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石,他是无冕之王;看病,他是无愧的妙手回春!

赌石,他是无冕之王;看病,他是无愧的妙手回春!
第1章 烛龙之眼

商城火车站,车来车往,人流不息,摩肩擦踵。

在临近车站的一条偏僻巷子中,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模样的中年大汉正在殴打一个青年。

三人的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名青年在旁边冷眼旁观,男的倨傲,女的冷漠,互拥围观。

“宁涛,我警告你,吴安月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这次是给你个教训,你要再敢骚扰她,下次我打断你的腿!”

“安月,是邵文林逼你的吗?你告诉我?”倒在地上的宁涛挣扎着说道。

“嘿嘿,宁涛,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安月,你自己和他说吧,也好让这癞蛤蟆醒醒脑。”

长头发小青年手臂一伸,就搭在了女子肩膀上,顺势扭头在女孩脸上亲一口,嚣张至极。

被长发男子搂着的少女脸色微微一红,不过随后与男子含情脉脉的对视一眼,才深深吸了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宁涛面露厌恶的道。

“宁涛,我们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喜欢的人是邵文林,以后请你自重!”

“为什么?”

宁涛闻言瞳孔一散,话语喃喃,整个人一下子颓废许多。

“好,我今天就告诉你为什么,我们就要大学毕业了,就凭你什么都没有,怎么能给我幸福!邵文林可以给我买项链,给我买手机,他爸爸更是给我找好了工作,你能给我什么,什么都不能给我我还跟你费什么劲!”

吴安月越说越激动,看向宁涛的脸色也尽是鄙夷。

“好吧,我知道了。”

眼前这女人明明很熟悉,宁涛却在这一瞬间感觉到很陌生,此刻犹如丢了魂一样,目光中尽是失望。

收拾完宁涛之后,邵文林便开车宝马车带着吴安月绝尘而去。

等到他们走后,宁涛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仰面喃喃自语。

只是在他的眼角,有一滴眼泪突兀而下,颇为刺眼。

他本身就属于比较豁达,坚毅的大男孩,自从十二岁时,父母出车祸双双离世后,他就再也没有哭过。

这件事在之前他已经有了预感了,已经到了这份上了,看开看不开都要释然了。

“让往事随风走,我仍旧是我!”

宁涛抓起一旁的旅行包,拍了下身上的土,大吼了一句,就走出了巷子。  

“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想来最近一定是遇到了不顺畅的事情了,买一个转运石吧,保个平安。”

一名摆地摊的秃顶中年人就向宁涛喊道。

看到中年人面前所说的东西,宁涛面色古怪的嘀咕了一句“平安石?”

“来看看吧小伙子,都是新进的货,相中了给你便宜点,大叔就剩下这点货了!”

宁涛则顺手拿起了边上压布的一块石头,打量起来。

他手中的这一块石头有些特别,大约有鸡蛋大小,通体很是光华,入手凉丝丝的,很重,一面白一黑,黑白分明。颇为奇特。

“呦!你真是好眼力!这么多玉石你不看,一上来偏偏看中这块,我实话告诉你,你手中拿的这一块,虽然不是玉石,但那更珍贵,那是烛龙之眼,我家的传家宝,我看你与他有缘,小兄弟要是喜欢,一百块拿走!”

秃头中年人看到宁涛对这个石很有兴趣,就信口开河地胡诌道。

其实他为了让小摊上的东西更丰富,平时在山上捡一些怪异的石头,搭配着卖,有时候很容易忽悠到外乡人,看到宁涛有兴趣,他更为卖力的推销开来。

“什么烛龙之眼,大叔,我是本地人,你少唬我,这本来就是个破石头,两块钱,不卖拉倒!”宁涛撇了撇嘴巴,眼睛眨也不眨的不屑道。

听到宁涛有买的意思,秃头中年人闻言心头一喜,这石头本就是他在山上捡来的,卖一个赚一个。

不过面上却装作肉痛的神色,苦着脸道:“哎呀,小伙子,你这砍价也太夸张了吧,看你是老乡,五块钱得了,最起码也让大叔中午吃顿面条!”

“好吧,全当支援你生意了!”

宁涛虽然没多少钱,但也不想在这几块钱上磨叨,大热的天,谁都不容易。

爽快的付了钱,宁涛就拿了那块石头离开了。

只是宁涛没有注意的是,当他走后,他手里那奇怪的石头上有微弱的暗光一闪。

由于宁涛买的是软卧票,没有在候车室等太久,就从快速通道上登上了火车。

这种高级卧铺,一个房间只有两张,对立面的,是最好的。

现在正是开学季,原本他打算与女朋友吴安月一人一张,一起去学校的。可是今天上午他才知道,吴安月居然伴上了学校的富二代邵文林,一脚将他踢开了。

所以,一到车站的时候,宁涛就把另一张票退了。

人都没了,那票几百块呢,对于不富裕的他来说,数额不小。

房间不小,很宽敞,一个房间中就只有他一人。将旅行包放下后,他只感觉到头颅突然沉了起来,便在床上躺下了。

宁涛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个人面蛇身的怪物,赤红色,身长千里。那怪物眼中射出两道金光,没入了他的眼中,之后他脑袋一阵刺痛,闷哼一声,就醒转过来。

如果这时候有人现在能看到宁涛的眼睛,一定会惊呼出声!

