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家娇妻是大佬-乔以沫-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亲生女儿

七月的太阳犹如烈火,炙烤着整个村庄和田间的庄稼。

“以沫,有人找你。”

邻居老王找到乔以沫的时候,她正种着西瓜苗。

姑娘抬头,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男人。

她气质清冷皮肤白皙,虽然长年在家干活种地,可是皮肤还是好得让人生羡。

老王说道:“那个人就在你家,是个大户人家,开着车子来的。”

乔以沫点点头,跟了上去。

此时,黄家围坐着一些人。

程管家看着眼前走来一位气质清冷的女生。

她穿着一身麻布料子的衬衣和黑裤子,上面都是泥巴和土,虽然在她身上闻不到难闻的味道,可是就这外表让人难以友好。

程管家眼底的嫌弃十分明显,问道,“你就是以沫?”

乔以沫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程管家继续道,“我叫程美,是乔家的管家。乔家一切繁杂事务都是我处理的。“

此时,黄家的女主人黄翠花冷哼一声。

程管家嗤笑一声,自然知道黄翠花这声冷哼是什么意思,不就是钱嘛!

随后,便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重重地放在桌上,“里面有五百万,你们种一辈子地都赚不到这个数目。”

两个农村中年老人翘着二郎腿,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张银行卡。

哼哼,这个死丫头居然值这么多钱?

黄翠花不死心继续道:“五百万就想要打发我们?我们养了她十八年啊!”

“黄翠花,收下吧,别太贪心了!”乔以沫声音懒懒道。

那个叫黄翠花的妇女瞪了乔以沫一眼,“死丫头关你什么事,臭死了,滚回去房间冲凉别来瞎掺和。”

从小到大,她都不喜欢这个女儿,成绩差,性格怪异孤僻,全身上下没一处讨喜的地方。

原本就想让她早点嫁人好赚点彩礼钱,可是这死丫头上完初中后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当时听村里的长舌妇说,这死丫头被外省男人拐跑了。

以至于她被村里的人笑了三年。

钱收下了,可是她这些年被村里的人笑话而受过的委屈呢,这怎么算?

天气炎热,黄家连台空调都没有。程管家心情烦躁已经很不耐烦了,她重重地丢下那张卡,“要不要这钱你们自己决定,人我今天一定带走。”

留下这句话,转而又对乔以沫说道,“把这身衣服换了,脏死了!”

乔以沫掀开眼眸,淡淡瞥了她眼没有说话。

随即走进屋内。

程管家表情露出一点嫌弃。

不多时。

乔以沫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她背着个小书包走到车前,程管家低低道:“上车吧!”

她没有说话,直接上了车,好像对这里没有一丝的留念。

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终究不是她的归宿,她想知道属于自己的家是什么样子的。

村内,村民看着远去的豪车,纷纷交头接耳道:“你看那人麻雀变凤凰咯!”

————

车内,乔以沫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手有一搭没一搭敲打着车窗。

突然,铃声响起,她慢吞吞从包里取出手机。

坐在前面的程管家透过后视镜看到乔以沫手上像块砖的手机,眼底不由闪过一丝嫌弃。

什么年代了,还用老人机?

乔以沫按下接听键之后,电话那头便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

“怎么?”

标准的少女声,只是语气有点淡。

但是丝毫不影响电话那头男人激动的心情。

“沫姐,明天UN拍卖会有大东西,来不来?”

男人的声音充满期待又带着小心翼翼,恭敬的语气就像对长辈说话。

电话里头的是乔以沫的好朋友苏哲,全国各地一有好事就是他先通知乔以沫的。

这次拍卖会也不例外,毕竟沫姐在拍卖圈出了名的大手笔。

乔以沫皱了皱眉,“不去,没空。”

说完,她直接挂断电话。

“乔小姐是遇到诈骗电话了吗?我们S市内骗子技术高,像乔小姐在农村生活肯定没遇到过。”程管家开口问。

乔以沫闭上眼睛,一点反应也没有。

骗子多?骗子手法高明所以很骄傲?

