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狠妻-白木槿-穿越重生小说

朱门狠妻-白木槿-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被害

“你这个不孝东西,我堂堂国公怎么能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伴随着谩骂,一记耳光狠狠地扇在了白木槿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如火灼般把白木槿的脸瞬时烧得滚烫。

“爹爹,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有做”白木槿跪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膝行上前想要拉住父亲的衣摆,却被狠狠踹倒在一边,腹中顿时传来一阵绞痛。

“还说没有,你当为父是眼瞎的不成?你不日就要嫁去敬安侯府,却还能犯下如此不知廉耻之事,我若晚来一步,你怕不是……不是……孽障啊!你做出这等苟且之事,要至我脸面于何地,至国公府脸面于何地!“

“父亲……我……我……”白木槿百口莫辩,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衣衫不整,身边还躺着个同样衣衫不整的护院,顿时吓得白了脸色,还没等她将衣衫整好,父亲便大步推门而入,更是不分清白便给了她一耳光。

如今这般场景她定是被人陷害,奈何无论她如何辩解,父亲都认定她私通该死。正当她绞尽脑汁如何证明自己清白时,国公爷——白世祖已决定了她的生死去留。

“福安,去将小姐关进房中看守,找人去敬安侯府一趟,就说小姐得了恶疾,这婚就算了吧,他日我定当登门谢罪”

“父亲,父亲……女儿是冤枉的,父亲……父”白世祖挥了挥袖子,立刻有几名家丁上前将白木槿带了出去。

白木槿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被关进了厢房,直到月落西山也没有人来看询。

“吱呀—”一声门下,将怔愣中的白木槿惊醒,她回头望向来人,只见妹妹白木兮提着一只精巧的木篮走进。白木槿眼中带喜,上前拉住妹妹的手急切道:“可是父亲消了气,愿意听我解释了?”

“姐姐莫慌,先坐下吃点东西,这吓了半天,又饿了一日身子怎么受得了。我带了姐姐爱吃的落梅酥,姐姐先吃一些吧”说着,白云兮将糕饼一一摆在桌上,笑着又为白木槿倒了杯花酿。

许是白云兮的笑安抚了白木槿不安的心情,她渐渐冷静下来,接过白云兮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另一只手却还死死攥着手绢,委屈道:“妹妹这可如何是好,我根本不记得是怎么去的那个屋,也不知道怎么就和个家丁睡在……睡在一张床上。我是真的冤枉啊,你可要帮帮我”

白云兮看着白木槿慌乱的样子,安抚地拍了拍的她的手,顺势坐在她身边,拿了块儿落梅酥递到她唇边,“姐姐莫急,吃些糕饼压压惊,你好好想一想,你最后的记忆是在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

白木槿听白云兮为自己分析,觉得甚是有道理,便开始仔细回想,嘴也下意识的将喂到跟前的糕饼吃掉。

“我记得我本是看今日阳光好,想去花园逛逛,路过石山时有个小丫鬟说妹妹在池鑫苑等我,我便去了池鑫苑却未见到妹妹,丫鬟说妹妹正在来路让我稍等,我便坐在园中吃茶等你,后来我便不记得了“说到这里,白木槿忽然灵光一闪,激动道:”对啊,妹妹不是约了我吗?那定能替我作证,好妹妹,快帮帮姐姐,去找父亲求个情,父亲最是疼你,一定能听你解释的”

白云兮听后却将白木槿的手从臂上拂去,掩唇轻笑出声,“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啊,还要我帮你,这要帮我早就帮你了。还用等到现在?”

白木槿听后一愣,看着白云兮缓缓起身,愣愣道:“你这是何意?”

“何意?姐姐还不明白吗?送你上了那家丁床上的人,可正是妹妹啊”

白木槿听后愣住,万万想不到,害自己身败名裂之人竟是自己深信的妹妹,她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正要起身质问,腹部却传来一阵钻心绞痛。

“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哈哈哈,为何?”白云兮像听到天大笑话般,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来。“为何?还不是因为你可恨!你我同为嫡女,父亲又爱我甚多,凭什么有头有脸的好事情却偏都要落到你头上?!敬安侯世子明明先看上的是我,可你倒是好心机,偏生要去讨那份巧,让侯爷夫人看上了眼,夸了几句好品貌便夺了我的好姻缘。我怎知你原来是这等的心思缜密,阴险歹毒!”

