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十八岁的他变成了三十岁,可是已为人父的自己竟然是个一无所成的废物?

一觉醒来,十八岁的他变成了三十岁,可是已为人父的自己竟然是个一无所成的废物?
第1章 前妻

“爸爸,我去上学了。”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这个声音。

爸爸?

我才高三,刚刚高考完,和班上的同学聚餐,放纵之下喝了不少的酒,不过十八岁而已,怎么一下就成了爸爸?

是在做梦?

“老师说要收十块钱的捐款费。”耳边,声音又响了起来。

女孩的声音,听声音就知道年纪不会很大,很清脆,很好听,可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担忧和无奈。

声音如此的清晰,我猛然一下就惊醒了,睁开眼就看到跟前站着一个小女孩。

女孩很清秀,年纪不大却有了美人胚子的模样,扎着马尾辫,头发乌黑亮丽,七八岁的年纪,背着一个粉色的书包,正看着我。

眉眼间的确与我有几分相像。

“你是在跟我说话?”我问道,眼角的余光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些懵,还有些慌。

这里不是酒店,而是家。

窗户上的防盗网上,挂着几件衣服,底下搁着几盆花草,有一盆已经焉了,一边的墙角摆着一面柜子。

柜子上凌乱的放着梳子,卫生纸,镜子,还有几件脱下来,没来得及换洗的衣服,衣服上似乎还搁着几片纸尿布。

门口的地方则有一个鞋柜,上面有些灰尘,似乎很久没擦拭了,在鞋柜一旁,则是一个四方桌,桌上有一个红色的塑料菜罩,下面有两盘菜,遮挡着,看不真切。

“爸爸,我不跟你说话,难道是在跟妹妹说话吗?”女孩道,“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了,老师说必须要带十块钱,否则会被批评的。”

还有一个妹妹?

我心又惊了一下,终于注意到床脚的位置,还摆着一张婴孩床,木头的,里面垫着些被子,我坐了起来,往里瞄了一眼。

婴孩床中果然躺着一个小孩,正熟睡着,看起来只有一岁左右。

我摸了下嘴唇,有点扎手。

我有些惊慌,下了床,跑到柜前拿起小圆镜,迫不及待的看镜子中的自己。

这一看,便愣住了。

镜子中的自己,虽然依稀能看到十八岁时的模样,可整个人年纪长了八九岁,稚气完全消失不见,成熟了不少,整个人完全没了十八岁时的精气神,显得有些颓废,胡渣子长出一大截,头发还有些油腻。

这个时候,我不再怀疑了,我很有可能因为高考过后的那一场放纵,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八九年之后。

也就是说,现在的我,是八九年之后的我,但这几年之中的记忆,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像是得了失忆症般。

“是不是没钱?”小女孩又说道,声音中有些委屈,还有些害怕。

大概是担心被老师责罚批判吧。

“有钱,怎么能没钱呢,不就是十块钱吗,你等会。”我忙说道,然后四处翻找起来。

衣兜里都是空的,除了一包烟,一分钱都没有。

“那个……你知道我钱放在哪里了吗?”我有些尴尬,转头对小女孩道,“我睡的有些懵,脑袋现在还是晕乎的,记性不是太好。”

“你钱一直就放在口袋里。”小女孩道。

“可口袋里没有啊,一毛钱都没有。”我道,“就连银行卡都没有。”

忽然,我想到一个可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钱和银行卡都在你妈妈那,被她藏了起来?”

我暂时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内里的原因等以后再深究。

既然有两个女儿,说明我已经结婚了,还啪啪啪了。只是,我有些遗憾,还没感觉到啪啪啪的快感,却忽然有了两个女儿。

这事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爸爸,你没事吧?”小女孩有些担忧的看着我,“妈妈半年前就离开我们了,她怎么可能会藏着你的钱?”

媳妇跑了?

“她为什么要走?”我有些生气。

“妈妈说你不上进,结婚这么多年了,好吃懒做,不肯出去上班,只想着写小说,一个月才赚几百块钱,连妹妹的奶粉钱都不够,受够你了,就走了。”小女孩道。

好吧。

我叹了口气,完全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你别急,我再找找,这么大一个家,我就不信一点钱都找不出来。”我安慰了小女孩,也就是我女儿一句,然后不死心的又四处翻找起来。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撅着屁股从床底下摸出一块钱的硬币。

“爸有钱,看见没?拿去交给你老师。”我拂去硬币上黏着的灰尘,在身上又擦了两下,递给女儿。

“就一块钱?”女儿接过硬币,情绪不怎么高。

“你这就错了,怎么能有这种思想呢?”我有些不高兴了,教育批评道,“捐款不能强制性,得是自愿才对,你们老师这种强制性要求每个人捐款十元的做法就不对。”

“再说,只要有爱心,哪怕是一毛钱,也是善举,一块钱与十元并没有什么不同。行了,快些去上学吧,不要迟到了。”

“哦。”女儿似乎有些懂了,情绪好了些,匆匆的出了门。

家里除了一个还在熟睡的婴孩,已经没旁人了,我这个时候才松了口气,在屋子里走动着,试图寻找一些有用的线索,以应对我现在面临的处境。

这个家不大,不到五十平,厨卫都有,但就只有一间房,卧室,餐厅,客厅全都挤在一起,在抽屉中,我发现了一张被压在衣服底的照片。

照片中有四个人。

一个是刚才的小女孩,一个是襁褓中的婴孩,还有两人,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女人,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很漂亮,抱着襁褓站在我身边,应该是我媳妇。

