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重生,她从末世东部第一指挥官,变成了一个懦弱无能的豪门小姐。

一次重生,她从末世东部第一指挥官,变成了一个懦弱无能的豪门小姐。

第1章 重生

城郊,一栋废旧的工厂内。

染着黄毛的小混混一把将眼前的少女推到地上:“臭娘们,老子上你是看的起你!还不乐意咋的!”

还没等她爬起来,另外两个小混混马上把她按住。

“放开我!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他不会放过你们的!”少女害怕地大声哭叫,漂亮的小脸满是泪痕,心碎的让人心疼。

“呵呵,姐姐难道以为,当你让家族蒙羞之后,爸爸还会帮你?”

就在这时,一名同样穿着学院制服的少女从旁边走了出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斜靠在一边。

“您怎么来了?”黄毛狗腿的立刻招呼。

“我当然要好好欣赏姐姐的样子了。”她边说,一边把手机拿了出来,看起来准备拍照,录视频。

“叶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愤愤出声。她知道这个妹妹讨厌她,但是不知道竟然讨厌她到了这种地步。

叶宁漂亮的小脸扬起一丝冷笑,眼里却满是怨毒,“谁让爷爷只疼你,都是一个爸的种,凭什么爷爷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你!我今天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叶安有多肮脏,多不堪!”

说完怒喝了一声催促,“还不快点!”

几个小混混立马得令开始朝叶安围去……

叶安一脸悲愤,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咬了其中一个人一口,挣脱出来。直接冲出他们的禁锢。

但她刚跑两步,就直接从工厂的水泥楼梯上滚了下去。

“啪!”

沉闷的坠落声在工厂内响起。

叶宁和所有的混混都慌忙跑下楼,只见少女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几个混混顿时吓着了,不敢上前。

叶宁也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单子上前探了一下她的鼻息,顿时手缩了回来。

“死了。”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心里都在打鼓。

“你们竟然弄出了人命!”叶宁狠狠的骂他们。

“我……”

“这我们也不知道啊……”几个混混也有些手足无措。

叶宁咬咬牙,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心情,“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找辆无牌车,把她扔到荒郊野外去。别让人发现。”

眼前这个少女看上去也不过十五六岁,但说出的话让他们莫名一阵害怕。

但现在既然弄出人命了,他们也只能照做了:“是,我们马上就去办。”

半夜。

一辆无牌照的面包车在一座山上停下,车上的人鬼鬼祟祟的从后备箱里抬出一个什么东西,扔在了一旁的林子里。左右观望,见没人,立马开车从小路离开。

-

“唔……”

林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阵剧痛,然后不止是脑袋,浑身上下都痛,好像遭受过什么虐待一样。

她睁开双眸,入眼的是一片黑暗,但那双清亮的瞳孔在黑夜里好像能发光般。

她轻轻动了一下。

“嘶……”这一动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小腿骨折,脑袋被重创,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这不是虐待,这怕是从楼上跳下来的吧?

等等……软组织挫伤……

她不是被下属背叛,注射药物死亡了吗?

第2章 新的身份,叶安

带着疑问,她躺在地上,在黑暗中打量起自己身上的每一处部位。虽然林子里很黑,但是她的眼睛适应的很快,再加从前的特训,让她跟在白天视物没什么区别。

“这……怎么回事……”她艰难的开口。

这下,连声音都让她愣了下来。

这不是她的身体,也不是她的声音。

忽然间,一堆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进脑海,让她乱如麻的脑子愈加混沌。

紧闭双眸强忍不适,直到半个小时后,那双清亮的瞳孔再次睁开。

脑子里刚刚涌进去的记忆和她自己的记忆融合在了一起。

原来,她的确是死了。身为末世全球东部总指挥的林,死了。

但是,她又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叫叶安的少女身上。

叶安,十六岁。星洛帝国军门世家叶家长女,母亲早亡,有一个同母的亲弟弟。后来父亲再娶,七个月后,那个女人生下了一个女儿,叶宁。

叶安其实还有个大名,叫叶卫国。这是她爷爷给她取的,爷爷很喜欢她,希望她能够像他一样保家卫国,成为一名铮铮铁骨的军人。但是爷爷在一年前突然疾病进了重症监护室,老将军一生枪林弹雨,到老旧伤新病一起发作,免不了好一阵折腾。

