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爹地”心都甜化了,好像,做回“圣父”的感觉也不错。

一声“爹地”心都甜化了,好像,做回“圣父”的感觉也不错。
第1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荣城国际集团迎来了堪称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原本宽敞的办公间里一片纷乱,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惶然。看着高级会议室里不断进出的人们,大家愈发紧张了起来。

冷煜城坐在会议桌前,看着面前摊开的一堆文件。脸色阴沉得都快滴下水来。

每一个进来的人带来的都是不好的消息。

“冷总,咱们最大的合作方四方集团毁约了,之前签的订单取消了。”

“冷总,陆氏银行刚才宣布撤资了。”

“冷总,财务总监跑路了,公司账面没有任何流转资金了。”

......

每一句话都足以让人心惊肉跳,好在冷煜城的表现尚算沉稳。早在五天前,当管家告诉他老爷已经去世了,他所有的悲恸和无助都已经用光了。

眼下这个纷乱的局面,无一不说明荣城国际,估计是彻底保不住了。

冷煜城闭了闭眼,只觉得心乱如麻,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咬紧牙关,强打起精神,一步三晃地走了出去。

原本挺拔伟岸的身躯仿佛一下子佝偻了不少,引得公司不少女同事为之心碎不已。

幸好,还有半雪。

唐半雪,是冷煜城的妻子。天性纯良,简单大方,脸上时刻洋溢这阳光的微笑,让人一看就心情愉悦。

不管遇见多么糟糕的情况,只要想起半雪,冷煜城就觉得心底莫名轻松了一些。

虽然冷煜陈爱装深沉,从来没对唐半雪表述过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心底清楚自己对唐半雪的爱意究竟有多深。

等处理完老爷在医院的身后事,再回到冷家大宅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了。

深秋的风总是吹得人遍体寒意,冷煜城看着一室寂寥,竟然有几分失神。

家中的管家小心翼翼地偷瞄着冷煜城的脸色,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招来这位少爷的怒气。

冷煜城眯着眼睛环顾四周,不带一丝感情地问到:“半雪呢?”

“呃......少奶奶说她要去见一个人,就出去了。”管家战战兢兢地答复道。

冷煜城本就不悦的脸色,似乎更加阴沉了。“去见谁?”

“少奶奶她没说。只不过......”管家嗫嚅了起来,支支吾吾地欲语还休。

“有屁快放!”冷煜城一声爆喝,吓得管家一个激灵。

管家竹筒倒豆子一般连声说道:“司机小强说,他送少奶奶到了花季酒店,有一个男人等在门口,和少奶奶一起,一起进去了。”

冷煜城闻言,似乎连心跳都停滞了一般,一呼一吸间都带着微微的疼痛。他铁青着一张脸,额角的青筋“嘭嘭”直跳。


第2章 别再让我见到你

唐半雪嫁进冷家已有半年了,虽然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并不是太喜欢她,但也不至于过于为难。

唐半雪自己倒也表现的中规中矩,一双清澈的圆眼睛总是像个萌萌的小动物一样水汪汪的。每次看到,都让冷煜城莫名心软,对她的好感也直线上升。

如今听到这样的传闻,对于骄傲的冷煜城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连日来的多重打击,让他已经有些不堪重负。

唐半雪的疑似背叛终于成了压 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见他的身形微微晃了晃,然后颓废地坐倒在沙发上。

“赵伯好!”一个清脆的甜美声音从门口传来,管家赵伯闻声不仅皱了皱眉,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少,少奶奶好。”

唐半雪脚步轻快地走进房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一脸阴郁的冷煜城。

她拧起一双秀眉,眼睛里若有所思。

“你去哪儿了?和谁一起?”冷煜城冷冷地问道,话一出口,声音竟然嘶哑了不少0。

唐半雪轻咬下唇,并没有回话,眼睛里闪过痛苦、纠结、不舍等等复杂的情绪,小脸上写满了左右为难的样子。

“说话啊!哑巴了!没想到你还有个奸夫在外边!”冷煜城怒极,口不择言地喝斥道。

唐半雪闻言一愣,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贝齿微启,说出来一句让管家赵伯都惊讶不已的话:“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们离婚吧。”