这个女人一米七的身高,比我只矮了七八公分而已,在女人中算是非常高挑的了,一身打扮非常的干练,面容姣好,非常的漂亮。

只是照这张照片的时候,女人似乎是有心事一样,情绪不怎么搞,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完全没印象啊。”我嘀咕了声,照片中的这个女人,我根本不认识。

应该是高中之后认识的。

“我与唐婉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吗?”我高中的时候,是有喜欢的人的,原本以为今后非她不娶,没想到,却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

在照片背面,有几个人名,中间还用心型的图案连接在了一起。

“陈进,嗯,是我的名字。”我轻声嘀咕道,“童望君,应该是这个女人的名字,望君,这个名字有意思,她父母生了个女儿肯定很失望吧。”

“果然是不认识的,童望君这个名字从来没听说过。陈珂,陈乐,这应该是两个女儿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完全一点印象都没有。”

中间的七八年,完全没有丝毫的记忆,一片空白,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在凌乱的床上,我又找到了一个作业本,上面的姓名一栏写着陈珂两个字,班级是三年级三班。

睡在婴孩床中的肯定不会写字,那陈珂就只能是大女儿的名字了,婴孩床中的女儿则是陈乐。

掀开桌上的塑料菜罩,看到两盘还没吃完的菜,我有点发愣。

一盘白菜,剩下一小半,还有一盘剩下大半的白萝卜。

“这个家看来很穷啊。”我喃喃道。

两盘菜,一点肉都不见,就这两个菜,还是常见的青菜,便宜的很,以前都是学校食堂的场面菜。

没想到无肉不欢,家境还算不错的我,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刚刚陈珂出去的时候,似乎没有吃早饭。”看着桌上的饭菜,我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十块钱都找不出来,陈珂身上自然没有钱去外面过早,我去厨房找了一会,米缸已经空了,垃圾篓中塞满了面条包装袋,还是最便宜的那种面条。

想我以前高中的时候,家境殷实,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有三百多块,普通学生才一百块而已,我什么时候混的这么惨了?

想到陈珂在教室中饿着肚子听课的情景,忽然间,我有些心酸。

有人敲门,我走了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正是刚刚我看过的照片中的那个叫童望君的女人。

我的媳妇。

第2章 你是个废物

“你是我媳妇?”我开口问道。

童望君鼻梁很挺,一头披肩的头发,发梢的地方有些微卷,穿着白领正装,提着一个皮包,浑身透着一股都市成功女白领的范。

相较照片之中有些迷茫的神情,此时的童望君很自信。

从外表上看,完全看不出童望君已经生过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更是有八岁。

“陈进,你耍这点小聪明有意思吗?”童望君瞥了我一眼,“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和我之间没什么关系了,我不是你媳妇,你也不是我老公,你能不能长进些?不要总是耍这些小把戏?”

被一个女人说不长进,我脸皮有些挂不住,脸一下就冷了。

“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来干什么?”我道。

“你是不是喝酒将脑子喝懵了?”童望君看了我一眼,“我俩签订离婚协议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我有权随时探望阿珂和小乐,你管不着。”

还有这个协议?

我见童望君说的正式,不像是假的,再说,她虽然看不惯我,觉得我不上进,但至少两个女儿也是她的骨肉,会有这个协议并不奇怪。

“那你也该提前打个电话才对,毕竟我们现在不是夫妻,你未经过我的允许就跑到我家里来,算什么事?”在女人面前,我不能认怂,更何况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我一定要压着她。

童望君打量了几眼,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

“怎么,我说错了吗?到别人家中,不应该提前打招呼吗?”记忆完全空白,我有些心虚,声音大了几分。

“你没说错,到别人家中的确要提前打招呼。”童望君直接推开了我,走到婴孩床边,抱起了被惊醒的陈乐,“不过,你可能忘记了,这个房子的房租是我付的,你现在住的地方,是我租的。”

“这房子是租的?”我讶异的道。

“不是租的,难不成是买的?”童望君哄着哭闹的陈乐,瞥了我一眼,“你要是有这个本事,有这份骨气,知道上进,我也不可能和你离婚。”

我被说的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二十多岁的年纪,居然连一个五十平的房子还要靠租,还是女人给的钱,我混的的确有些惨。可是转念一想,我又觉得不对。

我父母都是老工人,下岗后做了点小生意,开了个茶楼,不算大富,但两老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存款就有一百多万。

每个月,家里的茶楼有一万块钱的收入,家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妹妹,父母很疼我,这些钱供我在市里买一套期房,付个首付完全没问题,没道理说我会要靠女人租房过日子。

“你不要骗我,我家里不缺钱,父母很疼我,我结婚了怎么可能不帮着我在市里付个首付买一套房子,反而要租房子?”我反驳道。

童望君盯着我,看的我有些心虚。

“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忘了,还是故意在这装疯卖傻。”童望君叹了口气,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我,“你家里的确有些钱,不过都让你吃喝玩乐给败光了,你不仅吃喝玩,还赌博,最后你父母替你还了两百万的赌债,就连茶楼都给卖了。”

我呆住了。

童望君说的这些话好似深水炸弹,将我震懵了。

“你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可能参与赌博?”我迫切的想要弄清楚真相。

“自己做的事,自己难道不清楚吗,还需要我解释?我劝了你那么多次,让你不要沾染那些东西,你却一次又一次的犯,你真的很不负责任。”童望君情绪很激动,但过了一会后又平静下来。

这样的争吵,显然不止发生了一次,童望君对我显然早就死心了。

“孩子饿了,你出去。”一边说,童望君一边解上衣的扣子。

孩子才一岁大小,童望君奶水很充足。

我还沉浸在震惊的消息中,不肯挪动脚步。

“你还不出去?”童望君见我没动,横了我一眼。

“我脑子有些懵,很多事想不起来,你跟我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去赌博?”我道,“我就只会玩点斗地主而已,怎么可能会去做那样的事?”

