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五年,如愿盼君归!谁知却被他挖肉剜心做药引。

苦等五年,如愿盼君归!谁知却被他挖肉剜心做药引。
第1章 取她的肉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冷宫,落雪纷纷,被廷杖三十的洛泱趴在雪地里,鲜血顺着她颤抖的身躯流淌,染红了积雪。

“洛泱,解药在哪里?”

容景湛掐住她的下鄂,眼底泛起风暴。

“我没有给林若水下毒,何来解药?”

洛泱干裂的嘴角溢出血迹,指甲嵌进雪里。

昨日林若水突然昏迷,太医确诊她中了蛊毒,洛泱天生善蛊,自然成了凶手。

“没有?我看你要狡辩到什么时候?给我继续打!”

容景湛甩开她,目光凉薄。

木棒狠狠砸在洛泱身上,溅起血珠无数。

“我真的没有下蛊,你为何就不信我?”

身上撕裂般疼,她咬牙强忍,望着容景湛的眼里,依然抱着一丝期望。

“洛泱,朕就是太相信你,才会被你一剑穿心,差点丢了性命,五年前的事,你这么快就忘了么?如今你叫朕如何信你?”

他们原本深爱,五年前,他兵败被俘,这个女人临阵倒戈,还刺了他一剑。

他昏迷四年,醒来却得知这个女人已经嫁给容峰为后,还生下了皇子。

他在地狱受苦,而这女人却踩着他的鲜血上位,风光无限。

他爱她如命,可她却要他的命,他恨,恨她的薄情……

一年后,他染血归来,踏破了这皇城就是为了报仇。

“我真的没有……”

洛泱惨白的脸,缓缓垂了下去。

杖责声不断,眼见洛泱就要昏厥过去,他抬了抬手,责打洛泱的太监这才收手。

这时,太医匆匆赶来,跪拜之后,焦急道,“启禀皇上,解药找到了!”

“在哪?”

“洛泱是苗族圣女,是百毒之身,以毒攻毒,她的肉必然能解若水姑娘身上的蛊毒。”

洛泱如遭雷击,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望着容景湛,可却在他凉薄的唇里,听到了四个字。

“取她的肉!”

很快,洛泱被架住,袖子卷起,胳膊上的皮肤暴露在风雪之中。

太医拿出刀子,顺着皮肉缓缓划去。

洛泱吃痛大喊,“容景湛,割我的肉给她解毒,你会后悔的……”

于此同时,房门推开,一团小小的身影扑到太监身旁,拼命拽着太监宽大的衣袖。

“放开我娘亲!”

“佑儿,快回去!”

孩子推不开太监,又跑到容景湛脚下,抱着容景湛的脚,一口咬了下去。

容景湛闷哼一声,甩开孩子。

佑儿小小的身影跌倒在数丈外的雪地里,再也没有爬起来。

“佑儿……容景湛,你要我的肉,我给你就是。”

眼泪终是忍不住落了下来,洛泱苦苦哀求,不敢在挣扎。

太医趁机削下一块血肉,放进锦盒之中,洛泱几乎疼晕过去,泪水直流。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求你不要伤害佑儿。”

“洛泱,朕为什么要放过你和别人生下的孽种,你在乎的东西,朕会一样一样毁掉。”

容景湛俊美的脸上散发着冷冽的光,大步走到佑儿面前,缓缓抬起脚。

“你不是在乎这个野种么?今日朕就毁了他。”

“不要,那是你的……”

话未说完,洛泱的嘴就被太监捂住,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呜呜……”

眼看容景湛的脚就要踩在佑儿脖子上,洛泱气急攻心,喷出一口血来,鲜血自太监手指溢出。

她多想告诉他,那是他的孩子,可嘴里只能发出呜咽的悲鸣声……

第2章 求你……给我药

“皇上,若水姑娘快撑不住了!”

匆匆赶来的宫女,让容景湛收了脚,他再也顾不上其它,大步离去。

太监抱着装有洛泱肉的锦盒,紧随其后,冷宫之中,只剩下洛泱母子。

“佑儿……”

洛泱强忍剧痛,拼命往佑儿的方向爬去,雪地里,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佑儿,佑儿!”