在他的眼睛之中,竟然有两条丝线在游动,使他的眼睛很妖冶。

宁涛揉了几下,他的眼睛就恢复正常了,但他感觉眼前的东西变得更明亮了。

便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首当其冲的一阵香风袭来,接着一个靓丽的美女就推门走了进来。

宁涛下意识的一抬头,看到来人,呼吸顿时一滞。眼神都直了。

女子年龄约莫二十六七岁,身着得体浅色的波西米亚手工碎花长裙,身材被长裙一裹,将一身玲珑的曲线衬托的堪称火爆。

就在他仔细打量女人穿着时,宁涛一惊,神色大变,吓得赶紧闭上了双眼。

在他面前,刚刚的一瞬间,他竟然发现这美女身上的衣服消失了,他看到了女子火热的胴体。

第2章 拥有技能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刚刚进来的美女已经在他对面坐下,正在背对他从提来的箱子中拿出崭新的床单等用品换上,显然,女子有一定的洁癖。

“没错啊,对方明明穿着衣服呢,虽然长裙很薄,但绝对不透明。”

宁涛眨了眨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的腰肢看了半天,没看到什么异常,就想将视线强行从对方身上移开。

不过就在此时,那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现了,也彻底让他震惊了。

这次他没有闭上眼睛,反而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美女,正是一丝不挂。

堪堪一握的蛮腰,白玉光洁的皮肤,玲珑起伏的桃弧形曲线,完美的身材,就这般毫无掩饰的呈现他面前,差点没让宁涛流出鼻血。

确认不是幻觉之后,宁涛忍不住惊呼出声,脸色通红一片,呼吸就不争气的急促了起来。

不过他这精神力一分散,眼前这美女那浅色的波西米亚长裙又出现了。

美女听到声音,就转过身来,看到宁涛脸色通红,微微一愣,就略带关心道:“你没事吧!”

听到对方关心的话语,他赶忙摆了摆手,略带仓促的连连道:“我没事,我没事!”

“哦,你好,我叫夏梦菲!”

美女言谈举止颇为大方,伸手摘掉鼻梁上的黑色墨镜,饱满的红唇勾出一丝笑容,伸手了芊芊玉手。

“你好,我叫宁涛!”

宁涛赶忙也伸出一只手,与对方握了握,只感觉入手的仿佛是一片云彩,滑腻,柔软。

“嗯,认识你很高兴,我先收拾一下床铺!”

夏梦菲与宁涛盈盈一握,便放开了,歉意一笑,就又回身收拾起了床铺。

等到美女转过头去,宁涛脸上的震惊才缓缓消失,他已经确信刚刚绝不是幻觉。

“天啊,我竟然拥有了透视的能力!”

虽然面上平静了下来,他心中震惊却是无可复加!

不过随后这一幕顿时让他想起了梦中的那个怪物,似乎那个怪物与书中描写的烛龙很像。

这个念头一起,宁涛心中凛然,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摸下口袋里那块石头。

这一摸,顿时让他心中一咯噔,口袋中那块石头竟然不翼而飞了。

“难道那块石头真是烛龙之眼。”

宁涛一想到这个,呼吸再次急促了起来。

他梦中的那怪物与传说中的烛龙相差无几,而梦中那怪物射入了他眼中两团精光,看来梦竟然是真的。

“难道五块钱真的买了个烛龙之眼?”宁涛心中不禁升起这个荒诞的想法。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宁涛又将目光放在了对面那美女身上,再行实验一下。

“嗯?怎么没用了?”

对面的夏梦菲在他的视线中,这次仍然是穿着衣服,并未出现裸体的情况。

“难道是精神没有集中?”

宁涛仔细的分析着前两次的情况,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果然,随着他精神的集中,对面那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子衣服就消失。

由于他有了准备,并未像上次发出惊呼,而是继续看去。

几乎是几秒的时间,随着他精神力更为集中,他的目光竟然再度深入。

对方的肌肤再次消失,肌肉、血管,骨骼,甚至五脏六腑,连对方腰部有一些淤积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天啊,我真的可以透视了!”

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宁涛赶紧收敛了目光,心脏吓得扑通扑通跳。

精神力一分散,他眼前的状态就消失了,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收拾好床铺之后,夏梦菲举起自己的小皮箱,打算将其放在床铺上面的行李架上。

不知是行李架太高,还是那小皮箱太沉,这一放,那美女腰身扭了一下,口中惊呼一声,就向后跌去。

眼见这情况宁涛眼疾手快,大手一伸,就抱着了夏梦菲的腰身。

“你没事吧!”

