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陷害,没想到却生出了一对人见人爱,高颜值高智商高情商的“三高”龙凤胎!

惨遭陷害,没想到却生出了一对人见人爱,高颜值高智商高情商的“三高”龙凤胎!
第1章 替身

“叶心白,今晚只要你替我去陪张导一晚,这五十万就是你的了!”

叶心白看着叶心雅推过来的支票,小鹿般清澈的眸子里充满了纠结,“可是,那个张导都六十岁了……”

叶心雅环着双臂,不屑冷笑,“不就是个初夜么,被谁睡了不一样?五十万,已经是三线明星的价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叶心白犹疑地问。

叶心雅凑上去小声道,“人家张导喜欢处!我要还是处的话,我吃饱撑了找你做替身?”

说完,起身拿起了支票,“不要算了!你外婆的药马上就没了,你就等着明天给她收尸吧!”

“不要!”

叶心白连忙捉住叶心雅的手臂,满眸慌乱,“心雅,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血浓于水,你真的要这么逼我?”

“呵!”叶心雅烦躁地推开她,“我的好姐姐,你要是真拿我当妹妹,就应该舍得牺牲你自己,替我拿到那个角色!你知道吗?只要拿到那个角色,我一定会平步青云!到时候,一定不会亏待你和你外婆!”

叶心白死死咬着唇,眸中纠痛交织,“我……”

刚一张口,她只觉四肢顿时一阵乏力,眼前一黑,整个人情不自禁地倒了下去。

眼睛彻底闭上之前,叶心白看到了叶心雅嘴角勾起的阴险弧度。

叶心雅及时伸手扶住了她,“哼!就知道你这个小贱人会磨磨唧唧的!”

……

痛!

身子仿佛被辗压了一般,四肢百骸疼得不敢动一下。

叶心白忍着双腿间的剧痛,睁开了眼睛。

周围一片漆黑,只有角落里的落地灯发出昏暗的灯光,勉强看清楚眼前的情况。

大床,凌乱的衣服,旁边还有一个裸着上身背对着她的男人……

叶心雅,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居然给她下药,把她送到了老男人的床上!

为了外婆的医药费,她本来是要答应叶心雅的,没想到还是被算计了!

屈辱和愤恨在胸口蓄积,叶心白咬了咬唇,连忙掀开被子下了床,慌乱地穿好衣服,夺门而去!

叶心雅刚从电梯出来,就看到叶心白匆忙离开的背影。

“哼!小贱人,做完了就走,还挺知趣!”

叶心雅得意地勾了勾唇,拿出房卡,刷卡进门。

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暧昧淫靡的气息,床上的男人还没醒来。

叶心雅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掀开了被子。

雪白的床单上,果然留下了一抹斑驳的血迹。

叶心雅恶毒地笑了下,脱掉外套扔掉,摇了摇男人的胳膊,“亲爱的,人家的初夜都给你了……”

男人的双眸骤然睁开,翻身下了床。

欣长的身子站在床边,男人眯着眸子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昨晚你救了我,想要什么,尽管提出来!我不会白睡你!”

声音低沉醇厚,透着一股子慵懒的性感。

叶心雅一惊。

这……这高大的身材,这声音,不是那个矮胖挫的张导!

她连忙伸手打开壁灯,定睛看去。

眼前的男人,拥有一张堪称完美的俊脸,五官深邃气质冷峻,周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

叶心雅狠狠怔住,“你……”

她认识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江城第一豪门,陆氏集团总裁陆爵风!

叶心白,她居然把陆爵风给睡了?!


第2章 都是阴谋

叶心白一口气回到出租屋,把自己关在浴室里洗了一个多小时的澡。

身上白皙的皮肤被她搓得通红一片,每个毛孔都冒着火辣辣的痛。

可她还不满意,咬着牙恨不得把自己搓掉一层皮。

仿佛只有用力,才能把身上属于男人的味道清洗干净。

脑海里,突然闪现过江浩哥哥温润的笑脸,“小白,你是我见过最单纯干净的女孩。”

眼泪,一颗颗滚落。

她脏了!