而在半年前,他就立下了遗嘱,一旦他去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由孙长女叶安继承,连叶安的父亲都直接跳过了。

但这一纸遗嘱,不但让叶安的父亲对她不满,更是让叶家人都对她不满。尤其是叶宁,对她简直恨到了骨子里。

找人想毁了叶安,杀人抛尸,一应俱全。

而这叶安,倒真的是从楼上摔下来给摔死的,心里不禁有些好笑。

她忽然有些期待,叶宁看见自己出现在她眼前的表情了。

叶安立刻从地上坐了起来,她既然重新活了一次,自然要好好保住这条命。她受的伤可不轻,要是再耽搁下去,不死也成残废。

她集中注意力盯着不远处的两根树枝,想试试自己的异能还在不在。但那两根树枝动都没动一下,不禁心中有些失望。

但现在看来,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动手吧,艰难的伸出手把树枝捡了过来。

她本来就是军人出身,处理伤口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捡了两根树枝把骨折的小腿固定住,其他的伤口经过一阵风吹也都结痂了,只有把身上的衣服撕烂简单的包扎一下,失血有点多,但是现在也没办法了。

就在她处理伤口的功夫,林子外的水泥车道上,偶尔一辆又一辆的车子呼啸而过。一阵阵的疾驰的马达声打破了这片的寂静。

山腰处。

漆黑的夜色下灯光通明,到处都是红色和蓝色的旗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昂贵的名车。两边站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搂着妞儿的公子哥儿,看上去都二十出头。

一看就知道,是一群纨绔子弟在这里飙车。

但是这里的车,要么是国A开头,要么是以军A开头,这可就不是普通的纨绔子弟了。

这时,一辆名贵的豪车缓缓行驶进车道。这是唯一一辆没有以国A和军A开头的一辆车,可却让每一个人都不敢小觑。

“是傅少的车!”有女人认了出来。

第3章 飙车太子党

“叫什么傅少,叫傅总。”身边的年轻男人教训。

那辆车一停下,立刻有人上前去恭敬的打开车门。

“傅总。”

车门打开,只见一条大长腿从车门内迈了出来。

男人身材修长,上身只简单的穿着一件白色衬衣,扣子拧开了两颗,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随意中带着一点玩世不恭的味道。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轻浮。

见到他出来,原本靠在爱车上的两个约莫二十出头的男人也走了过来。

“云深,你今天怎么来了?”走过来的年轻男人朗眉星目,身材高挑健硕,脚下步伐稳重有力,而他脚上穿着的是军靴。

他,是个军人。

“过来看看。”傅云深随口回答,靠在自己的车身上,点了根烟,吐出了一圈烟雾。他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心情突然有些莫名烦闷,想起今晚他们在这边飙车,就过来看看。

“既然来了,不然来一两把?”另外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年轻男人也走了过来,他的年纪看上去比傅云深小点,长得很是英俊漂亮,笑着说道:“傅少难得过来一次,总不至于不玩两把就走吧?”

这话里,带着一点挑衅的味道。

傅云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倒让开口挑衅的男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乔扬笑了起来,“陈煦,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云深一绝不碰外面的妞儿,二绝不在外面瞎混。咱们这的老规矩,输了的人,可是要在‘铜雀楼’包场一次的。”

周围的人看着他们二人上前搭话,也只是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年轻的公子哥儿们对身边新任的女伴介绍着那三个人,“那位,是傅总,傅云深,二十岁不到,云腾集团总裁!是上边那位人物的侄孙儿,京都贵圈第一太子爷。另外两位,是傅总的好友。一个叫乔扬,在军部任职。另外一位,叫陈煦,是政界大人物的儿子。”

介绍归介绍,他们可没傻到把他们的职位给暴露出来,不过是想跟身边的女伴儿炫耀一把罢了。

总而言之,这里的人,都很牛,十分地牛。

飙车的马达声一阵又一阵的响起,让这有些凉意的山上像是添了一把火,燥热了起来。

傅云深看着车道上一辆又一辆转眼就没影儿的车子,一向冷静淡定的他,今天竟然有些耐不住他们的挑衅。

把车钥匙在手上甩了一下,握在手里,瞧了面前的俩人一眼,嘴角微勾,“输的人,不但要在铜雀楼包场,还要脱光了衣服在这山上裸奔一圈。”

乔扬:“啊?”