洛泱将昏迷的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几乎湮灭在漫天风雪中。

……

一连两天,洛泱衣不解带的照顾孩子,她听说,林若水喝了她的肉熬的汤药,解了蛊毒。

而她的孩子,此刻却危在旦夕,佑儿是天生的病儿,皆因她这个母亲是百毒之身 。

这四年来,为了给佑儿求得珍贵的天山雪莲续命,她日日跪在容峰的殿外,夏忍烈阳和暴雨,冬忍风霜和冰雪。

而支撑她的坚持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期望有朝一日能和容景湛重逢。

可如今……

佑儿命在旦夕,怕是活不过今晚,她虽懂得治,却没有药啊!

……

入夜后的鸾凤殿外,寒风猎猎,洛泱拖着残躯,跪在殿外,声声泣血!

“求皇上赐罪妇天山雪莲,给佑儿续命!”

洛泱不停的磕头,额头早已血迹斑斑。

殿内,男女喘/息声自珠帘溢出,直至洛泱喊破了嗓子,方才传来容景湛低沉冷冽的声音。

“听说这女人在后宫最喜欢听皇帝与其她妃嫔的床笫之事,给朕拉她进来,让她好好看看。”

洛泱很快被拖进殿内,扔在地上,透过晃动的珠帘,室内的旖旎风光隐约可见。

洛泱的眼,像被活活戳出了两个血窟窿,眼泪不停往外涌。

她强忍心中的背痛,干涩的嗓子发出暗哑的声音,“求……皇上赐我……”

“掌嘴!”容景湛戾喝。

太监架着洛泱,竹板毫不留情的落在洛泱脸上,响彻整个宫殿。

“求你了,佑儿今晚没有药,熬不下了!”洛泱忍着剧痛,撕心裂肺!

“再掌!”

冰冷的竹板砸在洛泱嘴上,脸颊被打的红肿麻木,口腔里的鲜血不断渗出,洛泱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依然倔强开口。

“求你……给我药!”

“给朕封了她的嘴。”

随即,洛泱的嘴被布条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他们温香软玉,而她的佑儿,此刻还在生死边沿徘徊。

她求不到药,也回不去!

她的佑儿,快活不下去了!

整整一夜,洛泱受尽折辱。

晨曦的光洒到洛泱脸上,殿内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珠帘拉开,容景湛出现在洛泱面前,金色的阳光洒在他俊逸的脸上,更添几分寒气。

“你不是想要天山雪莲么?朕成全你!来人,把药拿来。”

门外的太监端来一晚热气腾腾的汤药,容景湛接过药碗,居高临下的睨了她一眼。

“这是宫里仅剩的天生雪莲,朕命人都熬成这碗药汤,想拿它救你和别人生下的孽种,做梦!”

遭受她无情的背叛,为何要帮?他随手倒了汤药。

“不要……”

洛泱伸手去接,滚烫的汤药烫的她掌心发红,任凭她怎么抓紧,汤水还是顺着指缝一点点溢出,洒在地上。

洛泱这一刻,真的忍不住了!哭着跪趴在地,伸手拼命把洒在地上的汤药往怀里揽。

随着汤药消失风干,她仿佛看到孩子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第3章 你让朕恶心

一个孽种而已,她竟如此伤心卑微。

容景湛再也看不下,掐着洛泱的胳膊,直接将她拖出殿外。

他的眼神,狠的像野兽,恨不得将她扒皮抽血。

“给朕滚回冷宫去,不要在这里打扰朕的女人休息!”

朕的女人!

呵呵!

洛泱的心在滴血,溢满泪水的眼底全是绝望,她猛的扑上去,揪住容景湛的衣襟,悲愤不已。

“你这个畜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你的孩子,佑儿他是你的骨肉啊!”

容景湛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反手扣住洛泱的手腕,将她甩落在地,蹭了满身雪花。

“为了救那个野种,你倒什么谎话都说得出来啊!朕与你从未发生过关系,何来孩子?”