她再也不配不上江浩哥哥了。

但是……

只要能救外婆的命,她自己的爱情和未来又算得了什么?

念及此,叶心白拖着酸痛的身子走了出去。

她要尽快去找叶心雅拿钱,去给外婆续交医药费。

叶家,书房。

叶心雅贴心地倒了一杯茶递给父亲叶振华,“爸,你那个宝贝女儿,这次总算是发挥了点作用了!昨晚的事很顺利!女一号的角色,非我莫属了!”

“瞎说什么呢!爸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叶振华佯装生气地嗔了一眼女儿,宠溺一笑,“只要你满意,爸爸就安心了!”

叶心雅傲娇地抱起双臂,“哼!那个蠢货,居然会相信我们会出钱给那个死老太婆看病!就她那货色,还想一夜卖50万,真以为自己大明星呢!哈哈哈!”

叶振华同样是满脸的不屑,“能帮到你,是她的福气。还敢提条件,不自量力!”

“这下好了!她现在可是残花败柳了,看她还怎么每天装一副清纯样去勾引江浩哥哥!”

“留着这丢人现眼东西也没用了,爸爸改天就随便找个理由把她赶出去,再也不许她踏进我叶家大门!免得宝贝你看到她没胃口!”

“嘿嘿!谢谢爸爸!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爸爸这一招一石二鸟真是棒极了!”

“那必须的!在爸爸心里,谁都没宝贝你重要!”

……

虚掩的书房门外。

叶心白听着自己的父亲和妹妹这番对话,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离了一样,整个人虚弱地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

她以为昨晚的事,只是叶心雅的阴谋……没想到,父亲不仅知道,而且还是他出的主意!

心,瞬间被撕裂,像被揉进了又冷又尖锐的冰碴,疼的她不敢呼吸。

那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居然为了另一个女儿的前途,把她送到一个老男人的床上!

不仅如此,还要趁机把她赶出家门!

呵……虽然她从来都没进过这个家。

滚烫的眼泪顺颊而下,叶心白笑得凄然又绝望。

眸中慢慢酝起一片倔强,她抬手抹去眼泪,咬着牙站了起来。

不需要他们赶她走,她自己会走!

但是,救外婆的钱,她一定要拿到!

妈妈去世早,外婆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能不管外婆。

叶心白擦干眼泪,正要推门进去,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看是医院打来的电话,她连忙接起。

“叶小姐,很抱歉,您外婆病情突然加重,尽管我们及时实施了抢救,但还是没能挽回她老人家的生命……请您尽快到医院来见她最后一面。”

医生的话,晴天霹雳般将叶心白的心震得粉碎。

手机,从手里骤然滑落……


第3章 回归

五年后。

江城国际机场。

VIP通道,一对四五岁的萌宝牵着小手刚走出来,立刻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小男孩五官深邃漂亮,特别是那双黑亮的眸子,渗透着一种和他年纪不符的疏离淡漠气息。穿着一身黑色休闲套装,衬托得那张本就清冷英俊的小脸更加冷酷。

而她旁边穿了一身同款白色休闲装的小女孩,同样长了一张惊为天人的漂亮脸蛋,齐肩的黑发被梳成两只可爱的小辫子,两只圆圆的眼睛透着一股子古灵精怪的机灵劲。

“哇!快看!好可爱的宝宝啊!是龙凤胎吧?”

“长得太漂亮了!不会是童星在拍电视吧?”

……

白小可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小眉头微微一蹙,拉紧了妹妹的小手,“小爱,走慢点,等等妈咪和孟阿姨。”

虽然声音稚声稚气,但语气严肃认真,一副小绅士的模样。

“哥哥!我知道了!”白小爱挣脱开哥哥的手,转过身一本正经地说,“我们一定来过这里,对不对?”

白小可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你怎么知道?”

