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无人不知,沈知微痴恋顾慕衍十年,顾慕衍却恨不得她去死。

A市无人不知,沈知微痴恋顾慕衍十年,顾慕衍却恨不得她去死。
第1章 一双手换一双腿

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

……

大雨瓢泼。

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

“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

“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

“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

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狂的从脸上流下来。

半个月前,许烟被人用车撞飞,送到医院,当时就被诊断出双腿终生残废。

而让沈知微没想到的是,那个肇事司机竟然指着沈知微,向众人指控说是受她安排的。

沈知微百口莫辩,还没来得及解释,失去双腿的许烟就已经吞安眠药自杀,人是救回来了,却至此变成植物人,医生说,她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来。

这个诊断,深深的压垮了天之骄子顾慕衍。

谁都知道,沈知微只是顾家老爷子逼迫顾慕衍娶回来的妻子,而许烟,才是他的心头之爱。

现在许烟被沈知微害成这样,顾慕衍当然不会放过她,不仅起草了离婚协议,还放出话来,只要有他顾慕衍在一天,就绝不会让沈知微这个女人好过。

所以,沈知微刚从医院回来,就看到自己的行李全部被人从兰苑扔了出来。

结婚三年,沈知微知道顾慕衍从来不喜欢她,甚至讨厌她,厌恶她,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绝情这种地步。

大门突然被打开,眼前出现一双修长的腿,是慕衍!

沈知微还来不及高兴,顾慕衍就将她攥了过来,她整个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俊美的男人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一纸协议甩到她面前:“沈知微,给我签。”

沈知微抬眸,协议上“离婚”那两大个字赫然在目,像把利刃,狠狠捅进她的心。

这种感觉实在难受,她拼命的摇着头,“不,阿衍,许烟的车祸真的跟我……”

提起许烟,顾慕衍的眸子陡然变得阴狠,他猛地砸碎窗台上的花盆,双手扣住沈知微的手腕,将它们按在那些花盆碎片上。

“啊——”

顾慕衍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可沈知微却惊恐万分的用力挣扎,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她是天生的钢琴家,她的手,天生就是用来弹琴的。

曾经,她梦想着能够弹最好听的琴曲,给她最爱的阿衍听。

就是因为这个,她一步步的走到巅峰,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沈知微,我再问最后一遍,签不签?”

“不……”得知顾慕衍竟然是要用这双手逼她,沈知微眼眶含泪,神情却万分倔强,一如这十年来追在顾慕衍身后的一腔孤勇,“我不签,我不要和你离婚,我不签!”

虽然早就知道这会是她的答案,但顾慕衍还是怒火冲天,这个女人,像个疯子一样的爱了他十年,现在竟然宁愿被他毁掉一双手,也不愿和他离婚。

也是,这样疯狂的女人,才能做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静脉处传来的疼痛撕心裂肺,沈知微终于忍不住低呼,“阿衍……痛……”

“痛?”顾慕衍冷笑一声,“你这样可怕的女人,竟然也会知道痛?”

他捏住她下巴,“知道么,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不签是么?好,既然烟儿的腿被你毁掉了,那我就拿你这双手还给她,沈知微,欠债要还,天经地义!”

第2章 女债父偿

顾慕衍说完,按住她的力度一重,湿热的鲜血自她手腕喷涌而出。

沈知微痛得叫出声来,“啊……不要……我的手……”

她最爱的手,被她被爱的人毁掉。

血溅到他手上,那样的凄厉,却让他得到了一种报复性的快.感。

顾慕衍看都不看一眼的将她甩在地上,错身离开。

铺天盖地的绝望席卷而来,欠债要还,天经地义,可她欠了许烟什么?什么都没欠啊!

“顾慕衍,不是我。”沈知微大叫,明明那么悲惨,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许烟是骗你的,你相信我!”

她突然哽咽,“我爱了你,整整十年啊。

顾慕衍眯起眼睛,好看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是,这个女人疯子一样的爱了他十年。

可,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她。

沈知微摔在雨中,头上是一道一道的闪电,可是比那闪电更狰狞的,是顾慕衍的话。

“许烟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信她,难道信你?”他冷笑一声,“更何况,你爱我十年,关我什么事?”

“滚,别待在烟儿最喜欢的兰苑,你不配!”

