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爹地超厉害-陶宝, 司冥寒-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睁眼,俊美深邃的面庞

身体传来阵阵酸痛,骨头都散架了,就像是骑着马跟火车赛跑了一个晚上。

陶宝疲惫地睁开眼睛,俊美深邃的面庞映入眼帘,线条棱刻如刀锋,哪怕是沉睡着,依然是一张性感魅力的脸。日光洒落,在凌乱的额发下投下一片深沉的阴影,却难掩眉宇间的冷傲。

陶宝欣赏了下,三秒后,昨晚上的记忆跟发疯似的涌入脑海,吓得她狠狠地倒抽了口气,立刻捂住即将尖叫出声的小嘴巴。

她她她,他他他……

想起来了,昨晚上她去酒吧喝酒,男友的背叛让她气得在酒吧里找模特,然后就和模特上床了。

陶宝很快冷静下来,视线落在男人的脸上,这种级别的应该是很高级的吧!

陶宝轻手轻脚地下床,地上狼藉的衣服在提醒她昨晚上的疯狂。

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美元,想了想,又抽了一张。然后穿起衣服就跑了……

三年后——

公寓小区A座五楼,房间还算整洁,各个角落都有孩子的玩具,地上铺着泡沫板,拼凑成一幅幅可爱的动画。

陶宝站在泡沫板上,一只脚站立,踮着脚尖,另一只脚抬起到脑袋,保持着一字马的姿势,稳得一批。

就在陶宝闭上眼,享受着做瑜伽的片刻宁静时,门砰地一声从外面撞开来,只见六个小团子争先恐后地滚进来——

“麻麻!”

“麻麻!”

“麻麻!”

“麻麻!”

“麻麻!”

“麻麻……”

挥舞着小短腿冲向陶宝。

陶宝一慌,“等等等等等等!啊啊啊啊啊!”接着咚地一声,陶宝和孩子们摔做一团,憨萌憨萌的莽仔还被摔出去滚了好几圈,然后在墙角停了下来,肉肉的脸一脸懵。

小隽和绩笑爬上陶宝的上半身,同卵双胞胎冬冬和静静也趴在她的身上,细妹坐在她的腰上。被六个,不对,五个娃包围着,让陶宝看起来就像是身上长满了娃。

跟着进来的保姆秋姨看到那一幕,不由笑起来。

滚到角落的莽仔吃力地爬起来,走到陶宝面前,似乎在认真地思考着,我要不要再上去?

陶宝总算从娃中坐起身,身上的娃纷纷掉下来,小隽趴在陶宝的背上大有要骑上去的趋势,小短腿在不断地努力着。

“小隽,你不要调皮,当心摔了。”陶宝提醒他。

“我不怕,我素最厉害的赞四!”小隽高举双手,然后咚地从陶宝身上掉下来。

“是战士。”陶宝纠正。

“麻麻,麻麻,我今天得到小红发惹!”绩笑肉乎乎的小手里有一朵小红花,双眼带着星星点点的亮光,等待夸奖。

“好棒!”陶宝表扬。

“我也得到小红发了!”冬冬也拿出小红花。

“我也。”静静软软地说。

陶宝看向细妹,细妹说,“麻麻,我的送人了。”

陶宝干笑,又送给哪个小男孩了是么?

小隽好不容易再次爬上陶宝的背,挥舞着一只手,“麻麻我也有小红发!但素莽仔没有!”

莽仔站在那里,挺着圆鼓鼓的肚子,一副深受打击的表情。

第2章 一胎六宝

陶宝忙安慰,“莽仔,没关系的,这次没有,下次还可以努力,加油!”

“嗯!”莽仔点头,眼神带着坚定。

陶宝看向秋姨,“秋姨,你回去吧。”

“好,明早八点我再过来。”

“好。”

秋姨走了,家里便是陶宝和六个小奶娃了。

陶宝开始给六个娃冲奶粉——

“奶奶冲好啦!”陶宝说完,六个萌娃一起冲过来,站在跟前,仰着肉乎乎的小脸蛋,嗷嗷待哺,“排好队,一个个来拿,小隽带队,报数。”

“一!”

“二!”

“三!”

“四!”

