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四年后相遇,他冷漠,他无情,他恨她入骨……

 谁知四年后相遇,他冷漠,他无情,他恨她入骨……
第1章 生还是死?

雨,倾盆而至,仿佛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女孩没有撑伞,只站在雨里,仰着头,坚韧的与妇人对峙。

“尹晓楠,你自己想清楚,这个孽种,生还是死?”

清冷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发出来一般,没有一分温度。

“妈,这孩子也是你们景家的血脉,你不能这么对他!!”尹晓楠还在试图说服眼前这名妇人。

双手护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却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刻像此刻这般冰凉无助过。

“呸!”景夫人温纯茹一声鄙夷的唾弃,“一个做ji-女的,也配生下我们景家的孩子?”

“我不是ji-女!!”

晓楠扯着喉咙,血红着眼,执拗的在雨里大喊。

“你妈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妈不是!她不是——”

温纯茹轻蔑的冷笑着,“尹晓楠,这孽种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不是死在你肚子里,就是死在医院,我绝不可能让他见到这个世界上的太阳!!”

晓楠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身子连连往后退,惊恐的瞪着眼前这个残忍的妇人,“你就是个魔鬼!!”

是啊!像她这样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对付,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如果你不肯拿掉他,也没关系!我让你怀胎十月,让你跟他好好相爱十个月,然后出生的那一天……我也要让你亲眼看着他是怎么慢慢,慢慢断了呼吸的……”

“不要,不要……”

晓楠失控的摇头尖叫,眼底早已蒙上了一层惊恐的水雾,“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他是你的孙子,是你的亲孙子……”

“你这个疯子!!”

晓楠咬牙嘶喊,却突然,手中多出一把手术刀。

下一瞬,不待所有人反应过来,她狠狠一抬手,将那把锋利的手术刀直直的插进了自己的左腹中……

“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划破了灰蒙蒙的天空。

血,从她腹中涌出来,淌了一地,触目惊心得很。

“痛……”

尹晓楠躺在血泊里,一张脸蛋惨白得没了任何生气。

看着她血淋淋的身子,温纯茹终是满意的掀了掀嘴角。

“尹晓楠,如果再不从S市滚出去,那么接下来,你那个贱人娘也会跟你肚子里的这个贱种同样的结果,好自为之!!”

温纯茹走了。

大雨中,晓楠躺在地上,意识模糊的去摸口袋里的手机。

“救……救我,云庭,救救我的孩子……”

四年后,A市,典石国际家装公司。

“总算是可以下班了。”

尹晓楠锤了锤自己酸胀的肩膀,开始收拾办公桌,准备下班。

“晓楠,这么急着下班,看儿子去呀?”同事李珊珊问她。

“是啊!”晓楠展颜笑开,一张脸蛋上洋溢着掩不去的幸福光彩,“我先走啦!拜拜。”

她挥挥手,招呼了一声,匆忙下班,就往医院赶了去。

“看来阳阳最近病情稳定了不少啊。”李珊珊看着晓楠离开的背影,欣慰的感叹一声。

“你怎么知道呀?”同事刘蒙蒙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嗨!看她心情呗,她那张脸就是阳阳病情的晴雨表,阳阳身体好不好可都写在她脸上了!”

“这倒是。”刘蒙蒙赞同的点点头,“晓楠压力还真挺大的,一个单亲妈妈也就算了,你说偏偏那么个可爱的一儿子,怎么就得了白血病呢!唉,这老做化疗,孩子受不住,她们家经济条件也扛不了啊!”

“嗯,咱们也只能祈祷他们能尽快找到配对的骨髓了。”

…………

辅仁三甲医院。

晓楠匆匆挤进了人满为患的电梯内,按下十楼的楼层键。

电梯启动,每一层楼都有人上上下下,好不容易才到了十楼,晓楠忙从电梯里挤了出来,径自往1023号病房走去。

推开病房的门,里面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她儿子的小身影。

晓楠一下子急坏了,出门顺手扯住一个恰好从她房门口经过的护士就问,“护士,我儿子呢?有没有看到我儿子?”


