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高不可攀的霸道总裁,只手遮天,而她只是身份卑微的丑小鸭。

他是高不可攀的霸道总裁,只手遮天,而她只是身份卑微的丑小鸭。
第1章 出卖自己

山顶别墅。

秦静温坐在没有一丝光亮的漆黑房间中,忐忑地攥紧身下的床单。

他不知道一会走进这个房间的男人是谁、长什么样子、是年老亦或年轻,可她却要把自己的所有献给他,心底不由涌起一股无奈的哀伤。

但是没给秦静温太多伤感的时间,漆黑的卧室门便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清冷的气息迈步而来。

随着那股压迫气息的靠近,秦静温不禁害怕地颤抖,产生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但残酷的现实就摆在眼前,她哪有任性逃离的资格?

父亲车祸当场死亡,母亲多器官受损还处在生死边缘,妹妹受惊昏迷至今未醒。车祸被认定为父亲全责,对方死去的司机和一名受伤人员的所有赔偿都得由她一人来完成。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父亲的公司破产欠了巨额外债,债主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更是不依不饶的不肯放过她。

她需要钱,很大一笔钱……

秦静温看不到床边的男子,但能感觉到一道不带丝毫情感的凌厉视线落在她身上,像打量橱柜里的货物,让她心下不禁涌出一股屈辱与难堪……

但是,她必须忍。

因为这是一场她自己选择的交易,放下所有尊严、出卖自己所有的一场交易。

乔舜辰看不清床上女人的容貌,但他无所谓,反正只要事情顺利完成他们便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现在他只要完成男人该做的就可以。

“衣服脱掉躺在床上。”

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低沉地命令着。

“听到没有,立刻。”

看到女人没有任何行动,男子再次重申,好像黑暗中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奴隶一样。

秦静温被这冷潇的声音吓得整颗心都聚在一起,即便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但真正要面对时,还是止不住地紧张害怕。

就在她伸手欲脱衣服之际,男人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再次响起:“是处吗?如果不是处,一分钱都别想得到。”

冷硬的警告在秦静温听来简直是极大的羞辱。

“试试不就知道了?”为了钱,她只能故作坚强地说着。

秦静温未经世事,当男人碰触她的时候浑身战栗,可随着男人温热的手掌来回的游移,她便开始全身燥热起来。

男人也感受到了秦静温的生疏,可越是这样的反应越让他满意,直到猛力的冲破那层障碍时,他才确定身下的女人是干净的。

秦静温被折磨地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下.体的痛感还清晰的存在着,室内的余温也没有消退,男人冰冷无情的声音再次传来:“这几天是你的排卵期,哪里都不许去,我会随时过来。”

男人已经迅速披上浴袍背对着秦静温,向前迈了两步停下来:“我警告你,拿了钱就要遵守规矩,否则后果自付。”

这几年,想爬上他床的女人多的是,但他都不感兴趣。要不是前几天出了车祸,二叔对家产虎视眈眈,外加爷爷的逼迫,他怎么会找个女人代孕?


第2章 不下蛋的母鸡

就这样,秦静温被这个冷酷的男人扔在了这个陌生又漆黑的卧室里。

此刻的她终于松了一口气,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下。她知道的,这仅仅是个开始……

自那日之后,相同的剧情每晚都会上演,男人任务般地在她身上播完种,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而她就和被禁锢的奴隶般,只能呆在这漆黑的房间里,不能踏出半步,也不能和外界取得任何联系。

一个星期后,秦静温过了排卵期,男人不再来,她也不用每天生活在黑暗的房间里,可以出入自由,只是她身边一直跟着女佣。

让她高兴的是妹妹秦静怡终于醒来,但却患上恐怖性焦虑障碍,这让秦静温头顶刚出现的太阳再次被乌云遮蔽。

这样的妹妹没办法上学,需要人照顾。治疗也要花费不少的钱,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离开妹妹的病房,秦静温正想去看看母亲,女佣就把接起的电话递给了她:“老板的。”

秦静温疑惑着接过电话:“我……”

“今天晚上我去别墅,准备一下。”男人不容分说地开口。

“今天不是排卵期,我们没有这个约定。”秦静温毅然拒绝。

“另外付钱给你,一次五万。”

电话的挂断音传来,秦静温苦笑着摇头。

这样的她岂不成了不折不扣的卖yin女?然而她急需用钱不是么?

