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妖孽医仙-林言, 苏采薇-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重生地球

“哗啦啦——”

朔风呼啸,大雨如注。

深沉的夜色下,蓉城人民医院灯火通明,停尸房内更是无比安静。

然而就在此时,一具年轻的尸体却突然张开了双目!

在一阵剧烈的头疼中,林言苏醒过来。他只觉得浑身疼痛欲裂,像是骨头都被打碎了一般。

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林言清秀的脸颊上满是恍惚之色。

他只记得剑仙广成子跪在山门下,祈求自己帮他治疗六道魔尊留下的大道之伤。

不凑巧的是六道魔尊那个王八蛋和天帝昊天杀了过来,浩浩神威袭来,把仙界给撕了个窟窿!

更不凑巧的是万古医仙林言就是那个倒霉蛋,掉进这个窟窿,在六道轮转之力下从仙界来到了人界

“两个煞笔!”林言郁闷地吐出一句话,随后就懵了。

这是个什么词汇,为什么我未曾听过,说出来又如此自然?

他在床边坐下,紧皱着眉头,想要想起更多。

一阵阵头痛袭来,乱七八糟的记忆涌上了林言的脑海。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林言,是一个大家族林氏家族的掌门人林风起的三儿子。仗着家世显赫,这个纨绔子弟无恶不作,吃喝样样精通。

因为过度放纵的缘故,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连那方面的功能都丧失了。

这样一个祸害,却近乎以强硬的手段,逼迫貌美如花的苏家女总裁和自己结了婚。

苏家作为一个小家族,一方面不敢得罪林家、另一方面也想依仗林家带来的利益,干脆将小女儿苏采薇推入火坑。

林言本来也该风光无限,可惜林家被查出严重经济犯罪,一夕之间落魄不堪。

而林言更是遭遇神秘杀手刺杀,中弹后被不治身亡。

得知这具身体的记忆后,林言一阵哑然:“这家伙真够惨的。”

“不过也是活该。”

如此想着,林言便站了起来,打算离开停尸房。

然而他刚推开门,便看到一个美得让人心悸的女人。

苏采薇身高一米七,面容姣好。一双玉腿加上36D的傲人胸围,堪称魅力无限。

她匆忙之下没有带伞,浑身都被雨水淋湿。白色衬衣内里的风景若隐若现,足以让人看得口干舌燥。

苏采薇原本是想来给林言收尸的,看到他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顿时吓了一跳。

她愣了一瞬,随后下意识问道:“你没死?”

林言看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媳妇,淡淡笑道:“没有。”

苏采薇“哦”了一声,精致的脸颊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她矛盾地发现,听闻林言死的时候有点感慨和叹息。但发现这家伙还活着的时候,竟然又觉得他不如死了好。

这让苏采薇多少有点罪恶感,自己怎么能这么想?

“那回家吧。”苏采薇的声音中听不到丝毫情绪,转身便走在前面。

林言知道苏采薇对自己痛恨异常,自己和她结婚后就没有见过她的笑脸。

刚结婚的时候,这个林言更是几次试图强行与她发生关系,可惜因为那方面的问题都没能得逞。

因此林言对她的态度也并不意外,可以说就是这个王八蛋一手糟蹋了苏采薇的幸福,要是她不痛恨自己才是怪事。

林言一路默默跟着苏采薇上了宝马车,回到她在郊区的小别墅。

苏采薇不愿意搭理他,上楼后“砰”地将房门摔上便没了动静。

林言也不在意,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便认真感受起现在的身体状态。

让他很无语的是,那如海渊般的修为和神识都荡然无存,就连自己的九绝七玄针、以及广成子充当诊金的“诛仙剑”也不在了。

更让他受伤的是,地球的灵气稀薄到令人发指,全然不适宜修行。

“有稀薄的灵气,就说明这个世界还隐藏着灵脉,总能一一找出来。”数千年的修行,让林言心如磐石,坚不可摧。

一夜运转周天,林言以仙界顶级心法汲取着稀薄的灵气,才堪堪恢复到后天境界初期。

后天境界严格来说都不能算踏入修真,只能算作炼体。但有了如此保障,林言自信遭遇神秘杀手可以轻松应对了。

清晨时分,雨已经停了,晨曦的光芒透过窗户洒落进来。

林言沉浸在修行之中,等到推门离开卧室的时候,这才发觉苏采薇已经上班去了。

他感受到了一种久违到陌生的感觉——饥肠辘辘。

林言一阵恍惚,这种凡人的饥饿感,已经三千年未曾感受过了吧?

