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楚阳五百年修成“大荒仙帝”,破虚空回归地球都市。

我楚阳五百年修成“大荒仙帝”,破虚空回归地球都市。
第1章 楚仙帝的女儿

“啊,流星!”一道软糯糯的声音在夜空中兴奋地响起。

只见一个站在阳台上的可爱小萝莉,立马激动地闭上眼,小手紧握虔诚地许愿:麻麻和粑粑一定要快快回来哦……”

南方,闪耀的碧空,那枚凭空出现的硕大“流星”猛然坠下。

它的速度太快,仿佛撕裂了虚空,从另一个世界骤然来到地球上。从出现到坠落,不过一秒钟,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轰隆!

郊外一片空地之上,“流星”轰然坠落,掀起漫天尘土。

“地球!”

“我楚阳终归还是回来了!”

尘埃稍稍落定,一道人影从“流星”砸出的大坑之中,缓步走出。

楚阳长长吐出一口气,想运转体内的仙法玄功,却发现自己体内空空如也,半点真气都没有。

修为尽失,仙体几乎崩碎!从仙界强行撕裂虚空,回归地球,他付出太大的代价!但终究还是回来了!

不知道她还好么?

楚阳深吸一口气,大步向着记忆中的云祁花园小区而去。

当楚阳回到云祁花园小区大门口的那一刻,他直接呆愣了!

小区大门口,电动平移门上,显示着当前的时间:

2018年8月28日,星期三,21点16分。

2018年?

楚阳的脸上显现出极致的震惊之色。

他分明记得,那个雨夜,自己被雷电击中,撕裂虚空坠入仙界的那天,是2013年的9月10日!

仙界五百年,楚阳踏上仙途,历经无数险阻,迈入真仙之境,修成琉璃圣体,最终成为震慑仙界的“大荒真阳仙帝”……他再回归地球时,地球的时间,竟然只过去了区区五年?

天上一天,地上百年……

楚阳也知道,不同的世界,时间流速可能不同。

但通常来说,越高等的世界,时间流速越慢!

地球明明只是一个凡人世界,但为何却比仙界的时间流速慢出百倍?

然而此刻的楚阳却顾不得多想这些。

地球只过去五年,岂不是说,她……依旧还在?

这一刹那,他再等不及!

咻!

化为一道流光,楚阳急速冲入云祁花园小区。

二十三号楼,三楼。

楚阳深吸几口气,摁下门铃。

“谁啊?稍等。”屋里传来中年女人的应答声。

听到中年女人声音,楚阳心中激动:这是徐阿姨的声音?

夏凝岚出身名门,徐阿姨从小照顾夏凝岚,关系无比亲密。既然徐阿姨在这,他历经千难万险只为回地球追寻的挚爱,岂不是依旧还住在这儿!

咔!

楚阳心绪正激动着,房门打开。

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相貌端庄和善的中年女人探出半个身子,看到楚阳,惊喜交加。

“楚阳?”

“你……你回来了?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徐阿姨惊喜激动,话间还带着一丝埋怨。

“这些年,说来话长。”

楚阳脸上带着一抹苦笑,“凝岚她……”

“大小姐?她不是去找你了么?”徐阿姨一愣,下意识说道。

蹬蹬蹬……

没等徐阿姨说完,卧室中,一阵小孩子脚步声传来。

四五岁的小萝莉抱着一只大胡萝卜布偶,光着脚跑了出来。

“奶奶,是小姨回来了吗?”

小萝莉奶声奶气询问。

“诺诺,快看是谁来了。是爸爸,是诺诺的爸爸回来了!”

徐阿姨回身抱起小萝莉,让小萝莉和楚阳四目相对。

小萝莉清澈灵动的大眼睛中带着迷茫,疑惑地看着楚阳:这就是爸爸?

女儿?

轰!

这一刹那,楚阳的脑袋只感觉“轰”得一下子,瞬息之间,一片空白。

第2章 不要打粑粑

眼前的小萝莉,眉眼之间,和夏凝岚十分相似。

却还带了一丝楚阳的那种英气。

看着眼前的小萝莉,那种血脉相通的感觉,让楚阳心悸!正如刚刚徐阿姨所说,她,就是楚阳的女儿!楚阳就是小萝莉的父亲!

“五年前……难道……”

楚阳心境颤动。

小萝莉四五岁年纪,显然,是五年前,楚阳坠入仙界之前,在地球留下的血脉。

楚阳依稀记得,自己离开地球之前,夏凝岚的月事推后了两天,本来两人都没有太在意,现在看来,那个时候,夏凝岚已经有了身孕……

仙界五百年,楚阳无时无刻不记挂着夏凝岚。

他历经千难万险,修成仙帝,又冒着失去一切,甚至粉身碎骨的凶险,回归地球,为的就是再见挚爱一面。

却没想到——

回归地球的这一刻,没等见到夏凝岚,却先见到了夏凝岚为自己生下的女儿……

“诺诺,快叫爸爸啊。”

“你不是一直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吗,现在爸爸已经回来了啊。”

徐阿姨抱着小萝莉,试图引导她叫爸爸。

小萝莉眨着两只眼睛,看着楚阳,嘴巴紧紧闭着。

“你……叫诺诺么?”楚阳极力稳住心境,脸上堆出微笑,想伸手去摸小萝莉的脑袋。

“哇!”

而就是这一刹那,小萝莉“哇”得一声,忽的大哭起来。她扑在徐阿姨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诺诺乖,诺诺不哭,奶奶抱……”徐阿姨连忙拍着小萝莉后背安慰。

“这孩子,以前也经常看你们照片啊,怎么现在又认生了呢……”徐阿姨轻叹着说道。

楚阳脸上带着干笑。

自己这个“爸爸”,缺失了近五年时间。

小萝莉一时之间怎么可能轻易接受自己?

楚阳于仙界,受五百年孤寂,熬五百年相思。

但又岂能比得上女儿五年对自己的想念?