声声质问,字字戳心!

洛泱愣住了,悲切的目光慢慢垂了下去。

五年前容景湛被人下药,生死不知的情况下要过她一次,佑儿就是那次有的。

后来他兵败被俘,生死未知,更没有机会知道!

如今他不信,她要如何证明?

“怎么?无话可说了?洛泱,你真让朕恶心!”

容景湛再也不想多看她一眼,大步离开!

身上的伤口崩裂,染红了白色的襦裙,心痛欲裂的洛泱想起佑儿。

她一夜未归,佑儿是不是等不到她回去了!

洛泱再也顾不上其它,趔趄的爬起,跌跌撞撞的往冷宫跑去,留下一串血印。

冷宫,洛泱推开房门,看到佑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心瞬间像被撕裂一样,扑了上去。

佑儿小脸铁青,冻的发紫的唇畔裂开数道口子,小小的身子缩成了一团,仿佛没了生机一般。

“佑儿……”

洛泱的心一下冷了下去,颤抖的伸出手,迟疑的往孩子鼻翼移去。

忽而,她又缩回了手,眼泪滚了下来,她终究没有勇气,亲自确认孩子的生死。

她怕!她真的好怕!

“娘亲……娘亲!”

仿佛心灵感应一般,佑儿微微睁眼,虚弱的喊着娘亲。

洛泱猛的抱住佑儿小小的身体,喜极而泣。

“佑儿,我的佑儿,娘亲还以为你走了!”

“娘亲没有回来,佑儿舍不得离开娘亲。”

眼泪混着血水滑落,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洛泱暂时忘记了疼痛。

“娘亲……”

佑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再一次失去了知觉。

“佑儿,我的佑儿,不要离开娘亲,娘亲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不要……”

正在这时,两个婆子突然闯了进来,凶神恶煞的夺过洛泱怀里的孩子,扔至一旁后,将洛泱拖到屋门前,一左一右架着她的胳膊,逼她跪倒在地。

心系孩子的洛泱拼命挣扎,声嘶力竭的吼。

“你们是谁?把孩子还给我!”

“洛泱姑娘,好久不见!”

音色犹如天籁!

洛泱一愣,这声音如此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

她转头,当看到那张脸时,倏然睁大了眼眸,表情慌张且难以置信。

第4章 你的肉拿去喂狗了

竟然会是她!

洛泱做梦都没有想到,容景湛取她血肉要救的女人居然是她!

五年前,两王争夺帝位,容景湛被俘,容峰本来要将他斩首示众。

是她用苦肉计刺了容景湛一剑,让他假死骗过所有人。

当夜,她挖破了手指,从万千尸体中刨出容景湛,历尽千辛万苦,把他送至医庐,求神医救他,而后她也昏了过去。

林若水就是神医的孙女,她当时磕头托付照顾容景湛的女人。

她醒来后,医庐早已人去楼空,事情败露,她被容峰抓了起来。

当容峰得知她有孕在身,故意强娶她为后,让她生下孩子,表面对她恩宠不断,实则从不碰她,日日折磨她,禁锢她,就是想用她母子引容景湛出来。

可谁都没有想到,容景湛会踏破皇城,杀了容峰,称了帝!

而陪在他身边成了他心尖宠的会是眼前这个面若桃花,根本就不像曾经中过蛊毒的女人!

“你根本……就没有中蛊!”

中蛊的人,洛泱瞧一眼便知,她分明是装的。

林若水缓步上前,俯视着眼前脸颊红肿不辨容貌的女人,莞尔一笑。

“是啊!我是装的,你的肉,我拿去喂狗了!”

“你……”

洛泱气急,不用说,那个御医一定是被她买通了!若不是被两个婆子摁住,她真想扑过去掐死她。

“洛泱,没有想到吧!我也会有今天,这都拜你所赐,我思慕皇上多年,一直没有机会!那日,多谢你将他背上山来。”

“是你出卖了我?”