随即他便摇头苦笑,不得不接受现实。

林言翻找了一下冰箱,发现其中空空如也。

想了想,他干脆离开别墅,前往西蜀人民医院。

在林家没落之后,林言就成了十足的废人。苏采薇秉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托关系将他送进了这座三甲医院。

林言大学虽然都在混日子,但终究有个护理专业的文凭,当个护士还是没问题。

“正巧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我堂堂万古医仙总不能被饿死吧?那也太窝囊了。”林言如此想着,便徒步三十分钟赶到了医院。

在医院门口,林言便看到了笛声呼啸的救护车。在一阵急切的呼喊声中,几个护士抬着担架床下了车。

担架上躺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满脸痛楚之色。她神色苍白,呼吸急促而粗重,胸膛剧烈起伏着,似乎随时可能断气。

而在救护车后方,还跟着一辆劳斯莱斯。车门打开,两个一脸急切之色的中年夫妻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男人正是宁远集团董事长,江宁远。

担架床被医护人员迅速推了进去。林言眉头微皱,也跟了上去。

“肺部感染、呼吸音粗、高烧不退,这是霍乱。”他只看了一眼,便平静而笃定地得出结论。

“小兄弟,你是医生?”江宁远一听他说得如此详细,急忙问道。

林言正欲开口,就被推着担架的护士瞪了一眼:“他就是个实习护士,听说还是托关系进来的!”

江宁远一听脸色就变了,他老婆王兰更是破口大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我女儿身体金贵,你要是耽搁病情,我要你好看!”

此时急诊科的刘主任也收到消息迅速赶来,见到此景,更是冲林言喝骂道:“还不快滚?”

随即他腆着一张脸,微微弯下了腰,向江宁远谄媚地笑道:“江董,您放心,我们一定治好江小姐的病。”

随后他立即让人检查,要求最快得出结论。

林言眉头一皱,随后冷声道:“刘主任,不用检查了。病人是身患霍乱,肺部器官衰竭,需要立即治疗。”

刘主任脸上挂不住了,顿时怒骂道:“你个实习护士懂个屁,少在这胡说八道!”

尽管知道林言是走关系来的,但他一点也不怕。

毕竟林言是个窝囊废,家庭地位极低的事情谁都知道,苏采薇根本没把他当一回事,放进医院也是随手为之。

江家千金患上重病,一时间将整个医院最顶尖的医护人员都惊动了。但这件事的复杂性,还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他们检查认定江心月是肺部感染,但却无法判断具体是感染了什么,细菌培养观察需要一定时间。

而在此期间他们已经用过所有抗病毒的药,病人都没有好转迹象。

不仅如此,病人肺部器官衰竭的情况还在继续,已然生命垂危。

刘主任已经急得流下了涔涔冷汗,他自然想治好江心月,和江家打好关系好好巴结一番。

但如果出了什么茬子,他也绝对担当不起!

江宁远的耐心逐渐消耗殆尽,寒声质问道:“我女儿的情况怎样了?”

刘主任咽了口唾沫,脑海里正构思着如何推卸责任,便听到病房里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滴——”

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快他妈救人啊!”王兰尖叫出声,“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下半辈子都在监狱渡过!”