他手足无措,心如刀绞。

小萝莉终究没有叫出“爸爸”两个字,徐阿姨把她抱到卧室,哄她去睡了。

楚阳坐在客厅沙发里,心乱如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咔!

一声轻响,家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徐阿姨,我回来了。诺诺睡了没有?”

一个长发披肩,衣着时尚的高挑年轻女子进了门,探头往客厅这边看。

“嗯?”

楚阳抬头,和这女子四目相对。

“佳薇?”他稍稍一愣。

这女子的相貌和夏凝岚有七八分相似,却年轻几岁,只有二十出头,是夏凝岚的妹妹夏佳薇。

当初楚阳和夏凝岚交往的时候,夏佳薇还刚上高中,是傻傻的学生妹。和楚阳也见过几次,经常跟在后面甜甜的叫“姐夫”。

现在的夏佳薇和当初相比少了几分青涩,倒有几分都市丽人的风采。

“楚阳?”

楚阳认出夏佳薇的同时,夏佳薇也认出了楚阳。

仙界历经五百年,楚阳容貌几乎未变。

看到楚阳,夏佳薇先是惊讶,而下一刻,她的一双美目之中,几乎要冒出火来!

“楚阳,你还敢回来!”

夏佳薇咬牙切齿,怒火冲天。

砰!

直接把手中的小提包冲着楚阳丢了过来。

砰!砰!砰!

紧接着,夏佳薇把她触手可及的几乎所有东西都抓了过来,狠狠砸向楚阳!

“楚阳,你这个负心汉!陈世美!白眼狼!”

“亏我姐还给你生孩子!”

“你还我姐!你把我姐给我找回来……”

丢完了东西,夏佳薇干脆一咬牙,直接扑上来,如野猫一般在楚阳身上又抓又咬。

“额……”

楚阳发愣。

他倒是没想到,夏佳薇见到自己居然这么激动。

他琉璃圣体虽然几乎崩碎,但哪怕剩下百分之一的力量,也不会被夏佳薇轻易弄伤。反倒是要担心夏佳薇的牙齿和指甲会不会崩坏。

“二小姐?”

听到客厅动静,徐阿姨连忙从卧室出来。

“二小姐,别打了,姑爷回来了就好……”徐阿姨急切劝道。

夏佳薇依旧不依不饶,狠狠撕扯,自己眼角都已经带泪。

“小姨……”

而就是此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

“小姨,小姨,你不要打粑粑了好不好……”

“小姨打粑粑,粑粑会走掉的……”

小萝莉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入夏佳薇耳朵。

夏佳薇身子一僵。

侧过脸,她看到小萝莉抱着胡萝卜玩偶,怯生生看着自己。

“诺诺乖,小姨不打爸爸,诺诺乖……”

夏佳薇快速抹去眼角泪痕,这才从楚阳身上离开,抱起小萝莉。她狠狠瞪了楚阳一样,一言不发,抱着小萝莉进了卧室。

“哎!”

徐阿姨看到这一幕,轻叹一声。

“大小姐离开这两年,可是苦了二小姐了。”

“她才刚上大学两年,创办了自己公司,还得照顾诺诺……”徐阿姨向卧室方向看了一眼,面露心疼。

“大小姐离开两年?”

楚阳一愣。

直到现在他才来得及询问:“徐阿姨,凝岚她,去了什么地方?”

“我也不清楚。”徐阿姨摇了摇头,“听二小姐说,大小姐是去找你去了,但这两年一直杳无音讯。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待会儿二小姐出来你再问吧!”

楚阳沉默,脸色有些凝重。

夏凝岚去找自己了?

五年前楚阳“不告而别”,实际上是一场雷雨中被雷电击中,撕裂虚空,坠入了仙界。

夏凝岚去找自己,又怎么可能找到?

这其中或许还有隐情,只能等夏佳薇出来再问了。

带着疑惑,楚阳煎熬等待。

半个小时后,卧室门轻轻打开,夏佳薇哄睡了小萝莉,冷着脸走出来。

“楚阳,到我房间!”

她冷冷瞥了楚阳一眼,走进另一间卧室。

楚阳连忙跟上。

“佳薇,凝岚她到哪儿去了?”

进了卧室,楚阳连忙询问。

“楚阳,你消失了五年,还有脸回来?你知道我姐为你做出多大的牺牲么?”

看着楚阳,夏佳薇心中的怒火都要喷出。

“五年前我姐顶着压力,要把诺诺生下来,为此不惜和家族决裂,孤身留在海城。两年前,侯家大少侯君修逼婚,侯家和夏家甚至威胁,如果我姐不嫁给侯君修,他们就抓走诺诺,让我姐永远见不到诺诺!”

侯家与夏家逼婚,强迫夏凝岚嫁给侯君修?甚至还拿自己的女儿做威胁?

这一刹那,楚阳脸色阴沉到极致,寒如极冰。

“侯君修么……”

第3章 欺仙帝妻女者

楚阳缓缓闭上双目。

对这个人,他也有一些了解。

楚阳和夏凝岚五年前相恋,初识则是在六年前。那个时候,楚阳离开京城楚家,到海城上大学,认识了来自中原的同班同学夏凝岚。

夏凝岚来自中原夏家,却跑来沿海的海城上大学,实际上就是为了躲避一些烦不胜烦的追求者。

其中,以侯君修对夏凝岚追求最猛烈。

侯君修所在的侯家,在中原号称第一家族,综合实力比夏家有过之而无不及。侯君修和夏凝岚也算门当户对,侯君修对夏凝岚更是无比爱慕,夏凝岚到海城上大学之后,他赶到海城,纠缠了一两个月。后来因为家族一些生意需要侯君修打理,加上夏凝岚一直对他冷若寒霜,他才不得已离开海城,回到中原。

但即便如此,他对夏凝岚的追求也一直没有断。

甚至夏凝岚和楚阳确定关系之后,他都毫不在意,经常邮寄一些名贵礼物来。

只不过都被夏凝岚丢弃在垃圾桶里。

在侯君修眼中,区区一个和楚家彻底决裂的弃少楚阳,对他根本造不成威胁。

只是他没想到,夏凝岚和楚阳感情太深。

纵然楚阳失踪,不告而别,夏凝岚依旧选择为楚阳生下女儿。

而让楚阳没想到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侯君修竟然都不放手。反而用出逼婚这种激烈手段,强行让夏凝岚嫁给他。

楚阳大致能猜出来,侯君修对夏凝岚,并无爱意。

唯有执念!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要拿到手。

“侯君修么……很好很好。”

当初你对凝岚死缠烂打,我可以饶你。我失踪后,你若是真正关心帮助凝岚,我也可以不在意。只可惜,你用出这种手段!

