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骇人听闻的谋杀,最匪夷所思的真相!

最骇人听闻的谋杀,最匪夷所思的真相!

第1章 监控拍到丧尸(1)

3月12号,深夜。

平江市110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

报案人自称是进城送菜的菜农,途径高速路收费站附近的一条省道时目睹了一起可怕的凶杀案。

案发时他正在开车,突然听到路边灌木丛里传来一个年轻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当时天已经黑了,根本看不清到底发生么什么情况,那叫声更是让人毛骨悚然。菜农停了车,却没敢马上下车,他犹豫了五六分钟,女人的叫声也持续了五六分钟。

菜农最后鼓起勇气,拎起车上一把铁锹下了车。

叫声这时候戛然而止。

他手擎着铁锹,战战兢兢的走进树林。借着透过树梢的月光,他猛然看见一个女人一动不动的趴在草丛里,裤子脱掉了一半,地上飞溅着斑斑块块的血迹。女人的脸侧枕着在地上,长发遮住了她的脸。

菜农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用铁锹撩开了遮挡她脸的头发,顿时魂飞魄散。

女人的脸被撕碎,只剩下血肉模糊红赤赤的一堆,一只被抠出来的眼珠连带着一点儿碎肉挂在眼眶外面。

菜农吓得瘫坐在地,随即一咕噜爬起来,锹也扔了,一口气逃回车上,才想起来打电话报警。

可惜,凶手作案时菜农距离太远,根本没看见凶手长什么样,甚至他连凶手都没亲眼见过。

警方赶到后,搜索了整片树林,只发现一辆电动车,没有找到凶器和其他的痕迹。

随后,警方在调查事发路段监控时,发现了一段记录了案发经过的视频。

当时,被害人骑着一辆电动车,沿着公路由西向东前行,前方就是平江市区。在经过案发那片灌木丛时,女人停了车,推着电动车走下公路,走向树林。

这个举动让很多警察不解。

忽然有个女警反应过来,说,她是有内急了,想去路边方便吧。

女人最了解女人,她的解释合乎情理。

但紧接着,一个诡异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频中。

这个人穿着一套破烂的风衣,骑了一辆旧电动车,距离推车的女人大约20米远,女人始终没有发现这个人的存在。

女人推着电动车走向树林,那个人也下了车,跟在她身后。

这个人走路的姿态十分古怪,尤其是在视频里,看得尤其真切。他双腿僵直,好像不会打弯一样,在地上拖着往前走。两条手臂也硬邦邦的垂在肩膀下面,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根木头在地上挪动。

但他走路速度不慢,迅速拉短与前面女人的距离,跟她先后走进了树林,消失在视频里。

走在前面的女人丝毫没有意识到危越来越近。她匆匆走进树林,就开始解裤子,视频里隐隐能看见她蹲在一棵树后。

可就在这时,她意外的扭回头,似乎看到了什么。

突然,那个怪人从一棵树后闪出,把女人扑倒在地。

由于有树当着,视频里看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看到女人被死死压在地上,手刨脚蹬。怪人似乎弓着身子压在她身上攻击她。

监控视频听不到声音,从图像上看,整个袭击过程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女人激烈的挣扎让人感觉她似乎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菜农所听到的惨叫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女人发出的。

袭击很快结束了。

女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袭击者拖着那古怪的姿势离开了树林,找到了扔在半路电动车,骑上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之后的调查给警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难度。

首先是监控摄像头距离比较远,被害人和袭击者的长相都无法看清,而且,其他路段的监控都没有拍到两人。

更让人头疼的是,被害人身上没有找到任何证件,连手机都没有。

无法圈定凶手和被害人的身份,再加上事发路段偏僻,刑警队三个月时间里走访排查了上百人,始终没有结果。

这桩案子也就成了一桩悬案。

后来这个案子被消息灵通的平江晚报记者挖到,写了一篇文章发表了,还起了一个博人眼球的名字……

丧尸人夜袭女子。

文章首次用“丧尸”这个欧美恐怖大片里流行的元素为凶手命名,还侧重描写了袭击者古怪的走路姿态和被害人所遭受的离奇伤势,把一篇犯罪新闻写的像恐怖小说一样。让市民们将信将疑。