宁涛只感觉到手上一软,那成熟的美女就落在了他的怀抱之中。

第3章 透视眼的威力

夏梦菲只感到腰身一阵钻心的疼痛,差点没让她掉下泪来,她知道老毛病又犯了。

被这样一个大男孩抱着,夏梦菲心中有些异样。

一抬头,当夏梦菲看到对方那一双眼睛的时间,立刻就被吸引了。

这双眼睛太漂亮了,黑白分明,好像两幽深潭,似乎还带着些深邃,睿智中带着丝丝迷人的神采。

她从来没想到一个男人的眼睛会这样好看。

“你没事吧!”

看到宁涛神色间的局促,夏梦菲脸一红,抿了抿嘴唇,低声说道:“谢谢你,我没事,只是腰上的小毛病,麻烦你将我扶到床上去吧。”

“好,好…。”宁涛不敢在胡思乱想,手忙脚乱的将怀中的美女放到对面的床上。

宁涛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透视功能,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对方的腰间。

衣服消失,深入皮肤之下,宁涛果然又看到了刚刚看到的一幕,对方腰间的血管有些扭曲,好像缠在了一起,血液有淤阻的迹象。

他本身就是在学校学医的,这番看过之后,立刻找到了症结所在,他心中就有数了。

“那个,美女,我是中夏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学过按摩,要不我给你按按?”

这次宁涛倒是很诚实,他本身就会一点家族推拿之道,要不然也不会报考中医学院。

虽然不能根治这种病,但想来缓解一下还是不成问题的。

另外想着给对方按摩,他也能在接触一下对方的肌肤,想想都有些激动。

“真的吗?我也是中夏毕业的,你算是我的小学弟了,那真是太麻烦你了!”

夏梦菲正疼的难受,听到对方是中夏的大学生,她心中就少了几分警惕。

另外她腰身也确实疼的厉害,对方敢这样说,想来有一些把握。

宁涛心中顿时激动开来,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趴在那里,让他去按摩。

更让人想入非非的是,他还能看到对方的裸体,心情久久未能平复下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宁涛赶忙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开,就来到夏梦菲的床边坐下。

缓了下心神,他神色恢复了一些,眯了眯眼睛,展开了透视功能。

随后将自己的大手放在了对方气血最郁积的地方,按照自己独特的手法,五指轻缓有序的按了下。

“嘤喃!”

一下子被对方按到了痛点,夏梦菲嘴角不禁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只是随后夏梦菲的脸色就惊疑起来,疼过之后,腰身竟然有了丝舒爽的感觉。

接着便又是疼一下,接踵而来的仍然是舒服,来来反反,似乎这一次的疼痛似乎比上一次稍弱了一些。

有了效果,夏梦菲心中不觉一喜。

她原本只是抱着让对方试试的态度,没想到还真有效果。

当下就连忙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将脸袋埋在被褥里,任凭宁涛施为。

而在这边,宁涛心中再次乱了,他大手按在对方的腰身上,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就有些尴尬起来。

两人离得这样近,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气不可遏制的往他鼻子中钻,让他不由得一阵心猿意马。

对方的腰身太软了,简直是柔软无骨,他一只手就把住了对方的一小半腰身,虽然隔着长裙,但入手仍然是一片滑腻温润。

他的视线有些紊乱,有时看到的是对方的血管,气带,有时看到的是对方白皙细腻的肌肤,晃的他挪不开眼。

“不能再看了。”

宁涛强行让注意力集中,他怕再看下去,只是自己会真的把持不住。

但,就在他精神高度集中之时,随着他手掌的轻捏缓揉,他的眼睛突然微微亮起!

随即有两缕奇异的黑色光华,毫无征兆般的从他的双眼中射出,速度很快,几乎是错觉一般,没入了对方的腰身。

第4章 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看到那束光,宁涛自己先吓了一跳。

刚才他看的分明,确实有一道光从自己的眼睛中射了出来。

“啊.额..好舒服.....”

夏梦菲只感觉到是一道暖流,顺着对方的手掌,突然进入到自己的腰间,好像全身上下都中了电一样。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让她强忍不住,再次呻吟出来。

“额,你没事吧!”

虽然对方的呻吟声让他想入非非,但看到那股怪异的白光,他还是心中一凛,赶忙问道。

“没....没事,你尽管按吧,不用管我!”

