来劲儿了,便更想认识宋晓晓了,吩咐了向南去调查宋晓晓的一切后,自己便驱车也离开了传媒大学了。

但是刑平越在车上一直看着前方的道路笑了,感觉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第3章 一夜

苗莉琳心不甘情不愿的最终还是穿着婚纱出现在了这个她曾经觉得神圣不可欺的教堂,挽着父亲的手走向那个自己并不了解的男人。苗莉琳觉得一切都是糟糕的,并心里打着小算盘。

“郭禹延先生,您愿意娶苗莉琳女士为妻吗?”牧师认真的念道。

“我愿意。”郭禹延不带一点犹豫。让苗莉琳气得牙痒痒。

“苗莉琳女士,你愿意嫁给郭禹延先生吗?”牧师再一次认真的念道。这是的苗莉琳正咬着唇,狠狠的瞪着郭禹延。

“女士?女士?”牧师看到苗莉琳在发呆,重复问道。直到郭禹延狠狠的瞪了一眼苗莉琳并看了一眼就坐在席位的苗夫。苗莉琳才无奈的答应了牧师。

婚礼匆匆的举行之后,新人便上车兜风,晚上回到了别墅区,家里正在开着新婚派对甚是热闹。但是喜爱热闹的苗莉琳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气哄哄的苗莉琳一回到婚房就把头上的头纱狠狠的砸在地上,娇娇看到苗莉琳的情绪不对便上前安慰。

“少奶奶,今天大喜日子,不要生气。”娇娇是个明白人,知道郭禹延这一切的安排,换作其他人一样受不了,便开始心疼起苗莉琳。

“娇娇姐,你说我是不是很倒霉,被迫和这种怪物结婚。”苗莉琳说着说着眼眶的眼泪在打转,娇娇见状马上为苗莉琳擦拭眼泪,便不说话的离开房间让苗莉琳一个人安静一下。

委屈的苗莉琳大字形的躺在床上,回想起自己从小的就没有母亲的难过,想着自己本来有一份工作可以分担家里的开支,正在一切都快好起来的时候却遭遇一切接二两三的倒霉事。然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另一边的郭禹延正在忙着招呼客人,奇怪的是大家并没有因为新娘的不出现而责怪。反而像是这一切大家都懂得郭禹延的安排。

即便一切的安排都跟着郭禹延的计划去做,但是他看起来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一切,唐峰和刑平越也看在眼里。

还有一双躲在人群中的眼睛,也把郭禹延的一切表情看在眼里。

不知不觉,苗莉琳一觉睡到了晚上11点,她揉揉睡眼,看到楼下的宾客也走的差不多了。突然听到平稳不急不慢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郭禹延他来了。

此时的苗莉琳十分的紧张,她马上躲进被子里不敢呼吸。她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过她已经想好怎么处理,心里的小算盘已经打好了。

“苗莉琳,你以为你藏起来,我就会放过你吗?你要知道毁约的后果。”郭禹延冷冰冰的语气让苗莉琳觉得不寒而栗。

苗莉琳悄悄的拉开被子的角,正好对上的是郭禹延那双犀利又迷人的眼睛。苗莉琳的眼睛瞬间红透,慌乱的不知道自己要看哪里。

郭禹延呼吸里透露出一些些酒的味道,苗莉琳知道郭禹延喝多了。看着郭禹延越靠越近,苗莉琳的心跳也跟着加速,呼吸也逐渐急促。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苗莉琳看着眼前这个帅气又冷漠的男人,顿时有了一丝着迷。

就这样,郭禹延薄薄的双唇覆盖在了苗莉琳的唇上,苗莉琳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用呼吸去感受这一切。但是郭禹延正打算跟进一步时,苗莉琳一个翻身,用被子盖住了郭禹延,试图把郭禹延打晕趁机逃出郭家。

正当她以为计谋成功时,跑到了房间门口却发现,门外守候的却是向家四兄弟,吓得苗莉琳往房间后退了几步。

却不知,郭禹延早就料到了这一出,站在吓懵的苗莉琳的身后,用力的抓住了苗莉琳的手把她狠狠的甩回床上。

无论苗莉琳怎么求饶和挣扎都无法逃出郭禹延的魔掌,郭禹延早就打算好。让苗莉琳怀孕,好让郭禹延得到自由,郭禹延才不会让一个未涉事的女人破坏他的计划。

苗莉琳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郭禹延的霸道之下,对于苗莉琳来说这个夜晚是难以形容的,因为她恨透了郭禹延的霸道和变/态的控制。