“是,是我放出你救人的消息,引容峰来抓你的,结果没有想到,你活到现在,还没脸没皮求皇上赐药。”

林若水得意极了,掀开身旁丫鬟手里托盘上的锦帕,露出三朵怒放的天生雪莲。

洛泱绝望的眼底重新染色上一层希冀,拼命挣扎,想要拿到雪莲。

“皇上骗你说雪莲熬药毁了,其实他是担心我的身体,所以将这紧剩的三朵雪莲放在我的宫中,以备不时之需。

“给我雪莲,”

洛泱眼中放光!

“求我啊!”

林若水拿起雪莲,凑近鼻翼闻了闻。

“我求你,给我雪莲!”

咚咚咚!

洛泱连磕数下,满是血迹的额头再次冒出血来,为了孩子,她甘愿忍受这样的折辱,什么尊严她都不要了!

“哈哈哈!”

林若水笑着得疯狂,水眸闪过一抹怨毒。

倏然,她抓过所有雪莲,掷在地上,抬脚狠狠地将雪莲踩在脚下。

“不要!”

洛泱大吼,竟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婆子,伸手去捡。

林若水见状,疯狂的往她手背踩去,刺痛从指尖蔓延,洛泱疼的几乎失去意识,手却死死抓住雪莲不放。

“贱人,活的不耐烦了!给我放火烧死她们。”

雪莲被踩成碎渣,林若水掉头出了房门,下人立刻放火。

火很快蔓延开来,整个大厅瞬间被火势包围。

“佑儿!”

洛泱染满鲜血的手,死死扣着地面,往佑儿的方向爬去。

她抱住佑儿,正想往外冲,横梁榻了下来,砸住了她的腿,灼骨的痛意自腿间蔓延。

眼见房门被关,隔绝了天地间最后一道光,

“不要,放我们出去!”

洛泱凄厉的惨叫,如同地狱鬼哭!

第5章 解药是什么

她强忍剧痛,赤手抓住烧的通红的横梁,滋滋声响,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浓重的焦肉味。

“啊……”

洛泱拼尽全力,彻底移开横梁,抱着昏迷的孩子,一寸寸往前爬!

她每爬一寸,地上就留下一个焦红的血印,触目惊心。

门外,正看着好戏的林若水突然听到太监焦急的通报声。

“不好了,皇上来了!”

林若水脸色微变,立刻叫人推开房门,然后迅速在脸上抹了两把焦灰,装作刚从火里抬出来的样子躺在地上。

容景湛闻讯赶来看到眼前冲天的火光,心里一紧,立刻吩咐救火,火扑灭后。

他直接往里冲去,林若水故意嘤咛出声,企图吸引容景湛的注意。

谁知容景湛仿若未觉一般,直接略过她,冲进里屋。

屋内,烟雾缭绕,格外呛人,容景湛慌乱的目光四处搜寻,视线定格在墙角时,心猛的揪了一下,酸涩桎闷。

目光所及,洛泱衣衫褴褛,抱着孩子缩在角落,身上,腿上大片都是烧焦的血肉,黑红的血水正顺着伤口往下淌。

而她的眼神,却空洞无比,仿佛没了灵魂一般。

饶是有再大的仇恨,在看到这样的洛泱后,他终是不忍。

容景湛走近她,试图伸手去拉,洛泱像受惊的狼,赤红如血的眸子森然的盯着他,猛的挥开他的手。

“别碰我的孩子!”

容景湛怒了,对一旁傻杵着的太监暴喝,“还不快宣太医!”

以此同时,门外响起丫鬟的呼喊声。

“皇上,不好了!若水姑娘吐血了!”

容景湛一惊,大步出了房门,看见林若水躺在丫鬟怀里,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怎么回事?”

“回皇上,若水姑娘觉得稚子无辜,好心给洛泱姑娘送来天山雪莲,可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什么?”

丫鬟抽抽噎噎,抹着眼泪继续道,“没有想到,洛泱姑娘心思歹毒,居然放火要烧死姑娘,说给他孩子陪葬!”