楚阳缓缓睁眼。双目之中,冰寒杀意迸发。

我大荒真阳仙帝的妻女,岂是你能欺凌威胁的?

“后来呢?”

感受到楚阳目光中凌冽杀意,眼前的夏佳薇下意识打了一个激灵,感觉有些发冷。

“后来我姐遇到一个老道姑,说我姐有仙缘,要带她走。为了能不嫁给侯君修,也为了诺诺,我姐才跟着那位老道姑离开。那个时候,我姐最无助的时候,你,楚家大少楚阳,又在哪里?”虽然害怕,但一想到姐姐的委屈,夏佳薇依旧冷声喝问。

知道对方是关心凝岚,楚阳也没对她的态度生气,只是继续问:“带走凝岚的道姑是什么来历?凝岚走的这两年,你和她有没有联络?”

夏佳薇轻轻摇头:“不知道,那个道姑来找我姐的时候,我不在。我姐走的时候也没多说什么,这两年也根本联络不上她。”

“不过我听说好像那道姑曾分别到过夏家和侯家,亲自见了两家家主。从那日之后,侯家夏家绝口不提逼婚的事情,也没再威胁诺诺。那两次见面,那位道姑向两家家主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对此两家家主似乎很忌讳,绝口不提。”夏佳薇说道。

“哦?”楚阳轻轻点头。

显然,那位道姑也是一位隐世高人。

她的身份,足以震慑住中原侯家、夏家这两大家族。

夏凝岚因为有“仙缘”,被那道姑带走,两年杳无音讯。楚阳猜测,她八成被带入某个隐世宗门,与世俗隔绝。想要用正常途径找到夏凝岚,显然不容易。

只可惜,他强行回归地球,修为尽失。否则的话,凭借仙帝力量,施展‘太虚法眼’神通,一眼可窥探整个地球。要找出凝岚,轻而易举。

楚阳心中轻叹。

想要恢复实力,得重塑根基,一步步再走回来,很难取巧。

今夜,就开始重修!

楚阳心中做出了决定。

“佳薇,我知道这五年来,你们吃过很多苦,但既然我已经归来,必会尽全力补偿!”

“凝岚离开是因为被侯君修逼迫,但也是因为我的离去。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必将她寻回!”说完这番话,楚阳起身,大步走出房间。

“楚阳!”

夏佳薇下意识也起身。

“我想知道,这五年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出现,也不联络我姐?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么!”

她大声问道。

楚阳脚步一顿。

“你未曾达到那个层次,我的解释于你来说,如天方夜谭,又何须解释?”

楚阳淡淡开口。

“你!”夏佳薇气结。

“对了,诺诺的全名叫什么?”而在此时,楚阳忽的问道。

“楚雨诺!”夏佳薇冷冷回答。

“楚……雨诺么?”楚阳轻轻念着女儿的名字,向客厅迈步。

见到客厅里他和凝岚的合影,深邃的黑眸瞬间变得无比坚定:凝岚,五年前,那个雨夜,我答应去接你,最终却不告而别。你依旧记得我的承诺么?我既已回归,必会完成诺言,再不弃你!

第4章 一步迈入武者境

夜深。

两居室的房子,徐阿姨和楚雨诺睡一间,夏佳薇单独睡一间,楚阳也只能睡在客厅里了。

不过此时的楚阳也并没有休息。

他盘膝坐在沙发上,平稳心境,尝试修炼。

想要找回夏凝岚,一家人团聚,必须快速修炼,恢复实力才行。

修仙一途,有四大阶层。

分别是:武者、人仙、地仙、真仙!

地球从几百年前,就进入了一个“末法时代”,灵气枯竭,孕育不出真仙级强者。

但楚阳估计,某些隐世宗门,一些不世出的老祖,很有可能触摸到地仙阶层!

夏凝岚极有可能被带到了这样的隐世宗门之中。

想要找到夏凝岚,带回夏凝岚,没有足够实力,根本做不到。

楚阳修为尽失,连“武者”都不算。

想要寻回夏凝岚,至少也要迈入“人仙”层次。

楚阳毕竟曾经是仙帝,掌握一些仙法神通,只要达到“人仙”层次,应该可以越阶杀敌,抗衡普通地仙。到那个时候,地球之大,无人能阻!

“先冲击武者境!”

深吸一口气,楚阳闭上双目,尝试运转玄功。

他修炼的玄功,名为《大荒真武经》!

是他在仙界圣地“荒古大山”中得到的顶级玄功。楚阳在仙界,百年成真仙,五百年成仙帝,就是靠着这门强大玄功。

现在重修《大荒真武经》,也算轻车熟路。

楚阳盘膝闭目,心无杂念,按照《大荒真武经》中记载的特殊呼吸法,缓缓呼吸。

呼气……吸气……

呼气……

随着不断呼吸,他的五脏六腑,隐约升腾起一股温热气息。

这气息越来越强,充斥在楚阳体内。

他尝试调动这股温热气息。

让它按照特定路线,在经脉中循环。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

三个周天!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股温热气息,在楚阳经脉中循环了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它们变得无比凝练,最终化成一股雾气,不需要楚阳操控,也能在经脉中缓慢运转。

“大荒真气,修成!”楚阳闭合的双目一下子睁开,精光毕露。

毕竟是在仙界修炼了足足五百年的玄功,他太熟悉了,这次重修,轻而易举就修出了真气。他已经跨入武者境,内劲层次了!

