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乡野小民,一路不断崛起,成就一段无双之路……

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乡野小民,一路不断崛起,成就一段无双之路……

第1章 神秘的珠子

幸福村,四周群山环绕,只是在前些年的时候全国各地响应国家号召,修筑村村通公路的时候,才算是打通了一条出村的水泥道路。在村东头的位置,还有一条美丽的清水河,四周环绕的山脉与清水河相互映衬在一起,可谓是山清水秀,风景独美。

“孩子他娘,娃儿的婚事咋说了?”前晌十点多钟的时候,王木生从山上刨药回来,到了院子里刚要把一上午在山坡上刨到的草药晾晒出来,父亲沉闷的声音就从屋内传了出来。

闻言,王木生放下药筐,压低脚步,向着窗台的位置凑了过去。

“不行,俺让东头大翠嫂子问过了,人家女方不愿意。”刚走过去,母亲叹息的声音响起,满是无奈。

“为啥不行?咱们家木生可是方圆十里八村唯一的一名大学生,她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姑娘,凭啥看不上咱们家木生?”父亲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种轻颤。

“孩子他爹,咱们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自打木生这孩子考上大学那年你生病到现在更是艰难,这几年,如果不是木生坚持辍学每天上山去给你刨草药治病,早就穷的连锅底都揭不开了。”母亲无奈的叹息道,说着竟是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木生这孩子,是我拖累他了,我这不死不活的样子,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样也能让木生这孩子减轻一些负担……”父亲愧疚的声音也变的哽咽了起来,话音落下,房间内传出了重重的撞击声。

“孩子他爹,你这是干吗呢!”母亲急切的声音响起,接着是两人更加无奈的哭泣声。

王木生心头猛的一颤,几个箭步冲了进去。

房间内母亲抱着父亲,两个人抱头痛哭,“爹,娘……”父亲的额头通红,带着一块青紫的印记,王木生看的满目通红,眼珠充满血丝,眼眶之中也噙满了泪花,双手握紧的拳头锋利的指尖更是刺入掌心。

“木生,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见到王木生,父母有些意外,慌忙分开各自擦干眼角的泪痕,勉强挤出了一张笑脸。

“爹,你刚才是要干啥呢?”

“没,没啥。”

“还没啥呢,我刚才在外面都听的清清楚楚。”王木生的情绪很激动,声音之中带着一种强烈的颤抖,强忍着泪水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不过最终还是滴落了下来。

“木生,是爹拖累你了!”父亲叹了口气道。

“爹,你说这算啥话呢,以后你可不能再想刚才那样了,不然的话,如果你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话,我就也不活了。”担心父亲会做傻事的王木生,用自己来威胁父亲,他知道,父母最在乎的人就是他,这样威胁的话,父亲就肯定不会去做傻事了。

“你这孩子……”迎着王木生坚定的目光,父亲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五年前,王木生考上国内有名的大学,成为附近方圆十里八村的地方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这本是一件欣喜自豪的事情,然而就在王木生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同一天,他被检查出患有慢性肾衰竭的重病,这么些年来,全靠一个老中医给的偏方维持着病情没有继续恶化,不过却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爹,娘,我去瓜田看看,马上就到了西瓜成熟的季节,我去施点肥。”王木生的心头,终于重重的松了口气出来。

“成,那你去吧。”

离开家,王木生挑着一担土肥向着瓜田的方向走了过去,他目光坚毅的看着前方,一步一步迈着坚定的步伐:“爹,娘,你们放心,爹的病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而且以后我也一定会让您二老过上好日子的。”

他发誓,就算是在家种田,也要种出一个名堂来,让所有的人知道,就算是不上大学,他王木生也不是一个孬种。

前几天刚刚下过的一场大雨,冲走了路面上一部分的泥土,以至于新一层的泥土裸露了出来,王木生刚刚走出村口,就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只见还是黄土的地面上,一个圆不溜秋的东西被卡在黄土之中,其中有一半的地方已经裸露了出来,看上去乌不溜秋光溜溜的。

“这是啥玩意?”弯腰,王木生将东西抠出来,这是一个直径大约有三公分的样子,通体乌不溜秋的,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不过拿在手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很舒畅,就像是拿着这玩意,整个人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不会是幻觉吧?”心头突然生出的感觉,让王木生不免有些诧异,看了看手里乌不溜秋的珠子,王木生觉得可能是天气太热产生的幻觉:“不过这珠子倒是挺奇怪的,乌不溜秋的,拿在手里也轻飘飘的,也没有什么感觉,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前几年,村里经常有一些人到村子里收东西,这些人在村子里收的东西,大都是一些看上去很破旧或者是很奇怪的东西,但是给出的价格都很高,有的时候,一些东西竟然给出了忙活一季子田地里的农活,才能赚到的收入。

“说不定这东西也是个值钱的玩意呢!”回想起前些年那些进村收东西的那些人所收的东西,王木生决定要把这可珠子留下来,虽然说最近两年进村收东西的人越来越少,但是零零散散的还是有人来的,如果遇上了,说不定还能卖些钱来。

不过正当他打算收起这枚珠子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通体乌黑暗淡无光的珠子,突然间泛起了一阵刺目的光芒,随着他一脸震惊张大的嘴巴,竟是直接飞了进去。

“尼玛,不是吧!”

