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仙针治百病,神仙方定生死,绝顶特工林向南纵横都市,成就一代霸主。

三仙针治百病,神仙方定生死,绝顶特工林向南纵横都市,成就一代霸主。

第1章 勇闯男澡堂!

华夏,朱元合镇。

这个小镇坐落于华夏塞北大漠,几乎与外蒙接壤的边境之上。

这里有华夏最神秘的军事基地,也是华夏第一大军事基地。

当年朱元合三个字是不能见报纸的,提及的时候,只能用华北某部替代。

此时朱元合训练基地,一栋办公楼内,一位身穿迷彩服的高挑女子,正一脸羞红的从一个领导办公室里走出来。

她长得美极了,娇媚的丹凤眼,小巧高挺的琼鼻,单薄红润的娇唇,看得就想让人咬上一口,如雪白般的细腻肌肤。身材也好到爆,尤其是那双长腿,绝对能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此时美女那一双娇媚的丹凤眼,也水汪汪的,又是脸红着从领导办公室出来,不让人想入非非,还真挺难的。

云静晗神情有些羞恼,因为她不禁想起刚刚在办公室发生的事儿。

“静晗,今天组织上有个任务交给你。”

“什么任务?”

“去找一个人。”

“哪个人?”

“林向南。”

当得知要找的人是林向南,云静晗的俏脸就红成了大苹果,然后神情难以置信的看着领导。

“什么,找林向南?”

“对。”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我的秘书,我不吩咐你去,吩咐谁去?再者说,只是要你去找人,又不是让你去做别的,你思想能不能单纯点?”

那一刻,云静晗真特么不想干了!

云大美女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

第一,是因为林向南是朱元合基地里,出了名的废物,第二,这个废物所在的地方,绝对不是云静晗这个女人该去的。

林向南在基地是名搓澡工,云静晗作为女人,怎么可以去男澡堂找人呢!

“谁思想不单纯了?”云静晗羞恼得咬牙切齿,气呼呼的在心里说道。

很快,云静晗就来到澡堂外面,但云静晗却不敢走进去,男澡堂,顾名思义,是男人洗澡的地方,洗澡得干嘛?

洗澡得脱衣服,云静晗这要走进去,那澡堂里面不得发生超级大地震啊。

云静晗很尴尬地站在澡堂门口,但周围不时有人进入澡堂,又不时有人走出澡堂,这些男人看着云静晗站在澡堂外,神情都很是惊讶和怪异。

而看到这些男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云静晗羞恼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啊啊啊,都不知道领导抽什么风,找个搓澡工做什么?”云静晗很抓狂的在心里大喊大叫。

“咦,这不是云静晗么?”这时,一个认识云静晗的男特种兵,正准备进入澡堂,看到云静晗站在澡堂外面,便很惊讶的走到云静晗身边,然后问云静晗:“你来男澡堂做什么?”

云静晗第一反应是脸红,不过旋即,云静晗就觉得自己遇到救星了,这个男的,云静晗认识,当初进基地培训的时候,这男的当过新兵导师。

“老师,您好,能不能帮我找个人。”云静晗很恭敬的对这男的说道。

“你找谁?”男的笑着问云静晗。

“我找林向南。”云静晗说道。

“找林向南?”男的显得很惊讶:“你找他做什么?”

“不是我找他,是我们领导找他。”云静晗连忙解释道。

如此一来,这男的就更惊讶了,因为林向南是基地里出了名的废物,领导找这个废物做什么。

不过既然是领导要找的人,这男的便说道:“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你找他。”

“谢谢老师。”云静晗很激动的说道。

三分钟后,那男的一脸苦笑的从澡堂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跟他说了,但他不出来。”男的苦笑说道。

“为什么?”云静晗很惊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说他在工作。”男的苦笑道。

“那你有没有说,是领导要找他。”云静晗说道。

“说了。”

“那他怎么说呢?”

“他说领导是个屁。”男的苦笑说道。

这一刻,原本就很羞恼的云静晗,整个人都气疯了:“这个混蛋,他拽什么拽啊!”

你一个废物,领导找你,你还敢说领导是个屁!老娘现在这么难堪,还不都是因为你!

一时间,云静晗受的气,和心里窝的火,一股脑儿都被林向南把仇恨给拉走了!

气疯了云静晗,脑子一发热,就直接冲进了澡堂。

“云静晗,你等等,那是男澡堂啊。”男的看到云静晗直接冲了进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大喊,但根本喊不住!

第2章 谁是林向南

“啊!”