丫鬟话音刚落,太医匆匆赶来,行礼跪拜之后,替林若水诊治,好一会,太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脸几乎埋进雪里。

“皇上,若水姑娘是中毒了!之前洛泱姑娘的肉确实有效,解了若水姑娘的蛊毒。可老臣疏忽大意,居然没有想到,她是苗女,百毒之身,她的肉能攻毒却也是剧毒,皇上,我们都被洛泱姑娘给算计了!”

容景湛浑身一震,耳畔仿佛回荡着洛泱曾经说过的话。

“取我的肉给她解毒,你会后悔的!”

她明知后果如此,却不说破,一次又一次骗他,害他失去珍视的东西。

现在居然还想放火烧死若水,愤怒恨意灌满了胸腔。

容景湛咬牙切齿,“洛泱,你这个毒妇!”

怀里的林若水虚弱呢喃,“皇上,救我!”

“太医,可有办法?”

“回皇上,洛泱是百毒之身,可她的孩子却能克制她体内的毒素,平安出生,这解药……”

太医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容景湛催促后,方才犹豫的凑近容景湛耳旁,低低说出后面的话。

容景湛闻言,神色微变,迟疑片刻吩咐,“你们先带若水回去,朕随后就来。”

音落他豁然起身,大步冲到洛泱面前。

洛泱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冷杀意,心中一寒。

“你要干什么?”

容景湛眸光森然的盯着洛泱怀里的孩子,朝他伸出手,一字一顿。

“朕……要他!”

洛泱脸色瞬间死灰一片,恐惧且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第6章 剜心入药

“你说……什么?”

不安和恐惧排上倒海般袭来,洛泱紧紧护住怀里的孩子。

“太医说,这孩子的心能克制你体内的毒素,必然也能解若水中的毒。”

“不……他在胡说!”

洛泱撕心裂肺的吼,他怎么可以,取她孩子的心给另一个女人入药?

洛泱抱着孩子想逃,容景湛毫不留情的从她怀里夺过孩子,举步出门。

“不要,容景湛,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的孩子,他也是你的孩子啊!”

洛泱拼尽全力,想夺回孩子,容景湛大袖一挥,洛泱跌倒在地。

她拼死抓住容景湛的衣袍,哭的撕心裂肺!

“来人,给朕拖住她!”

容景湛不耐烦的命令,随即上来两个太监,一左一右拖住了洛泱。

“容景湛,你把孩子还给我!”

眼见容景湛抱着孩子消失在风雪之中,洛泱伸出手,极力想抓住什么。

可她的手,却只抓到了一团空气,其中一个太监,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不时扭动脚底。

“贱人,你想害咱家是不是?给我闭嘴!”

太监恶狠狠的警告,在她背上猛踩数脚。

“孩子……我的……孩……”

洛泱再也坚持不住,视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来人,给朕剖开孽种的心脏,为若水入药……

容景湛的话如同地狱恶魔,一遍又一遍回荡在耳畔,撕扯着洛泱的心。

“佑儿!”

洛泱猛的惊醒过来,怔怔看着屋里的一切。

“嘎吱!”

门被推开,寒风猎猎,丫鬟小云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进来。

看到洛泱醒来,惨白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将汤药放在一旁的木桌之上。

“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云?”

洛泱的意识渐渐恢复,“你回来了!”

小云是她贴身丫鬟,自从她被诬陷下蛊后,小云就被关了起来。

“嗯,皇上命人把我放了,让我回来照顾你,小姐,是谁把你伤的这样重?你知不知道,你昏迷整整十天了!”

“十天?那……那我的孩子呢?”

洛泱想到孩子,瞬间像暴怒的狮子,扣住小云的手,力度大了几分。

“孩子,我……”

小云吞吞吐吐,一脸惶恐的样子,让洛泱更加心绪不安。

“佑儿,我的佑儿!”

