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极武大师-陈山, 方思文-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上门踢馆

金江市,清晨时分,艳阳高照。

王氏武馆门前,一个穿着破旧长袍的青年站在门口,神情中有几分犹豫。

“老爷子到底搞什么鬼,怎么第一个出师任务就让我来踢馆,玩我呢吧。”陈山看着人来人往的王氏武馆,眉头深皱,忍不住有一丝担忧。

陈山模样清癯俊秀,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他的打扮跟这座大都市格格不入,即便是站在这都市中的武馆门前,也足够引人侧目。

说来,这虽说不是他第一次下山。但这次下山,完完全全是基于他自己的私事。

为了这次下山,他不知道磨了那老爷子有多久。这不,那老爷子在前天才算同意他下山。但下山必先出师,若要出师,必须完成他给陈山留下的三个任务,分别放置于三个锦囊中。这第一个任务,就是来这王氏武馆砸场子。

虽然陈山感觉有鬼,但也不能不遵从。

虽说老爷子为老不尊,但师门的规矩必须遵从。尽管,这个师门现在也只有他跟老爷子两人。

只见陈山晃了晃头,大步走进武馆内。

武馆共有四层,第一层像是报名的地方,甚至有专门负责接待的前台。而站在第一层,也能恍惚听到第二层传来的练功声。

“您好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武馆一层的前台小姐看到陈山后,立马挂着职业性的甜美笑容迎了上去。

真别说,这王氏武馆能在这金江市打出一片天地,不仅功底子硬,更是紧跟时代的潮流。瞧这前台小姐,水灵灵的。特别是她的身材,简直就是前凸后翘,足够诱人。

陈山砸了咂嘴,问道:“你们馆主王大海在吗?”

前台小姐一愣,依旧挂着甜美的笑容:“请问您跟我们王馆主有预约吗?”

陈山摇摇头:“没有,不过你现在可以通传一声。就说,陈山前来踢馆。”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也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别的不说,光是站在门口的几个保安,身上也都是带点功夫的人。

当然了,这些人在陈山眼里还真的不够看。

前台小姐又愣住了:“踢馆?踢馆什么意思?”

她的话音刚落,门外那四个保安耳朵倒是好使。立马冲了进来,将陈山给团团围住。在之前,也经常有人眼红王氏武馆的生意来踢馆,只是最近少了。没想到,又来一个送死的。

“小子,你来找茬的?”

“快点滚,瞅瞅你这瘦了吧唧的样,还敢学别人来踢馆?”

这四个保安也没有立即动手,毕竟动手的话还是很影响生意的。当然,他们看到陈山的装扮后,直接把他当成了神经病,撵走就行了。

陈山倒异常的淡定,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踢馆本是武道切磋,怎么能叫找茬呢。去把你们馆主叫下来吧,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伤你们实在于心不忍。”

别说是这几个保安了,即便是伤那个王大海,他也有些于心不忍。

甚至于,他已经在考虑是否要在踢完馆后,把身上仅存的几张红票票留给王大海当汤药费了。

四个保安听到这话,也都被气出火气,互相一个眼神,就要动手。

“住手,发生什么事了?”正当四人要动手时,只见门口走来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男人。男人大约在二十五六岁左右,有一种阳刚之气。

他的出现,立即让众多的前台接待妹子同时犯起了花痴。

这位,正是馆主王大海的儿子,王小勇。说起来,这王小勇也算一号人物,上个月刚在全国的武术大会上夺得冠军。不仅人长得帅,而且武功还高,最关键的是脾气还好,简直就是女人眼中最完美的白马王子。

“少馆主,这家伙来踢馆。”保安们听到声音后,立即住手,恭敬的回道。

王小勇走到陈山身前,打量一番后,问道:“你要来踢馆?”