就这样秦静温差不多每天都会有五万元的收入。

这天,男人来的时候已经半夜十一点,跟多次的亲密接触没有区别,只是发泄他旺盛的荷尔蒙,种下属于他的种子。

最后的冲刺结束,秦静温情不自禁地抱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多留一会,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

经过数日的抢救,母亲最终还是离开了她,多日来的伤痛连连,秦静温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感受不到任何温暖。唯一让她觉得还有温度的就是这个男人的身体了。

男人厌恶地拒绝了秦静温然后起身:“收起你的欲望,你不配。”。

“欲望?我有什么欲望?今天是我生日,我只想找个人陪我度过这最后的五分钟,怎么就成欲望了?”

黑暗中,秦静温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大声嘶吼,随即失声痛哭起来。

撕心裂肺的声音传到门外男人的耳朵里,令他离去的步伐一滞:这哭声和那天在医院听到的声音一样悲惨……

次日早上,秦静温是被佣人叫醒的。

“小姐,我来确认你有没有来例假?”

“有,昨天就来了。”秦静温双眼红肿,痛苦和心伤都写在脸上。

“跟我到洗手间确认一下。”

佣人确认之后离开,几分钟后又回来,一脸的冷漠鄙视,嘲讽地开口:“老板说了,不下蛋的母鸡留着没用。合同解除,预付款归你。”

不下蛋的母鸡?

十个月后。

秦静温耳边至今还回荡着那句“不下蛋的母鸡”,然而讽刺的是,她现在就抱着刚满月的孩子站在那栋山顶别墅的门前。


第3章 DNA就能解决一切?

这个别墅她可以说的上是熟悉,只是不熟悉那个男人。

接待她的还是那个带着一脸嘲讽的女佣。

对于出现在眼前的人,女佣虽然很惊讶,但她还是马上联系了老板。

“老板让你进那间卧室等他,跟以前一样你是不能看到他的。把孩子给我,需要做亲子鉴定。”

“放心,规矩我知道,但是孩子我只能交给他。”

秦静温避开对方伸来的手,直接抱着孩子去了那间漆黑冰冷的卧室。

看着孩子白嫩的小脸,秦静温眸中满是浓厚的不舍。可纵容有万般的不愿不舍,她还是要把孩子送去他的父亲身边。

人活着有太多的无可奈何,这一种是最残忍的,她正在经历着。

四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秦静温关了房间内的灯后,外面的人才进来。

黑暗中还是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姿,还是那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一切都没有变,唯一改变的是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个孩子。

“你走的时候,已经确认没有怀孕,这个孩子怎么回事?”

男人说话的同时犀利的眸光落在床上的孩子身上,虽然看不清他的相貌,却能感觉到他的弱小。

“医生说像我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就是因为一直有……月经,我直到四个多月才知道自己怀孕。”

跟陌生男人谈到自己的私密,秦静温还是第一次,显得不那么坦然。

“孩子都出生了才来找我,你的目的何在。”男人依旧冷硬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怒意。

“我想让他健健康康地成长,而你比我更有能力照顾好他。”

秦静温真挚的回答却换来男人一声不屑的嗤笑:“我劝你痛快地说出你的目的,我讨厌跟我耍心机的人。”显然不相信对方那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没有……”心机……

否认的话语未完,感觉到男子的不耐与低怒,秦静温立马改口:“是,我缺钱,孩子给你,剩下的尾款尽快给我。”

说出这话的时候,秦静温心痛地在滴血。

没人能够理解她的痛,也不会有人知道当孩子生病自己慌乱送他去医院却被讨债者围堵时的崩溃无助。

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犹如一把把割在自己身上的利刃,痛的她体无完肤……

因为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孩子的普通发烧转为了肺炎,加之孩子体弱,这么一遭几乎要去了他的半条命!当看着小小的他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时候,秦静温恨不得将自己的命抵给他。

所有的钱都用来偿还债务,孩子的治疗费还是她东拼西凑借来的;勉强度过了这一劫,下次呢?