警方也没有就此事进行澄清。但谁都没有想到,这恐怖的一幕在三个月后再次上演……

……

……

三个月后。

丁潜夹着书本走进东华大学心理学院的课堂。

他教授是临床医学中的精神病学。不算热门的学科,但选他课的学生却不少,因为丁潜的课好过,讲课也不拘泥课本,古今中外,天南海北,像说书一样。还有不少学生纯粹是来旁听的,尤其女生居多,据说东大里不少女生都给他写过情书。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大学客座教授,还是平江市著名的心理医生,长相更是风度翩翩,这样的优质男打着灯笼都难找,偏偏还是单身,难怪很多女生想入非非呢。

不过丁潜今天却碰上了一个让他头疼的女生。

她问丁潜,“老师,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僵尸吗?”

“僵尸?”

“就是美国电影里那些到处走来走去,看见人就抓就咬的怪物?”

“这个啊,我先纠正你的一个错误。”丁潜微笑道,“你所指的不叫僵尸,而是丧尸。僵尸和丧尸是两种概念。僵尸是中国传说中人死后煞气淤积体内,或是吸收了太多阴气发生了尸变,具有一定鬼的元素。而丧尸是指活生生的人被某种病毒或者辐射杀死了脑部神经,只残存了原始行为能力的一种死物,俗称活死人,换句话说,他们是会动的尸体,最终会随着身体逐渐腐烂而消亡。如果你问我到底有没有丧尸这种东西。不好意思,我是研究心理学的,这个你应该去问生物学的老师。”

其他学生听了都笑了。

第2章 监控拍到丧尸(2)

那个女生却还锲而不舍,“在美国不是刚刚发生了丧尸袭击人的案件吗,一个裸体的丧尸抓住一个流浪汉,把他咬的惨不忍睹,血肉模糊了呢。”

这个女生长得清纯可人,短发,小V脸,大眼睛跟黑葡萄粒似的转动灵活,是个标准的萝莉美女。就是口味太重,把坐在身边的女生吓得直往边上靠,倒觉得她像个怪物。

“美国那起案子我听说了,虽然媒体上都称呼凶手是‘丧尸’,但严格说,他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种丧尸。而是一位瘾君子,他在案发前由于吸食了大量的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导致神智错乱……”

“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是什么东西啊?”坐在女生身旁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疑惑不解的问。

女孩轻蔑的瞥了他一眼,“连这都不知道,你确定将来要当心理医生吗?”

男生被说个大红脸。

女生不再睬他,很认真的问丁潜,“那么丁老师,你来说说,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

丁潜说:“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是一种麻醉剂类的毒品,俗称‘浴盐’,具有很强烈的迷幻效果。服用这种药会导致人体体温上升,丧失理智,变得非常具有攻击性,在外人看来,丧失理智的吸毒者确实有些举止酷似电影里的丧尸。但本身上他还是人。”

“原来是‘浴盐’啊,我听说过这种毒品。但是没用过,不知道它的效果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好,真能让人变成丧尸……”

坐在她附近的女生们都远远的躲开。连那些想要她手机号的男生都望而却步了。人家只想谈谈恋爱,不想闹出人命。

“如果是国产的‘浴盐’,考虑到现在假货猖獗,我建议过量服用,或许能达到你要求的效果。”丁潜也很雷人的回答道。

“除了服用毒品这个人办法之外,还没有其他办法能变成丧尸呢?”小女生还不满足,继续追问。

“这个么……我建议你去看看美国大片,就会得到答案了。”

“老师,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即便丁潜脾气再好,也有点儿来气了。这丫头明摆着就是来捣乱的。这样的奇葩学生到还不多见。

下课之后,他夹着书本前脚离开教室,就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丁潜转回身,看见那个课上捣乱的女生撵上来。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丁潜问。

“我刚才的问题丁老师并不算回答我。我就是想知道,除了服用毒品或者药物以外,还有没有其他途径能让人变成丧尸。或者简单点儿说,丧尸究竟是生理变化,还是心理变化?”

看着女孩一本正经的模样,丁潜不知道应不应该发火,想了想,问:“你是不是还没有男朋友?”

女生愣怔了一下,“没有。”

“我建议你赶紧找一个男朋友,这样你就用不着没事儿想这些无聊的问题了。”

丁潜刚要走,女生沉下脸,从口袋里掏出了证件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郭蓉蓉,是特殊案件调查组的警察。”

特殊案件调查组?