冷煜城倏的抬起头来,死死盯着唐半雪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给我再说一遍!”语气中的威胁几乎浓的化不开。

唐半雪闭了闭眼,终究还在清清楚楚地将之前的那句话又说了一遍:“我说,我们离婚吧。”

说罢,仿佛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低头在随身的挎包里翻找了起来,从包中竟然拿出来一份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

冷煜城看着眼前这薄薄的两张纸,上面“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格外的刺眼。

冷煜城缓缓站起神来,高大的身躯在灯下的阴影将唐半雪几乎全部笼罩了进去。他浑身都散发这一股阴戾的气息,让唐半雪不寒而栗。

“为什么?就因为我快破产了吗?”冷煜城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一丝感情。

唐半雪在心里给自己不断打气,扬起一张素白的小脸,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不然呢?你现在自身难保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肯定得找好下家啊。”

这句话说的异常艰难,每一字似乎都扎在心上。天知道撒这样的谎对于唐半雪而言,有多困难。

但一想到曾经的那些噩梦,唐半雪就必须强迫自己硬起心肠来,这才是她的初衷不对吗?这才是她报复的目的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看到冷煜城痛苦,自己的心也会这么疼呢?

冷煜城冷冷地笑了起来:“没想到你是这么现实的女人!可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唐半雪咬咬牙,决定拿出杀手锏:“可是我在外面有人了,而且我怀孕了,孩子估计也不是你的。你还不离吗?”


第3章 老公,我听不见了

冷煜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抬手一个耳光狠狠地打在了唐半雪的脸上。

之后夺过唐半雪手里的离婚协议书,用颤抖的手用力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冲着唐半雪的脸上狠狠甩去:“滚!别再让我见到你!”

唐半雪脸色惨白,蹲下 身子,一张张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离婚协议书。右下角“冷煜城”三个字写得刚劲有力,力透纸背。

最后的一点似乎用了太大的力量,在纸上生生戳了一个洞。

唐半雪心如刀绞,却努力让自己表演出一副愉悦轻松的样子。她连看都不看冷煜城一眼,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冷煜城看着唐半雪绝情的背影,无比疲惫地闭上了双眼,向身后的沙发重新重重倒去。连管家赵伯看着唐半雪离去的身影,也鄙夷地咂咂嘴,摇了摇头。

转身上去扶住了冷煜城,这才发现冷煜城浑身滚烫,脸色青白。竟然正在发高烧,于是忙将冷煜城扶到了卧房,并去张罗着请医生、物理降温等一系列安排。

唐半雪走出房门的瞬间,泪如雨下。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害怕自己再看一眼冷煜城,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付之一炬。她怕自己心软,更怕自己无法离开。

唐半雪浑浑噩噩地向马路对面走去,感觉自己仿佛一句行尸走肉一般,心是空的,眼睛也是涩的。只有之前冷煜城狠狠打过的左半边脸胀痛着,已然高高地肿了起来。

这时一辆出租车从她的左边驶来,在马上要撞到她的瞬间狠狠地刹住了。司机破口大骂:“打了半天的喇叭,一点反应都没有!你是聋了还是傻了?想死回家去,别在马路上害人!呸!”

狠狠地对着唐半雪啐了一口后,司机这才开车扬长而去。

唐半雪赶紧走到路边,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地样子,方才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她慢慢抬起手来,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右耳,全世界似乎被人按了静音一样,所有的声音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唐半雪大吃一惊,心不由自主地慌乱了起来。她放下手,发现只能靠右耳也听到声音。如果堵住右耳,左耳则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原来,冷煜城刚才的那一巴掌,竟然这么狠。

反复验证了两遍,唐半雪终于无力地垂下了手,看着愈发黑暗的夜色,一行清泪从脸上滑落,嘴里喃喃道:“老公,我听不见了。但我不怪你,你要多保重。”


第4章 看我老公呀

......