而眼前的男子,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他能够提供孩子优渥的成长环境,不必愁吃穿,也不必烦恼孩子的医药费,更不用让孩子跟着时刻被追债的自己奔波……

如今的她什么都不求,只求孩子能够健健康康地长大。

“如果你不信这孩子是你的,做个DNA我们再谈。”

“你以为一个DNA就能解决一切?你走了十个月,你知道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改变什么?”

男人突然大声的怒吼,惊吓了床上的婴儿,嘹亮的啼哭声瞬间在漆黑的房内响起。

“宝贝不哭,不哭,妈妈在这……”秦静温迅敏地抱起孩子安抚。

直到孩子再次睡下后,她才重新转身面对男人,感受着他冷潇的气息,咬牙开口:“我不知道你刚刚的怒吼想要传达什么意思,我也不想知道。我今天来就是跟你谈孩子的,如果你要就去做个亲子鉴定,不要我就立马带他走。以后我和孩子绝对不会再来找你,也请你这辈子都不要打扰我们。”

压抑的沉默在两人间蔓延。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秦静温转身去抱孩子之际,被男人猛力拉回。

秦静温没有防备,直接就回身扑在男人的怀里,撞击着他结实的胸膛:“你……”

“我的孩子绝不允许任何人带走,你就是一个代孕工具,你为了钱把孩子送回来,更没有资格把他带走!”


第4章 对不起

男人这一次的怒火更胜,但他却没有大声狂吼,而是把怒火发泄到秦静温的手腕上。

“放开,你把我的手弄疼了!”将自己的骨肉送离身边,已经够让她崩溃了,她没有多余的自尊心再让男人来践踏。

秦静温甩开男人的手,努力镇定地开口:“既然想要孩子,咱们就谈条件。”

“我必须先确定孩子是我的,再跟你谈。”

男人说完直接走向孩子,秦静温及时挡住了他前进的步伐:“你要干嘛?”

“抱走孩子。”

“不行!在没有达成协议之前,我不允许任何人抱走孩子。”秦静温坚定地道,生怕孩子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眼前。

“我要做亲子鉴定。”

“好。”

男子早已准备好一切,当他离去后便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门开灯,迅速取了孩子的指尖血。医生很专业,直到取好血,孩子依旧在睡梦中没有哭闹。

卧室重新归于沉寂。

看着在自己怀里熟睡的宝宝,秦静温再次有了带着孩子消失的冲动。然而就在她开始收拾孩子用品的时候,姑姑秦澜的电话打了进来。

“温温,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姑姑,我想……”

秦静温刚想说出抱回孩子的想法,就听到电话的那一边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

“你们还想拖到什么时候!我老公去世已经快一年了,你们的赔偿到现在还不给我们,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的,让我们怎么活?”

“赶紧把钱给我们,别再找任何借口了。你们说没钱,看你们比谁活的都好!”

秦静温听声音便知道了大概,应该是死者家属。

车祸到现在快一年的时间里,她被外债压的喘不过气,既要对付父亲公司讨债的人,又要想方设法筹集车祸的赔款。姑姑已经替她承担了太多,曾经意气风发的女子却因为自己家的一堆乱账而憔悴不堪,甚至还差点闹得和姑父离婚……

“温温啊,要是不行就回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秦澜的语气有着不舍。

心底那疯魔般的冲动终被理智压下,秦静温回复:“姑姑,你告诉他们不要着急。就这几天,我一定会给他们答复的。”

这一切纷杂皆因她家而起,是时候该解决了。她要为孩子找到更好的归宿,也不想再连累姑姑一家了……

次日晚上,男人又一次找过来。

依旧是黑暗的环境,从始至终她都无法见到这个作为孩子生父的男子的面庞。

“结果出来了?”秦静温低声问,生怕吵醒了孩子。

“嗯,是我的孩子。”

“你现在就要带他走么?”结果如何秦静温早就知道,却还是忍不住紧了紧抱着孩子的胳膊。

“不然?”男人冷冷地反问,“一会律师会过来跟你谈,合同签了钱就会给你。”