“你看!”白小爱指着前面一大排快餐店广告牌,“那些美食,都是我的朋友!我认识他们呢!你快看,他们好热情哦,在冲我招手,让我过去拥抱他们呢!快走啊,哥哥!”

白小可抬手抚了抚额,一副头疼的模样,“你这个小吃货!妈咪说的没错,回国后一定要把你看牢,否则很容易被人骗走。”

白小爱撒娇地晃着哥哥的胳膊,小嘴巴嘟起,“走嘛哥哥,人家肚子好饿啊!万一把我饿死了,你就再也没有我这样人见人爱的妹妹了!”

“小爱,又在胡说八道了!”

一道清丽的声音传来,两小只同时回头,看向走过来的妈咪。

女人穿着白色T恤水洗仔裤,长发在头顶简单绾了一个丸子。

尽管穿着简单,也没有化妆,但女人皮肤透亮五官精致,走在人群里,仍吸引了很多回头率。

叶心白自然感受到了那些目光。

但是,五年的国外磨砺,早已让她对各种目光免疫。

当年离开江城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去医院打胎时,被告知她体质极寒,流产不仅有大出血的危险,以后可能还会不孕。

更重要的是,她肚子里怀的是双胎,对她这种体质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奇迹。

反复纠结之后,她还是把孩子生了下来。

好在,两个孩子特别懂事听话,给她带来不少快乐和希望。

三年前,她遇到了经纪人孟长欣,为了赚钱养活孩子,便出道做了艺人。如今选择回国发展,也是为了事业能更上一层楼,为了给孩子们能创造更好的生活。

回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一切迎接新生活的准备。

包括她的新名字,白芷。

叶心白,那个属于过去的名字,就随往事一起成为过去吧!

念及此,白芷自信微笑,走过来牵起两个孩子的小手,“走吧!妈咪带你们去吃我们大中华的美食!”

白小爱立刻高兴地蹦了起来,“谢谢妈咪!妈咪,我们是不是属于这里呀?我觉得这里美食的味道好熟悉呀!我们肯定来过这里的!”

属于这里?

白芷微微怔了一下,蹲下来在女儿肉肉的小脸上捏了一下,“小吃货!你是不是属于所有有美食的地方啊?”

白小可瞧着妈咪脸上一闪而过的怔忡,小眉头微蹙。

难道,这里真的是妈咪的故乡?

那么,爹地是不是应该也在这里?

虽然妈咪说过他们只有妈咪没有爹地,但是那是用来骗两三岁的他的,现在他都快四岁半了,怎么还会相信妈咪那么幼稚的话!


第4章 被星探发现

快餐厅。

白芷刚给孩子点了几道菜,就瞧见经纪人孟长欣走了进来,忙冲她招手,“欣姐,过来吃点再走吧。”

孟长欣取下墨镜,看了一眼和一群普通老百姓坐在一个拥挤快餐店里的母子三人,抬手敲了敲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走了过去。

“让我怎么说你好呢!多好的机场秀机会,你偏偏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孟长欣一坐下来,就开始数落白芷,“你刚才看到没?看看国内现在这些明星,谁不在来机场的时候好好秀一把?谁跟你一样,居然带着孩子来这种地方!这地方有人拍你吗?能上新闻吗?”

孟长欣越说越生气。

这个白芷,真是倔强的要命!

说好回国发展一切听她的安排,却刚下飞机就开始撂挑子了!

像她这样的娱乐圈新人,没有作品没有话题,只能先靠形象买点小版面来混脸熟蹭点流量了!

可她倒好,完全没兴趣!

白芷递给孟长欣一杯饮料,讨好地笑了笑,“喝杯水消消气。欣姐不是一直说我是实力派嘛,哪个实力派演员会靠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来蹭流量啊!是不是?”

“是啊,孟奶奶,我妈咪是实力派的!”白小爱嘴里嚼着肉包子,还不忘恭维一句,“孟奶奶带出来的艺人,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可不一样!一定会红的!”

