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想在宫中就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但是没想到偶然之间救了当今的皇上

她本想在宫中就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但是没想到偶然之间救了当今的皇上

第1章 救了皇上

冷月轩中,两道人影依稀印在窗户上面,里头传来对话声。

“小主,您这样是不行的,这样是会被冻着的了,还是奴婢去御膳房要点热水给小主暖暖吧。”一个婢女的充满担忧的声音响起。

“不,不,不要了,去了也不会给的。”云绾心虚弱的声音传来。

床榻上躺着一女子,脸色虚弱,浑身颤颤发抖着。

“可是小主”婢女锦心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云绾心挥手示意她下去了。

锦心担心的看了云绾心一眼,行了一礼,一步三回头的下去了。

在锦心下去之后,云绾心撑着自己的身子起来了,将自己身上薄薄的被子往前拢了拢,希望能够得到点热量。

云绾心望着自己眼前破落的摆设,两眼放空:“这样寒冷的日子自己已经过了多少个日夜了呢?好像在自己的记忆中从来没有感觉过温暖是什么了?云绾心神情恍惚,眼中闪过了一幕幕自己之前的生活。

以前在二皇子府后,她只是通房丫鬟,二皇子登基后自己更不受宠,什么东西都克扣,每个冬天好像都是这样熬过来的。”云绾心的泪浸湿了被子,浑身散发出绝望的气息。

突然,窗口传来一个响动,云绾心下意识的往窗口看去,只看见一个黑影。

云绾心害怕的想要躲起来,但是看见窗口的黑影半天没有动静,而且有一股血腥味一点一点的散发出来,云绾心仔细闻了闻确定是血腥味,小心翼翼的移动到窗口去也看清了黑影的真实面貌。

“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云绾心看着眼前的男子,虽然受伤了,但是一点不损伤他浑身冷酷的气势和尊贵的气度这样的男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点疑惑的问到。

苏凛夜看着眼前的女人,半天都没有想起来她是谁?今天他在练功的时候竟然没想到有人来刺杀他,要不是他反应快及时逃走自己的命就没了。想到这里,苏凛夜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只要你替我治伤,伤好之后我必有重谢。”苏凛夜波澜不惊,话语之间带着一种气势让人不自觉的俯首称臣。

“哦,不对啊,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啊?”云绾心下意识的想要遵从,但是突然反应过来他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照着我的话去做就好了。”苏凛夜感觉身上的疼痛感越来越明显了,语气也差了很多甚至带上了威胁的语气。

“哦哦,我去给你拿伤药。”云绾心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地上受伤的这个人,发现自己不忍心看着他就这样死在这里,认命的去拿药了。

去拿伤药的时候,发现伤药已经用完了,这才想起来上次自己被打板子的时候药已经用完了,看着空瓶子叹了一口气又把瓶子放了回去。

“我这里没有药了,我可能救不了你了。”云绾心支支吾吾的说道。

苏凛夜听了这话皱了皱眉,拿出一把刀递给云绾心。

云绾心被吓了一跳,连连倒退的好几部,眼神防备的看着苏凛夜,颤抖的问道:“你想要干什么?我我我……”

“用匕首把腐肉挖出来,这是药粉。”苏凛夜淡淡的说,完全没有把云绾心的惊恐看在眼里。

云绾心走过去颤抖的把匕首给接了过来,看着苏凛夜腿上的腐肉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记得下手要果断一点。”苏凛夜交代道,之后就闭上了眼睛等在云绾心的下一步动作。

看着苏凛夜这个样子,云绾心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没事的,自己这是在救人,救人一命可是胜造七级浮屠啊。”冷静了一会之后,云绾心睁开眼,,盯着腐肉,手上也动作起来了,倒酒在匕首上,迅速下刀,剜肉,撒药粉,做完了深呼吸一口气,将受伤的地方用帕子包了起来之后,一口气松掉倒在了地上。

“好了。”苏凛夜悠悠的睁开眼,看着眼前一直在观察自己的女子,问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云绾心愣了一会之后回答道:这里是冷月轩,我是住在这的云更衣。”说完之后云绾心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很低微今天还做出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要是被人知道的话就是死罪,越想越害怕,身子还颤抖了起来。

“云更衣?”苏凛夜回忆了一下什么时候自己有了这个嫔妃,想了许久才想起来,云更衣不就是自己在王府的时候的通房丫鬟嘛,自己登基之后自己随便封了一个位份,没想到自己封的是最末品的更衣。

“今天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说出来,还有能不能现在离开这里呢?我害怕”云绾心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害怕被人知道自己收留了野男人?害怕别人发现这个男人连累他被处死,云绾心现在的感情很复杂,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这是云绾心紧张的时候的习惯。

“你不用担心。”苏凛夜看着云绾心这个样子,好心的开口说道。

云绾心感激的看了苏凛夜一眼,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有事但是他能够好心安慰自己,自己也欣慰了很多,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是两更天了,疲倦的感觉也一点点涌上来了。

看了眼在地上的苏凛夜,轻轻地问到:”时间不早了,要不就赶紧休息吧,公子在宫中有休息的地方吗?”云绾心试探的问到,虽然她希望他能够消失但是他没有地方休息的话,她也不忍心赶他出去,收留几天应该没有问题的吧,应该是不会被人发现的吧。

苏凛夜陷入了沉思,这次他被刺杀对方肯定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要不然怎么敢在宫中明目张胆的行刺呢?内部可能也是出了内奸。想到这些,苏凛夜浑身的气势越来越嗜血,眼神中充满是嗜杀的光芒把云绾心吓的连连后退。

第2章 选秀

“你怎么了吗?”云绾心弱弱的问到,身子缩成一团了。

苏凛夜听到她恐惧的声音才反映过来自己是吓到她了,将笼罩在自己身上的阴寒之气给撤掉了,说道:“没事了,休息吧。”苏凛夜撑着身子起来想要去休息,今天已经折腾很久了,就算他体力再好现在也有点体力不支了。

听到他的话,云绾心在原地没有动,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床说道:“我这里可能没有什么休息的地方,只有一个床要不公子睡床我睡地吧。”说完之后,云绾心就想去整理床铺了。

这时,苏凛夜才注意到这里的环境,这里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妃子住的地方可能连一个奴婢住的地方都比不上,天气这么冷房间里面竟然连炭火都没有竟然还漏风,这样的地方是怎么住下去的。苏凛夜皱着眉头看着云绾心,发现这个女人的身子也过于单薄了,一阵风吹来难道不会被吹到吗?

