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护她,宠她,帮她复仇,却从来不爱她……

他护她,宠她,帮她复仇,却从来不爱她……
第1章 流产

舒适的一个午后,薛琪正在听着胎教音乐,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薛琪,快开门!”

门外传来婆婆张美娟火急火燎的声音,薛琪不做他想,安慰着门外的人。

“你别着急,我这就来了!”

薛琪挺着四个月大的肚子,一路加快脚步打开了房门。

“婆婆你怎么了?”看着张美娟一脸的惊魂未定,薛琪有些疑惑的问着。

“没什么,我口渴了,你快去给我买杯冰水喝!”

“可是冰箱里有……”

薛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美娟给打断:“我让你去你就去!快去!”

婆婆向来不喜欢她,这一次估计也是想故意刁难她吧。

薛琪想,等孩子生了以后,她会收起之前的成见。

这边刚关上门,薛琪就遇上了几个带着金项链的男人,他们的手中还拿着电棍。

薛琪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你们找谁?”

那些人上下打量了一眼薛琪,问:“你就是张美娟的儿媳妇薛琪?”

“是。”虽然不知道婆婆惹了什么事情,薛琪还是点头承认了。

“好!兄弟们!打!”

“喂!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我?婆婆——”

可惜无论她问什么,那些人都不肯多说一句!他们手中的电棍和锤子,一下一下的敲在了她的身上,让她疼痛难捱。

薛琪紧紧抱住肚子,苦苦哀求:“……不要打我的孩子……”

可她越是求饶,那些人越是在她的腹部狠狠踹着!

突然,腹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紧接着一股股温热的血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孩子……我的孩子!”豆大的眼泪从薛琪眼角流下,她慌乱的看着左右哀求着那些满意离去的大汉。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可回答她的,只是一群人冷漠的背影。薛琪艰难的爬到房门前,拍着门想让婆婆开门,奈何那扇门像是一道铁墙,怎么也都敲不开……

撕心裂肺的痛让薛琪失去所有意识,恍恍惚惚之间,她好像看到有人蹲下身,用着那烈焰红唇冲她扬起诡异的笑容。

……

当薛琪再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她挣扎着想坐起来,腹部瞬间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她伸手习惯性的摸了摸那半圆的球,结果……

瞬间,关于那场被打的所有记忆蜂拥而至!

“孩子……我的孩子没了……”

薛琪悲痛痛哭,眼泪不住地涌出来,不住地悲咽出声。

“你醒了?”护士进来查房时,就看到薛琪一脸悲痛,泪水淌了满脸。

她安慰薛琪:“你别难过,医生说你的孩子虽然没了,但没伤到子宫,以后还能要孩子。”

还能再要孩子……

薛琪哭的更加厉害了!四个月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心中刀剜般的的痛苦,让她痛到几乎无法呼吸……

夏天宇那么喜欢孩子,如果让夏天宇知道他们的孩子没了……

第2章 离婚吧

“天宇……”薛琪哽咽出声,拨通了夏天宇的电话,刚要开口说孩子没了,夏天宇凉薄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我已经到了。”

几乎是这句话落音,病房门就被人推开。薛琪望过去,就看见夏天宇站在门口。

他穿着裁剪合度的阿玛尼西装,将他本就欣长的身影衬托的越发修长。

一看到夏天宇那张温厚的脸,薛琪原本以为已经干涸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老公……对不起,我没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薛琪拉着夏天宇的手,难过的忏悔着,而夏天宇却冷漠的将袖子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

夏天宇点燃了一支烟,猛烈地吸了一口: “薛琪,我们离婚吧!”

“离婚?天宇……你,你不要在这个时候开玩笑……”薛琪强笑着:“你是在责怪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吗?”