修仙四大阶层,武者是第一个阶层。

它又分出三个小阶层。

乃是外劲、内劲、化劲!

外劲是淬炼身体,打熬基础,以身体力量伤敌。

内劲则是修炼功法,修炼出“内力”,以内力伤敌。

化劲,则是对内力的操控达到出神入化的层次,也被称之为“武道宗师”。

楚阳修炼《大荒真武经》,修出“大荒真气”,等于一步迈过“外劲”,直接跨入到了“内劲”阶层!

真气,比内力更强!

修炼普通功法,能修出内力,而只有修炼仙法级别的玄功,才能修出真气。

他现在算是初入内劲层次。但爆发真正战斗力,老牌内劲高手,也丝毫不惧!

此时天蒙蒙亮,还不到早上五点。

从开始修炼到现在,也就是过去六个多小时。六小时迈入内劲层次,这个速度,放在仙界都堪称恐怖了。

楚阳还记得,当初自己同父异母弟弟楚轩辕,十三岁修炼,三年时间修炼出内力,迈入内劲层次,就被家族认定为超级天才。现在看来,这种凡俗的所谓超级天才,根本入不了仙人眼界,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但再要冲击化劲,就没那么容易了。”

楚阳正色暗道。

能快速迈入内劲层次,其实楚阳也是靠着体内残留的一点点仙体力量。

他现在,体内只有一缕真气而已。

而要冲击化劲层次,必须体内真气无比充盈雄厚,并且对真气操控出神入化才行。

这需要积累,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

“我修出了大荒真气,太虚法眼,应该可以勉强使用了。”

太虚法眼,是楚阳最得意的一门神通。

可透视万物,甚至窥探人心。

修炼到极致,甚至可以一眼望穿过去、未来!

楚阳当初仙帝级实力,太虚法眼也只修炼到勉强窥探人心的层次。至于现在……能勉强透视一两堵墙壁,就算不错了。

“试试看!”

“太虚法眼,开!”

楚阳将体内仅有的一些真气运转到双目之中。

他双目射出难以察觉的精光,下一刻,自己面前的墙壁都变成了透明,能一眼看穿。

“嗯?”

楚阳盘坐的方向,面对着家里的次卧,也就是诺诺小姨夏佳薇的房间。

墙壁变成透明,里面情况一览无余。

夏末秋初,天气还有些炎热,夏佳薇睡觉姿势不雅,趴在被子上。

楚阳皱眉,急速挪开目光,停留不到一秒。

他把目光挪到主卧,想看看闺女。

“嗯?”看向主卧的同时,楚阳稍稍一愣。

因为他看到,卧室大床上,小萝莉楚雨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她穿着小睡衣,抱着大胡萝卜玩偶,小心翼翼从床上挪下来。

楚阳本来还想看看小萝莉要干什么。

然而双目一阵酸痛,太虚法眼透视效果消失。

他现在施展太虚法眼,差不多只能维持三秒钟。体内的真气还是太少了。

楚阳轻轻揉眼,心中暗道。

正想着这些——

咔!

主卧室门轻轻打开。

小萝莉蹑手蹑脚,从里面溜了出来,跑到客厅这边。

楚阳一抬眼,正好和小萝莉四目相对。

小萝莉大眼睛扑闪,看到楚阳,还有一丝怯意,她两只小手抓紧了怀里的大胡萝卜玩偶。

看着眼前的女儿,楚阳心中,有股难以言明的感觉。

那是一种血脉相通的触动。

“诺诺?”

楚阳轻声叫了小萝莉一声。

这一刹那,纵横仙界,杀伐决断的大荒真阳仙帝,极尽柔和。

小萝莉还有些怕,听到楚阳叫她,她想后退,但终归忍住了,依旧用扑闪的大眼睛盯着楚阳看。

“你是诺诺的粑粑么……”

良久,小萝莉终于开口,用稚嫩声音询问。

第5章 凡俗的拳法

“我当然是诺诺的粑粑了!”楚阳微笑,轻声回答。

“那……粑粑还会走掉么?”小萝莉歪着脑袋,认真询问。

楚阳心绪触动。

楚雨诺刚刚和他接触,还没有完全接纳他,但实际上,在她心中,已经认可了楚阳这个“粑粑”。

之前夏佳薇对楚阳又抓又咬,小萝莉看到之后就立刻维护楚阳。

现在,一大清早,小萝莉刚刚醒来,就迫不及待跑出来。实际上就是想要看看,刚刚回家的粑粑,是不是还在。他有没有走掉,会不会走掉之后,再好久好久不回来。

小小的心间,有挂念。

“诺诺乖,爸爸不会走,爸爸永远都不会离开诺诺。”

看着眼前的女儿,楚阳轻声承诺。

“诺诺能让爸爸抱一下么?”

楚阳试探问道。

小萝莉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走过来,侧着身子依偎在楚阳怀里。

轻轻怀抱着自家闺女,楚阳平生第一次,有一种无比心安的感觉。

小萝莉用脑袋磨蹭了一下楚阳,一动也不动。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客厅,暖暖的。整个云祁花园小区分外宁静,除了一些早起晨练买菜的老人外,年轻人几乎都还没起床。昨晚徐阿姨和夏佳薇睡得晚,现在也还没醒来。

“诺诺,爸爸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楚阳心绪一动,对楚雨诺说道。

小萝莉没有迟疑,小脑袋快速点了几下。

“好!”

楚阳给楚雨诺找了小裙子套上,穿了鞋子,轻轻打开门,抱着小萝莉出了门。

云祁花园小区和五年前差别不大,楚阳带着楚雨诺转了两圈,差不多十几分钟后,就准备回去。

父女俩刚刚相认,楚阳怕小萝莉还有些怕生,带出来久了她会害怕。况且夏佳薇和徐阿姨醒来见不到楚阳父女,也会担心。

回去路上路过小区商店,小萝莉脚步慢了下来。

“粑粑……”

小萝莉仰头看看楚阳,又看看商店。

“诺诺想买东西么?”