“你不要装了,以前每一次吵架,你都摆出这幅不要脸的模样,现在又故伎重演,抱歉,我已经看够了,不会再上当了。”童望君转过背,奶着孩子。

“你不配做一个丈夫,我给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你不珍惜。你也不配做父亲,你看一看这房间,乱成什么样子?桌上就两样青菜,阿珂正在长身体,你就给她吃这样的饭菜?”

“你真是一个废物。”

童望君的话,狠狠的撞击在我的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握住了我的心脏一样,让我窒息得恨不得将心脏掏出来透透气。

心烦意乱的出了门,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点燃后坐在了楼梯间。

缭绕的烟雾环绕在我的眼前,我眼睛有些迷茫。

连孩子的奶粉钱都没有,住的地方是女人出钱租的,大女儿上学十块钱的捐款费都出不了,甚至没吃早饭,买个包子的钱都没有。

我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用力呼出口中的浊气,看着墙壁上剥离下来的白灰,还有一些霉斑,我眼睛有些酸,感觉到自己的确很窝囊。

童望君骂的没错,我的确是一个废物,连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

估摸着童望君差不多好了,我推门进了房间。

只是,在看见童望君的时候,我心莫名的一痛。

在这个女人的眼中,我是一个垃圾,一个废物。我想要反驳,但却生不出反驳的力气,我有些害怕看到她看我时的眼神。

半分的厌恶,还有半分的可怜。

童望君已经奶完孩子,陈乐趴在她的肩膀上睡着了。

“这里有三千块钱,你拿着。”将陈乐放入婴孩车中后,童望君从包中取出一沓钱,递给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眉头皱了起来。

“刚才我喂小乐的时候,她饿极了,咬的我生疼,这些钱给你,你去买些奶粉。”童望君道,“当初要不是你跟我保证,说一定会照顾好阿珂和小乐,我真不应该将她们两人的抚养权给你。”

“拿去。”我没接,“我能赚到钱,不需要你给钱。”

“你能成熟些吗?”童望君指着婴孩床中的陈乐,“小乐饿成那个样子,这个时候你还在讲你那可怜的自尊心?你要学历没学历,又吃不了苦,怎么去赚钱?”

“没学历怎么了?我还有力气,大不了去工地上搬砖,我也能养活我和两个女儿,用不着你操心。”我道。

“你会去工地?”童望君看了我一眼,没再多说,将钱放在桌子上就走了。

童望君的眼神,让我很受伤,是那样的不屑。

而她放钱的动作,在我看来是施舍。

我抓起桌上的钱,追了出去。

“不用你的施舍,我即便是去卖血,也会养活她们两个。”我将钱塞进童望君的包中,她还在挣扎,“我俩已经离婚了,没什么关系了,拿着你的钱走。”

“好,这是你说的。我下次来,如果看到阿珂和小乐还是这个样子,我会向法院起诉,要回她们的抚养权。”童望君道,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走了。

从童望君的眼神中,我看出来他说的不是假话,我心烦意乱,坐在台阶上,摸出口袋中的烟,抽出一根,塞进嘴中点燃。

小乐才一岁,没有母乳,就必须买奶粉,买奶粉要钱,我上哪去立刻弄到这些钱?

难倒真的要去卖血吗?

楼梯下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我抬头看了过去。

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人抱着一个婴孩上楼,女人皮肤很白皙,披着一件白色的风衣,脚下是高筒皮靴,梳着韩式发型,很知性。

S型的曲线,胸部高挺,将高领毛衣几乎要撑破了。

但脸色有些冷。

第3章 捡菜叶

“让一下。”女人对我道,要从我身边过。

我站了起来,挪开了些位置。

女人看了都没看我一眼,从我身旁走过,到了一边的房门前,与我住的地方在一层,门挨着门。

我靠在墙壁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女人的动作。

女人单手抱着怀里的婴孩,另外一个在包中翻找着,应该是找房门的钥匙。

“我帮你抱着孩子,你找钥匙吧。”我见女人有些吃力,好心想要帮忙。

“不用,麻烦你到一边抽烟去,要么就将烟给灭了,没看到有小孩吗?一点公德心都没有。”女人瞥了我一眼,厌恶的道。

我心中有些窝火,好心帮忙,却被说一顿。

将烟扔在地上,踩了两脚,女人这个时候终于开了门,我往里瞥了眼。

宽敞!

至少一百六十平的面积,墙壁上贴的都是瓷砖,装修很奢华,与我那狗窝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似乎察觉到我在窥探,女人反手就关上了门。

我闹了一个没趣,回了自家。

坐在床上,看着甜甜睡着的陈乐,小小的脸蛋上,继承了童望君的基因,嘴边还有一丝白色的奶渍。

我想,我不能这么下去了。

今天是有童望君过来帮着喂小乐,明天呢,后天呢?我与童望君已经离婚了,她不可能一直过来。

我必须赚钱,买奶粉,养活两个女儿。

“可是,我应该做什么呢?”我喃喃道,皱起了眉头。

我没有一技之长,十八岁过后的记忆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印象,什么都不会做。难不成,我真的要去搬砖?

不,那太丢人了,我本来有机会考入985院校的,怎么可能去工地上搬砖?

