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携手时的最美,在历经一个又一个孤寂的夜后成了她最奢侈的怀念。

曾经携手时的最美,在历经一个又一个孤寂的夜后成了她最奢侈的怀念。

第1章 老公……

“这是我老公司希烨送我的红宝石戒指,还有同款的手链、项链和耳环,这个月都送了好几套不同款的了!”

女子说着,戴着宝石戒指的手就递到了喻惜晴的面前,“好看不?”

司希烨这个名字让喻惜晴脸色一白,司希烨是她老公,领过证的。

可面前的这个女人居然对她领过证的老公也叫老公。

“你再帮我看看,选一套出席我的生日宴,至于礼服,就根据首饰来搭配。对了,礼服要情侣款!”

喻惜晴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笑道:“你老公对你真好,对了,你说的情侣款男款就是按照司先生的尺寸定做吗?”

“嗯嗯,你也知道司希烨?”女子得意的看向喻惜晴,“我老公可是T市的十大杰出青年,还是世界五百强中最年轻的总裁,他说了,下周二一定要给我办一场最豪华的生日晚宴,到时候,你记得到场,给我补妆。”

喻惜晴心头一哽,这个世上她可以不知道其它任何男人,却独独不能不知道司希烨。

下周二,阴历十月初十,也是她的生日。

可司希烨只记得他小三的生日,早就忘记了她这个做妻子的生日了。

“好,就这套首饰吧,礼服我会提前画好样稿,请你过目了再裁制。”喻惜晴忍着心底的不适低声说到。

“对了,我老公的就要黑色的燕尾服,他的尺寸我晚上亲自量了再告诉你。”女子洋洋自得的道。

“不必了,我这有。”司希烨每一次出席晚宴的礼服,他的女伴都是找上她做的,一年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套。

“你哪来的?”女子的脸色顿时变了。

“网络上很多。”喻惜晴淡淡笑,面不改色。

如果不是不想惹麻烦,她很想告诉这位顾小姐,司希烨的女伴最慢是一个月一换,所以,她可能马上就要被淘汰了。

“还有五天,一定要快点,可不能耽误了我的生日!嗯,做好了送到这个地址,这是我老公给我新买的别墅……”

惜晴不记得顾玉雪是怎么离开的了。

她一直坐在办公桌前发呆。

犹记得自己第一次听说要给司希烨做衣服时的心情,她激动、紧张,又开心得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

但是,衣服他穿上了,站在他身边的,从来都不是她。

闹钟响了,也到了她必须下班的时间。

晚上二十二点是司希烨给她的门禁时间,只是,她每天都会在二十二点之前回家,而定下规矩的人一个月有三十天都不回家。

喻惜晴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出了办公室,准备回家加班。

早就过了晚高峰,路上人少车也少。

前面是十字路口,喻惜晴缓下了车速,内里的车道上,一辆拉风的桔色兰博基尼超过了她的车。

那车让她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总以为是自己眼花,可还是看到了驾驶座上的司希烨和副驾上的顾玉雪,她心口一恸,有种被利刃寸寸划开的感觉,只剩下了无边的痛。

“嘭……嘭……”两声巨响,兰博基尼与她的小QQ忽而同时撞在了突然间横向行驶过来的一辆大货车上……

第2章 他的温柔

痛。

粘稠的感觉从头上袭来。

然后就是血腥的味道。

喻惜晴觉得她要死了。

可是周遭真吵。

还有霓虹灯的光线不住的刺痛她的双眼。

吃力的抬手,紧紧握住车把手。

吃力的转头,车窗外,司希烨看起来完好无损的就站在那里,尊贵而若神袛般的面容不见一丝慌乱。

他好好的就好,这是这刹那间喻惜晴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感觉。

她只要他好好的。

“司……司先生,您的女伴受伤了,这辆QQ车里的女人也受伤了,我们这就开始施救。”

司希烨听到这里,淡淡的瞟了一眼喻惜晴的方向,却是这一眼,透过残破的车窗玻璃四目相对了。

司希烨眸色微薰,唇角微勾,忽而笑如繁花,落在喻惜晴的眼里,是那样的灿烂好看。

她就看着他,一时间居然忘记了痛,眼里只剩下了这个男人的盛世容颜。

就在她沉浸在他轻扬的笑意中时,只听司希烨道:“玉雪全身都上了保险,这车可是兰博基尼……”