云绾心去柜子里面还想要找到一床被褥但是发现自己唯一的被子已经用掉了,所以今天她就只能和衣休息一会了,幸亏她之间守夜守习惯了也没有什么了。云绾心叹了一口气,将自己脑子中不好的想法全部给摇去了。

“公子,请安置吧,虽然我这里的环境有点简陋,还请公子能够将就一晚吧,我先出去了。”云绾心行了一礼就往外面去了。

苏凛夜没有阻止就这样任由云绾心出去了,自己盯着那床发愣,这个已经不能称作为床了吧,中间已经断裂了用木头撑着才没有倒下去,这样的床怎么睡?苏凛夜眉头紧紧皱起,他身份尊贵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

愣了一会之后,他慢慢走过去然后上 床睡着,这床上有着那小女人的香味,不过这被子太单薄了,这个房间里面就跟冰窖一样,这个女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苏凛夜闭上眼睛都是刚才那个女人单薄的身子和身上的香味,钻进他的鼻子里面,他竟然起了反应,折腾了许久还是没有睡着,苏凛夜起身往外面去。

苏凛夜一出去就看见,云绾心这个小女人卷着身子倒在地上,靠着墙睡的很不踏实。

走过去,想把她抱起来,没想到怀中的女人却下意识的抗拒,下意识的收回手,眼睛还没有睁开,说道:“皇上,奴婢知错了,奴婢一定不会再睡着了。”说完之后,竟然自己挣脱他的怀抱,眼睛始终没有睁开,就像是下意识的动作。

苏凛夜一开始以为他的身份被识破了,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就明白了,云绾心以前肯定是经历过什么了,要不然怎么会有着这样的习惯而且听她的话自己以前好像折磨过她啊,可是自己没有印象呢。苏凛夜之前对云绾心就是一个透明人又怎么会放在心上呢?

用力一抱直接将云绾心给抱了进去,放在床上,苏凛夜闻着她身上的香味,疲惫的身子一放松就睡着了,唇边带着一抹微笑,至于男女授受不亲,苏凛夜完全没有放在心上,难道自己的女人还不能睡了吗?

云绾心一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睡在床上

“我怎么在这里?我昨天不是在外面吗?还有那位公子呢?”云绾心到处搜寻苏凛夜的身影,但是却没有找到,心里不来由得有点伤心,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了,毕竟这些都是她不能肖像的事情,她要做好的就是在宫中守好本分的,这样才能活的更久。

“锦心,洗漱。”云绾心对外面一喊,今天是选秀的日子所以得妃嫔都需要到场,她这个末九品更衣自然也需要去了还要早早的去。

“是,小主。”锦心已经准备好东西等在外面了,只等着云绾心叫了。

“小主,今天皇上选秀,小主要不要穿的鲜艳一点呢?这件衣服是不是太素了呢?”锦心看着云绾心手上的那一件素格子的衣服,小主还是如花的年纪怎么就穿这样衣服。

云绾心摇摇头,默默地说道:“不用了,就算穿的鲜艳有什么用,被人看见了以为我是去争宠的,这些新的小主进宫之后,位分肯定高于我,我要是得罪了她们以后在宫中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锦心听了眼泪就簌簌的流了来,她的小主都这个样子可是后宫中的人都不放过她,她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啊,锦心不由得为云绾心委屈。

云绾心看见锦心哭了,上前把锦心的眼泪擦干,安慰道:“我没事,这样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可是辛苦你了,跟着我这个没用的小主过苦日子,我要是有机会一定把你安排一个好去处。”云绾心愧疚的说道,眼角也有眼泪溢出。

“小主,你不要怎么说,小主对奴婢很好,奴婢是不会离开你的。”锦心赶紧表明衷心,虽然跟着云小主日子过得不是很好但是让她感觉到了她还是一个人,她的命并不是一条贱命。

“我们相依为命,一辈子也不分开,现在还是赶紧洗漱吧,要是误了时间就不好了。”云绾心一把揽过锦心抱了几秒,后松开打起精神的说到。

“是,小主。”

锦心动手给云绾心梳妆,锦心的手很巧一下子就梳好妆了。

云绾心到的时候,只有几个嫔妃到了,云绾心看见她们赶紧走过去见礼。

“婢妾给各位姐姐请安。”云绾心低头行了一礼,姿态极为的恭顺。

等了一会才悠悠的听见一声:“起来吧。”

“谢各位姐姐。”对于久久不叫起云绾心不敢有任何的怨言,行礼之后,云绾心就识趣走到最隐蔽的地方独自一人站在那里。

没有过多久,皇上和黎贵妃就到了,今天是选秀的最后一轮-殿试。

第3章 吃不上饭

皇上和贵妃一出现,所有的人都跪下请安道:“婢妾,臣妾等给皇上请安,给贵妃娘娘请安,皇上万福金安,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苏凛夜带着黎贵妃走到的上位,扫视一眼下面,开口说道:“起来吧,赐座。”

“谢皇上。”众妃嫔纷纷落座。

皇上到了,选秀自然就开始了,从上位上下来一个人走到宫门中央,对着所有候在宫门外的秀女们说道:“请各位小主排好队,跟在奴才的身后,选秀开始了,行走的时候千万不可东张西望,左顾右盼的。”

话音一落,原本散乱站立的秀女很快的安静的站好了队跟在小李子的后面,很快秀女们就被领到了皇上的面前。

太监们一个个的唱名,秀女们上前向着上面的夜帝福了福身子之后就开始依次自报家门:“臣女安亭雅,家父乃从三品光禄寺卿,臣女林筱蕾,家父乃是从一品礼部尚书,臣女叶婧琪,家父乃正一品左丞相。”

“起来吧。”上位传来夜帝的声音。

一直在旁边发愣的云绾心突然仿佛如梦初醒一样,这个声音为什么那么熟悉?好像就是昨天她救的那位公子的声音?可是皇上怎么可能是他呢?