“不是,薛琪。其实我早就想和你离婚了。我妈抚养我长大,这些年一直都不容易。我本以为你能好好的照顾她,可你嫁过来做了什么?成天就只会给她气受。”

“我……天宇,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给婆婆气受……”

“够了!不要再狡辩了!如果要不是你总背着我给我妈脸色看!我妈也不用一个人住在居民楼里。只有想我了来我们的萧家,总之我对你已经忍无可忍了,你要是不想离,那我们只能上法院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你过了。”

夏天宇眼中划过一抹冷冽和厌恶。

“我……”薛琪刚想辩解着什么,病房门再次被人推开。

“天宇,你怎么这么久还不下来?和这黄脸婆有什么好说的。”娇媚的声音忽然贯耳而入,一抹亮丽的倩影映入薛琪的眼睑。

薛琪耳朵嗡嗡作响,这个女人是谁……

她怎么会和夏天宇那么亲密?

“天宇,你给我一个解释。”薛琪痛心地质问。

可夏天宇对于薛琪的质问却闻若未闻,而是亲昵地搂着那个女人的腰,柔声问着。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楼下休息吗?累不累?”

女人摇了摇头,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了夏天宇的怀里。口中更是娇滴滴的抱怨着:“我等了你许久,你一直不来,宝宝见不到爸爸,在人家肚子里闹得厉害。”

宝宝见不到爸爸……

薛琪看着眼前浓妆艳抹的女人,单手扶着腰捧着肚子,她的肚子也挺了起来,看起来至少也有六七个月了。

难道是夏天宇他……

薛琪心坠到了谷地,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但薛琪很快就将可怕的念头掐灭,反复的告诉自己天宇不是这样的人。

“天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天爷,求求你,不要让我失去孩子以后,还要再遭受被丈夫抛弃!

可惜,薛琪的祈求老天爷听不见。反倒给她最重的一击!

“猪也该猜到了吧?”夏天宇嫌弃的看了一眼薛琪,亲了亲怀中的女人:“我和你离婚,是因为我要和阿玫结婚。”

第3章 夏天宇,你是人吗

“猪也该猜到了吧?”夏天宇嫌弃的看了一眼薛琪,亲了亲怀中的女人:“我和你离婚,是因为我要和阿玫结婚。”

心痛的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住!薛琪面如死灰的看着夏天宇。

“为什么……”

“为什么?”夏天宇嘲讽的笑了起来,他鄙夷的看着薛琪:“你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村姑!又丑又矮衣服又没有品味!可阿玫不一样!她可是华裕集团的千金!你看她长得多漂亮多高挑多时尚!”

最重要的是,他能够攀上宋以玫少奋斗三十年!

当然,这句话他是绝对不会当着宋以玫的面说出来的。

“你不是说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喜欢吗?”薛琪快要哭出来了,男人以往的甜言蜜语还在耳边,可现在他又嫌弃她……

“黄脸婆!天宇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要再死缠烂打了!要不要脸啊!”宋以玫一脸鄙夷的看着薛琪。

“我要不要脸?”薛琪苦笑:“那你抢了别人的老公,你要脸不要脸?”

“天宇,她骂我。”宋以玫一脸委屈地俯身趴在天宇的肩头。

“别哭!”夏天宇楼了楼宋以玫:“你一哭我会心痛的。”

薛琪心中钝痛,男人薄情起来比女人要狠毒的多……

“那老公你亲亲我,亲亲我我就不哭了~”女人不管身在何处就嘟起红唇向夏天宇索要亲吻,看着宋以玫抹着血一样颜色的口红,薛琪突然惊醒。

“是你!”薛琪声音尖锐而凄怆:“是你故意害死了我的孩子!”