丁潜从来没听说过这个部门。看郭蓉蓉的样子似乎不像是骗子。

见丁潜发愣,郭蓉蓉微微一笑,“我听说丁老师还是著名的心理医生,我以为你能看出我的身份呢。”

“我是心理医生,不是算命的。”

“……”

“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找到我呢?”丁潜问。

“是宋玉林宋警官介绍我来的,他你应该认识吧。”

提到这个名字,丁潜的脸色一变。眼神中瞬间闪过复杂的东西,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他让你找我,不是为了讨论如何变成丧尸吧。”

“怎么说呢,这件案子确实跟丧尸有点儿关系。”

“警察也相信丧尸?”丁潜带着调侃问。

郭蓉蓉不理会他的反应,忽然问:“你看过最近一期的平江晚报吗?”

“……”

郭蓉蓉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报纸,展开来递给丁潜。

丁潜接过来一看,报纸第一版血红色的大标题写着,“丧尸又现,被害人侥幸逃生!”

郭蓉蓉在一旁说道:“三个月前,平江晚报也报道了一则类似的新闻,叫‘丧尸人夜袭女子’。”

“我看过那个新闻,说什么城郊那边发生了一起疑似丧尸袭击人的事件,有个女人骑电动车走夜路被不明身份的人袭击致死了。不过这个新闻读着似乎有很大水分,凶手的体貌特征、行为举止描写的太夸张,整个犯罪过程描写的都像是主观猜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没有下文了。”

“其实……那则新闻里所写的跟刑警队卷宗里记录的基本吻合,并没有多少掺假的成分。只是因为一直没有破案,所以,警方也没有对外澄清案件。”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假如你们一心想找出一个丧尸来结案,我估计你们永远也破不了案。”

“我知道你不相信有丧尸这种东西存在,本来我们也不相信。甚至,看到了那段袭击者行凶的视频,很多人还是将信将疑。但谁也没想到,会发生第二起案子。”

丁潜瞧了眼报纸,“你们怎么确定这两起案子都是丧尸袭击呢?”

郭蓉蓉左右瞅了瞅,看到身旁有人经过,神秘兮兮的对丁潜说:“你跟我来一下。”

不等丁潜反应,她就拉着丁潜的手来往僻静的地方走,丁潜无意中看到上自己课的两个男生正长大了嘴巴,吃惊的望着他们。

他心想,这下可好了,他很快就会成为潜规则女学生的男老师榜样了。没准儿还会有人给他起个斯文禽兽的绰号呢。

郭蓉蓉一口气把他拉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里,在很多学生缠绵苟合的过的地方站下,这才放心的伸手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点儿东西出来。

这次是一根棒棒糖外加一张血肉模糊的尸体照片。

她把照片递给丁潜,把棒棒糖放进自己嘴里。

丁潜接过照片只看了一眼就皱起眉毛。

第3章 监控拍到丧尸(3)

那张照片是个女人脸的特写,事实上他只是通过头发的长度来判断的,女人的五官完全变成了一滩烂肉,仿佛是被机器把脸搅烂的那么吓人。偏偏还有一颗眼珠当啷在眼眶外面,说不出的恶心。

郭蓉蓉歪着脑袋观察他的表情,见他没有惊慌失措,稍感诧异。

即使是她这样的专业刑警,也不敢看这样恶心的照片,说出来有点儿丢人,可是丁潜的反应几乎就跟他们组的法医一样,一双……嗯,一双没有感情的死鱼眼。这是郭蓉蓉想到的最恰当的评价。

“她就是报纸上最早报道的丧尸案的被害人,第二起案子的被害人也受到了类似的攻击。

“……”

“最早接手案子的是平江市刑警队。他们调查了将近三个月,一直都没有结果。现在又发生了第二起丧尸案,他们感觉问题严重了,才把案子发到上报省里。我们特殊案件调查组就是专门处理这类疑案的……你刚才问我,凭什么断定这两起案子都是丧尸案,其实我们一开始也不太相信有丧尸这种东西,你知道凶手是怎么把她的脸伤成这样的吗?”