这一刻,我是要自尊的。

可是,晚上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将这股自尊很快就抛掉了。

陈珂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中装了些青菜叶子,大部分已经焉了,有些发黄。

“你哪里买的这些菜叶子?”我奇怪的问道,“你身上有钱?”

“这是我捡的,人家刚摘下来的,还新鲜着呢。”陈珂像是炫耀一般,高兴的对我道。

捡的?

“你怎么跑去捡菜叶子?”我心疼的道,“爸爸能养活你。”

“可是爸爸,我已经捡了一个多月的菜叶子啊。”陈珂放下书包,熟练的拿起厨房中的一个塑料盆,接了些水,浅浅的一层,而后端在一边,开始清洗着菜叶子上的污渍。

看着小心拂去菜叶子上泥渍,一点点掐掉发黄部分,生怕多掐了青色菜叶的陈珂,我的眼睛有些泛酸。

“桌上的那两盘菜,也是你捡回来的吗?”我轻声的问道。

“嗯,爸爸,那天早上我运气好好哦,那么好的两个白萝卜,别人居然不要了,直接扔了,我正好看见了,就从垃圾堆中捡了回来。”陈珂点头,有些兴奋,过了一会,又有些遗憾,“只是那萝卜吃起来有些苦。”

还没到时令的白萝卜,自然是苦的,也怪不得别人会扔掉。

想到陈珂背着书包,趴在垃圾堆中捡起白萝卜的模样,我再也忍不住了,蹲了下来,一把将陈珂抱在了怀中。

“阿珂,是爸爸不好,爸爸没照顾好你和妹妹。”我哽咽着,泣不成声。

“爸爸不哭,我很好啊。”陈珂拍着我的肩膀,“只要你在我和小乐身边就好了,我们一家子永远在一起。”

“嗯。”我抬头,擦了下眼角,露出一个笑容,“你肚子饿了没,我去给你蒸米饭吃,好不好?”

“有米饭吗?”陈珂眼神一下就亮了,“可我记得家里的米缸早就没米了,我们已经一个多月的面条,现在,就连面条也没了。”

说到后面,陈珂的情绪有些低落。

“放心,爸爸有办法,你在家看着妹妹,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我说到,“还有,这菜不要洗了,放着,待会爸爸回来洗。”

“嗯,好的,我等着爸爸给我蒸米饭吃。”陈珂充满希冀的看着我。

我出了门,没走远,停在了隔壁那个女人的门边。

犹豫踟蹰了一会,我几次想要敲门,但手抬了起来,又放了下去。

我这个人很要面子,从来没有找别人借过什么东西,也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恩情。高中那会,与朋友出去吃饭,若是他们付钱,下一次我肯定会再请回来,而且要去更好的酒店。

呼。

缓缓吐出一口气,想到屋里女儿阿珂期冀的眼神,我终于敲响了门。

“你有什么事?”门打开了,刚才碰见的那个女人出现在门口,警惕的看着我。

“别这么紧张,我就住在隔壁,真的不是坏人。”我解释了一句,而后神色有些尴尬,往女人身后看了眼,“那个……你家装修的真不错,我能进去看一看吗?”

“你房子准备装修?”女人问道。

“呃,是的,是准备装修,所以想着参考一下,你家房子装修的很好,我能进去看一看吗?”我点头,称赞着。

女人让开了位置。

我走了进去,低头看了眼地板,而后又装模作样的四处看了看。

“这地板,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颜色也暖,看着一点不冰冷。”我信步走着,“还有,这墙布也好,与地板很配。”

“这房子是我按着效果图装修的,施工的时候,我亲自监督的。”女人道。

“哦?”我有些讶异,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原来你是一名室内设计师?怪不得呢,这房子装的真好,很有家的味道。”

女人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惆怅之意。

我继续转悠着,到了厨房,开放式的厨房,我一眼就看到放在橱柜边的米袋,新的,还没有解开。

“这房子装修的真漂亮,你真厉害……对了,我能借你家一点米用一用吗?”我看似无意的说道。

女人愣了下,显然没有适应我这么大的转变,前一刻还谈着装修,后一刻就要借米。

“你跑我家里来的真正目的,不会是为了借米吧?”女人怀疑的看着我。

“真不是,你家的装修真的很漂亮,往后我也这样装修。”我说道,“家里米缸空了,现在去买也不方便不是?”

“楼下就有超市,方便的很。”女人道,盯着我。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邻里之间,谁还没个困难的地方呢?”我说道,“我也不借多,一斤就好。”

“不借。”女人斩钉截铁的回绝道。

“你真要这么决绝?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一个女人,难免有不方便的时候,你今天这么绝情,往后你要是遇到困难,可就找不到人帮你了。”我道。

“我用不着你帮忙。”女人道,而后指着门口,“你可以出去了。”

我一下就急了,真要这么出去,我怎么面对阿珂?

她还等着我回去蒸米饭,我如果空着手回去,她会多么伤心?