陈山摊了摊手:“很显然。”

王小勇皱了皱眉头,好像也没在龙山市武道中见过陈山,当下只好开口道:“那随我来吧,希望等会你会改变主意。”

陈山也没犹豫,直接跟着他走了上去。

很快,两人径直来到了三楼。三楼可以说是整齐的商务区,甚至有各种各样的工作人员。说起来,这武馆倒像极了一个正规的公司。

“兄弟踢馆所为何事?”王小勇带着陈山来到自己办公室后,给陈山倒了一杯水。

“就当是切磋武艺吧。”陈山蹙着眉头,只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虽说踢馆这种事并不需要理由,但你无缘无故的踢馆实在有些诡异。

王小勇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红票子,大约有近千块,笑道:“兄弟,若是切磋武艺的话,我看就不必了。这附近的各路山鬼我都见识过,唯独没见过兄弟你。今天,大家就算交个朋友,如何?”

原来,王小勇是把陈山当成了附近的小混混。不过同时,也能看出这王小勇极会做人。短短几句话,既免了武馆一桩事,也圆了陈山的面子。

但很可惜,他却算错了。

陈山也会了意,笑道:“你误会了,我来踢馆纯粹是为了踢馆,踢完我就走。你直接把你们馆主叫来吧,只要踢完馆,我绝不逗留。”

王小勇再度皱起眉头:“当真要动手?”

陈山也有些不耐烦了:“不动手我来干嘛,来你们武馆学艺吗?”

现在他只希望赶紧踢完馆赶紧走人,只要把那出师前的三个任务做完,那他就算是彻底自由了,也可以去干自己要干的事,更免得束手束脚。

“既然兄弟这么不死心,那我就成全你。”王小勇也被他的话气出几分火气,站起身冷声道:“随我来四楼。”

陈山站起身,问道:“你要跟我动手?”

王小勇挑眉反问道:“难道我不配?”

陈山很是实在的说道:“不是不配,而是你不是我的动手。虽说你实力不错,但也只算武极小成,我要胜你一招即可。还是让你们馆主出来吧,只要踢完馆,我保证立马就走。”

在刚才,他在对王小勇的观察中发现,这王小勇的实力确实不错,已经达到了武极小成。但跟他相比实在过于遥远,况且,他也不想欺负小朋友。

“你敢辱我,找死。”王小勇即便脾气再好,也彻底火了。当下一记重拳直接朝着陈山的胸前扑去,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力度仍旧控制在五分左右。

可哪知。

眼瞅着他的拳头要落在陈山胸前的时候,陈山只是微微一侧,轻松躲过这一拳。甚至于,他还有些惋惜的摇着头。

“我都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别白费力气了。早点带我见你们馆主,大家都解脱了,不好吗。”

王小勇眼神一厉,自然察觉出陈山的确有几分实力。当下也不再留手,双拳齐发,下盘扎根。这双拳,可是他的看家本领。甚至在武术大会上夺冠,靠的也是这一手双拳。

而王小勇也对自己的双拳极为自信,只要陈山挨上自己的双拳,重伤肯定跑不了。

“年轻人啊,就是不听劝。”陈山眯着眼,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双手竟然以一种看似平常又极其诡异的速度抓住了他的双拳,继续说道:“双拳看似猛烈,但也只是蛮力,既无巧劲也无内劲。说实话,你这武极小成是怎么达到的,我很疑惑。”

说完之后,陈山双手轻轻一甩,竟然直接把王小勇甩飞了出去,直直撞在了墙壁上。

尽管他没怎么用力,王小勇还是感觉到体内一阵气血翻涌。

过了片刻。

王小勇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捂着胸口道:“好,倒是我看走眼了。这种年纪,有这种实力,你一定不是无名之辈。说吧,你是京北的叶家,还是京西李家。”

从刚才陈山露的这一手,王小勇瞬间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同时,也对陈山的身份有了疑惑。看起来,陈山跟他的年龄不相上下,但实力却如此悬殊,根本就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能拥有如此年纪如此身手的人,估摸着也只有叶家和李家了。

陈山拧着眉头,严肃道:“我坐不更名行不改姓,就叫陈山。行了,赶紧叫你们馆主出来吧,我还有一堆事呢好吧。”