郭蓉蓉忽然反问,让丁潜稍稍一愣。

“用牙咬的。这是法医的鉴定结果。”

直到此时,丁潜始终平淡的表情才闪过一丝不安。

“第二个被害人也是被袭击者用牙齿进行攻击的。光想想就很瘆人是不是?案发路段的监控头甚至拍到了更诡异的画面。虽然没有看清凶手的长相,但是拍到了他走路的姿势,跟我们正常人完全不一样……

“……C市刑警队在赶到案发现场时,曾经发现女被害人被脱/掉了裤子,他们曾经一度怀疑凶手是劫/色杀人,如果是奸杀案,倒好理解一些。但尸检发现被害人下身毫发无损,进一步调查发现,裤子是被害人自己脱的,她当时正在方便。这就是说,凶手对她的身体根本不感兴趣,也没有拿她的钱。这不是一起我们通常所能理解的案子。我们搞不懂,凶手到底……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说,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所以你们找到我,就是想问我这个?”

“宋局长说你对人的心理问题很有研究。不知道你对这种异类的人怎么看。”

“实话实说,我接触过性欲倒错,接触过精神病,接触过自闭症,但还从来没有接触过‘丧尸’呢。”

“那你觉得到底有没有丧尸这种东西?”

“那要看怎么说,我刚才在课上已经说过,狭义上来讲,那种大脑已经死亡,彻底变成了一具全身溃烂、没有思维的行尸走肉,我个人觉得不太可能,这种东西只能存在于电影小说里,毕竟人体是个极其复杂的构造,大脑是唯一能控制行为的中枢,大脑如果死了,人也就彻底死了。”

“难道没有例外。”

“宽泛一点儿说,假如一个人的脑组织没有死亡,但是退化了,或许也能反映出丧尸的某些特征。你提到的美国那起丧尸案就是这样,凶手也被称呼为啃脸魔。他的行凶手段倒是跟你描述的这起案子很相似,其原因就是这个人长期吸食毒/品,诱发了精神错乱,以至于产生了幻觉,从而对人施暴。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他被妖魔化了,就变成了让人恐慌的丧尸。”

“那他为什么要啃人脸呢?难道吸食了‘浴盐’的人攻击人的时候都喜欢啃人脸吗?”

“这个么……吸食‘浴盐’虽然会让人变得极具攻击性,但还没有临床证据表明会让吸毒者有攻击有啃咬人脸的欲望,我个人认为在美国发生的那起丧尸啃脸案纯属偶然,如果换一个场合地点,袭击者可能攻击的就是其他地方了。”

“那这起案件呢,也是偶然?”郭蓉蓉指指丁潜手里的照片。

“为什么不可能,中国和美国相距那么远,这两起案子之间肯定不会有什么联系。偶尔出现类似的情况也不算特例,你们警察总不能遇到被害人脸被弄伤了,就说是被丧尸袭击的吧。”

丁潜的话里或多或少带着轻视,他觉得警方实在太异想天开了,居然能相信有丧尸存在。估计是急着破案又不知从何处下手吧,要不然也不至于有病乱投医,连心理医生都找。

郭蓉蓉听出了话味,没露声色,她对丁潜说:“忘了跟你说,最近的发生的这起案子,被害人没有死,你想不想跟我去医院看看她?”

丁潜微微皱眉,心说,既然她活着,应该有记住凶手的样子。那你们找我分析什么?

话到口边,却没说。他也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奇案,不禁有些好奇。

……

……

平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病房。

郭蓉蓉推开病房门,轻手轻脚走进病房,丁潜随后跟进来。

偌大的病房里只有一个病人,从体型上看出是一个女人,却无法看见她的长相。

不过这个女人浑身精瘦,只剩下了皮包骨,透过衣服都能看见她瘦的吓人的骨头架子,肥大的病号服穿在她身上好像纸扎的风筝。

她整张脸都缠着一圈圈白色的纱布,显得头出奇大,好像一个大头娃娃,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和小半边脸,大部分脸都遮挡在纱布中。

看样子女人年纪似乎不太大,她双目紧闭,正在睡觉。床头居然摆放着几本连环画。

但郭蓉蓉一靠近床前,她就忽然惊醒,嘴里发出“嗬嗬”的叫声,惊恐的向床角躲。

“是我,你别怕,我头两天刚刚来过,我是警察,你忘了。”郭蓉蓉指着自己的脸让女人好好看看。

女人定定的瞅着她,目光带着迟疑,似乎在努力回忆,又把目光转到丁潜脸上,她对丁潜明显有很强的戒备心理。

创伤后应激障碍。

丁潜马上根据她的举止和神情得出了这个结论。

第4章 幸存者(1)

这类患者通常是经历或者目睹了极其令人恐惧的事件,或者受到严重创伤之后,便可能表现出感情麻木,反应迟钝,他们会长时间处于惊恐之中,无法自控的不停回忆与创伤有关的情景和内容。严重的会出现抑郁,甚至产生自杀倾向。

丁潜忽然有点儿好奇,这个人女人到底经历了多可怕的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就是第二个受害人?”丁潜问。

关于这个幸存者,郭蓉蓉并未详说,只是开车先把丁潜带到医院。

“嗯。”

“那她的脸?”