楚阳轻笑。

小萝莉飞快点头。

小孩子对商店里的零食总是缺乏抵抗力。

“好吧。”楚阳带着小萝莉走进商店。

进了商店,小萝莉飞快跑到放雪糕的冰柜旁,小手扒着冰柜往里面看。

“小孩子不能吃冰淇淋!”楚阳正色说道。

“诺诺不吃,诺诺看看好不好?”小萝莉眨着大眼睛,眼巴巴看着楚阳,小声说道。

“好吧!”楚阳无奈苦笑。

冰淇淋寒性,会损耗小孩子元气。

不过自己的女儿,就算掉入极冰寒窟,他也有法子把寒气祛除掉。

“想要哪个?我帮你拿。”楚阳轻轻把楚雨诺抱高一点。

“这个,草莓味的。”小萝莉飞快指向一个甜筒。

楚阳打开冰柜拿出甜筒,准备付钱。

“哎,还是当爸爸的惯闺女,什么都给买,要是孩子妈妈在这儿,肯定不给吃冰淇淋。这东西吃了可没什么好处!”旁边一个买菜的老大娘说道。

“呵呵……”楚阳干笑两声。

“粑粑,我不要了……”然而就在此时,小萝莉忽的轻轻拉了拉楚阳的衣角。

“不要了?”楚阳一愣。

“这个奶奶说,麻麻不会让诺诺吃冰淇淋的……”小萝莉口中说着,恋恋不舍的走到冰柜前,吃力的打开冰柜,把甜筒放了回去,“粑粑,诺诺听话,麻麻就会回家……”

小萝莉用期待的眼神,仰头看着楚阳。

楚阳身躯轻轻一顿。

“诺诺乖。”

楚阳轻轻拥住小萝莉。

“爸爸保证,一定会很快很快把妈妈找回来!很快!”

他深吸一口气,稳住波动的心境。

这一刹那,他从未有过的迫切感,要提升实力,找回夏凝岚!

我可等五百年。

但怎忍心让你多等一日?

带楚雨诺回去,夏佳薇刚刚起床,看楚阳依旧横眉竖眼。

不过看到楚雨诺和楚阳亲近,夏佳薇也无可奈何。

吃过早饭,夏佳薇要到公司,小萝莉则要去幼儿园。楚阳把小萝莉送到幼儿园门口,小萝莉拉着楚阳衣角就是不进去。楚阳再三保证下午一定来接她,小萝莉才三步一回头的进了幼儿园。

目送小萝莉进了教室,楚阳却没有回家。

“得想办法赚些钱。”

他迫切要快速提升实力。

但迈入内劲层次后,再要冲击化劲,需要大量的积累。

楚阳现在体内的大荒真气只有一丝丝。

正常修炼的话,猴年马月才能让真气充沛起来。

“需要用资源辅助!”

楚阳暗道。

仙药、灵石等资源,吸收其中灵气,融入体内转化为真气,修炼速度能加快好几倍!

地球上没有仙药,但是普通药材也行。

只不过——

购买药材,需要大量资金。楚阳现在一穷二白,总不能找夏佳薇这个小姨子要钱,必须想办法赚钱。

“要怎么快速赚钱呢?”

楚阳皱眉。

如果是仙帝楚阳,拥有各种神通,赚钱轻而易举。

现在楚阳刚刚重修,只是武者内劲层次,要赚钱,就得想一些办法了。

他一边散步,一边思考。

虽然修为不够,但眼界还在,一些能力也是常人无法相比的,赚钱倒也不难。例如给权贵人物看病,就一本万利。拥有太虚法眼,楚阳也可以赌石赚钱。不过权贵人物未必轻易相信楚阳,赌石的话也需要本钱和渠道。这些方法可以用,但都需要有合适的契机。

楚阳思索着,不知不觉中,走出了云祁花园小区,到了附近的云祁山山脚。

云祁山是海城东郊一处小山,山顶终年云雾环绕,炎炎夏日都有些清冷,所以以“云祁”为名。

云祁山附近的云祁花园小区,属于平民小区。

但在云祁山山脚到半山腰,却建有十几栋独栋别墅,叫做“云祁山庄”,是海城有名的富人疗养区。

既然已经到了云祁山脚下,楚阳索性迈步而上。

和普通小区的喧闹相比,云祁山庄这片富人区,倒是冷冷清清。

楚阳迈步而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一直走到半山腰,最高的一处别墅附近,楚阳忽的“咦”了一声。

这别墅前,有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身着白色运动服的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在别墅前小花园中,身形腾挪,拳掌翻飞,似乎正在演练一门拳术。

只是这门拳术似乎有些问题,练到二十几招,变得很不顺畅。

白衣少女眉头紧皱,似乎知道自己拳法出了问题,但却没有解决的办法。

一连四五遍,都是如此。

而楚阳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轻轻摇头。

这门拳法威力还算不错。虽说和仙法武技相比,差距犹如天堑。但在凡俗武道界,应该也算是精妙的拳法了。只可惜,拳法残缺。以这个女孩的层次,难以补足!

“你的这门拳法,似乎有残缺,纰漏太大。强行练习下去,损伤脏腑,有害无益。”看着白衣少女孜孜不倦的练习拳法,楚阳淡然开口。

第6章 神来之笔!

“谁!”

少女一愣,连忙回头。

这才发现,自己身后悄无声息多出一人,她之前竟然根本没有察觉到。

“你是什么人?你能看出……我拳法的残缺?”