“司先生放心,自然是先施救您的女伴,还有车。”一旁赶来的交警谄媚的说到。

头上的刺痛越来越重,脸上的粘绸感也越来越强烈,眼前的男人也越来越模糊,喻惜晴缓缓闭上了眼睛,她想忽略周遭的所有,假装的认定司希烨第一个要救的人就是她这个妻子。

可是一道道的声音无情的钻入她的耳中,让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再也没有了血色。

“希烨,我好痛。”

“吹吹就好了。”喻惜晴吃力的睁开眼睛时,正好是司希烨微微俯首温柔的吹着顾玉雪脸颊的时候。

“死相,你真坏。”应该是被吹痒了,顾玉雪娇羞无限的一记粉拳挥向司希烨,就见他宠溺的后退了一步,刚好让喻惜晴清楚的看到了顾玉雪的脸。

借着周遭闪烁的霓虹,顾玉雪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只有一道浅浅的若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到的红痕。

而她之所以能看到,是正好有120救护车上的灯光照在了顾玉雪的脸上。

退后一步的司希烨低笑了一声,长臂一揽,重新又把顾玉雪揽到了怀里,“没事就好,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那温柔的声音让喻惜晴心口更恸,她满脸是血他不管不顾,而小三只脸上轻微的划了一下他就心疼的不得了。

呵呵呵,她这个他的妻子,有等于无。

不,甚至于比不上随便一个路人。

“不用了,就脸刮了一下,你一吹一点都不疼了,司擎,咱们打车回家吧,好不好?”顾玉雪两条藕白的手臂搂上了司希烨的脖子,一脸的娇艳动人。

“好。”

喻惜晴怔怔的看着车窗外的一男一女,就见男人温柔的一俯身,便打横抱起了顾玉雪,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中。

再也没有管过她的死活。

施救人员也这才有时间救她。

“小姐,我们现在要破开车门,你忍着点,马上救你出来。”

“嗯。”喻惜晴轻应一声,随即再也坚持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司希烨,既然不爱就不要娶她,既然娶了,又何必这般冷漠。

第3章 你快躺下

三天三夜,喻惜晴醒来已经是周日的晚间了。

缓缓睁开眼睛,窗外的霓虹闪烁进来,染亮了她的眸眼望向窗前背对着她的一道背影,“希烨……”

男子倏然转身,皱眉看着她,“喻惜晴,他不管不顾弃你而去,你居然还记挂着他,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多久?”

“贺简,怎么是你?”

“怎么是我?你被送进医院,医院连打了司希烨三个电话让他来照顾你并预付医药费他都没来,最后在你的通讯记录里找到了我,如果我没来,你现在都已经在太平间的冰柜里了。”柯贺简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呵呵。”喻惜晴惨然一笑,她真想说医生和护士要是没有打给柯贺简就好了,就让她自生自灭多好,她现在宁愿躺在太平间冰冷的柜子里,也不要知道司希烨对她不闻不问。

“你还笑,惜晴,说说以后的打算吧,如果你愿意,我带你出国开一间属于你自己的造型设计屋,好吗?”柯贺简强忍着心底的心疼,走到床前,低低柔柔的劝说着。

喻惜晴的眸光却全都在一旁床头桌桌面的报纸上。

头版头条上那个俊美无俦的男子,就是娶了她又把他当成路人的男人,司希烨。

“惜晴……”柯贺简轻声叫醒仿佛恍惚了的喻惜晴。

喻惜晴这才轻轻转首,环顾了一下四周,“我手机呢?”

“在你包里。”柯贺简拿过了她的包把手机递给她。

喻惜晴有点费力的打开手机,本以为会有司希烨的未接电话,可随即就发现只有两个人的来电显示。

一个是顾玉雪的十几个电话,一个是她的上司张经理的电话。

很显然,张经理也是为了顾玉雪的那个造型订单吧。

她昏迷了三天三夜,正好是从周五到周日,后天就是顾玉雪的生日了,也是她交设计成品的日子。

但现在,她连样稿都没有。

指尖回拨回去,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姓喻的,你怎么答应我的?后天就是我生日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没有按时把礼服交给我,要是影响了我的生日宴,按照合同,你要赔付一千万的违约金。”

喻惜晴咬了咬唇,等顾玉雪说完了,才轻声道:“明早给你样稿,后天给你礼服。”

“你最好说到做到,否则,那一千万一分都不能少。”顾玉雪吼完,直接挂断了。

喻惜晴颤巍巍的起身下床。

“惜晴,医生说你最少还要卧床三天,留院观察半个月确定没问题了才可以出院,你快躺下。”

喻惜晴推开柯贺简的手,轻声道:“我想回家。”二十一点了,她想要在二十二点之前赶到家里,那是司希烨给她的门禁时间。

“喻惜晴,你疯了吗?”