夏梦非的声音很低,好像从鼻孔中哼出,话语中带着一股软绵绵的气息,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样舒服过,被对方揉捏的半个腰身都是酥麻一片,那种触电的感觉消失后,她的疼痛遽然减轻了一大半。

见到夏梦菲没有异常,宁涛又连忙打开了透视。

这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对方的淤积竟然好了大半,连带一些缠绕的韧带都舒展了一些。

“难道是刚才那道白光的作用?”宁涛眉头挑了挑,心中暗道。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宁涛又开始将精神集中,心中念叨着这事。

果然,仅仅是七八秒后,从他双眼中就再次射出两道白光,进入到了对方的腰身,消失不见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看的仔细,死死的盯着那两道白光。

那两道白光进入到夏梦菲的身体之后,就浸入到了对方的肌肉与血管之中,之后对方的韧带就舒展了一些,连带气血也畅通了不少。

“难道说,我的眼睛射出的白光还能治病,这也太神奇了吧?”宁涛心中震荡了一下,再次难以平复起来。

接下来,他为了想要彻底的了解自己的透视,就开始暗中实验起来。

经过两分钟的实验,他终于摸索出了一点规律。

他的透视能力只有两米左右,那就是只有在他精神集中的时候,才可以透视。而隔的东西越厚,他的能力减弱的越多。

除去这些,只要他意念一动,随着他精神的高度集中,他的眼睛中就会射出那种白光。

仅仅现在来看,这种白光能治病,就在刚才,他将自己身上的伤口都给治疗了七七八八,如今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痕迹。

至于这白光还有什么功能,他就不清楚了,也只能等着以后再慢慢了解。

不过,他也发现了一些弊端,就是这白光不是无限使用的,他刚刚用了几次后,再用就感觉到头脑有些昏沉,吓得赶紧停止了。

“学弟,你可以用两只手一块按!”

虽然宁涛的手足够大,但毕竟只捏一个地方,时间长了,那地方不怎么疼了,其余地方就显得更疼了。

“好吧!”

宁涛将另外一只手伸出,也握住了夏梦菲的另外一半腰身。

这一下,对方那盈盈一握的蛮腰就完全被他抓在了手中,再嗅着美女的体香,宁涛的心不争气的又跳动的厉害起来。

被宁涛握住整个腰身,夏梦菲只觉得整个腰身好像被清风吹拂,酥到了骨头里,舒坦极了。

加上宁涛粗糙的大手在她腰间来回蠕动,饶是以夏梦菲久经人事的心态,也不免心生涟漪。

帅哥爱美女,美女自然也爱帅哥!夏梦菲一想到对方那如星辰的瞳孔,心中竟然有些乱了。

她现在也感觉到两人的姿势有些不妥,但她只觉得周身懒洋洋的舒服极了,根本就懒得动弹,为了控制自己的心慌,她故意分散注意力,开口问道:“学弟,你这次是去哪里啊?”

宁涛脑海正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对方的话语,赶忙说道:“哦,我去宁海,这不是要开学了吗?”

“夏姐,你是去哪里啊?”

两人这般的姿态,宁涛要说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当下也想分分神,就打算与对方唠唠嗑。

夏梦菲道:“我也是去东海,这次是去山城出差。学弟按摩技术这么好,想来医术也很不错吧,等到毕业了想来会有很多医院争着抢着要吧!”

“师姐就别挖苦我了,我只是一个平常人,现在大学生满地都是,我这样的能找到工作就不错了!”宁涛苦笑一声,就无奈的说道。

吴安月与自己分手,不也正是看他没有前途吗?

“说得也是,不过我相信学弟,如果学弟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我聘请你当我的私人医生。”

夏梦菲咬着红唇点点头,就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道。

“好啊,对了,学姐是做什么?”

就算宁涛再没有眼力劲,也能看出这美女绝非寻常人物,当下就好奇的问道。

“我啊,在一家珠宝公司上班,马马虎虎吧!”

夏梦菲话语有些含糊,并未明说。

宁涛也不细问,接下来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直到夏梦菲的一个电话,才破坏了这种气氛。

宁涛有自知之明,虽然有些不舍得这种暧昧,还是下意识的离开了对方身边,回到了自己的床榻。

毕竟谁都有些秘密,严格来说,他与对方并不熟。

夏梦菲接电话的时间不长,等到挂了电话,才收了手机,看着宁涛歉意道。

“不好意思,刚接了个电话,这次太谢谢学弟了,我感觉我的腰全好了!”

夏梦菲尝试着坐了起来,一番感受,就察觉到腰身轻松,顿时惊喜道。

“学姐最近尽量不要大幅度运动,你这应该是以前受过伤,韧带有些问题,造成的血脉不通,才会不时地出现腰疼,我刚刚也只是遏制一下,要想根除还需要多按摩几次!”

宁涛对夏梦菲倒是没有隐瞒,就将他知道的说出来了。

原本他想着要将对方的腰病给治好,只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那白光能治疗不假,但他没办法长时间使用。

“什么,学弟说我的腰能用按摩治好?”

夏梦菲却没管那么多,闻言神色一暗,接着就呼吸急促,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第5章 生财之道

她这腰疼时间实在是太久了,疼起来要命,为了看病没少受罪。

甚至还去国外医治过,但一直效果不佳,后来她除了吃止疼药,干脆也就放弃了。

眼下听到有人说竟然说能完全治疗,她怎能不喜出望外。

“嗯,差不多吧,不过估计要连续按摩一二十次吧!”宁涛想了想,没有敢信口开河。

他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的症状所在,如果加上自己眼睛中那奇特的白光,还有他的按摩手法,他有信心让对方康复。

“真的吗?那学弟能不能这几天跟在我身边,将我的腰治好!”