“你大概能猜到吧,等一会儿护士换药的时候你自己看吧。”

大头娃娃的女人呆萌萌的双眼望着他们,浑然不知他们在说她。

到底这个女人身上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丁潜带着疑问陪郭蓉蓉守在病房里,郭蓉蓉来病房之前从车上拿了一个手拎袋,里面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现在她把手拎袋里的东西倒在床上,原来是一堆小零食,豆腐干,鸡锁骨,鸭脖子,一小包一小袋的铺了一床,外带一本封面是李敏镐的八卦杂志。

女人看到这些,双眼立马就放光了。

她头上缠了太多绷带,吃东西都费事,但仍然迫不及待接过郭蓉蓉递过来的鸭脖子,从袋子里拿出一块就啃。

丁潜暗自感慨,果然女人都是一类动物,就算是世界末日,有了这些东西,她们也能愉快的度过这一天。

病房门被推开,两个护士推着推车走进病房,来给患者换药,看见房里的情景,几乎抓狂,胖护士声色俱厉:“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能给病人吃这种垃圾食品!”

女人正在吮一块鸡锁骨,一下给吓得呆坐在那里,嘴里的骨头里一半外一半。

郭蓉蓉急忙解释,两个护士这才不说什么。

由于女人头上缠的纱布太多,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两个护士一起忙活,用镊子小心翼翼的把女人脸上的纱布一圈圈剥掉,还得时不时的拉住女人的手,防止她忍不住挠自己脸。

当女人脸上的纱布被完全揭下来,丁潜和郭蓉蓉的呼吸瞬间停止了。

这还是人脸吗?

除了刚才露出的眼睛和小半张脸,其余部分都看不见了脸皮,完全就是一条条一块块红赤赤的肉黏贴在骨头上,碎肉上还有血液和药水凝固的结痂,随着纱布一起被扯开,新伤口流出了新鲜的血,其他的碎肉剧烈抽/动,犹如活物一样聚缩在一起,让人清晰的感觉到女人的痛苦。

她嗓子里又发出了“嗬嗬”的声音,那是她现在唯一能表达的方式了。

“她脸上的伤是怎么弄得?”丁潜问。

“跟第一个被害人一样,牙齿咬的。”

“……”

“这是我们法医的鉴定结果,不会有错。通过撕咬的痕迹来看,是人类的牙齿。而且她从头到脚,全身上下,只有这一处伤。现在,有两起啃脸案了,都发生在这里,你还觉得是偶然吗?”

“……”丁潜沉默。

这的确很出乎他意料。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案例。难怪警方会怀疑丧尸作案。现在连丁潜自己都有点儿困惑了。

“她和第一个被害人的都是单身女性,被袭击的部位都是脸部。两起案子发生前后相差了三个月……”

“你们怀疑是同一个袭击者所为?”

“是。看起来很像是一起连环作案,但我们没法确定凶手的身份和作案原因。虽然在美国发生过类似的啃脸案,但那起案子的详细情况我们并没有掌握,你说凶手是服用了大量的毒/品导致发狂,实际究竟是不是这样我们也没有把握确定。你是心理医生,你对这种药物熟悉吗?”

“还可以吧,我治疗过三个因为服用这种毒/品导致精神错乱的患者。”

“是吗。”郭蓉蓉略显吃惊。

“‘浴盐’这种麻醉剂,又叫‘丧尸浴盐’,确实能让人一部分人发狂,但就像我说的,并没有实际的临床表现显示,服用这种药物就一定会出现啃咬别人脸的症状。我接触过的三个患者,第一个发病时曾经试图抱着自己的女友跳楼,第二个不但咬人而且抓到任何抓到的东西袭击身边的人,第三个跟你所描述的啃脸魔最像,他发起狂来只用牙齿咬人,但不是脸,而是像疯狗一样乱咬。

“你的意思是,你怀疑袭击者是服用了浴盐才发狂的?”

