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世龙君-秦令君, 苏韵锦-都市情感小说

镇世龙君-秦令君, 苏韵锦-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儿啊,你快回来吧

“喂,令君!是你吗?你在忙吗?你快回来吧!楚楚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钱,找了律师和你办理了离婚证明,明天要和别人结婚了。”

“妈妈想拦她,根本拦不住!她现在还想搬走家里的家具,她想让我们家一无所有。楚楚,我求求你了,别搬了,别搬了,你全搬走了,让令君回来可怎么办啊?!”

“老不死的,你给我滚开。秦令君这么多年没回来,不知道早死哪儿去了,我还会怕他?哎哟喂,你还敢打电话是吧?看我不弄死你。”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泼妇的怒喝,随即是一段打斗声。

紧接着,电话挂断。

“妈!!!”

北境战场,烽火连天,狼烟四起。

秦令君在这短短的一分钟的空闲时间里,他接到了一通来自东海市的陌生电话。

一声怒喝,身上一股戾气陡然爆发出来,吓坏了周围的士兵们。

转眼间,他已经握紧了拳头,宛如雷电般奔向身后,径直爬上了一辆军用越野车。而他手下的四大战将也在第一时间跟了上去。

“将军?怎么了!”

四大战将之首——七杀,此时一脸茫然。

军队现在士气正高,将军却向后跑?

这不是在溃散军心?

“给我开车,快!立马给老子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东海。”

秦令君脖子上青筋暴起,在嘶吼的同时,两行热泪忍不住涌动下来。

他秦令君这一生凄苦,父母就是他最重要的宝藏。如今父亲已不在世,他绝对不允许母亲再受半点欺负,特别是被那个该死的婊子欺负!

四大战将不知发生了何事,但见将军流泪,不敢有丝毫犹豫,赶忙开始商量。

“七杀,你和将军先回去,我和冢虎,幼麟留下来处理剩余的敌人。”说话的这名女子,是四大战将之一的水镜。

七杀脸上浮出一抹担忧:“你们……能行吗?”

“放心吧!相信我们的实力。”

三大战将下车,只留下七杀陪同秦令君一同回去。

军用越野车油门拉满,宛如一道闪电般窜了出去。

与此同时,无数武装直升机调转方向,纷纷跟在军用越野车身后护航。

华夏。

东海市茉莉湾。

一辆白色军舰,掀起滔天巨浪,全速朝港湾驶过来。

周围,密密麻麻的银白色战舰在茫茫大海之上排成十排,为军舰保驾护航。

天空中,上百架武装直升机早已抵达港湾。

真枪实弹的士兵里三层外三层,将整个港湾直接封锁。

今早,一位大人物将要抵达东海。

还在睡梦中的东海官员以及上流社会圈突然听说了这个消息,纷纷打起精神想一探究竟,却没有任何人具备资格靠近半分。

终于,白色军舰停下。

全副武装的士兵们排成了两排,留出过道迎接来人。

很快,一道黑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快速下船。

士兵们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却已经感受到了那如虹的气势。

“将军!!”

无数士兵眼中流露出炽热之色。

凌晨五点,他们收到了军部的紧急集合信息,却没有任何一点儿怨言。

因为,他们即将要迎接的,是华夏的军中神话。

史上最强一任护国战神。

令君战神。

西海之乱,他打造出天朝“四大战将”,大败十二个入侵国度,一举收回天朝国土。

北境之乱,他凭借一柄战刀和一双铁拳斩灭八国敌将,名震八方。

士兵们没能看清秦令君的模样。

但,能让天朝七杀上将做跟班跟随的人,不是令君战神,还能有谁?

“将军,发生了什么?您有何打算?”

七杀站在秦令君身旁,恭敬向前一步,却被他那强大的杀气,压的抬不起头。

“处理一下现场,给我一辆车!”

秦令君身上杀气腾腾,自家的事情,他只想亲自处理,不想任何人插手。

军绿色的大奔飞驰在东海的公路上。

秦令君把油门踩到底。

交管局那边早已经打好了招呼,一路绿灯,畅通无阻。

心中无比愤怒的秦令君,一脚急刹车停在了自家的楼下,马不停蹄的冲上楼去。

“妈,妈,妈!!”

他嘴里焦急的呐喊着,一脚踹开了门。

“砰!”

“妈!!”