陈煦:“What?”

周围听见了话的人都纷纷开始纷纷起哄。

“哈哈哈哈,乔老大该不会怂了吧?”

“我靠,傅少这算不算亲自上场手撕渣渣?”

“来来来,下注啊!”

傅云深直接进了车门,钥匙插进了方向盘,发动了引擎。

乔扬:“云深不带这样的啊!你要是敢多跑一米都算犯规!”边说,边上了自己的车子。

傅云深笑。

陈煦也连忙上了自己的爱车,开始发动引擎。

自然这一批的车道上也不止他们三人的车,想玩儿傅总赌局的人,那可不少。

“噔——”随着绿灯的声音一响,所有的车都像是箭一样的射了出去,转眼就消失在了前方的弯道上。

叶安拄着一根较粗的树枝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林子。

车子的光亮和马达的声音几乎是电石火花一样从她面前呼啸而过。

飙车?

这是她脑海里第一浮现的两个字。

正好,她愁没有办法下山。

她的耳朵听力很好,那些车子都应该经过改装,它们的速度明显和硬件有些不匹配。

咦……有一辆车,是没有经过改装的。

而且,那辆车已经离她越来越近了。

叶安计算着那辆车的距离和速度,忽然往前走了几步,停在了路中间……

第4章 碰瓷

傅云深虽然车技不错,但是比那帮经常飙车的纨绔子弟还是落后了一些。再加上他们早就对这座山的地形了解的滚瓜烂熟了,所以他在第一圈就被甩在了后面。

想到他刚才下的赌约,忽然有些后悔了,明天让路七来这山上替他裸奔吧。

就在这时,傅云深看到前方一百米处的拿到身影脸色骤变,手下按了好几次喇叭。可那道身影仍然是一动不动。

真是见了鬼了!

终于在最后只剩下二十米的距离,傅云深一个紧急刹车,差点把自己给甩飞出去,才停了下来。

一向沉稳的他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想爆粗口,他看着车子前方距离车身仅仅只有五十公分的人影。

女人?皱了皱眉,直接开门下车。

上下打量了叶安一眼,小腿夹着木棍,像是骨折了,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什么。那张脸上也脏兮兮的,倒是那双眼睛清澈透亮跟能反光似的。

“想死?”傅云深语气沉冷。

忽然出现在叶安面前的男人很高,起码比她高一个半头,白色的衬衣在黑夜中很是显眼。英俊的五官轮廓分明,眉眼深邃,正愠怒的盯着她。

叶安仔细搜索了一下身体里的记忆词库,好像这种情况,被称之为——

“碰瓷。”她一本正经的回答。

傅云深:“……”他还第一次见碰瓷碰的这么理所应当的!

见眼前的男人恨不得把自己给弄死的模样,又接了句,“你怕是对碰瓷有什么误解。”

傅云深眼神微冷,我看你才对碰瓷有什么误解!算了,就当是出门不利,他该庆幸她不是女鬼。

他从衣兜里扔出一叠钞票,转身就准备上车。

叶安从地上把那叠钞票捡了起来,淡淡道:“你在飙车?我可以帮你赢。”

傅云深的脚步顿了下来,看着站在逆光灯中目光坚定的少女,“你在开国际玩笑?”

叶安却看了眼不远处,声音带着和她年纪不符合的沉冷,“你们应该才跑完第一圈,他们的车子大多是时速310公里,这山上弯道很多,跑完一圈最快也要十分钟。加上这里耽误的五分钟,我可以让你在第三圈就追上他们。”

傅云深眉眼明显的动了一下,看叶安的眼神也发生了一点变化。

最后,叶安谈出了自己的条件,“我帮你赢,条件,送我下山,去医院。”又补充了句,“当然,钱我不会还你。”

傅云深:“……”他神色微凛,看了一下叶安,然后转身走向了副驾驶座,“上车。”

反正他也是输,倒想看看这个碰瓷的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叶安脸色沉静,拄着树枝走到驾驶位上坐了下来,关上车门。