程美对于乔以沫的冷漠的反应很生气,带点嫌弃的语气道,“乔家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如果乔小姐进了家,这个手机就必须换掉,不要丢了乔家的脸面。”

说完话,程美冷冷白了乔以沫一眼,见她半眯眸子像是睡着一般。

自己的一番话,像是对牛弹琴。

声音不由拔高,“听说乔小姐初中毕业就没有读书了,那乔家的规矩你肯定不懂。”

原本睡着的女孩眼皮动了下,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哦?”

程美语气生冷,像是教训一个不懂规矩的野丫头,“哦?你有没有教养啊,对长辈就是这么说话的?”

乔以沫轻笑一声,而后不再言语。

一个管家在教训乔家小姐?

这声笑让程美心头不舒服,就好像她的话如同放屁一般。

她冷静地吸了吸气,也意识到自己越界了,然后不再说些什么。

----

乔家

两层小别墅内正进行午饭环节。

父亲乔仁山这些年来把乔家企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母亲董妍,是退役的知名模特。

女儿乔安楚在校成绩优异,会钢琴,会画画,深得老师和校长的重视。

在外人眼里,乔家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家庭。

要不是乔安楚学校最近军训体检,体检报告上面显示乔安楚是O型血,而董妍和乔仁山是AB型血,所以绝对不可能生出O型血的孩子,可能到死乔家的每一个人都不知道乔安楚居然不是乔家亲生孩子。

后来经调查,当时接生的医院来了个实习护士,粗心大意把名字贴错了。

此时,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淡淡的忧愁,表情各异,心想不同,根本无心吃饭,桌上的佳肴从未动一下。

乔安楚咬着筷子,突然忍不住哭泣,随后她放下筷子就要离开餐桌。

“安楚,你这是要去哪里?”董妍起身拦住了她。

乔安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爸爸妈妈,我马上就不是你的女儿了。”

父亲乔仁山也跟了上去,将她拦下,“安楚,你说什么傻话呢,你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的女儿啊!”

第2章 打脸充胖子!

“可是......可是姐姐马上就要回来了,这个家很快就不是我的了。”

“安楚,你说什么呢,这个家永远都是你的,你不能走!”董妍抱住了她。

董妍心里头很不是滋味,毕竟她对乔安楚付出了十八年的感情,怎么说舍弃就舍弃呢?

而自己的亲生女儿却是一个根本就不及格的乔家大小姐。

董妍脑中闪过乔以沫的资料背景:乔以沫,初中学历,今年十八岁,在校成绩一般,经常逃课,后又失踪了三年。

这三年内没人知道她在干什么。

更有不堪的言论是她曾经和老男人跑了的说法。

她难以想象,这样的人,居然会是她亲生女儿。

恰巧,这时乔以沫回来,她眼底没有一丝的情绪看着眼前这幕。

站了许久,最终还是乔仁山先发现了她。

“以沫?”乔任山疑惑地问了句。

中年男人的目光转向乔以沫,将手臂从乔安楚手中挣脱,脸色有些不自然。

乔安楚哭泣的声音稍顿,然后也把目光放在乔以沫身上。

女孩肤色白皙,娇娇弱弱,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如精致的陶瓷娃娃。无论是外貌和气质都略有几分董妍的影子,到底是亲生的。

乔安楚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但是看到乔以沫身上穿着地摊货的时候,又闪过一丝厌恶。

到底是农村出来的,俗气,终究比不上她这个在城市生活的人。

现在一看她乔安楚更像是乔家大小姐。

“以沫,是你吗?快进来。”

乔以沫淡淡地点点头,走到乔仁山的旁边坐下。

董妍把眼前这个神似她的少女从头到尾打量了遍,语气有点不自然道:““以沫,这是你的妹妹乔安楚。”

“姐姐你好,我是安楚。”乔安楚小心翼翼地开口,这份小心被董妍看在眼里,心中不由一阵心疼。

乔以沫粉唇勾起一丝淡笑,语气生疏,“你好。”

乔仁山看着乔以沫,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神色不由有些复杂!