珠子被吞进体内之后,王木生可以感觉到珠子在不停的来回游走着,一会在胸口的位置,一会又跑到了小腹的位置,一会在手臂,一会又在大腿,更要命的是,时不时的还会跑到那要命的地方。

王木生想哭,本以为可能捡到了个宝贝,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二话不说,放下一担土肥,撒开脚丫子向着村口卫生室的房间就跑了过去。

几分钟的时间过后,一路飞奔的王木生终于来到村卫生室。“宋医生,救……,救命……,救命啊!”从来没遇到这种事情的王木生,进屋就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

第2章 叫救命的女人

“王木生……”宋佳被王木生的大叫声惊了一跳,抬头看着一脸激动的王木生慌忙安慰道:“别急,先别急,到底啥情况你先给我说清楚?”

城里来的医生宋佳,是整个幸福村最漂亮的女人,不仅人长的漂亮身材好,就连穿衣打扮也很洋气。

此时的宋佳身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裙,外面披着一件白大褂,整个人坐在一张木藤椅上。白大褂的纽扣没有系,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以腰肢为中心的纤细的曲线。

“刚才……,刚才一个珠子被我吞进去了。”王木生着急的道,这会完全没有心思欣赏眼前的一幕风景。

“多大?现在在哪个位置?”

“这么大,就在这个位置。”王木生比划着,指了指胸口的位置道。

“你说什么?这么大……”宋佳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按照王木生比划的大小,那颗珠子足足有一个核桃般大小,怎么可能能被吞下去呢?不过看着王木生那一副表情,再回想起以往王木生在村里的为人,虽然觉得有些不大可能,不过宋佳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王木生。

伸手在王木生刚指的胸口处按了按:“是这个地方吗。”

“刚才是这个地方,不过现在又往下跑了。”宋佳的手指很柔软,戳在身上有一种软若无骨的感觉,夏季的衣衫很单薄,王木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指尖传来的那种滑腻的温度。

“这里?”

宋佳稍稍的楞了一下,东西还会自己跑,这倒真是奇了怪了,不过她那娇俏的玉手,在瞬间的迟疑之后,继续缓缓的向下挪动了一些。

“再往下一点。”

宋佳依言,玉手再次缓缓滑落。

“往右,往右一点。”

“左,稍稍往左回一点。”

“往下。”

“再往下。”

宋佳的手掌此时已经按在了王木生小腹处的位置,闻言,继续往下按了下去。

“对,就是这里。”等到王木生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话音出口的第一时间,自己就傻愣在了那里。

“王木生,你说的那颗核桃大小的珠子就在这里?”宋佳有些羞恼的道。

王木生木纳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慌忙摇了摇头,珠子,确实是在宋佳按的那个位置,但是却不是她想的那样,不过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

原本就涨红的脸颊,随之也变得更加通红了起来,迎着一脸羞恼的宋佳,挣脱出去,扭头,一路狂奔了出去。

一口气跑回到放下一担土肥的位置,王木生这才停下来,到了这个季节,虽然还未到正午的时间,但是阳光已经变得异常的毒辣,气温很高,有一种快要把人烤熟了的感觉,不过他却没有感到一丝炎热的感觉,而且连口粗气都没喘。

“真是奇了怪了!”王木生暗自奇怪的嘀咕了一句。低着的脑袋,可以清楚的看到,小腹下方正中央的位置,依旧处于一种不安分的躁动之中“真是丢死个人了!”脑海中回想起刚刚那一瞬间的一幕,王木生一脸尴尬的囧红。

挑起一担土肥,王木生继续沿着村口的小路继续往东向着清水河的方向走了过去,他们家的瓜田,就在靠近清水河的位置,瓜田因为临近清水河的关系,倒是可以经常浇灌,不过因为山地土质的问题,就算是经常浇灌,西瓜的个头也不大,而且大多也都不甜,翻山越岭的拉到镇上去卖的话,也卖不了几个钱。

“玛德,如果这西瓜能长的像人家电视上说的那什么新疆大西瓜,长那么大个又大又甜就好了。”放下一担土肥,王木生打量着瓜田里的西瓜,一脸期待的道,这几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办法,可以让瓜田里的西瓜长的更大,也更甜一些,可是始终都没有办法,就连去了自己在农大研究生学院读研究生的同学那里搞来了一些新的种植和施肥技术,哪怕是新的品种也不行。

话音落下,王木生突然感觉有些异常,珠子在体内的位置,似乎有一股温暖的热流从珠子内散发出来,这股暖流从珠子内散发出来之后,直接就溢出了体外。

“救命,救命啊……”奇怪的情况王木生还没来得及多想,就听到一道有气无力的呼救声,声音很柔弱,但是他却听的清清楚楚。

第3章 透视治病

救人要紧,来不及奇怪那股暖流和自己的听力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好的问题,王木生撒开脚丫子向着声音传过来的地方一路狂奔了过去。

跑过去之后,王木生看到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女人倒在清水河的河岸上,一脸苍白,不过依旧美的令人窒息。

五官很精致的女人,整个脸上的五官,完全就是上帝造物主完美的产物,鹅蛋脸,柳叶眉,肌肤欺霜赛雪,宛如凝脂白玉,一双清澈有神的眉目和那小巧的瑶鼻映衬在一起,更加凸显出成熟女性的魅力,嘴唇很薄,很性感。

王木生甚至觉得,如果美丽要用一个人来形容的话,一定是有眼前的这个女人。

“药,把药给我……”女人见到王木生时,颤抖着手指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地方道。