“你这个女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而且还这么小气,不就是一斤大米吗,你今天借给我,我明天给你还十斤,怎么样?”我不肯出去。

女人看了我一眼,似乎是不愿意再和我争辩,指着厨房中的米袋,厌烦的道:“那有一袋米,还没有开封,你直接搬走吧,不要在这大呼小叫的。”

我没有客气,与女儿的肚子相比,面子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取了剪刀,开了米袋,我又拿了一个碗,舀了一大碗的米,然后小心的将开了口的米袋重新封严实。

“借你这么多米,另外,再借个碗用一用,明天我肯定还你十斤米。”我对女人道,而后出了门。

第4章 无能

我前脚刚出门,后面就传来一阵风,我赶忙抬出了后脚。

哐啷一声,门关了。

“阿珂,看看爸爸弄回来什么东西了?”我端着一碗的米,回到屋里,对女儿陈珂道。

厨房的桌子上,放着洗好的青菜叶子,虽然让陈珂不要洗菜,但她还是将菜洗好了。天有些冷,她的小手通红。

“是大米,爸爸,你真厉害。”陈珂看到我手中的碗,跑了过来,盯着碗中的大米,“爸爸,给我,我去蒸饭。”

“呵呵,你歇着,去被子里捂一下手,我来蒸饭。”我不忍心再让陈珂碰水。

家里就一台电热水器,厨房并没有接热水管,只有冷水,十月底的天,已经有些凉意了,我心疼陈珂。

接水,淘米,煮饭,一气呵成。

“你怎么不去被子里捂着手?”陈珂一直在厨房的门口看着,我回头道,“还至少要十多分钟才能熟,等会饭熟了,我端给你吃,你去被子里等着。”

“我还有作业没做完,我去做作业。”陈珂道,转身去取了书包,从里面拿出课本,搬了一个小凳子,守在厨房门口。

做一会作业,陈珂就抬头看一眼电饭煲。

我看到这一幕,眼睛又有些酸了。

陈珂这么渴望吃一口米饭,才会表现的这么关注,我还真是失败,居然连女儿的温饱都保障不了。

估摸着饭快要熟的时候,我将青菜给炒了,又将桌上的两盘剩菜热了热。

时间正好,饭也熟了。

来不及让饭再闷一闷,我开了电饭煲,给陈珂盛了一碗米饭,满满的一碗。

“爸爸,我吃不了这么多,只要半碗就好了,剩下的都给你吃。”陈珂说道。

“吃吧,你吃不完再给爸爸,还有很多饭,爸爸有吃的。”我说道。

一大碗的米,够一个四口之家的饭量了。

锅里的米饭很充足。

陈珂抱着碗,吃一口米饭,夹一点青菜,吃的很香甜,眼睛都眯了起来。

“好吃,真好吃,这米饭真香,比我以前吃过的米饭都要香。”一边吃,陈珂一边说道。

“好吃就多吃一点。”我笑着道,吃了一口萝卜,然后皱了下眉头。

这萝卜,真的很苦。

可刚才,我见陈珂分明带着笑意吃下去两三块萝卜。

阿珂跟我说过萝卜苦,但我没想到会这么苦,而她似乎是习惯了,又或者是米饭太香了,掩盖住了萝卜的苦。

“别吃萝卜了,太苦了,吃青菜。”见陈珂又去夹萝卜,我说道。

“没事呢,总比一点菜都没有的好。”陈珂笑着道,“而且米饭真的好香,拌着米饭一起吃,就不苦了。”

我眼睛有些泛红。

“阿珂乖,这萝卜太苦了,吃了对身体不好,以后爸爸肯定会赚很多钱,给你买好吃的饭菜,带你去外面吃好吃的。”我将萝卜端了起来,扔进了垃圾桶中。

陈珂看了眼垃圾桶中的萝卜,眼中有一股可惜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更加的痛了。

我发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让女儿过上好的生活。

“爸爸,那等你赚钱了,我们就可以去吃肯德基吗?”陈珂嚼着米饭,抬头看着我。

“嗯,可以的,爸爸赚钱了就带你去吃肯德基。”我点头,大声的应道。

“好耶。”陈珂兴奋的喊了起来,扑到我的身上,“爸爸真好。”

我和陈珂吃了半锅的米饭,陈珂只有八岁,饭量不大,可也吃了满满一碗,肚子撑得浑圆。

就在我收拾碗筷的时候,木床中的陈乐哭了,哇哇大叫,我慌忙擦了下手上的水渍,跑到木床边,小心的抱起她。

哄了好一会也不见好,最后还是在陈珂的提示下,发现是陈乐拉屎了,沾在纸尿布上,弄的她不舒服,所以才一直哭。

换纸尿布,又取了锅里的一些米饭,熬了些稀饭,放冷后一点点喂给陈乐吃。

似乎的确是饿了,陈乐没有挑,吃了小半碗的稀饭,我抱着在房间中走了一会,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

躺在床上,盖着一床有些潮味被子,身边是陈珂的小脸,我感觉到身上的责任很重大,赚钱的任务很紧迫。

两个女儿正是在长身体的阶段,陈珂大一些,不用吃奶粉,但也不可能每天总是两盘青菜,还没有多少油水,必须沾些荤腥,吃些肉才好。

再有陈乐,才一岁,就连走路都不利索,话也还不怎么会说,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必须得要喝奶粉才行,稀饭没什么营养。

第二天,我还在床上迷糊的时候,听到了动静。

睁开眼,就看见陈珂正在洗漱。

“爸爸,你醒了?”陈珂看到我,说道,“你再睡一会,昨天剩了些米饭,我熬些稀饭给你喝。”

一瞬间,我感觉到无比的惭愧。

我一个二十好几的人,居然要女儿照顾,这么冷的天,她比我起的还早,还想着给我做早饭。

“不用,爸爸马上起来。”我一下就坐了起来。

麻利的穿好衣服,洗漱过后,用昨天剩下的饭,熬了一大锅的稀饭。

喝过稀饭后,陈珂去上学了,我嘱咐她路上小心,想着什么时候要去她学校看一看。

“达……达达。”婴孩床上,陈乐醒了,小胳膊腿舒展了一下,看到我,小脸一下就笑了,张开了手。

我抱起了陈乐,给她穿好衣服,检查了下尿不湿,又给她喂了些稀饭,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陈珂八岁了,平常在上学,不用我怎么管。

可陈乐才一岁,根本离不开人,得有人在她身边看护着才行,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去找工作赚钱?