上下打量着楚阳,少女目光中带着好奇。

少女修炼的这门拳法,是她爷爷传下来的,当年她爷爷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门拳法,得到的时候就有残缺,中间少了三招。

就是因为少了这三招,这门拳法很不连贯,虽然威力不弱,但强行修炼,很容易损伤身体。

少女的爷爷当年靠着这门拳法,加入军中,驱逐外寇,光复华夏,最终身居高位。但中年之后,这门拳法却不敢再练。他也曾经寻访华夏武道名家,想要补足这门拳法,可惜最终也只是勉强补上三招,并不十分契合。拳法不通畅的问题依旧存在。

正因为如此,这门拳法老爷子并没有传给后人。

这少女也是偶然间翻阅老爷子的一些旧书,发现这门拳法,偷偷练习。

现在,这云祁山上,突然出现一人,一眼看穿这门拳法的纰漏,让少女都感到无比惊讶。

她本以为,看出拳法纰漏的,是一位武道名家,至少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却没想到,对方比她年纪大不了几岁,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你的这门拳法,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招,应该是残缺之后,被人强行补上的。”

“可惜并不契合,难以发挥出这门拳法的最大威力。”

“损伤脏腑的问题,也没有解决。”

楚阳轻轻摇头,淡淡说道。

“你怎么知道?”

少女愈加惊讶。

这门拳法,当年少女爷爷只找了三位武道名家看过。

除此之外,老爷子的子女都没学过。

可以说,当世之间,了解这门拳法的人极少极少!

楚阳准确无比说出拳法缺陷,甚至具体到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这三招,这等眼力,让少女瞠目结舌。

“也罢了!”

“我今日登云祁山,能恰好见你练拳,也算是有缘。”

“这门拳法,我倒是可以帮你补足。”

“补足之后,这门拳法威力应该可以增强三成,损伤肺腑的问题,也能解决。”

少女正惊讶间,只听楚阳淡淡开口。

“什么?”

少女再度发愣。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补足她的拳法的缺陷?

而且——

补足后的拳法,非但解决损伤脏腑的问题,还能增强三成威力?

“不可能,当年我爷爷寻访华夏三位武道名家,他们都无法完美补足这门拳法的缺陷。而且,这门拳法的威力,比华夏流传的形意、八极等拳法,威力已经大出两成了,三位武道名家都说,这门拳法威力已经到顶,不可能再增强……”

“这些都是我从爷爷笔记上看到的,不会有错!”

白衣少女下意识说道。

“哦?”楚阳双眉轻轻一挑。

“三位武道名家说,这门拳法威力,不能再增强?”

“凡俗的武道名家,眼界终究有限……”他轻声自语。

“我的确能补足你这门拳法,威力是否增强,你一试便知。只不过……”楚阳话语一顿。

“只不过怎样?”少女下意识问道。

“只不过……”楚阳想了一下,“我帮你补足拳法,也需要一些酬劳。这样好了,两万块,我帮你补足!”

“两万块?”少女一愣,脸色有些古怪。

楚阳一眼看出她拳法缺陷,还声称可以补足,一副高人做派。

但现在,他居然索要报酬?而且,只要两万?

少女不禁怀疑,楚阳是不是一个大骗子了!

不过两万对少女来说,无非只是一点儿零花钱而已。她对爷爷留下的这门拳法十分感兴趣,不然也不至于偷偷修炼了。拿两万块赌一把,对于少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让我发现你骗我的话,今天你休想安然走下云祁山!”

少女说着,掏出手机,给楚阳转账。

楚阳也拿出手机。

这是五年前自己用过的智能机,勉强还能用。

“宁竹雯?”

两人通过微.信转账,少女的昵称叫“宁竹雯”,似乎是真名。

“放心,我即便要骗,也不会骗你这样的小姑娘。”

两万块到账,楚阳收起手机。

“你这门拳法,残缺的是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这三招,但是要修补的话,从第十八招,就需变招!”

“看好了!”

轰隆!

楚阳脚下一动,步走如龙!

双臂翻腾,如摘星,如揽月,如分山镇海!

一气呵成,六招拳法连续打出。

呼!

他身躯周围,风声骤起,猛烈席卷。

沙沙沙!沙沙沙!

拳势引动,这别墅花园之中,草木落叶被卷动,席卷而起,在半空中不断打转。

“怎么会……”白衣少女宁竹雯瞪大了眼珠子,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六招之威,达到这等层次,恐怕唯有内劲修炼到登堂入室层次的武道强者,才能勉强做到。楚阳这简简单单修改后的六招,威力之强,已经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境地,远超这门拳法原本的威力。

最最重要的是,楚阳这修整后的六招,并不复杂。只是看了一遍,宁竹雯完全记住,只需稍稍练习就能掌握。

楚阳对这门拳法的修改,犹如神来之笔!

真正脱胎换骨,威力倍增!

宁竹雯体悟这门拳法,沉浸其中。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环顾四周,空空如也。

不知什么时候,楚阳已经离开了。

心绪一动,她连忙拿出手机,翻看记录。

“楚阳……”

新增好友的昵称就是“楚阳”,应该也是真实姓名。

“他,到底是什么人?”宁竹雯脑海中,满是疑惑。

第7章 粑粑是坏银

此时此刻,楚阳早已下山。

“去药材市场购买药材,炼制几枚丹药。”

“先服用几颗丹药,让我体内的大荒真气充盈起来。”

楚阳体内真气还太少,太虚法眼才只能使用三秒钟。其它一些精妙手段,甚至根本没法施展。

当务之急,就是购买药材,炼制丹药,增加真气。

离开云祁山,楚阳直接打车前往海城药材市场。

下午两点钟左右,楚阳带着大包小包药材,回到了云祁花园小区。

楚雨诺中午在幼儿园休息,夏佳薇也不回来,徐阿姨吃过午饭去找大妈们聊天休闲,家里没人,正好方便楚阳炼药。

他这次购买的药材,比较名贵的只有两株五十年份的山参。

这是主药,滋补气血。

其它的都是辅药。

不需要太名贵,最最重要的是阴阳搭配,发挥出主药最大效力,同时把副作用降到最低。

楚阳在仙界修炼五百年,炼制的丹药不计其数。

区区一些地球药草,炼制起来对楚阳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没有炼丹炉,楚阳干脆直接用家里的平底锅熬药。

楚阳精准控制火候,按照特定步骤,小心翼翼放入各种药草。

熬煮了一个小时,又过滤掉了药渣,将药汁用文火慢慢煎熬。

屋子里充斥奇特药香。

文火熬炼了一个多小时,药汁水分蒸发完毕,在锅底剩下一层黑黑的固体物质,这就是药汁的精华所在。

楚阳关了火,等冷却之后,小心翼翼的把这些黑色固体搓成了食指肚大小的丹药。

总共五枚。

“完成!”