顺着女人手指所指的方向,王木生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药瓶,慌忙一个箭步跑过去捡起药瓶,瓶身上写着阿司匹林几个大字,这是一种治疗急性心肌缺血的急救药,打开瓶盖,王木生按照说明上的剂量倒出几粒在女人的掌心。

女人感激的看了王木生一眼,然后十分艰难将掌心的移到了嘴边的位置吞了下去,几粒小药丸吞下之后,脸色终于慢慢的缓和了下来。

“张倩,谢谢。”缓过来之后,女人一脸感激的道,右手一道伸了出去。

这一刻,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她不免盯着王木生多打量了几眼,这模样,倒是挺憨厚的。

尤其是王木生那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神,这是让她觉得王木生与城里那些男人最大不同的地方,这种清澈,虽然有些激动,但是却不带丝毫亵渎的目光,是她在别的男人的眼神中,从来未曾见过的。

“王木生。”王木生点点头。

女人的手很滑,很细腻,十指纤长,握在手里有一种软若无骨的感觉,握上去之后,王木生不免有些失神了。

“看什么呢?”失神的王木生,让张倩愈发觉得憨厚可爱。

“没,没什么。”王木生慌忙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回了一句,转移话题继续道:“对了,看你不像是我们这十里八村的人,你是咋跑到俺们村来的?”这个时候,他也第一次盯着张倩仔细的审视了起来。

一身紧身的运动衣,将她的好身段尽情的释放了出来,精致的五官给人一种十分清新的感觉。

“没什么,只是出来看看这山里的风景,散散心。”张倩笑微微的回道。

“看风景,散心,那你就是电视上老说的那些驴友吧?”王木生挠了挠头道,在电视上,倒是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城里的有钱人经常一个或者是多人一起,到山里去冒险旅游,这些人被称之为驴友。

“驴友?算是吧!”张倩的嘴角再次乐开了花。

“你这种急性心肌缺血的毛病有多久了?”目光落在张倩的身上,王木生继续道。

这种急性心肌缺血的毛病,一般都是发生在老年人身上,这点王木生在跟着给自己父亲一剂中药方的老中医那里,也知道一些,像张倩这般年纪就得了这种急性心急缺血的毛病,还是很少见的,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罕见。

“有些年头了,老毛病。”张倩随口回了一句。

“可惜了!”王木生闻言,心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像张倩这般年轻漂亮的女人,如此年纪就得了急性心肌缺血的毛病,确实是挺让人觉得挺可惜的!“如果自己是医生的话,一定想办法把这女人的病给治好了。”

随着他的意念至此,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王木生赫然发现,原本一切正常的张倩,突然之间一股深灰色的雾气就从她鼻孔的地方开始往外溢出,接着这股深灰色的雾气直接又涌入到了他的体内。

深灰色的雾气进入王木生的体内,位置刚刚好是在那可神秘的珠子所在的位置,王木生可以感觉的出来,那些深灰色的雾气,进入体内之后,全都进入了那颗神秘的珠子内。

于此同时,王木生也感觉到了一种匮乏,整个人的精神似乎萎缩了许多。

“怎么回事,那些深灰色的雾气是什么东西,怎么会钻到刚刚才飞进体内的珠子里呢?”来不及思索自己怎么会觉得有些精力匮乏,王木生打起精神想要搞清楚这些深灰色的雾气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在此时,随着他集中精力想要看清楚深灰色雾气的时候,神秘的珠子竟然跑到了左眼的位置,下一刻,张倩整个人直接就变得透明了起来。

整个人完整的展示了出来,柳腰,长腿,王木生终于再也忍不住,鼻血喷了出来。

“怎么流鼻血了?”见到王木生突然喷出鼻血了,张倩不免有些担心了起来。

“没,没事。天热上火……”王木生慌乱的回道,哪敢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

好一会的功夫,止住鼻血之后,王木生继续看向张倩的时候,视线再次直接透视了下去,穿过体表的肌肤,血肉,骨骼和经脉,张倩整个身体的内部构造清楚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王木生看的很清楚,在张倩体内连接心脏的这些血管之中,有一处的血管已经萎缩,张倩的病情属于急性心急缺血,按照情况来推断的话,一定就是因为这处血管萎缩的缘故。萎缩血管一片深灰,而深灰色的雾气,就是自这一片深灰的地方溢出的。

随着深灰色的雾气的不断溢出,血管恢复了很多,不过到最后,剩下几丝的深灰色雾气却一直都从鼻孔溢出之后,就又原路返回了进去,始终不能被珠子吸收。

“透视,治病……”意外的收获,让王木生有些欣喜若狂了起来,从刚才的一幕他可以完全的判定,这颗神秘的珠子,让他拥有了可以透视治病的能力。

第4章 诚信水果连锁超市

“不知道父亲那种慢性肾衰竭的病能不能治?如果也能治那就太好了!”视线从张倩身上收回,王木生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还卧床的父亲,如果这颗神秘的珠子能够治愈父亲的病,也算是解开了全家人心头的一个心结。

“深灰色的雾气应该就是病气,如果病气被完全吸收,就算是完全的恢复了。”

王木生暗自在心中分析道,按照张倩的情况,那种深灰色的雾气还有一小部分没有被吸收,算是没能完全恢复,不过看着血管恢复的情况,应该不会再出现像张倩所说的那种时常昏迷的情况。