五年后。

所有的记者都一窝蜂地堵在国际会展中心的门口,所有人的手里都举着长短不一的镜头,等着捕捉明星们的绝美瞬间。

这里是荣城国际第三届电影盛典的颁奖仪式,鲜红的地毯一直延伸到门外,面无表情地安保人员在门口两侧排成人墙,尽职地阻拦着哪些疯狂的粉丝。

早已有大大小小的影视明星,盛装打扮,款款地走进了会展大厅,红毯两遍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忽然,一阵尖叫声猛地从人群中爆发出来,红毯中间的主持人也激动地提高了声调:“正在走上红毯的正是我们荣城国际的总裁冷煜城先生,以及荣城国际影视公司正在力捧的影星,也是上一届的影后得主贝妮小姐!”

只见冷煜城一身剪裁得体,质地考究的黑色西装,修长的双腿更显得出类拔萃。一张俊美的脸庞此刻微微笑着,对着身边的粉丝亲切地点头示意,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和他有过目光接触的女人们都快要幸福的晕了过去。大家近乎疯狂的尖叫声,几乎震耳欲聋。

贝妮挽着冷煜城的胳膊,一身天蓝色的修身礼服长裙,飘逸又华丽,加上精心修饰过的妆容,更让她显得娇俏可人。

人们对冷煜城的热情显然大大超过了自己的风头,贝妮虽然心有不悦,但脸上更多的写满了得意。毕竟能和冷煜城如此接近的女人,也没有几个了。

除了自己,估计就是那个该死的郑雪儿了。

郑雪儿是冷煜城的现任女友,在贝妮心中,郑雪儿连冷煜城的一个脚指头都配不上。像冷煜城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就应该配自己这样的影后才对。

由于冷煜城和贝妮太过抢眼,红毯边的人群一阵阵骚动,安保人员都咬牙支持着人墙的阻拦,额头上都隐隐地冒出汗来。

最前头的保安忽然觉得腿上痒痒的,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正站在自己腿边,一边有礼貌地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腿,一边充满期待地仰望着他。

保安有一瞬间的失神,以为自己见到了传说中的天使。

“叔叔,你好,我叫唐糖,可以让我和妈妈站在你前面吗?后面太挤了,我保证不乱跑。真的。”小孩子奶声奶气地说着,一双黑眼睛亮晶晶的,仿佛两个宝石一样。

这样天真清澈的眼睛,自带蛊惑的力量,保安似乎早已将规章制度抛在了脑后,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太好啦!谢谢叔叔!妈咪,快来。”小宝宝将身后的唐半雪也拉在了身边,原本被挤得万份狼狈的唐半雪也终于松了口气,对着保安连声道谢。

年轻的小保安不由脸红了,如果说之前的小孩子像天使般可爱,那么这个年轻的孩子妈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了。

虽然唐半雪衣着普通,但是白皙的脸上恰到好处地点缀这大眼翘鼻,樱桃小口,更别说此刻正笑意吟吟地看着自己,那笑容甜美地仿佛给人嘴里塞了一块糖。

可是,很快身后的人群又躁动起来,小保安赶紧抢答起精神,努力和身后的人群抗衡。

“妈咪,你到底要带我看什么呀?”天使般的小宝宝眨巴这大眼睛,努力看向红毯中那些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

“看我老公呀!你快看,那个一身黑西装的那个,就是我老公耶,帅不帅?我就问你帅不帅?”唐半雪一脸雀跃,激动的手舞足蹈,眼角眉梢都透着喜意。

小宝宝仔细看了半饷,终于还是矜持地点了点头,脸上还浮现出一丝可疑的粉红色:“嗯,是挺帅的。”

唐半雪贪婪地看着红毯中间的冷煜城,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第5章 爹地

就在唐半雪贪婪地盯着冷煜城看个没完的时候,身边那个粉雕玉琢的小胖娃娃忽然大喊一声:“爹地......”