紧接着,男澡堂传来阵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声,都是男人发出来的声音。

“谁是林向南。”豁出去的云静晗,冲进澡堂之后,就扯开嗓子大吼。

此时澡堂那些男的,有的用毛巾裹着下半身重要部位,有的没有毛巾的,要么趴着,要么就用双手捂着那块,然后极其羞耻的蹲着。

此刻,云静晗也好想死,在她看来,这次她丢人丢大了,以后朱元合基地,她的名声肯定是如雷贯耳,比如,闯入男澡堂的女涩狼。

想到这,云静晗对那个混蛋,就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因为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个混蛋造成的!

“谁找我?”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云静晗一转身,便看到一个年轻男子,看到这个年轻男子,云静晗顿时不禁一愣。

因为这一刻,云静晗竟下意识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男子,让他来这里当搓澡工,是不是太浪费人才了。

他长得颇为清秀,身材高大,即便穿着搓澡工的衣服,但他的眉宇之间,却难掩一股傲气。

但旋即,云静晗就觉得自己想多了,因为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废物,虽说有长相,但仍掩盖不了他废物的本质。

云静晗气呼呼的看着林向南说道:“我找你!”

“你找我?”林向南很惊讶的看着云静晗,说道:“这倒是奇闻了,来这里翻我牌的,都是大老爷们,女人翻我牌的,倒还是头一回,难道我的名声已经传到你们女兵那边,你们女兵也知道我力大活好?”

力大,活好!

“唰!”

这一刻,云静晗的俏脸,羞红得就像猴子屁股。

这两个词,实在太让人羞涩了!

“哈哈哈哈!”

那些原本很尴尬的士兵,此时此刻,也发出只有男人才明白的大笑声。

而被这些男士兵嘲笑,云静晗心里就更抓狂了,她眼神极其愤怒地看着林向南,恨不得把这家伙给碎尸万段。

“无耻,败类,人渣……”云静晗在心里狂骂林向南。

不过很快,云静晗就调整了自己的心境,她冷冷看着林向南,冷声说道:“林向南,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出言不逊,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在这个基地服役或是聘用的工作人员,那身手都不简单,当然,除了林向南,这是基地这些人默认的。

云静晗是外聘人员,她是计算机天才,但进入基地之前,她依然受过特训。

云静晗自认为,她要揍这个废物一顿,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美女,你……你打算在这对我不客气?”林向南顿时一副很惊吓的说道。

云静晗不禁微微一愣,虽然林向南的表情还有他说的话有些怪怪的,但云静晗觉得,自己好像就是这个意思。

“别以为这里是男澡堂,我就不敢对你动手!”云静晗怒视着林向南,说道。

“没想到你口味很特别啊。”林向南突然笑得有些爱昧,说道。

“唰!”

说完,林向南就开始麻溜的脱上衣。

“啊!”云静晗顿时吓得惊呼,花容失色,大声尖叫道:“你干嘛啊!”

林向南顿时一脸茫然的看着云静晗说道:“美女,不是你说的么,你打算在这对我不客气。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千万别客气。”

“唰!”

云静晗的俏脸,顿时羞得通红无比,就好比那熟透的苹果!

而那些男士兵会意之后,立刻又被逗得哄然大笑。

这一笑,云静晗羞恼得,简直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自己。

“我说的不客气,不是那个意思!”云静晗抓狂的朝着林向南怒吼。

“哦,不是那个意思啊。”林向南嬉笑着,故作恍然大悟的说道:“你都敢冲进男澡堂,我还以为你很奔放!”

那些男士兵,顿时又被逗得哈哈大笑。

云静晗感觉自己要气炸了,此时此刻,她真想跟林向南拼了,不过旋即,云静晗也冷静下来,她意识到,再继续斗嘴下去,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云静晗也颇为懊恼,自己这是怎么了,斗嘴都斗不过一个废物?

云静晗干脆冷下脸,然后眼神冰冷地看着林向南,说道:“领导让我来找你,你现在跟我去见领导。”

“哪个领导找我。”林向南笑着问道。

“问这么多干嘛?到了你就知道。”云静晗不耐烦的回道。

“那不好意思,没空,我忙着呢。”林向南微笑着,轻描淡写的说道:“如果真有事,让他来找我。”

这一刻,云静晗目瞪口呆!

她觉得自己要是没听错的话,这个废物,竟然嚣张得,要领导来找他?

他算什么东西!

别说云静晗目瞪口呆,澡堂那些男士兵,也都目瞪口呆。

第3章 有故事的人!