第2章 家有萌宝

“这个……”

小护士为难的看着尹晓楠,“对不起,这位家属,我……我是刚到医院来的实习护士,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我现在就去帮您问问您的专属护士,您先别急。”

小护士说完端着手里的药,就疾步往护士站走去。

晓楠也小跑着跟上。

才一到护士站,晓楠那颗悬起的心脏瞬间落了下来,放心的长舒了口气,却不自觉的稍稍红了眼眶。

护士台里,就见一个稚气的小光头,穿着一件小巧的蓝白条纹的病服,坐在高高的小吧椅上,两根小短腿儿悬在空中不停地晃悠着,手里还捧着一个小画板,正专注的给他身边的小护士画画呢。

“阳阳,来,夸小美姐姐一句,小美姐姐就给糖吃。”

小护士拿着可爱的糖果在小向阳面前晃着。

小向阳二话没说,就往护士小美的脸蛋上‘吧唧’了一口,“最最漂亮的小美姐姐,你不要再拿糖果诱惑阳阳了,我妈咪说了,阳阳要再吃糖可就连门牙都没有了,没有了门牙,长大了就找不到像小美姐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啦!”

小向阳这句话,逗得护士小美心里都乐开了花,她一把将小向阳抱了个满怀,“没关系,找不到女朋友呢,小美姐姐就牺牲点嫁给你!”

小向阳也‘咯咯’笑起来,“小美姐姐是骗子,你也跟这里所有的护士姐姐一样,都只想嫁给那个全院第一帅的医生哥哥。”

“嗯?”小美摇头,否认,逗他,“咱们院第一帅的帅哥明明就是咱们的小向阳,我不嫁你还嫁谁啊!”

小向阳抿着小嘴儿笑起来。

晓楠也忍不住笑了,走近护士台,敲了敲台面,“嘿,自恋的尹向阳同学!”

“妈咪!!”

小家伙一见晓楠,‘窜’的一下,就从吧椅上滑了下来,直往晓楠奔了过去。

“慢点慢点……”

晓楠弯身,一把将小东西抱了个满怀。

“小美,谢谢你这么耐心的照顾我们家向阳,真是辛苦你们了。”晓楠感恩的同小美道谢,平日里自己忙的时候,都是小美和这些可爱的护士们帮忙照顾着小向阳,也亏得有她们在,自己才能那么放心的去上班挣钱。

“嗨,晓楠姐,快别这么说,照顾阳阳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更何况阳阳还这么听话这么可爱,我们每一个护士可都喜欢得不得了呢!”

晓楠笑起来,“所以我才更要谢谢你们呀!咦,今天这边就你一个人值班啊?怎么都不见其他护士呢?”

“才不是呢。”小美笑起来,用下巴朝右边的长廊处比了比,就见一堆护士小姐们趴在墙角在偷看着什么,“她们这群花痴都在围观我们医院的一名新来不久的脑外科医生,说实话,帅得一塌糊涂,呵呵。”

小美说着,漂亮的嘴角都忍不住漾开了一抹痴迷的笑。

而这时候,围观的小护士们纷纷折了回来,每个人的脸上都还写满着流连忘返。

“人走了?”小美问她们。

“嗯,进手术室了。”小护士们一脸的惋惜。

“哎呀,景医生真是帅到引人犯罪啊!!”

“岂止,那磁性的嗓音,‘脑内血肿,准备手术’,哎呦,我的妈,连声音都能让女人怀孕啊!!”小护士一副花痴的模样,压着嗓子有板有眼的学着景医生说话。

“可不是!关键是人家帅成这般了,竟然还是个黄金单身汉!而且一来咱们医院就被破格提升了教授的头衔,前途无量啊!”

“我还听说人家家里背景可雄厚着呢,典型的高干子弟,要房有房,要车有车的,听说在富人区还有一栋独立别墅呢。”

“哇……”

所有的女孩发出一声惊叹,仿佛对这位帅气的脑外科医生又增加了些崇拜色彩。

“唉,完了完了,那咱们都别想了,准没戏!那样条件优越的男人哪看得上咱们这些人啊,有钱人家可都讲究门当户对呢!”

可不是。

‘门当户对’,四个字让晓楠竟莫名的想到了自己的曾经。

曾经,她也因为‘门当户对’而被迫与那个男人分离,到最后,记忆中那个叫景易宣的男人,却终究只能成了她生命中钢琴的第八十九键,是她永恒触摸不到的距离。


第3章 疯女人

尹晓楠才一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李珊珊就把手机递送到了她面前来,“晓楠,你手机都响了十几遍了,赶紧看看是不是有人找你有急事。”

“是医院来的电话吗?”尹晓楠连图纸都来不及放下,急忙接过手机。

“不是不是,你放心,要是医院电话我早帮你接了。”

晓楠打开手机看一眼,长舒了口气,善哉善哉,只是妹妹的一个好朋友李觅雅打来的电话。

她连忙回了个电话过去,那头很快就把电话接通了,“晓楠姐,不得了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是思若,思若她……跳楼自杀了!!”