楚阳轻轻舒一口气。

“虽然只是普通药材炼制的丹药,但药效应该比仙界的小筑基丹也差不了多少。”

“算是简易筑基丹!”

楚阳拿起一枚简易筑基丹,放到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化成清凉灵气,融入五脏六腑。

楚阳运转《大荒真武经》,很快把这些灵气转化为大荒真气。

体内大荒真气增长了不少。

又服下一枚,快速炼化。

楚阳体内大荒真气,本来是薄雾状态,现在变成浓雾,总量提升了三倍左右。

太虚法眼现在维持十秒钟问题不大了。

简易筑基丹还剩下三枚,楚阳没有继续服用。同一种丹药多次服用,后面就没什么效果了,等于浪费。

找了个小瓷瓶,楚阳把三枚简易筑基丹收好。

“这次炼药,差不多花了三个小时。”

“诺诺放学好像是五点……”

楚阳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

“糟了!”

他眉头一皱。

挂钟指针已经过了五点。

楚阳额头冒汗,楚雨诺放学时间就是下午五点,早上的时候还答应去接诺诺,第一次就迟到,楚阳这个父亲做的也是够称职了。 

好在幼儿园就在云祁花园小区内,并不远。

楚阳赶忙下楼,直奔幼儿园。

到幼儿园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十分,因为说好楚阳去接楚雨诺,徐阿姨也没来,她直接去买菜准备晚饭了。

楚阳刚到幼儿园,就看到一个小萝莉趴在铁栏墙上,眼巴巴的看着外边。

正是楚雨诺。

看到楚雨诺小脸期盼的样子,楚阳一阵心疼。

“诺诺。”楚阳唤了一声。

“粑粑!”

看到楚阳,小萝莉立刻多云转晴,两只大眼睛都亮了起来。

“对不起,爸爸来晚了。”

楚阳一脸歉意。

老师已经打开幼儿园大门,小萝莉飞扑进楚阳怀里。

“诺诺乖,爸爸说到做到,真的来接诺诺了。嗯……就是有点晚……”

楚阳轻抚小萝莉后背。

楚雨诺趴在楚阳怀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楚阳知道,她虽然不说话,但其实她很担心,自己的“粑粑”会不会不来接自己,会不会又不见了,会不会又很久很久不回家……

“爸爸最喜欢诺诺了,爸爸永远都不离开诺诺!”

轻拥着女儿,楚阳轻声承诺。

他能感觉到,女儿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绪,渐渐安宁了下来。

“来诺诺,看爸爸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

一手把楚雨诺抱起,楚阳另一只手中,拿出一枚刚刚炼制的简易筑基丹。

“是巧克力么?”

小萝莉大眼睛眨一眨,盯着丹药。

“嗯,差不多吧!”

楚阳点了点头。

“诺诺张口,啊……”楚阳说道。

小萝莉乖乖张开嘴巴,楚阳手飞速一动,把丹药放到小萝莉口中。

下一刻,小萝莉小脸一皱,尝到了丹药的苦味。她下意识想把丹药吐出来,结果丹药入口即化,已经化成灵气流入体内,吐不出来了。

“粑粑坏!粑粑骗人!”小萝莉的小鼻子皱着,眼泪汪汪要哭。

“诺诺不哭,爸爸给诺诺买真的巧克力,买两块,不,买三块!”楚阳连忙哄闺女,总算没让闺女眼泪掉下来。

一枚简易筑基丹服下,楚雨诺虽然不可能真的“筑基”,也不可能滋生真气,成为武者,但是体质却能大幅改善。对病菌抵抗力增强几倍,今后完全可以百病不生。而且今后哪怕吃一些垃圾食品,吃冰棒,喝可乐,也不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就算天天吃炸鸡,都不会变胖。

“诺诺,这儿还有两枚巧克力豆,待会儿回家,你给奶奶和小姨吃好不好?”

楚阳又拿出最后两颗简易筑基丹。

要是楚阳拿出丹药的话,夏佳薇铁定不吃!

楚雨诺的话就不一样了。

小萝莉拿什么东西,她都会毫不怀疑的吃下。

然而,楚雨诺的小脑袋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粑粑坏!”

“粑粑骗人!”

“粑粑还要骗奶奶和小姨,给奶奶和小姨吃坏东西!粑粑是坏银!”

小萝莉义正言辞拒绝。

“诺诺要告诉小姨!”

小萝莉噘着嘴说道。

楚阳额头冒汗,没想到自己被闺女打上了“坏银”的标签。

这事儿不能让夏佳薇知道,如果让她知道,楚阳拿这种黑黑的不明药丸给她吃,肯定要产生误会。

楚阳连哄带骗,给小萝莉买了好几块巧克力,总算是让她把这件事情忘掉了。

给夏佳薇和徐阿姨吃丹药,只能慢慢再想其它办法了。

又在小区里玩了一会,父女俩这才上楼。徐阿姨已经做好了晚饭,招呼楚阳父女俩先吃。这几天夏佳薇的公司很忙,通常很晚回来,不需要等她。

吃过晚饭,楚阳陪闺女看电视,做游戏。他这个父亲缺失了五年,需要抓住每一分钟,好好陪伴弥补。

咚!

晚上八点钟左右,楚阳手机咚得震动。

是微.信提示音。

楚阳稍稍疑惑,自己消失五年,好友都不联系,不知道谁给自己发微.信。

拿过手机一看,居然是宁竹雯。

“楚阳先生,您在不在?”

“不知您是否懂医术?”

“我爷爷病重昏迷,想问问楚先生有没有办法。”

第8章 楚阳你不懂!

宁竹雯爷爷病重?

“你爷爷具体什么情况?”