听到自己的腰有希望,夏梦菲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躁动,立刻开口诚恳道。

“这……”宁涛闻言有些犹豫,似乎面有难色。

“哎呀,你看我忘记了,你放心学弟,只要能看好学姐的病,自然少不了你的功劳费,说吧,要多少钱!”

宁涛一听就知道对方误会了他的意思,赶忙摆手说道:“学姐误会了,钱不钱倒是无所谓,只是我这两天开学,学校的事情比较忙,你看能不能等两天?”

他这两天肯定是不行的,虽然大四已经很宽松了,但现在刚开学,学校里还是有很多杂事要处理,更何况给对方调理身子,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哦,原来是这样,好吧,正好这几天东海正筹办赌石节,我也有事情要忙,等过了赌石节我去找你怎么样?”夏梦菲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就开口说道。

“什么,赌石节?”

宁涛闻言心中一动,下意识的就失声道。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他刚刚发现自己拥有透视的能力,要是前去赌石,岂不是一赌一个准?

“怎么?学弟对这个也有兴趣?”

听到对方的话语,夏梦菲眼神挑了挑,就惊讶的道。

凭借她的目光,自然能看到这个学弟一身的装备加起来估计都不足两百的地摊货,怎么会在意那种花钱如流水的赌石。

宁涛强行将自己的躁动压下,尽量不让自己喜形于色,保持平静道:“学姐,我能不能也去赌石节长长见识?”

“可以啊,你要是有兴趣到时候我去学校接你,正好你也去开开眼界!”

“那好,真是谢谢你了!”

宁涛闻言一喜,面上露出一丝感激,赶忙说道。

他可是知道像这种大型活动,没有一定的身家根本进不去,要不然他也不会央求对方。

“对了,正好学姐这里有一万块钱,你先拿去花,等下次我们见了面,具体再谈!”

夏梦菲说完,就转身从床头的小包中拿出一沓红票,不由分说就递给宁涛道。

“这.....学姐我不能收,你能带我去赌石节,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宁涛一看到对方这般豪爽,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赶忙拒绝起来。

这倒不是他高风亮节,毕竟他虽然给对方治了病,他也借机堪了油,对方能带他去赌石节,只怕比什么报答都要好。

“学弟,给你你就拿着,姐姐不缺钱,我看你人挺不错的,以后喊我夏姐,我喊你涛弟吧!”

夏梦菲不由分说,将手中的钱就塞给了宁涛,一副你不收我会生气的样子。

宁涛没办法,只得收了起来。

摸着手中的钱,宁涛心中上下起伏,仿佛一切都在梦中一样。

平常对方这样的人物,自己根本攀比不上,如今对方不但与他相处融洽,而且还给了他一万块钱。

看来这透视眼还真是自己的转运石。

“涛弟,你既然对赌石感兴趣,你了解多少,要知道赌石可是很讲学问的!”

“这个...这个我倒不是很懂,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他哪里懂赌石啊,当下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没关系,既然你叫我一声夏姐,我可以教你啊,免得你在赌石节上吃亏!”

夏梦菲兴趣很足,起身踮起脚尖将上面的小皮箱打开,从中取出一个小盒子,慢慢的就在他面前打开了。

盒子里东西不多,里面摆放着几个颜色各异的石头,夏梦菲一指其中的一个有黄色斑点道:“涛弟,这块翡翠是黄翡,上面的斑点是洒金,颜色越靓丽越值钱........”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他算是大涨了见识。

宁涛虽然并未全懂,不过也明白了大半,这一下,让他对这次的赌石节更有信心了。

两人这一通聊下来,信任度更增,不自觉的关系就亲密了一些,甚至宁涛一激动,将他女朋友的事情也讲了出来。

“涛弟,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你去伤心,放心吧,以后会有大美女主动对你投入怀抱的,涛弟喜欢什么样子的,夏姐给你介绍一个大美女!”

“我喜欢夏姐这样的!”

听到对方略带关心的话语,宁涛几乎是脱口而出,不过话一出手,他立刻察觉到了口误,脸色一红,顿时有些不自然了。

“好啊,等你毕业了,如果没有女朋友,我就当你女朋友!”