刘主任吓得浑身一抖,哭丧着脸急声道:“王小姐,真的不怪我们啊!江千金这个情况,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而就在此时,一声淡淡的叹息响了起来。

“让我来吧。”

第2章 子午针灸,以气御针

三人愣了一下,齐齐转过头来。

林言身形修长,笔直若竹。他脸上带着风轻云淡的笑意,似乎胸有成竹。

林言手上拿着一个盛放银针的盒子,先前正是去中医部取针消毒了。

“你踏马疯了?”刘主任瞪大了双眼,不知道这个窝囊废发什么神经。

江宁远也是神色阴沉,不认为这个实习护士有这般能力。

“那你敢做这台手术吗?”林言目光澄澈如水,直视着刘主任。

刘主任心虚得厉害,他自然不敢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那么眼下的情况就很明显了。

要么让林言试试看,要么就让等死。

刘主任心头一动,心想这不正是甩锅的好机会吗?

如果江心月出了什么事,就让林言全权担负责任。

刘主任如此一想,急忙说道:“事不宜迟,你快试试看吧!”

“胡闹!你一个实习护士敢做这个手术,我要你的命!”

“刘谋,你赶紧给我上手术台!”王兰声嘶力竭地吼着,眼眶都红了。

林言实在不愿意耽搁了,干脆将两拨堵在门口的人推开,径直闯入病房。

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他当即“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反锁。

一系列动作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个保镖都没能反应过来,一时震惊无比。

刘主任心头大喜,虽然不知道这个林言发什么疯,但有人替自己背黑锅自然最好不过了!

林言走到病人床前,掀开了她的衣服。

少女白皙如新剥鸡蛋的肌体光滑无比,寸寸展现在林言眼前。

但林言的目光却干净得出奇,从针盒中抽出一枚枚银针。

或深或浅、或刺或挑,银针接连没入天突、关元、鹫尾等几个穴位。

一连十八针,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如同蝴蝶穿花般富有美感。

子午针灸,以气御针!

在给人针灸的时候,真气可以透过银针进入穴位经络,让效果好上数十上百倍。

丝丝真气顺着银针传递,江心月昏迷中也能感到有热流蹿向自己的四肢百骸。

江心月的呼吸迅速平稳下来,林言摸了下她光洁如玉的额头,温度也逐渐降了下来。

再看向生命体征检测仪,波段频率也在恢复正常。

立竿见影。

“小姑娘,算你命大,是我重生后遇到的第一个病人。”

“我万古医仙想要救的人,阎王爷也要不走。”林言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对这个结果并未感到丝毫意外。

与此同时,院长吴德全也火速赶到了门外。

他风风火火地走到江宁远身边,也顾不得问好,便急忙向刘主任问道:“现在是谁在做手术?”

刘主任面露尴尬之色,回道:“林言。”

听到这个名字,吴院长当即心头一跳,脸色都变了:“你猪脑子吗?让实习护士给江千金做手术?!”

他当然知道这个林言什么来路,心里一片冰凉。

吴院长觉得这次要栽了,江心月在林言手上妥妥的没命,他这个院长肯定难辞其咎。

王兰尖叫着骂道:“吴德全,让一个实习护士做手术,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对我女儿的?”

“我女儿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吴院长敢怒不敢言,脸色阴沉地咬着牙。他狠狠瞪了刘主任一眼,心里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吴院长一眼就看穿了刘主任的心思,一准是害怕担责任,所以干脆找个实习医生出来背锅。

此时手术室内传来“咔擦”一声响,林言打开门锁,拉门走了出来:“病人没事了。”

江宁远面露惊异之色,王兰却并不领情,咬牙切齿道:“算你运气好!”

“一个实习护士还敢推开我强行做手术,我女儿要是出了事,我要告你蓄意谋杀!”

林言眉头一皱,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疯狗?”

“你——”王兰气得不轻,区区一个实习护士竟敢对自己如此说话?

还是江宁远相对沉稳,一把拉住了王兰,呵斥道:“不要闹了,先看看女儿的情况!”

王兰这才连声说“对对对”,跟着江宁远一同进了病房。

刘主任震惊无比,难以相信病人已经无恙,也跟着走了进去。

而吴院长则眉头一皱,来之前他已经听说过情况有多棘手了。

西蜀省顶级的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病症,区区一个实习护士能治好?

“患者是得什么病?”吴院长沉声问道。

“霍乱。”林言淡淡笑道。

“霍乱?”吴院长气到发笑,“你知道霍乱是什么病吗?!”