“是你杀我孩子的!”薛琪扑上去要去抓宋以玫的脸。

“你发什么疯!”夏天宇一把将薛琪推倒。他用了十分力,薛琪重重的跌了回去,撞到了床角,血从她的额头沁了出来!宋以玫趁机狠狠地扇了薛琪一巴掌。

薛琪头发被打散,狼狈地趴在床上。

“是我杀的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吗?”宋以玫嚣张地说,张狂地笑了一下。

“阿玫!”夏天宇神色慌张的看了看左右,见没有人这才放心。倒是身为千金小姐的宋以玫对此不以为意。

“天宇,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告诉她真相,让她死了这条心也好,省得她一直缠着你。”

宋以玫转头看向面如死灰的薛琪,得意又残忍的戳着她的心窝。

“是我找的人把你打的你流产没错,可是这整件事却是天宇提出来的,就连婆婆也非常赞同。”

整件事情是天宇提出来的……

所以张美娟才会不管不顾的,就是要让她去上外面买冰水?

薛琪的心仿佛遭到了一记重锤,拼命地捂着自己的耳朵,她一个字都不想听。

“可你就算知道事实真相又怎么样?你有什么证据吗?就算有证据,以你一个村姑的能力,你能让警察抓我吗?”

看着宋以玫的得意,薛琪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逆流。她的手激烈的抖动起来。一股凉意自她的指尖蔓延而来。

“夏天宇,你还是不是人?那可是你的亲儿子!”薛琪声音嘶哑,一个激动,供血不足当场昏死了过去。

第4章 一生的纠缠

事实证明,夏天宇不仅不是人!还是个渣!

在她昏迷躺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里,夏于宇作为家属去警局签署了调解协议,收了那些流氓的三万元赔偿费,不追究他们打了薛琪也不追究他们害他孩子流产的过失。

三万元钱就在夏天宇左手进右手出,而薛琪这个唯一的受害者,不仅没有受到一点精神补偿,还被夏天宇按上婚内出轨的名声,让她净身出户!

看着那对男女欢天喜地地进了民政局,薛琪再低头看着自己手中鲜红色的离婚证,觉得可笑。

夏天宇这边刚和她离婚,那边就迫不及待的和宋以玫办结婚证!看着他们两人旁若无人的当众亲吻还发出了“啾啾”的声音,薛琪觉得恶心。

不想再看到这两个恶心的人,薛琪将他们当作隐形人,快步地走开。可夏天宇忽然拦住薛琪。

“薛琪,是你自己一分钱也不要和我离婚,不是我们逼你的。”

说到这里,夏天宇扬起了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还有,你以后不能因为钱来纠缠我们。你要是心里有恨,想报复,就冲我来!”

他抱着宋玫玫的手紧了紧,像是宋以玫是什么易碎的水晶娃娃一样。

人至贱则无敌!

薛琪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句话为什么那么流传了!因为说的太对了!看着他们俩脸上的得意,薛琪觉得就算是她输了,她也要狠狠地膈应这两个狗男女!

“夏天宇,你记住。不是你和我离婚,是我和你离婚。因为你床上技术太差!每次不到一分钟就射了,我早就想和你离婚了,可是怕伤了你男人的自尊心,一直忍了这么多年!”

没有什么比说一个男人不行更伤男人的自尊心了,夏天宇手举起一巴掌便要打下来,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钳住夏天宇的手。

“女人是用来呵护的,不是用来打的。”他逆光而站,整个人被阳光镶了一道金边。

薛琪看不真切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带着黑色口罩。她只能看到他深邃的眼眸。可根据男人高贵的气质和绝佳的身形来看,长相一定不会差。

“你谁啊?”

男人加重了力道:“立刻、马上、滚。”

夏天宇啊啊怪叫着,可看着男人的衣着打扮还有他身后站着的几个黑衣保镖,不是普通人,只好认怂的答应了下来。

“好好好,我滚,我滚……”

薛琪见夏天宇拉着宋以玫逃命一般的逃了,心中暗暗鄙视自己之前眼下才会看上那种怂蛋。

“谢谢……”你字还未说出口,救了她的男人就已经背过身,他似乎还有急事要办,匆匆忙忙地上了车。关上车门之前薛琪还听到男人清泉似的声音说着。

“我马上到!”