洛泱推开小云,赤着脚夺门而出。

她拖着尚未痊愈的身子,赤脚踏进厚厚的积雪之中,刺骨的寒意冻酥了骨头。

她咬牙,快步往鸾凤殿而去,刚走到殿门口,就看见两个丫鬟从殿外进去。

两人皆用丝帕捂着鼻子,其中一个丫鬟端着托盘,而托盘里正往地上滴着血迹。

“那孩子真可怜,这样刮骨取肉,得多疼啊!我端着都觉得瘆得慌。”

“嘘,你不要命了!敢谈论这些,要是被主子听见了,我们也会像那孩子一样,成为案板上挨宰的肉。”

另一个丫鬟轻声提醒,四下看了无人,才安心下来,两人一同进了内院。

洛泱如五雷轰顶,看着一地的血迹,只觉天旋地转,跌跌撞撞的往殿内而去。

第7章 赤脚过火炭

刚跨进鸾凤殿,她就被殿内的丫鬟架住,一个凶狠的婆子挡在林若水的寝殿门外。

“放开我,我要见容景湛!”

洛泱音调发颤,声音悲绝。

婆子嗤笑,轻轻指向通往内殿的路,那里早已铺上一层烧的通红的火炭。

“皇上说了,想进若水姑娘的寝殿可以,你必须赤脚踏过这火炭之路。”

洛泱倒抽一口凉气,容景湛居然为了阻止她接近林若水,想出如此酷刑,让她知难而退!

那孩子真可怜,被活生生的刮骨取肉啊!得多疼!

丫鬟的话回荡在洛泱耳畔,一字一句,如同凌迟一般。

为了孩子,她没有退路!

“好!”

洛泱答的决然,挣脱两个丫鬟的束缚,大义凛然的往前迈步。

被冻的发紫的脚底踩进火炭的那一刻,滋滋声响,冒气一股烟雾,湿冷的空气中,瞬间飘荡着一股烧焦的肉味。

“啊……”

灼骨的痛从脚心蔓延,洛泱痛的闷哼,明明冰天雪地,她惨白的脸上,却溢满了汗水。

她死死咬着唇,鲜血自唇畔溢出,她强忍着钻心刺骨的痛,脚底犹如千金重一样,向前迈开一步,又一步。

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要坚持才能看到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不能死!

婆子和丫鬟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震惊,纷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中的她迈开一步又一步。

直到跨出火炭最后一步,洛泱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婆子脚下。

几乎随时都要昏厥的她,颤抖的伸出手,拉着婆子的裙摆。

“可以了吗?让我见容景湛!”

婆子楞楞的看着洛泱那烧的早已焦黑的双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原来,母爱竟如此伟大!

在宫中多年,多少人在酷刑面前低头求饶,放弃所有,今日这样如此震撼的一幕,婆子还是第一次见。

她眸子微微发红,终究不忍,朝内殿指去。

“你去吧!皇上正在里面陪若水姑娘,你……好自为之!”

洛泱黯淡的眼眸瞬间染上一层希冀,千恩万谢过后,忍着剧痛一步一摇的进了内殿,她每迈出一步,殿内就多出一个焦黑的脚印。

“皇上,我真的还要喝这样恶心人的汤药么?”

林若水娇滴滴的声音几乎能化出水来,随着洛泱的走近越发清晰。

“太医说要喝够十副药,你才喝多少?”

果然是容景湛的声音,洛泱的心莫名刺痛。

“听话,给朕喝下去!”

“可是,我一看到这黑黑的药,我就觉得恶心想吐,实在是难以下咽!”

风吹起殿中的纱帘,洛泱终于看清,此刻的容景湛,正端着一碗药,坐在林若水面前。

两人笑脸相迎,林若水正甜蜜的张嘴,喝下容景湛喂的那些汤药。

孩子,她的佑儿?

洛泱瞬间想起刚到鸾凤殿外,听到丫鬟的对话,还有他们手里端着用锦帕盖住却往外滴血的东西。

那是佑儿身上的肉?还是佑儿的心脏?

而林若水现在喝的,正是用她孩子的血肉或是心做药引的药啊!

他们居然还如此心安理得,笑的情意绵绵?

痛,难以言喻的痛铺天盖朝洛泱扑来……

“不……”

洛泱声嘶力竭的吼,疯了一样冲过去,拍掉了容景湛手里的汤药。

黑色的药水溅在林若水身上和洛泱的手上,烫的林若水失声尖叫。

容景湛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一掌甩开洛泱,咬牙切齿道,“洛泱,你找死!”