兰苑,之所以叫做兰苑,是因为这儿种满了许烟喜欢的兰花。

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面,连带着她这十年来的爱意。

他说,她爱她,关他什么事。

他说,你不配。

沈知微没能让顾慕衍相信她,最后还换来手上一条缝了长长的伤疤,以及,这辈子都可能谈不了钢琴的噩耗。

医生告诉她,哪怕修复到原来的样子,也需要极长的时间。

正在她看着自己那双天生就是弹钢琴的手发呆的时候,怀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刘姨,在沈家工作多年的佣人。

“小姐,你快回来吧,沈氏破产了,大批的讨债者追上门来,老爷急晕了,医生说是心血管突发,急需三十万手术费。”

沈知微胸膛里的空气仿佛被尽数抽去,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沈氏集团那么大,怎么可能突然破产?”

刘姨的哭声更大了,“我听他们说,好像是顾家动的手脚。”

迎面好像砸过来一个榔头,狠狠砸在沈知微的头上,梆的一声,她整个人眼冒金星。

原来顾慕衍说的不会让她好过不是说假的,他真的要整死沈家,整死她。

一个月后。

沈知微变卖了家里的所有昂贵物品,甚至买了自己的钢琴,才终于筹够最后的手术费。

整整三十万,那样一笔沉甸甸的钱。

从钢琴城出来,沈知微赶到医院,正要告诉刘姨这个好消息,结果却看到刘姨蹲在病房前哭泣。

心头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沈知微脚步如同灌了铅一样严重。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刘姨见到她立马扑过来,“都是我不好,你之前辛辛苦苦筹回的老爷的手术费没了,都被许海抢走了。”

“什么?”沈知微脑袋一炸,猛地往后踉跄了几步。

许海是许烟的父亲,也是在沈家做了好几十年的管家,他为什么要来抢钱?

“许海说现在沈家垮了,那他也再不是沈家的管家了,既然小姐害得他女儿半死不活,又死活不愿意赔命,那就女债父偿!”

第3章 做什么都行

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砸下来,沈知微痛不欲生。

“我没有害许烟!这是我爸爸救命的钱,光天化日之下,他怎么能这样平白抢走!”沈知微既愤怒又悲痛,她身子颤个不停,踉踉跄跄的,“我去找他!”

刘姨哭得更厉害了,一把拉住她,“小姐,没用的,许海早跑了,他这一次抢钱是有预谋的,绝不会让你找到他的。”

沈知微身子僵住了,一张嘴喃喃的张开,片刻后,眼泪唰的落下。

“沈知微,不是说去筹手术费了吗,病人的情况不能再拖了,你想让他死在病床上是不是?”正在这时,护士从走廊走过来,一脸责备的对沈知微道。

“死”这个词,触目惊心。

母亲早早就离开了她,父亲是她的唯一了,她不能连这么一个亲人也失去!

“护士小姐……再给我几天时间,求求你了……”

沈知微擦干脸上的眼泪,立马跑了出去!

足足三十万,若是在以前,根本就不算什么,可现在对于落难的沈家来说,又怎么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整整一天的时间,沈知微打遍了所有能够求助的电话,但全部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沈家现在是落水狗,人人只恨不得躲得远远的,又怎么会雪中送炭?

她不是没想过去找顾慕衍,不求他能拿手术费救她的爸爸,只求他不要再这样把她往绝路上逼。

但听兰苑的人说,这些天,他一直守在了医院。

所以她去求他,简直是再一次自取其辱。

沈知微完全走投无路了,最后还是刘姨告诉她,她的女儿在皇裔印象上班,说不定可以帮她介绍一份工作。

皇裔印象,众所周知,是众多贵公子名媛聚集的一个场所,来钱来得比哪儿都快。

沈知微没有办法,这已经是唯一可以救爸爸的方法了,于是她没有多想就拨通了刘姨女儿安妮的电话。

“安妮是么,你好,我是沈知微。”

“沈小姐。”那头的声音不如这一天来沈知微经历的冷漠,反而是热情无比,像是一直以来就在等着她这个电话。

安妮早听刘姨说了沈知微的事情,母亲在沈家做佣人多年,沈家对母亲的好有目共睹,之前父亲生病了,还是沈总拿了钱给他们,才能救回父亲一条命,这些恩情安妮一直都记在心里,现在能够帮忙,她自然愿意。

感受到安妮是愿意帮忙的,沈知微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安妮,我听说你在皇裔印象上班,那个地方来钱快,我需要三十万,三天之内就要筹到。”

“无论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不是那种事情。”

虽然结婚三年,顾慕衍从没碰过她。

但她的第一次,早就在十八岁那年……

“沈小姐,你怎么能去做那种事情呢,你要筹钱是吧……对了。”安妮的声音突然变得兴奋,“你会不会跳舞?”