第6章 返回学院

不知是宽慰宁涛,还是开玩笑,夏梦菲闻言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对他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好,那我可当真了啊!”宁涛看到对方完美的脸袋,胆子也大了一些,又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两人越聊越投机,足足聊了两三个小时,最后还是夏梦菲实在忍不住困意,向着宁涛歉意的笑了笑,打了个招呼,才算是睡去了。

宁涛心中激动,哪里睡得着,他发现经过这段时间的缓冲,他的透视又可以用了。

兴奋之下,他又开始实验起了自己的透视能力。约莫三次之后,当那种头疼再次袭来的时候,他果断了放弃了。

不过这次与上次的加起来后,他算是总结了透视更为完善的规律。

那就是自己的透视可以看到一些事物细微的组成,甚至是火车外面大树的绒毛,甚至在他集中精神下,运动中的东西可以在他眼中放慢。

除此之外,他的眼睛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东西,不用借助光源,再加上他眼中的白光可以治病,可谓是功能强大。

这一番探索下来,他也终于明白了,那眼中射出的那团白光像极了在那小摊上买的石头的黑白眼珠。

当时那摊主大叔说是烛龙之眼,现在那颗石头已经不翼而飞,他反倒有些相信了。

明白过来之后,宁涛心中再次兴奋起来,他可是深知这种能力的可怕,这将是颠倒世间规则的东西。

有了这能力,他就是当之无愧的赌王,无所不能,只要他想,只要挥挥手就能有数不尽的钱财。

有了这能力,他就是华佗在世,那白光能看病,想来估计很少有不能治愈的。

越想越多,宁涛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了,眼前仿佛呈现了大把的财富荣誉美女。

想的正酣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从宁涛的脑子中冒出来,“我能拥有这能力,那会不会有人也拥有类似的能力?”

这个念头一出,顿时让他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是啊,他这个现象已经不能以科学来解释,他可不认为自己是无独有偶,世界将近百亿的人口,他应该不会是最幸运的。

那如果说也有其他人获得这能力,那为什么他没有听说!

一想到这里,他额头上顿时沁出汗珠,想来想去也只有三个结果。

第一,这些人很谨慎,从来不会在人面前露出那特殊的手段。

第二,国家为了避免造成恐慌,将这些人用特殊的手法控制了起来,甚至是当成了小白鼠。

第三,一旦发现这些人,就会有人将这些人扼杀。

除了这三种,他再也想不出别的。

而这三种,无论是哪一种他明白自己拥有透视能力这件事,万万都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让别人看破,否则极有可能招来灾祸。

“看来以后要用这透视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另外自己也不能太过冒尖,引起别人的注意就麻烦了!”一瞬间,宁涛心中就下了决定。

毕竟匹夫怀罪其壁,没有强大的实力,一旦被人发现,他的下场会很凄惨。

除此之外,他对这两团光团的研究也不彻底,看来等到休息好了,要好好的研究一下。

有了主意后,宁涛心中也放松了下来,不知不觉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宁涛一觉睁开眼睛时,是被夏梦菲叫醒的,等到他睁开眼睛,就看到夏梦菲精神熠熠的对他微笑道:“涛弟,到地方了,要起床了!”

“哦!”宁涛应了声,看了眼外面,只见火车已经停住了,赶忙起身收拾行李,与夏梦菲就一起下了火车。

等到两人出了站台,宁涛就看到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停在出站口,格外醒目。

车外,四名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带着墨镜站在车前,一看就是保镖的架势,看到两人,其中一人就急忙迎了上去。

“涛弟,真的不需要我送吗?”

夏梦菲已经带上了墨镜,此刻将皮箱交给那青年手中,就歪着脑袋看着宁涛诚恳的道。

“不用了夏姐,我打车回去一样,你去忙吧。看到对方这排场,宁涛眼角不自觉的跳了跳。

“那好吧,姐姐我就先走了,后天下午我来接你,一起去参加赌石节,不见不散。”

等到对方的车子消失后,宁涛背着他的旅行包在附近打了一辆车,回了中夏大学。

有了透视这能力,他自信人生也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自然也就不需要再省钱了。

中夏大学是东海市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实力雄厚,就算在华夏,也排的上号!

天已经黑了下来,食堂早就没有饭了,提着旅行包,宁涛在校门口买了两个铁板烧,边走边吃。

刚到校门口,在他刚刚路过七八个身穿花花绿绿的小青年身前时,几个人的交谈突然让他脚步顿了顿。

“三哥,你说佟雅倩那小妞不会是已经回家了吧,这么久还没出来?”

一名燃着黄毛的小青年凑到另外一名鸡冠头男子的身前,贼兮兮的问道。

“你急什么,耐住点性子,待会机灵点,若是事情搞砸了,曹少一生气,钱拿不到,老子活剥了你!”

那鸡冠头铜铃般的眼睛一瞪,就看向那黄毛低吼道。

“是,是,放心吧,三哥,一会我肯定用心,绝对不给三哥丢脸!”

黄毛吓得脖子一缩,谄媚的笑了笑,就伸长脖子看着从校园里走出来的男男女女。

宁涛脚步缓了缓,就走到了几人身后,眉头皱了皱。

这几个小混混个个挎着背包,里面鼓鼓的,好像装着长器,服装各异,一个个嘴里叼着香烟,一副我不好惹的模样。

平常遇到这样的人,他自然是敬而远之,只不过刚刚对方口中的一个人名,让他心中咯噔一下子。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对方口中的佟雅倩他认识。

在他印象中,佟雅倩长相极美,只是不太喜言语,有些自卑,我为人确是极好,据说家境不太好。

他俩还同台演出过,宁涛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自然得帮帮她,但是只能智取。

他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凭他这身手,要真跟鸡冠头这几人起了冲突,说不定他这小身板就交代这里了。

第7章 班花遇难

“哥几个,都过来再看看曹少发的照片,一会别认错了!”