“我,我没有……我从未想过这些,只是照惯去请安,说笑几句,侯夫人赏识怎的能赖在我头上……你,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白木槿双手紧紧抱住腹部,如此也丝毫不能减弱这钻心之痛。仿若每次呼吸都连带肠肉在针上翻滚一遍,白木槿想要呼救,可张开口却连呼吸都困难。大颗大颗的汗水顺着脸颊隐没领间,白木槿脸色惨白,已开始支撑不住,慢慢趴在了桌边。隐约中,她耳畔还徘徊着白云兮的嘲讽。

“我的傻姐姐你总是这般不小心,妹妹好心教你,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后入口近身的东西都要小心些,保不好吃了就送了命了哈哈哈……”

疼痛慢慢遍布四肢百骸,呼吸愈发困难,但这些疼痛都没有心痛带来的冲击大,白木槿没想到自己爱护的妹妹竟然恨她如此,不惜置她于死地。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本想着虽是异母胞妹,但毕竟同父,何况两人母亲也是亲姐妹,如此总该比别的兄弟姐妹亲近。何况同为嫡女,她又讨父亲欢爱,自己带她真心些,她也总不会刁难自己这个没了娘的孩子。没想到,她却依然对自己下了毒手……

“吱呀—”门再次开启,进来了两个粗实嬷嬷,两人进来后看都没看白木槿一眼,恭恭敬敬地给白云兮请了个安。白云兮挥手指了指趴在桌前奄奄一息的白木槿,难过抽噎道:“姐姐因私通之事羞愧难当,实在难活于世,竟就这般自缢而死。你们快去看看,可还有救”

两位嬷嬷听后,应了一声,从袖中抽出麻绳便朝白木槿走来……

麻绳缠扰颈间,空气越发稀薄,临死前白木槿瞥见一旁笑的得意的白云兮,怒恨难平,艰难开口:“你等我,等我化鬼便来拉你下地狱!”

第2章 :重生

痛,头痛欲裂,喉咙仿佛被火灼烧般干痛,身体也想被大石撵过,透着乏力。

眼皮上仿若压着千金重担,白木槿几番尝试才慢慢睁开眼睛。入眼的红顶帷幔是母亲素来喜爱的云锦素纹,鼻尖萦绕的也是母亲常年燃的熏香,微苦却回甜,让人心安。自己这是得救了吗?难道白云兮没把自己杀死?

正想着,房门微动,一阵脚步声伴随而来,紧接着一声惊呼打破了室内宁静。

“小姐,你醒了!”落梅一见白木槿醒来,满脸惊喜,马上迎到床前。握住白木槿的手,微微哽咽道:“小姐,可是醒了,都烧了三天了。大夫说在这么烧下去,小姐可能就……呜呜,还好老天开眼,小姐以后一定会有福报的。诶呀,我光顾着高兴了,怎忘了通知大夫了,小姐稍等,我这就去叫大夫”说着,落梅擦擦眼角泪痕,站起身就要去找大夫。

白木槿见她要走,心中有焦急,费力几次才发出声音“水—”

落梅一听,连忙又去桌前倒了杯水,将白木槿从床上扶起,小心地喂白木槿喝了下去。

清水流入嗓内,终于将喉咙的灼烧感减弱一份,说话也不那么费力了,却仍然有些不满足。

“还要……”

“好,好,小姐等我”

连喝了5杯茶水后,喉咙终于不再灼痛,白木槿清了清嗓子,细声问起落梅:“落梅,我这是怎么了?”

落梅闻言,马上放下杯子,恭敬跪到床前答道:“小姐不记得了?三日前大夫人病逝,小姐悲伤过去昏了过去,老爷请来大夫诊治说小姐郁结过度再加劳累伤神,大夫人的事对你打击过重,所以才发了热,本是几服药就能好的,可谁知小姐竟高烧了三天,府里都急坏了,云兮小姐还来探望过几次,也是担忧得恨呢”

听到白云兮来看望自己,白木槿心中发出一声冷笑,面上却丝毫不显。自己上辈子就是吃了天真的亏,如今好不容易捡回条命,可不能再犯上一世一样的错误。先下看来,自己是回到了12岁母亲病逝那年。那年自己确实因母亲去世生过一场病,但吃了几服药就好了很多,再加上白云兮总是来陪伴,慢慢地心情就好了起来。母亲病逝后不久,父亲就升白云兮母亲陆凝香为正妻。这么想来,之前一直对自己关怀备至、言听计从的好妹妹也是从那之后开始对自己不再那么顺从了。呵,果然,心思细腻极了!