“跳舞?”

“对,这是我们皇裔最新推出的服务,很多公子哥喜欢,只要你跳得好,一掷千金的一大把,只是,穿得……少了点,如果你愿意的话,明晚就有一场。”

第4章 一锤定音

沈知微立马明白了安妮的意思,她是想让她去给那些公子哥表演脱衣舞?

她咬住唇,只觉得心脏像被撕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但她已经管不得了。

“好,只要能赚钱,我什么都可以。”

就这样,一锤定音。

第二天,沈知微准时到达。

安妮早就等在了那儿,一边嘱咐让她别紧张,一边带她去试衣间换衣服。

虽然早就知道跳这种舞穿的衣服会很露骨,但当真正穿上的时候,沈知微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

但还能怎样呢?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安妮将她们带到一个包厢前,包厢里的灯光很暗,影影绰绰的。

清一色的公子哥,从她们走进来后,目光就齐刷刷的朝她们看来。

安妮说了一些什么就退了出去,音乐响起来,每个人都开始舞动起来。

沈知微没有受过专业的舞蹈培训,但小时候许烟很喜欢跳舞,却每每因为学费昂贵而望而却步,看在眼里的沈知微缠上爸爸,非要让他给自己报一个舞蹈班,然后她就顺理成章的带上许烟,圆了她的舞蹈梦想。

沈知微只是正常的舞动,而旁边的人,已经开始搔首弄姿,一个女人甚至把手伸到胸前,忘情的抚摸自己的胸部,极尽挑逗之能事。

沈知微并不想成为异类,毕竟她的身份,来这种地方,实在是丢尽了沈家的脸。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豁出去,也跟她们做一样的动作先蒙混过关的时候。

手刚摸到自己胸部,音乐的电源突然被切断,随之一道冷到极致的声音响在了包厢。

“沈知微。”

这个声音,沈知微不可能听不出。

刹那间,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直往头顶冲去,后背像是突然被人扔进一块冰,她身体颤抖,浑身冰凉。

顾慕衍!

他竟然也在这儿!!!

在她当着众人面去跳脱衣舞,那双弹钢琴的手,被他毁掉的手,还要不知廉耻的去揉自己胸部的时候,她遇见,她此生最珍爱的人!

而整个包厢在顾慕衍出声时就全场哗然,这些公子哥万万没想到沈知微竟然混在了里面!

在A市,谁不知道沈知微。

全城最光芒万丈的钢琴家,众多贵公子都趋之若鹜的沈家大小姐啊。

可现在,竟然混在了一堆舞女中间!

“你跑到了这儿工作?”顾慕衍走到她面前,目光冷的几乎可以杀人,“来卖?”

目光落在她几近暴露的胸前,体内蓬勃着汹涌而来的怒意。

第5章 吻他

沈知微浑身发颤,拼命往下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神情看起来都快哭了,“不是!”

“不是?”顾慕衍的目光定在她的胸前,一字一句都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你都穿得像个妓.女一样,还说不是?”

顾慕衍的话,像是一把刀子,重重的划开了沈知微的心脏。

她眼眶含泪,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我没有……”沈知微逼着自己正视他,“我需要三十万,所以才在这跳舞筹钱而已。”

顾慕衍眸色一深。

沈知微最近疯了一样在筹钱的事他自然有所耳闻,但他万万没想到,她会为了钱,来这种地方!

跳这种露骨的舞给别人看,和做那种事又有什么区别?

心头窜出滔天的怒火,“钱我有的是,怎么不来找我要?”

沈知微心头一震,他愿意帮她么?

还没说话,顾慕衍就已经指节发白的指向不远处,“来,今天你不是来卖的么?只要你去和他接吻一分钟,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

包厢众人纷纷望去,只见顾慕衍指的是竟然不远处一位正在倒酒的男服务生,而此刻,那位服务生也愣了,呆呆的望向这边。

“你说什么?”沈知微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顾慕衍如愿的看到她满脸煞白的脸色,“吻个人而已,和你刚才跳脱衣舞那样,搔首弄姿的勾 引,你应该很擅长吧?”

沈知微仿佛被人狠狠捅了一刀,慕衍的话,每个字,每句话,都像一把一把尖刀,凌迟着她的血肉。

勾 引?搔首弄姿?很擅长?