在云绾心的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想法,她想要看看皇帝陛下长什么样子,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她之前伺候皇上那么久也从来没有敢抬头看皇上一眼,现在却不知道哪来的怎么大的勇气。

云绾心从自己的那个小角落里面微微出来一点,然后抬起头想要看皇上一眼但是没有想到一抬起头就和皇上的眼神对上了,赶紧低下头退了回去,整个胸膛不停的起伏,不难看出刚刚给云绾心的惊讶有多大。

苏凛夜本来也没有想要去看云绾心,但是以他那变 态的精神力在云绾心看他的第一秒就发现了所以就下意识的看了过来,这一眼看的让他很满意,他看见小女人脸都变得羞红了,怎么能够那么害羞呢?都侍过寝了,苏凛夜想到这些脸色也好了不少,嘴角还带着点笑容。

坐在苏凛夜旁边雍容华贵的黎贵妃可是要咬碎一嘴银牙了,虽然脸上的笑容不减但是心里不定怎么想的呢?刚才皇上眼神不知道落在那个小狐狸精上了,还没有进宫就开始使那狐媚之术了,这要是进宫之后该怎么办啊?黎贵妃心中尽是恨意。

苏凛夜待了一会就离开了,这样的地方本来就不想来,来这里就是为了向暗处刺杀他的人说明一下他一点事情都没有,要不然就这样的选秀他怎么可能会来呢?

“朕还有一些折子需要处理一下,剩下的选秀就让贵妃代劳了。”苏凛夜走过去摸了摸黎贵妃的肩,尽是温柔。

黎贵妃也显得非常的受用,温柔一笑,说道:“皇上放心吧,这里有臣妾不会出事的,臣妾一定为皇上选些知心可人啊。”黎贵妃表面那么说着但是心里恨不得把面前的这些秀女全部都撂牌子了,可是她不能,她是贵妃她要宽容大度。

“有贵妃在,朕一向放心。”苏凛夜一副很信任黎贵妃的样子,说完就走了。

“婢妾,臣妾等恭送皇上。”

皇上走了,整个气氛就轻松多了,贵妃选了大概一半的秀女进宫之后,整个选秀就结束了,云绾心也就能够回宫用膳了今天来的时间比较早,她早膳都没有用就去了,现在肚里早就是饿肠辘辘了。

“小主,奴婢马上就去拿午膳。”锦心一回到冷月轩就赶紧去御膳房拿午膳了,不知道这个时候去还能不能拿到午膳,要是拿不到小主就要饿肚子了。

想到这些,锦心就加快了步子,平常她要提早很长一段时间去拿午膳,御膳房才会勉强给点吃食,现在去估计很困难了,不,就算困难她也不能让小主饿着肚子,走着,走着就到御膳房里。

“孙姑姑,我来拿我们小主的午膳,不知道今天的午膳是什么呢?”锦心上前准备去拿膳,但是孙姑姑却是当着她的面直接把饭给倒了。

“吃什么吃,一个不得宠的更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还不如找个绳子吊死算了,不对,是连绳子都没有不如饿死算了。”说完之后整个御膳房哄堂大笑像看垃圾的眼神看着锦心。

锦心气的拳头都紧紧握紧了想要一拳打上去,但却忍住了,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说道:“孙姑姑,我家小主虽然位分地位,但好歹也是皇上的嫔妃,皇上要是知道小主被饿死了想必也是责罚御膳房的话。”锦心这话里已经带着一点威胁了。

孙姑姑听到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笑道:“你以为皇上会把这小小的更衣放在心上吗?她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了,自然也不能对我们怎么样了。”说完之后就当没有看见锦心一样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锦心在原地急的不行,但暂时想不出什么方法,想要用银子买但是却发现月银早就用完了,难道今天就让小主饿着嘛?

锦心看着案板上面的东西想要偷点东西给小主回去,她四处看看发现所有人都没有在看她,一点一点的接近,很快的拿了一个烤鸡回去,然后就想要走了但是没有想到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没想到云更衣不得宠,身边的奴才更是不懂事竟然偷东西,你说我要是把这件事情告诉内务府的话,你说你会不会被打死呢?”孙姑姑幸灾乐祸的靠近锦心说道,一把把她手中的烤鸡给抢了过来。

锦心发了疯的站了起来,一把揪着孙姑姑的头发,说道:“要不是你们不给我吃食,我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嘛,你们这群的奴婢竟然敢克扣主子们的吃食你就不怕皇上知道吗?”

“随便你怎么说,来人,把她给扔出去以后只要她来都不允许进来也不许我给她任何吃食。”孙姑姑直接命令,锦心就这样被扔了出去。

“阿,啊啊啊啊好痛啊”锦心被扔在地上,手上全部都蹭开了皮,将自己身体蜷起,眼泪就这样流下来,在这样的后宫中就算是有莫大的委屈也不能说只能往自己的心里吞下去,自己的小主已经这样隐忍了还要怎么样啊

第4章 罚跪

在原地待了一会,锦心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冷月轩中。锦心将自己的泪痕擦干,尽量用轻松的语气的说道:“小主,奴婢回来了。”

“回来了,拿饭回来了吗?”云绾心转过身向锦心看去,但是看见锦心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回来。

“怎么了?”疑惑的问到,她看见锦心身上好几个地方都破皮了,怎么感觉是被人打过的样子啊。

“你怎么受伤了,去拿饭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快过来我给你擦擦。”云绾心一把拉过锦心,去拿药酒给锦心擦药。