唐半雪惊出一身汗来,连忙蹲下 身子捂住了唐糖的嘴:“小祖宗啊,这地方有这么多人,你怎么能这么咋呼啊?妈咪之前怎么给你说的?”

“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唐糖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想起妈咪之前说的这句话。大眼睛忽闪了几下,然后问到:“什么意思?”

唐半雪气馁,无奈地说道:“回头,妈咪再跟你解释,现在乖乖地不要乱喊。”

好在周围人群的尖叫声浪一阵盖过一阵,唐糖的呼喊被周围的声浪淹没,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唐半雪暗暗松了一口气,牵紧了唐糖的小手,抬头向冷煜城看去。

没成想,一抬头就对上了冷煜城那阴沉沉的双眸。

原来,那声稚嫩的“爹地”,冷煜城听到了。

冷煜城本来对着粉丝们点头示意,并和贝妮一道慢慢向前走去。走到半途中仿佛听到了一声奶声奶气的“爹地”,下意识地觅声望去。

当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冷煜城不由大吃一惊,连心跳似乎都停了一拍。但是脸上还是看不出丝毫波动。

唐半雪?!

冷煜城微微拧起了眉,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唐半雪看着面无表情的冷煜城,勉强扯起嘴角,挤出了一个笑容。

外人看不出来倒也罢了,只不过身边的贝妮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冷煜城一瞬间的僵硬,她轻轻地拉了拉冷煜城的胳膊,娇滴滴地问道:“冷总,怎么啦?”

冷煜城回过神来,目光从唐半雪的脸上滑过,然后继续和贝妮向前走去,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淡淡地说道:“没什么,好像看见了一位......故人。”

虽然表情淡淡,但是眼底间似乎又不动声色地柔软了几分。这种隐藏的温柔,在冷煜城身上是很难看到的,这种感觉让贝妮非常不爽。

贝妮狐疑地回头张望了两眼,可惜人群太过庞大,她实在分辨不出来冷煜城所谓的故人到底是哪一个。

唐糖仰起头看着唐半雪:“妈咪啊......”

唐半雪收回对冷煜城的花痴目光,蹲下 身子和唐糖平视着:“怎么了?糖糖。”

唐糖眨巴着大眼睛:“为什么你老公好像不认识你一样?”

“呃......”唐半雪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过去那些纷繁复杂的伤心过往在眼前一一闪过,可是一看到唐糖清澈如水的双眸,就觉得一切悲伤往事都是过往云烟。

唐半雪对着唐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认真地解释道:“准确来说,他是前夫。”

颁奖典礼没有邀请函,是完全没有办法混进去的。唐半雪拉着唐糖的小手,一步步向外走去。

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影,都是那样的恬淡,面容精致,笑容甜美,引来无数艳羡的目光。

“妈咪,我们现在去哪儿?”唐糖一边吃着妈咪给买的冰淇淋,一边问着从会场出来就一直魂不守舍的妈咪。


第6章 帮你追前夫

唐半雪回过神来,低头看着唐糖,宠溺地笑了笑:“妈咪带你去爹地家吧。记不记得你的任务?给妈咪复述一遍!”

唐糖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想了想才说:“帮妈咪你追回前夫?”

唐半雪一脸黑线:“是爹地啊,不要老前夫前夫的叫。”

唐糖吐了下舌头,又低头专心去吃冰淇淋了。

荣城丽景,是本市最高端的贵族别墅区。顾名思义,和之前的荣城影视集团一样,也是由荣城国际开发的。

而面前的雪园是荣城丽景中最奢华的一个片区,雪园这两个字,据说是荣城集团的总裁冷煜城为了女友郑雪儿而特意设定的。冷煜城自己也住在这里。

只不过唐半雪并不这么想,此刻她站在小区门口,盯着一旁硕大的“雪园”二字沾沾自喜。

看来冷煜城还是对自己念念不忘的嘛。

“妈咪,你笑的太可怕了,眼睛都快看不见了。麻烦收敛一点好不好?”唐糖站在一旁好心提示着。

唐半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连忙收敛心情,拉着唐糖就向小区内走去。

“小姐,你好。请问你找哪位?”一个彬彬有礼的保安拦住了唐半雪。

“呃,我找李强先生。”唐半雪随口编了个名字,想应付过去。

保安紧皱着眉,原本的礼貌消失不见,上下打量这唐半雪,眼神中充满了戒备。之后冷冷地说:“没有这个人。”

