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尊狂婿-李修, 沈梦-都市情感小说

战尊狂婿-李修, 沈梦-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荣耀归来

“尊座,您的伤势还没痊愈,真的不能离开北境啊!”

龙国北境,一个身穿戎装,身材魁梧如山岳的壮汉,朝面前的年轻人哀求道。

他面前的年轻人身材消瘦,五官凌厉,只是面色有些病态白皙。

李修点燃一根烟,抽了几口才缓缓开口道:“你深知我的伤势好不了,为何还要白费口舌。”

“我只想在我所剩无几的日子里,回去一趟。”

“见些人,办些事!”

随着烟火的闪烁,李修思绪飘零。

他本是帝都李家的人,由于母亲出身贫寒,李家的人视她们母子为耻辱。

可笑的是,他父亲竟然为了当上李家家主,选择把他们母子二人扫地出门,另娶一家豪门的千金。

随后李修和他母亲流落安城。

在安城生活虽然拮据,但是母亲身兼多职,努力将李修供养上了大学。

在大学里,李修结识了安城豪门沈家的大小姐沈梦,两人相知相恋。

两人的恋情虽然遭到了沈梦父母的百般阻挠,但两人还是扛了过来。

随即两人大学还未毕业,就一同进了沈梦父亲沈豪的公司里上班。

在公司里,李修以他惊人的经商头脑,将沈梦她父亲的公司业绩连拔几个台阶。

渐渐的,李修也被沈梦父母所接受,默许了两人的婚事。

然而,在两人婚期还有三天的时间里,沈豪的公司突然遭受打压导致破产,沈豪留下遗书跳楼身亡。

遗书里说,是李修泄露公司机密,导致对手钻了空子,鉴于引狼入室,他无脸面再活下去。

由于李修名下突然多出几千万,导致他确实百口莫辩。

就连他最爱的沈梦,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刻苦铭心的恨意。

可他母亲却依然坚信自己儿子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母亲带着他连夜上帝都,寻求李家的帮助,可却遭到无情的拒绝。

满目绝望的李修本想选择以死来证明清白,可却被人突然打晕,沉入江中。

由于他的突然失踪,导致事情再次产生波折,他母亲也因为扛受不住这件事抑郁而终。

可李修命不该绝。

他被一个神秘人所救,随后跟着神秘人参军入伍。

戎马五年,他靠着心中复仇证明自己清白的执念,立下赫赫战功。

在一年前,北边境外的蛮国,突然屯兵九十万,入侵边境。

李修主动请战,为自己打造了一副漆黑大棺,亲自抬棺上阵,率领五十万北境虎军收复边疆!

这一战打的日月无光,血流成河,蛮国九十万大兵,被李修率领的北境虎军杀的所剩无几,而蛮国的国运也被李修打崩。

这一战,李修被一举称为当世第一战神!

封号北境战尊!

可他身上却在这一战留下了难以治愈的暗伤!

正如李修所说,他身上的伤势,经过一年的治疗,不谈痊愈,反而愈发严重。

收回思绪,李修吐出一口烟,可也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

一旁的铁战连忙递上一块洁白的手帕,李修接过手帕,接连咳嗽两声,随即手帕被染红。

“尊座……”铁战红目,艰难开口。

……

安城。

入秋的安城,带着丝丝凉意。

铁战将一件风衣披在李修的身上,随即将一份文件递给李修。

“尊座,这是您让我调查的那件事。”

李修伸手紧了紧风衣,开始看起文件来,渐渐的,一股戾气从他身上扩散开来,覆盖这一片天地,所蕴涵杀意极为浓烈!

当年的事,是安城另外一个豪门家族张家,出重金买通了沈豪的秘书,后者将公司的机密泄露出去。

然后张家以沈梦的命来威胁沈豪,逼迫他写出那一张陷害李修的遗书。

“好一招栽赃嫁祸!”李修怒极反笑,“张家是么?让他们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去收吧!”