“五。”

“六……”反应慢半拍的莽仔小脸红扑扑的。

陶宝便将六瓶奶给了他们。

小家伙们抱着自己的奶瓶找好各自的姿势开始喝了,小嘴蠕动,圆圆的肚子一股一股的,像个小气球。

这是开胃奶,陶宝并没有歇息,转身又去给孩子们做辅食——土豆鲜虾烩饭。

做完了再给端上小餐桌。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餐桌,早就在等着了。

端上去后,孩子们便开始动勺了。

陶宝看着他们美滋滋的吃着,心里的成就感和母爱便无限的放大。

三年之前,陶宝在酒吧找了个牛郎,却没想到就那么一夜,她怀孕了。

她那时还是在校生,怎么可能生孩子啊!准备打掉,却发现肚子里有六个!给她吓得直接在医生面前晕倒。

能怎么办?总不能六个孩子都给她拿掉吧!

于是,她便一边读大学一边生孩子。

学业修完,她孩子也生了。

小隽男宝宝,绩笑女宝宝,冬冬和静静是同卵龙凤胎,细妹女孩,莽仔男孩。

就是三男三女,各有性格和萌点。

在孩子刚三岁的时候就回国了。

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作。

六个孩子六张嘴,别人家一桶奶粉吃一个星期,她家的一天就干完了。

陶宝时常感叹,那个牛郎不仅功夫好,连繁殖力也是如此的恐怖。

一下子六个!!

回国后简历投了二十家,没一家打电话给她。

这时,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眼陌生来电,接听,“你好哪位?”

“是陶宝么?我是SK电视台的,明天有时间过来么?”

“有!”陶宝按捺住内心的欣喜。

“那好,明天下午十二点到电视台来。”

“是,我明天一定准时去。”

挂了电话的陶宝开心得不得了,她有了工作,就不会饿到孩子了!

人家毕业的理想是事业有成,而她是养孩子!

翌日,陶宝便去了电视台,她还是提前去的。

陶宝刚到电视台门口,里面的美女记者就出来了,很凶,“陶宝怎么还不来?第一天就迟到么?”

陶宝立马上前,“你好,我是陶宝。”

张敏上下打量她,“你搞什么鬼?到现在才来!我们可是要去采访京都很重要的大人物的,耽误了时间,你赔得起么?”

“对不起对不起!”陶宝心想,我也没迟到啊……

“你的任务就是扛摄影机!”

旁边的人将摄影机给陶宝,陶宝拎过来,有些重。

第3章 只有十分钟的采访时间

张敏看也不看她一眼,就上车了。

陶宝赶紧跟上去。

在车上,张敏一边化妆一边说,“这是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还只有十五分钟的采访时间,你要是给我搞砸了,就可以滚蛋了。”

“是是是!我一定会注意的。”

“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就扛着摄像机对准被采访的人别让人家觉得你是业余的就可以了。”

“请问我们要采访的人是谁啊?”陶宝好奇。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只要知道,在整个京都都想巴结的大人物,只手遮天,杀伐果断。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趋之若鹜。你是走运的,第一天就跟着我去见世面了。”

陶宝看着张敏还在那张已经很精致的脸上修补个不停,嘴上更是涂着死亡芭比粉。

心想,不会你就是那些女人中的一个吧?

到的地方是豪华会所,能进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则贵的,因为在这里都是一掷千金的,普通人遥不可及。

到了前台,“你好,我们是SK电视台的,有预约。”

前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打电话过去。

“跟我来吧。”前台放下电话,说。

然后就带她们过去了。

刚到包房门口,就感到里面的氛围不对劲,前台一看,吓得转身就跑了。

门是开着的,便看到里面一男人痛哭流涕地跪在地上求饶,“司先生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陶宝还是第一次见如此跪地求饶的人。

而坐在沙发里的男人,哪怕是坐着,都能看出颀长挺拔的身材,强大的气场充斥着整个包房,寒冷的空气从门口溢了出来。

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剪影犀利,冷漠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人,手上的酒微晃,低沉的声音没有温度,“活在食物链底端的人,也敢跟我对抗。”

男人抖抖索索地求饶,“司先生,求您放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太吵了。”坐着的男人站起来,动作之快,都没有看到怎么回事,对面男人就被踹飞了。

男人直接飞出去几米,砰地一声撞在墙壁上,再摔在地上,口吐鲜血。然后站在旁边的男人命令身后清一色的保镖将人像拖尸体似的拖出去。

陶宝吓得浑身紧绷。

章泽转身,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微微躬身说了什么,走过来,“你们只有十分钟的采访时间。”

“是是是!”张敏忙说,她也是吓得不轻。

进去后,当陶宝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浑身都僵住。

男人俊美的脸庞棱角分明,深沉至极,黑曜石的眸子锐利地扫过来,陶宝吓得立刻垂下脸。

不会吧?