‘轰——’一句话,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在晓楠的脑子里猛然炸开。

“不过你放心,晓楠姐,思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李觅雅的两句话,让晓楠整个人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她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紧张的问她,“那思若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

“我们已经把她送到医院了,医生说大问题没有,但是……脚摔断了一条,而且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晓楠倒抽了口凉气,“这还叫没什么大问题?哪个医生说的!”

她莫名的有些来火。

“是……是思若的主治医生说的。”

“算了,算了,你们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辅仁医院。”

“行,我先请个假,待会再给你电话。”

晓楠匆匆挂了电话,就去同领导请个假。

她在捷运上又给李觅雅打电话,“思若为什么会突然自杀?”

“这个……”

李觅雅有些为难。

“觅雅,你要还当我是你姐,你就跟我说实话。”

“好啦,我说。是这样子的,其实思若也不算是自杀,她就是故意从三楼把自己摔下去的。”

“她疯啦?”晓楠生气的喊了一句,也没管自己还在公共场所处。

“她……她其实就是看中了辅仁医院一名脑外科医生,好像是姓景来着,但这景医生对她一直爱理不理的,最后她就只能想出这么糟糕的办法了。”

景医生?该不会是那天护士小姐们一直议论着的,所谓连声音都能让女孩们怀孕的院草吧?

“我看她真是疯了,她看什么脑外科啊,直接去精神科才是!”晓楠气得浑身发抖,“有这么爱一个人的吗?啊?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她以为她谁啊?她知不知道她自己这条命谁给的啊?她这么做对得起她妈,她姐,对得起每一个关心她的人吗?幼稚!!”

“晓楠姐,你就别生气了,我都骂了那丫头好久了,她是不懂事,她说她不这么做,就没机会接近人家脑外科医生,你就看在她一片痴心上,别跟她置气了。”

“呵!”晓楠冷笑,“我看她那颗脑子早就被摔坏了!”

“尹思若,你最好跟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

晓楠一进病房,生气的一把将包摔在床头柜上,红着眼瞪着床上缠满绷带的尹思若。

“姐……”

尹思若眼眶红红的瞅着生气的晓楠,满脸的委屈和可怜,“我疼……”

“你活该!!”

晓楠愤怒的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见姐姐这副绝情的样子,尹思若委屈的眼泪水一下子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姐,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还敢有以后,看我饶不饶你!!”

晓楠望着自己妹妹那条被打了石膏的腿,心里疼得打紧,嘴上却不轻饶她,“追个男人,连命都搭上去,真是荒诞!”

尹思若偷偷觑了一眼生气中的晓楠,小心翼翼道,“姐,我真的很喜欢他。”

“尹思若,我警告你,喜欢归喜欢,但这种事情绝对下不为例!!”

她真不敢想象,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才能让自己的妹妹做出这么荒谬的事情来!

尹思若同晓楠撒娇,讨饶,“姐,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再有下一次,跳楼的就是你姐姐我了!”晓楠说着起身去倒水,“行了,说说你喜欢的那个什么景医生吧,人怎么样?靠谱不靠谱?那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你做出这么不经大脑的事?”

“姐,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你呀!他是我的主治医生,待会会过来查房,你自己看呗!不过,看归看,你可不能被人家迷倒啊,他可是我的!”尹思若开玩笑的说着。

晓楠失笑,“行了吧,我可不像你那么花痴!待会来了,我倒要好好问问他,在他景大医生的眼里,病患到底要出了什么问题才能叫大问题!”

她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水壶,“没水了,我去提点水过来。”

晓楠拧着热水壶出了病房。

出门右转,顺着长廊往开水房走去。

不经意的一个抬头,仿佛间桑格见到了一抹久违的颀长背影,他一席干净的白色大褂,双手随意的兜在口袋中,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却还来不及待她看清楚,那抹身影就飞快的消失在了长廊尽头。

晓楠想要追过去的,步子才一迈出去就停了下来。

尹晓楠,你在做什么呢?那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里可是A市,离他住的S市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而且,就算是他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真的就能不顾一切的追上去吗?四年前不可以,四年后,也同样不可以!