“狗腿。”白小可喝了一口白水,一脸不屑。

孟长欣再大的火气,看到这两小只,气也消了大半。

“你们妈咪都是为了你们才回来发展,你们可不要拖你妈咪的后腿哦!”

孟长欣的话音刚落,旁边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你们好,打扰了!”

“你是?”孟长欣看着这个突然出现,一脸谄媚笑意的男人,警觉地问。

男人连忙双手递上了名片,“我是星空娱乐的星探,看到几位相貌气质出众,过来冒昧打扰下。”

孟长欣看了一眼名片,眸中瞬间蹦出了欣喜。

不过那抹欣喜很快被她不动声色地掩饰住,立刻换了一副高冷的面孔。

“星空娱乐啊,听过!在国内还算不错。你这眼光还不错嘛,虽然我们白芷小姐很低调,但普通的衣服还是遮不住她身上的光芒。只是……你可能不不知道,她已经出道两年了。”

孟长欣暗地里冲白芷眨了下眼睛,抱起双臂,傲娇地对星探说,“只是目前还没签约公司,你要是诚心想签我们白芷,回头我们再联系吧!”

闻言,星探焕然大悟地打量了一番白芷,“难怪白小姐不管是颜值身材还是气质都这么好,原来已经是圈子里的人了!小弟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白芷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过奖了。”

真是奇怪了!

她今天穿的这么随意,怎么会被星探发现?

不会遇到骗子吧?

“不过……”星探尴尬地笑了笑,看向正在吃东西的两个萌宝,“实不相瞒,我是被这两个可爱的小朋友吸引来的。我想问下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让这俩孩子也出道当明星?”

什么?!

孟长欣顿时瞪大了眼睛。

敢情这男人看上的不是白芷,而是冲这俩小祖宗来的!


第5章 找爹地

白芷一惊,毫不犹豫地拒绝道,“抱歉,我是孩子的妈妈,我不会让孩子进这个圈子的。”

男人本来满脸期待,看到白芷态度这么坚决,不解道,“白小姐,您看,您儿子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机灵,如果出道的话,肯定会一夜爆红的!那样您也不用这么辛苦赚钱养孩子了,宝宝们自己就可以赚很多钱了!”

“不需要。”白芷的面色冷了下来,语气淡漠却坚决,“我宁愿自己辛苦点,也不会让孩子出去赚钱养我。”

星探尴尬地笑了笑,不依不饶道,,“您要是担心会影响孩子的学业,或者担心以后通告多会累着孩子的话,这些其实我们都可以商量,全部以您的建议为主……”

“抱歉!我都说了,我的孩子不出道。”白芷打断他。

星探只好不甘心地问两个萌宝,“俩个小宝贝,你们想不想当明星啊?”

“叔叔,当明星是不是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白小爱哧溜哧溜吸了口老酸奶,眨巴着大眼睛问。

“当然了!当了明星你就能赚很多钱,想吃什么都有!”

“幼稚!”白小可鄙夷地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娱乐圈很复杂,骗子很多。我们现在还是孩子,要听妈咪的话才不会被骗!”

噗――

孟长欣瞧着小可脸上的不苟言笑,忍不住偷笑。

这个霸道的小男人,平时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这会倒知道自己是孩子了!

星探一脸尴尬,连忙解释,“叔叔是好人,叔叔向月亮发誓,绝对不是骗子!”

孟长欣瞧了一眼有点不耐的白芷,把星探拉到一边,“好了,没看到宝妈不愿意谈么,你先走吧!真有要缘分的话,以后说不定会合作的!”

星探一听这话,连忙笑着点头,“好的好的,那我不打扰各位了,期待合作!”

看着星探离开,白小可从座位上跳下来,“妈咪,我去趟洗手间。”

“妈咪陪你去。”

“不用!我都这么大了,妈咪陪我去会被笑话的!”

白小可冲白芷摆了摆手,去了洗手间方向。

星探刚走出快餐厅,被一道小声音喊住,“星探叔叔,请留步。”

星探扭头看是小萌宝之一的哥哥,笑逐颜开,“小帅哥?”