“嗯,但我又想不出,还有什么途径能让人变成这样。”

“你当心理医生,一定知道很多精神方面的药吧。有没有什么药物能把人变成这样?”郭蓉蓉满怀期待的问。咨询这方面的药物就是他们请丁潜来的目的之一

丁潜摇摇头。

“那有没有不用药物的途径能把人变成丧尸呢?譬如说,心理压抑,压抑到极端就变态了?”

丁潜摇摇头。

“又或者,有没有丧尸精神病。得这种病的的人智力会变的底下,充满攻击性,就像丧尸一样?”

“你真厉害!”

“我猜对了?”

“你写恐怖小说,比当警察适合。”

“你……”

“我现在终于弄明白你找我来干什么了。恕我直言,我是治疗过各种各样的心理有问题的人,也见识过各种精神病患者,包括人格分裂,杀过人的……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你说的这种。”

“既然什么可能都没有,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凶手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丧尸。”

“……”丁潜动动嘴,没说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反驳我,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丧尸,我一个当警察的怎么能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可是你得找出说服我的理由啊,你能找出了吗?”小丫头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掐着腰,理直气壮的反问。

“……”丁潜还真叫她问没词儿了。

他转脸望向病床上受伤的女人,问郭蓉蓉,“她应该见过凶手吧,她怎么说?”

“她没看清凶手的长相。”

“凶手的体貌特征,她总该有印象吧……”

第5章 幸存者(2)

不等郭蓉蓉回答,一个深沉略带沙哑的男声从两人身后传来,“她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完全记不住凶手长什么样了……”

丁潜回身,看见一个三十多岁面容冷峻的男人站在门口。

男人目光锐利,两鬓和下巴泛出淡淡的青胡茬,一看就是十分刚毅的性格。

丁潜稍微愣怔,觉得这张面孔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这时就听郭蓉蓉说,“组长你来了”,丁潜才知道,这个人就是特案一组的头头儿。

“这位就是丁老师。”郭蓉蓉向特案组长介绍。

“我知道。你叫丁潜。”男人点点头,向丁潜伸出手,“我就是特案一组的组长,杜志勋。”

“哦,你好。”丁潜也伸手跟他握了握手。

不过他发现这个人虽然礼貌,眼神却是冷冰冰的,脸上的肌肉没有丝毫运动,握手也只是象征性的轻轻一碰就松开了,这是明显的排斥反应。看来他对自己没什么好感。可是自己根本都不认识这个人,他对自己的讨厌从何而来呢,这让丁潜心里很是费解。

“我只是一个教心理学的,对于破案我并不在行。如果你们找我只是为了咨询是否有丧尸这种东西,我已经告诉郭警官了。”丁潜对杜志勋说。

“破案的事我们用不着你,找你来主要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你不只是大学的心理教师,还是一名心理医生对吧。据说,你还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催眠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丁潜望着杜志勋犀利的目光,他的眼神不像是肯定,更像是反问。

原来这位警官并不相信自己有那个能力。

但杜志勋是一个城府很深也很敏感的人,当他发现丁潜在观察他,神情微微一变,瞬间恢复了平静。

丁潜心想,这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家伙,幸亏他不是自己的患者。

病床上的女人忽然发出一声痛叫,似乎护士往她脸上上药的时候把她弄疼了。

她挥舞着骨材般的双臂不让护士靠近她,嘴里发出“嘶嘶”的警告声。

两个护士不知所措,急得满头大汗。

“她怎么了,难道脑袋也受伤了,不好使了吗?”郭蓉蓉焦急的问。

丁潜没说话,走向病床,受伤的女人看见她更加紧张,拼命缩向了床脚,朝着丁潜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那声音简直要把人的耳膜刺破。

两个护士吓得躲到窗边,紧紧捂住耳朵。

郭蓉蓉捂住耳朵朝丁潜喊:“你看不出来她怕你,你就不要刺激她了。”

杜志勋一动不动,冷眼瞧着丁潜。

丁潜对女人的尖叫充耳不闻,他伸手掏兜,翻弄了一阵。其他人都不解的看着他,尤其是郭蓉蓉,她一直对这个人所谓的心理医生充满了好奇和怀疑,很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手段,是不是那种卖膏药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