王小勇也没再多问,而是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看起来,今天还真是要让自己父亲出马了。

没成想。

他电话刚拨出去,就听到门外的手机响铃声。下一秒,就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位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堪称极品的美女。

美女一身黑色职业OL装,胸前的巨物被死死束缚着,露出高挑嫩白的小腿。特别是她的样貌,秀丽绝俗,眉目如画,简直极品中的极品。

“爸,这家伙来踢馆的。”王小勇看到中年男人后,立即开口说道。可当他看到这极品美女时,直接愣在了原地。别说是他了,就连陈山也愣住了。

不过,陈山愣住不是因为这极品美女的美貌。

而是因为,她跟他记忆里的那个少女,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第2章 :失忆了?

王大海听到这话,并没多意外,只是看到王小勇捂着胸口,问道:“你受伤了?”

王小勇缓过神来,低着头:“这小子实力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

与此同时。

陈山则一步步走向了极品美女,眼神中满是柔情:“小倩,是你吗?”

谁知道,极品美女连忙退后三步,眼神中满是厌恶。

下一刻,她便对着王大海冷冰冰的说道:“王馆主,你先把家事解决了,我们再谈正事吧。”

王大海点点头,对陈山开口道:“小兄弟,你是哪家哪派,为何要来踢馆?”即便是要动手,他也要先问清楚缘由。况且,一个王小勇差不多的同龄人,竟然可以如此轻易击伤他,绝对不是一般人。

保险点,总归没错。

可没成想,陈山竟然完全忽略了他,眼神一怔,继续对极品美女柔声说道:“小倩,你忘了我了吗?我是你小山哥哥,八年前,凤鸣山。”

回想八年前,他跟眼前的美女还只是少男少女。当时她来凤鸣山求医,一待便是两年。这两年里,两人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玩闹。陈山练功时,她会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练完功后,他便陪她去深山里抓野味菜野果。

难道这些,她都忘了?

极品美女蹙了蹙眉头,依旧冷冰冰的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小倩,也不记得什么凤鸣山。而且,你这种搭讪的方式,我已经见过太多了。”

“不对,你就是小倩,我不可能认错人。你怎么会忘记我,不可能,我为你把脉。”陈山又一次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极品美女,当看到她眼下的泪痣后,立马坚定的说道。说完后,他就要走到她身前为她把脉。

她不可能不记得自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极品美女也被他忽然走近吓了一跳,刚后退几步,王大海就拦在她身前。

“小兄弟,既然是来踢馆,就不要骚扰我的客人。”王大海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当下也有了教训一下陈山的意思。对于这种轻佻的晚辈后生,确实该好好教育一番。

陈山见他拦在身前,也懒得管什么踢馆的事了,脸色瞬间变黑:“让开。”

王大海冷哼一声,身子不动,猛然拍出一掌。他这一掌,内劲外放,虽说不曾用全力,却也有大家的风范。别看这一掌轻飘飘的,把他的衣袖都吹飘了起来。

陈山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极品美女的身上,自然管不了那么多,下意识的回了一掌。

两掌相对,两人顿时都一阵大惊。

不过,陈山在接了王大海的一掌后巍然不动,而王大海却倒退了三步。

“内力?”忽然,两人几乎同时喊道。

内力,可非内劲。内劲,可以通过长年累月的练功而达成。但内力,则完完全全是最玄妙的一种力量,也是人体内最难以捉摸的一种力量。

王大海的惊诧,在于陈山这种年龄的青年,为何会内力,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而陈山的惊诧,则在于这王大海的内力太过于熟悉,似乎跟他的内力有三分相同。

正当两人都在困惑时,王大海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哪位?”

“您…您是天师?”

“好好好,我这就开免提。”

也不知王大海是接了谁的电话,激动的语无伦次,连忙把手机开了免提。免提刚开,那边就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不过这声音中,似乎带了几分戏谑。

“好徒儿,踢馆一行如何?”