小可抱起双臂,目光淡然地看向他,“如果我答应你出道,你是不是能保证我和妹妹真的会一夜爆红?”

星探眼睛一亮,“当然了!你们是我见过基因最好条件最好的宝宝,只要你们愿意,叔叔保证你们很快就会火遍全球!哦不,是全宇宙!”

白小可点了点头,伸出小手,“那你把名片给我,我考虑好了跟你联系。”

“得嘞!”星探连忙拿出名片,双手毕恭毕敬地递到了小包子手里。

没想到啊,孩子的妈妈那么固执,孩子却这么识时务!

有前途!

“等我电话。”白小可接过名片装进裤兜里,转身回了快餐厅。

他虽然不清楚妈咪为什么不同意让自己和妹妹出道,但他知道,只要自己和妹妹红了,就会有很多机会上电视。

爹地在电视上看到他们,就会来找他们吧!

妈咪为了养活他和妹妹太辛苦了,他一定要找到爹地,让爹地来养他们。


第6章 不想被抢走

在租住的公寓安顿下来之后,孟长欣把一份资料递给白芷,“孩子的幼儿园都已经安排好,接下来的周末两天休息倒时差,周一孩子送去幼儿园后,你跟我去试镜这个女一号。”

白芷接过资料,“欣姐,谢谢你。要不是你,没人肯要我这个带着拖油瓶的母亲。”

“别把我说的跟圣母一样!我只不过是个商人!我现在给你是投资,以后都要从你身上赚回来的!”孟长欣在白芷身边坐下来,点了一根烟,“不过我说小白,你这么坚决反对这俩小只出道,是不是担心被他们的父亲发现?”

白芷正在翻资料的手一顿,转眸看了一眼正在看动画片的两宝,“是的,我不想让他们被别人抢走。”

她自然是知道儿子和女儿是多么出众惹眼的。

但是仔细去看的话,女儿和她长得还有点像,但儿子和她长得一点都不像……那么肯定长得像他们的父亲了。

五年前的那个老导演,她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万一儿子长得像他呢?

都同在这个圈子里,哪怕长得有一点像,恐怕也会被拿出来做比较……加上,这里还有叶心雅和父亲叶振华两个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的人。

以她现在的能力,万一对方要孩子的话,她是斗不过他们的。

所以,她坚决不能拿孩子做赌注。

“你呀!真是榆木脑袋!”

孟长欣敲了一下白芷的头,“你这是雪藏两颗摇钱树!虽然我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但从这俩宝的基因来看,对方应该不差的!就算你不想让孩子认爹,我们不认就行了啊,你不说,不就没人知道孩子爹是是谁了?一个单身母亲带出了俩童星,这是多少当母亲的梦想啊!”

白芷仍是态度坚决地摇头,“不!欣姐,这件事你就别提了!我会好好工作的,一定让你多赚!”

说完,起身拿着资料去了卧室。

白小可看到妈咪离开,走过来再孟长欣身边坐下,“孟奶奶,我想跟你谈个交易。”

每次看着小包子冷酷的小模样,孟长欣仿佛看到了一个缩小版的霸总,自然而然不敢把他只当成小孩。

她一直怀疑,这小东西绝对和他老爹一毛一样!

掐掉手里的烟,孟长欣端起水杯,笑道,“好啊,我的小男人,你说。”

白小可从裤兜里掏出名片,“我决定了,和小爱一起出道。但是,你得替我和妹妹保密,不能告诉妈咪。而且,要帮我和妹妹找一个靠谱的助理。”

孟长欣一口水差点呛住。

“你,小祖宗,你确定?”

白小可点头,“我做的决定,从来不改变。”

孟长欣瞧着小包子这张帅的人神共愤的小俊脸,仿佛看到了一棵摇钱树在哗哗哗掉钱。

但是,这俩机灵鬼的鬼点子极多,她可不能轻易相信。

“小可,明知道你妈咪不想让你们出道,你们还要这样,为什么?”