沈知微顿时心痛到难以呼吸,因为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他说的每句话,都是在羞辱她!

他明明知道,她喜欢他十年,像个疯子一样,每天每天都在追逐他,其他的男人,从不正眼看一眼。

可他呢?

竟然……用这样残忍的方式伤害她。

“你一定要这样是吗?”沈知微攥住拳头,拼命掩去眼底的泪水。

顾慕衍眸中闪过一抹嘲讽,她也知道羞耻是么?

他动了动薄唇,刚准备说话,沈知微掷地有声的声音响在他耳畔。

“如你所愿!”

如果他非要这样才能满意的话,那她去吻……只求,他能放过她。

顾慕衍瞳孔猛地一缩。

“什么?”

她是在找死?

“我说如你所愿,你说得没错,这种事情,我的确……很擅长。”

不是不难过的,但最难过的是,他一点都不爱她,所以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羞辱她。

沈知微踩着碎了一地的心,头也不回的走到那位男服务员的身旁,勾住他的脖子就要吻下去,突然一个男声在包厢里响起来。

“等一下!”

众人齐刷刷望去。

只见包厢的角落,一个颀长的身影站了起来。

灯光映出他俊美的轮廓,南顾北季,竟然是季言!

众人不由得想,顾少现在看起来明摆着是在和沈大小姐过不去,季少趟这一趟浑水的目的是什么?

“顾少,大家出来组局,又何必为难一个舞女呢?”季言唇角勾着一抹笑,慢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再者,就算要看人接吻也得找个吻技好的,看个服务员接吻能看出什么名堂?”

顾慕衍眯起眼睛,众人也不解的看向季言,只见他一步步走到沈知微面前,仿佛盯着她看了半晌,然后他唇角噙笑的扯过沈知微的身子,五指扣住她后脑勺,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唔唔……”沈知微也震愕的瞪大眼睛,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握拳的推在他胸前挣扎。

南顾北季,向来被传为A市的两大巨头,这也注定了顾慕衍和季言一见面就不对头的命运。

本来吻这女人,就只是单纯想和顾慕衍对着干而已,但吻上这女人唇瓣的时候,季言喉结微动,竟是一发不可收拾。

靠!

这女人的唇怎么长的?真软,真甜。

简直让人不想松开,他妈的像是上了瘾一样。

季言向来嫌女人脏,可这一次竟然不自觉的将舌头探了进去,刚要入迷的缠着她丁香吸 吮,身子猛地一个踉跄,怀中的女人被抢走。

第6章 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

一抬头,就看到脸色黑到了底的顾慕衍,季言用指腹擦了擦唇瓣,眼里全是被那女人勾出来的欲.望。

见了鬼了,他季言的定力什么时候差成这样?

“顾少,这女人吻起来不赖,算卖我一个人情,我要了!”

顾慕衍的脸色更黑了,声音极沉的道:“季言,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

季言刚回国,不认识沈知微,而顾慕衍也不愿意承认,这女人是他的妻子。

他和沈知微结婚,除了沈家和顾家,没有人知道,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婚礼。

“如果,我非动不可呢?”季言眯了眯眼睛,一字一句道。

“Wow!”

包厢内瞬间沸腾了。

“这是顾少和季少在争女人?我靠。”有人激动大叫,“王对王啊!”

“季言,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就为了一个脱衣舞女,你要和我闹僵?”顾慕衍刻意加重了脱衣这两个字,目光冷得几乎可以杀人。

他知道,季言有绝对的洁癖,别人碰过的女人,他不会碰。

谁曾想季言一笑,“冲冠一怒为红颜嘛,再者,舞女怎么了?”

季言一边说一边看向沈知微,回味似的摸了一下嘴唇,“甜就行了。”

轰!

顾慕衍炸了!

找死!!!

沈知微站在一旁,还没从刚刚那个吻中回过神来,整个人就开始一个踉跄。

顾慕衍怒火齐齐涌到了头顶,直接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下一秒,将手机一扔,攥起沈知微就走。

“顾慕衍,你他妈带我女人去哪?”季言想都没想就准备追过去,可怀里的电话却突然响起。

是老头子。

靠!

他咒骂一声,不得不停下脚步,这顾慕衍疯了吧,竟然还跟老爷子告状。

不得不停下追逐的脚步,季言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吩咐一旁的保镖:“立马去给我查查,那个女人是谁?”

他要了!