陈山瞬间就听出了电话那头的声音,连忙拿起手机关掉免提,低声问道:“死老爷子,小倩到底是怎么了,她为何会不记得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咦,你这么快就见到那小丫头片子了?”

陈山急切的问道:“你快点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随即开口道:“原本我要说的,都在第二个任务里,不过既然你见到她了,我直接告诉你也无妨。当年,她的病我只医好了一半,而且还有后遗症。这后遗症,就是失忆。但如今,她的旧病即将复发。如何救她,就要靠你了。”

听到这话,陈山直接愣在了原地,她的旧病即将复发?

那就是说,她会死?

电话那头继续说道:“当然,你也不必担心。她还有半年时间才会复发,你可以利用这半年时间去治好她的病。记住,在没彻底治好她的病之前,不准打开第三个锦囊。”

过了许久。

陈山才缓了过来:“我知道了,不过你让我来踢馆是什么鬼?”

电话那头一阵大笑:“就是让你跟我这位外门弟子熟悉熟悉,说来,他也算是你的师兄。不过他的内力多有瑕疵,你将咱们本门内功传他一半,且观后效。”

陈山忍不住骂了一句:“靠,那你直接说不就得了,干嘛要整这么麻烦。”

电话那头解释道:“若是这万事都直接说,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得了,把电话交于你师兄,我再与他吩咐几句。”

陈山不爽的把电话直接丢给了王大海,眼神再次望向了她,只是眼神中多了一股心疼。

他这次下山,可以说完全是为了她。但没想到,刚来就得到这个噩耗。不过好在,她还有半年的时间,陈山也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治好她的病。

随后,王大海对着电话恭敬的应了数声后,才算是挂上电话。

“师弟。”下一秒,只见王大海激动的看着陈山,说出了这么一个让全场除了陈山都异常惊讶的词语。

师弟?还是对着一个来踢馆的陈山说的。

陈山讪讪的一笑:“师兄,我来踢馆这完全是师父的恶作剧,你可千万别生气啊。”

王大海极其激动的说道:“怎会生气,师兄高兴还来不及呢。二十多年了,师父第一次承认我是他的徒弟。我高兴,哈哈。”说到最后,这王大海竟然还有点喜极而泣的意思。

陈山想起了那老爷子的话,也直接说道:“师兄,刚才师父说了,让我把本门内功的前一半先传给你。你现在去准备纸笔,我先为你抄录下来。”

王大海一听,连忙点头去准备纸笔,甚至都忘了让王小勇去做这些事。

不过,王小勇现在也懵了。

自己父亲叫陈山为师弟,那自己岂不是要称呼他为师叔?想到他要称呼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人为师叔,他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

这时,极品美女开口道:“王馆主,若是今日不便,我可改日再来。”

说完后,她就要离开。

“且慢,方小姐,且慢。”王大海当下连忙说道:“本来我是想为你推荐犬子的,但既然是我师弟出山,我想没有比我师弟更合适的人选了。”

陈山问道:“师兄,是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他既然知道了眼前的小倩已经彻底不认得自己,也那不好过度纠缠。但是,陈山也在寻找一个机会为她治病。原本他是打算等抄录后本门的内功后,再跟小倩深度聊聊。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有转折的机会。

“师弟,是这样的。”王大海也算是个人精了,通过刚才也发觉陈山对这方小姐的意思,连忙就想起了这么一个牵桥搭线的机会,解释道:“方小姐希望能从我这武馆里挑选几人当作保镖,我本来是想介绍小勇去的。不过现在,我希望他能跟我一起修炼本门的内功心法。所以,师弟你能否替师兄代劳一番?”