第4章 再见故人

尹晓楠魂不守舍的打完水,从水房一路飘回了病房,整个人还有些不在状态内。

“你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现在还有恶心反胃的感觉吗?”

尹晓楠才一踏进病房,一道不真实的男性低音,就那么淡淡如水的闯入她的耳中来。

熟悉的语调,如若幻听,让她胸口猛然一窒,那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一般,她一瞬间有些呼吸不过来。

“不反胃了。”床上,尹思若笑着,认真回答医生的问题,眼眸一瞟,瞄到了门口的尹晓楠,“姐,你杵在那干嘛?怎么不进来?”

忙着给尹思若检查身体的景易宣没有回头,弯身,专注的查看她的眼瞳,“头呢?还晕不晕?”

“一点点。”尹思若点头。

见门口的尹晓楠正盯着景易宣的背影发呆,尹思若开玩笑似的又喊了一声,“姐,你干什么呢?干嘛一直盯着人家景医生看啊?”

景易宣依旧没有回头,直到身后晓楠的声音响起,“思若,你渴了吧?我给你倒水。”

景易宣似乎愣了一秒,回头,一眼就见到了门口的尹晓楠。

两束目光毫无预兆的相撞在一起,锐利如鹰的黑眸让晓楠有一秒骤然停止了呼吸,那一瞬,宛若连身体的血管都要凝结成石,心脏‘咚咚咚’的,如擂鼓一般,疯狂的撞击着她的心口。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景易宣当真还有再遇的一天!

较于她情绪的起伏,反观景易宣就显得平静多了。

错愕的神情不过从他深沉的眼底一掠而过,很快,恢复如初。

如若,她的出现,于他,惊不起任何波澜。

又或者,四年后的尹晓楠,于他而言,不过只是个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陌生人。

“尹思若病患的家属?”

他低沉的嗓音像极了大提琴那深沉的音韵,浑厚动听,酥人心魂。

“是。”晓楠点头,握着开水壶的手紧张得有些发抖,“我是她姐姐。”

景易宣转头,弯身继续替尹思若做基本检查,“病人可能还需要留院多观察几天,平时你多留心一点,如有恶心作呕的情况,及时找我。”

“好的,谢谢。”

晓楠的心绪还有些起伏不定,她走近桌边,给妹妹倒水。

“姐,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景医生,我的主治大夫景易宣!”尹思若不停地冲尹晓楠挤眼睛。

晓楠握着水壶的手陡然一偏,滚烫的开水洒了出来,溅在她的手背上,烫得她下意识的低叫一声。

顿时,手背上开始火辣辣的疼。

她忙将右手下意识的藏在背后,继续低头倒茶,却倏尔,只觉手背一凉,右手被人握住。

是景易宣。

晓楠浑身紧绷,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禁锢,却发现他的力道让她根本无从抵抗。

“烫伤不算厉害,起了些水泡,涂些烫伤膏就好。”

大概这些不过只是医生的本能反应,因为,在他那双深沉的眸底,晓楠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关心及担忧。

他依旧是那清清淡淡,不冷不热的态度。

“小林,带尹小姐去上点烫伤膏。”景易宣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吩咐候在旁边的小护士。

他说完,又折身走近尹思若,弯身从她床尾的床单下取了她的脑部CT图出来,对着窗外的阳光认真的看了一会。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外的梧桐树,斑驳的筛落进病房来,景易宣站在光晕里,光洁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被细碎的阳光点缀着,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峰,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他的高贵及优雅。

“尹小姐,我们走吧。”

护士小林催晓楠。

“不用了。”晓楠拒绝,微微一笑,“小问题而已,我自己能解决。”

“问题确实不大。”

窗边仰着头看CT图的景易宣突然幽幽的开了口,他将CT图收进白色塑料袋中,这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轻微烫伤是小事,但一旦没有处理得当,水泡破裂,细菌感染,伤口发炎导致身体发热,高烧不退……”

他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回头看晓楠,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她的脸上,“考虑清楚,到那时怕就不是一支烫伤膏能解决所有问题了。”

晓楠抿唇看着他。

危言耸听!


第5章 终于还是见到了

“那麻烦景医生帮我开个药单。”

明知他在夸大其词,但谁让他是医生呢?!