“砰!”

张天元办公室的门,被云静晗用力推开,看到一脸铁青的云静晗,张天元被吓了一跳,张天元是朱元合基地的负责人。

张天元连忙笑着问云静晗:“小云,你怎么了?”

见张天元问起,云静晗顿时委屈的,都想要哭鼻子。

于是,云静晗就把事情的经过,非常愤怒的复述了一遍,并且大部分篇幅,都用于抨击林向南是多么的无耻、混蛋、败类。

说完,云静晗就眼巴巴的看着张天元,希望张天元能为自己主持公道,严惩这个混蛋。

岂料,张天元却苦笑了笑,然后点头说道:“行,那我就亲自去见他一面。”

唰!

这一刻,云大美女的嘴巴张得,感觉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有没有搞错!

他不过是一个废物,你作为领导竟然对他这么客气,还有,我受的那些委屈呢,你就全都不管了,凭什么啊?

不过这些想法,云静晗又不敢当着张天元的面爆发。

二十分钟后,张天元带着云静晗再次来到澡堂。

云静晗本不想再进澡堂,张天元也没要求她,但是云静晗觉得,她要不看到林向南被处理,她死不瞑目,所以她一咬牙,又跟着进了澡堂。

而一看到张天元真的来了,澡堂里那些原本准备看林向南好戏的男士兵,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难以置信,作为基地的负责人,竟然真的因为这个废物的一句话,亲自来见他了。

原本正在给人搓澡的林向南,看到眼前这位穿着军装的中年男子,脸色顿时就变了,旋即,林向南就转过身,大步离开。

“林向南,你给我回来。”这时,张天元声如洪钟,怒声吼道。

这一吼,林向南才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

张天元眼神复杂的看着林向南,叹息道:“向南,你还在恨我?”

“张首长。”林向南冷冷一笑,说道:“恨你,我可不敢。你找我什么事快说吧,说完我还要继续工作。”

这一番对话,让澡堂这些人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这显然是有故事的啊!

云静晗此刻也很好奇,因为她也感觉得到,这个废物,是有个故事的人。

“小云,让这些人先离开澡堂。”张天元皱着眉头,对云静晗说道。

首长发话,无须云静晗驱赶,这些士兵自动就选择离开。

待所有人离开,张天元看着林向南,似乎有些难以说出口,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是这样的,这次找你来,是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去执行。”

林向南看着张天元,只是冷笑了笑。

任务?这是对他林向南的讽刺么?

“林向南!”张天元再次怒吼道:“你这样怄气有意思么?三年前的事,谁也不希望发生,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能从这件事里走出来?”

不过话一说出口,张天元就后悔了,如果是他,估计也没办法从那件事里走出来。

林向南看着张天元,眼神这一刻竟很是森冷,不过林向南依然没有说什么,然后又转过身,准备离开。

“等等,林向南。”张天元再次急声喊住林向南。

旋即,张天元的神情就十分复杂,就好像内心在做着什么激烈的挣扎一般。

终于,张天元像是下定决心,说道:“这次任务真的只有你才能完成,而且十万火急,这样吧,只要你接下这次任务,我就答应你,答应你三年前的请求。”

听到张天元这话,林向南再次转过身,但此时,他看着张天元的眼神,却有些惊讶。

这老家伙跟自己磨了三年,宁愿让自己去当搓澡工,都不愿意答应三年前自己提出的请求,现在一个任务,就让老家伙松口了?

而仍站在澡堂里的云静晗,此时完全震惊了!

这混蛋不是基地里出了名的废物么?

怎么看领导对他的态度,却不像是对待一个废物的,反倒像是,对待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还有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天元复杂的看着林向南,说道:“三年时间都没挽回你的心,唉,罢了,任务完成之后,你就‘被开除’了,以后你就是自由身。”

听到张天元这句话,一直冷着脸的林向南,突然咧开嘴笑了笑,这一笑,竟没由得,让门口呆愣站着的云静晗,莫名的感觉一阵心塞和酸楚。

因为这个笑,足以说明,林向南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这家伙,身上到底藏了多少故事?

“谢谢首长,这任务,我接了。”林向南冲着张天元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此时竟有些眼含泪光,朗声说道。

第4章 赫赫有名

离开澡堂,走在路上,云静晗仍有有些心不甘地询问张天元:“张叔叔,这个任务你确定只有他能完成,咱们朱元合基地,有的是厉害的特工。”

云静晗之所以能这么称呼张天元,是因为她还有一重身份,是张天元一位战友的女儿,也算是他的表侄女。

“静晗啊,你不懂,这个任务,只有林向南能完成。”张天元苦笑了笑,说道:“如果别人能完成,我就不会找林向南。你知道让林向南接下这个任务,国家要付出多大的损失么?”