“那个,我跟着一位老中医学习过一些中医推拿的手法,你那个心脏缺血的问题,我可以帮你推拿一下,不敢保证一次推拿就能完全根治,不过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病情突发的情况。”视线落回张倩的身上,王木生继续道。

以目前张倩的病情,就算是他真的不能彻底治愈,但是用这种异能治病的办法,保证张倩以后不会发病倒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要这么做的话,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借口。

王木生知道中医的神奇,尤其是神奇的中医推拿,更是有着许多神奇的效果,所以将神秘珠子治病的事情,推脱到神奇的中医推拿上,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借口。

“你还懂中医?”张倩惊呆的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木生。

中医作为华夏传承久远的一门医术,确实有许多神奇的地方,甚至是有许多重症,在现代先进的医疗条件下无法治愈,但是却可以通过中医的药物调理,针灸,推拿完全康复,这样的事情,更是直接导致中医慢慢的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神话色彩。

“嗯,如果你信的过我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试一试。”王木生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张倩不再说话,只是盯着王木生仔细的打量了起来,那一脸真诚的模样,让她觉得王木生应该不是再说谎。

“我要怎么做?”点点头,张倩答应了下来。

“坐下别动,我帮你在后背上推拿一番即可。”

张倩依言,就地在河岸上坐了下来。

王木生倒是真的从给父亲药方的老中医那里,学习过一些中医推拿的手法,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长这么大,王木生还是第一次与女人有着如此亲密的接触,手掌触碰上去的瞬间,心头不免也跟着躁动了起来,呼吸加快,心跳急速。

“呼……”

深嘘了口气之后,王木生终于勉强 压制下了内心的激动,但是食指触碰上去的时候,依旧会不免一阵颤抖。

装模做样推拿的过程,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种折磨,好一会的功夫,一番推拿按捏之后,停了下来的时候,心头才算是真正放松了口气出来。

“这就好了吗?”张倩一脸难以置信的道。

“好了,你放心,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再出现像今天这种情况,后面我会尽快想办法让你痊愈的。”王木生点点头道。

“这是我的名片,想到办法的话打这个电话找我。”张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虽然依旧觉得让人难以置信,但是心头的期望却是被完全点燃了起来。

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是不是真的如王木生说的这般,但终归,还是让她有了期盼。

王木生点点头,伸手就要接过名片,不过手掌不知道是下意识的还是无心之举,莫名的就触碰到了张倩那细嫩如玉般的手指之上,瞬间的感觉很清凉,仿若触电。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城了。”张倩下意识的缩回手掌,看了看腕表的时间继续道。

“那咱们走吧。”王木生有些恋恋不舍的道,说着目光落在名片上扫了一眼,名片的内容很简单,最普通材质的名片,上面写着张倩的姓名,电话,还有诚信水果连锁超市几个字。

“咱们城里的诚信水果连锁超市就是你开的啊?”几乎是下意识的,王木生问了一句。

“嗯,你也知道?”张倩点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当然了,诚信水果连锁超市,可是咱们县城最大的水果零售超市,哪有人不知道的呢!”

“呵呵,走吧。”张倩呵呵一乐。

离开清水河,王木生送着张倩向着出村的方向走了过去,这是整个幸福村出村的唯一道路。

张倩在前,王木生在后,紧身运动衣勾勒出的背影更显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王木生再次透视了过去,瞬间,一个背面的大特写清晰的展露了出来。

“尼玛,真要命!”暗自嘀咕了一句,这才费力的将视线拉了回来。

“咦,这家瓜田的西瓜长的还挺不错的。”路过王木生家瓜田的时候,张倩有些吃惊的道。

幸福村清水河这一带的地方,她倒是经常来这里游玩散心,对于这边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在这里,像现在这块瓜田里长这么大个的西瓜还是从来没有的。

王木生此时也注意到了自己瓜田里的情况,原本只有小个头哈密瓜大小的西瓜,此时已经有了两个柚子般大小的块头,足足有他前面打这里经过的四倍之多。

第5章 种田好帮手

什么情况?

王木生目瞪口呆的看着瓜田里的一幕,震惊的瞪直了眼睛。

从他前面经过瓜田到现在,充其量不过就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可是在这不足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自己瓜田里的西瓜块头竟然长大了四倍,而且,整个瓜田内的西瓜,个个的大小十分匀称,就连形状也完全相同,表面看上去变得更加光润亮泽了许多,但从外表去看的话,整个瓜田内所有的西瓜,相互之间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差异。

最重要的,西瓜看上去似乎已经完全成熟了……

“难道是因为神秘珠子的缘故?”回想起刚才经过瓜田的一幕,王木生暗自嘀咕了一句。

如果说刚刚经过的时候有什么异样的话,那就只有神秘珠子在体内的地方有过异样的感觉,似乎是有一股暖流从神秘的珠子内溢出,然后继续溢出体外。当时他就觉得奇怪,不过因为张倩的呼救声还没来得及琢磨。

现在看来,那股神秘珠子内溢出的暖流,应该就是导致自家瓜田里的西瓜,发生如此大变化的根本所在。

“太夸张了,简直不可思议!”大概的想明白问题的所在之后,王木生兴奋的咧开了嘴巴,“只是不知道,长大了的西瓜,味道有没有变的更甜一些?”