男人匆匆的出现,又匆匆的离去,仿佛是薛琪生命之中一个不起眼的过客,可后来的后来,薛琪才明白。

有些人一旦出现,就会是一生的纠缠。

第5章 撞上夏天宇

离婚以后的薛琪,并没有回到父母的身边,而是继续留在云城。

她找到了宋氏集团附近的一个文员的工作,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方便复仇。

有天下班以后,薛琪的上司夏姐蹭了她的车急着赶去闺蜜的婚礼,一路上不断的催促薛琪快点。

谁知道半路车抛锚了!

“快点!我要迟到了。”

“我……车坏了……一时半会估计好不了了。”

薛琪有些尴尬,夏姐剜了她一眼,决定自己打车。

夏姐冲着薛琪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准备打车的时候,眼睛忽然一亮,走到相反车道拦下一辆车。

薛琪看了过去,一辆看着就很高档的车停在薛琪的车的旁边,不过方向却是与她相反。

车窗摇了下来,车里坐着一个穿着名贵西装的男人。他眉宇间满是上位者的贵气,可能是角度的原因,他嘴角扬起的弧度给人一种十分倨傲感觉。

男人的侧脸尤其像杂志上的男模,五官棱角分明,只是眼角眉梢凝着一丝冷意,让人感觉他拒人于千里之外。

“陈总,我车坏了,赶着去参加婚礼,就坐我同事的车,谁知道她的车坏了。所以,您能不能捎我一程?”

夏姐羞涩的抛了一个眉眼,随后故作害羞的模样等着男人的回话。而她的内心,此时可谓惊涛骇浪!

这个陈子铭可是Z国有名的钻石级单身汉,想要当上陈太太的女人可以绕地球几圈了!就连她也包括在内!

陈子铭没有回话,一双深邃的眸子投向了夏姐的身后。

破旧的小熊猫里,有个女人在死命地踩刹车,但小熊猫明显不听话,刹车居然在这节骨眼上失灵。

“嘣”的一声巨响。薛琪的小熊猫向后倒退撞上了后车,一个男人满脸阴沉的从车上下来。

“薛琪!竟然是你!”

几个月没见,在看到薛琪的时候,夏天宇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艳。好像离婚后的薛琪不仅没有颓废,反倒还比从前漂亮了!

他仔细打量着薛琪,内心产生了一种不悦。

通常女人离开了男人都活不下去才是……

薛琪本来愧疚的心,在看到是夏天宇之后,心中只有一种感觉。

早知道是夏天宇,就该把他撞死!

“薛琪?!”

宋以玫见到薛琪,连忙从车上走下来,一脸的尖酸刻薄。

“你这个女人怎么阴魂不散啊!哪里都能碰到你!”

薛琪抿了抿唇。

“我这是宝马Q5也不贵,你撞了我的保险杠,赔给我一万块钱的修车费!九万块钱精神损失费!不然我不会轻易饶了你的!”

“十万块!!!”

薛琪睁大了了双眸:“宋以玫,你想钱想疯了?”

“是啊!你奈我何!”

看着薛琪被欺负,陈子铭问了夏姐一些关于薛琪的信息,下了车,自信从容的走到了薛琪的身边。

“阿琪,我让我的秘书留下来帮你处理定损的事情。上车,我送你回去。”

“我?”薛琪惊讶。

男人点了点头。

“陈子铭?”

!!!

第6章 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怎么会?薛琦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认识陈子铭?好像还很稔熟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宋以玫的脸色瞬间苍白,变得很是难看。

她的眼眸里不惊显现出一丝惊诧的神色,薄唇紧闭,什么话也说不出口。陈子铭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她哪里敢惹?

旁边夏天宇眼见着宋以玫收起了那副嚣张气焰,朝她投去不可思议的目光。平日里宋以玫是那么跋扈的一个人,还没有见过谁像这个男人一样,一出现就令她不敢吱声!这男人究竟是谁?