“损失?”云静晗一下就愣住了。

在她看来,没什么损失啊,难道开除那家伙也是损失?

看出云静晗心里的疑惑,张天元叹息一声,说道:“开除他,就是国家最大的损失,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么?”

“不就是个废物么?”云静晗惊讶说道。

“废物?”张天元苦笑了笑,“听说过一号特工么?”

“当然。”云静晗点头说道:“一号特工,那是咱们华夏军界的传奇人物。”

“他就是赫赫有名的一号特工。”张天元说道。

“什么!”云静晗瞪大美眸尖叫道:“他就是一号特工!”

这一刻,云静晗完全吓傻了!

五年前,华夏出了一个一号特工,享誉世界,但是三年前,这个一号特工突然销声匿迹,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云静晗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就是那个一号特工!

“嗯,他就是一号特工。”张天元颇为感慨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把他弄到澡堂那里,当个搓澡工?其实就是想拴住他,但是栓了三年,却依然没让他回心转意,唉,如果不是这次任务极其重要,我断然不会动用他。我就不信,跟着家伙耗下去,耗十年,他还不回心转意。”

“这……这家伙,竟……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云静晗无比惊骇的在心里想道,一时间,云静晗实在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并且对这个所谓的废物,也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抱着这个疑惑,云静晗又问张天元:“张叔叔,那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唰!”

张天元脸色就变了,张天元冷冷的回应道:“这件事你不用了解了,对了,这次任务执行,林向南缺一个助手,你就去当这个助手吧。”

“什么?”云静晗的声调,又瞬间提高了八个度。

有没有搞错,她去做那个混蛋的助手?

即便已经知道林向南是一号特工,但是冲他在澡堂的表现,在云静晗心里,他就是混蛋!

“怎么,你不愿意?这可是军令。”张天元有些不悦的看着云静晗说道。

“没……没有。”云静晗连忙摇头说道。

但是云静晗心里,却有一百个,不对一百万个不愿意!

“这是这次任务的相关文件,林向南向来不喜欢归纳总结文件,所以这个工作就由你来做。记住,这次任务十万火急。”张天元把一叠文件递给云静晗,语气也变得柔和起来,说道:“所以这次,我希望你能好好配合他,我知道你对林向南的印象不怎么样,但是随着你跟他接触,你会渐渐对他改观的。”

“但愿吧。”云静晗接过文件,心里很不爽的嘟囔道。

翌日清晨,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好,穿着一身迷彩服的林向南,打开澡堂的大门,然后大步走了出来,他背上背了一个双肩包。

对于这个地方,他已经没什么留恋了。

“哟,这个废物终于被开除了,我就说嘛,国家怎么会养这么一个废物,养这么一个废物,还不如养一条狗。”

突然,远处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

说这话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这年轻男子乃是秦磊,此时秦磊的表情,别提多幸灾乐祸。

而秦磊身后,跟着他的下属。

秦磊在基地是个小队长,他跟林向南的积怨,要从一次搓澡事件说起。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秦磊有次让林向南搓澡,但是林向南正在给其他人搓澡,就没搭理秦磊,可那个人偏偏还是个普通士兵,而他却是个队长,心胸狭窄的秦磊,就从此嫉恨上林向南,此后更是找机会,多番刁难林向南。

现在听说林向南被开除,一大早就来这个堵截林向南,显然是想羞辱林向南。

听到秦磊这话,林向南眉头微微一皱。

第5章 暴虐

不过林向南也仅仅只是皱眉,然后连看都没看秦磊他们一眼,转身就欲离开。

“喂,废物。”但没想到,秦磊这些人却追了上来,然后拦在林向南身前,秦磊蔑视且傲慢的看着林向南,冷声说道:“把你这身迷彩服脱下来,这是基地发给你的,你现在被开除了,这些衣服全要交公,还有你的包,打开给我检查,我现在怀疑你偷窃了基地的东西。”

林向南原本是不想跟他们计较的,但是现在,秦磊有些欺人太甚了。

林向南皱眉看着秦磊,说道:“秦队长,至于么,不就是因为那次我忽视了你,你觉得心里不平衡,就一直针对我,作为男人,你能不能有点胸襟?”

林向南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秦磊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

而且,林向南竟然敢教训他!