“刚刚回家有没有不习惯?”乔仁山起身倒了杯水给乔以沫。

乔以沫露出个淡淡的笑,“还行。”

乔仁山点点头,“那就好。是我们做父母欠你的,以后你留在乔家,爸爸妈妈照顾你。”

他们欠乔以沫太多了,以后得慢慢补偿。

“对了,以沫,你的学业情况我了解过,现在还是初中的学里,所以爸爸给你安排了盛星学院读高中,是和妹妹同一所!周一入学,可以吗?”

“盛星学院可是S市最好的贵族学校,姐姐,你作为乔家的大小姐,初中学历是不够的。”乔安楚插了句话,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学历太低上不了台面。

就算是去了盛星学院,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寒酸。

乔以沫脸上露出个淡淡的笑,“谢谢。”

见乔以沫笑得这么开心,乔安楚内心冲她翻了个白眼。

一听要去贵族学校就这么高兴?

农村人,果然小家子气。

”对了。“乔仁山突然想起什么,走进卧室的柜子里拿出一件精美的礼盒。

他将礼物摆放在乔以沫面前,淡淡说道:“以沫,这是我们父女初次见面的礼物,你看看。”

乔以沫圆溜溜的眸子朝精美的礼盒扫了一眼。

随后动作缓缓拆开外面的袋子,发现里面是一个LV名牌盒子。

打开盒子,一条做工精美的LV项链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乔安楚眼里闪过一丝嫉妒,这条项链一看就很珍贵,今天乔仁山第一件和乔以沫见面,就送了这么大手笔的礼物。

要是日后这样下去还得了?

乔家以后难道还会有她的容身之处?

想到这里,她眼底的嫉妒之色更加明显。

乔仁山关切问道,“怎么样?”

乔以沫粉唇轻勾,语气淡淡又带着疏离:“谢谢。”

“一家人不用客气。”乔仁山慈祥的脸上笑了笑。

就在乔仁山继续准备开口问乔以沫喜欢什么的时候,他目光突然落在她纤细白皙的脖子上。

此时乔以沫纤细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红宝石项链。

他一眼就认出是M国当季最新的拍卖品,价格连城,在十位数左右。

项链以血红色的宝石镶嵌,款式十分高档大气上档次。

当时这条项链拍卖价十五亿出售,至于买走这条项链的人身份至今是个谜。

据说,是M国的一位大佬买走了。

可是,又怎么会出现在乔以沫的身上?

乔任山精明的眼神充满了疑惑。

可是转念一想,或许,乔以沫就是因为身上没有体面的配饰?所以才会买假货充当面子吧?

要是乔以沫从小生活在他们身边,她也不会变成这般势利眼吧。

接着,他有些自责低下头不再说话。

而董妍也找不到话题跟乔以沫说。

一家人跟陌生人一样陌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乔以沫收拾好东西便上楼了。

见乔以沫走后,董妍如释重负一般瘫坐在沙发上。

乔安楚走到沙发前坐下,她关心道,“妈妈,你怎么对姐姐这种态度?”

董妍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无奈地说道:“安楚,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明白,可是你知道吗?以沫她今晚戴的项链是M国当季最新的拍卖品,价格在十位数左右。”

其实董妍一开始也看出来那条项链是假货了,她不想当着众人面前让乔以沫难堪,更重要的是也不让自己难堪。

乔安楚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十位数?”

“姐姐怎么会有十位数的首饰?”她故意挑起纠纷,“难道姐姐被人包养了?”

董妍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不可能,她绝对认识不到出手这么大方的男人!所以我想说的是,她没有这个能力也不能打脸充胖子戴假货是吧?要是出去被人知道了我们乔家的女儿戴假货炫耀,那我会被人笑死的。”

原来如此,乔安楚现在这才明白董妍刚刚没由来的情绪,心底不由暗讽:土鳖就会装逼!

“那你怎么不当场说姐姐呢?”乔安楚疑惑道。

董妍叹了叹口气,无奈道:“我怎么说啊,我这个当妈的不要面子啊?”