而另一头,沈知微被顾慕衍扛出来,没有多远,顾慕衍就松了力。

沈知微还没从被包厢硬攥出来的晕眩回过神来,一时之间没站稳,砰的一声摔在地上,还没回过神来,下一秒,就被顾慕衍大力攥起,咬牙切齿的将她抵在墙上。

“沈知微,你还真是贱,一个吻就让你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我没……”

沈知微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大的火,刚要开口说话,却没曾想,她嘴唇上留下的那抹湿润落入顾慕衍的眼中。

那是季言吻过的!

他突然像是发了狂一样,修长的指腹覆上她,用力的擦拭着她的唇瓣,狠狠的,像是要把那上面的痕迹全部抹去。

脑海中不停回想着季言最后的那句话,他的女人?呵,季言竟然说,沈知微是他的女人?

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招蜂引蝶,这才多久,竟然连季言的心都被她给勾走了!

“啊,好痛……”这样的摩擦对沈知微无疑来说是一种折磨,她拼命推着他,“顾慕衍,你是不是疯了。”

是,他是疯了!

看到季言当着他的面吻她的那一瞬,他受不了,他真是受不了,他恨不得去杀人!

他不承认他爱沈知微,可沈知微再卑鄙也是他的人,没人能够染指!

“沈知微,刚刚和季言接吻的感觉怎么样?”他将她抵在墙上,怒火滔天的道,“他伸舌头了?”

她到底还知不知道她是谁的妻子?

沈知微的嘴唇早就痛的说不出话来,闻言,她黑葡萄般的双眸颤了颤,泪水很快就要夺眶而出。

男人的气息越喷越近,沈知微偏过头,很怕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泪水。

太软弱了,明明世界这么大,她偏偏只喜欢上顾慕衍这一个男人。

如果她不喜欢他,又何必来受这样的侮辱。

可这样的动作,却愈发加重了顾慕衍的怒气。

她那是什么表情?

不想看他,逃避他?

就为了一个季言,追在他身后十年的沈知微竟然在违抗他。

呼吸陡然急促,顾慕衍怒火升到了极致,逼问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你他妈看着我!回答我!”

一双眼早就盈满了泪水,沈知微攥住拳头,大声道:“是,他伸了!不仅伸了,还勾住我的舌头搅了,你想怎……唔唔……”

第7章 平安符

顾慕衍实在气炸了,一把勾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狠狠堵住了那张粉嫩红唇。

沈知微所有的挣扎都停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他竟然……吻了她!

四片唇瓣黏合,顾慕衍在她的唇上辗磨,疯狂的,拼命的,就像是要把之前季言留下的气味全赶走。

怒火中烧!

但顾慕衍已经完全没心思去想,他究竟为什么会怒成这样。

这是他的女人!

哪怕她买凶去撞许烟,哪怕她卑鄙无耻,蛇蝎心肠,这也是他的女人!

可她,竟然敢让别的男人碰她!

心头怒火狂烧,顾慕衍突然伸手,摸到了沈知微的一字裙下,语气残忍至极,“这儿,应该也被无数人碰过了吧,嗯?”

沈知微原本还含着惊喜的眸子一僵,她眼中盈满水雾,两片还被他含着的唇瓣一张一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她很想问一句,你说什么?

顾慕衍,难道在你的心中,我就是这么卑贱的女人吗?

顾慕衍退开她的唇,眼底有着讥潮,“怎么,为什么用这种饥.渴难耐的眼神看着我,难不成你为我会碰你吗?”他的嘴唇贴在她耳畔,她听得清楚极了,“不,我嫌脏!”

“这是一百万,足够你父亲的手术费了,拿了钱立马给我滚出这里,再让我看到一次,我绝不放过你。”

顾慕衍抽出一张支票甩在她身上,再也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沈知微瘫坐在地上,满脑子都是顾慕衍的那句,我嫌脏。

脏?