等了一会,鸡冠头也有些着急了,从兜里掏出手机,就招呼几人凑近了些。

而在几人身后的宁涛,闻声则悄然打开了透视,这一看,他心中顿时一沉。

鸡冠头的手机上是一个女孩的近照,这女孩不是佟雅倩,还能是谁。

几人刚刚的谈话让他心中生疑,这事情听话音好像还有人操纵一般,看样子这几个人只是授命而已,这不禁让宁涛脑汁转动。

“记住了吧,一会儿我们将她弄到那边小胡同,你们几个负责吓唬,只等曹少一来,立刻按计划行事,谁给我演砸了,老子弄死谁!”

鸡冠头看了眼身边的几人,舔了下肥厚的舌头,眼神犹如一头凶狼一般,恶狠狠的道。

等到几人答应后,他神色才缓了缓,笑了笑,又紧接着道。

“兄弟们放心,只要事情办妥,曹少答应给我们四万块钱,等一拿到钱,我带哥几个去天上人间走一遭去,上次刀哥带我去过一次,你们不知道那里的姑娘有多水嫩....”

“三哥,我们不认识曹少,要是他没来怎么办?”等到鸡冠头说完,就有一个平头小青年开口问道。

“他自己出钱能不来吗?”

鸡冠头哼哼了几句,说完又砸吧一下嘴:“就算那曹少不来也没关系,这妞正点,我们给享受了,就算当哥几个的报酬了!”

“嘿嘿,这个主意不错,这妞这般水灵,早让兄弟们看的心痒难耐了!”另外一名小青年闻言点点头,眼中放光。

“少废话,黑蛋,手机准备好了没?”

鸡冠头又看了眼黄毛,有些不放心的道。

“没问题,本来就是个坏的,现在已经被我摔的稀巴烂了。”

黄毛赶忙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手机,朝几人示意了一下。

“三哥,快,快看,出来了!”

忽然,一个眼尖的矮个青年眼睛一瞪,就朝着校门口焦急的说道。

宁涛心中一动,目光也看向了校门口。

不出所料,在校门口,一名身穿短袖清凉白色短袖的少女正低着头向外快步而来。

少女相貌姣好,将近一米七的个头,很是亭亭玉立,在人群中,颇有鹤立鸡群之感。

她清纯的脸上没有化妆,却依然精致素美,铺朴自然,娇容仿若秋月般的惊艳。

只是身材略有些消瘦,身上的衣服也只是很普通,但很干净,泛着水洗白,正是佟雅倩。

看到佟雅倩,宁涛心中一急,就想走上前去,将佟雅倩支开。

只不过在他刚走了两步时,那名黄毛已经小跑奔向佟雅倩,让宁涛脸色一变。

黄毛速度很快,迎面对着佟雅倩而去,也不避让,等到佟雅倩察觉的时候,两人已经避无可避了。

紧随其后,黄毛一下子就撞到了佟雅倩身上,黄毛佯装在地上绊了一下,就来个狗啃屎,口中更是夸张的喊道:“哎呀,疼死我了。”

佟雅倩也被撞的不轻,绝美的眉头上不自觉的皱成一团,整个人不自觉的退后几步,看着地上的那黄毛,有些不知所措。

“你丫的走路没长眼睛啊!”

这时鸡冠头几个人围上来,有人扶起黄毛,鸡冠头就恶狠狠的看着佟雅倩道。

“对....对不起,对不起!”

眼前这几人突然冒出,佟雅倩吓了一跳,看到黄毛从地上被搀扶起来,就弱弱的说道。

“哎,黑哥,你的苹果六掉了!”

黄毛刚起来,一旁的那名平头青年看到地上掉落的手机,故意一惊,就赶忙捡起来冲着黄毛说道。

“哦,什么,碎了?”

黄毛一接过手机,一看到显示屏爆碎,牛眼一瞪,就立刻看向了佟雅倩怒道:“你将我的苹果六弄坏了,赔钱!”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佟雅倩看到对方手中的手机真的碎了,吓了一跳,就赶忙说道。

“不是故意的就拉倒了?我刚买了十几天,现在就成这样了,赔钱,我买的六千二呢,看你是个学生,你赔六千得了!”