“想什么呢?笑的那么开心?”张倩笑微微的道,微微上扬的嘴角,勾起两侧浅浅的酒窝,很是诱人。

“没,没什么。”王木生挠了挠头继续道:“那个,天这么热,吃点西瓜降降暑吧?”

“这个……不大好吧。”张倩摇了摇头道。

“没事,这家瓜田是我们家的。”王木生笑呵呵的道。

“早说吗!”张倩娇嗔的道。

王木生跑进瓜田,摘下一个西瓜之后又走了出来。

放在地上,王木生一拳就砸了下去,力气很大,毕竟按照之前的情况,这一拳用力小的话,根本没有办法将西瓜砸开。

嘭……

伴随着一声爆裂开来的爆炸声响起,西瓜汁和果肉四溅,整个西瓜直接被王木生砸了个稀巴烂。

而且这还不算完,就连地面,都被他给砸出了一个坑来。

“大蛮牛……”张倩看着眼前的一幕,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王木生也愣在了那里,看着地面上被他一拳砸出的小坑,瞪直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难道说神秘的珠子还能改善自己的身体,力大无穷……”好一会的功夫,王木生才回过神来,眼前的情况,似乎也都只有那颗神秘的珠子才能解释,再联想起之前自己听力变好的事情,心头愈发肯定了起来。

继续从瓜田里摘了个西瓜出来,这一次王木生放聪明了很多,只是用了很小的力气就轻易的将西瓜破开,然后很随意的就掰开分作数块。

“尝尝看,这可是什么除了一些土肥之外,其它的什么肥料农药都没用的,用你们城里人的话来说,这可是纯天然绿色无公害食品。”拿了一块递给张倩,王木生乐呵呵的道。

“大蛮牛,你这人倒还真是挺有趣的。”张倩笑微微的接过西瓜。

一脸灿烂的笑容,仿若春天里盛开的桃花一般,尤其是嘴角两侧脸颊上勾勒出的一对浅浅的酒窝,更显迷人诱惑的气息。

王木生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

张倩吃西瓜的动作很优雅,一眼看去就像是在表演一样艺术一般,一双薄薄的性感红唇,洁白整齐的牙齿,散发出一种无可抵挡的魅惑。

嘎!

只是一口,一口吃进去之后,张倩整个人直接傻愣在了那里。

“甜,水分十足。”张倩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都没有吃过水分这么足,如此之甜的西瓜。

“怎么了?不好吃吗?”王木生有些担心的道。

张倩没有说话,只是接下来的动作已经证明了一切。一口接着一口不断的啃下去,原本优雅如同艺术一般的动作,片刻就变得有些粗狂了起来,再也看不到半分的淑女形象。

到最后,整个西瓜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甜,真是太甜了,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

自己瓜田里的西瓜,王木生最清楚,一股水糠的味道,“看来,刚才从体内神秘珠子内溢出的那种暖流,果然是不仅能让西瓜变大,还能变的更甜更有水分。”王木生拿起最后一块尝了一口,整个人瞬间也呆愣在了那里。

西瓜确实很甜,而且水分很足,最重要的是吃下去之后还很润口,润喉,整个人似乎都精神力许多。

“王木生,你们家这瓜田里的西瓜卖吗?”张倩试探的问道,她很清楚,王木生瓜田里的这些西瓜,所能带来的商机。

“卖当然卖了。”王木生毫不犹豫的回道,这些西瓜,也算是家里经济收入的一部分来源。

这个时候,他也回想起了名片上的内容,按照名片上的内容,张倩是做水果连锁超市生意的,如果将这些西瓜卖给张倩的话,倒是可以卖出个不错的价格。毕竟诚信水果连锁超市,是县城规模最大的一家水果连锁超市,一家几乎完全垄断了整个县城的水果零售行业。

“这样,目前市面上最好的西瓜在两块每斤的价格,这种西瓜我给你开八块每斤的价格,将这些西瓜全都卖给我如何?”张倩继续道。

八块的价格虽然很高,但是对于这样的西瓜来说,张倩觉得绝对值这个价格。而且,她自己经营的水果连锁超市,是县城里最大的水果连锁超市,这样的西瓜,就算是卖上十块每斤的价格也是不会有问题的。

十块的价格,扣除运输和销售的成本,其实她的水果行只能是保本而已。不过张倩在乎的不是这个,而是这种西瓜打开市场之后所打来的连锁效应,一定会间接性的带动其它水果的销售,张倩甚至觉得,如果王木生能一直供应这种西瓜的话,整个水果连锁超市的生意,将会得到很大的发展。

“你说啥?八块一斤?”王木生的嘴巴乐开了花,没想到这颗神秘的珠子,不仅能透视治病,还是个种田的好帮手,这样一来,以后当家种田,发家致富的梦想就不久远了。

第6章 达成约定

张倩点点头:“没错,八块每斤,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签订长期的收购合同,只要你这里有这种西瓜,我长期按照八块每斤的价格收购。”

“愿意,当然愿意了,这可真是太好了,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王木生兴奋的回道。

以往这些西瓜,去镇子上卖最多也不过五六毛钱的价格,有时候行情不好的时候,只能卖个三四毛钱的价格,现在八块的价格,相当于至少翻了十倍,甚至是二十倍的价钱。

按照自己家瓜田的产量,以往每年的产量大概在一千斤左右的样子,现在西瓜的块头,足足有以往每年的四倍大小,按照这种比例来推算的话,今年西瓜的产量至少要有四千斤左右的样子。