苗莉琳只祈求着把孩子生下来那一天快点来到,或许她能重新获得自由吧。

这一夜,心里备受煎熬的何止苗莉琳呢。

“少奶奶,起床啦。”不知何时睡过去的苗莉琳被女仆娇娇唤醒起来吃早餐。

苗莉琳看了看凌乱的床,不禁的想起来昨夜,郭禹延做的一切。看了看身边早已经不见郭禹延的踪影。

“郭禹延呢?”苗莉琳脱口而出的问道。她说完之后也不懂自己为何会这样问。

“少爷今天一大早出去了,待会中午才会回来。”娇娇看到苗莉琳的关心,以为两人的关系有所进展甚是欢喜。

苗莉琳揉了揉昨夜被郭禹延抓疼的手,心里嘟囔了一下。便起身换衣,走向一楼餐厅去了。这时的苗莉琳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豪门生活。

餐厅的食物款式丰富得像自助餐一样,中式的,英式的,美式的,法式的等。应有尽有,确实把苗莉琳看呆了。

用过餐的苗莉琳觉得百般无聊便问起娇娇,关于郭禹延的一切。在娇娇口中得知,郭禹延和自己一样,自幼便失去了母亲。所以性格孤僻,但是郭老爷子对他十分严格迫使他十分好强。正当苗莉琳想问起衣柜里的那条裙子时,郭禹延回来了。

郭禹延冷漠的看了苗莉琳一眼便上了楼,但是身后向东却向苗莉琳递来一样东西。

苗莉琳兴奋的拆开包裹,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个伴随自己多年的床上玩偶——泰迪熊,这个不是普通的泰迪熊。这个泰迪熊是爸爸在她18岁成年时送给她的,因为爸爸说妈妈也喜欢熊,所以苗莉琳一直很宝贝这个熊。

如今,郭禹延却帮她从家里带来了。郭禹延今天到底怎么了。

苗莉琳看着郭禹延缓缓上楼的背影,莫名的对郭禹延产生了喜欢,但是这个改变,苗莉琳还没有发现。

“少爷,您让我去打听的事情我打听好了。”向南悄悄的在刑平越耳边说道。

自郭禹延大婚之后,刑平越和唐峰两个单身狗就经常聚在了一起,在咖啡厅里唐峰依旧捧着笔记本电脑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刑平越带着墨镜一副昨夜又去酒吧没睡够的样子喝着咖啡。

第4章 空中餐厅

“好,我知道了。”刑平越打着趣的回答到。

刑平越看着一旁活少的唐峰,一把抢过唐峰的电脑,却发现电脑屏幕里有一张女孩子的照片,刑平越却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相片中女孩子笑容甜美,手里还拿着单反,场景也很眼熟。

刑平越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不是传媒大学吗,这个女孩正是那天被抢相机的那个女孩,刑平越马上坏笑的看着唐峰。

“二哥,原来你喜欢小女生啊,她可是我的学妹啊~需要我帮忙吗?~”刑平越调皮的捏起唐峰的下巴,唐峰瞬间脸红了,依旧保持严肃喝斥道:“没大没小,看来你是皮痒了。”

刑平越知道唐峰是动心了,依旧不知死活贱兮兮的去粘着唐峰问个底。

唐峰拗不过便说,那个女孩是他有一天经过传媒大学时看到的,看到这个女孩拿着相机一直拍拍拍,然后笑容很甜美像太阳一样温暖,便把她拍下来了。

“行~老哥,既然你喜欢,向南,帮我查一下这个女孩的相关信息。”刑平越没等唐峰反应过来,便帮唐峰安排了一切。

唐峰,想阻止刑平越的时候已经晚了,向南已经吩咐人去调查了。

“老哥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对哥哥的幸福负责的。”刑平越刚把话说完,抬头看到唐峰的脸色,差点吓得把咖啡从口中吐出来。

“哥哥,我和你分享一个秘密哦,你不要生气。那天你喜欢的女生相机被抢了,可是我见义勇为去帮她抢回来的哦~你看,我是不是很棒。”刑平越沾沾自喜的邀功道。

“啊?被抢?没事吧,没受伤吧?”唐峰紧张的样子,刑平越差点哭了出来。

结果唐峰继续说:“那个女孩没受伤吧,她还好吗?”刑平越听完唐峰的“关心”之后,刑平越差点没被气死。

“我说老哥,我那天拼命的去帮忙,我还被一个男人差点摔死!你都不关心我一下的吗?”唐峰看到刑平越委屈的样子,差点没笑死。

“我的弟弟最乖了,你说你被一个男人摔?谁这么大胆摔我弟弟啊!我帮你收拾他!”唐峰突然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着实把刑平越吓到了,也让刑平越想起了什么事情。