她把树枝断,把粗的部分当做自己的一条腿,她左小腿骨折,踩不了刹车,只能用树枝代替。右手单手操作方向盘。她虽然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但是好在双手能用,一条腿暂时也还能用。

明明看上去根本不可行,可在她有条不紊的动作下,车子竟然发动了起来。

傅云深本来以为这个女人就是做戏,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把车发动了,眼神也微微变了变。

第5章 秋名山车神

叶安单手操作方向盘,目光直视着前方,那种眼神,坚定认真的根本不像是普通人。傅云深曾见过,他见过帝国最为优秀的狙击手,在定准猎物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

“抓稳。”叶安忽然开口。

傅云深皱了皱眉,但身体却下意识的抓紧了车子头顶的把手。

就在他刚抓稳,车子在弯道的地方一个漂亮的漂移直接滑了过去!

而傅云深的身子也差点都被甩了出去,他也不敢小看身边的这个奇怪碰瓷的女人了,稳稳的抓住上面的把手,眼神却是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的叶安,像是非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车技不错。”他佯装镇定,淡淡开口。

叶安单手不断的操纵着方向盘,随口诹了句,“以前给家里送过几年豆腐。”

“秋名山车神?”傅云深下意识的接了句。

叶安冷淡的看了傅云深一眼,却没有再搭话,只是专注着眼前。

而傅云深这时才看到,叶安的后脑勺,背后,身上,多处都是凝固的血。而现在,那些血又渗透了出来。

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充斥了整个车厢。

傅云深眼睛眼里划过划过一道冷光,“你……”

“放心,能撑到最后一圈。”叶安以为他在担心她会撑不下去。

傅云深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就在比赛进行到第三圈的时候,忽然,忽然,一辆银白色的车子以风雷之势追了上来,转眼就超过了大部分的车,很快就挤到了前列。

“不会吧!那是傅少的车!”

“怎么会这么快!”

“我刚没看错吧,那是什么漂移!没见过啊!”

在前面的乔扬和陈煦也都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后方追上来的银白色车子。

心里也都惊讶不已,“云深是去进行过什么秘密训练了吧?否则车技怎么会提升的这么快?!”

终于,比赛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最后一圈!

处在第一梯队的仍然是乔扬和陈煦的车子,而那辆银白色的车紧随其后。

傅云深目光定在叶安的身上,车厢内,此时已经满是血腥味。她的脸色和嘴唇都越来越白。如果他不是知道他们之间有着交易,知道她是一个人。恐怕都要以为自己的车子是一个女鬼在驾驶。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山上?又为什么会伤成这副样子?一连串的问题在傅云深的心中划过,可他一个字都没问,静默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就在他一个分心的功夫,车子陡然提升了速度,表盘已经转到了最大,指针几乎都快从表盘里撞了出来。

“抓稳。”叶安再次开口。

傅云深不敢托大,他知道,这个女人,好像什么都能做到。

叶安双眼微眯,油门加大了马力,方向盘猛然一阵转动。

忽然,只见那银白色的车子转眼窜出了几百米!

所有人都呼吸一滞,“傅少在做什么?”

当然此时对于乔扬他们来说则是,“该死!傅云深那个混蛋在做什么!”

这里是山道,用这么快的速度会车毁人亡的!不就是个裸奔嘛!这么拼命做什么!

第6章 赢了

只见那辆银白色的车往最前方乔扬和陈煦两辆车狭窄的中间冲了过去。

“靠靠靠!傅云深你想干嘛啊!”

“你要死也别拉上我们啊!”

俩人破口大骂,想把车子移开可是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傅云深把耳朵里的耳麦取了下来,扔到了一边。聒噪。

看着旁边淡定架势的少女,他竟然相信她?真是见了鬼。手却还是很诚实的抓住了两边的把手。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车子会撞上去的时候,只见那车忽然侧翻了过来,硬生生从那两辆车中间擦了过去。

对,是擦了过去!他们都看到一闪而过的火花了。

银白色的车擦过去之后便稳稳的落在了地上,由于惯性在地上颤抖的摆了摆,打了半个圆圈之后车尾一摆,滑过了山体的转弯处。

在大家才后知后觉的转过弯的时候,那辆车已经停在了终点了!