“该死的。”我暗骂了自己一句,这样一个问题,居然被我忽视了。

该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我决定给父母打一个电话,这个时候,我也只能找父母帮忙了。

掏出手机,找到父亲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却提示我欠费,已经停机了!

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童望君的话,她似乎跟我说过,我的手机停机了。

呼。

我呼出一口浊气,平复了下心中郁闷的情绪,一手抱着陈乐,出了门,敲响了隔壁的门。

“干什么?”门开了,女人站在门口,看着我,面色有些不善。

“我手机停机了,能借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吗?”我有些尴尬的对女人道。

“手机停机了,充话费就行。”女人道,“你找我干什么?”

“手头有些紧,没钱。”我道。

女人盯着我看了几眼,露出了一丝笑意。

“怪不得你昨天过来借米,原来是没钱,根本不是因为下楼麻烦。”女人道,“你还真够失败的,居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谁都有失意不顺的时候,人生在世,世事无常,你说是不是?”我道,“借你的米我很快就会还的,你电话给我用一用,几分钟就好,到时候电话费和米我一起还给你。”

“不借。”女人一口回绝。

“就几毛钱而已,你要不要还这么狠?”我说道,“大家都是邻居,现在你也知道我很困难,要是不打这个电话,我一家三口,一个大人,两个娃,很可能就会饿死。到时候,你就是间接杀害我们的凶手。”

“你饿死了,世界少了一个祸害,至于你两个孩子,那也是你的无能造成的。”女人毫不客气的回击道,“你不要再来烦我了,我如果再骚扰我,我会报警的。”

说着,女人直接关了门。

我又敲了几声,里面再没有任何的回音。

“你这个女人,简直是蛇蝎心肠,居然见死不救。”我恨恨的道,可也无可奈何,最后没办法,抱着陈乐下了楼,在门口的超市,用超市的座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第5章 回家

电话响了好一会,就在我以为没人接听的时候,接通了。

“谁啊?”是我爸的声音。

有些苍老,我差点就听不出来,可仔细辨认语气,我还是能听出来,就是我爸的声音没错,很疲惫,还带着一丝警惕。

家中开的茶楼,经常会接到陌生电话,我爸早就习惯了,有时候还会和陌生人就茶的问题聊上半个小时。

什么时候,他对陌生电话变得这么小心翼翼,语气中甚至夹杂着一丝害怕的情绪了?

“爸,是我。”我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

“你打电话回来干什么?”我爸语气一下就变得生硬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可以肯定了,家中肯定发生了变故,而且与我有关,否则父亲对我说话不会是这个口气。

难不成真的如同童望君说的那样,我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害的父母替我偿还了两百多万的赌债,就连茶楼也给卖了?

想到这,我忽然迫切的想要回家一趟,看一看父母。

“我想回去。”我说道。

“你还回来干什么?是不是又在外面欠了赌债?我没钱替你还了,难道你非要逼死你妈才甘心吗?”我爸在电话那头怒道。

我的心一怔,父亲口中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加上深深的无奈之感,让我震惊。

父亲在我小学的时候,利用下岗买断金,还有一些存款,开了一家茶楼,一开始对茶叶生意不熟悉,上当受骗,损失了三四万块钱。

三四万,在那个时候对我家而言算是一笔巨款了。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家中甚至连买菜的钱都拿不出来。

可即便这样,父亲也斗志昂扬,一面安慰我妈,一面找亲戚朋友筹款,还向懂行的茶叶师傅学习,避免重蹈覆辙。

可是现在,父亲语气中居然有一股无奈之感,这让我很惊讶。

到底他经受了什么样的打击,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是儿子?”电话那头,传来另一声,是我妈在说话。

声音也变了,有些虚弱,可仍旧透着对我的关心。

“嗯,是我,妈。”我喊道,“小乐也在,我想带着小乐回去看看你和爸。”

“电话递给我,我跟儿子说两句。”我妈跟我爸说,“你去整点菜回来,再割两斤羊肉,等会儿子回来,给他弄最爱吃的孜然羊肉。”

“他回来指定没好事,还给他弄孜然羊肉,还不如给扔了。”我爸埋怨了一句,可过了一会,又提醒我妈道,“记得跟他说声,我们搬家了,他要过来,别到了原先的地方。隔着这么远,带着孩子,天又这么冷,会冻着孩子。”

电话里,我妈跟我说了几句,告诉了我新家的地址,就挂了电话。

我身上没钱,取出口袋里的半包烟,给了老板,又舔着脸找老板要了两块钱的零钱,上了一辆公交车。

坐了半个小时,才到我妈跟我说的新家地址。

离着市中心很远,在郊区一个偏僻的小区里,而原本我家虽说不在市中心,但也没这么偏僻。

进了小区,上到三楼,我认了门牌号,敲了门。

门开了,我看到面前的人,却愣了下。

“妈?”我低着头,看着身前坐在轮椅上的人,整个人有些懵。

“小乐也来了?”坐在轮椅上的人就是我妈,看到我抱着的陈乐,张开了手,“来,给奶奶抱一抱。”

“你真是的,怎么做爸的,这么冷的天,就给小乐穿这么点衣服,围巾也不给他围一个,冻坏了孩子怎么办?”