“小林,去替尹小姐开单吧。”

“好的。”

小护士出了病房去。

景易宣拿起床尾的检查表,龙飞凤舞的在上面写着什么,握笔的手指,干净葱白。

末了,同尹思若交代,“你的情况恢复得还算比较理想,好好休息,按时吃药,有问题随时叫我。”

他将笔收进胸口的口袋里,迈开双腿,出了病房去,头也没回。

“姐,姐!干嘛呢,又发呆!怎么样,怎么样?他是不是特别优秀?”景易宣前脚才踏出去,尹思若就迫不及待的追询姐姐的意见。

晓楠缓然回神,看着妹妹脸蛋上那掩饰不掉的爱慕,她满心的焦躁和不安。

“我先去拿药。”

她找了个借口,匆匆出了病房。

长廊上,景易宣正和一群医生们边走边聊着,偶尔他会侧头过来同身边的医生谈论两句。

即使隔着长长的距离,晓楠还是能清楚的捕捉到他侧颜上的那一抹令人炫目的笑容。

恍如隔世,一去四年,他还是他,笑若星辰,仿佛什么都未曾改变,却又似什么都变了。

至少,这笑,她再也明目张胆的见不到了。

心,有些闷痛。

晓楠缓然回神,匆忙追上他的脚步。

“景医生。”

尹晓楠站在他的身后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身前的男人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

“景医生!”

晓楠又追了几步。

终于,前方的景易宣停了下来,所有的医生也跟着停下。

他双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中,转身,慵懒的眯着眼,睇着对面的尹晓楠,“尹小姐,有事?”

“嗯。”

晓楠点头,心跳如鼓。

看一眼他周边的其他医生,她抿了抿唇,有些不自在,“那个,能不能单独跟你聊聊?”

“我只聊病患的病情,其他事……抱歉,我很忙。”

景易宣说完,转身要走。

身旁的几位医生误以为又是一名爱慕景易宣的家属,纷纷忍俊不禁的笑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晓楠深呼吸了口气,捏了捏拳头,晦涩的说道,“景医生,我能不能恳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妹妹!”

景易宣回转身来。

一贯淡漠的眼眸此刻寒如冰池,“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薄唇间溢出来的声音更是冷得叫人不寒而栗。

高抬贵手的放了她妹妹,就像当年她求着自己放过她一样吗?他景易宣于她,是毒蛇?还是猛兽?!

见尹晓楠不说话,他凉凉的掀了掀唇角,“你的妹妹比你可爱多了。”

“她因为你跳楼了。”

“所以?”景易宣挑眉,事不关己的问她。

晓楠尽可能的忽视掉他的恶劣态度,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她,请你跟她说清楚,不要给她任何奢望的机会!”

景易宣听完她的话,‘嗤’的一声就笑了。

那笑,冰凉而讥诮,分毫不达及眼底。

他一步走上前来,逼近晓楠,双手懒懒的兜在口袋里,低着眉,居高临下的觑着她,好笑道,“她喜不喜欢我,这是她的事情,与你有干系?还有,尹小姐,实在抱歉得很,我景易宣只是个医生,还不具备主宰别人心脏的能力!你的忙,我帮不上。”

他说完,转身,领着那帮医生,头亦不回的离开。

他走了,身边却仿佛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当你喜欢一个人时,他的身上就会有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特殊味道。

而偏偏,留在晓楠身边的就是这股特别的余味,弥漫在她的心里,久久散不去。

戴云庭城南的别墅里。

晓楠抱着抱枕缩在客厅的沙发上,头闷在枕头里,有气无力的问身边的戴云庭,“你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吗?”

“嗯?”戴云庭递了杯水过来,“先喝口水。”

晓楠闷在枕头底下,摇头,“不想喝。”

戴云庭将水杯搁在长几上,撞了撞她,“到底见着谁啦?一副丢了魂的样子。”

“景易宣。”晓楠的声音闷闷的从枕头底下发出来。

戴云庭喝水的动作僵在半空中。

半响,“终于还是见着了?”戴云庭没有太多的惊讶,将手中的水杯搁回在长几上。

“你一早就知道他来A市了?”晓楠终于抬起了头来,问戴云庭。


第6章 希望

“嗯,他来的那天我们一堆哥们出去聚了聚,再说,我跟他虽然不是同科室,但好歹也在一个医院,偶尔会在手术室里碰到。”戴云庭如实交代。

“不告诉我,是怕我多想?”

戴云庭摊手,默认。

晓楠将头埋得更深了,她显得有些焦躁不安,“我不想被他知道阳阳的存在。”

“你怕他妈会知道?”