秦磊一把拽住林向南的衣领,用力揪住,怒声吼道:“你麻痹的,你说谁没胸襟?你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秦磊,我奉劝你,你现在最好放开你的手。”林向南此时眼神也变得有些森冷,冷冷看着秦磊说道。

“哟,你们听到没,这个废物竟然威胁我。”秦磊故意很夸张的大笑:“我就不放手,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废物,能拿我怎么样?”

秦磊那些手下,也纷纷大声讥笑。

“唰!”

就在这个时候,林向南的右手,如电龙般探出,速度极快。以至于秦磊都没反应过来,林向南的右手,就已经揪住他的衣领。

感觉衣领处一股大力传来,秦磊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才发现林向南的右手,已经揪住他的衣领,这一刻,秦磊看着林向南的眼神,不禁有些骇然了。

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这家伙,不是废物么?

紧接着,林向南冷笑了笑,突然,他右手爆发一股巨力。

当林向南的右手突然发力,秦磊就成了一个悲剧。

“砰!”

高大如斯的秦磊,这一刻脆弱的就像小鸡仔一样,直接被林向南单手过肩摔在地上。

秦磊的后背,狠狠砸在地面上,骨头与地面的猛烈撞击,那无比剧痛的感觉,让秦磊酸爽得,直接昏死过去。

这一刻,秦磊那些手下是噤若寒蝉,紧接着,眼神都无比惊恐的看着林向南。

这……这家伙,还是基地里所谓最没用的废物吗?

“唰唰唰!”

在极度惊恐之下,这些人竟然吓得掏出手枪,对准林向南。

此时,一直在远处观望的云静晗,刚刚被林向南的身手震撼住,现在看到这些人竟然拔枪,顿时就吓坏了,大喊了一声:“快把枪放下。”

然后,云静晗就快速朝这边跑来。

云静晗之所以出现在这,是因为昨晚她几乎失眠,一想到自己要做这个混蛋的助手,她就特别的来气,非常不理解张天元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所以一大早,睡不着的云静晗,干脆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气呼呼的往澡堂这边赶过来,云静晗是这么想的,既然我没睡好,你林向南也别想睡好。

结果,云静晗距离澡堂有段距离的时候,林向南就已经从澡堂走了出来。而后,林向南被秦磊这一群人围住,云静晗本来想过来帮林向南解围,但是一想到昨晚自己被这混蛋气得失眠,云静晗就选择先观望,想让秦磊先教训教训这混蛋,然后再过来解围。

在云静晗看来,秦磊打败林向南,绝对没有问题。

但云静晗万没想到,秦磊如此不堪一击,简直就是林向南在暴虐他。

“唰!”

就在云静晗话音刚落,林向南眼神一冷,右手像是抓着什么东西,猛地朝这些人一挥。

“啊!”

瞬间,这些人都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紧接着,他们痛苦的用另一只手,抓着原本握枪的那只手,枪支全部掉在地上。

但是云静晗却没看清楚,林向南到底朝这些人扔了什么。

这样的画面感在云静晗看来,就像看武侠小说一样,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刻,云静晗也算彻底相信林向南一号特工的身份。

“滚!”

这时,林向南冷冷看着这些人,一声暴喝。

这些人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手脚并用,仓皇而逃。

“美女,干嘛这么看着我,莫非被我的英武帅气给迷倒了。”林向南笑嘻嘻的看着云静晗说道:“不过我这人很有节操的,就算你被我迷倒,我也不会轻易给你追求我的机会,想要追求我,你还得努力啊。”

第6章 你有病!

今天的云静晗,上身穿着女士白色衬衫,下身穿着黑色直筒铅笔裤,衬衫衣摆塞入裤子里。如此一来,胸前的高傲,小腹的平坦,蛮腰的纤细,还有美臀的翘挺,以及美腿的修长,这些诱人曲线都勾勒得无比完美。

“……”

云静晗又要暴怒了!

云静晗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跟这家伙接触之后,自己动不动就生气。

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贱呢!

还节操,云静晗真想暴揍他一顿。

“你放心。”云静晗强忍怒气,看着林向南咬着牙说道:“就算全世界只剩你一个男的,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那敢情好啊,如果全世界只剩我一男的,我也不跟你在一起啊。”林向南哈哈笑道:“我又不傻,到时候,那些有需求的美女我还不得可劲的挑,我干嘛非要热脸贴你冷屁股,美女,你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

如果说,刚才云静晗能忍住,那此时,她就真的要气疯了!