男人说完接过秦静温手中的孩子就欲转身离开。

似乎感觉到不是妈妈的怀抱,前一刻还安静的婴孩瞬间啼哭起来。

“等等!”听到孩子的哭声,那翻江倒海的不舍几欲将秦静温压垮,她急切拦住男人的去路,颤声开口 ,“宝贝,妈咪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幸福地生活,一定要……健康地长大。”

一句简单的话语断断续续艰难地说完,面庞早已泪如雨柱。

秦静温快步从床边拿回一个资料袋递给男人,哽咽着交待:“这里是孩子的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还有我送给他的一个小礼物。拜托你一定要好好把他养大,给他找一个好的后妈,别让他被后妈欺负……”

“你想多了,他没有后妈,只有亲妈。”

“遵守合约管住你自己,别给孩子找麻烦,别到处骗人给孩子丢脸。”男人决绝地说完,便抱着孩子大步离开。

门被关上的那一瞬,秦静温再也支撑不住,跌坐在地失声痛哭:“对不起,对不起……”只会机械地重复着这三个字眼,晦暗绝望的双眸透露着万般的无奈和不甘心。


第5章 飞机上偶遇

四年后。

飞机平稳地飞行在云端之上,而坐在头等舱里的小男孩却有些坐立不安。

“爸比。”小男孩试探地开口叫着身边已经睡着的男人。

男人拥有一张雕刻般的俊逸脸庞,恍若上帝精美的艺术品;即便闭着双眸,浑身依然透着凌厉之势。

“爸比。”看男人没有反应,男孩用小手轻轻推了推男人。

男人醒来,睁开鹰隼般锐利的黑眸,瞬间让人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目光触及身边的孩子时,微微收敛眸中的犀利。

“嗯?”

“爸比,我想去洗手间。”男孩有些胆怯地开口。

看到孩子另一边的女子也睡着,于是乔舜辰起身带着小男孩去了洗手间。

经济舱的第一排,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脸好奇地看着一望无际的云层:“妈咪,那些云好漂亮。”

小女孩长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皮肤白嫩吹弹可破,灿若星辰的双眸此时兴奋地眯成月牙状。可以预想长大之后的她会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秦静温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温柔地回应:“嗯,很漂亮。”

“妈咪,我们在地面的时候看到的云都是在动的,为什么这里的云都不动啊?”小女孩软软的声音好奇的问着。

“不是不动,只是我们看不出来而已,云是一直随风飘的。”秦静柔美的声音就这样传进了站在洗手间外的乔舜辰耳里。

这声音……

乔舜辰皱眉,侧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之处。

“妈咪,我也没看到风啊,风在哪,是不是回家睡午觉了?”小女孩一脸的天真懵懂。

“是啊,半月最聪明了。风刮累了回家休息了。”秦静温一脸溺爱的笑着,小孩子的世界还真是单纯。

“妈咪,那边有个小哥哥在看我们。”

半月突然回头,指着站在洗手间门口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秦静温顺着半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跟男人四目相对。

这个男人她不认识,不过他给人的感觉很冷,就和四年前那个男人一样……

但他身边的那个小男孩倒是很讨喜。

男孩大大的眼睛古灵精怪又略带胆怯,鼻梁高挺,睫毛犹如洋娃娃般卷翘精致,帅气的外表简直就是他身边高冷男子的缩小般。

秦静温给了男孩一个暖暖的微笑,向他友好的挥挥手。

“爸比,我可以去那边跟小妹妹玩么?”男孩抬头期盼着,乌黑的瞳孔盛满了晶亮的期盼。

“飞机还在飞行,我们回座位。”男人拉起男孩的手就要走。

“爸比,妈咪在睡觉。我回去会吵醒她的,我在这跟小妹妹玩一会,妈咪醒了我就回去。”男孩一边央求着,一边向后退。

乔舜辰正欲拒绝,却被眼前的小女孩夺去了思考的能力。

“叔叔,就让小哥哥跟我玩一会嘛。”半月的声音甜蜜软腻,根本无法让人忍心拒绝。

秦静温看男孩的模样心底有些不舍,遂开口替男孩求情:“这位先生,就让孩子在这边玩一会吧。”