薛琪心里也有一样的疑问。

面前的男人长着一张隽秀的脸,衣着名贵,样貌帅气,怎么看,也不像是她能认识的人,为什么竟会帮助自己?

要说是喜欢她,完全不可能,他们根本不认识!

薛琪微微蹙眉,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眼前的男人:“谢谢你,但是……”但是她怎么能好意思让别人来替她给钱,而且还是一个陌生人!这也太奇怪了!

还没等她说完,陈子铭便扯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揽在怀里,正朝着车上走去。

一旁的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嘴巴不由得张成了一个O字。

尤其是夏天宇,他刚才问过宋以玫,陈子铭的家庭背景相当强大,心情更是格外复杂。

薛琪竟然攀上了这样的高枝,看来以前他也是小看这个女人了,她根本没有看起来这么老实,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竟然勾搭上了别人!

夏天宇用复杂的眼神望着薛琪的背影,丝毫没想过自己也是勾.引的宋以玫攀的高枝。

薛琪愣愣的被陈子铭带着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她突然缓过了神,想起来夏姐还在外面站着,她犹犹豫豫的开口道:“夏姐怎么办?”

“我去叫她上车。”陈子铭的助理开口道。

助理打开车门下去,很快,夏姐就上车了,这次夏姐就完全收敛得多了,安安静静的坐在后面。

这可完全是沾了薛琪的光,夏姐是很会审时度势的人,她可不敢再去幻想陈子铭了。

陈子铭坐上驾驶位,准备发动车子。

“你们去哪儿?”

他的声音很好听,薛琪觉得有点耳熟,仿佛之前在哪听过。

陈子铭转过头来,明明是问的两个人,但他的眼神却直直的落在了薛琪身上。

他的眼神太直接,薛琪被他看得脸上火辣辣的,简直想要打开车门逃走了。

夏姐一副看戏的表情,笑嘻嘻的说:“我要去教堂,陈总,麻烦您了”。

“阿琪你呢?”

他叫她阿琪,叫的自然又顺口。

薛琪完全不能适应这种亲昵,很不自在的笑了笑。

陈子铭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薛琪,他的目光专注又深邃,又带着一分真诚。

薛琪完全招架不住他的目光,好尴尬,心里有苦说不出,虽然这位真的很帅,但是他赤裸裸的目光简直让人薛琪头皮发麻,感觉自己仿佛要被看穿了一样。

她尴尬的笑了笑,敷衍道:“我……跟夏姐要去的是一个地方,我跟她一起下就行了。”

陈子铭静静的看着她,没说什么。

他身上自带冷冰冰的气场,一旦不说话,气氛就结冰。薛琪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缓解,夏姐在旁边看戏也不说话,车里一下子变得极其寂静。

眼见着气氛越来越尴尬,薛琪几乎整个人都绷紧了,她心虚的把眼神望向别处。

陈子铭终于把头转了过去,薛琪偷偷松了口气。

车子稳稳当当的启程了。

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薛琪强装镇定,但还是忍不住偷眼瞄他。

陈子铭长得真的很好看,鼻梁很高很挺,眉眼贵气逼人,眼睫毛也是异乎常人的卷翘浓密,他的侧脸弧线简直完美。

但不知怎么,越看,竟然越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有点恍惚,错觉吧,她这么平凡,像他这么优秀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认识。

薛琪自嘲,人还是要少自作多情。

好车就是又舒服又快速,很快就开到了教堂。

到了之后,夏姐热情的朝着陈子铭说了声:“谢谢啊陈总!”

薛琪也轻轻的向他说了一声:“谢谢陈总。”

陈子铭目光冷淡,不置可否。

她想开门下车,可是车门怎么也打不开,薛琪急了。

怎么会打不开!