“贺简,你帮我办出院手续,如果你不愿意,我过几天再来补办。”

“你……”柯贺简真是恨铁不成钢,恨不得打晕喻惜晴把她留在医院,可,偏就舍不得。

人活一世,不知道这辈子是他欠了喻惜晴的,还是喻惜晴欠了司希烨的,怎么也还不完。

第4章 为什么

粉色的婚房只有床头的婚纱照中的她一袭雪白。

她说她喜欢粉色,那是梦幻的颜色。

司希烨就亲自把她的婚房打造成了粉色的公主屋,他带着她去领结婚证的那天,她成了这间婚房里的公主。

那时她以为她会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新娘子最幸运的公主。

却到此刻才知道,这婚房就是她的囚笼,哪怕清晨可以有阳光满目,她的世界也是一片阴霾。

他们结婚了,却从领证的那一天开始,司希烨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

脑海里闪过他站在车前望着满身是血的她时那平静的面容,这一刻她只想知道他为什么娶了她,又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泪水模糊了视野,也模糊了她亲自为他设计的燕尾服的样稿。

时间已过了午夜,她摸到手机,只轻轻一摁,就摁下了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只属于司希烨的手机快捷键。

结婚一年了,他从来没有接过她的电话,这一刻,她也不敢奢望他会接起来。

却就在这时,手机显示那边接通了。

喻惜晴心里一喜,正想要说话,就听那边传来了尖锐的女声,“喻惜晴,大半夜的你要交样稿也是交给我这个下订单的吧,你打我老公电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勾.引。”

喻惜晴眸子微眯,实在是没想到居然是顾玉雪替司希烨接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她沉声道:“勾.引也要当面才有意思对不对?我找司先生问一句话就好。”

“什么话?我帮你转达。”顾玉雪警惕的说到。

喻惜晴只觉得胸口一滞,呼吸瞬间都停滞了一般,她问自己老公一句话,却要由旁的女人转达,顿了一顿,才轻声道:“你替我问他一句,为什么?”

“什么意思?”顾玉雪不耐烦了,她听不懂。

“你就说‘喻惜晴问他一句为什么’,嗯,就这样。”

“谁的电话?”忽而,那边传来了司希烨低哑磁性的嗓音。

也让这边的喻惜晴的心漏跳了半拍,哪怕知道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她了,可就算只是他的声音,她也能心动莫名。

他追了她一年她才嫁给他。

却不曾想,那一年里的浪漫和岁月静好,原来只是一种表象,从来都不是真实的。

如果不是在经历了满身是血后醒来,她依然还活在那个童话故事里不想醒来,还在幻想他是爱她的。

“喻惜晴,就是我生日宴的礼服设计师,半夜三更的让我帮她问你一句‘为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听不懂,真是神经病。”被司希烨撞上了,顾玉雪只得耐着性子解释了一遍。

“哦。”司希烨拿过了电话,也让喻惜晴隔着手机瞬间就听到了他清清浅浅的呼吸声,哪怕是他的呼吸声,她都觉得好听,她魔症了。

他,终于肯接她的电话了。

“希烨,为什么?”她轻声问,声音飘的厉害,不必细说,她知他懂。

时间,就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一般,虽然彼此看不见,却让喻惜晴恍惚的厉害,只听着他的呼吸声,她的世界里都只剩下了他。

第5章 因为你值得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喻惜晴就在手机的盲音声中一遍遍的回味着司希烨交待给她的这唯一的一句话。

他挂断了。

再也没有多说一句。

这一句,乍听之下很唯美,仿佛是一个丈夫在对一个妻子说着最动人的悄悄话,却只有她自己最懂,在唯美之下,全都是残忍。

司希烨,他就是不说不解释,就是要用这样的冷漠折磨她。

哪怕她从来都没有对他做错过什么。

不不不,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她这样在流泪中不管怎么去想,也没办法凭空想出来。

忽而,才挂断的手机又亮了,看到还是司希烨的号码,喻惜晴以为他终于要告诉她原因的就接了起来,“喂……”