秦令君站在自家门口,朝着屋内大喊一声。

母亲的卧室门应声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穿着粉红色的露脐吊带,下半身光着没穿内裤,大腿上纹着一朵红色玫瑰,化着精致的妆容。

她,是秦令君的妻子……乔楚楚。

不过,就在昨天,她已经花高价让律师打了一场官司,和秦令君办理了离婚手续。

秦令君瞬间愣在原地。

“轰~”

那一瞬间,仿佛一道惊雷在他脑袋中炸开。

惊讶,愤怒,狂暴。

一股强烈的杀意从他身上迷漫开来。

“楚楚,你出去干嘛呀?兔耳朵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快过来戴上啊!我快要等不及了,嘿嘿嘿……”

屋子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猥琐笑声。

这一刻,秦令君没有别的想法。

他只想立马杀了这对狗男女。

“令,令君……你,你怎么回来了?”乔楚楚捂住下体,惊讶的喊道。

眼前的一幕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一刻,秦令君的心,像是被一根根钢针狠狠按进去,无比的刺痛。

“你这个贱女人!!”

秦令君冲上去一巴掌扇在乔楚楚的脸上。

“啪!”

巨大的力量逼的乔楚楚踉踉跄跄后退好几步,捂着脸直接摔在地上。

母亲房间里的床上,一个十分丑陋的油腻中年男人用被子盖住身体,一脸惊恐的看着门口的秦令君。

秦令君冲过去,一把将其拎了起来,重重的按在了墙壁上,沙包大的拳头结结实实朝他的脑袋轰了过去。

八国侵略者的战将都很难接下这一拳,更别说眼前的这个油腻中年男人,保证能让他脑袋直接炸开。

“秦令君,你不想管你的母亲了吗?”

乔楚楚突然一声尖叫。

“砰!”

秦令君一拳轰在了墙壁上。

水泥钢筋的地面一阵抖动,结实的拳头擦着那男人的脑袋将墙壁轰出一个洞口,当场将其吓尿。

霎时间,一股腥臊味传来。

秦令君直接将男人丢开,双目血红的瞪着乔楚楚,强烈的杀意压的她鼻血横飞。

“我妈她怎么了?她在哪儿?!”

“你妈,她……她心脏病发作了!现在正在东海第一人民医院。”

乔楚楚坐在地上畏畏缩缩的看着秦令君,不断后退着。

“我妈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们,生,不,如,死!!”

秦令君紧紧握了握拳,不顾两人惊愕的目光,径直离开了房间。

第2章 背叛

直至秦令君走远,乔楚楚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那个中年男人喉结滑动,感觉自己双腿发软,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了下来,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

“你,你不是说你老公八年没回过家,已经死在外面了吗?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乔楚楚惊魂未定,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站起来坐在中年男子旁边:“放心吧!那个废物,只不过空有一身蛮力而已,怎么可能是你们家族的对手?当初他爸去世了他都没有回来过,如今这是怎么了?真奇怪。”

两人表面上轻松无比,实际上早已经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

军绿色的大奔一路狂奔,目标直指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刚才的那一幕,虽然让秦令君十分愤怒,但更让他担心的,是母亲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

…………

而此时的东海市人民医院内,可恨的一幕正在上演着。

“没钱就别来医院,你们真以为这里是慈善中心啊?心脏病,以为是什么小感冒吗?五十万都拿不出来还想治病?等死吧你!”

“医生,我已经去交了三万块钱费用了,你们能不能先动手术?剩下的钱我一定会补上的。”

“五十万你才交了三万?你还好意思让我们动手术?我看你是还没睡醒吧?!”

一名主治医生和几名小护士正在秦母的病床前下最后的通告,而旁边的一名身穿天蓝色长裙的美女,试图和他们讲道理。

病床上,秦母虚弱无比的躺着,手上扎着点滴,脸色苍白如雪。

她十分艰难的睁开双眼,微微抬起手,眼中含着无尽的泪花:“韵锦啊!你就别和他们争辩了,生死都是我的命,你别再往里面垫钱了。”

“不行,伯母!我不会不管你的。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凑到钱给你治病的。”苏韵锦美眸通红,坚定的抓住了秦母的手。

“医生,我求求你,能不能再通融几天?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凑起来的!”苏韵锦近乎跪在地上哀求。

秦母虽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感情却胜过生母。

此时的苏韵锦,两行清泪忍不住涌动下来。

“五十万,你以为是五千块吗?瞧你这样子,你怎么凑?去卖吗?还是出院等死去吧!没钱还想治病?浪费我们医院的床铺。”那医生十分豪横,毕竟是主治医生,多少有些脾气。

只见他已经开始挥笔,准备给秦母写一个强制出院证明。

“你怎么不让你老婆去卖呢!”