“哥哥哥哥,我突然想起来有事情,有空联系啊~拜~”话刚说完,刑平越就开着他的车一溜烟不见了。

留下唐峰一脸茫然……

“苗莉琳,你在哪里?”郭禹延冷漠的发出手机语音。

苗莉琳一脸茫然,郭禹延自上次帮我待会家里的泰迪熊之后,怎么突然对我的态度这么友好,这么关心我了。

“我在家啊,我能去哪里?”苗莉琳没好态度的说道,他知道郭禹延找他肯定没好事。

“待会我回家里接你。”郭禹延说完话,一脚油门急匆匆往家里赶到。苗莉琳听完翻了白眼,心里却有点小期待。

郭禹延手里提着衣服的袋子和鞋子的袋子吩咐着娇娇帮苗莉琳换上。

苗莉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高级的洋装和高级定制的高跟鞋,郭禹延看到苗莉琳穿上他买的衣服时,郭禹延从没想到过苗莉琳能穿出高级感,苗莉琳天生就皮肤白皙,而且还很瘦。小洋装的一字领设计刚好可以完美体现苗莉琳的锁骨的美感。

“可以走了吗?嘿!”苗莉琳看到郭禹延在发呆,不耐烦的打断他。

“哦~哦~可以走了,我们今晚去空中餐厅吃饭,然后带你去个神秘的地方。”虽然郭禹延被苗莉琳的打断了发呆,回过了神。但是脑子里还是苗莉琳刚才的一颦一笑,他似乎开始喜欢上这个普通却不平凡的女人了。

曼妙的音乐,高级的香水气息,所有服务员都是外国人。每个人都非常热情的欢迎着每一位顾客,苗莉琳时第一次来到如此高级的餐厅。在苗莉琳没毕业前,她就有听说过这一家餐厅。听说每天只接待50名客人而已,因为它的餐桌是空中悬浮,所以为了维护,限制了每日的就餐人员。

“先生,您的提前订的菜可以上了吗?”服务员操着浓郁的英式英语询问道郭禹延,郭禹延礼貌的用英式回应服务员的姿态,让苗莉琳差点忘记悬浮在空中,差点没拿稳手中餐巾纸,差点变成高空坠物。

郭禹延像是有第三只眼睛一样,总能发现苗莉琳看着郭禹延发呆了。害得苗莉琳好像找个洞钻起来。

“我,我哪里有。这里的菜怎么上得这么慢啊~”苗莉琳赶紧转移话题,生怕郭禹延知道她已经爱上他了。

话刚说完,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了,在苗莉琳准备大开杀戒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天空中绽开了美丽的礼花。

“哇~”苗莉琳立即傻眼了,郭禹延看着傻眼的苗莉琳眼里却是满满的宠溺,嘴巴里却不禁的喊出一个人的名字。

“果果~”

“什么?上果盘了吗?”苗莉琳没听清楚郭禹延说了啥,想继续追问,却发现郭禹延早已黑着脸表示不想继续交谈。

晚饭过后,郭禹延把车开到一个郊外。

又是郊外,让苗莉琳有点害怕,她担心郭禹延不会把她给卖了吧。

“把眼睛闭上。”郭禹延突然说话。

苗莉琳就这样闭着眼睛走了一段路,心里即惊喜又害怕,她不知道郭禹延想干什么。

“好了。”听到郭禹延这句话,苗莉琳赶紧睁开眼睛,结果苗莉琳看到眼前的一幕哭了。

“这些都是为我准备的吗?”苗莉琳看着眼前的一幕的瞬间哭了,他没想到,郭禹延仅仅是她的契约丈夫而已,却愿意去了解她为她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苗莉琳紧紧的抱住郭禹延,这个拥抱着实让郭禹延吓到了,因为郭禹延自从母亲去世后除了那个她就没什么人抱过他了。

这让郭禹延的眼神又开始迷离了,他似乎开始把眼前的人错当成那个她。

契定婚途-苗莉琳, 郭禹廷-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