“这个消息传出去,能引起整个蓉城的恐慌。”

林言叹息一声,颇为失望地叹息道:“这是变异的霍乱杆菌,传染率几乎为零。历史上华夏曾经发生过,一度被认为绝迹了。”

他们什么都不懂。

庸医杀人,此言非虚。

吴院长惊疑不定地看着林言,博览群书的他,突然想到了确实有这么一个记载。

他神色稍缓,向林言询问起来,再没有先前的高高在上。

林言心中暗自点头,心说这才像个医生,于是对此病症侃侃而谈,没有半点藏私。

而在病房内,江宁远看女儿情况稳定,当即惊喜过望:“这个实习医生不简单啊,得好好感谢他!”

刘主任一听这话就急了,这么大的一个好处,怎么能让那小子得了?

他灵机一动,当即装模作样地检查一番,随后断言道:“江董,这不是他的功劳。”

江宁远眉头一皱,疑惑道:“哦?”

刘主任眼看有戏,顿时心头一喜,却板着一张脸,故作正经地说道:“这是先前我们注射的抗病毒药物起了作用,那小子不过捡了个漏而已。”

他逮着专业术语就开始吹嘘,动辄就是什么“阿糖腺苷”、“双脱氧肌苷”,又说什么药物起作用需要一段时间云云。

王兰完全听不懂,只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而江宁远也觉得有些道理。相较于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三两下解决棘手难题,还是专家组的措施更可信。

王兰顿时双手抱胸,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就知道这个实习护士不靠谱,装模做样的,居然还敢骂我。”

她越想越不爽,干脆快步走到病房外,对吴院长指手画脚道:“吴院长,让这个实习护士滚出医院。”

王兰说着,还挑衅而不屑地看了林言一眼。

林言淡淡一笑,轻轻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头顶百会穴:“给你个教训。”

王兰冷笑连连:“就凭你?”

林言笑而不语,吴院长却露出了震惊而尴尬的神色,好意地提醒道:“王小姐,你···那个···尿了···”

王兰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顿时高声尖叫起来。

裤子已经湿透,并且有大幅度蔓延的痕迹。

“你做了什么?!”王兰羞恼得想杀人了,咬牙切齿地看向林言。

“不小心碰了一下你的足太阳膀胱经。”林言笑了。

“开除,必须开除!吴德全,你要么开除他,要么等着下岗,你自己看着办!”王兰涨红着一张脸,感觉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这···”吴院长面露为难之色,但考虑到自己的前程,还是颇为歉意地看了林言一眼,咬牙道:“好!”

“不用你开除了,工资给我结了,这个破地方我也不想待。”林言平静开口,打心眼感到这个医院乌烟瘴气。

要医术没医术,要医德没医德。

他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去,直接前往财务部。

王兰让人拿来一条护士裤,狼狈地去卫生间换了裤子,一路上引来无数奇异的目光。

那些不认识她的人,更是窃窃私语,发出令她觉得无比刺耳的笑声。

而在王兰刚返回病房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生命体征检测仪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王兰脸色一变,急忙闯进病房。

只见刘主任神色苍白,一旁的托盘上还放着几根银针——他认定是抗病毒药物起了作用,要拔下林言的银针,便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江宁远愣了一瞬,随后愣是没能忍住火气:“这就是你他妈说的抗病毒药起了用?!”

“啪”的一声。

江宁远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刘主任脸上。

“快去请那个小兄弟回来看病!”

第3章 第一笔诊金

刘主任脸上火烧般作疼,留下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却是敢怒不敢言。

江心月病情有变,众人皆是慌了神,急匆匆地便往财务室赶去。

此时林言正坐在办公桌对面,等待着结算上个月工资,便听得门被“砰”的一声踹开了。

刘主任挨了一巴掌,心头正是火大,又不敢对江宁远有半点不满,当即对林言怒吼道:“林言,江小姐病情有变,我命令你马上回去看病!”

财务部的小妹听闻此言,顿时都惊呆了,满脸难以置信之色。这林言不过一个小小的护士,怎么让主任和院长都亲自到场,指明点姓要他去看病?