我将小乐放到我妈的怀中,让她抱着,然后又推着她进了房。

房间不大,很破旧,就一户,甚至比我租的房子还小,只有三十多平。

不过房间中的东西摆放很整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妈,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的腿怎么了?”我问道。

“你还有脸问?要不是因为你,你妈会被人逼到从楼梯跌下去,摔断了腿吗?”这个时候,我爸回来了,手中提着菜,看到我,脸上一脸颜色也没有,“说吧,你来干什么,是不是要钱?”

“儿子还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我妈给我爸使了一个眼色,“你将菜洗一下,炒几个菜。”

“就你疼他。”我爸道,“也不看看,好好的一个家,让他败成什么样子了,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人家去赌博,家里的茶楼和房子都卖了替他还债。”

“好不容易安生几个月,现在又来了,铁定又是赌了,对不对?”

说到这,我爸和我妈都看着我。

“没有,我就只是过来看看你们。”我道。

“真的没有?”我爸怀疑的道。

“真的没有,我不会赌博的。”我肯定的道,“今后我要赚钱养家,好好的生活。”

“看看,我就说吧,儿子不会那么笨的,犯了一次错,怎么可能再犯呢?”我妈很高兴,我听的出来,她似乎松了口气。

“要真的能像他说的那样才好,他这样的话也不止说了一遍。”我爸还是不放心,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进了厨房,洗菜做饭去了。

我爸做菜的手艺很好,二十多分钟后,就做好了四五盘菜,还有一盘是我最喜欢吃的孜然羊肉,香气扑鼻。

这让久没有迟到肉的我,馋得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馋成这个样子,快吃吧。”我妈对我说道。

我几乎是狼吞虎咽,吃了三碗米饭,最后实在撑不下去了,才放下碗筷。

“爸,茶楼没了,你现在在做什么?”我问道。

我爸的眼神中,有一抹哀伤之情。

那栋茶楼,是他的梦想,但现在却没了,因为我,我的情绪一下也低落了。

“你爸他现在在给别人当保安,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收入,没有开茶楼的时候那么累,比之前要轻松多了。”我妈接过话。

我沉默了。

来之前,我没想到是这种情况,我妈腿不方便,爸又在做保安,我不可能再将小乐交给他们照顾,那样对他们而言,太辛苦了。

“你突然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妈看出我的情绪,问道。

“没有,没什么事,我就是有些想你们了,过来看一看。”我道,“好了,我也该回去了。”

“你等会,这还有很多菜,你打包了带回去,热一热就能吃。”我妈道。

“不用了,家里有菜,不用打包。”我道。

“你妈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你什么德行,我和你妈难道还不清楚吗?”我爸看了我一眼,“你以前饭量也不大,才一碗多一点而已,刚才吃了三碗,又带着两个娃,家里恐怕已经快要揭不开锅了吧?”

“到了这个时候,还矫情,即便你不吃,阿珂不吃吗?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跟着你一起挨饿?”

我有些尴尬的低着头,沉默不语,生不出反驳的话。

两人收拾打包了桌上的菜,放在了桌上,我妈又将我喊到了房间里。

“这两千块钱,你拿着。”我妈取出一沓钱,递给我。

“我有钱。”我忙道,“这钱你拿着,你腿还没好利索,还需要用钱,真的不用再给我钱了。”

“拿着,我是你妈,你跟我客气什么?”我妈道,“这钱也不是给你的,是给我孙女的,小乐刚才饿成什么样了?一碗的稀饭,就着一点肉末,吃的精光。”

“这么大的孩子,可不能总是吃这些杂食,还得买奶粉,好好的补充下营养。这两千块钱是给小乐买奶粉的钱。”

“妈。”我一下就哭了出来,跪在了地上,“是儿子不好,让你和爸操心了,住在这样破的地方,我都这么大了,还伸手向你们拿钱。”

第6章 是不是有病

我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父母的头发都白了不少,皱纹也起来了,我在母亲的脸上甚至看到了些许的老年斑,高中那会,父母脸色红润,日子过的滋润无比。

可现在,却成了这般模样,原本宽敞的房子没了,换了三十多平的破旧老房,为了生计,父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得去给人当保安。

我的心真的很痛,同时也很疑惑,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才会染上赌博的恶习,继而对家庭造成这样大的影响,连累到父母要卖房子,卖茶楼替我还债。

“我是你妈,我不替你操心,谁替你操心?”我妈眼睛也有些红,偷偷的抹着眼泪,“只要你安安分分的学好,不要再染上那些恶习,好好的生活,我和你爸就放心了。”

“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生活,好好赚钱养家的。”我保证道。

“嗯。”我妈点头,看了眼陈乐,“小乐才一岁,身边不能离了人,你如果要去工作,就得有人照看她,你将放在我这吧,我替你带着她,这样你也好去找工作。”

“不用了,妈,你就别担心了,有人照顾她。”我不想再麻烦父母,不想再让父母操心劳累,回绝道。

一岁的小孩,且不说奶粉是个大花销,一个星期就得一罐,一罐至少三四百块钱,一个月光是在奶粉上的花销就得两三千。

再有尿不湿,也得好几百。

小孩子抵抗力本来就弱,若是有个感冒发烧,随随便便打个针,开些药就要一千多。

若是以往,交给爸妈肯定没什么关系,他们有时间,也有能力带,可现在我不忍心。

不只是钱的问题,小乐才一岁,正是闹腾难伺候的年纪,半夜闹腾起来,爸妈就别想安生睡个好觉。

“你和小君都离婚了,孩子你带着,她不帮着你带,你给谁带?”我妈道,“小乐你就放在我这,肯定饿不着她,你好好的工作。”