双方争执,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声音洪亮无比,由远而近。

转头望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

他就那么背负着双手,便给人带来一种无形的气势,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儿子~”

秦母虚弱的呐喊,脸上露出一抹久违惊喜的笑容。

“妈,儿子不孝,儿子回来了!”

秦令君无视那些医生和护士的目光,转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母亲,心中不由一阵绞痛,眼眶顿时红润起来。

铁汉柔情,战神落泪。

母亲,是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啊!”

秦母声音沙哑而无力,想伸手摸摸儿子的脸颊。

八年不见,他变的好成熟,不再是曾经那个孩子了。

但,无论怎么变,他永远都是自己的儿子!

秦令君看着憔悴的母亲,心中一阵悲痛,跪在床边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抚摸。

久别重逢的喜悦是短暂的,很快便被那个医生打破。

“你就是她的儿子?”

“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看你这一身土到爆的迷彩服,应该是工地上搬砖的吧?你妈需要五十万费用治病,你拿的出来吗?”

“搬砖想搬五十万,确实有难度。不过给你妈买口棺材肯定够了。收拾收拾,准备出院等死吧!”

主治医生大笔一挥,总算把强制出院证明写出来,撕下来丢在了秦令君的跟前。

“孩子,走吧!咱们出院。家里的钱都被楚楚全部带走了,妈不想拖累你,妈不治了。”

秦母紧紧的抓住了秦令君的手。

然而,以她现在的虚弱姿态,若是离开了医院,恐怕命不久矣。

“啪!”

突然,秦令君闪电般出手,一巴掌将那主治医生整个抽翻在地。

“儿子,你,别……”

“你干什么?你疯了!在医院动手打主治医生?不想让伯母活了吗?”

秦母一脸惊骇,苏韵锦更是冲上前去,冲着秦令君大喊一声。

秦令君不认识这个女孩是谁?但知道她是护着自己母亲的,所以对她没有敌意。

苏韵锦怎么也没有想到秦令君会走极端,不就是五十万?

去贷款不行吗?

为什么要破罐子破摔?

想害死伯母吗?

那些小护士都被吓的瑟瑟发抖。

主治医生捂着脸,慌慌张张的看着秦令君:“你,你敢打我?你完了,你死定了,你妈没了!你们别想在这家医院做手术了。”

“啪!”

秦令君又是一巴掌抽在主治医生脸上。

“啪啪!”

接连三个巴掌,秦令君毫不手软。

因为,对方侮辱了自己的母亲!

主治医生被他抽翻在地。

他伸手拍了拍主治医生的脸:“能不能在这家医院做手术,不是你说了算的。赶紧喊你们院长过来!”

主治医生害怕对方巴掌再次落下来,不敢忤逆,慌忙掏出手机给院长打电话。

还不等他说话,叶归尘将手机一把夺了过来:“你是这家医院的院长?立马给我过来道歉,听好了,我叫秦令君。”

疯了!

疯了疯了!

这人真的是要走极端了,剑走偏锋?

苏韵锦如遭雷击。

伯母真的没救了!

她本以为秦令君的出现是救世主,可谁想到他竟然破罐子破摔?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看样子,只能给伯母转院了。

不到十分钟,一小队穿着白大褂的人马快速朝这个方向狂奔过来。除了领头的医院院长之外,还有各科的主治医生。

听到过道里哒哒哒的脚步声,那名被秦令君扇了巴掌的主治医生为之大喜。

而苏韵锦和秦母的心,却顿时凉了半截。

领头的白大褂医生年过半百,气场非凡。从医三十年,他什么人没见过?早已经养成了一种处事不惊的习惯。

然而,现在的他却满脸慌张,如临大敌。

“院长,院长。就是这人,交不起治疗费,蛮不讲理,还出手打人。院长,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那被打的主治医生立马冲上去求救。

只见院长直接忽视了他,朝秦令君冲了过去,满脸紧张和关切的问道:“先生,您没事吧?”

在场众人,纷纷傻眼。

就连苏韵锦和秦母都懵了。

而那主治医生,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啊?院长明明是自己叫来的救兵,为什么会对这个外人恭恭敬敬?一副极力讨好的模样?