一年半之前的那位是牛郎啊,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从酒吧转到豪华会所里来了?

不可能,身后站着一排整齐划一的保镖,还有张敏说了,这人是京都大人物,要不然电视台采访一个牛郎么?

她到底是睡了什么样的人啊……

“您好司先生,我是SK电视台的栏目主播,张敏,感谢您给了我们采访的机会……”

司冥寒靠在沙发上慵懒的姿势,跷着二郎腿,无法忽视的长腿,气势不怒自威。没说话,只是抬腕看了眼腕间名表。

第4章 我仰慕司先生很久了

张敏岂会不懂,立马说,“我现在就开始,陶宝,打开摄像机!”

陶宝回神,汗涔涔地开机,对准了司冥寒,那张俊美却深不可测的脸。

在对准那张脸的时候,陶宝的手都在抖,尤其是司冥寒忽然看过来,那锐利深沉的一瞥,吓得陶宝的摄影机差点掉下来。

张敏在问问题,陶宝在那里都要崩溃了,如果是两个人,怎么可能长得那么像啊?

虽然已经隔了三年,但印象深刻怎会忘记?

当年在酒吧里,她也是脑子迷糊,要不然怎么会把人家当牛郎了!

希望这人没有认出自己来!

“司先生,能不能问您最后一个关于感情的问题?这个是附加的,如果司先生不愿意,可以拒绝。”

“说。”

“您年纪轻轻却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是所有京都女人心里的霸道总裁,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是让您印象深刻的女人?”张敏问完这句话,浑身上下都非常的紧张,这期待的情绪连后面的陶宝都感觉到了。

陶宝的眼睛不由的移开镜头,看向气势深沉的男人,确实,那张脸十分俊美,只是那份冷漠和不近人情带着致命的危险,让人忌惮。

就算是这样,京都的女人依然趋之若鹜吧。

这种身价不菲的大人物,也不可能会缺女人的。

“有。”低沉的声音震慑人心。

“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呢?”

陶宝心里紧张,手指抓着摄像机因用力而发白。就在她心慌至极,就听到司冥寒说——

“无可奉告。”

张敏心里说不出的嫉妒,可她还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机会,要不是因为工作,她哪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司冥寒,而且能来采访还是她和其他同事斗来的呢。

画风一转,“司先生,不知道今天晚上可否荣幸和您一起吃顿饭?”

陶宝愣了下,你这和采访内容无关吧?

她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把摄像机给关了?

“我仰慕司先生很久了,您看,我也是可以成为司先生的女人的,我会很听话的……”说着,张敏就将自己的衬衫扣子也解开了,露出里面的风光。

“……”陶宝小嘴张得都能塞进去一颗鸡蛋了。这女人疯了吧!“扔出去。”司冥寒毫不留情。

章泽抬手,后面的保镖上前,一把拎起张敏,直接扔出去了。

甚至能听到张敏那摔在地上的惨叫声,可见毫不怜香惜玉。

陶宝被突如其来的转变给震得好几秒才回神,立马道歉,“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来接受我们电视台的采访,再见!”说完,看也不敢看那大人物,提着摄影机就跑。

司冥寒黑眸锐利地看了过去,甚是危险,神情深沉的让人无法猜测。

章泽注意到司先生的眼神,拎着摄影机的女孩被他看了三次,这不寻常。

陶宝和瘸着腿的张敏上了车。

“采访的事情你要是敢透露半句,就给我滚蛋。”张敏说。

“哦。”

陶宝对张敏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在意,脑子里全部是自己的事情。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柚子云阅读(回复书名: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即可继续阅读啦!

qrcode_for_gh_a4ed62fef6c2_258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