“他妈不会轻易放过阳阳的,不,她那么残忍,她会要了阳阳的命。”晓楠根本不敢去想象如果被温纯茹知道这个孙子的存在之后会是个什么结局。

“你放心,他不会知道的。”戴云庭回得很笃定。

晓楠抬起头来看他。

“他知道你结过婚了,就算他见到阳阳,也会以为阳阳是我的孩子。”

晓楠愣了一下,确实,她是结过婚了,就是同此刻身边的这个男人。

可,他们也离婚了,而且他们根本就是有名无实的短暂夫妻,结婚的缘由不过是为了给小向阳上一个名正言顺的户口罢了。

“其实,反过来想,他的出现说不定就是给了阳阳新的希望!”

“你的意思是……”晓楠一下子挺了精神,眼露精光。

“是!他是阳阳的亲生父亲,他的骨髓配对率比任何陌生人都来的高,这就是一线生机。”

晓楠的眼底露出了希望之光,激动的起身就要走,“我这就去找他。”

戴云庭忙将她拉住,“晓楠,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过几天我们医院会进行一次全院的常规体检,到时候我们血液科会负责给所有的医生做血检,然后我会把他的血样提出来去给阳阳做个配型,如果能配上你再去找他也不迟。”

“是,是是。好,那太好了。”

晓楠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她握住戴云庭的手,感激道,“云庭,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帮我。”

他是她最好的朋友,也同样是小向阳的主治医生。

如果不是他三番两次的帮着他们母子,说不定他们根本无力支撑到现在,不管是阳阳的病,还是她的精神。

戴云庭拍了拍她的手背,“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更何况,我只是做了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

妹妹住院以后,晓楠就更忙了。

到了周末也没时间去做兼职推销,一整天都在住院部上上下下来回跑着,上午陪妹妹,下午陪儿子。

“姐,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到底觉得人家景医生怎么样啊?”尹思若躺在床上一边吃橙子,一边问尹晓楠。

晓楠剥橙子的手,僵了一秒。

“什么怎么样?”她的态度冷冷淡淡的。

“就是做你的妹夫怎么样啊。”

晓楠抬起头来,看着有些天真的妹妹,“不怎么样。”

“姐……”尹思若不快的嘟起了嘴。

“思若,你了解他吗?”尹晓楠将手中的橙子放回到身边的床头柜上,“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又对他的家庭背景了解多少?爱情不是儿戏,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两个人在一起,很多时候讲究的都是门当户对。”

“姐,你别拿你过去的事情来跟我说教,不是每一段感情都跟你的经历一样!”尹思若听了姐姐泼过来的凉水,顿时有些火了。

晓楠的脸一白,呼吸有些不顺畅,“尹思若,我不管你怎么想,但你就是不能喜欢那个人!”

她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再踏上自己这条老路的!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谁也管不着。”尹思若油盐不进,任性的别开了脸去。

“咚咚咚——”

倏尔,病房门被敲响,就见景易宣迈着修长的双腿,从外面走了进来。

金色的阳光从他的身后方洒进来,投下一抹孑然的影子,他站在那里,冷傲孤清的气质,如遗世独立,拒人千里之外。

“景医生,你来得正好。”

一见景易宣,尹思若刚还不快的脸蛋上瞬间展开了笑容,“你要再不出现,我就要被我姐给叨死了。”

景易宣面无表情的朝床上的尹思若走了过去,视线分毫也没有落在侧旁的晓楠身上。

“今天感觉怎么样?”

他拿起尹思若的检查表,快速的浏览了一番。

“也就那样,没觉得好太多。”尹思若扶着头,佯装不舒服。

景易宣细长的黑眸扫了她一眼,将检查表搁了回去,“你的脑部已经没有大碍了,下午我会帮你直接转到骨科刘医生手里去。”

“啊?”尹思若一惊。

自己这才在脑外科呆了几天啊,还没来得及跟他表白呢,这么快就被转走,那自己的这番苦心岂不都白费了?