唐半雪一时语塞,转头看了看雪园内那一大片别墅,脑子飞快地运转起来。

“不好意思,我记错了,我找张......张总裁。”为了保险起见,唐半雪决定连名字也不说了,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叫总裁绝对没错。而且姓张的人那么多,我就不信这么大一片别墅区里没有一个姓张的。

“也没有。”保安的口气明显不悦了起来,冷冰冰地回复着。

“呃......那请问这里都住的谁?”唐半雪扬起小脸,讨好地问道。

保安不屑地撇了她一眼,暗自腹诽:“这女人看着倒清纯简单,怎么还不如那些花痴女,连情况都打听不清楚就敢贸然找上门来。”

想完,保安清清嗓子,无比傲娇地说:“这雪园里,就住着冷煜城总裁和另一个罗总裁。相信小姐你应该都不认识吧。”

唐半雪大吃一惊,再次转头看了看雪园内那大片的豪华别墅。

这么多房子,就住了两家?冷煜城可真是够奢华的。

唐半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结结巴巴地说:“呃,那我说实话好了。其实我就是来找冷煜城冷总裁的,我说我认识他,你信吗?”

保安冷笑一声:“小姐,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来找冷总裁吗?像你这样领着孩子的,也不少。要么说自己的冷总裁的至爱情人,要么说孩子是冷总的私生子。你还是请回吧。”


第7章 前夫,我回来啦!

唐半雪彻底傻眼了,真是没想到冷煜城作为一个离过婚的男人,竟然还如此受欢迎,简直是令人发指!

就在这时,眼尖的唐糖看到了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缓缓地向雪园大门驶来,她轻轻拉了拉唐半雪的手:“妈咪,你看。”

保安也看到了来车,连忙躬下 身子,对着跑车迎了过去:“冷总,您辛苦了,欢迎回家!”

冷煜城冷冷地点了点头,今天对着众多粉丝笑了一天,对于不爱笑的他真是一种折磨。

“老公!我回来啦!”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从保安身后传来。

冷煜城瞬间僵住了,这个声音,这个称呼,整整阔别了五年。

保安一脸黑线,转头拉住了唐半雪,恶狠狠地将她向一边推去:“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让你走你不走,在这儿发什么疯!”

“住手!”冷煜城出声阻止了保安继续推搡的行为,自己缓缓地从车内下来,一步步走向了唐半雪。

整整五年,这张脸孔却仿佛没有任何变化。还是白皙如玉的皮肤,还是清澈如水的双眸,还是饱含笑意的嘴角,和他时常在梦中出现的面孔一模一样。

只是心脏却隐隐作痛,仿佛一个旧疾,追随一生,如何也摆脱不掉。

该死!该死的女人!在自己最困难,最无助,最需要她的时候狠狠地抛弃了自己。这样的薄情,这样的寡义,这样的,不可原谅!

唐半雪看着冷煜城的脸,同样百感交集。鼻子一阵阵发酸,眼眶也热热的。但是她努力地忍住了眼泪。

不能哭,一定不能哭,自己早就发过誓,再见冷煜城,一定要笑着见面,不是吗?