随后从夹层中抽出来一张照片,看着照片上的女子,李修愣住了。

照片中的女子是沈梦,只见她脸色苍白,神色带着绝望和犹豫,如同一个行尸走肉。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修心如同刀割,手止不住的颤抖。

当年的沈梦可是有着闭月羞花之貌,一撅一笑间,倾城倾国。

“当年的事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安城人人都戳她的脊梁骨来骂她,说她爱上了一个白眼狼,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而且因为当年那件事,她和她母亲都被赶出了沈家,沈小姐有过几次轻生,幸好都被她母亲给及时发现了。”

听着铁战的汇报,李修内心涌起浓浓的愧疚感。

他这几年深处军中,根本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所以一直不知道沈梦竟然沦落成这般。

否则他早就不顾一切杀了回来!

“她现在在哪里?我要去见她!”李修急道。

“尊座……我劝您还是先别见她吧,据我收获的消息,她现在对您恨之入骨,等事情真相大白之后再去见她也不迟。”

“今天还是张家老爷子的寿辰,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去参加,所以今天十分适合洗清当年的事。”铁战建议道。

李修沉吟了一会,本想点头,铁战的手机却响起来了。

铁战接听了电话,神色逐渐冷了起来。

“怎么?”李修有些诧异的看着铁战,不知什么事能让这个号称无情钢铁直男的铁战神色产生变化

“沈小姐的母亲在菜市场摆地摊,拒缴保护费,摊子被人掀了。”

“带我过去!”

李修眸中冷意骇然,徐莲芳是沈梦的母亲,也是他的亲人!

……

菜市场,一个边缘角落已经围满了人。

人群中间,几个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青年,正冷眼看着菜摊上的一个妇人。

“老东西,这一条街的人都交了保护费,就你不交,你特么想死是吧。”

“今天就把你的菜毁了,给你的教训。”

为首的黄毛说完,就用脚使劲践踏着摊子上的蔬菜。

“别踩我的菜,我求你了,我一天就卖这么点蔬菜来维持生活,真的没有多余的钱来交保护费。”

一个妇人整个人抱住黄毛的大腿,苦苦哀求道。

“你给我放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收拾了。”黄毛怒道。

徐莲芳依然死死抱住,不放开。

“这位大姐,你就放开吧,你斗不过他们的。”

“他们可是这条街出了名的无赖,你拿什么跟他们斗。”

不少人纷纷劝着徐莲芳。

黄毛听到其它人对他的“赞赏”,不由有些飘飘然,“谁让你的女儿,交了一个白眼狼男朋友,把自己家搞的家破人亡。”

“你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全是自找的。”

当年的那件事在安城几乎人尽皆知,黄毛知道也不奇怪。

“既然你不放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黄毛弯腰,一拳朝徐莲芳的头打去。

如果这一拳打中了,徐莲芳不死也得重伤。

“你找死!”

一声冷喝突然传来!

第2章 我杀了你

众人只感到眼前一花。

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就出现在眼前,眼看着他迅速抓住了黄毛的手。

“咔嚓!”

铁战微微一用力,清脆的骨折声从黄毛的手中传出。

“啊!”

黄毛杀猪般的嚎叫,贯彻四方。

“咔嚓!”

铁战再次出手,将黄毛另外一只手也废掉。

“你特么到底是谁,快放开黄哥!”

直至现在其它混混才反应过来。

随后一拥而上,拎着随身携带的棍棒朝铁战身上招呼过去。

铁战见状丝毫不慌,咧嘴一笑。

一脚横扫,那些混混连铁战的衣角都没碰到,全部倒飞而出。

骨折声在空中不绝于耳!

随即铁战将黄毛如死狗丢向那些躺在地上嚎叫的混混。

“你们要是不想死,就给我滚!”

李修大步迈入,冷眼扫过这群混混,如果不是在菜市场,这群人早就见血了!