第3章 拍卖青铜牛头

乔安楚沉默了会儿虚伪说道:“妈妈,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姐姐不会这么虚荣!”

“才不是。”董妍安慰着乔安楚,“你永远都是我的宝贝女儿。”

乔以沫站在二楼的围栏处,看着这一幕,嘴角轻轻勾了抹讽刺的淡笑。

第二日,突然有人上门拜访乔家。

一大早就有人在敲门,乔安楚连忙上前开门。

一开门见是是董妍的朋友-刘太太。

刘太太和董妍是以前做模特那会儿认识的,两人关系还可以,昨日一听到董妍找回亲生女儿,今日她就迫不及待过来探望了。

乔安楚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刘阿姨好啊!”

董妍也跟着上前问好,“刘太太你来啦!”

刘太太慈眉善目看着乔安楚,“安楚好久不见又高又漂亮了。”

乔安楚害羞地捂着脸笑了笑,“谢谢。”

几个寒暄好一会儿才注意到乔以沫。

“哎,那个小姑娘就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董妍心里咯噔了下,双手死死紧握,表情微微僵住。

“是......”

此时,乔以沫正坐在沙发上,耳朵里塞着耳机懒懒地坐着,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刘太太笑着说,“真漂亮,长得你和真像,乔太太现在可是人生赢家了啊,有两个漂亮女儿。”

董妍指甲嵌入肉里,扎得生疼。一旁的乔安楚心里更不好过。

“刘太太说笑了,有时候太多未必是好事。”

董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恰巧乔以沫抬眸看了眼她们。

刘太太提议道,“董妍,我们也好久不见了吧,我听说盛大的商场开了家新餐厅,他们家用的是进口的新西兰牛排,要不我们去尝尝?”

乔安楚脸上扬起笑容,“真的吗?我好久都没有吃过进口的牛排了。”

说起进口牛排,乔安楚就嘴馋。

刘太太笑着说道,“是吧,我也好久没吃了。对了乔太太,把你那个女儿也叫过来一起吃吧。”

董妍脸色一僵,乔以沫农村长大的恐怕还没有吃过牛排,刀叉肯定也不会用,等下肯定会出丑。

但又怕刘太太看出什么,她快速恢复镇定,“好,她听不太懂普通话,我去叫她。”

董妍走到乔以沫身边,一把拽下她的耳机。

乔以沫慢条斯理掀开眸子,瞥了董妍一眼。

董妍声音压低道,“等会儿我们和刘太太去吃牛排,你就说你不喜欢吃牛排,想要吃中餐,知道吗?”

乔以沫看着董妍,她勾了勾唇,淡淡道,“我不去了。”接着嘲讽的语气道,“我听不懂普通话,而且也不会吃牛排。”

“这......”这乔以沫坐在沙发这么远的地方,怎么会听到她和刘太太的对话。

董妍一时语塞。

看着乔以沫浑身充满叛逆和疏离感,像刺猬一样,扎得她心疼。

董妍沉默了会儿,没有多说什么。

不去也好,免得丢人。

乔以沫没去,刘太太也理解,毕竟刚到S市很多事情不习惯。

等乔安楚,董妍等人离去,乔以沫手机突然接到一条消息。

苏哲今天又不死心来问:“沫姐,真不来吗?今天的压轴是一件青铜牛头,全国各地的大佬都来争抢哦。”

她清淡的眼眸多了几分情绪,回复一个字:“去。”

等她到的时候,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乔以沫一来,苏哲就叫个不停,“沫姐,真的来啦?”

“青铜器什么时候开始拍卖?”