“命令?”林言好笑地摇了摇头,“你也配?”

金仙广成子求自己看病也恭敬有佳,奉上诛仙剑作为诊金。区区一个凡人,竟敢命令自己?

“你——”刘主任顿时脸色一变,没想到这林言竟然跟变了个人似的,全然不复先前的唯唯诺诺。

“你什么态度!”王兰尖叫道,“一个小护士,让你给我女儿看病是看得起你,简直不识抬举!”

“你这么端着架子,就是想要钱吧?行,老娘有的是钱!”

她直接拉开LV包包,从中抽出一摞又一摞的百元大钞,直接砸了出去。一边砸还一边撒泼似的骂着“够不够”,似乎认定林言会为金钱折腰、为她办事,满脸的讥讽之色。

大片红色的钞票,如天女散花般在办公室飘飞开来,看得财务小妹目瞪口呆!

谁他妈见过这种场面啊?

就连刘主任也眼红不已,只恨自己没那个本事,不然得挣多少钱?

江宁远虽然脸色难看,但焦急之下却也没说什么。

有钱能使鬼推磨!

虽然王兰此举极具羞辱人的意味,但只要能让眼前的年轻人心动、出手救下女儿,用什么手段重要吗?

一个身居低位的小年轻,总会对钱动心吧?

然而林言却不为所动,也不看那些钞票一眼,只冷声道:“说完了吗?说完就带上你的钱,给我滚蛋。再有钱又如何,留着烧给你女儿?”

“你——”王兰差点被气得当场背过气去,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小护士竟然如此狂妄,不将她放在眼里。

她平日里飞扬跋扈、目中无人,仗着钱财和权势摆平一切。但在这一刻…钱财也好,权势也罢,统统都显得如此无力。

而就在此时,一个护士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慌张地叫喊道:“院长,病人情况紧急,已经在咳血,快撑不住了!”

王兰瞬间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江宁远只觉脑海中轰然炸响了一道惊雷,一片空白。

林言面无表情,直接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江宁远失声惊呼,伸出双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这是当下唯一的救星了,如果他就此离去,江心月必死无疑!

林言眉头微皱,感觉到他握住自己的双手在发抖。

“小兄弟,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江宁远目光中满是乞求和惶恐,似乎只要听到一个“不”字,便会当场坠入绝望的深渊。

哪还有半点大人物的气场?

“我已经救过她了,是你们将她往死路上逼。”林言面色漠然,轻松挣脱了江宁远。

“噗通——”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先前不可一世的王兰竟然扑向林言,跪了下去!

在女儿的性命面前,她什么也顾不上了,抱着林言的腿哭喊道:“小兄弟,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对、我该死!可我女儿是无辜的啊,求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女儿!”

林言挣开了她的束缚,迈步离去。

在几人绝望的目光中,却听闻他淡淡的话音回荡在医院走廊中:“我去病房。”

林言向外走去那一瞬间,便是想回去救病人。之所以不直接点明,只是给这对夫妻一个教训罢了。

王兰固然令人生厌,但···病人是无辜的,为何要因她的行为买单?

王兰激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一个劲说着“谢谢”。

吴院长和刘主任看着这一幕,心中掀起了层层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

林言再度再度为江心月行针,总算让她的情况得以好转,呼吸也逐渐变得均匀平缓。

眼见这一幕,他便推开病房大门,迎上了众人紧张和期待的目光。

“两个时辰…”他话一出口,便哑然失笑,发现自己还没摆脱前世思维的习惯。

在吴院长诧异的目光下,林言改口道:“四个小时之内,不要再拔下银针了。若是再有差错,我也救不回来。”

听他这话,自然便是解决问题了。

吴院长忙不迭地点头。

而江宁远和王兰得知女儿无恙,心中悬着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去。一时之间,两人对林言客气无比,连连道谢。

“小兄弟,感谢你救了我女儿!先前多有得罪,还请原谅。”江宁远说着,便取出了一张银行卡、一张镀金名片递了过去,郑重其事道:“这是一点诊金,不成敬意,还请务必收下!”