所有人都惊了,这是什么操作?

乔扬现在简直想骂人,看着停在终点的车,这真他妈操蛋的刺激!他还以为他们仨小命都得给交代了!

傅云深现在还有点没缓过神来,甚至有点想回味一下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赢了。”她的精神和力量也到临界点了。

傅云深刚把目光转向叶安,就听见一阵沓长的喇叭声。

叶安整个脑袋直接砸到了方向盘上晕了过去。

他立刻松开安全带,打开车门。

守在终点的人正要上去祝贺一下,却见到傅少竟然是从副驾驶位上走了出来。

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傅云深快步走到了驾驶位,从里抱出了一个几乎浑身是血的女人出来。

这……这神马情况?傅少飙个车难道还顺路杀了个人?

看着怀里的那张脏兮兮,却十分清秀的小脸,傅云深心里竟然第一次升起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

“少爷。”路七连忙走了过来。

“马上联系容月,让他立刻赶到紫园。”傅云深沉声吩咐。

“是。”路七疑惑的看了眼傅云深怀里的人,马上打电话联系人。

这个时候,后面的飙车大军也抵达了终点。

乔扬和陈煦也都纷纷下了车,直接朝着傅云深走了过来。

正想好好问问傅云深这简直国服级的操作到底怎么回事,却看到他手里竟然抱着一个还在滴着血穿得像是学院制服的女孩儿?

俩人还都没反应过来,傅云深已经抱着那个女孩儿进了车内,路七也坐上了驾驶位,油门一踩,车子就已经只剩下个车尾巴了。

“什么情况?”乔扬皱眉,直接拉过了一个人问怎么回事。

“乔老大,那个女人是傅少车里的,好像……好像车子到终点的时候,是那个女人坐在驾驶位上的。”那公子哥儿慑于乔扬的武力值连忙说道。

闻言俩人都是一惊,驾驶位?那车子刚刚是那个女人在操控?

陈煦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兜,唇线勾了勾,“把这山道上的监控调出来,我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

第7章 治疗

叶安的意识还没有完全苏醒,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水的味道。

得知自己是在被治疗,她才放下了心来。

还好,那个男人没有食言。

她的伤势,她很清楚,即便她重生了过来,一旦不快速接受治疗,身体很快就会废掉。

渐渐的,她的意识也开始缓缓苏醒了过来,但是这具身体目前的情况,她既无法睁开眼睛,也没有办法动弹。

除了她之外,房间里还有两个人的呼吸。不错,只要有呼吸,她就能知道周围到底有没有人,这是她曾经早就训练出来的一向本能。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将手放进水盆里,手上的血立马将整盆水都染成了血水。

拿一旁的帕子把手擦了干净,“我说,这女孩儿你从哪儿捡回来的?”

容月转头看向坐在一旁椅子上一副闲懒模样,眼睛却是盯着床上熟睡少女的傅云深。

“就这伤,早就该死了才对。竟然还会被你捡回来,还吊着一口气。”容月一边不可思议的说着,一边将手术工具都收进了自己的工具箱里。

“怎么伤的?”傅云深看着床上几乎浑身都裹满了绷带的少女,危险的眯起了双眸。

“我说是坠楼,你信吗?”容月自己也觉得好笑,温润斯文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这么严重的脑颅损伤,多发性骨折,全身上下多出软组织挫伤,而且脑出血量极大。除了坠楼,我还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我刚给她做了下检测,除了伤,她大脑的运作和所有的神经系统好像都没什么问题……”

容月摇了摇头,手里把玩着一那还没放进去的手术刀,“真想把她的脑子切开,研究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句话还没说完,就接到旁边的男人冰冷的目光。

容月立马把手术刀收了起来,“嘿嘿,开玩笑,开玩笑。”说完,容月立刻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就准备离开了。

刚走两步,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十分严肃且认真,“傅少爷,我可是特级军医。”特别强调了特级两个字。“麻烦你对我这个白衣天使尊重一点!”

傅云深上下打量了容月一眼,薄唇一弯,“白衣天使?”

容月对这四个字还是很受用的。

“快滚!”傅云深嫌弃出声。

“哦。”容月一副受挫的模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些小说里,都有一个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治好了没赏,治不好陪葬的炮灰医生了。

因为他就是啊!