楚阳回复询问。

“是这样的,我爷爷今年八十三岁,他年轻时就修炼我之前练的那门拳法,损伤了身体。虽然说中年之后就不练拳了,但身体损伤一直没能恢复。”

“年纪大了之后,爷爷身体每况愈下。今天下午他突然病重昏迷,现在被送进了海城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

宁竹雯回复道。

她爷爷练拳损伤了身体,这些年也一直寻访名医,但都无法根治。

宁竹雯找楚阳,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医武不分家,楚阳既然是武学大师,很可能也具备一定的医术造诣。

更何况他能修补宁竹雯那门拳法,说不定对拳法造成的损伤也能医治。

“练拳损伤了身体?”

“医治起来应该不难。”

楚阳估计,自己的简易筑基丹应该就能修复宁竹雯爷爷的身体。

“这样吧,今天有些晚了,明天一早,我到医院看看你爷爷。”楚阳回复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更何况宁竹雯身份非同一般,她爷爷必然身居高位。救治宁竹雯爷爷,完全可以收取高额诊费。

楚阳要快速修炼,对药草等资源需求很大,必须有大量资金支撑。

救治权贵人物,是最好的赚钱方法。

现在机会送上门来,楚阳自然不会拒绝。

“多谢楚阳先生了!”

宁竹雯连忙道谢。

和宁竹雯约定好了时间,楚阳准备退出微.信。

不过就是下一刻,他心绪忽的一动。

“我五年前失踪,凝岚到处都找不到我,这五年来,肯定给我发过无数信息!”

“这其中,或许有找到她的线索!”

楚阳狠狠拍了一下脑袋,自己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他立刻查看微.信。

五年没有登录,很多信息丢失,不过可以申诉找回。楚阳立刻申诉。

嗡!

手机震动,涌入大量讯息。

“楚阳,你在哪儿?为什么电话关机,为什么不回我的信息?”

“楚阳,你到底去了哪儿?告诉我好不好?”

“楚阳,你能看到么?我有了,有了你的孩子……”

“楚阳,我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六个月了,很健康,每天我都会跟她讲我们从前的事……”

“楚阳,我们的宝宝出生了,是个女孩儿,叫楚雨诺。还记得去年那个雨夜么,你说来接我,却再也没有出现……你的承诺,我还记得……”

………

“楚阳,诺诺已经两岁多了,或许真的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此去,是为躲避俗世纠缠。”

“但也为了寻你。”

“或许师尊的猜测很对,你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但纵然无边万界,纵然地狱黄泉,我也要再见你一面……”

夏凝岚发来的每一条讯息,都如同一次次重击,砸在楚阳心头。

黄泉碧落,亦要寻你!

仙界五百年,我如是!

你,亦如是!

五年前,是我不告而别。

如今,便用我的力量,将你寻回!

楚阳缓缓闭上双目。

良久,他的心境才平静下来。

夏凝岚发来的信息里面,没有关于她去向的线索。

楚阳稍稍有些失望,他继续翻看微.信消息。

“嗯?”下一刻,他目光停留在一个群聊上。

这是他和夏凝岚的大学同学群,虽然说毕业五年了,但群还算活跃,不时有人出来冒泡。

“大学同学里,凝岚有几个闺蜜,有的毕业后也留在了海城工作。或许,她们知道凝岚的一些消息。”

楚阳心中暗道。

就算有万分之一机会,他也要试试。

“各位同学,别来无恙?”打开群聊,楚阳发了条信息。

“楚阳?”

“是你么?”

“你好像潜水好几年了吧?今天哪阵风把你吹出来了?”

“春节那会儿,咱同学毕业五周年聚会,你怎么没来?”

一群同学纷纷冒头出来和楚阳打招呼。

“抱歉,这几年有事不在。”楚阳发信息道。

正说着,楚阳接到一条私聊讯息,是大学同学“李梦瑶”发来的。

“楚阳,你可出现了!岚岚在你身边?前几年她满世界找你呢……”李梦瑶说道。

楚阳心里一揪。

“凝岚不在,我回来时她离开了。你知不知道她在哪儿?”楚阳问道。

“不知道,这两年她似乎也消失了,我们很久没联络了。春节聚会,我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李梦瑶说道。

楚阳有些失望。

李梦瑶当年算是夏凝岚为数不多的闺蜜之一,她都不知道夏凝岚的消息,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楚阳,这几年你去了哪儿,怎么杳无音讯?”李梦瑶问道。

“这几年……我不在华夏。”楚阳说道。

“不在华夏?那是去了国外?”

“就算你去了国外,不和我们联系,也得和岚岚联系吧?”

“你知不知道,前几年岚岚到处找你的时候,多么伤心!”

李梦瑶说道。

“楚阳,不是我说你,我们都知道,你的家世、地位和岚岚根本没法比。但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自卑,甚至不告而别吧?”

“岚岚当初对你感情如何,不用我多说吧?”

“你想去国外发展,多赚一些钱,想给岚岚更好的生活,这个我们都能理解。但你做决定,也得考虑岚岚的感受,至少也得和她商量一下,不能什么都不说就离开!”

李梦瑶连珠炮一般的说道。

她以为楚阳这几年“不在华夏”,是去了国外。

夏凝岚家世很好,李梦瑶等人都知道。

夏凝岚本身很低调,但当初侯君修追求夏凝岚,阵仗很大,动不动就是几百万的豪车开到学校门口,送夏凝岚的礼物也都价值不菲。

这种情况下,夏凝岚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家世早就曝光。

倒是楚阳,几乎没人知道他来自京城楚家。

所有人都以为,楚阳家世普通,远不能和中原夏家相比。

在这些同学看来,两人的交往,很不对等。

楚阳,配不上夏凝岚!

所以楚阳说这几年不在华夏,李梦瑶下意识以为,楚阳是跑去外国打工,想要多赚点钱。有了钱,至少可以买房买车,在夏凝岚面前不至于那么自卑。

“哎……”

“楚阳,你应该知道,凝岚看上你,不是因为物质、家世。”

“你怎么不懂这一点呢!”

李梦瑶轻叹。

 
我楚阳五百年修成“大荒仙帝”,破虚空回归地球都市。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499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