“快了吧,半个小时左右吧。”苏哲摸了摸下巴笑道。

乔以沫背靠椅子,翘着二郎腿,懒懒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果然,大城市里面的拍卖会就是热闹。

苏哲看着东张西望的乔以沫,谁敢相信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名副其实的大佬,医术,绘画,黑客,赛车统统不在话下。

“接下来就是我们今晚拍卖会的重磅-青铜牛头。”主持人的声音传遍整个拍卖场。

乔以沫看去,助手端上来一头青铜牛头,看起来十分隆重,她漆黑的眼眸眯了眯。

主持人道:“相信大家对这件国家级宝物都有所了解吧,那么现在开拍,一千万起步。”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五百万。”

能进拍卖场的,都是有脸有头的大人物。

青铜牛头又是国宝级的物品,竞争自然十分激烈。

“两千万。”

“五千万。”

二楼传来一道男声,想必也是大佬人物。

大家的目光纷纷被吸引了去。

一尊青铜牛头而已。

开拍一千万,直接上了五倍的价格。

UN主办方以为这尊牛头会拍到两千万就很高了。

没想到会飙升到五千万!

这些人真是敢要啊!

“五千万还有没有人要加?”主持人已经第二次问话,第三锤就要定音了。

“八千万!”苏哲举起牌子,眼睛笑成一条缝。

当然这不是他要,是帮沫姐开口的。

“八千万!”主持人几乎要破音叫喊出来,许久才恢复正常的嗓音,“八千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八千万一次,八千万两次,八千万三次。”

最终,无人开价,乔以沫和苏哲两人以八千万的价格拿下青铜牛头。

她也不是很喜欢这件青铜,毕竟不能整日挂在身上,那只好上缴给国家。

乔以沫满足地站起来,精致的眼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带上墨镜,双手叉腰就要出去。

“各位且慢,临时接到通知,最后一件物品在后面,稍稍等会儿。”

主持人临时接到通知,且停了下来安抚看客。

乔以沫和苏哲慢慢转头看向他,两人示意一笑坐了下来。

主持人礼貌一笑,“今日UN负责人建总特意挑了份礼物给诸位欣赏欣赏。诸位们看完在走也不迟。”

“哦?建总还为我们安排了节目,真是有心啊。”下面有观众说道。

负责人建总对着众人笑了笑。

“啪啪.....”拍了两巴掌。

四周的灯光一暗,只见大堂的正前方,只剩下一缕暖光照耀在高台的中间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黑色的笼子,笼子里面还关着一个人。

第4章 安排入学

一个男人。

乔以沫眼睛一瞬间被吸引了。

只见那人正依在铁笼一边,光照下的侧脸,几近完美,浑然天成的妖艳和性感,给人一种无形中的诱惑。

百年难得一见!

“我靠!沫姐,这是男是女啊!长成这样?”苏哲撞了撞乔以沫的肩膀。

乔以沫面无表情看着笼中的男人。

笼子里的男人似乎从近百人中注意到乔以沫,只见他目光朝这边投来,薄唇轻启,声音轻得不可听,“买下我!”

乔以沫接收到信号,面无表情用唇语说道,“给我一个理由!”

男人性感的薄唇轻启,“出去给你双倍价格。”

双倍价格?

有点兴趣。刚好补贴今天青铜牛头花出去的钱。

负责人建总开始提议,“各位,今天的货你们也看了有没有感兴趣的。”

下面的买者看了兴趣大增,不管是男是女买下来就对了,是女的就留着自己享用,男的就卖去做男妓。

见大家看傻了眼,负责人建总说道,“一百万起拍。”

一百万?

笼子里得男人听得吐血,敢情他还没有青铜牛头值钱。

“一百五十万。”

为首的是一个啤酒肚的老头,举着牌哈喇子都快流三尺。

“两百万。”

“三百万。”

一道沙哑粗犷的声音传来,乔以沫望去发现是一个秃头大叔。

“......”

男人也好男色么?

“五百万。”乔以沫举起牌子,笑得妖媚。

苏哲挑眉,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沫姐也对美色感兴趣?

“六百万。”

负责人建总:“......”

妈啊!

乔以沫和苏哲对视一眼,笑了,“六百五十万。”

并不是她有多大方铁定要这个男人,而是她拍下这个男人,出去就可以得到双倍价格。

啤酒肚老头举牌:“七百万。”举后又有点后悔,怒了,小声嘀咕:“妈的,早知道就不要了!”

苏哲有些快撑不住了,悄悄靠在乔以沫耳旁问,“沫姐,你卡里还有多少钱?”