第8章 孩子的心被吃了

洛泱的手早已被烫的绯红,五指颤抖,被容景湛这一甩,连带着一起摔倒在地。

脚心原本焦灼的伤疤裂开,流出黑红的血水,钻心刺骨的疼,她却没有吭一声。

目光巡到洒落一地的汤药,她如同看见孩子的鲜血流了满地。

“啊……”洛泱疯了一般哀嚎出声。

容景湛薄怒的目光无意间瞥见她焦灼流血的的双脚,黑眸掠过一丝心悸。

这贱人是故意露出这伤口,用来恶心他,是吗?

真是可恶!

“皇上,那药烫的我好痛!”

林若水委屈哽咽的声音打乱了容景湛的心绪,他立刻回头,冰冷的黑眸里溢满柔情。

“来人,传太医!”

门外看守的婆子领了命令,诚惶诚恐的离去!

呵呵!

林若水只不过受了点烫伤,他就这样担心焦急。

她的孩子呢?他竟狠心如此对待?

洛泱指甲抠地,愤怒犹如狂风暴雨蜂蛹而至。

她豁然站起,朝容景湛扑去,“容景湛,你这个畜生,你和这个贱人会不得好死的!”

洛泱声音嘶哑,如困兽般绝望的目光恨不得将二人撕成碎片。

容景湛微微一闪,洛泱扑了个空,正好面对着林若水。

林若水看到这,双手慢慢地整理自己的华服,迎上洛泱的目光,露出一个得逞后的诡笑。

在容景湛看不到的地方,她故意挑衅,唇畔微启,说着恶毒且无声的话。

“你儿子的心,已经被剖出来吃了,你待怎样?”

一字一句,虽然没有声音,洛泱却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洛泱彻底被激怒,怒火冲天,她像野兽一样扑过去,“啪啪啪”几耳光狠狠甩在林若水脸上,打的她脸颊红肿,嘴角流血。

林若水突然变了一副委屈受害的嘴脸,哀凄凄的哭了起来。

“贱人,你给朕住手!”

倏然,掌风袭来,她后背震痛,喉咙腥气上涌,洛泱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跌倒在地。

剧痛无比的身体,已经站不起来,抬眸间是那人的帝袍一掠而过,将林若水护在怀里,耳畔是他如春风般温柔的安抚。

“若水,还疼么?”

“疼,皇上你看,她把我的脸都打肿了!”

林若水娇滴滴的哭惨!

洛泱的手骤然收紧,地面划出数道长长的指痕,眼泪终于控住不住流了下来。

容景湛居然……

他居然为了这个女人,亲自动手伤了她!

铁血般的帝王,他把柔情和荣宠都给了林若水,却把所有伤害和残忍留给了她!

全然不顾她的生死,对她只有蔑视和冷漠!

呵呵!

真好啊!

她哀绝的看着他,赤红的眸子里所有的希冀和奢望一点点流逝,剩下的只有绝望和恨。

蓦然,她仰头大笑,笑声悲凉入骨。

“哈哈……容景湛,你为什么要回来?我真后悔当初没有一剑刺死你,当初你死了多好啊!”

她又哭又笑,将心中所有的怨恨尽数倒出。

他当初若死了,顶多她已死殉情,随他而去!

他们的爱情或许会在黄泉之下开花结果,岁月静好!

可如今他回来了!

她的佑儿却被挖了心脏死无全尸……

她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她恨他,恨他不死!

她笑的哀怨而绝决,拔下头上的银簪,长发倏然散开,顺着寒风四散开来,如同黑夜里的锁魂鬼魅。

“容景湛……林若水,你们都去死吧!”

她牙龇欲裂,举起发簪,拼尽全力向两人刺去……

 
苦等五年,如愿盼君归!谁知却被他挖肉剜心做药引。 同样都是救他的女人,满身荣宠的是她,剔骨赴死的是我!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0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