在刘主任眼红的目光注视下,林言却一手推了回去,淡淡道:“既然我还未办理离职手续,这便是我的本职工作,诊金就免了。”

“再说…”他似笑非笑,睨了王兰一眼,“岂不让人笑话,认定我是端着架子自抬身价,终究是为了钱才治病救人?”

几人都看傻了,任谁也没想到,他不仅不收诊金,甚至还敢明目张胆地讽刺王兰,说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王兰顿时脸色通红,羞愧难当。

江宁远更是狠狠瞪了她一眼,似乎在警告着她不准再口出不逊。

“装什么清高啊,我就不信你真不收这笔诊金!”刘主任心中酸溜溜地想着,对林言各种羡慕嫉妒恨。

然而就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林言竟然转身便走。

没有丝毫停留眷念。

反倒是江宁远慌了神,急忙追了上去。他一再让林言不要推辞,说是林言如果不收下,他便于心不安。更直白地说“这点钱对他不算什么”,不必放在心上。

林言一阵哑然,也不愿在这种细枝末节上过多纠结,遂收下了银行卡和名片。

第4章 跳梁小丑

林言随意看了一眼,察觉银行卡上有三个遒劲有力的钢笔字体:江心月。

江宁远心情大好,笑着解释道:“小女在读大学,这本是给她准备的零花钱。所以卡上的钱也不多,仅有一百万。我赶来匆忙,也没带支票,若是小兄弟觉得不够······”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林言打断道:“够了。”

江宁远一愣,心中对林言更加高看了一眼。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医术,更是半点过多的贪念也没有。

这样的好小伙···不多见。

江宁远又和林言寒暄了几句,心存结交之意,想要留个联系方式。这也是出于现实的考虑,人生于世难免有病痛灾祸,认识一名神医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这倒是提醒了林言——该买个手机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原本倒是有手机。只可惜人被送到停尸房,尸体也就不知去向了。

江宁远得知他的手机坏了,便笑着说道:“那等小兄弟换了新手机,可以按名片上的号码打给我。”

林言应了一声,便结束了交谈,想要离开医院。

见到这一幕,吴院长稳不住了,连忙走上前去,笑呵呵地说道:“林言是吧?今天的事情你处理得很好,我们医院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急诊科那边有个主治医生的空位,你要是愿意······”

林言摆了摆手,打断道:“吴院长,好意心领。先前你不是说要开除我吗?我正好遂了你的心意,也不必你麻烦了。”

说完这话,他转身便走,连离职手续都懒得办了。

而江宁远则看向了吴院长,一改先前在林言面前的客气,冷笑道:“吴德全,你手下的人胆子可真大啊!擅自拔了银针,差点害得我女儿没命!”

“要不是林医生再度出手,这个责任你们担当得起吗?!”说到此处,他已经呵斥起来,难掩心中怒火。

一旁的刘主任吓得一个哆嗦,慌忙上前告饶,请求江宁远放他一马,然而后者却不为所动。

吴院长头上的冷汗都快流下来了,当即狠狠瞪了刘主任一眼,咬牙切齿道:“刘谋,出了这么大的差错,险些害得江小姐没命,你难辞其咎!现在就跟我去财务室,结算一下你上个月的工资,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刘主任顿觉五雷轰顶,浑身一颤。

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走出医院的林言,看了眼手中的银行卡,却是一声轻叹。

“终于有钱吃饭了。”

······

朝阳正好,为繁华的都市镀上一层温暖的辉光。

林言活像个拆迁后的无业游民。

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但手头偏还有近百万的资产,能够挥霍一段时间。

无数上班族都在埋头苦干的时间点,他来到了春熙路,感受着与仙界截然不同的现代都市生活。

他用过早餐后正在街道闲逛,便听得身后传来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喑哑。

“吱嘎——”