看到这个样子,锦心的眼泪早就忍不住流下来了,抽噎的说道:“回小主,奴婢刚刚去拿吃食但是御膳房的人说,小主不得宠也没有必要吃饭了就应该活活饿死,奴婢看不过眼就和她们争吵了几句,她们就把奴婢给扔出来了,所以就受伤了。”锦心哭着说道。

听完之后,云绾心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她们说的实话。

“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跟她们争吵了,她们说的也是实话,你家小主是不得宠也早就应该死去了。”云绾心低下头将自己的神情给掩盖起来。

“可是,小主也不能不吃饭吧,您现在一定很饿吧,可是奴婢不知道怎么去拿到点吃食。”锦心担忧的看着云绾心,小主的脸色很苍白整个人弱不禁风的。

“没事,总归有办法的。”云绾心安慰的摸了摸锦心的头。

话说,苏凛夜回宫之后却没有去处理政务而是让小李子去把云绾心的档案给调出来。

“皇上,云更衣的档案奴才已经调出来了。”小李子拿着一份档案递给了苏凛夜。

苏凛夜把档案给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整个档案显得非常的简单只有寥寥几句,越往下去看去就越触目惊心,苏凛夜的眉头也是越皱越深了,这个女人之前还经历过什么啊?

“小李子,云更衣她的生活如何?”想起他之前看到的。

身为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自然能够感觉到皇上的反应,自然对于皇上的话也要揣度几句,想要之前皇上的命令,对于这个问题也大致知道怎么回答了。

“回皇上,云更衣不得宠,所以下面的人就就会克扣份例”小李子小心翼翼的回答。

过了很久,苏凛夜才有了反应,拿起桌上那秀女的名单,这是贵妃刚刚递给他的,让他定位分。

看着名单上面一个一个的人,苏凛夜提笔写下位分,然后就让小李子就去传

“小李子,去传圣旨。”

“是,皇上”小李子接过圣旨去传旨了。

圣旨一出,整个朝野都震惊了,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啊?这届秀女的位分竟然定的如此的低,最高的就是正一品丞相之女叶婧琪封了一个从七品的嫔位,其他都是一些贵人,常在,更衣等,简直就是史上最低的,引起很多大臣的不满但是也都不敢说什么。

圣旨下发之后,所有的秀女都进宫了,按照宫规规定,新进宫的妃嫔要给皇后娘娘请安但是苏凛夜还没有立皇后,妃嫔就要和贵妃娘娘请安。

云绾心也要去请安,所以早起就打算去贵妃的宫中,去的时候碰到了很多新入宫的妃嫔。

云绾心今天穿了一件素雅的衣服出门,只见一阵香风袭来,身穿橘红的一位妃嫔神色淡淡的越过她走过去,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锦心和云绾心大张嘴巴,掩盖不住自己的惊讶。

“这是哪位嫔妃?胆子竟然那么大?橘红色虽然不是红色但也是不能穿的吧。”

锦心木纳的点点头:“小主,您说的没错,这位小主的脑子可能不太好。”

锦心说完这话之后,云绾心赶紧看了她一眼,含警告的说道:“不要随便说,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是,小主。”锦心也赶紧跟上她,但是没有想到却被人给叫住了。

“站住。”

云绾心和锦心转过头去,看见刚刚那个穿橘红色衣服的妃嫔正气愤地看着她们,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两人顿时觉得完蛋了。

“你们刚刚说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这位小主想必是听错了吧。”锦心赶紧上前解释,希望能够不要给自家小主惹来麻烦。

“我让你说话了吗?你主子还没有说话你一条狗在这里叫什么?”叶嫔直接一把掌甩了过去把锦心的脸打出了一个巴掌印子。

云绾心上前想要阻止但是也被推到在地,站在的叶嫔居高临下的看着云绾心说道:“你一个小小的更衣也在背后说我的闲话。你就不怕本嫔治你一个不敬之罪吗?”

“是婢妾的错,还请叶嫔娘娘大人有大量能够饶恕婢妾。”云绾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哼”叶嫔完全没有把云绾心放在眼里,蔑视的看了一眼云绾心,高傲的说道:“云更衣以上犯下,目无尊卑,就在这里跪上个两个时辰吧,贵妃娘娘那边本嫔会跟贵妃娘娘解释清楚的。”说完之后,带着奴婢就走了。

云绾心就在太阳底下跪着,一边的锦心愧疚的看着她,哭着说道:“小主对不起,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应该多嘴的,要不是奴婢,小主也不会被罚跪的。”“呜呜呜呜”都是奴婢的错。

云绾心在阳光底下晒得有点晕了,看着锦心愧疚的样子,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安慰道;“没事,你也只是说实话,只不过你家小主没用要是今天我的位分比她高,我就能够训斥她以上犯下,目无尊卑,只不过今天反过来了而已”话还没有说话,云绾心就晕倒了。

“小主,小主,你没事吧,你快醒醒,快来人啊,小主晕倒了。”锦心抱着云绾心的身子,大喊但是所有人就当没有看见一样,就这样孤立无援在原地跪了两个时辰之后,锦心抱着云绾心回到了冷月轩,还没有进冷月轩的门,贵妃娘娘身边的夏姑姑已经在门口不耐烦的等着了。

第5章 抄宫规

锦心抱着云绾心放下,对着夏姑姑行了一礼说道:“不知道,夏姑姑来有什么事吗?”笑的一脸讨好,她有直觉这两位姑姑的绝对是来者不善。

“娘娘让我来传旨,云更衣今天没有去请安,违反了宫规并且以上犯下,目无尊卑,罚抄宫规一百遍限三天之内抄完给娘娘要不然小心娘娘对你不客气,还有最近云更衣就不要出去了待在这里好好反省吧。”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锦心一把扑了过去,哭着说道:“姑姑,我家小主生病根本不能在那么短时间内抄完宫规啊,能不能请姑姑饶了我家小主啊。”

夏姑姑直接甩开了锦心,看了一眼云绾心,语气淡淡的说:“这就是你的事情,不过娘娘的手段你们可是知道的。”

锦心失神的站在原地,看了眼怀中的云绾心,咬咬牙拿了一壶冷水直接浇在云绾心的头上。

云绾心这才悠悠的转醒,睁开眼就看见哭成泪人的锦心,疑惑的问道:“锦心,你怎么了?”