乔舜辰一脸的严肃,在公共场合又不能给孩子难堪,只好暂时妥协:“你一个人在这边,一会我过来接你。”

“谢谢爸比。”男孩兴奋极了,满脸笑容跑向秦静温身边,而乔舜辰淡漠地看了一眼之后便回头等舱。

“小哥哥你好,我叫秦思,家人都叫我半月。”秦思很开朗,主动打着招呼。

“半月你好,我叫乔子轩,家人都叫我轩轩,”男孩坐在中间的位置,开心地跟半月打过招呼之后,又回头礼貌的跟秦静温打招呼,“阿姨好,你叫我轩轩就可以了。”

“你好轩轩,轩轩好乖。”秦静温再一次细细打量眼前的这个小男孩。

身穿牛仔裤,脚踩帆布鞋,虽然看着很普通,但细细看来都是大牌。

秦静温的视线不禁落在了男孩左侧的小臂上,然而男孩穿着一个长袖的外套,令她有些失望。

当初她生的是龙凤胎,如果不是男宝宝生病体弱需要得到更好的照顾,让她不得不将其送去生父身边,现在他也该是和轩轩这般大了……

两个孩子很投缘,有说有笑的聊着只有他们才懂的世界。

一边的秦静温一直盯着男孩看,视线久久不愿移开,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亲近感萦绕心头……


第6章 回来了

男孩最终被男人带了回去,直到下飞机也没有再遇到。

飞机平稳着地,四年之后再一次呼吸着这座城市的空气,秦静温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只感觉心还在隐隐作痛。

她回来了,阔别四年终于又回到了生她养她的城市。

机场高速上,秦静温一眨不眨地盯着车窗外,心思沉重:这里就是父亲车祸去世的地方,一晃就四年了啊……

“丹妮,先带我去墓地吧。”

“嗯,就知道你一定会先去扫墓。鲜花我都替你准备好了。”

唐丹妮,秦静温的好友、闺蜜、大学同学。

秦静温走了四年,她们这是四年里第一次见面。

“谢谢。”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了这两字。

唐丹妮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的默契、心意一个眼神就能懂。

一股淡淡的哀愁在寂静的车厢弥漫,直到一道软糯的声音打破这方沉寂。

“妈咪,外公外婆会喜欢我么?”小半月忍不住紧张地问。

“会的,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秦静温安抚着女儿开口。

如果爸妈还活着,如果他们能陪着半月长大,那该是件多幸福的事啊……

站在父母的墓碑前,秦静温眼泪止不住地流下。四年前的所有也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秦静温流着泪把鲜花放在了墓碑前,蹲在地上,细细抚着墓碑上爸妈的照片,几度哽咽:“爸,妈,我回来了。”

“姑姑和静怡都很好,你们不用挂念。”

父母的突然离去,让秦静温承受了太多太多。

“妈咪不哭。”温热的小手,轻轻拭去秦静温眼角的泪水,让秦静温找回一些安慰。

“没事,妈咪只时想外公外婆了。”秦静温将半月拉到自己身前,“来,半月。照片上的两个人就是外公外婆,打个招呼吧。”

“外公外婆好,我是半月,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妈咪的。”半月认真地打招呼,还很懂礼仪地深鞠一躬。

听到她的话语,秦静温揉揉她的脑袋,嘴角牵起欣慰的弧度。

离开墓地回市区的路上。

“对了,你这次回来还走么?”

秦静温轻抚着躺在自己腿上睡着的半月,低声回答:“现在还不知道,公司派我过来技术指导,为期一年。一年以后不知道公司会怎么安排。”

“别走了,大不了把工作辞了重新开始。这里毕竟是你的家,不能总在外面漂泊吧?半月也一点一点长大,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唐丹妮真心不舍得再和自己的好闺蜜分开。

“再说吧,还有姑姑和静怡呢,我一个人定不下来。”

秦静温低语,这座城市给她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同时也给了她最大的痛苦。

“嗯,反正还有一年的时间,慢慢考虑。对了,你提前回来,公司那边应该不知道吧?”