天啊……薛琪简直想哭泣,她真的一分钟都在这车里待不下去了。

倒是夏姐那边的车门却一下子就开开了。

薛琪于是在陈子铭深邃的目光中艰难的往夏姐那边的车门一点、一点的挪过去。

陈子铭的眼光简直让她无所遁形。

在她即将成功挪到门边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他清澈的声音:“薛小姐的家好像不在这里。”

薛琪尴尬的停在门边。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走。

门外的夏姐快速在两人之间扫来扫去,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两人之间一定不同寻常。貌似薛琪对陈子铭不熟,但陈子铭却好像对薛琪很关心的样子,而男人对女人关心,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最好还是别参与这两人之间的事,陈子铭是什么人,她还是快闪为妙。

夏姐很识趣的溜了。

薛琪在陈子铭的注视之下,乖乖的回到了位置上。

回去的路上又是一路沉默。

车内气氛却暧昧尴尬到极点,陈子铭时不时就把目光投向她,搞得薛琪心慌意乱,早知道死活都不上他车了,现在她想撞墙。

因为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住处,薛琪还特意给他说了自家附近的一个地方停车。

下车的时候,薛琪觉得今天的事儿他帮了她,多多少少都应该向他表示一下感谢,她拿出自己身上的现金给他,发自内心感激的说道:“陈总,今天的事真的很谢谢你了,我的钱有点少,但是还是希望您能收下,虽然这钱对您来说真的很微不足道,但这是我小小的心意,请收下。”

陈子铭没接她的钱。

薛琪拿着钱的手尴尬的顿在空中。

突然,他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拉近自己。

薛琪猝不及防的一下子被拉到他的面前,两个人的脸就隔着几厘米,近的薛琪能看清他的每根眼睫毛。

陈子铭的呼吸喷洒在薛琪脸上,热热的,带着他的荷尔蒙钻进薛琪的皮肤,薛琪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她心跳得不能自已,然后听见他说:“如果你真想感谢,就还我个人情。”

她愣愣的张大了眼睛:“什么人情?”

第7章 一个能帮助你的人

“我晚上有个慈善晚会,缺个女伴。”

陈子铭看着她,目光很真诚。

“?”薛琪一下子没转过弯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我希望你能来当我的女伴。”陈子铭耐心的跟她解释。

这······怎么可能,薛琪觉得这一点都不真实。

她是在做梦吧?

薛琪用力的揪了一把自己的脸,好疼!不是做梦!

“所以你的回答是?”

陈子铭紧紧的目光望进薛琪的眼眸,他总是用这种眼神看着她,薛琪完全招架不住,呆呆的看着他黝黑深邃的眼珠,卷翘的睫毛,心跳声大得像要即刻从胸腔里跳出来,她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这个男人……太犯规了!

薛琪暗暗咋舌,忍不住的要被眼前的美色给蛊惑,谁会忍心拒绝这样的请求啊!

但是薛琪知道她不能,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去给陈子铭这种身份的人当女伴,肯定会给他丢脸的,今天麻烦人家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而且人家还没要她的钱。

“······我晚上有事······去不了······”薛琪感觉自己拒绝得都好心虚。

一听就是敷衍。

“宋以玫和夏天宇也会去,”陈子铭看出她想拒绝,对她放出大招,他仔细的观察着薛琪的表情:“我可以帮你出气,你想怎么报复他们都行。”

薛琪不禁张大了嘴巴,错愕的看着他,他怎么会知道她跟宋以玫他们有仇?

他们两个也就是今天发生了那件事才认识,他是从哪里知道她的事情的?

“您怎么知道我跟他们有恩怨?”薛琪疑惑道。

“富人圈里没有秘密可言。”陈子铭淡淡的说:“那么,你现在愿意当我的女伴了吗?”

薛琪想了想,决定答应下来。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神秘也很有背景的样子,今天宋以玫一看到他马上变了个脸色,那个吃瘪的样子让薛琪现在想起就可笑。

原来她那样跋扈的女人也有憋着开不了口的时候。

一想起宋以玫这个女人,薛琪就感觉自己的心里堵得不行,她无辜的还没有见到世面的孩子,都是要做母亲的人,她怎么就能恶毒到这种地步!