带着哭腔的锦心回答道:“小主,你刚刚中暑了,贵妃娘娘身边的夏姑姑来了说让小主三天内抄宫规一百遍。”

“抄宫规?为什……”还没有说完,云绾心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撑起自己虚弱的身子往书房走去,默默的拿起毛笔开始抄宫规。

原地的锦心双眼通红的看着云绾心远去的背影,尽力控制住自己不发出声音,但是颤抖的双拳已经显示了她的心疼。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的阳光照进来,云绾心才放下毛笔转了转手腕,唤来锦心。

“锦心把这些收好,我去小憇。”将手上的纸交给锦心,打了个哈欠,进去小憇了。

锦心接过薄薄的一张纸,宫规很长就算抄了一晚上也只是寥寥几十遍而已,抄一百遍就算是日夜不睡也做不到啊。

云绾心这边被禁足,外面的风波可大了,入宫秀女去给贵妃娘娘请安的时可是一场大戏啊。

烟玉宫中

“臣妾,婢妾等给贵妃娘娘请安。”数十个娇滴滴的美女盈盈下拜,看的上位的黎贵妃恨的牙痒痒但脸上笑容一丝没有改变反而笑的更加温柔。

“都起来吧,各位妹妹真是年轻让本宫都觉得本宫老了。”黎贵妃抚上自己的脸,上面似乎都已经有皱纹了。

叶嫔望着黎贵妃,讨好的笑了笑道:“哪有,娘娘那么年轻,浑身的气度那是婢妾等能够比拟的。”

叶嫔记得自己进宫的时候,父母对自己的叮嘱,现在宫中黎贵妃独得盛宠,家世也是顶级只要自己攀上黎贵妃这颗大树自己在后宫中还怕没有好日子过吗?果然,黎贵妃听到这句话唇间的笑意更甚,笑道:“叶嫔妹妹真是会说话,本宫听了甚是开心,夏姑姑把我那柄玉如意赏给叶嫔吧。”

“是,娘娘。”

叶嫔接过玉如意,谢恩,脸上的笑意加深,双手有点颤抖。

“本宫也给其他妹妹准备了礼物,夏姑姑把礼物赏给各位妹妹吧。”

“谢贵妃娘娘赏赐。”

在上位的黎贵妃看着下首的美人,眼中一抹阴狠闪过:“本宫是不会让你们这些小贱人生下孩子的。”“各位今天也累了,都先回去休息吧。”“是,娘娘。”

所有人退下以后,黎贵妃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脸变得扭曲,看的身边伺候的夏姑姑颤抖不已,小心翼翼的上前劝道:“娘娘,这些小贱人都没有娘娘雍容华贵,况且我们不还是有那个嘛,就算得宠了也终究是生不下孩子的,能够生下皇上的只有娘娘您。”

等到这句话,黎贵妃的表情也微微舒缓,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道:“夏姑姑,去给本宫的药端来,本宫一定要尽快生下皇上的孩子,本宫要告诉六宫本宫才是皇上最宠爱的。”

“是,娘娘。”夏姑姑赶紧下去端碗了。

后宫请安的事情自然也是传到皇上那里去了。

“你说贵妃把那些掺了药的东西赏给了新入宫的妃嫔。”苏凛夜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扣在桌上给人很大的压力。“是,是的,皇上。”小李子将自己的头低的很低,希望皇上的怒气能够下去一点,要不然他的屁股啊可是要遭殃了啊。

苏凛夜静静的批阅奏折不发一言。

“孩子,他并不讨厌,只是他不希望让这些他不喜欢的女人生下来,所以贵妃的行为虽然不好但他也没有阻止,只是他还是很不喜欢。”

从小跟在皇上身边的小李子,知道皇上是把贵妃娘娘记上了,只是现在隐而不发而已,但是以后他对贵妃娘娘的热络可以稍微缓缓了。在烟玉宫中还做着为皇上生下孩子的黎贵妃,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皇上给记上了。

在小李子退下去之后,苏凛夜的心怎么也静不下来,放下奏折从密道走了出去。

云绾心小憩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便醒来了是被饿醒了。

“锦心,锦心。”拉开帘子左右寻着锦心的身影。

“哎,奴婢在这里。”锦心大声回应道,云绾心寻着来源走了过去。

走过去一看,在房子的后面竟然还有一块地种了一些蔬菜,锦心就在拔蔬菜。

“小主,你醒来了,您等等奴婢马上就把饭给烧好了。”

“嗯,快点啊,别太累了。”

云绾心仔细叮嘱了几声,撑着自己的身子回去了,她还有宫规没有抄完,不能耽误时间。

“是,小主”锦心回应一声之后又继续干活了。

这一切都被藏在暗处的苏凛夜看到了,他本来想要随便转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这里,便看见了这些。

当时他受伤住在这里并没有好好看,只知道屋内的摆设很破烂,现在看来她不仅是住的地方破烂,甚至连饭都吃不饱。

一阵愤怒从心中升起,内务府那起子势利小人,就算再不得宠也是他的女人,竟然让他的女人过的连奴婢都不如,传出去他的面子往那里搁啊。

第6章 请安

想着吩咐小李子一声,低声吼道:“小李子”

半天没有反应,这才想到小李子没有跟着自己出来,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犯傻,看了一眼云绾心,甩袖离开了。

从暗道回来之后,就把小李子给叫了进来。

“小李子。”

小李子赶紧躬身进来,弯腰道:“奴才在。”

“去告诉内务府这群人,不许克扣嫔妃的份例,要是让朕在看见就让他们把脑袋准备着吧。”严肃的语气让小李子恐惧,止不住的开始想又是谁惹到皇上了。

“是,皇上。”