“可以可以,完全没问题。”陈山一听,头点的跟小鸡吃米一样,就像是吃了点头丸。

“他?”不过,极品美女也蹙着眉头,似乎对陈山有几分防备。

通过刚才,她很难不觉得让陈山来当自己的保镖,不是一件错误的选择。

陈山连忙茅庐自荐:“我绝对能胜任你的保镖,有我保护你,无论什么牛鬼蛇神我都能给赶跑。而且,我不要钱,一分钱都不要。”

他这话一出,极品美女的眼神更加奇怪,也带着几分怀疑。

与此同时,王大海也是一脸的头疼。怎么自己这位师弟,情商如此之低。

当然了,这也是陈山太过于情急了。

他只有待在她的身边,才能摸清她的病情到底到了哪一步,而且自己要从哪方面入手。况且,她的病,可不是一般的病。别说是陈山了,即便是陈山师父,当年也只能医好一半。

过了半晌。

极品美女突然发问:“我怎么信你?”

陈山斩钉截铁说道:“你只能信我,无论如何,我都会护你周全。即便这天塌下来,也有我给你顶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半分伤害。”

极品美女被他这一番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况且,他又是王大海所力荐的,她也不好推辞。再者说了,通过刚才两人的对掌,这陈山的功夫似乎还要在王大海之上。

正当极品美女考虑时,她的手机突然也响了起来。

当她接起电话后,脸色猛然大变。

一分钟后。

极品美女挂上电话,对陈山说道:“好,你可以成为我的保镖,月薪三万。但有试用期,只要你能摆平一件事,我就让你当我的保镖。”

陈山当即高兴着答应:“行,小倩,你说什么事。”

极品美女蹙了蹙眉头,说道:“不准叫我小倩,我叫方思文,不叫小倩。你现在,跟我走吧。”说完后,她转身离开,急促之下甚至都忘了跟王大海打个招呼。

陈山也立即跟着,边走边说道:“师兄,等我摆平她的事后,再回来给你抄内功。”

随后,两人消失在王大海与王小勇的视线内。

“爸,这个人,真的是你师弟?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拜过师啊。”王小勇这时才走了上去,一脸狐疑的问道。

王大海看着陈山逐渐消失的背影,感慨道:“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哩。咱们王家,很快就要一飞冲天了。”

第3章 :转正之战

走出武馆后,方思文直接带着陈山走向一辆跑车。

“小…思文,咱们这是去哪?”陈山笑眯眯的看着她,再次见到她,说不激动这是假的,特别是现在又能陪在她身边。

方思文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说:“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护住我家人的平安。只要我家人没事,你就算通过试用期了。”

陈山打了一个响指,自信笑道:“好嘞,小事一桩,包我身上了。”

在随后的路程中,方思文几乎一路狂飙。

十多分钟后,跑车停在了金江市偏郊区的一栋别墅前。不过此刻,别墅门前已经被数十个手持武器的混混给围住。

“下车。”方思文看到这一幕,眉间一寒,厉声喝道。

陈山自然连忙跟着,同时也在奇怪,怎么以前天真烂漫的小倩,会变得如此冷漠。而且在他的观察之下,她的冷漠不仅是对他,好像是对任何人都是如此。

“哟,方大小姐回来了。”

“快去通知王少,方小姐回来了。”

混混们看到方思文回来后,眼神中都充斥着欲望与讥讽。

现在的方家,早已不是数年前那个庞然大物。可以说,现在的方家就是一只瘦死的骆驼。至于被誉为金江市第一美女的方思文,也已经变成了一个猎物。

方思文见自家别墅大门紧闭着,这才舒了口气。但听到王少这个称呼后,脸色也变得愈加难看。

没过两分钟,就见人群的混混自动分隔两边,由中间走来一个年轻男人。

这年轻男人看起来跟陈山的年龄不相上下,浑身上下的打扮很是不俗,模样也算英俊。只是他脸色虚白,四肢虚浮无力,一看就是房事过度。

“方小姐,好久不见。”走来的这人,正是王少。只见他走到方思文面前,眼神中的欲火丝毫不加以掩饰。

方思文冷冰冰的问道:“王朔,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朔故作疑惑的问道:“方小姐何出此言?”