“景医生,可是我现在还很不舒服,我不……”

“尹思若。”

景易宣将她的话凉凉的打断开来,“我们脑外科的每一张床位都非常矜贵,而且,每一张床都是用来救死扶伤的。”

“可是,我……”尹思若委屈的想要辩解。

“听说你喜欢我?”景易宣突然转了个话题。

晓楠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说什么。


第7章 我是为你好

尹思若也同样惊讶的看着他。

“别白费力了,你根本不是我的菜!还有……”他淡漠的扫一眼她打着石膏的腿,凉薄的掀了掀唇角,轻笑道,“我简直不敢想象,为男人跳楼自杀的蠢女人该拥有怎样的低智商。”

他说着,别有深意的觑了一眼面色不佳的晓楠,“听说低智商这东西是会传染人的,而你,还不值得我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

“……”

晓楠深深的呼吸了口气,胸口的某个部位仿佛被什么刺到了一般,隐隐作痛。

这句话很耳熟,四年前,这个男人的话还犹在耳畔间响起。他说,‘尹晓楠,听说低智商这东西是会传染人的,不过没关系,我让你染个够,你说咱们是唾液传染呢,还是直接……性传染算了?’

“还有,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突然,景易宣的一句话,将回忆中的晓楠猛然拉回了现实中来。

她怔了半秒,眸色暗了下来。

而尹思若早已泪眼涟涟。

也是,刚刚那些绝情而又阴损的话,又有几个女孩能经受得住。

“你们收拾一下,下午准备换病房吧。”

景易宣说完,转身出了病房去。

“不管怎样,我是不会放弃的!!”尹思若躺在床上,冲他的背影执拗的大喊。

病房里,只剩下尹晓楠和妹妹尹思若。

“姐,我跳楼自杀的事情,是不是你跟他说的?”尹思若冷着脸质问晓楠。

“是。”

晓楠点头承认,起身,开始收拾东西,“我是为了你好。”

“什么叫为了我好啊?”尹思若急了,提高分贝就冲她大喊,“尹晓楠,你看我现在好吗?你以为你到底谁啊?你凭什么给我的爱情做主啊!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为什么要让他来跟我说这些难听的话,你到底什么心思啊?!!”尹思若声泪俱下的讨伐着自己的姐姐。

尹晓楠替她收拾衣服的手,僵住。

尹思若的每一句质问,就像一把利刀,刀刀剜在她的心口上。

“尹晓楠,你是不是也喜欢他,也想追他啊?你要是的话,你就直说啊,你没必要这样在我背后桶我的刀子!”

晓楠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妹妹,眼神落在她的脸上,透着一种彻骨的心寒,“在你心里,你姐姐我就是个这么不堪的人吗?”

她真的只是单纯的不想看到自己的妹妹同她一样,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那种深爱却又不能爱,甚至于日日夜夜都要遭受着别人的恐吓和惊吓的日子,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

晓楠扔了手里的衣服,“我去看看阳阳。”

说完直接出了病房去。

晓楠靠在长廊的墙壁上,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努力的想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但胸口那种闷闷的不适感,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红了眼眶。

她没想到因为她的一句多嘴,会把自己和妹妹的关系闹得这么僵,甚至于会让她在景易宣面前那么难堪。

她甚至于都不敢告诉妹妹自己和景易宣曾经的关系。

还有……

他有女朋友了!

这明明是一件好事的,这意味着他们俩终于都有了自己的新生活,她该高兴的,却偏偏,不管她怎么努力,面容上就是挤不出一丝笑来。

那日之后,尹思若就被转到了骨科去,五天之后就顺利出院,而晓楠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景易宣了,虽然她天天出入辅仁医院,但到底是不同的两个科室,差了好几层楼,想要遇上倒也不容易了。

典石家装,总监办公室内——

“晓楠,那这个案子,我可交给你了。”

总监李建成把新客户的资料交到晓楠的手里,“这个客户我之前让小文跟进过,他家是一栋小型别墅复式楼,上下楼层加起来大约1000平方的样子,家庭条件相当优渥,钱对他来说绝对不是问题,关键是设计理念一定要让他满意。晓楠啊,你是咱们设计部最精细的人,平日里耐心也是最好的,我估计这案子一定不省心,有钱人都比较难搞,所以到时候可能就需要你多费点心了。”

“好的,我一定会注意的。”晓楠点头。

“今晚已经跟客户约好六点在上水国际吃晚饭了,待会下班之后你去赴约,好好跟客户谈谈,看他具体有什么设计方面的要求,我们尽量满足。文件夹里有客户的联系方式,待会你直接跟他电联就行了。”

“嗯,好的。那总监要没什么其他事,我先出去了。”

“嗯,忙去吧。”