“下去吧,别在这里碍眼。”想起刚刚自己的举动,看着小李子就烦心,挥挥手让小李子出去了。

这下小李子更是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做了什么事让皇上不高兴了吗?想不明白啊,真想不明白。安亭阁中,锦心将煮好的饭给端了上来,虽然锦心已经努力准备了但也不过是两菜一汤而已。

“小主,来吃饭吧。”

“好”云绾心放下手中的毛笔。

主仆两人在椅子上就坐,拿起手中没盛多少饭的碗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桌上的菜中没有一丝油水,极其难以下咽就算放在贫苦人家中都不见得有人愿意,没想到竟然会在宫中看到。

没有吃几口,碗中的饭就没有了,别说填饱肚子可能连个半饱都没有,云绾心放下自己的碗,沉思了一会,对着锦心说道:“锦心,我们这还有多余的银钱吗?”

“小主,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银钱的,内务府已经近三个月没有发银钱,之前存下的都被拿去打点御膳房了。”“没有银钱,这可怎么办啊。”云绾心眉头紧皱发起愁来,像她这种不受宠,手上有点银钱打点一下下人,也许日子过的还能好上几分。

“这样吧,锦心,你把我梳妆匣里那个玉镯拿出去卖了,再托人带点宫外的绸缎进来,接点绣活干,应该能挣点银钱。”思考半响,想出了这个办法。

但锦心却不是很赞同,说道:“小主,那玉镯是您唯一从府中带出来的东西,是老爷给您的唯一物件,你怎么能够卖了?”

云绾心听闻摇摇头:“卖了吧,反正这玉镯虽对我而言价值连城,但对姐姐来说只是一件破烂,爹爹也只不过是随手给了我,没有什么好值得念想的。”语气中带着无限的悲凉,她在爹爹的眼中只是一个棋子,为姐姐争宠的棋子,姐姐才是爹爹的心尖宠,要不然在府中那么多年,她怎么会过的如此艰难呢?

“小姐,你……”锦心在府中的时候就开始伺候云绾心,自然也知道小主以前过的日子,也明白老爷对小主的态度。

“好了,不说这些了,既然入宫了,那些事就跟我无关了。”云绾心将自己的眼泪收回,将自己的委屈压在心底,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忍得住不去恨,不去想。

“是,小主。”

云绾心在吃完饭以后又开始抄写宫规了,这已经第三天了,她得赶紧点。

夜晚,安亭阁中有一盏微弱的灯光亮着,云绾心的手已经肿了,速度也十分的缓慢,脸上的疲倦怎么也掩不住了。

“小主,您赶紧去休息一会吧,您看您的手都肿成这样了。”锦心心疼看着云绾心,小主从那天起便日夜不停的抄宫规,但宫规繁多,哪是三天就可以抄完的,现在小主还余下5遍宫规没抄,但是现已经是寅时了,卯时就得给贵妃娘娘请安去了。

“我没事,咳咳咳,很快……很快就可以抄完了。”云绾心不停的咳嗽,似乎要将肺给咳出来了一样,拿起帕子搽了搽嘴角,一抹鲜血在帕子上面。

“小主,您咳血了,这该怎么办是好啊?”锦心着急的不得了,小主这身子已经坏到这个地步了吗?

云绾心将帕子收了起来,对着锦心摇摇头宽慰道:“我没事,过几天就会好的,你放下吧,没事的。”

说完便继续低头抄写了,并尽力压住自己的咳嗽,怕被人听到说闲话,她身份低微,在宫中不能犯一点错,要不然就是万劫不复了。

差不多到卯时,终于将一百遍宫规给抄完了,没来得及休息,赶紧让锦心梳洗便往贵妃娘娘处去了。

一路上脚步匆匆,但到了时候还是迟了点,所有的妃嫔都已经到了,就缺她一个了,看到这,云绾心知道今天她可能还有一场大劫要受。

整理好自己的思绪,让自己尽量看上去更加卑微一点,走上前跪下请安道:“婢妾,给贵妃娘娘请安,给各位姐姐们请安。”

“哎呦,我们的云更衣来的可真早啊”

“是啊,是啊,可让姐姐们好生等待那。”一句又一句讽刺的话说了出来。

云绾心看了眼贵妃娘娘的神色,踌躇解释道:“贵妃娘娘,婢妾不是故意来迟,实在是婢妾身体不适才起晚了一点,望娘娘恕罪。”

上位的贵妃就当做没有听到一样,手上拿着玉如意把玩。

云绾心本就病重,行礼有些勉强,贵妃又久久不叫起,竟一下子倒在地上。

贵妃看见云绾心这幅样子心中的火就上来了,出口的话更是不留情面了道:“本宫听闻云家的规矩是顶好的,本宫以前也是那么认为的,毕竟云嫔妹妹的规矩也是无可挑剔的,但放在云更衣身上这话倒是有点不对的,都是一家教出来怎么就差别那么大呢?”

“可不是嘛,云嫔妹妹你说呢?”

妃嫔的视线往云芙儿身上看出,此时的她一脸恨意的看着云绾心。

“这个小贱人,进宫是让她帮忙争宠的,不是让她来下她面子的,竟然让我陷入如此地步,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牺牲你,反正你也只不过是贱婢生的女儿而已。”

做好心理准备以后,云嫔挤出几滴眼泪,捂胸一脸心痛的样子,对着贵妃说道:“贵妃娘娘有所不知,婢妾这妹妹虽然也姓云,但只不过是婢妾娘亲的一个丫鬟所生的,所以规矩什么的都没有学好,婢妾向娘娘保证一定会好好教导云更衣礼仪规矩的。”

第7章 克扣的份例

“这事倒是稀奇了,原来这云更衣是贱婢所生啊,怪不得规矩什么的都比不上姐姐啊。”叶嫔出口说道,言语间尽是对云绾心的不屑。

云嫔对着叶嫔微微一笑。

“对了,云更衣不知道贵妃娘娘罚你抄写一百遍宫规都有写好。”叶嫔继续发难。

云绾心艰难的撑起自己的身子,维持跪姿,吩咐道:“锦心,把抄写的宫规的给贵妃娘娘”