那些混混看着李修,眼底闪过一抹惶恐,他们感觉这个病殃殃的年轻人,实力比那个魁梧的壮汉还要恐怖。

随后互相搀扶,快步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李修发现五年未见的准丈母娘,已苍老很多,一股难言的情绪浮上心头,转而蹲下身子,替徐莲芳挑拣一些尚还完好的菜。

“谢谢你,小伙……”

徐莲芳刚回过神来,本想道谢一下帮她的人,抬头看见了李修那一张脸,情绪顿时失控!

“是你!”

徐莲芳死也不会忘记李修,正是这个人害得死了她的丈夫。

她和睦的家庭,被弄的家破人亡。

“你个白眼狼,吃里扒外的东西,你怎么还没死!”

徐莲芳面色狰狞,抓起摊子上的菜朝李修砸去 。

李修苦涩道:“妈,当年的事,我调查清楚了,是被张家陷……”

他刚想解释清楚,就被一个人打断了。

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眉头挂着一丝疲惫的女子冲到徐莲芳面前,“妈,谁又欺负你了?”

沈梦下了班,本想和闺蜜一起接徐莲芳回家,可隔了老远就听到了徐莲芳的咆哮,连忙扔下闺蜜,自己快步赶来。

“那个白眼狼回来了!”徐莲芳指着李修,咬牙切齿道。

沈梦顺着徐莲芳的目光,看向李修,神色顿时呆滞起来,可很快就被滔天恨意取代。

这几年来,她被无数人戳着脊梁骨骂,每晚睡觉都会伴随着噩梦惊醒。都是这个良心被狗吃了的人害的!

本来她是不相信的,可面对父亲的遗书,以及李修名下多出的钱,和李修突然的失踪。

种种证据指向李修,让她找不到不相信的理由,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杀了你!”

沈梦冲向前,拳头不留余力的砸向李修的胸膛。

一旁的铁战见状大惊,想上前制止沈梦的行为,因为李修的身体已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

可却被李修伸手阻止。

沈梦出现的那一刹那,李修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这可是他最爱的女人,居然沦落至此。

想到此,李修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张家,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他不会轻易放过的!

李修满脸心疼,“小梦……你听我解释,当年的事我是被人陷害的……”

“陷害?”沈梦惨笑,“难道我父亲的留下的遗书是假的?还是你名下多出的几千万是假的?”

“你个白眼狼,我沈梦哪里对不起你了?”

“你为什么要害了我家?”

“为什么?”

沈梦如同癫狂一样,狠狠的捶打着李修,并且不断的询问着。

李修本想将事情解释清楚,然而沈梦直接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畜生,你给我去死!”沈梦满脸恨意,含糊道。

其他人纷纷大惊!

“女儿,快住手,杀人是犯法的!”徐莲芳慌神,连忙上前拉扯着沈梦。

她虽想李修死,但是搭上自己女儿肯定不值得。

铁战也急忙上前,可面对沈梦这一个女孩子,他根本无从下手。

反观李修却一脸痛心,不敢去扯沈梦,怕弄疼她。

只是咬破皮,还死不了,发泄一会就好了。

“梦梦!你做什么,快放开!”

一个年轻女子刚走进来,看见这一幕,急忙上前帮着徐莲芳一起扯开沈梦。

这个女子李修认识,叫洛雯,是沈梦最好的闺蜜。

经过徐莲芳和洛雯的拉扯,沈梦终于松了口,而李修的脖子也被沈梦咬破了皮,鲜血往外流着。

只见沈梦满嘴鲜血,双目通红的瞪着李修。

然而没一会,沈梦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徒然向前倒去,李修眼疾手快,连忙接住。

“小梦!”