每斤八块,四千斤就是三万两千块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村里正常的情况下,每户人家一年下来种的粮食带西瓜包括鱼塘里的收入全部算下来,也不过一万出头的收入,这些钱,足足抵的上正常情况下,两三年的收入,而对于他们家来说,更是抵得上四五年的收入了。

“墨公路总店的你知道在那里吗?”约定达成之后,张倩继续询问道,整个人也变得兴奋了许多。

没想到这次到幸福村散心,倒是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有了王木生瓜田里的西瓜,她相信,自己的诚信水果连锁超市,必定可以借助王木生种植的这种西瓜,把名气打的更响。

这样以来,那些看中她水果行生意的人想要入行抢夺生意,那就更难了。

“知道,当然知道了,那可是你们诚信水果连锁超市开的第一家店铺。”王木生笑呵呵的回道,当时这家水果超市开业的时候,他正好在城里读高三,所以还是非常清楚的。

“那就好。走吧,我现在回城里去,明天上午你把这些西瓜送到城里的墨公路总店之后,打名片上的电话联系我即可。”张倩说完继续道:“到时候,咱们顺便把收购合同也给签了。”

“这个……”王木生有些为难的张了张嘴巴。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明天上午的话,怕是很难到城里,我们家里没有农用的机动三用车,只能有人力的板车来拉西瓜,就算是我提前把西瓜摘好装车,明天一大清早老早就出发,可拉着这么多的东西,等到了城里起码也要七八个小时的样子。”王木生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

父亲生病之后,家里条件一直不好,以往每年去镇上卖西瓜的时候,都是人力板车,很是浪费时间。虽然邻里乡亲们很多都买了机动三轮车,但是一向好强的王木生,宁可自己拉着板车去镇子上卖西瓜,也不愿意开口去管乡亲们借。

人穷志不穷,他一直都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将来有一天,一定可以出人头地的,哪怕只是在家种田而已,而现在,他已经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这样啊,把你的手机号给我留意下,明天上午我带车亲自过来一趟好了。”张倩想了想道。

“谢谢了,麻烦你了,这样的话,那就等明天你到了之后再去摘西瓜,这样能最大限度的保证西瓜的新鲜!”王木生有些歉意的道,然后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行了,要谢还是我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呢。”张倩笑呵呵的继续道,拨通王木生的电话,待到电话接通之后,这才挂断电话将号码保存了起来。“走了,明天上午到了这里之后我打电话给你。”继续招呼了一句,张倩就要离开。

“等一下……”王木生慌忙道,完了转身跑进瓜田又摘了两个西瓜走了出来:“这俩西瓜你带回去吃。”

“这么好吃的西瓜,我可就不客气了!”张倩笑呵呵的说着,就要伸手接过西瓜。

王木生本想将西瓜交给张倩,不过看了看张倩那瘦弱的身板最终是摇了摇头:“走吧,我送你。”

张倩微微一笑,转身向着村口的方向走了过去,王木生这样的表现,让她愈发觉得憨厚可爱了起来。

“对了,王木生,你们家瓜田里的西瓜怎么比别人家里的西瓜都大个,而且又甜水分又多呢?”路上,张倩有些好奇的道。

“哦,你说这个啊,我们家的西瓜是我让农大的同学帮忙,从他们学校一个专门搞水果新品种研究的教授那里拿来的新品种,以往每年种西瓜的时候,我都会去找农大的同学帮忙拿回新品种,不过因为土质的关系,结果一直都不是很理想,只有今年的成功了。”王木生拿出早就想好的理由回道,反正他这些西瓜苗确实是找农大的同学帮忙搞来的新品种,只不过长这么大个又这么甜还有那么足的水分,并不是因为新品种的缘故而已。

“哦,我说呢,怎么这么多瓜田,只有你们家的西瓜这么好!”张倩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钟的时间,去田地里忙活的人们,也都纷纷返回家中。继续往前向着出村的方向走过去,王木生和张倩,很自然的就与大家伙们撞在了一起。

第7章 邻里乡亲的震惊

“木生,这姑娘是谁啊?不是咱们附近十里八村的姑娘吧?”隔壁的老王叔看到王木生和一个打扮时尚洋气的姑娘走在一起,忍不住好奇的道。

“那还用问,铁定不是了,看样子好像是城里来的姑娘呢!”东头的玉娥婶子接过话茬继续道。

“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个样子,这姑娘看样子和宋医生的打扮很相像呢,肯定是城立来的姑娘。”在村里,城里来的宋佳就是城里姑娘的代名词,只要有城里姑娘来,大家伙都会不由自主的和宋佳做比较,似乎只要是和宋佳那般穿着打扮时尚洋气的,就都是城里的姑娘。

“你小子行啊,什么时候找了个城市的姑娘,还真是深藏不露啊!”玉娥婶子继续调侃道。

邻里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话语,让王木生有些羞涩的低下了脑袋,挠了挠头囧囧的道:“那个,老王叔,玉娥婶……,你们都误会了,人家是城里做水果生意的,来村里是和我商量收购我们家习惯的事情呢!”