第3章 过来,道歉

“院长,是这小子在医院里闹事啊!他刚才还打了我。”

主治医生委屈的差点哭出来。

但,院长都懒得看他一眼,甚至恨不得给他两个大嘴巴子。

秦令君满脸淡然:

“我没事,但我母亲和我这位朋友有事。你们医院真是狗眼看人低啊!”

“啪!”

“砰!”

院长立马脸色一变,转过身去对着那主治医生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直到他体力不支,气喘吁吁,这才停手下来。

那主治医生满脸是血,一脸懵逼。

他根本不知道院长为什么打自己?

作为同一个医院的人,难道院长不应该帮自己才对吗?

而院长却赶忙转头过去,满脸讨好的看着秦令君:“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开除,涉及的护士,我也会让她们全部滚蛋的。从今以后,我保证他们在这个行业吃不上任何一碗饭!”

秦令君没表态,转身跪在母亲床前抓起了她的手。

院长赶紧补充:“先生您放心,伯母的病,交给我们。我一定会让医院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病的!”

“治不好,死!”

“明,明白!”

院长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

四个字,足矣让他们所有人为之战栗。

很快,院长和医生们都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当然,也带走了那个被打的满身是血的主治医生。

病房里剩下三人。

苏韵锦和秦令君太过于陌生,找了个理由去打热水。

经过一番询问之后,秦令君这才从母亲口中知道,苏韵锦原来是前几年离家出走的时候和秦母认识的。

当时她又冷又饿,秦母就收留了她,从那之后两人就住在了一起,如同母女。

不过,最近一阵子苏韵锦亲生父母找上门来逼婚了,所以现在她处境很不好。

秦令君明白母亲的意思,他看得出来母亲很喜欢苏韵锦,非常希望她能做自己的儿媳妇儿。

至于乔楚楚的事情,母亲描述的很简单。

自己在外八年没回过家,乔楚楚卷走了自己每年寄回来的所有钱,找了个律师伪造了自己的死亡证明,然后强行离婚了。

现在家里的房子都被她抢了过去,而且,今天还是她和东海高家公子高阳的再婚之日。

秦母的意思是,放任她去吧!

钱没了可以再挣,只要是秦令君回来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

而秦令君却不想放过那个贱人。

告别了母亲,来到楼下,他开上军绿色大奔,要去和乔楚楚算笔账。

“将军!”

楼下的军绿色大奔旁,七杀早已经恭候多时。

“不用跟着我,我还有一些私人的事情需要处理。”

秦令君留下七杀,坐上了军绿色大奔的驾驶座。

“将军,我在车里为您准备了东西。还有这个!”

七杀双手递上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秦令君没有犹豫,伸手接了过来。

从战场上离开的太突然,他什么都没带。先拿七杀的卡用一下,迟早会还他!

汽车点火,秦令君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很快,七杀也坐上自己的车离开。

然而,就在七杀离开的同时,苏韵锦却听了秦母的话,赶紧追了下来。

她没看见早已经离开的秦令君,只看见了七杀的侧脸,整个人顿时为之一愣。

那不是电视上,新闻上,经常出现的天朝四大护国战将之一,七杀大人吗?

他怎么会在这儿?

还不等苏韵锦想明白,此时,秦令君已经开着军绿色大奔行驶在川流不息的公路上。

此时正逢早高峰,公路上的车很多。

但军绿色的大奔却宛如一条水中的鱼儿,在车流间来回,穿梭自如。

今天是个好日子,无论是婚假还是搬家的喜事,都很多。

在东海市的滨江路上,乔楚楚的新婚花车正有条不紊的向前行驶着。

“嘶~”

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

坐在领头婚车上的乔楚楚,被惯性往前一甩,脑袋狠狠的磕在了车座的后背上,立马出现一个红彤彤的大包。

“怎么回事?干嘛突然刹车?你想死吗?”

看着满脸油腻的婚车司机,乔楚楚略带一丝妩媚的脸上,多出了些许怒色,厉声呵斥。

那婚车司机一脸无辜:“不是我想刹车啊!是前面,有一辆大奔把车拦住了。”

“太放肆了,东海高家的婚车都敢拦。到底是谁?简直没把我放在眼里!”

乔楚楚一把放下了手里的捧花,气冲冲的开门,下车,一气呵成。

军绿色的大奔拦在婚车前,直接挡住了所有队伍。

当乔楚楚下车,看清那大奔旁边站着的人是秦令君后,脸上的表情立马显出些许慌乱,本能的往后倒退两步,来到车门旁。

“乔楚楚!”