“妈,你真的不用担心,我虽然和她离了婚,但她终究是两个孩子的妈,她不会不管孩子的。”我说道,“放心吧,我有办法。”

我妈沉默了,而后叹了口气。

“小君这孩子也挺可怜的,你说你,怎么就和她离了呢?”我妈道,“行了,孩子在你身边也好,至少和小君之间还有个纽带,能联系。你可一定要好好改正,不能向以前那样了。”

“我知道的。”我点头应道。

离开家的时候,我揣着我妈给的两千块钱。

走到小区外,回头看了眼墙体有些斑驳的小区楼房,我心中五味杂陈。

两老操劳了半辈子,好不容易有了滋润的生活,却全让我给败坏掉了,临到老,还要替我担心。

坐上公交,我在市中心一家大型超市下了车,抱着小乐进了超市。

家里没奶粉,得赶紧买些奶粉放着。

“先生,这罐奶粉不错,一罐只要两百三十块钱,我们现在做活动,如果买三罐的话,再送一罐。”超市服务员从货架上拿出一罐奶粉跟我说道。

“两百三十块钱一罐?”我有点不放心,“这牌子我没怎么听说过啊,是小牌子吧?”

实际上,我对奶粉一点了解都没有,只听说过三鹿,直觉两百多块钱的奶粉不怎么好。可买三送一的这个活动又吸引了我,我有些犹豫不决。

“先生,这个牌子的奶粉在国内很有名的,你绝对放心,是国产大牌子,没有任何的问题,我亲戚家一小孩和你女儿一样大,他就经常托我从超市买奶粉。”超市服务员信誓旦旦的道。

“这样的活动不是每天都有的,我那亲戚听说我这做活动,一口气买了两箱的奶粉,整整十二罐,送了四罐,多划算?一下就省了将近一千块钱。”

“两百多块钱的奶粉,真的没有问题?”我又问道。

“你就放心吧,真要有问题,还会放在这卖吗?”超市服务员说道。

我一想也是,看了看满目的奶粉,两百多块钱的也不算太低,还有一百五六的。两百多的,又是国内大牌子,应该还行吧。

“行,那给我拿三罐吧,送一罐是吧?”我道。

“三罐送一罐,你就放心吧,不会骗你的。”超市服务员道,“我帮你放进购物车,你直接到收营台去结账就行。”

“你还需要买点别的东西吗?”

“不用了。”我摇头,推着购物车到了收营台。

“陈进?”有人喊我。

我转头看去,是童望君。

居然在超市碰见了她,真是巧了。

“小乐,来给妈妈抱一抱。”童望君走了过来,伸手抱起了陈乐。

一人推着购物车,跟在童望君身边。

这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仪表堂堂。

“望君,怎么也不介绍一下?”这人看了我一眼,同童望君道。

“这是陈进。”童望君看了眼身边的人,而后又看了我一眼,“这是我同事,你来超市干什么?”

“我过来买奶粉。”我说道,“你呢?现在不是上班的时间吗,你怎么有空逛超市?”

“我刚谈完一个业务,有点时间,就来超市转一转,买了些奶粉,还有纸尿布,给小乐的,还有些零食,带回去给阿珂吃。”童望君道。

我扫了眼童望君身边的购物车,里面有四五罐奶粉,还有两包纸尿布,另外还有些酸奶之类的零食。

“你不用买奶粉了,我买了四罐,够小乐喝一个月的了。”我说道。

“你那奶粉不行,是国产的,才两百多块钱一罐,我刚才看到似乎还在做活动,买三罐送一罐,这样算下来,一罐的价钱也不过才一百多块钱而已。”这个时候,童望君的同事扫了眼我的购物车,插嘴道。

“陈进,你这奶粉才两百多块钱一罐?”童望君盯着我。

我一听一下就恼火了:“两百多块钱的奶粉怎么了?这也是国产的大牌子,怎么就不能喝了?”

“这个牌子算不上大牌子,在国内也就是二线的牌子罢了。”童望君的同事笑了笑,对我道,“虽说奶粉的成分大体都差不多,但国内的一些东西,还是没有进口的来的让人放心,多花个两三百块钱,就能买到不错的进口奶粉。”

“孩子还小,马虎不得,不能为了省这点钱,就拿孩子的未来开玩笑。我劝你还是将这几罐奶粉放回去,我和望君已经挑了奶粉,都是进口的好奶粉,五百多块钱一罐,喝着放心。”

“陈进,将那奶粉放回去。”童望君跟我说道,“小乐不能喝那么便宜的奶粉。”

“贵的就是好的吗?”童望君的话我听着很刺耳,“这奶粉是我挑的,你管不着,将小乐给我。”

“还有,我有能力养活小乐和阿珂,不用你费心,将你的奶粉拿回去。”

说着,我抱过小乐,付了钱,提着四罐奶粉就往外走。

过了一会,后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一辆沃尔沃S60停在了我的身边。

“上车。”副驾驶位上,童望君对我喊道。

驾驶室里,童望君的同事也看了我一眼,不过没说话。

这车,是这个男的,一辆沃尔沃S60,至少也要三十多万,对目前的我而言,是一个天价,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不用,我坐公交回去。”我道,一手抱着小乐,一手提着塑料袋,往公交车站走。

“陈进,你是不是有病?!”童望君下了车,快步走到我身边,“你自己没本事,买差的奶粉给小乐喝,不将女儿放在心上,还不让人说了?”

 
一觉醒来,十八岁的他变成了三十岁,可是已为人父的自己竟然是个一无所成的废物?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376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