一辆红色的敞篷法拉利California,以一个极其嚣张狷狂的飘移姿态停下,车头都快撞上了林言。

林言眉头一皱,面色冰寒地看了过去。

车上坐着四人,前座是两个体型魁梧的黑衣保镖。

后座一男一女,男人西装革履,戴个墨镜。女的妖娆漂亮,一头红色波浪卷发,穿着深V上衣,露出一抹雪白和其中的深邃沟壑。

法拉利驶入白线规划的停车位,男人摘下墨镜,看着完好无损的林言,毫不掩饰满脸遗憾之色:“哟呵,这不是林言吗?听说你被救护车送走,居然还没死,真是可惜。”

他相貌平平,身穿名牌西装、脚蹬油光瓦亮的皮鞋,大油头梳得一丝不苟。上衣兜还叠着一方手帕,叠得四四方方的,露出一个三角边。

骚包至极。

这人林言认识。蓉城二流家族,杜家的次子,杜金浩,和自己有些过节。

“没记错的话,两年前我踹过你的蛋,要不是抢救得及时差点失去了生育能力?”林言好整以暇,甚至面带微笑地问道。

杜金浩一阵窒息,回想起了那段差点痛死在病床上的惨痛岁月。

“你他妈找死!”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便向两个保镖递了眼色,显然是要狠狠教训林言一顿。

两个一米八几的魁梧保镖下了车,“砰”的一声将车门摔上,虎视眈眈地看向林言,走了过去。

如此动静,引得附近的行人为之侧目,皆是露出惊讶的神色。更有一家LV门店的前台小妹,认出了常来消费的杜金浩。

她顿时叹息着摇了摇头,觉得林言竟敢激怒这位公子哥。

“浩哥,算了算了!林家都完了,他就废人一个,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女人不想当街把事情闹大,连忙将杜金浩拉住,跟着也用挑衅的目光看向林言。

“林言,你还记得我吗?”赵香兰冷笑。

“不记得。”林言回答得极为干脆。

事实上他记得很清楚,赵香兰是这具身体主人众多的“前女友”之一。她是个网络女主播,早被曾经的林言玩了个遍——当然,如果没那方面功能,只能玩些滴蜡、抽鞭子之类的特殊玩法也算的话。

“你——”赵香兰被气得直瞪眼。

什么玩意儿啊?早不是林家三少了,怎么还敢这么嚣张?!

“林言,你真是废人一个。”杜金浩阴恻恻地一笑,出言羞辱道:“把女人按倒在床都玩不了,不如把那东西切了算了。你当初玩不了的女人,老子可是玩了个遍!”

赵香兰也配合,挽住了杜金浩的手臂,一脸讥诮嘲讽地看向林言。

周围顿时传来一阵哗然之声,几个行人看向林言,神色都颇为诡异。更有个女人面露同情之色,下意识看了他那里一眼。

对于男人而言,这可谓是天大的羞辱了。前女友和自己的仇人勾搭在一起,并当场撕开那方面难以启齿的痛,简直就是血淋淋的残忍。

只是林言步入后天初期后,气血充沛,五气盈满、孕养五脏,早已没了当初的难言之隐。

更何况···纨绔子弟的黑历史,与我万古医仙何干?

只是林言作为堂堂万古医仙,又岂能放任蝼蚁如此挑衅?

“你该不是崇拜我吧?我扔掉的每一只旧鞋,你都捡起来重新穿上了?”林言故作惊诧之色。

寥寥话语,却怄得一对狗男女当场炸毛:“你他妈说什么?!”

杜金浩更是发狠,朝着两个保镖怒骂道:“还愣着干什么?我花钱雇你们看戏的?”

当街指使保镖打人,足可见其飞扬跋扈。

但对于杜金浩而言,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大不了拘留两个保镖几天。

两个黑衣保镖气势汹汹,一左一右去抓林言的肩膀,更是挥动了庞大的古铜色拳头,青筋毕露,充斥着强大的力量感。

杜金浩嘴角勾起了一抹残酷的笑容,满脸都是兴奋之色,已然预见了林言被打得鼻青脸肿、哭喊求饶的画面。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柚子云阅读(回复书名:超凡妖孽医仙)即可继续阅读啦!

qrcode_for_gh_a4ed62fef6c2_258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