但一想到刚才这家伙的身手,云静晗只能再次强忍怒气。

没办法,要真打起来,她也打不过啊。

虽然说,一般男人都不会跟女人打架,但是这家伙这么贱,谁能保证这一点啊,万一到时候他真动手,自己被打了,找谁哭去啊。

云静晗咬着牙,一副要吃了林向南的样子,生气说道:“从现在起,我不想跟你说话,你也不要跟我说话,否则,我宁愿违抗军令,也不做你的助手。”

说完,云静晗就气呼呼的背着旅行包,大步往前走。

林向南却笑眯眯,看着云静晗曼妙的背影,呢喃道:“这妞,有性格。”

江南省,清江市。

林向南和云静晗是乘坐军用飞机抵达的,本来昨天两人就要赶赴这里,但张天元考虑到,林向南毕竟在基地生活了这么多年,突然就要离开,情绪上会有些接受不了,就给了林向南一天时间,否则的话,这么紧急的任务,断然是要争分夺秒。

不过张天元要是知道,自己完全是自作多情,林向南对那基地压根就没有一点留恋,不知道张天元会不会气得吐血。

清江市是江南省的省会,飞机降落在机场,早就有人在机场等候。

负责接机的,是省军区的人,是一个很年轻,身材高大,看上颇为俊朗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身后,是一辆挂着军牌的奥迪A6,而能开这种车的,足以可见,这男子在省军区的级别不低。

穿着一身迷彩服的林向南,率先从飞机上走了下来,不过一走下来,林向南就忍不住打了哈欠,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林向南真的很困。

紧接着,穿着休闲的云静晗,就跟在林向南身后下了飞机,而看到云静晗,那年轻男子的眼神,顿时就充满了惊艳和贪婪。

“没想到这次朱元合基地,派来的是这么一个大美女。”陈宇玩味的看着云静晗,一双眼睛灼热的在云静晗的丰满部位和大腿之间流连。

胸鼓臀翘,大腿浑圆有肉,小腿纤细修长。

极品,极品!

陈宇越看,眼神越炙热。

至于林向南?抱歉,陈宇直接就把他给无视了。

陈宇整了整自己的军装,尤其刻意装作掸灰一般,用力弹了弹自己的军衔,他在炫耀,这可是中校军衔,最重要的是,他还这么年轻。

“林向南,你个混蛋,你干嘛走那么快啊。”云静晗颇为不满的追上林向南,娇声嗔道。

“拜托,我有什么义务等你,还有,你下次睡觉的时候,能不能别靠在我肩膀上,好恶心,口水流了我一肩膀。”林向南一脸嫌弃的说道。

飞机飞了五小时,云静晗起初还不愿挨着林向南,但他们的位置却是在一起,后来一疲劳,就头靠着林向南肩膀睡着了,而且睡得特别死,没办法,云美女今天起太早了。

“我什么时候靠你肩膀睡了。”云静晗的俏脸,顿时羞成了红苹果,一双美眸羞恼的看着林向南,有些气急败坏说道:“还……还有,我睡觉从来都不流口水!”

“我说美女,你说这话就不心虚么?”林向南很无语的说道:“你难道眼瞎。”

“你才眼瞎!”云静晗怒吼道:“林向南,你个死混蛋!”

在陈宇看来,远处两人完全是在打情骂俏,一瞬间,陈宇原本带着笑意的脸,顿时阴沉如水。

而且他刚才用手弹军衔的时候,云静晗看都没看一眼,美女如此忽视,他完全容忍不了。

而此时,陈宇那脸色,林向南也是看在眼里的。

“这家伙,竟然这么没品位,喜欢这样的女人。”林向南嘀咕道。

“混蛋,你在嘀咕什么!”云静晗还听清楚,气呼呼的问林向南。

“我说,我发现你很漂亮。”林向南笑眯眯的说道。

林向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当真差点把云静晗吓到。

“你有病。”云静晗愣愣的,瞪了林向南一眼,然后快步朝着陈宇这边走来。

第7章 有狐臭

这时,陈宇走到云静晗身边,笑着伸出右手,很有风度的说道:“这位美女,你应该是朱元合基地派来的专家吧,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陈宇,江南省军区中校军衔,负责这次接待工作。”

中校两个字,陈宇咬得格外的重,不过云静晗压根没在意。

云静晗的父亲是张天元的战友,张天元什么级别,云静晗父亲的级别会低?