“小姐?您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我,我还是把大夫叫来看看吧”落梅看白木槿一直低头不语,以为她又是哪里不舒服,忙紧张询问。

白木槿回过神来,看了看落梅,这丫头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最是老实听话,现下看自己久未出声,脸上挂满关切,看的白木槿心头一热,握了握她的手,细声安慰:“无事,只是病的太久,身子还是乏了些,想要自己再躺躺,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在叫你。对了,通知一下父亲,就说这边无事了。若其他旁人来了,就说我又睡下了,暂时不见人”

“是,那小姐好好休息,落梅就在门外候着”

落梅走后,屋内就剩下了白木槿一人静静躺在床上。如今自己12岁,若能早些时日能再见见母亲也好,想到自己亲母,白木槿微微湿了眼眶,如今这状况看似平和,其实暗波汹涌。父亲从来都是偏疼陆凝香的,母亲在时还有几分收敛,母亲过世后便完全没了顾忌,连带着她的一双儿女也颇受疼爱。老祖母虽是明事理之人,但这几年早已醉心修佛,不太打理家务了。现下自己明面上是堂堂正正的嫡长女,可白云兮身份早已和自己不相上下,再加上有母亲帮衬,自己日后的日子还是小心的好。

想到自己上辈子的下场,白木槿死死攥紧被角,眼神慢慢变得坚定,若仔细看,还能从这眼神深处辨出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然,杀意。老天果然同情她,让她重活一世。既如此,这辈子她绝不会再如上辈子一般,那么愚蠢,天真。最后落了个身败名裂,凄惨而死的下场。这辈子,她定要活个明明白白,绝不再做个蠢笨至极的天真鬼。

“大小姐,可是醒了?”屋外传来一阵脚步,接着便是陆凝香询问声,落梅听到问话,恭敬答道:“小姐刚刚醒了,喝了些茶水,说是身子还有些乏,便有睡下了。”

“行了,我进去看看”说着,陆凝香便示意身边嬷嬷去开门,落梅记得小姐嘱咐,忙阻拦道:“夫人,小姐说身子乏,想要好好睡一觉,不便……啊!”

“啪!“一声,落梅脸颊顿时一片通红,掌嘴的掌事嬷嬷骂道:”夫人要去看小姐,还轮不到你个不知好歹的小贱蹄子在这里指东道西。还不滚到一边去“

“夫人赎罪”落梅连忙跪下连连磕头,却不见分毫退让,还是傻憨憨地堵在门口,嘴里重复道:“小姐说身子乏,想要休息不便打扰,夫人……”

陆凝香见眼前这个小丫鬟如此驳她面子,脸色霎时沉了下来。使了个眼色,一旁的掌事嬷嬷瞬间心领神会,上前抬脚便是要踹。

在屋内听了全程的白木槿有些好笑又有些安慰,这个落梅,人虽然蠢笨但却真是实实在在的忠心护主啊。难怪母亲要把她派到自己身边伺候。不过还是要调/教,不然这种事情来不了两次,她这条小命都要让自己作没了。

“落梅,屋外是谁?既然来了便进屋坐坐吧”白木槿连忙出声打断屋外的混乱。落梅听闻,连忙膝行让出门口,推门将陆凝香让了进去。

陆凝香走进屋内看到白木槿整挣扎着要起身,刚还阴沉着的脸立马如同变脸般换成了一脸担忧,连忙快步上前将她扶起,还贴心的将背后的软枕垫了垫高,随身的嬷嬷忙会意搬来个矮凳放在床前,陆凝香顺势坐下,拉着白木槿的手,泪如雨下:“我的好孩子,可算是醒来了,你这一番折腾我这心头也跟着刀绞般疼了个彻底啊!”

第3章 :还有帮凶

白木槿连忙细声安慰“都是木槿的错,让家里人跟着着急担忧”陆凝香忙用帕子,擦了擦眼角,温和劝解道:“姑娘还是言重了,为人父母哪个不心疼孩子的,你父亲这几日也很是担忧,就怕你有个万一,好在是老天开眼,咱们姑娘是个有福报的,越过这个大关,日后定是平安一生。”

白木槿连忙低头摆出一副受教模样,连连点头称是。

陆凝香看着眼前乖顺的白木槿,进门时的那一点不愉也消散了几分,又是嘘寒问暖了一番,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帮白木槿顺了顺盖着的被褥,柔声嘱咐:“姐姐的事你要放宽心,凡事莫要都压在心里,我与你母亲同为姐妹,一直视你为己出,以后有事,不便与旁人说的就来找我,万不能在像今天这般了。”

白木槿乖乖称是,陆凝香便起身准备走,白木槿见状忙要起身相送,陆凝香拍拍她的手示意不必,带着身边嬷嬷丫鬟起身离开。白木槿目送陆凝香离开,目光扫过四个随行丫鬟之一时目光一震,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落梅进屋来请罪,她的目光仍然死死盯着那个背影。

没错,就是那个丫鬟,把我叫去池鑫苑的就是她,给我倒茶的也是她。可她为何会跟在陆凝香身边,难道害我的人不光白云兮一人,难道是她们两人联手陷害,白木槿柳眉轻皱,看来事情远比我想想中的复杂,如今自己这边单薄一人,是时候找个人依靠了。

“小,小姐,你没事吧,怎么又在发呆?”落梅进屋后,就看白木槿目光死死盯着门口,眼神锐利得仿佛要把门刺穿,周身还散发这旁人勿近的冷气,落梅真是又怕又担忧,小姐这是怎么了?为何变得如此奇怪……

白木槿被落梅唤了几声回过神来,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翻涌,再睁眼时,眼中又变回了一片淡然。她看了看落梅,见她脸颊还红肿着,想到她刚刚憨憨拦门的样子,是又好气又好笑,抬手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佯怒道:“你这个小呆子,让你守着门,你也不能谁都拦着啊,今日来的若是父亲你也这般拦着?”