“是”锦心拿起纸递给了贵妃的婢女。

谁知,贵妃一眼都没看,说道:“字迹潦草,重新抄写,还有这些的国宴云更衣就不必去了,待着好好反省吧。”

“贵妃娘娘,婢妾……我”云绾心还没有说话,贵妃便摆摆手,一副不想听的样子,所有的妃嫔自然也都识趣的退下了,没人看一眼脸色苍白的云绾心。

楞在原地半响,才被夏姑姑的声音弄醒:“云更衣,这是贵妃娘娘的地方,请您尽快离开,不要赖在这里,要不然奴婢可要赶你出去了。”

云绾心回过神,行了个万福,道了声歉便退下了。

走出门口,云绾心看见云嫔身边的大宫女沫儿在等着,见她们出来赶紧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才出来,害我等了那么久。”态度极其不端正,手指还指着头。

云绾心不敢说什么,赶紧问道:“沫儿,姐姐有什么事吩咐吗?”

沫儿看了她一眼,不屑道“当然有了,我家小主说了以后待在宫里不要出来了,也不要告诉其他人你和她的关系,她以后就没有你这个妹妹了,让你好自为之了。”说完就扭头就走了,她沫儿好歹也是一等大宫女,竟然让她干传话这种事情,真是她掉份了。

云绾心听完这一番话,不知道应该有什么感觉,失望,伤心?这些她都没有,她已经麻木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她不是失望她就是有一点绝望而已吧。

“小主,你没事吧。”锦心轻轻的唤回云绾心的神智。

声音慢慢的传过来,风吹过来,一阵凉意袭来,云绾心回了神,恍惚回来,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我没事,回去吧,天太冷了。”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现在早已经是冬天了,她身上的衣服很单薄根本连一点御寒的作用都没有。

在暗处的苏凛夜就这样看着主仆两人单薄的背影离去,心中竟有点心疼,一向冷心冷清的他,既然觉得那个女人太傻,要是他爱的女人就应该得到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那能够让她受一点点的苦呢?

他爱的女人,苏凛夜反过头想了想,自己应该对云绾心动了不一样的感情了,要不然自己为什么会为她做那么多?也许那不一定是爱,但她一定是特别的。

既然特别的,那他是不是也要开始做些什么呢?望着背景,一道暗芒闪过。

主仆两人回到了冷月轩,轩中也非常的冷,房屋有很多破洞,就算是纸糊上了风还是刮的进来,加上又没有炭,整个房间跟冰窟差不多了。

“小主,好冷啊。”锦心和云绾心的双手都已经通红了,肿了,两人抱在一起希望能够有点热量,但还是微乎其微。

“是啊,好冷。”

突然,门外有一阵响动发出,主仆两人诧异的看向外面。

“云小主在吗?奴才们是内务府的人,”四个小奴才和一个宫女带着一些东西在门口恭敬的等着。

云绾心走了出去,看了他们一眼,试探的问道:“不知道,几位公公来冷月轩有什么事嘛?”语气中甚至带上了一点恭敬。

几位小公公看见云绾心那态度,一时慌了神,赶紧跪下道:“小主,严重了,奴才等是来给小主送东西的。”

疑惑的问道:“送东西?送什么东西?”

“回小主,这是小主的月银,炭例,棉被,餐具,绸缎还有一些摆设什么的。小主您看看还缺什么东西吗?您瞧瞧。”东西都放在云绾心的面前,把她震的一时回不过来神。

“这些东西真的是给我吗?不是送错了吗?”到现在云绾心还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是的,小主,还有小主身边缺的人,奴才也给带过来了,这是两个小奴才和一个宫女。”

两个小奴才和宫女上前给云绾心磕头道:“

奴才元喜,元宝,奴婢香草给小主请安。”

“这……”看着几人磕头请安,云绾心半天没反应过来,掐了自己一把以后才反应过来叫起。

“都,都起来吧。”

内务府的公公看了眼云绾心的神色并没有任何不满,心中的疑惑一点点的散去,跪安道:“小主,奴才们还有别的地方要忙活就先退下了。”

“公公慢走。”

内务府的公公退下,心中不禁开始念叨:“到底是哪个妃嫔给皇上告状了呢?这满宫的嫔妃缺的东西都送去了就连云更衣那送去了,他们的脑袋应该保住了吧。”想起那天,皇上身边的小李子来内务府的时候,传皇上的圣旨,后来查克扣份例的时候,所有人都被狠狠打了五十板子啊,内务府总管公公还被砍头了。

云绾心在人走了以后,就待在原地一直没有动那些东西,她觉得这肯定是内务府送错了,这肯定不是给她的。

但是,过了许久都没看见有人回来。

锦心站在原地,高兴的不行,笑着说:“小主,有了这些我们的日子就能够过好了。”

“是吗”云绾心转过头,看着锦心高兴的样子,不自觉的唇角也展露了一抹微笑。

“是啊,小主,奴婢赶紧把这些东西给弄好。”锦心喊上元宝元喜,香草就去忙活了。

云绾心看着忙活的几人也感受到了那一种高兴的气氛,那是一种希望。

锦心将冷月轩中不能用的东西全部都丢了出去,直接换上新的,烧上地龙,整个屋子都暖和了起来,忙活了一个时辰终于整理好了。

“小主,屋子里好暖和啊。”

“是啊,好暖和啊。”云绾心感受到了一阵阵的暖意包裹着自己,人越发的困倦了,之前熬夜的困意全部出来了。

第8章 翻牌子

“锦心,我去睡会了,新来的几个人你安排就好。”

“是,小主”锦心高兴的看着云绾心,脸上的笑意怎么也褪不下去。

云绾心睡着温暖的被窝,一下子就睡着了,睡了足足一夜才醒过来,她是饿醒的。

云绾心醒来吸了吸鼻子,闻到了肉的味道,走出内室看到桌上上竟然放着四个菜,还有肉,不能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锦心看着自家小主孩子气的动作,不禁轻笑出声,小主以前在府里就不像一个孩子,后来进了宫就更加稳重了。锦心一把拉过云绾心,将筷子放在她的手中,笑着说道:“小主,您赶紧吃吧,冷了就不好了。”

“啊,锦心,这些你从哪里弄来的呢?”