张倩的脸色,也显得有些微红了起来,白净的脸颊上泛起微微的红晕,犹如芙蓉出水一般,娇艳欲滴。不过面对这些村民们的误会,她似乎除了这种羞涩感之外,并没有有什么其它不悦的地方,也没有出言反驳,这对于她来说,在之前是绝对没有过的事情。

甚至是,心头还有一阵小小的激动,“我这是怎么了……”悄悄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张倩的思绪终于算是平静了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些村民的误会,她为什么不仅没有那种不悦,反倒是有些激动……

“得了吧,就咱们村那西瓜谁不知道,拉到镇子上也不过几毛钱的价格而已,还没什么人愿意买,人家城里人哪里会愿意吃咱们这里的西瓜。行了,行了,交了个城里的女朋友这是好事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瞧瞧你小子那紧张的样子。”玉娥婶子不以为然的继续道。

话音落下,一块的邻里乡亲们纷纷大笑了起来,不过随着他们把注意力从张倩的身上转移到王木生的身上,一个个全都变得目瞪口呆了起来。

“木生,你怀里这俩西瓜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一群人终于注意到了王木生手里抱着的两颗大西瓜,一脸诧异的道。

“我们家瓜田里摘的啊!”王木生回道。

“你们家瓜田里的?”众人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王木生点点头:“嗯,这是今年农大一位教授研究的新品种,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尝试,今年终于算是成功了一次。”

“行啊,你小子行啊,这么几年捣鼓下来,还真是被你捣鼓成功了。”邻里乡亲们笑呵呵的道,王木生在村里捣鼓西瓜种植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前两年都没有什么收获而已,现在终于有所收获,倒是都发自内心的替王木生一家人高兴。

王木生一家人在村子里非常随和,人缘很好,再加上家里的境况不好,倒是很容易博得村子里的乡亲们的同情,平日里大家伙能帮的,也都愿意伸手帮上一把,只不过这一家人性子要强,大部分人都是干着急没有办法!

“嘿嘿!”王木生憨厚的挠了挠头。

继续闲扯了几句,众人离开,王木生送着张倩继续向着村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村子里,一行下地回来的村民,离开之后继续纷纷议论起了王木生捣鼓西瓜种植,终于成功的事情,正当他们议论的兴致正高的时候,看着对面走过来的一个年轻人,全都纷纷停了下来。

“老王叔,玉娥婶,你们刚刚说啥呢那么兴奋?”走碰面之后,年轻人一脸坏笑的道。

“二狗子,没,没什么。”老王叔和玉娥嫂子慌忙回道。

二狗子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头号流氓,整天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不是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是祸害别人家田地里的庄家,不过二狗子的一副是镇派出所的所长,所以村子里,虽然大部分人对二狗子都是颇为不满,但是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如果让二狗子知道王木生家新品种西瓜种植成功的事情,以他的性格,非把王木生家的正片瓜田给祸害了不可。

“没有?我怎么听到你们说什么王木生,然后瓜田的?是不是王木生家的瓜田怎么了?”二狗子明显有些不大置信。

“没有,没有的事。”老王叔和玉娥嫂子应了一声,不再理会二狗子,加快脚步离开。

其他的乡亲们,也都是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离开。

“王木生,瓜田……”看着一群匆忙离去的人群,二狗子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视线望向了清水河的方向。

他记得很清楚,王木生家的瓜田,就是在清水河的位置。

“那个,刚刚的误会,不好意思哈……”王木生这边,和张倩一起向着村南头出村的道路走过去之后,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出刚才被乡亲们误会时那尴尬的一幕,几次张了张嘴巴之后,最终终于是鼓起勇气吐出这么几个字来,模样很窘迫。

“没……,没事。”张倩脸色微红的回道,微微起伏的胸口,可以看出,心头还有些许的异动。

不过注意到王木生那一副窘迫的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这样一幅模样,让她愈发觉得王木生这人越来越憨厚可爱了起来,随口回了一句之后,随着视线落在王木生的身上,这才注意到奇怪的地方。

这么热的天气,她整个人感觉就像是快要被烤熟了一般,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可是王木生却压根像是个没事人一样,那一副模样,就像是根本感觉不到天气的酷热。

“大蛮牛,你不觉得热吗?”张倩再次称呼起大蛮牛这个称呼,叫起来似乎比称呼王木生的名字更顺口。

“不热。”王木生倒是也不介意,瞧着张倩憨厚的笑了笑随口回了一句,自从神秘的珠子进入体内之后,他就好像不会感受到夏日的炎热一般。

紧身的运动衣,在汗水的浸湿下,更加凸显出张倩整个娇躯那玲珑的曲线和关键部位的轮廓。

“这么大热天的,你居然一点都不觉得热,真是奇了怪了!”

“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吧!”王木生挠了挠头,依旧是一副招牌动作憨厚的笑容。

“哦……”张倩哦了一声,没有继续再多说什么。

幸福村不大,从瓜田到村南头村口的位置大概只有几百米远的距离,说话间的功夫,就到了地方。

送走张倩,王木生返回瓜田的位置,打算摘上两个西瓜打算回家给父母尝一尝,这么好吃的西瓜,这辈子他还从来没有尝过呢。

返回瓜田,王木生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瓜田里祸害,整个人顿时就怒了。

第8章 愤怒的王木生

“二狗子,你给老子住手!”加快脚步冲过去,王木生恼怒的破口大骂了起来。

二狗子看到王木生,依旧是一副丝毫不为所动的表情,一边将手里的刚刚啃了一口的半拉西瓜丢在地上,一边直接又从瓜藤上摘下一颗,就地一拳砸开。

吧唧的啃了一口,二狗子这才把视线重新落在了王木生的身上:“王木生,你小子行啊,说说看,你们家今年这西瓜是怎么种的?是不是又从你那什么在农大上学的同学那里搞到的新品种,玛德,活这么大岁数,老子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的西瓜。”