落梅被打了脑袋,反而嘿嘿揉着额头傻笑,“落梅才不笨,若是老爷来了,我定是要恭敬请进来了。但旁人不成,落梅只听小姐的”

白木槿听后很是熨帖,揉了揉自己刚刚打的地方,却也嘱咐道:“好落梅,我如今在这个家的处境比不如看见的这般好,你跟着我也是要凡事小心,日后再碰见这种事情,千万不要硬碰硬懂不懂?”

“落梅知道,小姐放心吧”落梅见白木槿并未真心生气,心下大石落地,脸上的笑意也更真切了几分。瞧了眼天色,对白木槿道:“时候不早了,我去给小姐拿药,大夫说了,小姐身子弱,还是喝些药调理调理的好,再给小姐那几单小食来,小姐也该饿了”说完,落梅兴冲冲地就要往外走。

“落梅”见落梅要走,白木槿连忙叫住她。

“小姐还有事吩咐?”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可知刚刚最后走出去的那个小丫鬟是谁?”

落梅仔细回想了一番,恍然道:”小姐是说柳儿?“

“你可与她熟悉?”

“不算熟悉,小姐有事要找她?”

“是有些事情,这样,你这几日帮我打听一下,她平日在那儿当差,都负责什么,记住,别太招摇”

“是,落梅知道”落梅听了白木槿的吩咐,牢牢记在心中,恭敬地请了安后,便出去拿药。

白木槿揉了揉额角,醒来后到现在大脑一直接受了太多讯息,过度使用的后果,就是好未痊愈的身体发出了抗议,白木槿苦笑一声,现在想这些也不过徒增烦恼,还是等自己彻底痊愈再从长计议吧。

不多时,落梅便端来了药和几碟小菜,白木槿端起药碗,看着里面墨黑的药汁,皱着眉头,仰头灌了个精光。这汤药果然如闻得那般苦涩难喝,白木槿不禁打了个寒颤,刚要开口要落梅倒水,一颗蜜饯便送到嘴边,甜甜地蜜饯入口瞬时冲散了口中的苦涩。落梅在一旁看的笑嘻嘻:“小姐,果然还是这般怕苦,落梅还准备了些甜糕饼,小姐就着白粥吃一点吧”

不说还好,叫落梅这么已提醒,白木槿倒真是感觉出了些许饥饿,等看到托盘上的小点心,闻到白粥特有的香甜气,肚子瞬间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起来。

白木槿瞬间红了红,落梅也笑了笑,就近坐到床边,端过粥碗轻轻搅动后,将粥喂到白木槿嘴边。

白木槿偏头,伸手接过粥碗,对落梅笑笑:”我自己来吧“落梅也不再强求,只是恭顺在一旁帮白木槿布菜。

白木槿一遍喝着粥,一遍偷偷看了看落梅。见她却是没有半分失落便放心了些,她也知道刚才的举动有些伤人心,但刚刚那一幕也确实让她想起了上一世白云兮喂自己吃糕饼时的情景。就算她知道落梅不是白云兮,不会对自己有歹心她仍然心有芥蒂。如此还不如现在这般。

吃过饭,白木槿再也熬不过,又沉沉的睡去,睡梦中,她恍惚又回到了上一世,自己被下了毒动弹不得,白云兮站在一旁看着两个粗实嬷嬷用绳子将她绞死,笑得好不畅快。她看到她们将自己的尸首挂上房梁,收拾妥当退了出去。过了一阵,门外传来白云兮安抚父亲的声音,似乎是在替她求情。接着父亲推门而入,见她悬梁自尽,白云兮在一旁哭得好不凄惨。陆凝香跟进来看到这一幕先是吓了一跳,紧跟着也大哭起来。好好好,真是一对情真意切的好母女,睡梦中的白木槿越发烦躁,仿佛一把火就这么在心中燃烧,烧得她气血翻涌,恨不得现在就提刀杀了这两个虚伪的刽子手。

朱门狠妻-白木槿-穿越重生小说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柚子云阅读(回复书名:朱门狠妻)即可继续阅读啦!

161130990127000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