乔以沫眼眸垂着看不情绪,淡淡道,“不超过一千万。”

苏哲面露难色,“那可怎么办,要是超过一千万,这个男人你可带不走了。”

乔以沫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那个啤酒肚老头真色,男人都要跟我抢!”

“这个男人我看上了。”

苏哲笑笑,“知道了。”

就在乔以沫快要举牌喊八百万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男音。

众人都不禁一愣,声音从哪里传来的?

接着一大群穿着黑衣的保镖闯了进来,然后快速地制服了负责人建总。

“怎么回事?”负责人你建总率先出声。

一帮黑衣人帮忙撬开铁笼,另外一黑衣男人上前跪在笼子前面,“倦爷,属下保护不力,请求倦爷责罚。”

黑衣人开口,负责人建总便吓得屁滚尿流。

倦爷是谁?

S市第一大家族,第一大财团的掌权人,冷倦!

人称倦爷,年仅25岁,便坐拥亿万资产,旗下产业涉及众多领域,分部更是遍布全球,几乎掌握着整个世界的经济命脉。

他起身,嘴角懒懒一勾,一派悠闲地扫了负责人建总,“建总?我好看吗?”

众人相视一眼,实在不知道什么情况。

苏哲刚要开口问乔以沫,以沫纤细的手指放在唇间示意他不要出声。

“误会,误会!我们不知道是您啊,要是知道是您,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啊!再说了这不关我们的事啊!”

他也是通过别人手买下来的啊再进行拍卖的啊!

呵呵,冷倦笑了,笑得很放肆,透着一股子妖凉!

“那就送去警局,查是从谁的手上买的我!”

“是。”

乔以沫听这对话才知道这个事情的原委,居然有人救,那就不关她事了。

而后,她站了起来,精致的眉眼略带笑意,墨镜戴上,拉着苏哲往外走。

冷家别墅

冷倦洗澡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慵懒又邪性听着黑衣人的报告。

“倦爷,查到了。是天夜阁下的手。”

男人手上拿着手机,眼里散着嗜血的光芒,“那没有必要留了,除掉。”

“是。”

黑衣人接着道,“倦爷,您让我查的那个女人是乔家刚认回的亲生女儿。”

“就这样?”

黑衣人点点头,“只查到这些了。”

冷倦勾唇一笑,“知道了。”

周一早上七点。

乔仁山带着乔以沫去了学校办入校手续。

“乔先生,您是知道的,我们学校是高三不收新生的,这样对其它学生不公平,而且还会拉低我们学校的升学率。”

校长看着手里乔以沫的资料,一脸尴尬。

乔以沫:曾就读“黄村中学”,这......这从村里出来的,怎么可能跟得上盛星的教学,而且高一高二都没有读。

他又看了眼乔以沫,眼睛乌黑精明,一看就是大姐大。

若是收了她,那学校不得掀起一阵风云。

乔仁山听见校长这话,很生气,“你什么意思?给不起我们乔家的脸?”

校长忙着赔着不是,立即改口,“不是不是,我立马带她去教室。”

虽然他不知道乔以沫是什么来头,但是乔任山在S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人他得罪不起啊,那就随便塞她去个班吧。

“......”

高三A班。

全体的学生还沉浸在假期的兴奋中,教室里一片闹哄哄。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我们班这学期来个新人。”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

“新人?都高三了?来高考的吗?”

“是啊,就是为了高考拿个毕业证书。”

“我听说这次来了个农村土鳖。”

“什么?土鳖要进我们班?”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我不想要和土鳖在一个班。”

乔安楚这时候已经进了教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了。

听到议论声,她心中一阵窃喜,就等着乔以沫出丑。

虽然她乔以沫才是真正乔家的千金,但是现在班里的同学都不知道,况且无论是外貌还是美好的品格,都是她乔安楚胜任。

所以,她不怕!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柚子云阅读(回复书名:冷家娇妻是大佬)即可继续阅读啦!

qrcode_for_gh_a4ed62fef6c2_258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