“女儿!”徐莲芳也是一惊,一把从李修手中抢过沈梦,“女儿你快醒醒,别吓妈。”

“妈,快把小梦交给我,我送她去医院。”李修顾不得其它,伸手就要去抱沈梦。

然而造到了徐莲芳的反抗,“你给我滚开,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同归于尽!”徐莲芳吼道。

随即转头看向还在愣神的洛雯,“小雯,快开你的车送梦梦去医院。”

“啊……好!”洛雯回过神,连忙帮徐莲芳搀扶起沈梦,移步她的车去。

待三人离去,铁战连忙上前,拿出一瓶特质药粉递给李修,“尊座,你脖子出血很严重,快点上药吧!”

“我还死不了,我们也快点赶去医院,”

李修接过药粉,随后快步往车上走去。

……

医院。

李修赶到时,沈梦已经进了急救室,而徐莲芳则一脸颓废蹲坐在抢救室门口,洛雯在一旁安慰着。

“你来干嘛?”

徐莲芳瞪着李修,如果不是这个人突然出现,她女儿也不会出这档子事。

“妈,我也担心梦梦……”李修苦笑道。

“你个白眼狼有什么资格再关心梦梦?梦梦能有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拜你所赐!”

没等徐莲芳开口,一旁的洛雯满脸怨气道。

“我……”李修本想再解释,转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有把当年那件事的幕后黑手张家给处理掉,让张家在公众面前承认自己的当年的所作所为,他才能翻身。

徐莲芳刚想再骂。

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几个医生从里面走出。

“何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徐莲芳神色惶恐,朝为首的老者问道。

何医生摘下口罩,目光复杂的打量着几人,随即叹了一口气,“准备后事吧……”

第3章 以命换命

轰!

所有人如遭雷击,呆滞在原地。

徐莲芳脸色苍白,嘴唇颤抖:“何……何医生,我女儿……没救了?”

何医生是龙国有名的医学专家,内科医术已经成为了泰斗级的存在,如果他说自己的女儿没救了……

“病人由于这几年的情绪压抑,导致心脉薄弱,这次怒气攻心,彻底引爆了病情,所以……请做好心理准备吧。”何医生惋惜道。

医者仁心,他也接受不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花季少女逝去。

李修心底一沉,“如果用最好的设备再从其他地方调专家来,有没有希望?”

“希望渺茫……病人她顶多只能坚持一天,你们抓紧去见最后一面吧。”

“我之前告诫过你,别让病人再受刺激,可你就是不听。”何医生撇了一眼徐莲芳,冷道。

他清楚记得前段时间徐莲芳带着沈梦来找过她看病。

言罢,何医生就离开了。

徐莲芳身子一颤,整个人倒了下去,所幸洛雯扶住了她,“阿姨,您想开点,这可能就是小梦的命吧。”

洛雯的内心也如刀割,接受不了自己最好的闺蜜就这样逝去,可丝毫办法都没有。

“我女儿那么乖,那么好的人,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徐莲芳目光涣散,无力道。

眼角余光瞥到李修,情绪突然爆发,“是你!是你这个白眼狼害死了我的女儿!”

“我和你拼了!”

徐莲芳面目狰狞,眼中的怨气如同厉鬼,死死的瞪着李修,随即朝李修扑去,一副与他同归于尽的样子。

洛雯死死拉着,“阿姨,您冷静一下!”

徐莲芳恨李修她是知道的,可如今从李修穿着打扮来看,身份地位肯定不低。

如果任由徐莲芳上前,可能会使她也受到伤害。

奈何徐莲芳的力气太大,洛雯根本阻止不了。

铁战连忙挡在李修身前,不让徐莲芳靠近,“徐夫人,您先冷静冷静,我们都在想办法救沈小姐。”

“妈,您放心,我不会让小梦死的。”李修目光坚定,随即走到门口,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一个老者接通,“尊座,您的伤势又复发了?”

这个老者叫莫尘,医术已达巅峰造极,是龙国那些顶尖长老的专用御医。

之前李修的命就是他救回来的,不过伤势只能压制,无法治愈。

“不是!”

李修深吸一口气,严肃道:“莫老,我只想请你出手,帮我救一个人!”