一声低应,可下一秒钟,她的声音就被手机里传来的低低浅浅的声音淹没了。

绝对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她甚至能透过这些声音感觉到手机彼端的司希烨正与顾玉雪在做什么。

做着本应该是属于她这个妻子应该做的肌肤相亲的事情。

他却与顾玉雪做了。

喻惜晴魔症了,手机那端做了多久,她就听了多久。

直到司希烨的一声低吼,随即手机挂断,她才恍然惊醒过来,夜,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了,颤巍巍的拿过画笔,继续她最不想画却又不得不画的样稿。

天亮了。

喻惜晴点开了邮箱,把一个晚上的作品发送给了顾玉雪,只等顾玉雪确定,她就可以裁制成品了,她只有两天一夜的时间,必须要抓紧。

一夜未睡,却半点睡意都无。

喻惜晴人就坐在铺了毛毯的凸窗的窗台上望着公寓楼的楼下。

这是一个全封闭的高档小区。

司希烨虽然没有尽到一个老公应有的义务,不过给她的婚房却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豪宅,寸金寸土的市中心不说,物业费水电费他都会替她交齐,甚至于每个月还会往她的卡里打十万块的生活费。

不过除此之外,她跟他,就没有任何交集了。

下雨了。

她喜欢听淅沥的雨声,看窗外的现世繁华。

忽而,一辆桔色的骚包跑车出现在视野里。

之所以吸引了她的视线,是因为这车她太熟悉了,这座城市里也绝对找不出第二辆。

因为她喜欢,司希烨就买了。

只是婚后,她再也没有坐过这辆车了。

司希烨,原来他一直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吗?

喻惜晴一把拿过手机,想也不想的就拨给了柯贺简。

“惜晴,有事吗?”明显没睡饱的惺忪的声音,柯贺简接的很快。

“贺简,你帮我手机定位一下司希烨现在所在的位置,立刻马上,然后告诉我。”说完,她就挂断了。

柯贺简是国际刑警,这种小事交给他不超过一分钟就会有结果,这也是她找上他的原因,因为慢了,那辆跑车就驶离小区,她就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住在这里了。

果然,柯贺简很变态,不到半分钟就打过来了电话,“惜晴,他在香溪别苑,他昨晚回家了?”

第6章 炫目的烟花

手里的手机滑落,喻惜晴已经听不到柯贺简后面都说了什么。

脑海里象是闪过了什么,可当她再去捕捉,又全都没有了。

顾玉雪给她的别墅地址绝对不是香溪别苑,香溪别苑没有别墅。

可昨晚顾玉雪与司希烨在一起,顾玉雪的声音,司希烨的声音,她都听到了。

直到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才回神,居然是她才想起的顾玉雪的电话,“早安,顾小姐。”

“哼,我一大早打过来就是不想你再打我老公的电话,你发过来的样稿我看了,可以裁制了,不过做好了不用你送,我会派人亲自去取。”顾玉雪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

这是认定了她昨晚打电话给司希烨是想勾.引他了。

所以,这是在防着她呢。

喻惜晴苦笑了,顾玉雪根本不需要防着她,就算她想勾.引司希烨,司希烨也不给她机会的,甚至于,昨晚还特意在婚后第一次主动拨通了一次她的电话。

只不过这唯一的一次主动,就象一把刀子,在她的心口生生的划了两个多小时,寸寸都是钝疼,痛彻心扉。

一整天,喻惜晴完成了顾玉雪的礼服的裁制,只剩下缝合了。

时间上有点赶,不过她相信自己能完成。

下班了,头有些晕的她打了车回到了香溪别苑,草草吃了一份方便面,便开始了最后的绣花步骤。

今晚赶完了顾玉雪的礼服,明天做司希烨的就很快了。

他的燕尾服,她做过太多次了。

她每次做的时候都在想那是再给他亲自缝制他们婚礼的礼服,可结果他穿在身上后那个陪在他身边的却永远都是另外一个女子。

手机“叮”的响了一声。

喻惜晴瞄了一眼,随即回给了柯贺简,“他来香溪别苑了?”