唐半雪努力保持着笑脸,对着冷煜城撒娇道:“老公,我回来啦,我想你了。”

冷煜城站在唐半雪身前一动不动,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鄙夷的冷笑:“老公?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离婚了,唐小姐。”

唐半雪微微一怔,眼睛里有着隐忍的痛苦一闪而过。

很快又重新换上明媚的笑容,爽朗的说道:“那好吧,前夫,我回来啦!我,想你了。”

唐糖在一边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真是让人没有一丁点办法。

冷煜城微微一怔,盯着唐半雪的眼睛,似乎在分辨这句想念的真伪。

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唐半雪的眼睛太美,看的久了,他总觉自己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其中。

冷煜城转过目光,阴冷地说道:“你还记得当初我说的话吗?我让你滚,我说永远不想再见到你!”

唐半雪一怔,然后咬着下唇,眼圈微微红了:“老公,我那时候年纪小,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可以原谅我吗?”

冷煜城不屑地嗤笑出声:“你是年纪小?还是太拜金。当初看我倒霉了,你就头也不回的离开,现在看我东山再起,你就哭着喊着要回来?你当我是什么?垃圾桶?”

唐半雪听到冷煜城如此不屑的话语,一张小脸变得惨白,心痛的几乎快要窒息。


第8章 你的女儿

冷煜城看着面前一脸难过的唐半雪,不由拧起了眉头。

真是该死,竟然还会不由自主的怜惜她,心疼她。冷煜城对自己有些气馁。

多年前的被抛弃被背叛的感觉他至死难忘,那种绝望和无助陪他走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每每想起,他就恨不能将唐半雪千刀万剐。

罢了,和这样势利拜金又自私的女人还有什么好纠缠的。冷煜城下定决心,厌恶地瞪了唐半雪一眼,干脆利落地一个转身,就打算离开。

唐半雪又气又急,生怕冷煜城这一个转身就成了一辈子。

“可是,你连孩子也不要吗?”唐半雪急急地喊出了这一句话。

话音刚落,冷煜城就停下了脚步。他猛地转身,死死盯着唐半雪的眼睛:“你说什么?!”

冷煜城眼神阴霾,写满了复杂的情绪,有质疑,有震惊,有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一点点突如其来的喜悦。

唐半雪咽了口口水,她本不想用这个办法的。可是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冷煜城停下脚步,才能给后面的相处赢得机会。

唐半雪闭了闭眼,一咬牙一狠心,将一直藏在身后的唐糖给拉了出来,并向前轻轻推了推:“她叫唐糖,女孩儿,四岁了,是......是你的孩子。”

冷煜城低头看向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一时呆住了。

“你好,爹地。妈咪一直说爹地很帅,亲眼见过才发现妈咪这次竟然没有骗我。我叫唐糖,是你的女儿,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奶声奶气地说完这一段话,唐糖还躬了下 身子微微地鞠了个躬。

小小的身体一举一动都萌得让人心动,就连冷煜城,也觉得自己原本冷硬的心竟然在最深处涌上来一股暖流。

冷煜城不自然地对唐糖笑了笑,然后才重新对上唐半雪的眼睛。刚想说点什么,却又顾忌到唐糖,喊过早已在一旁呈痴呆状的小保安,交代保安带唐糖去不远处的儿童滑梯玩一会儿。

“爹地啊,我知道你肯定有要对妈咪大吼大叫了,不想让我听到。但是,拜托你尽量温柔一点哦。妈咪养我很辛苦。”唐糖一边向滑梯走去,一边回头交代。

唐半雪眼眶一红,心里热热的,又酸酸的。不愧是妈咪的贴心小棉袄,也算没白疼了。

冷煜城也愣了一下,这么暖心的小人儿真是天使般的存在。可惜,却有一个薄情寡义又无耻的妈妈。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冷煜城的口气虽然不悦,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唐半雪吸吸鼻子,支支吾吾道:“五年前我离开你时......怀......怀的孩子,是......是你的,后来我把她生下来了。就这么回事。”

冷煜城冷笑了一下:“你不会忘了,当初是谁告诉我怀了别人的孩子。这样才逼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吗?是谁?!”

“呃......”唐半雪一时语塞,大脑飞速地转了起来。


一声“爹地”心都甜化了,好像,做回“圣父”的感觉也不错。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051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