傅云深看着床上刚缝合完伤口,浑身都几乎包裹着绷带的少女,深邃的眼睛半眯了起来。

坠楼?

坠楼的情况无非是分为两种,要么被害,要么自杀。

如果是自杀的话,她绝对不会在山道中出现,让他送她去医院接受治疗。

所以,答案自然是前者。

被害……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还是一个学生。又是怎么遭遇被害抛尸的呢……

至于那个学院制服,他记得……那个学院,是京都第一贵校紫微星学院。

而且,在那个时候,她还能那么冷静拦下他的车,甚至和他达成条件,并且完成了自己的诺言。那样的车技,就算是世界一流的赛车手都不见得有吧。

她,到底是谁?又到底遭遇了什么事?

傅云深近二十年来,第一次心中对一件事物的好奇心膨胀到了自己所无法掌控的地步。

叶安微弱的呼吸声在整个房间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但是为了让身体能够好的更快一些,所以她一直都没有醒来。

但是她知道,有一道目光,一直黏在她的身上。

那道目光和当时在车内,投在她身上的目光一样,犀利幽深,就像是黑夜里的鹰隼盯上猎物时的眼神。还有着一种审视和好奇。

第8章 扯平了?我没说过扯平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叶安终于睁开了眼睛,目之所及,是一个低调却又奢华至极的房间。

房间很大,整个房间都是一片简单的白。而她的手上,头上,腿上,要么被绑着,要么被吊着。上面还吊着一瓶水滴答滴答的滴着,顺着针管流进她的身体。

皱了皱眉,这里的医学也太落后了。在末世,像她这种情况,会直接打一针细胞再生的激素,便能让她在短时间内恢复到巅峰水准。

房间里这个时候没有人,她看着插在自己手臂上的针管,目光一凛。

忽然,那针管竟然神奇般的自己从她的血肉里拔了出来。

叶安心里狂喜,她的异能还在!

在治疗的这段时间内,她有感觉自己身体的机能恢复地极快。这不是这具身体应该有的,反而像是她以前的身体。所以才隐约觉得,也许她的异能根本就没有消失。估计是之前身体太过虚弱,所以没法使用。

找回了异能,叶安心里有了不少的安全感。

在这个身体的记忆里,似乎还没有接触到这个时空这个世界有关异能的存在。

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叶安不敢掉以轻心。

在这里治疗的时间已经有五天了,她必须回到叶家。否则,叶宁肯定会弄出她已经死亡或者消失的消息,到时候再回去就不免有些麻烦了。

她艰难的起身,将身上所插着的针管全都拔掉。

“看来,你真的很想死。”凉凉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处的地方响起。

叶安抬起头,只见一个高挑俊美的男人懒懒的倚在门口,正在注视着自己的举动。

“是你。”叶安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不过既然我帮你赢得了比赛。我们之间也就扯平了。”

傅云深皱了皱眉,明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老成的却像是个身经百战几十岁的人似的。

这个女孩儿的资料他早就已经查到了,仅凭她的制服很容易锁定她的身份。

京都第一贵校,紫微星学院,专属京都高干豪门子弟的学府。

而她的身份,前军部将军叶建国的孙女,现军部上校叶镇东的大女儿,叶安。

“扯平了?”他笑,“我可没说过扯平了。”

他走过来,高大的身影瞬间将叶安笼在了阴影之下。看到她扯下针管的地方,还在往外冒着小血珠,眼底微深。

叶安从容的看着傅云深,不卑不亢,声音有些冷沉,“既然在山道的地方,我就和你达成了条件。那么,无论条件是否平等,交易已经成立。如果你要从我这儿再获得什么,那么,恕不奉陪。”

她从来说一不二,更不会对敌人留下任何一线生机。如果这个男人非要纠缠不休,她也不会介意在这个时空杀第一个人。

傅云深眼神凛了起来,看着叶安半晌,虽然刚刚的杀意一闪而过,但他还是感觉到了。

忽然觉得有趣,“你想杀我?”声音凉的像是贴着肌肤的刀刃,危险之极。

一次重生,她从末世东部第一指挥官,变成了一个懦弱无能的豪门小姐。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