可明明,他曾经那么情真意切的说过,会好好珍惜她。

那是十八岁的那年,顾家举办成人宴,她和许烟一起参加。

晚上的时候,顾慕衍醉酒走错房间,阴差阳错间,要了她的处.子之身。

她并没有反抗,因为七岁的时候,她就曾经见过顾慕衍,那时候顾慕衍才刚刚失去母亲,她跑去安慰他,每天都会送给他一粒糖,那时候,这样好看的男孩,她就已经对他一见倾心。

可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在一厢情愿。

他忘了七岁的她,更忘了十八岁将第一次献给他,最后却因害羞而落荒而逃的她,他都不记得了,从头到尾,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沈知微攥住那一百万的支票,终于忍不住的痛哭出声。

她并不想拿顾慕衍的钱,可是爸爸那边的手术费已经等不及了,医院的催款短信一条又一条,沈知微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好在安妮高兴的打电话告诉沈知微,让她到皇裔印象来拿脱衣舞的工资,足足有三十万元。

沈知微震愕,安妮却说,这钱是季少给的,他一掷千金,不仅给了三十万元,还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让安妮交给她。

季少。

沈知微恍惚想起,这是那天在包厢里……吻她的人。

可是,这电话号码……

沈知微攥着那张电话号码走在走廊,丝毫没注意到对面走来的一群公子哥。

“我说谢河,虽然你和顾少不对头,可这好歹也是顾少落在包厢的东西,说不定他会派人来找,你就这么拿走,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一个平安符而已,有什么用?呵,天之骄子顾大少的东西,可要好好玩玩才行。”

沈知微停住脚步,平安符?

她猛地回头,果然,谢河手上拿着的,不是顾慕衍随身携带的平安符又是什么?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是顾慕衍的母亲为他求的,也是她在这世上留给顾慕衍的唯一遗物。

她不会不知道,这个平安符对于顾慕衍的意义是什么。

“谢河。”沈知微想也没想就跑过去,“你手上的平安符,给我。”

第8章 下跪

谢河回头,看到是沈知微,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哟,沈大小姐。”

“那是顾慕衍的平安符,给我。”沈知微没空和他打招呼,视线定在他手上的平安符上。

“沈大小姐想要这个?”谢河挑眉,“不过可惜,这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哪有让人之理。”

“你……”

“当然,沈大小姐非要要回去也可以。”谢河说着,眼睛眯了眯,“像五年前我下跪一样,沈大小姐亲自给我下跪一次,我就把这烂玩意儿给你。”

沈知微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要回来,但听到谢河这么说,还是呼吸一滞。

谢河五年前追过她,但她那时候只喜欢顾慕衍,谁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她把谢河每天总是缠着她的事情告诉爸爸,爸爸直接把谢河抓来,让他跪着说以后再也不会纠缠她。

没想到,那一跪,谢河记到如今。

“看来沈大小姐是不愿意了?也是,堂堂沈大小姐,又怎么会向我这么一个烂人下跪。”

沈知微脸上青一块白一块,半响,她抬起头,露出一个极其认真的眼神,“是不是真的?”

“什么?”谢河一笑。

“是不是只要我跪了,你就把平安符还给我?”

“是啊。”谢河明摆着是要把沈知微往死里羞辱,“不过沈大小姐这么高傲,应该……”

“噗通”一声响,沈知微重重跪在了地面,骨头砸在地面,发出极重的一声响。

“还……给我。”沈知微的眼里明显有泪,但她死忍着不让自己掉下来。

沈知微,不要哭,值得的。

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而你爱他,所以值得的。

“还给我……”

谢河震愕于沈知微的爽快,刚要说些什么,盯着不远处,眸子微闪。

他将平安符扔过去,但随之,从皮包里抽出一大沓钞票,洋洋洒洒的朝沈知微头上洒去,“没想到沈小姐缺钱到这种地步,竟然愿意为了钱下跪,哈哈,本少爷今天看高兴了,给你,全给你!晚上就不用陪我了。”

沈知微将平安符小心捡起,还不知道谢河在说什么,身后就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响彻了整个走廊。

“沈知微!”

沈知微脸色煞白,猛然回头,正看到顾慕衍站在不远处,双拳紧握,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杀人。

“顾慕衍……”

沈知微惊呼一声,忽然感觉整个人都被从地上攥起来。

“呦,顾少,好巧啊。”谢河笑着打招呼。

顾慕衍额头青筋暴起,猛地一脚踹过去,“滚!”

然后,攥着沈知微就往地下车库走去。

跟在顾慕衍身后的助手都愣了。

记忆里,他们还是头一次看Boss这么失控。

想了想,还是没追上去。

沈知微根本反抗不了,这下才意识到是被谢河陷害了。

地下车库,顾慕衍猛地一松手,沈知微重重摔在了黑色迈巴赫的车门上。

下一秒,顾慕衍就俯身压了上来。

“沈知微,你就这么缺男人是不是?”

身体里仿佛刮起了飓风,席卷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A市无人不知,沈知微痴恋顾慕衍十年,顾慕衍却恨不得她去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918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