王木生经常去自己农大同学那里捣鼓西瓜的新品种,想要在村子里把西瓜种出名堂来,这在村里倒不是什么新鲜人,早就是人尽皆知,所以见到今年王木生瓜田里的西瓜如此清甜可口还长那么大的块头,二狗子下意识就认定王木生一定是从他同学那里搞到了新品种的缘故。

“奶奶的,幸亏听到老王叔和玉娥嫂子他们说你们家瓜田的事情,不然的话,老子还不知道这新品种的西瓜竟然真被你捣鼓成了,你个书生还还真行,在咱们这鸟不拉屎的土地上,还能种出这么好吃的西瓜!”二狗子继续道。

平日里的王木生,在村子里属于老好好的一种人,因为考上过大学,虽然没上,但是村子里倒是有一些人经常习惯称呼他为书生,二狗子就是其中之一。

怒上心头的王木生,向着二狗子冲了过去:“二狗子,我告诉你,如果你想吃,随便摘几个拿回去吃,可要是你还在这里这么祸害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唉吆喂!你这书生还发脾气了,老子就是在这里祸害怎么了?今个老子倒是看看你能怎么个不客气法?”二狗子说着,丢了手里的西瓜,继续又从瓜藤上拽了一个下来。

拽下一个之后,二狗子就地咔嚓给摔烂在地上,然后接着拽下第二个继续摔个稀巴烂。

“欺人太甚,老子和你拼了!”这些西瓜,是王木生看到人生第一桶金的希望,伴随着二狗子接连摘下两个西瓜摔了个稀巴烂之后,王木生彻底怒了,冲上去一把揪住了二狗子的衣领。

神秘珠子改造过的身体,王木生力气大的出奇,这点,刚才他已经感受过了。此时盛怒的王木生,脑海中似乎忘记了一切,用尽全力扯起了二狗子的衣领,一百七八十斤,膀大腰圆的二狗子,不费吹灰之力之力就被他给提了起来。

“撒手,你个书生快点撒手。”二狗子没想到王木生竟然真的敢动手,而且还这么大的力气,顿时就有些慌乱了起来。

“让你祸害我们家的西瓜,让你祸害我们家的西瓜。”恼怒之极的王木生,没有理会挣扎的二狗子,一把将二狗子摔在地上,拿起地上摔烂的西瓜,不停的向着二狗子的嘴巴里塞了进去。

“书生,你他妈的快点撒手听到没有!”

“玛德,再不松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王木生,老子他妈一定要把你关到派出所里好好教训你。”

“救命啊,王木生要杀人了……”

“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王木生此时就像是完全疯了一般,不停的拿起砸烂的西瓜塞进去,也不管二狗子吃不吃的下,反正就是一块接着一块不停的塞进去。刚开始的时候,二狗子还在耍横,不过只是一会的功夫,就开始认怂了。

“这是第一次,再有下次的话,老子一定打断你的狗腿!”听到二狗子的求饶声,王木生这才停了下来,松开二狗子起身拍了拍手。

二狗子起身,有些不甘的看了王木生一眼,刚刚王木生动手将他揪起来的瞬间,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不是王木生的对手,“王木生,今天算你小子狠,咱们走着瞧……”撩下一句狠话之后,二狗子转身离开。

看着被祸害的西瓜,王木生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被二狗子祸害的西瓜大约有十几个,每个大约十几斤的样子,十几个就是一百多斤,八块每斤的价格算下来,千把块钱都没有了,这些钱对于现在的家里来说,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而且如果在往年的话,这已经是整个瓜田一年的收入了。

“既然神秘珠子溢出的暖流可以对西瓜有这种增大增甜促进成熟的效果,想必对其它的东西也有同样的效果。”将思绪从被糟践的西瓜上收回来,王木生开始大胆的揣测了起来,按照他的想法,既然神秘珠子溢出的暖流对西瓜有功效,那么肯定对其它的东西也都有同样的效果。

心思转到了家里的承包的一个鱼塘里,相对于这些西瓜的收入,往年鱼塘的收入才是整个家里主要的收入来源,“等回头找个时间试一试,看看这种暖流到底能不能对鱼塘里的那些鱼产生什么效果,如果有效的话,以后致富就又多了一条门路……”打定注意,王木生摘下两颗西瓜返回家中。

王木生家就住在村西头的位置,和村卫生室的位置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回家的路上,村卫生室门前的道路是必经之路。

快到村卫生室的时候,王木生放缓了脚步,目光使劲的看向了卫生室的位置,他想要看清楚村卫生室里宋佳现在在做什么?毕竟上午的事情实在太尴尬了,他必须保证等会从卫生室门前经过的时候,千万不能被宋佳看到,不然的话,后果真的是……

如果宋佳只是把他叫过去呵斥一顿还好,可如果宋佳直接站在村道里对他呵斥一通的话,那他这一世英名的名声可就全都毁于一旦了!

就在王木生使劲的想要看清楚村卫生室内的宋佳的情况时,奇怪的事情又一次的发生了,随着他注意力的集中,意念驱使之下,整个卫生室的瞬间被拉近了过来,里面的一幕,就如同在眼前呈现一般。

宋佳正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反正看样子,一副很忙碌的模样。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445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