就见丁潜里怀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透明的塑料包,里面有一些黑黑的形状有点儿圆的药丸似的东西,大家距离远都没有看清楚究竟是什么药。

就见丁潜打开塑料包,当着女人的面取出一个药丸,微笑的瞧着她慢慢将药丸放进嘴里,似乎品尝什么好吃的东西。然后把那包药,放在病床上,后退了两步。

女人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到了那包药丸上,看着丁潜吃的津津有味,也慢慢伸手把那包药拿在手里。学着他的样子,也取出一颗药丸放进自己的嘴里。

瞬间,她的脸上纠结在一起,被啃去脸皮的半张脸也跟着一起抽动,看着又可怕又滑稽。

但她没把药丸吐掉,接下来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她居然平静下来,表情里也没有了先前的敌意。

“你给她吃了什么药,这么管用?”郭蓉蓉按捺不住好奇问道。

“没什么,就是话梅而已,我兜里还有一包,你要不要尝尝。”

“什么?”郭蓉蓉原本就不小的眼睛瞪得快赶上咸鸭蛋了。

杜志勋这时说道:“这没什么,话梅本身就有生津止渴的功效,能刺激味蕾分泌大量的唾液,吞咽唾液本身就有镇定情绪的作用。我说的不错吧,丁医生?”

“的确如此。”丁潜淡然一笑。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郭蓉蓉之前觉得很神奇,让杜组长这一解释也没什么了不起了。

“可是一包吃的就能让她完全镇定下来,太不可思议了吧,她是不是脑子真出了问题啊?”郭蓉蓉又有点儿担心。

“她脑子有没有受伤可以做一个脑部ct,我现在没法确定,”丁潜说,“不过,她现在的表现不是因为智力而是心理问题。从她的种种临床表现上看,她受到了很严重的刺激,这一点你们猜测的对。但你们可能不知道,人体有一套本能的心理防卫机制,避免外界给患者心灵带来进一步的伤害,她现在就是受到了‘倒退机制’的影响,完全封闭了自己,她目前把自己当成了完全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只愿意看些连环画。只能对我们的话做出简单有限的回应。”

“那她会不会永远变成这样?”

“只要她的脑部没有受到实际伤害,会慢慢恢复的。时间长短取决于她的意志力有多坚强。短则几天,长的有可能一两年。”

“这么久,那岂不是坏事了。”郭蓉蓉很着急。

“你们究竟找我来帮什么忙?”

“这里说话不方便,丁医生,我们换个地方说吧。”杜志勋说着转身出了病房。

丁潜跟着他出了病房来到走廊,杜志勋走到一排巨大的落地玻璃前站下,望着窗外遥远的地方,用低沉的嗓音复述了三天前发生的可怕一幕……

时间大约六点多种。天刚擦黑。

在城北青年公园,十几个老头老太太正在跳广场舞。这时候,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发疯似的闯进人群。她衣衫不整,脚步踉踉跄跄,也不看人,一头撞在了其中一个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还以为碰上了一个酒鬼,用力一搡,那个人就仰面摔倒,不动弹了。

第6章 幸存者(3)

几个老头老太太本来还很气愤,见这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怕把人摔坏了,急忙七手八脚扶她,没想到一碰到那女人的身体,把大家都吓了一大跳。

他们感觉自己抓到的都是一根根骨头,根本没肉。这个女人简直活脱脱一具骷髅。

就在这时,女人吃力仰起了头,盯着把她推倒的老太太。

老太太眼中猝然出现了一张稀烂稀烂的脸,还在从脸上往下流着鲜红的粘糊糊的东西。

老太太吓得差点儿背过气。

就见女人张开嘴,有气无力的说:“救救我……救救我……”

老头老太太急忙报了警。110和120一起赶到。

女人被送进了第一人民医院,当时女人十分虚弱,各项生命指标都非常低。经过一番抢救,女人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医生们惊异的发现,女人胃里没有任何食物,她是被活活饿成现在这样的。

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被饿成了皮包骨,而且被毁了容?