白小可看了一眼白芷卧室的方向,小眉头微微一蹙,“孟奶奶不是说我是男人么,我要赚钱养妈咪和妹妹,不想看到妈咪这么辛苦。”

白小爱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挪着小短腿也跑了过来,“孟奶奶,我也要出道!我要赚钱!给妈咪买好吃的!”

孟长欣感动得红了眼,“好!我的摇钱树……哦不我的小宝贝,孟奶奶答应你们!”


第7章 再见故人

《天机》剧组。

白芷坐在等待试镜的演员队伍里。

突然,人群里传来一阵骚动。

“快看!影后叶心雅来了!”

“哇!好美啊,人一出名果然越来越有品位了!”

“她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也对女一有兴趣?”

“你傻啊!她这几年不都是被陆总捧红的么,这部剧本来就是陆氏投资的,让她来演女一也是情理之中啊!”

……

白芷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浑身一震,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

穿了一身小香套裙的叶心雅,众星捧月般走了过来。

比起五年前那个到处挖苦心思求角色的叶心雅,眼前的女人不管是穿着打扮,还是颜值气质,都提升了很多,大明星该有的气场都有了。

白芷垂眸,冷冷地勾了勾唇。

她早就做好了再见到叶心雅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看她这么风光,想必当年那个张导对她还不薄。

但是……这一切都是算计她得来的!

白芷攥了攥拳头,收回视线,将眸底的恨意敛去。

叶心雅在路过试镜演员队伍时,余光突然注意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女人虽然只穿着普通的私服,但她出众的气质让人不注意太难。

何况,她们本来就认识!

叶心雅诧异地走到白芷身边,“叶心白?”

白芷知道躲不过去,便笑着转眸看去,“你好,叶小姐。”

果然是叶心白!

几年不见,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叶心雅脸色一变,骤然捉住白芷的手腕,“好久不见,我们借一步说话。”

说完,不等白芷反应,直接把她拉到了旁边的柱子后面。

“叶心白!你怎么到这来了?想干什么!”叶心雅甩开白芷的手,开门见山地厉声质问。

白芷站直身子,笑着看向她,“怎么?你以为我来这里,是曝光你当年的那件丑事?”

“你!”叶心雅面色一白,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咬牙道,“我警告你!我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你也看到了,不想自找麻烦,最好把当年的事给我烂在肚子里!否则,我让你好看!”

白芷用力推开了她,冷笑,“叶心雅!纸是包不住火的!就算我不说,你以为就没人知道?呵!想让我保密,就拿出该有的态度来!威胁,在我这里没用了!”

“你!”叶心雅被白芷眸中的戾气震住。

这女人,几年不见而已,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还有,我不叫叶心白!我叫白芷!今天来这里,是试镜的。叶小姐,以后我们就是同行了,还请多多关照!”白芷冲叶心雅莞尔一笑,转身就要离开。

叶心雅正要追上去,余光看到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在众人的簇拥下向这边走了过来,她眸光一动,低头用力拽住自己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扯……

刺啦――

布料撕碎的声音传来,叶心雅恶毒地勾了勾唇,上前一把捉住了白芷的胳膊。

白芷刚转过身来,叶心雅脚下的高跟鞋突然一崴,跌坐了下去。

不等白芷反应过来,她委屈地唤道,“小白,你怎么这样啊!我好心关心你,你居然这样对我!”

那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白芷瞧着叶心雅脸上那暗藏的得意,瞬间明白了过来。

呵!这女人不愧是影后,随时随地都可以演起来。

“叶小姐,这是怎么了?”

很快,胡来围上来一群人,有人过来扶起了叶心雅。

叶心雅抽泣一声,满眸伤心地看向白芷,“没事!这位来试镜的演员,是我的一个旧友。我说要帮她跟导演打个招呼给她一个角色,她说不稀罕,还说我……还说我能混到今天这个样子,都是睡导演睡的!呜呜!说着,她还扯破了我的衣服!”