李修丝毫不拖沓,将沈梦的病情如实汇报给莫尘。

电话那头的莫尘听完了李修的汇报,沉默下去。

“莫老,到底有没有办法?”李修急忙追问。

他内心忐忑,额头浮起了一层冷汗,生怕从莫尘口中听到不想听到的消息。

“这个病确实能救……”

过了一会,莫尘缓缓道。

李修闻言,神色欣喜,“那我现在派人把你接过来!”

得知沈梦有救,李修劲揪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去接莫尘顶多半天时间,来得及!

“尊座,这个女娃对你很重要么?”莫尘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李修虽然感到奇怪,不过却没有丝毫犹豫道:“就算我死!也要护她一世周全!”

李修眸光坚定,沈梦在他心里早已不能割舍。

“莫老,你问这个做什么?”

电话那头的莫尘突然叹了一口气,“尊座,能救她的只有你,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只有我能救?”李修眉头一皱,随即似想到了什么,“难道说……”

“不错,压制你伤势的药物,也是救那女娃命的药。”

“你的伤势也是心脉受损,女娃的也是,不过你的心脉几乎难以痊愈,但这女娃可以,只需三颗药就能让她痊愈。”

“不过你也知道,能压制你伤势的药物也就只剩那几颗了,研究的新药至少还需要三个月,所以你此行还是三思吧……”莫尘说完,主动挂断了电话。

李修沉默了一会,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盒子里面静静放着八颗龙眼般大小的药丸。

这些就是护住他心脉的药丸,他的伤势全靠这些药丸压制,才没有生命危险。

由于制作这些药丸的药物已经绝迹,盒子上的这些已经是这个世上仅存的。

一颗药能压制李修身上的伤势十五天,八颗就是四个月。

除去沈梦所需,他只剩下两个半月的时间,然而新药还需要三个月……

想到此,李修苦笑。

一转身,发现铁战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尊座,您别急,我现在派人把各地的专家和顶级医疗设备调过来救沈小姐,您不能拿您的命去换沈小姐的命啊!”铁战急忙劝和道。

“小梦等不起了!我苟延残喘不如让她好好的活着。”李修说完,绕开铁战朝沈梦所在的重症病房走去。

铁战眼眶通红,却不敢阻止,因为他知道李修所决定的事,谁也无法阻止。

病房内,徐莲芳和洛雯却不在,只有沈梦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心脉微弱。

李修看着沈梦这副模样,眼底满是心疼。

随即转身接了半杯温水,拿出一颗药丸与水融合,然后顺着沈梦的嘴,一点点的倒进去。

“你给我女儿喝什么!”

当李修将药全部给沈梦喝了之后,身后突然响起了徐莲芳怒吼的声音。

徐莲芳刚刚和洛雯一起去求何医生帮帮忙想想办法救沈梦,可惜得到的答案依旧是无能为力……

她心底绝望,路都走不稳,在洛雯的搀扶下回到办法,刚好撞见了李修在给沈梦喂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李修淡淡道:“我找到了救治梦梦的药,所以……”

“你放屁!我看你是想我女儿早点死!”

徐莲芳可不信李修那么快能找到救她女儿的药,毕竟何医生都说没办法了。

说完,就要拿起一旁的扫把打向李修。

“阿姨,等一下!”洛雯连忙叫道,随即指向病床旁的仪器,“你看小梦的心脉好像在好转!”

徐莲芳连忙看去,发现沈梦的心脉从一开始的微弱值逐渐上升为正常值。

“快叫医生过来!”徐莲芳激动道。

没一会何医生带头的几名医生急匆匆赶来,对着沈梦做了一番检查,全部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何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徐莲芳见何医生走了出来,急忙道。

何医生惊呼道,“奇迹啊!你女儿的命已经保住了,但是会落下病根。”

“以后就慢慢调养身子,应该无大碍的,但不能再刺激她的情绪!”