“这些啊,都是奴婢从御膳房拿来的,这次她们可痛快了,把小主的份例都给齐了。”

“真的吗?”“是啊,小主,奴婢听说是皇上责令内务府不允许克扣份例,所以那起子人才不敢。”锦心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云绾心顿时恍然大悟,提着的心也放心下来,大口吃起饭了,她已经许久没有好好吃顿饭了,自然是饿的不行了。

吃饱饭以后,云绾心就又开始抄写宫规了,其实黎贵妃让她禁足不出去倒是也符合她的本意的。

夜晚,宸佑宫中。敬事房的公公颤抖的捧着盆子跪在地上。

“皇上,新进宫的妃嫔已经安置好了,您可以翻牌子了。”徐州低着头不敢看皇上的脸色就怕自己一抬头就被皇上拉下去砍了。

苏凛夜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在桌子上,这是他思考的习惯。

“呈上来吧”

徐州楞了半响才赶紧上前:“是,皇上”

托盘上面摆着很多嫔妃的牌子,最明显的就是黎贵妃的牌子,苏凛夜下意识的苏找云绾心的牌子,但是并没有找到,顿时有点不高兴。

“云更衣的牌子呢?”苏凛夜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徐州,冷气不断的冒出来。

徐州抖了抖,在脑子里面转了转几下才想起皇上口中的云更衣是谁,想起以后心中的摇摆不定,皇上莫非对这云更衣很特别?

口中的话转了三转才说道:“回皇上,云更衣身子不适,所以牌子暂时下了。”

“身子不适?”

“是。”

苏凛夜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是一副单薄的样子,脸色苍白,看着身体就不好。

“请太医了吗?”

“额,奴才不知,大概应该是没有吧他是敬事房总管又不是云更衣的贴身婢女那能知道的那么清楚啊,但这话他还是没胆子说出来的。

“生病了怎么能不请太医呢”苏凛夜气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吓的所有人都跪下请罪。

“皇上恕罪。”

整个龙宸宫中静的可怕,良久,小李子看了眼皇上的脸色,凑上去瞧瞧说道:“皇上,像云更衣这样不受宠位分低的妃嫔是很难请到太医的。”“朕知道了,今天就翻云嫔的牌子吧,让她准备准备。”

“是,皇上”徐州才敢搽了搽头上的汗退下了下去。

云嫔的宫室在秀玉宫的侧殿,这时的她心情很不好。

“都怪那个贱人,要不是她本宫早就得宠了。”云嫔不停的摔着茶盏,花瓶,地上到处都是碎片。

贴身伺候的沫儿,小心翼翼的侍立在一旁,看着自家主子发了那么大的脾气,对云绾心的怨恨更上一层了,恶毒的说道:“小主,既然不想让云更衣在眼前碍眼,不如就将她除去吧,反正只是一个不受宠的更衣就算死了在后宫也激不起一点水花。”

“是啊,不如让她死去”云芙儿脸上的凶象毕露,手中的帕子狠狠被拽住。

“沫儿,想个法子让我的好妹妹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吧。”

“是,小主。”两人说的就像死去对云绾心是多大的恩赐一样。

这些话都让在外面等着的小李子听到了,对云嫔的讨厌更上一层了,但是做奴才那能把这些露出来呢?

恭敬的带着东西进去。

“奴才小李子给云小主请安,皇上今天召您侍寝,您赶紧准备着吧。”小李子一脸笑意的看着云嫔。

“什么,皇上让我侍寝?”此时的云芙儿不再是之前恶毒模样,脸上的娇羞显而易见。

“是的,小主。”“好,我会好好准备的,沫儿。”云嫔看了沫儿一眼。

沫儿上前给小李子一个香囊,小李子笑着接了过去,打了个千就退下了。

云芙儿被抬到敬事房洗干净之后就被两个小太监给抬上皇上的床榻了。

苏凛夜却迟迟没有去宠幸,埋头于奏折中似乎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一样。

旁边的小李子也不知道怎么去权,看着皇上的样子又欲言又止,等到灯火都燃熄了几盏,小李子才大着胆子上前说道:“皇上,云嫔小主还在侧殿等着皇上宠幸。”

“云嫔?”苏凛夜还真的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是,皇上。”

“走吧。”放下手中的奏折往侧殿走去。

云芙儿被蒙在被窝热的不行,但是皇上还没有来又不能乱动,整个人的火气达到顶点,顶着一张黑脸。”什么破规矩啊,等本嫔得宠了那些狗奴才还敢得罪本嫔嘛。“诽谤了一通之后,就听见脚步声以及外头那些太监宫女伏跪的声音。

皇上来了!

云芙儿浑身一紧,自己刚才说的话皇上可千万没有听到啊。

小心的探头便看见皇上的一张黑脸,人都软了恨不得跪下去请罪了。”云嫔好大的威风啊,连祖宗规矩都敢质疑了,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谋反了呢?“苏凛夜嘲讽的看着云芙儿。

这女人真是讨厌,要不是为了她,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皇上恕罪。“云芙儿真的怕了,她还指着能得圣宠。”哼,小李子给朕抬出去,云嫔既然不懂规矩,就给朕把宫规抄了,今天晚上也就不用睡了。“苏凛夜像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云芙儿,不耐烦地摆摆手。

小李子赶紧招呼太监抬人。

云芙儿还希望能够得到皇上的心,没想到一句话就这样毁了她,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她也没脸活了吧。

她本想在宫中就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但是没想到偶然之间救了当今的皇上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218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