“我叫云静晗,还有,不好意思,我不是什么专家,那个人才是……”云静晗没有跟陈宇握手,笑着说道,她没有跟陌生男子握手的习惯。

而且陈宇身上刺鼻的香水味,让云静晗很难受,云静晗想不通,一个大老爷们,喷这么浓的香水做什么。

“不用谦虚。”云静晗不跟他握手,陈宇也不尴尬,不过他眼中闪过一抹阴鸷,打断云静晗:“文件上都说了,这次上头派来一个专家。”

云静晗很无语,她的确不是什么专家,林向南那混蛋才是!

但云静晗死活都想不通,这家伙,哪里像专家了。

林向南加快步伐,走了过来,刚想说:“诶,我才是专家。”

不过话还没说出口,陈宇先一步走到林向南身前,假装很热情,其实是压低声音,阴冷的在林向南耳边说道:“下等兵,我警告你,这个女人我看上了,识趣的话,就做好本职工作,安安分分当个保镖,否则的话,这里是江南省,我有一百种方法整死你。”

林向南很震惊,他是保镖?哇靠,有谁能请得起这么贵的保镖?

“这个,你好像误会了,我不是保镖,我才是这次派来的专家。”林向南很严肃的,也压低声音说道。

“哈哈哈哈!”顿时,陈宇哈哈大笑,笑得很是鄙夷和嚣张。

一旁的云静晗则愣了愣,心想着,难道这两人认识,否则的话,怎么一见面就交头接耳,说悄悄话,还聊得这么欢脱。

“有意思吗,下等兵,就为了那点所谓的自尊心?”笑完之后,陈宇又压低声音,在林向南耳边说道。

林向南无语了,这年头,为毛自己说真话,就是有人不相信呢!

林向南皱着眉头,突然有些厌恶的后退几步,说道:“你竟然有狐臭?”

陈宇第一次靠近林向南的时候,林向南就已经有些受不了这香水味,但是为了表示礼貌,林向南并没有说什么。

现在,陈宇这么嘲讽他,林向南也懒得给他面子。

而陈宇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似水,林向南这话,一下就点到他的痛处,没错,他长得这么帅,长得又这么高大,而且还有个好爹,有显赫的家庭背景,看上去他就是上天的宠儿,但是,他却有狐臭!

“他真的有狐臭?”云静晗一脸好奇的看了看陈宇,然后问林向南。

云静晗这话,更是刺痛了陈宇,陈宇看着林向南的眼神,顿时无比的阴鸷。

“我猜的。”林向南笑了笑说道,不过林向南却饶有趣味的看着陈宇:“不过好像我猜对了。”

“咦,真的有狐臭啊!”云静晗顿时一脸嫌弃的看着陈宇。

被云静晗这么嫌弃,陈宇气得,双拳陡然紧握,腮帮子更是紧咬,他眼神阴鸷的看着林向南,说道:“小子,你有种。”

“这个家伙好臭屁啊。”这时,云静晗走到林向南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很显然,她也看陈宇不爽。

“但他好像对你有意思。”林向南嘿嘿笑道。

“怎么可能!”云静晗顿时惊呼道。

“你是在怀疑他的眼光?”林向南有些惊讶的说道:“其实我也觉得他眼光不咋样,连你这种女人都看得上。”

“林向南,你是想找死么?”云静晗气得,瞬间就到暴走的边缘。

“唰!”

林向南溜得比猴子还快,一下就上了车。

云静晗气呼呼的也上了车,半个小时后,车子驶入省军区,然后在一栋办公大楼前停了下来。

“美女专家,可以下车了。”陈宇回过头,笑着对云静晗说道。

“都说了我不是专家。”云静晗小声嘀咕道。

但云静晗也没刻意解释,打开车门就下了车,林向南也跟着下了车。

一下车,林向南就看到办公楼前,一众上了年纪,穿着军装的中、高级军官,竟排队在那里等候,准备迎接他们。

“看来我们蛮受重视的。”林向南笑着对身边的云静晗说道。

“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听到林向南这话,旁边的陈宇顿时冷笑:“一个低贱的下等兵,我们军区领导,是来迎接美女专家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我手上的兵,就这样的品性,我分分钟枪毙了你。”

林向南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云静晗却无语了,拜托,我真不是什么专家,我只是他的助手,别再让我躺枪了好不好。

第8章 剧情不是这样的!