方思文的表情愈发冷漠,连语气也重上几分:“带人围我方家别墅,别告诉我你只是来看风景的。”

王朔拍了拍额头,恍然大笑:“哦,还不是你方家之前与我王家的那笔账嘛。我爸说了,欠钱是要还的。但介于你方家现在遭难了,我们也怕你方家还不上。所以在这等着,绝对没有半分逼迫的意思。”

听着这话,方思文咬紧牙关,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反驳。

话说起来,她方家确实欠了王家一大笔钱。当初方家遇难时,借了王家大一笔资金周转。但当时也说了用时三年,没成想这才过去几个月,王家就开始来逼迫了。

对于现在的方家而言,自保都尚不足,更别提还钱了。

王朔见她一脸为难神色,眉开眼笑道:“当然了,我也劝过我爸,只是你也知道,我爸那人谨慎,非要派人过来。我也是怕伤了和气,这才跟着过来。思文,我的良苦用心,你应当是懂得的。”

方思文眉间一拧:“什么意思。”

王朔眼球一转,连忙说道:“其实嘛,钱的事,都算小事,关键看这钱是给谁。要是你愿意嫁给我,咱俩两家成了亲家,这我王家的钱不就是你方家的钱?而且你家现在正处难关,只要你嫁给我,我一定会说服我爸再给你们方家投一笔钱,绝对可以让你们方家起死回生。思文,我也追求你几年了,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

说来,在方思文众多的追求大军中,王朔绝对是其中的一个主力。

只是他行为乖张,为人傲慢,而且极度好色。甚至一度因为数个女人引发出几段惨剧,也因为如此,他在金江市的名声可是差到了极限。

现在他的这番话,完全就是趁火打劫。

方思文直勾勾的看着他,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脸庞:“你是在威胁我吗?”

王朔呵呵一笑:“威胁谈不上,这只是我的一点忠告罢了。至于听不听,还是要看你自己嘛。不过就方家目前的状况,我还是要劝你多考虑一些。就算我王家不催这笔账,你方家欠的外债也不少了。”

这话一出,又是一记针扎在了她的身上。

现在方家的颓势,已经彻底展露了出来。可以说,现如今的方家已经回礼无天。尽管方思文现在还在做着很多尝试,但都可有可无。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认输。

正当她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陈山直接走到她身边,微笑着说:“走吧,先回家吧。”在陈山看来,她的事就是他的事。但要如何解决,还要先回去了解到详情再说。

“你就是思文从王氏武馆请来的保镖吧?思文花多少钱请的你,我出十倍。”王朔这时也打量起陈山,不过他倒是对方思文的行踪了如指掌。而且这一开口,就是诛心。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方家,让方思文,彻底陷入一个绝境。

只有这样,他才能让方思文乖乖来到自己身边。

陈山微微一笑,平和的说道:“她请我是免费,若是你请嘛,这价钱可就有点高了。当然,若你诚心诚意要请我的话,这方家欠你多少钱,就以这钱当一天的佣金吧。”

这话一出,一旁的人都目瞪口呆起来。

就连方思文看着陈山的眼神,也跟看傻子一样?她方家可是欠了王家足足十个亿,这陈山竟然点明要这笔钱当自己一天的佣金,他以为自己是神啊。

不过这话听在王朔耳中,就很是不同了。

“小子,玩我?”王朔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玩你没意思,你也不好玩。现在,让你的狗滚到一边去,我们方大小姐要回家了。”陈山撇了撇嘴,丝毫没把这王朔以及他手下数十个打手放在眼里。

这话一出,王朔一个眼神,他手下那群混混顿时把陈山和方思文都给围了起来。

王朔站在外围,趾高气昂道:“小子,我劝你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就是你王馆主在这,也得卖我几分薄面。现在滚回去,我可以不追究你刚才的无礼。”

陈山有些好笑的问道:“你是在威胁我?”

王朔不屑道:“你配我威胁吗?”

陈山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他还找不到帮方思文的方法。现在看来,似乎也算是有一个不错的法子。

就看,这王朔上不上钩了。

陈山打量了身旁这群打手一眼,笑着问道:“要是我头铁,不接受你的威胁呢?”