“是,如果不是你早上叮嘱,我才不会替你盯着。”柯贺简说完,就挂断了。

这是恨她不争气,明明司希烨对她那样冷漠,她还是要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又蠢又傻。

可是喻惜晴永远也忘不了司希烨第一次捧起她的脸轻轻吻她时的那个场景,那样的美好,他品尝着她的味道,她亦也品尝着他的味道,周遭全都是炫目的烟花,那般的美,美成了她记忆里最浪漫的定格,她爱上了他,从此再无归路。

喻惜晴忘了穿鞋忘了换衣服,光着脚一身家居服就冲出了房间,等进了电梯才发现地上很凉。

却什么都顾不得了。

电梯门开,她闪身出去的时候,正好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有强光照射过来,让她下意识的一闪身就藏到了一旁的柱子后面。

司希烨停车了。

司希烨下车了。

司希烨进了电梯。

喻惜晴冲过去,并没有摁下上升键,她不想乘坐另一部电梯,她只想知道司希烨这是要到几楼。

因为,他进的电梯,就是他们婚房所在的这一栋楼的电梯,而不是其它的楼栋。

眼看着电梯不住上升的数字,喻惜晴心口怦怦直跳,他这是要回他们的家吗?

第7章 你给我滚

然,十几秒钟后,喻惜晴失落了。

他们的婚房在顶楼,三十六楼。

而此时电梯停留在三十五楼后,就再也不动了。

喻惜晴回了家,继续缝制顾玉雪的礼服,最后一针落下,打结,再把结勾到衣角里不露出来,便完美的结束了。

做过太多次,她已经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

轻轻起身,抬头看墙壁上的挂钟,凌晨两点多了。

她踩在地毯上的脚步特别特别的轻,仿佛怕重了就惊醒了楼下正在休息的男子。

司希烨就住在楼下,她如何舍得吵到他。

一整个晚上,喻惜晴都是心神不宁的,总觉得她是眼睛花了,司希烨怎么可能就住在他们的家的楼下呢。

这个念头一直在脑海里叫嚣着咆哮着,催促着喻惜晴走向吧台,拎了一瓶酒就下楼了。

一梯一户的高档公寓三十五楼只有一户,就是司希烨现在所住的那一户。

喻惜晴给自己灌了一口酒,就靠在了门板上,然后任由自己滑落到地板上盘膝而坐。

她只要离他近些就好。

这门前的地板是她与他此时此刻能离的最近的地方了,她甘之如饴。

“嘭……”一阵剧痛,惊醒了醉了的喻惜晴,轻轻抬首迎上面前的女子,她呵呵傻笑了起来,“你谁呀,干吗踢我?”

“喻惜晴,你是不是知道我老公给我买了很多首饰还有别墅,你就来勾搭他也想他给你买是不是?”

喻惜晴揉了揉眉心,这一刻,不止是被踢一脚的剧痛,还有头痛,这是醉酒的后果,“我这是在哪儿?”一时间,喝醉了的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在我老公的门前,你给我滚。”顾玉雪说着,上前咬牙切齿的扯着她的胳膊就往电梯拖去。

门,就在这时突然间开了。

一股熟悉的气息飘来,惹得喻惜晴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希烨……”

她喝了一晚上的酒,终于见到他了,真好。

“希烨,这女人不要脸的赖在咱家门口不走了。”顾玉雪也发现司希烨开门了,转身看了过去。

司希烨点点头,长腿迈开走出房间。

这一刻,喻惜晴的心口又只剩下了怦怦直跳,司希烨朝她走过来了。

她梦想了一个晚上的希望终于实现了。

然,下一秒钟,司希烨就越过了她的身体,随即把顾玉雪揽到了怀里,先是在她的脸上温柔的亲了一下,随即道:“这样不入流的女人不需要你亲自动手,阿锋,把她拖到楼下的花池子里。”

“是。”紧随司希烨身后的保镖阿锋走了出来,拎起喻惜晴的衣领就走。

深棕色的大理石地板冰冰凉凉,可是再凉,也凉不过那个男人命令阿锋把她丢到楼下花池子里的命令。

心很冷很冷,冷彻入骨。

她迷惘的盯着阿锋的鞋尖,还是有些不相信那个亲眼看着她和司希烨从谈恋爱到结婚的阿锋,真的把她丢进了花池子里面。

雨水淅淅沥沥的打在身上,溅起的泥点崩落在身上,她躺在花草间一动不动,宛若死尸。

就这样死了才好,才不会再尝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心痛。

曾经携手时的最美,在历经一个又一个孤寂的夜后成了她最奢侈的怀念。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0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