“不知道,临时换了航班,没通知他们。”望着车窗外越来越繁华的街道,秦静温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

四年前她走的狼狈,有些事情还没彻底的解决,所以这次回来她并不轻松。

乔氏总部大厦,气势恢宏的一楼接待大厅,一行人正气势凛然地走进。

为首的男人,一袭黑色西装,身姿挺阔,英气逼人。面容酷硬眸光深邃,浑身透露着不可侵犯的王者风范。

他就是乔氏集团的掌权人乔舜辰,也是他引领乔氏走向世界的舞台。

一进办公室,乔舜辰果断按下内线,看着几秒内推门而入的人,直接将冷厉的目光投向最后一个进来的女秘书身上。

“乔总,早上派去机场的人,并没有接到MT公司派来的技术指导。”

“没接到,这么一点事都办不明白?”乔舜辰皱眉低怒。

“乔总,去机场的人查了一下,这位技术人员三天前就已经到了只是没跟公司联系。”

“不好意打扰了,我就是MT派来的技术指导。”苏沁的声音刚落下,另一个女人清晰温软的声音便响起。


第7章 第一天上班

乔舜辰循着声音望去,一个身着阔腿裤、脚踩高跟鞋的知性女人正向他走来。

女人鹅蛋粉脸,眼睛晶莹剔透顾盼有神,嘴角的笑容牵起双颊的梨涡,优雅中透着几分可爱。

看到人群中那个出众的男子时,秦静温眸中闪过一丝意外。

如果她没看错,他应该就是三天前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小男孩的父亲。虽然认出了男人,但她并没有提及。

“你好,我叫秦静温,是MT总部的软件工程师。”

秦静温从容地伸出手,跟眼前这个皱着眉一脸冷漠的男人打着招呼。

乔舜辰低眸看着秦静温纤细的手,冷傲地没有做任何反应。

“这位是我们乔氏集团的总裁乔舜辰先生。”秘书看乔舜辰没有回应,赶紧开口缓解气氛。

秦静温尴尬一瞬便把手收回,随后淡然一笑:“乔总果然是乔总。”

看到秦静温略带嘲讽的眸光,乔舜辰不悦:“第一天上班就迟到,我不得不质疑你的态度与能力。”

秦静温没想到乔舜辰迎接合作伙伴竟然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挑眉不甚在意地道:“乔总,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去软件开发部报道了,只是你员工的传达速度有限。我来这里一是想跟乔总打个招呼,二是谢谢乔总帮我安排的公寓,以及很感谢您为我女儿安排了那么好的幼儿园。”

秦静温的一番话说的温润淡雅,却让乔舜辰的瞬间变了脸色。

各部门的总监正在惊讶于这么漂亮的年轻女子竟已结婚生子,但当看到总裁突变的脸色时,谁也没敢把心里的情绪表现出来。

“谢谢乔总,那我回去工作了。”秦静温落落大方地转身离开。

“苏沁,准备一下,软件开发部的会议我亲自主持。”

乔舜辰突然改变了工作计划,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高傲从何而来。

“我这就去安排。”

苏沁领命,随即出去准备。

乔氏刚刚收购了国内一家中型的手机生产制造公司,手机品牌正式更名为YB;品牌确立之后,乔氏便和世界顶尖的MT软件公司合作。

而秦静温就是MT总公司派来技术指导的软件特级工程师,在乔氏被任命为总监。

乔舜辰带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软件部的办公室,推开会议室大门的时候,他深邃的眸光便落在了秦静温的脸上。看到坐在位置里的秦静温依然自信满满的样子,乔舜辰不由眉心深锁。

所有人落座后,会议正式开始。

“首先我们欢迎来自MT的软件工程师秦静温女士。”

随着欢迎的掌声,秦静温面带微笑地优雅起身:“大家好我是秦静温,来自MT总部。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我会跟大家共事,希望我们共同努力……”

“会议时间有限,直接进入正题。”乔舜辰忽然冷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秦静温坐下,眼中有着不解:那个男人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还是有意在针对她?