黄毛盛气凌人,站在佟雅倩面前,趾高气扬。

一听到六千块钱,佟雅倩脸色都变了,神色接连变化,身形更是不自觉的退了退。

不过早有两名小青年堵住了去路,让她避无可避。

“我……真没有钱给你们……”

佟雅倩都要急哭了,原本被这这样的小青年堵住,就够害怕的了,更何况对方一张口就是六千啊。

六千放在平常的学生家里都不是个小数,更何况她家比较困难。

第8章 影帝级表演

而这边的骚动瞬间就引起了不少学生的注意,顿时就有很多人围了上来,都是看热闹的。

不多久,大量的围观就将校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各位,可不是我欺负这小妹妹啊,大伙可以问问她,她将我绊倒了,我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过她将我手机摔坏了,我让她赔一个不过分吧!”

眼看众人都围了上来,黄毛气焰更为嚣张,将手中的手机朝着大伙亮了亮,就高声说道。

“我.....”

佟雅倩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艘小船,仿佛周围都是指指点点,顿时又急又无助,一时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她毕竟只是一个不韵事故的大学生,哪里经历过这等场面,眼下只是贝齿咬着嘴唇,眼中已经含着泪花。

周围原本还有些颇有正义的学生,但看到这一伙人不像是持枪凌弱,一个个也打消了念头。

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而且并未动手,另外这些人一看都不好惹,也没有人强出头。

“黑子,别在这里嚷嚷了,都堵住校门了,我们不如去那里慢慢商量,这个小妹妹也不容易,看看谈个多少的价钱你能接受!”

鸡冠头这时候扮了个好人,环视了周围一圈,就放开声音商量道。

“好吧,既然三哥开口了,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小妹妹,咱们去那里谈谈吧,看看你能出多少钱!”

这会黄毛似乎也消气了,就指着不远处一条黝黑的小胡同,声音也放缓了一些道。

佟雅倩这时候哪里还有主心骨,被这么多人围观,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闻言就单纯的点点头。

双方都同意解决,旁人自然不会阻拦,随着这几名小混混簇拥着佟雅倩进入到那条小胡同,周围的人群也散去了。

等到几人进入到小胡同中,宁涛随后也悄然跟了上去。

这会功夫他已经大致看明白了。而他之所以没出手,也是因为人家早已计划好的,他就算刚刚跳出来,也无济于事。

不过他没有忘记这几人口中的曹少,当下心中念头急转,思索着各种可能性。

“小妹妹,没有钱也没关系,只要陪哥哥们一次,手机的事情就算了!”

一进入到小胡同中,几名小混混立刻就原形毕露,将佟雅倩逼入到胡同深处,就语气不善的道。

“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几人露出狰狞之色,佟雅倩心中一惊,就急忙捂着胸口惊吓道。

四周光线很暗,她心中顿升不好的感觉,下意识的就想走出小胡同,却被鸡冠头给一把拉了回来。

“你要是敢喊,老子弄死你,六千块钱赔哥几个几次,你也值了!”

鸡冠头眼中闪过一丝欲望,大手一伸,就抓向了佟雅倩。

“啊…你放手!”

佟雅倩一惊,就想往后退,只是脚步稍一退,就撞上了身后的一人,那人伸手在她后背上一推,就推向了鸡冠头的怀中。

黄毛倒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在佟雅倩的短袖上一扯,那纤薄的短袖哪里能挡住这等撕扯。

“啊.....”

佟雅倩一惊,赶忙用双手捂住了胸口,眼中饱含的泪水再也遏制不住,滴落下来。

“放心吧,小妹妹,哥哥会心疼你的!”

鸡冠头嘿嘿一笑,借着微弱的光,看到佟雅倩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他小腹中升起一股邪火,大手就再度抓向佟雅倩。

不过他这些自然是虚张声势,自然不会在这里对佟雅倩怎么样,之所以这样,也是为等一个人,好成全对方的英雄救美。

这会,他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为了让对方满意,佟雅倩身上的衣服,他已经撕开了大半。

“住手!”

宁涛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事,他知道对方的阴谋,只是还没计划好,但眼看着佟雅倩受屈辱,他心中顿时升起一股热血,也不管打不打得过,就冲了进来。

“谁……”

鸡冠头装作一惊,一回头看到宁涛,立刻狰狞道:“我当是什么人,一个毛孩子,兄弟们给他松松筋骨!”

鸡冠头话音一落,旁边那平头青年骂了一声,大步来到宁涛面前,一脚就朝他踹了过来。

“咦!”

宁涛在进来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再看到平头青年的攻击,他稍稍一愣。

在这个地方,他目光所到之处,宛如白昼!

除此之外,在进来时,他已经打开了透视,在他精神专注之下,这平头青年的攻势发生了变化。

似乎对方踢来的那只脚变慢了,凭借他的眼力,竟然能看清对方的攻击痕迹。

“还有这等作用?”

宁涛心中一喜,不过现在来不及多想,二话不说也伸出一只脚,就踹在了对方的腰上。

“砰!”

一声闷哼声,伴随着平头青年的一声惨叫,他的身体踉跄之下,直接咚的一声撞在了小胡同的墙上,口中似乎还有鲜血喷出。

 
赌石,他是无冕之王;看病,他是无愧的妙手回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4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