徐莲芳闻言,欣喜若狂,落下病根总比彻底失去好。

不过看向李修时,依旧一脸憎恨。

这个罪魁祸首,才是最该死的!

“我这里还有两颗药丸,待小梦醒后,你喂她吃掉,这样她就基本没事了。”

李修将洛雯拉到一旁,将两颗药丸递给她。

洛雯接过药丸,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

“有些事,等过段时间你们就会知道了。”

李修叹了一口气,随后转身离开,背影有些落寞。

洛雯看着李修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

刚出医院门,李修就再次剧烈咳嗽起来,鲜血再次染红了白手帕。

在市场被沈梦一折腾,他的脸色比之前还苍白一分。

“铁战,备棺!”李修神情冷漠道。

“是!”

今天是张家老爷子的寿辰,那他自然要备礼去贺寿……

第4章 送棺

帝景酒店,安城顶尖的酒店。

张家老爷子的寿宴就在这里举办。

“云海集团云总,送来一尊玉佛,祝张琨松老爷子寿比南山。”

“安城王家送来一副烟水画,祝张琨松老爷子福如东海。”

……

随着门童报贺,在酒店大厅高位坐着的张琨松老脸早已笑开了花。

张琨松的儿子张楚强,朝众人道:“诸位有心了,感谢你们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我爸的寿宴。”

张楚强语气故作谦虚,可神态却一副高高在上。

“张先生客气了,能参加张老爷子的寿宴,这是我们的荣幸。”

“张老爷子,你们张家在五年之内,已然成为了安城的一流世家,还望多多关照一下。”

不少人纷纷朝张琨松和张楚强拍着马屁。

张楚强一脸受用,他十分喜欢被众人捧的感觉。

想到五年前,他们张家还是一个二流世家,如果不是成功的扳倒了沈家的沈豪,他们也不能在短短五年内扶摇直上,晋升为成为一流世家。

对于主策划者的张楚强,时常感觉自己实在太聪明了,不仅在那件事中成功抽身而退,还找到了替死鬼。

想到那个替死鬼李修,张楚强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那么多年过去了,骨头估计都被江里的鱼给啃完了。

随后和张琨松对视一眼,两人不谋而合的笑了起来。

他们张家注定要飞黄腾达,谁也无法阻止!

见宾客基本来齐,张楚收回思绪,“各位,先落座吧,菜很快就会上来了……”

轰!

张楚强话还未说完,一声巨响从门外传来,随即一件整体通红的物品,砸在大厅中央!

赫然是一副棺材!

原本嘈杂的大厅,顿时寂静无声。

“我家主子送来一副上好的棺木,祝张老爷子早死早超生!”

铁战雄厚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厅。

哗!!!

大厅顿时炸锅了。

“卧槽,这是哪路英雄,敢玩这么一出。”

“这不是明摆和张家对着干吗?”

众人议论纷纷……

只见张琨松和张楚强脸已阴沉如墨,死死的盯着门口,眼底已带着浓浓的杀意。

居然有不长眼的东西来他们张家捣乱,那就别想活着回去!

众人也好奇的看着门口。

只见一个面色苍白,身体消瘦的年轻人在一个魁梧大汉的搀扶下,缓缓步入大厅。

见到来人,张楚强瞳孔急剧收缩,不敢置信道:“你……你……”

“我这个本应该在五年前就死了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是不是很惊讶。”李修神色揶揄道。

张楚强被李修说中心怀,神色瞬间有些慌乱,不过很快收敛起来。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似乎来人确实和张家有渊源。

这下有好戏看了。

张楚强转而换了一副讥讽神情,“你死活与我何干?”

“你个沈家的叛徒,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你回来就算了,居然还敢来我张家捣乱,那就别怪我张家对你不客气了,也算帮沈家除害了。”张楚强大义凛然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当年沈家那个臭名昭著的叛徒李修。

“这种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张先生,我支持你为民除害。”

所有人纷纷附和道。

李修见张楚强倒打一耙,笑道:“好一个为民除害,真是能够往自己脸上贴金的。”

“当初你张家买通沈豪身边秘书,然后栽赃嫁祸到我的身上,真以为这一切能瞒天过海?”