秦令君双手背负,就那么站在那里,脸上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

他看起来,并没有之前那么愤怒。

相反,他的态度变的十分从容。

“秦令君,你想干什么?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有什么私人恩怨,我希望你能放在以后处理,不要在今天闹。”乔楚楚强压着心中的恐惧说道。

只要是过了今天,她就是东海高家的人了。

到时候,还用怕他小小的一个秦令君?

可笑。

“大婚?哈哈哈,你卷走了这么多年我寄回家的所有钱,夺走了我家的房产,还害的我妈住院。竟然还有心在这儿若无其事的结婚?”

秦令君笑了笑。

乔楚楚脸色十分难看。

“啪!”

就在这时,并列第一排的另外一辆婚车门打开,今天的新郎——东海高家公子高阳,从车上走了下来。

“怎么是你?”

看见秦令君,高阳惊呼出声。

几个小时之前,他才和秦令君见过面,差点儿被对方打爆了脑袋。

一时间,十几辆婚车门纷纷打开,四五十个身着黑衣的人也从婚车上下来。

高阳刚开始还有些惊讶,害怕,但又渐渐变的嚣张起来。

这些黑衣人都是高家保镖,弄死这小子绰绰有余。

高阳底气一下子上来了,冲着秦令君怒吼:“草,你叫秦令君是吧?你个小畜生,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连我高家的婚车你都敢拦,简直放肆。”

有高阳坐镇,乔楚楚也自信了不少:“秦令君,我劝你今天老实点。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东海高家的少爷——高阳。他可不是你这种小角色惹得起的!识相的赶紧给我滚蛋,不然的话,以后你只能横着去见你妈了。”

乔楚楚的厚脸皮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八年。

这八年以来,秦令君虽然没回过家,但每个月都会寄二十万军饷回来给母亲当生活费。

这么多钱,全被她卷走了。

而且还变本加厉的找人做了伪证离婚,还霸占了家里的房子。

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

没有一点人情味!

第4章 闹婚

乔楚楚上下打量着一身迷彩服的秦令君,咂嘴摇头:

“秦令君,认清现实吧!你以为你自己算是什么人物?其实你屁都不是。这八年我任劳任怨给你妈洗衣做饭,到头来你寄回家的钱一分都没有我的。”

“实话告诉你。我和高阳早就好上了,高家在东海的地位,不是你这种穷酸乡巴佬能想象的!你以为你每个月寄二十万回来很多吗?和高家的资产比起来,你连屁都不是。”

“今天是我和高阳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见血。我劝你识相的赶紧滚,不然的话,高家灭你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还有你那半死不活的老妈,我们随时都可以弄死她!”

秦令君摇摇头。

他心寒了。

本来他还对乔楚楚抱有一丝希望,但现在看来,这个贱女人,不配!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只见苏韵锦快步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儿?”

乔楚楚见状立马皱眉,苏韵锦和秦母一起住了几年,乔楚楚自然认识她。

苏韵锦没有理会乔楚楚,径直走到秦令君的身边,拉住了秦令君的手。

“伯母说了,让他们去吧!钱没了咱们还可以再挣,只要是一家人能在一起,团团圆圆,比什么都好。跟我回去吧!”

“一家人?!”

乔楚楚脸色突然变的铁青:“好啊,你个小婊子!我早就觉得那老东西不对劲,干嘛要让这么大一个女人住自己家?原来是在给她儿子留后路,你们早就好上了是不是?”

苏韵锦脸色羞红,乔楚楚这话根本就是在污蔑。自己都没见过秦令君,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

高阳眉头紧皱,啪一下子打开钱包,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看着秦令君:“行了,你拦我的婚车,不就是想要钱吗?”

他手一招,脱下了自己的一只皮鞋。

一名保镖立马上前接住了银行卡和皮鞋,朝秦令君走了过去。

“我看你那穷酸样子,估计是搬了几年砖吧?这张卡里有五十万,拿去,足够你们这对狗男女拿去潇洒一阵子了!五十万,对于你这种搬砖佬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不过,前提是,你得把我的鞋给我舔干净。”

“呸!”

高阳话音落下,那保镖故意往皮鞋上吐了一口口水,双手往秦令君面前一递。

“哈哈哈!”