薛琪握紧了拳头,害她孩子的人,她也不能让他们过得太顺心!

而且······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让她觉得莫名安心,她本能的感觉他不会坑她,而且是真的想要帮助她。

薛琪自己也没办法解释自己对他的这种信任感,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神实在很真诚吧,她很久没有遇到过眼神这么真诚的人了。

“好,我跟你去。”

“那上车吧,去试礼服。”

“好。”

陈子铭带着她来到了一家私人订制礼服的门店。

薛琪跟在他身后走进去,进去以后她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贫富差距。

那家店的装修简直奢华到极点,华丽炫目的水晶灯,四面墙都是落地镜子,以及试衣间旁边的纯白真皮沙发和大理石桌,摆在四处的大簇大簇的鲜花。

薛琪感觉自己眼睛都要看瞎了。

她局促的站在那里,感觉自己跟这里一点都不搭。

难怪夏天宇要勾搭宋以玫呢,有钱人的生活,果然跟他们这种小老百姓一点都不一样。

站在这里,她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自卑。

“小姐,”衣着光鲜、妆容完美的礼服店老板笑着走到她面前,用手示意她:“去试礼服吧。”

薛琪点点头。

“小姐您想试哪一种?”老板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

她领着薛琪先把礼服统统都转了个遍,然后向她推荐了几款样式简单,但质感非常好的。

薛琪看了一下,礼服都很漂亮,她没有穿过,也不知道该怎么选。

薛琪为难的看向了陈子铭。

陈子铭瞄了几眼,指了指一件白色的礼服。

老板稀奇的看着他俩,陈子铭还是第一次自己带一个女人来买礼服,两个人看来绝对关系匪浅,她还从没见过陈子铭对个女人这么上心。

薛琪把那件礼服拿起来看,是件抹胸的长裙,胸口有点低,收腰的地方绣了很美的刺绣。

可是,薛琪不太想穿,因为胸口有点太低了,这种衣服,她怎么也穿不出来。

陈子铭看她迟迟不动,以为她不喜欢:“怎么了?”

“没有!”薛琪怎么好意思把自己的真实想法给他讲,赶忙拿着裙子去了试衣间。

试好出来,她窘迫的拿手挡住了胸前。

礼服店老板被她给逗笑了,她拉着薛琪,把她推到镜子前,“小姐,你看,很好看啊!”

镜子里面照出她现在的模样,长发及肩,皮肤很白,脸颊有点红晕,眼神羞涩,白色礼裙很合身,勾勒出她本就苗条的身段。

薛琪没想到她穿出来竟然比想象的好看。

就是······胸口真的有点低了,她不自然的拉着半裸的胸口。

陈子铭也走到了她的旁边,他上下打量着薛琪,目光从她脸上扫过。

薛琪真的一点都受不了他的目光,这个男人的目光太蛊惑人心了,她每次跟他对视,她就感觉心被他攥住了一样,完全挣不脱。

呼吸和思考都不能。

薛琪都有点害怕他开口,她莫名的害怕被他否定。

又不是没见过好看的人,怎么把自己搞得像没见识过男人一样!薛琪以为自己是对长得好看的人没有抵抗力。

她懊恼的低下了头,真的,太丢脸了。

没想到陈子铭竟然对她点了点头,“好看。”

这句话比什么都有杀伤力。

偏偏陈子铭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他就站在薛琪的旁边,长身玉立,气质疏离,没有笑,表情也是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是薛琪就是能感受到他语气里的真诚。

完了!薛琪的脸彻底红透了,被这样多金又帅气的男人夸奖,她真的没有一点招架之力。

一旁的老板看到她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

陈子铭倒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像陈子铭这样的男人,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他吧?

薛琪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然后她就失神了。

 
他护她,宠她,帮她复仇,却从来不爱她……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