张楚强神色慌乱了一下,刚想开口,就被张琨松抢先道:“哼,满口胡言!”

“你可有证据?”

“证据自然有,不过不是现在公布。”李修缓缓道。

张琨松听到李修的前半句,眼皮一跳,然而听到后半句却笑了起来。

“哈哈,那你就是没有了,我张家是名门望族,不屑去做苟且之事。”

为了避免再生事端,张琨松直接下令。

“来人,把这个沈家的叛徒拿下!”

大厅顿时出现了十几名保镖,朝李修一拥而上。

“我看谁敢!”

铁战魁梧的身影瞬间出现在李修面前,右脚一跺地,酒店大厅内的大理石地板纷纷爆开。

一脚横扫,那些裂开的地板纷纷飞起砸向那些保镖。

“砰!砰!砰!”

所有保镖吐血倒飞而出,骨折声纷纷传出,贯彻整个大厅。

大厅众人目瞪口呆。

这还是人嘛……

一脚就搞定了十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

只见李修轻轻拍了一下袖口,随后转身走到高台上。

见李修似乎朝自家老爷子而去,张家的人顿时急了。

“李修,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动老爷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张楚强威胁道。

“你要是敢动我爷爷,我让沈梦那小娘们死无葬身之地。”

一直未开口的张楚强的儿子,张云一脸恶狠道。

张云不知道现在李修对沈梦还有没有感情,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威胁一下。

李修对于张楚强的话充耳不闻,然而听到张云的话语,神色徒然冷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沈梦就是他的逆鳞!

“我本就没打算今天动你们张家!”

“可有些人不得不逼我动手!”

话落!李修整个人徒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张云面前,一手卡住后者的脖子。

“爸,救我!”张云朝张楚强求饶道。

“李修你给我住手!”张楚强惶恐道。

李修淡漠一笑,“就当是利息了!”

“咔嚓!”

清脆的声音响起,张云顿时没了气!

随后一旁的铁战一脚踹飞棺材盖,李修将张云的尸体扔了进去。

刚好派上用场!

“我杀了你!”张楚强见儿子被杀,怒目欲裂。

李修直接一脚踹飞他,随后看向张家其它的人,“当年的事,你们张家在一个月后,也就是沈豪的忌日那天,当着全安城人的面,承认当年的所作所为。”

“你们也可以动用你们的人脉来对付我。”

“总之……你们张家会寸草不生!”

言罢,李修大步离去。

大厅寂静无声,所有人目送李修离去。

“今天的事,你们最好当做没看见,否则我把你们剁碎丢江里喂鱼。”

待李修离去之后,张楚强揉着发痛的胸口,朝大厅内的宾客冷声道。

今天的事发生的太过离奇,他儿子也被杀了,现在只能封锁消息,保留颜面,再做进一步打算。

“送客!”

发生了这档子事,寿宴也没办法举行了。

张楚强大手一挥,所有宾客连忙立场,不敢再做停留。

……

车内,铁战一脸不岔道:“尊座,为什么刚刚你不洗清当年的事?”

此次回来就是为了洗清这个误会,可李修却放弃了这个机会。

“小梦的身体还没好,受不了那么大的刺激。”

“一个月后,她身子也已经好了,生活也会逐渐步入正轨,再洗清这件事刚好合适。”

李修抽着烟,想起沈梦目光逐渐柔和。

“可等沈小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难以想象她会有多愧疚……”

李修垂眸,“命不久矣,就要慢慢淡了心中这份感情。”

“她未来的路,我会帮她铺好,到那时候我也该离开了……”

铁战如鲠在喉,久久没说话。

他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给她,以及最后的陪伴。

战尊狂婿-李修, 沈梦-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