王朔皱皱眉,轻喝道:“把这小子揍一顿仍到王氏武馆去,顺便带句话给王馆主,若是他武馆再敢掺和方家的事,别怪我王家不客气。”

“好,王少,您就瞧好吧。”

“先解决了这小子,然后再去王老爷子的武馆闹闹。”

一时间,那群打手也都摩拳擦掌,准备动手发泄一番。毕竟在这守了也有几个小时了,又是大夏天的,难免有些燥热气烦。现在能找人揍一顿发发火气,再合适不过。

“站在我身后。”陈山扭过头冲着方思文一笑,又对王朔喊道:“好了,别愣着了,让他们一起上吧,我还等着转正呢。”

还不等方思文说话,就见王朔大手一挥,将近一半的打手瞬间冲向陈山。

只见陈山不慌不忙,一步步走向前。凡是冲上来的打手,都被他随意的一拳一掌击飞。即便有些打手的拳头落在陈正的身上,也都跟打在铁块上似的,不仅没有伤到陈山半分,反而自己的手臂都骨折了。

接下来,便是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的一幕。

陈山一步步接近着王朔,一个个打手在陈山面前飞了过去。而且看起来,陈山似乎完全没用力一般,更是一脸的轻松。

不出两分钟,将近一大半的打手已经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反观陈山,别说有事了,就连汗都没有出。

此刻,陈山距离王朔,也只有几步的距离。

“不好,这小子是个硬茬。”

“保护王少。”

护在王朔身边的几个打手头子也都有点眼力见,个个都跟如临大敌一样挡在王朔身前,生怕他有些什么闪失。

就连王朔也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陈山,这种实力也太可怕了吧?难道这王氏武馆里的人,个个都是这种实力?一时间,他甚至都动了去王氏武馆请保镖的念头了。

他的这些打手,在陈山面前,简直就跟婴儿一样不堪一击。

“一边玩去,我跟你们王少可有大事要谈。”陈山笑呵呵的看着王朔,瞬间两拳,直接把那两个打手头子击飞。

说起来,他还真是完全没用力,甚至连一成的力度都没用。毕竟他要做的是威慑与清除掉这些障碍,可不想杀人。

王朔这下傻了,连忙后退数步:“你、你要干什么?”

其余的打手看到这一幕,也都吓到腿软,一时间也没人敢冲到王朔身边去保护他了。

陈山见没人来阻拦,满意的一笑,和气道:“跟你王少谈笔生意嘛,对了,这方家欠你们王家多少钱啊?”

说到底,这王朔也不过就是一个色厉内荏的软蛋。

王朔有些胆战心惊的回道:“十亿。”

陈山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后,又问道:“那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钱?”

王朔有些懵了:“你什么意思?”

陈山突兀的笑了起来:“恩,虽说我觉得你的命不值一百亿,不过方家欠你王家十个亿,那你就值十个亿好了。”

还不等王朔思索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忽然间,陈山一把抓住他的天灵盖,嘴里默念着什么。原本还在挣扎的王朔逐渐平静了下来,脸色由白转黑,嘴唇也发紫。不出一分钟,他就直接软倒在陈山脚下。

陈山诡异一笑,对在场的打手说道:“把你们王大少带回王家,顺便帮我给王家管事的带句话。要想救他的命,就来方家找我。诊金,十个亿。”

话音落下后。

陈山走到方思文身边,嬉皮笑脸的邀功:“思文,我现在算转正成功了吧?”

没成想,方思文的脸色却无比的难看。

“你知不知道你闯大祸了,跟我回去。”方思文看了眼王朔,神情很是复杂。低声叱喝了一句后,快步走回别墅。

现在,她必须要赶紧回去,跟家人商量对策。

得罪了王家,这无疑对方家是雪上加霜。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柚子云阅读(回复书名:都市极武大师)即可继续阅读啦!

qrcode_for_gh_a4ed62fef6c2_258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