霎时间,众人哄笑成一团,就像是在看一条狗。

“我们走吧!伯母该等着急了。”

苏韵锦皱着眉头,死死的拽着秦令君的手,可就是拉不动。

她紧张的看着秦令君,生怕他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要知道,东海高家,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然而,下一刻,秦令君却伸手接过了皮鞋。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惊讶了苏韵锦:

“你干什么?!”

“哈哈哈哈,五十万,对于他来说确实很多。瞧瞧他那样子,马上就要开舔了。”

乔楚楚玩味的看着秦令君,不顾昔日夫妻情意,脸上都要乐开花了。

高阳见到秦令君这一动作,也是哼哧一声,吼道:“愣着干什么?给我舔啊!舔干净,五十万就是你的。”

秦令君没有说话,满脸淡然的盯着他。

“给我舔!!”

高阳脸上露出怒色。

那保镖伸手就想去按秦令君的脑袋。

“滚!!”

秦令君突然出手,一巴掌抽在保镖的脸上。

那保镖直接被抽飞出去五六米远……

“啪!”

紧随其来的,是高阳那42码被沾了口水的鞋子。

下一刻,它已经被秦令君印在了高阳40码的大脸上。

安静。

整个马路上都是出奇的安静,就连后方车辆的催促声都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懵了!

秦令君刚才做了什么?

他竟然,把皮鞋拍在了高家公子高阳的脸上!

秦令君冷冷的看着乔楚楚。

这个女人,本应该是被全世界的人都羡慕的战神夫人!

她的家人,本有机会成为天朝第一贵族。

然而,乔楚楚却因为一时的耐不住寂寞和爱慕虚荣,让她失去了本应该属于她的这一切。

如果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啪!

秦令君直接打开了军绿色大奔的后车门。

车座上,五六个箱子装满了红彤彤的钞票,足足有上千万,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乔楚楚眼角一拧,嘴角不自觉的抽搐,想说什么?却又感觉喉咙像卡上了一根鱼刺,如哽在喉,十分难受。

当那张黑金卡展现在众人眼前时,全场更是死一样的沉寂。

因为,那是全球限量两百张的黑金卡,除了身价过十亿之外,还要有非凡的身份地位,才有资格得到。

这种卡,怎么会出现在秦令君的手里?

“这一切,本该是属于你的,只可惜,你没那个福分!”

秦令君突然转身,把黑金卡递向了一旁的苏韵锦,深情的说道:

“韵锦,你愿意嫁给我吗?只要你点头,我绝对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疼你,爱你一辈子!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苏韵锦脸上满是惊诧!

她哪里猜得到秦令君会突然整这一出?

太措不及防了!

而乔楚楚等人更是目瞪口呆。

眼前的这一切,本应该是属于她乔楚楚的。

然而,现在却到了这个女人的手里?

简直荒谬。

当苏韵锦点头,将那黑金卡片接在手里的时候,乔楚楚更是脸色铁青,比吃了屎还要难受!

“苏韵锦,你这个婊子。我早就猜到你和秦令君有一腿,没想到果然是这样!你就是和那个老东西,合起伙来欺负我。”

乔楚楚气急败坏,张牙舞爪的朝苏韵锦冲了过去。

她好像已经忘记,今天是她和高阳的结婚典礼了!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传来。

秦令君直接一巴掌扇在了乔楚楚的脸上,毫不留情。

“秦令君,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竟然为了这个贱女人打我?果然,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早就和那个老东西,商量好了来欺负我。”

乔楚楚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心态炸裂。

怎么会呢?

自己的丈夫,怎么会为了维护别的女人,扇自己耳光呢?

他可是最宠爱自己的男人。

“当她接过黑金卡的那一刹那,就是我的女人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她!你侮辱她,更侮辱了我的母亲。”

“啪!”

“这一巴掌,打断你我夫妻情分!”

众人惊骇的看着秦令君。

此时的他,霸气侧漏。

就好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战神,傲立在整个世界的巅峰。

他,是这个世界的神!

“告诉你们一个事情……这八年,你们对我母亲欠下的债,我会一笔一笔全部讨回来。”

“无论是你乔楚楚,还是高家!我都会让你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一个月之内,我保证,你们每个人,都会得到自己应有的惩罚。”

“我会给你们一个迎接暴风雨来临的准备。”

秦令君不顾及众人的目光,拉着苏韵锦,坐上军绿色大奔,径直离开了这个地方。

镇世龙君-秦令君, 苏韵锦-都市情感小说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柚子云阅读(回复书名:镇世龙君)即可继续阅读啦!

161130990127000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