这时,那些军官之中,居中的那个,看上去有五十岁出头,挂着副军级军衔的高级军官,一看到云静晗、林向南这边,顿时就立刻走上前来。

陈宇有些惊讶,走上前来的这个,是他的叔叔,他没想到,他叔叔竟然这么的主动,别忘了,他叔叔是什么级别。

能亲自出来迎接,就已经很自降身份了,现在,还主动上前迎接。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陈宇皱着眉,看着云静晗,在心里想道。

紧接着,令陈宇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向南,没想到张天元这次把你派来了,哈哈,救星啊,你真是我的救星啊。”陈天赐大步走到林向南面前,紧紧握着林向南的手,无比的激动。

“我草!”此时此刻,陈宇的心情,就好像千万头草泥马在胸口奔腾而过。

麻痹,剧情不是这样的,剧情不是这样的。

但让陈宇更无法接受的,还在后头。

“小宇,这就是你的偶像啊。”陈天赐冲陈宇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笑着说道:“他就是华夏大名鼎鼎的一号特工,你当初之所以参军,不就因为崇拜他么,快来见见你偶像。”

一号特工,在华夏的军队系统里,一直都是个传奇式的人物,而且由于军队的纪律性和保密性,除了朱元合基地内部,林向南对外根本就没有被曝光过,只有少数高等军官,至少要将级以上的高层,才知道关于林向南也就是一号特工的资料。

此时此刻,陈宇想死的心都有了!

“麻痹啊,我刚才都做了些什么!”陈宇好想哭,在心里道。

林向南当然是他的偶像,但是陈宇竟然对自己的偶像,说出那样的话。而此时,他的偶像林向南,还笑眯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小宇,你怎么还不过来?”陈天赐有些不解的看着陈宇说道,他原本以为经过自己这么一解释,陈宇会显得很激动,然后立刻跑过来,向林向南介绍自己。

此时的陈宇,如果地面有洞,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钻进去。

陈宇脚像灌铅了一样,好一会儿才走到陈天赐和林向南身边。

“小宇,你怎么回事,你不一直都把一号特工当偶像吗,现在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高兴。”陈天赐很疑惑的看着陈宇,笑着问道。

“原来我是你的偶像啊。”林向南笑着朝陈宇伸出手,说道。

然后趁机附在陈宇耳边,笑着压低声音问道:“你还要不要弄死我?”

“……”

陈宇最终还是跟林向南握了手,等到林向南应付完省军区这些领导,然后跟陈天赐来到他的办公室,分宾主而坐,陈天赐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异常严肃。

“向南,这次我们遇到大麻烦了。”陈天赐脸色凝重的看着林向南,说道。

此时办公室,一共只有三个人,陈天赐、林向南还有云静晗,至于陈宇,估计是没脸继续留在这。

“陈叔叔,能具体说下么?”林向南看着张天赐问道。

“张天元那老东西派你来的时候,难道没跟你交代清楚?”陈天赐有些惊讶道。

“哦,我来得比较匆忙。”林向南笑了笑说道。

“这里是文件,是我整理的。”云静晗从她包里,拿出一封密封好的文件,递给林向南。

“之前在飞机上的时候,你怎么不给我看?”林向南有些奇怪的问云静晗。

云静晗微笃秀眉,绝美的俏脸很认真的说道:“张叔叔交代过了,这份文件属于绝密文件,必须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才能拆封,飞机上那多人,不安全。”

“你到挺严谨的。”林向南笑了笑。

“她这样做是有必要的。”陈天赐叹息一声,说道:“因为这件事的真相一旦被曝光,估计整个华夏都会发生动荡,而且,会导致人心惶惶。”

“有这么严重?”林向南愣了愣。

“你看过文件就知道了。”陈天赐叹息道。

林向南开始拆封文件袋,打开之后,他拿出里面的文件开始翻阅,文件有那么厚,有十多页,但是这些文件,还是经过云静晗精挑细选选出来的,要知道初始文件,长达一百多页。

林向南看完,眉头顿时皱紧,眉宇之间,都皱成了川字。

“怎么会出现大面积的细菌感染?”林向南皱着眉头,问陈天赐:“有没有对细菌进行培养、分析,有没有初步的结果?”

陈天赐苦笑了笑,说道:“如果已经有了结果,就不需要派你这尊大神过来。这种细菌,闻所未闻,而且一旦被感染,潜伏期不超过一天,一旦病发,七天之内没有得到有效治疗,患者必死无疑。现在猴头山整个山区已经被封锁了,疫情遍布的三个村落,也全被封锁,现在我们对外,都不敢公布这事。”

“那这些细菌从何而来,有没有什么发现?”林向南问道。

三仙针治百病,神仙方定生死,绝顶特工林向南纵横都市,成就一代霸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3265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