在场的110警察感觉情况严重,不是他们能处理得了的,马上向市刑警队汇报,市刑警队派人赶来,询问受伤的女人,结果发现了更棘手的情况。

这个女人失忆了。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家住在哪儿。

她只能模模糊糊的回忆自己的遭遇,却又描述不出来凶手的相貌特征和具体的犯罪过程。就凭这些少得可怜的线索,刑警们根本没法入手。

在这种情况下,特案一组出马了。

这个部门受到省公安厅刑事调查局直接管辖,专门处理各地上报的悬案疑案,有时候也与其他省市联合行动。

可以说,这个部门的探员都是上级领导从基层选拔上来的精英。

可是这一次,面对一个失忆的被害人,精英们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一连串的难题摆在眼前:

女被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年公园里?

她究竟是在哪里遭遇凶手袭击的?

是她逃出来的还是被凶手放了?

她为什么会失忆?

凶手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

特案一组接到任务的两天里走访排查了几十人,调用十几条路口的监控摄像,希望能查到女被害人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但收效甚微。

从一些不连贯的路口监控中发现,女人大概是从城郊101国道那个方向过来的。而青年公园在城市边上,距离高速路收费站只有半小时的路程。不过101国道收费站附近的监控中并没有发现女人的身影。特案科经过分析认为,女被害人有可能是从101国道附近的公路过来的,那条路是城区连接城郊的一条岔路。沿途经过许多村镇。

这样一来,搜索范围就太大了。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这起案子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三个月前的那起丧尸啃脸案,至今,那个举止古怪的凶手仍然踪迹全无。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特案一组决定寻求一位能力出众的心理医生查明女被害人为什么失忆,能不能通过某种手段让她恢复记忆。

听杜志勋讲述完了经过,丁潜沉吟了一会儿,问:“杜组长找我,是想让我给她催眠吗?”

杜志勋微微点头,“不错,我们确实有这个打算,如果你能做到的话,不妨一试。”

“试试倒没什么,我只是有一点奇怪。”

“哪里奇怪?”

“杜组长既然根本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心里会觉得,你们公安系统有很多犯罪心理专家,根本没必要找我一个外行。”

杜志勋表情微变。

他毫无提防,对方竟然能说中他的心事。

他重新打量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看着有点儿弱不禁风的男人。

“我并没有这么想,丁医生,请不要用你的职业习惯随便猜忌别人。”杜志勋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很不巧,杜组长,我不但会催眠,我还知道一点儿测谎。你现在瞳孔收缩,眉毛眉梢上挑,嘴角扭曲。却偏要作出微笑的表情,这是伪造身体语言的特征,说明言不由衷。”

杜志勋十分尴尬,古铜色的面庞泛起怒色。

他正要发作,就听有人说道:“小丁,别开玩笑了。是我把你推荐给杜志勋的。”

说话间,一个气度不凡,已经开始谢顶的五十多岁男人走到两人近前。

丁潜看见他,表情露出一丝诧异。

杜志勋马上恭敬的向那人问好:“宋局你来了。”

“宋局?”丁潜稍一愣神,随意回过味,调侃道:“老宋,你现在官运亨通,都当局长了。”

“我当初就跟你说过,跟着我干,早晚能给你弄个官当当,你不是不干嘛。”

郭蓉蓉很惊奇,忍不住问,“宋局,这个人难道过去还是警察吗?”

“不是在编的,不过跟我一起办过几桩案子,也算半个警察了,要不是他不愿意,我当初就把他拉进来了。”

“既然不愿意当警察,那干嘛还帮着一起破案嘛,难道丁老师喜欢重口味的东西?”

“别胡说,其实是……”

宋玉林动动嘴刚要说,看见丁潜狠狠瞪了他一眼,赶紧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这一细微的举动却没逃过杜志勋的眼睛,他冷眼旁观,不置可否。

宋玉林对杜志勋和郭蓉蓉说:“你不要以为丁医生年轻,他可是身怀绝艺呢。”

“宋局,你就那么相信他的催眠术能让这个女的把什么都记起来?”郭蓉蓉有话不说憋得慌,以她和丁潜的接触,除了觉得这个人有点儿夸夸奇谈,并未发现他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对于他的能力郭蓉蓉将信将疑。

“如果他都不行,恐怕也就没有其他人行了。”

宋玉林转过头热切的问丁潜,“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小丁?”

“我还没答应呢,”丁潜冷冰冰回答。“我说过,我再也不想参与你们的案子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但是这次情况特殊,我们必须让那个女人回忆起来,否则就太迟了。”

最骇人听闻的谋杀,最匪夷所思的真相!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310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