第8章 意外重逢

晓楠提前半个小时下班,坐捷运直奔上水国际饭店。

却没料到,一进酒店,一眼就见到那个数日不见的男人,景易宣。

今日的他,与平时稍有不同。

脱了那件象征着身份的白色大褂,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席质地考究的深色格子西服。

西服的剪裁一看就知出自国外名家设计之手,衣型完美的包覆着他修长健硕的体格,低调的优雅气质,更是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叠着双腿,散漫的坐在沙发里,幽远的视线落在窗外的繁华都市之景上,眸色更加深沉了些。

他似乎在等人。

修长的手指,饶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以显示他的耐性在等待中慢慢被耗尽。

晓楠正要别开视线去,未料,他突然偏头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两束眸光直直相撞,晓楠的仓皇瞬间被他尽收眼底,甚至于来不及做分毫的掩饰。

晓楠匆忙找了个位置背着他坐了下来,深呼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紧张的心绪稍微平静些分。

从包里翻出资料,正打算给客户打电话,却还没来得及翻出客户的资料,突然,包里的手机响了。

晓楠自以为是客户打过来的,急忙去翻手机。

看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鄂住。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数字,没有保存在她的手机通讯录里,但那些数字组成的这组号码,却像是用刀刻在她的灵魂深处的一般,即使一去四年,却并未随着时间而被风化,反而记忆越来越深。

这是他景易宣的手机号码,四年前到如今,从未更改。

可是,他怎么会有自己的联系方式?她的号码早在逃离S市的时候就换了。

晓楠回头,朝他看过去,而他,也正淡淡的看着她,手机还贴在他的耳边上。

晓楠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打算就这么两头坐着跟我谈方案?”

景易宣低沉的声音,不轻不重的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

“啊?”晓楠一愣。

“还是说干脆直接在电话里谈?”

晓楠顿时回了神过来,急忙翻开客户的资料,鄂住。

懊恼的锤了锤自己的木头脑袋,这时候实在有些后悔没早一点翻阅客户的资料了。

“尹小姐,你连客户的基本资料都不提前了解的?”显然,他对她的工作态度非常不满意。

“对不起。”晓楠连忙道歉。

因为要提早半个小时下班,所以手上的工作卡得很紧,下午从总监那拿到资料后还来不及翻一眼,就一直忙到了出来的前一刻。

“景医生,我马上过来。”

晓楠说完,挂了电话,匆匆抱起资料,硬着头皮就往景易宣的那一桌走去。

她站定在景易宣的桌前。

“景医生,您好。”

她不卑不亢的同景易宣打招呼,态度疏离且极为公式化,“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你。”

景易宣叠着腿,懒懒的坐在那里,深沉的眼眸落在晓楠那张极为平静的脸蛋上,淡淡解说,“我也是半个小时之前知道的。”

晓楠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资料推送到景易宣跟前,直接进入主题,问他,“景医生对自己房屋的设计有什么具体要求吗?您可以看一下,这些是所有装潢设计的主题风格,您要有特别喜欢的可以告诉我。”

景易宣抬了抬眼皮,没有去看她送过来的资料,“我饿了,先吃饭。”

晓楠愣了半秒,释然一笑,收了手里的资料,“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其实,她平时不这样的,平时她跟客户谈方案的时候,总会记得要寒暄几句,要说一些客户爱听的话,然后才慢慢进入主题,可是,跟景易宣就不行了,她只迫切的想要进入主题,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次的会谈。

“Waiter!”

景易宣招来服务员,“点单。”

很快,服务员拿了菜单上来,俩人一人一份,晓楠接过却没点,景易宣也不客气,兀自先点开,“红酒烩牛肉、蔬菜鸡肉串、肉汁小土豆、法式奶油菜花汤,再加一份点心肉桂红酒煮苹果。够了。”

他利落而优雅的点餐完毕,收起菜单,交给服务员,从始至终,没有咨询过对面晓楠的任何意见。

“景先生,点这么多,我们俩能吃完吗?”终于,晓楠提出异议,节俭的性格使然。

景易宣只抬了抬眼,没有理会她的异议。

晓楠乖乖闭了嘴。

很快,菜上来,四溢的香气搅得晓楠都有些饿了,她拿起竹筷想开动的,却见对面的景易宣完全没有要下筷的意思,她忍不住问他,“你不是饿了吗?怎么不吃?”

“暂时不想吃,你吃吧。”

他淡淡的回答一句,眼眸便看向窗外,不再说话了。


 谁知四年后相遇,他冷漠,他无情,他恨她入骨……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3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