“秦总监,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软件的应用和运行原理。”会议主持人不敢违抗命令只好快速进行。

“这么简单的问题就不用说明了。公司想要生产哪种价位的机器,我负责挑选匹配的软件,芯片,然后对相应的软件进行技术指导。”

秦静温对今天的会议早有准备,所以不管谁来主持,她都能应对自如。只是看到乔舜辰对自己的质疑,认不出叛逆心顿起。既然想要试探她的能力,她偏不如你意,等成品出来自见分晓。

这一次秦静温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面面相觑,难道现在的高人都是这么拽的么?

主持人有些窘迫,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正要开口,位置里的乔舜辰突然起身,看了一眼淡然自若的秦静温,留下一句“MT的首席工程师不过如此”,便转身离开会议室。

一回到总裁办公室,乔舜辰忆起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不由得烦躁地扯了扯领口:“把秦静温的基本资料拿来。”

“是,乔总。”


第8章 不过如此

苏沁以最快的速度把秦静温的资料送到乔舜辰眼前。

秦静温,女,27岁。

27岁?27岁就有着那样坚定的自信,这自信明显与年龄不符。

家庭成员,女儿四岁。

研究生,硕士生,留学M国,现任MT软件科技的特级工程师。曾在国际软件编程大赛上多次获得重要奖项。

涉及领域软件开发,软件编程,电脑手机,各种家用电器的芯片开发她都有涉猎而且成绩显著,除此之外还持有国家承认的教师资格证,律师资格证等等。

如此华丽的简介究竟是真是假?

看完了秦静温的基本资料乔舜辰拧眉。

“这是全部?”

“是的。”

苏沁肯定的回答。

“家庭成员只有她跟孩子,父母配偶怎么没有?”乔舜辰蹙眉问。

“我刚刚查了一下,秦小姐的老公是她的同学,孩子生下不久离异,孩子归她抚养,至于父母好像都不在了。”

苏沁跟在乔舜辰身边四年多的时间,自然能猜到乔舜辰会对秦静温那过于简单的家庭成员信息不满,她便提前做了调查。

可是能查到的也仅此而已。

“出去吧。”乔舜辰捏着手中的资料沉声命令。

-

第一天上班对于秦静温来说还不错,如果没有那个冷面总裁的出现也许会更好一。

下班时间过,秦静温去地下停车场取车时,再次看到了乔舜辰。

秦静温毅然转向他的车子。

“我想跟乔总单独谈谈,两位可否给个机会?”秦静温对正要上车的司机和助理询问着,但不等两人反应过来,秦静温已经打开车门坐到了乔舜辰身边,笑着打招呼,“乔总。”

“谁让你上来的?”乔舜辰看着突然坐在身边的女子,不禁黑了脸。

“当然是我自己。”秦静温无畏地回复。

“乔总,我想知道你对我为何是这种态度?我好像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看着乔舜辰始终阴沉冰冷的脸,想着他离开会议室时轻蔑的态度,秦静温就心生不满。

乔舜辰带着怒意地开口:“做好你的工作,别让我觉得你华而不实。”

“我还没做,你怎么知道我华而不实?看来乔总对我的能力很是质疑啊。既然如此,乔总大可要求换人。”

秦静温说完,扫了无动于衷的男子后便伸手开门,不料才刚碰到门把整个人便被硬生生地拽回。

“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你是在挑衅我这个总裁还是挑衅我这个男人?”乔舜辰眯了眯眼,眸中满是危险的味道。

秦静温不卑不亢地道:“没人敢这么跟你说话,那是因为他们是你的员工,他们拿你的工资;但是我不怕,因为我赚的钱不是你的。”

“还有……啊!”

秦静温正想说她只是就是论事,没有挑衅他的意思,却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量拽地失去平衡,跌进了他的怀中。

“不是因为工作,那你主动上我车仅仅是因为我个人了?”

乔舜辰冰冷的话语在秦静温耳边响起,伴随着丝丝暧昧的温热。

被男人霸道气息的包围,秦静温有瞬间的恍惚,那淡淡的古龙水味道、那熟悉的体味,令她不由得忆起四年前和她有过极度亲密接触的男子。那人也是如他这般的冷然……

秦静温忍不住迷惘地问:“你是四年前……”


他是高不可攀的霸道总裁,只手遮天,而她只是身份卑微的丑小鸭。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64087 Second.