“这谁啊这!怎么这么嚣张?”众人开始打量白芷。

白芷瞧着叶心雅脸上挤出的眼泪,忍不住冷冷地勾了勾唇,“叶影后,试镜往那边走,这里可不是影棚,你不用演的这么卖力。”

“小白,我知道你嫉妒我,但也用不着给我泼脏水啊!”叶心雅哭的楚楚可怜。

白芷一脸平静,“呵!你当年为了拿到角色做了什么肮脏的事你心知肚明!”

“住口!”

突然,一道冷冽染怒的声音传来,人群被让出一条道来。


第8章 迷之自信

“陆少来了!”

众人循声看去,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目测近一米九的身高,不仅高大挺拔,更是长了一张惊为天人的俊脸。五官深邃,整个脸像是被刀刻出来的一般,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

特别是那双幽深的黑眸,像一汪深潭一般深不见底。

而此刻这双慑人的眸子,冷冷地盯着白芷,让人不敢直视。

陆爵风,陆氏集团当家总裁,整个江城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男神。

看到男人终于过来了,叶心雅连忙上前,攀住了陆爵风的胳膊,“陆少,呜呜……这个女人,她诬陷我,说我之所以这么红,都是睡来的。”

白芷在看到陆爵风那张脸时,已经僵在了原地。

这个男人是谁?

他……他怎么和儿子小可长得一模一样?

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特别是这双深邃的眼睛,幽深,清冷……根本出自同一款好不好!

白芷的心,瞬间凌乱不堪。

难道?

不!

不可能啊……当年那个男人,不是一个老男人么?

白芷脑袋里空白一片的时候,男人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小姐,请你向心雅道歉。”

“道歉?”

白芷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对上男人慑人的眸子,“这位先生,我凭什么向她道歉?”

“造谣传谣这个理由如果还不够的话,撕毁别人的衣服还不够?”陆爵风微眯着眸子看向白芷,语气冷漠,透了几分不耐。

这个女人,跑到这里来撒野,还干跟他顶嘴!

胆子还真是大!

“撕毁衣服?”

白芷看了一眼叶心雅胸前被撕开的那道口子,了然一笑,毫不畏惧地问陆爵风,“你哪只眼睛看到她的衣服是我撕的?我又是用哪只手撕的?你看到了吗?”

哇――

周围的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疯了吗?

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和陆少说话!简直是找死!

陆爵风瞧着女人一脸的不卑不亢,眸中染了一抹兴味,“这么说,你有证据证明这些事都不是你做的?”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人!

想用与众不同的表现引起注意?

白芷白了他一眼,“当然!”

陆爵风点头,“好!今天你要是拿出证据,证明你没有造谣,也没有撕心雅的衣服,这件事就算了。”

“算了?”白芷气不打一处来,“如果我能拿出证据,是不是代表她诬陷我?那样的话,是不是你们应该给我道歉?”

天呐!

众人再次惊呆!

这女人不仅不识抬举蜜汁自信,还得寸进尺啊!

都自身难保了,居然还妄想让陆少和叶影后向她道歉!

叶心雅看到白芷脸上的自信,心虚地抿了抿唇,“陆少,算了,这么多人呢!我们就不和她计较了,免得被人说我们欺负一个新人。”

“怎么?怕了?”白芷挑衅道。

叶心雅狠狠剜了一眼白芷,“你……”

她本来只是想表演一出苦肉计,让大家看到陆少当众是怎么关心她的……没想到,这个叶心白,居然这么不依不饶!

陆爵风抬手打断她,“好了!既然这位小姐这么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我给你机会!你说!”

既然想引起他的注意,那就给她机会!

他倒要看看,一个十八线以外的小演员,有什么本事在这里对他趾高气扬!

白芷上前一步,突然握住了叶心雅的手腕,“证据,就在这里。”


惨遭陷害,没想到却生出了一对人见人爱,高颜值高智商高情商的“三高”龙凤胎!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699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